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選舉舞弊的搜尋結果,共263

  • 美國民主制度面臨的新危機

    美國民主制度面臨的新危機

     月前百多位美國學者及專家發表了一個公開聲明,題目是:「對美國民主的挑戰:制訂聯邦級投票作業標準的必要性」。其基本立論是美國某些共和黨控制的州,所做選舉制度的變革,正在破壞投票制度公平與公正的最低標準,導致民主制度崩壞。

  • 時論廣場》美國民主制度面臨的新危機(朱雲鵬)

    時論廣場》美國民主制度面臨的新危機(朱雲鵬)

    月前百多位美國學者及專家發表了一個公開聲明,題目是:「對美國民主的挑戰:制訂聯邦級投票作業標準的必要性」。其基本立論是美國某些共和黨控制的州,所做選舉制度的變革,正在破壞投票制度公平與公正的最低標準,導致民主制度崩壞。

  • 秘魯總統大選農民之子宣布勝選 藤森女兒不認輸

    秘魯總統大選農民之子宣布勝選 藤森女兒不認輸

    秘魯左翼候選人卡斯蒂約今天宣布贏得總統大選,在經歷了冗長的計票過程後,他以些微的領先優勢險勝對手,但右派民粹代表藤森惠子堅不認輸,矢言挑戰選舉結果。 路透社報導,51歲的卡斯蒂約(Pedro Castillo)以4萬4058票的差距擊敗藤森惠子(Keiko Fujimori)。藤森惠子質疑大選存在舞弊並要求選舉當局作廢部分選票,但她幾乎沒有提出證據。 秘魯本月6日舉行總統大選決選投票,選舉當局尚未正式公布結果,不過卡斯蒂約已在推特宣布勝利。 卡斯蒂約寫道「一個新時代已經揭開序幕」,搭配一張自己高舉雙臂的照片,上頭以巨大字體寫著「總統」,以及他的競選口號「富國不再有窮人」。 他也更新了推特的個人簡介,加上一行「秘魯總統當選人(2021-2026)」。 這位前教師的突然崛起,震驚了政界與商界菁英,而他計劃對秘魯經濟命脈的礦業大幅加稅,也可能對這個全球第2大產銅國帶來重大影響。 藤森惠子今天在利馬市中心的集會上向支持者發表演說,承諾她將繼續奮鬥,「捍衛秘魯的民主」。 她說:「選舉結果已在今天出爐,沒錯,是秘魯全國選舉程序辦公室(ONPE)的計票結果,但最重要的事情是清點票箱。」「是的,我們相信當局,但我們更相信選民的意願。」 46歲的藤森惠子是秘魯前總統藤森謙也(Alberto Fujimori)之女,藤森謙也因數起刑事案件在獄中服刑。 卡斯蒂約所屬的「自由秘魯黨」(Free Peru party)否認選舉舞弊等指控,利馬的國際觀察員也表示這場選舉公開透明。(譯者:劉文瑜/核稿:嚴思(示其))1100616

  • 疫情造成全球民主退化

    疫情造成全球民主退化

     新冠病毒肆虐全球近1年半,至今仍看不到回復正常的曙光。世界各地的民主政治運作深受影響,未來的影響可能更大,致使原已趨於衰頹的民主更加退化。  疫情對民主的最明顯影響是取消或延後選舉。當然,疫情未必真的嚴重到不能辦理投票,有時只是提供執政者一個推遲選舉的藉口。譬如香港,特區政府以疫情為由押後本應在去年9月舉行的立法會換屆選舉,推說選舉會帶來嚴重的公共健康風險,不利疫情防控,也會使選民卻步,影響參政權的行使;另外又說,封關及防聚等措施都不利選舉進行,尤其對不在香港居住的選民因不便回港投票而造成不公。  疫情爆發1年多來究竟有多少民主國家的選舉被迫押後或取消?據一項選舉觀察的計畫統計,2020年間世界各地的129個行政與立法機關選舉及20個公民投票,雖受疫情干擾,但92%都如期完成,其中66%如期舉行,26%改在同一年稍後舉行,被押後至2021年或更晚舉行的的選舉和公民投票只有8%。  不過,選舉和公投的過程簡化,卻是不爭的事實,這對全球民主的品質確有不利影響。在疫情肆虐下,正常的競選活動減縮了,候選人造勢大會、面對面辯論、掃街活動大大減少,雖有媒體上的辯論、網絡廣告和零星的車隊掃街勉強維持選舉熱度,但效果當然不如候選人近距離接觸選民以及大型造勢活動。選舉氣氛變得冷清,網路上真真假假的訊息與意見大行其道,深刻牽動公眾的情緒和投票行為,導致非理性成分增加。  在封城、禁聚或是限制社交距離等防抗措施下,公民、社團和媒體的參與空間變小了,國際監察及本地的選舉觀察多半受阻,致使選舉舞弊造假的傳言更盛,選舉和公投的公信力隨而下降,選舉爭議變得更多。包括號稱世界「民主燈塔」的美國,也因為許多州投票辦法受疫情影響而改變,造成選務的爭議與糾紛,讓民粹候選人有了否定選舉公平性與合法性的煽惑空間,以致於爆發國會山莊騷亂事件。其他國家也有落選者指控選舉不公平的情事,有些黨派為此而鼓動選民杯葛選舉,或者呼籲民眾投廢票以示不滿,有的因而引發暴力鎮壓,造成兩方衝突,惡化了民主的品質及其社會支持度,使得全球性民主倒退變本加厲。  綜觀2020年至今的選舉,由於疫苗尚未達成群體免疫效果,為了防止選舉導致疫情擴大,各國政府及選舉管理機構不得不採取一些減低病毒傳播風險的措施,包括:禁止競選造勢活動或嚴格設定參加人數上限,前往投票人士必須接受基本健康檢查,每個票站設定人數上限,減少人群聚集,鼓勵選民按年齡組別分時段投票,分兩日投票,增加投票站,擴大郵寄投票或其他特別安排的方式投票。這些措施不是影響選舉與公投的宣傳效應,就是加大選務糾紛的爭議。  另一方面,在疫情的陰影籠罩之下,有些選民擔心被染病或者連累別人而放棄了投票,這對於公民權的行使和投票的結果都有影響。大體而言,政府愈是假借疫情而緊縮民眾活動的限制措施,或是在競選期間愈是限制反對黨派的選舉活動,或是公民杯葛及呼籲罷投行動愈成功,都對投票率的下降產生比較大的影響,也就助長了民主的退化。未來疫情拖延越久,民主遭受的損害就越大,這正是全球民主前景的一大陰影。

  • 時論廣場》疫情造成全球民主退化(陳國祥)

    時論廣場》疫情造成全球民主退化(陳國祥)

     新冠病毒肆虐全球近1年半,至今仍看不到回復正常的曙光。世界各地的民主政治運作深受影響,未來的影響可能更大,致使原已趨於衰頹的民主更加退化。  疫情對民主的最明顯影響是取消或延後選舉。當然,疫情未必真的嚴重到不能辦理投票,有時只是提供執政者一個推遲選舉的藉口。譬如香港,特區政府以疫情為由押後本應在去年9月舉行的立法會換屆選舉,推說選舉會帶來嚴重的公共健康風險,不利疫情防控,也會使選民卻步,影響參政權的行使;另外又說,封關及防聚等措施都不利選舉進行,尤其對不在香港居住的選民因不便回港投票而造成不公。  疫情爆發1年多來究竟有多少民主國家的選舉被迫押後或取消?據一項選舉觀察的計畫統計,2020年間世界各地的129個行政與立法機關選舉及20個公民投票,雖受疫情干擾,但92%都如期完成,其中66%如期舉行,26%改在同一年稍後舉行,被押後至2021年或更晚舉行的的選舉和公民投票只有8%。  不過,選舉和公投的過程簡化,卻是不爭的事實,這對全球民主的品質確有不利影響。在疫情肆虐下,正常的競選活動減縮了,候選人造勢大會、面對面辯論、掃街活動大大減少,雖有媒體上的辯論、網絡廣告和零星的車隊掃街勉強維持選舉熱度,但效果當然不如候選人近距離接觸選民以及大型造勢活動。選舉氣氛變得冷清,網路上真真假假的訊息與意見大行其道,深刻牽動公眾的情緒和投票行為,導致非理性成分增加。  在封城、禁聚或是限制社交距離等防抗措施下,公民、社團和媒體的參與空間變小了,國際監察及本地的選舉觀察多半受阻,致使選舉舞弊造假的傳言更盛,選舉和公投的公信力隨而下降,選舉爭議變得更多。包括號稱世界「民主燈塔」的美國,也因為許多州投票辦法受疫情影響而改變,造成選務的爭議與糾紛,讓民粹候選人有了否定選舉公平性與合法性的煽惑空間,以致於爆發國會山莊騷亂事件。其他國家也有落選者指控選舉不公平的情事,有些黨派為此而鼓動選民杯葛選舉,或者呼籲民眾投廢票以示不滿,有的因而引發暴力鎮壓,造成兩方衝突,惡化了民主的品質及其社會支持度,使得全球性民主倒退變本加厲。  綜觀2020年至今的選舉,由於疫苗尚未達成群體免疫效果,為了防止選舉導致疫情擴大,各國政府及選舉管理機構不得不採取一些減低病毒傳播風險的措施,包括:禁止競選造勢活動或嚴格設定參加人數上限,前往投票人士必須接受基本健康檢查,每個票站設定人數上限,減少人群聚集,鼓勵選民按年齡組別分時段投票,分兩日投票,增加投票站,擴大郵寄投票或其他特別安排的方式投票。這些措施不是影響選舉與公投的宣傳效應,就是加大選務糾紛的爭議。  另一方面,在疫情的陰影籠罩之下,有些選民擔心被染病或者連累別人而放棄了投票,這對於公民權的行使和投票的結果都有影響。大體而言,政府愈是假借疫情而緊縮民眾活動的限制措施,或是在競選期間愈是限制反對黨派的選舉活動,或是公民杯葛及呼籲罷投行動愈成功,都對投票率的下降產生比較大的影響,也就助長了民主的退化。未來疫情拖延越久,民主遭受的損害就越大,這正是全球民主前景的一大陰影。

  • 煽惑不投票或廢票 可關3年

    煽惑不投票或廢票 可關3年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昨公布修改選舉制度條例草案,今早於立法會一讀。立法會選舉今年12月19日舉行;地區直選分10個選區,每區兩名直選議員。特首選舉訂於明年3月27日。新設的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負責審查特首和立法會議員等候選人資格,由特首委任一名主席及2至4名委員組成。而選舉期間煽惑他人不投票或投廢票列非法行為,最高可判刑3年。  林鄭月娥表示,行政會議通過《2021年完善選舉制度綜合修訂條例草案》,涉及修訂8條主體法例、24條附屬法例。將提交今日立法會特別會議首讀。第7屆立法會選舉延至12月19日舉行,草案列明地區直選全港分10個選區,每區直選兩名,包括新界5區、九龍3區及港島兩區,離島納入「香港島西」區。  由選舉委員會選出的40席,將以全票制選出;30席功能組別議席沿用得票最多者勝出;至於20席分區直選,會採用雙議席單票制,即每名選民可選一名候選人,得票最多的兩人當選。  林鄭還說,為依法規管操縱及破壞選舉行為,將修訂《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選舉期間內,藉公開活動煽惑他人不投票、投白票或廢票列非法行為,亦禁止故意妨礙或阻止他人投票。  新選制新設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負責審查並確認選舉委員會委員候選人、特首候選人和立法會議員候選人的資格。資審會由一名主要官員任主席,2至4名主要官員出任成員,並擬加入若干「社會人士」,均由特首委任。成員須先經國安審查,若有現任特首尋求連任,不應參與國安委會討論;任何委員會成員欲競逐行政長官選舉,須辭去職位。  負責提名及選出行政長官的1500人選委會選舉將於今年9月19日舉行。第一界別工商金融界所有席位由團體選舉產生。第二界別專業界由10個分組組成。第三界別分別新增60席的「基層社團」及「同鄉社團」。第四界別新增「港九」等分組取代原有的區議會議席;另增「內地港人團體的代表」分組。第五界別除全國人大、政協有190席當然委員外,全國性團體香港成員代表有110席。

  • 香港《選舉改制綜合條例草案》今出爐 港立法會明天一讀

    香港《選舉改制綜合條例草案》今出爐 港立法會明天一讀

    香港立法會明天(14日)一讀《2021年完善選舉制度(綜合修訂)條例草案》,草案內容今天(13日)出爐,當中立法會地區直選分為10區,香港島分為「港島東」及「港島西」2區,其中離島將與中西區合併為「港島西」;九龍分東、中、西3區;新界分5區,每區佔2席。 據香港01報導,根據政府《完善選舉制度草案說明》簡易說明,負責提名及選出行政長官的1500人選舉委員會選舉,將於今年9月19日舉行,新一屆選委會將於2021年10月22日組成,任期5年。第七屆立法會選舉將於12月19日舉行。明年3月27日則舉辦特首選舉。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下午4時舉行記者會介紹草案內容,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衞、常任秘書長鄧忍光等人出席。 林鄭月娥表示,今早行會已通過《選舉改制綜合條例草案》,並得到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同意,於明天召開大會一讀及二讀綜合草案。 林鄭月娥表示,草案是近年非常複雜、內容很多的法案,中文版已有500多頁,一共要修改8條主體法例及24條附屬法例,能夠在2星期內完成綜合條例草案,有賴各方努力,首先感謝人大常委會提供清晰具體內容,讓港府落實和體現有關細節,同時感謝律政司領導團隊日以繼夜工作。 林鄭月娥指出,修改選舉制度後,立法會投票方式將分為3類,選委會界別將以全票制投票,每名選委須投下40票,取得最多票數的40人當選;功能界別沿用傳統的得票最多者勝出原則;分區直選則採用「雙議席單票制」,10個分區中,各區選出2名議員,每名選民可取1票。 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方面,林鄭月娥說,委員會將有1名主席、2至4名成員,由行政長官委任,只有《基本法》第48條第(5)項所指的主要官員才有資格出任成員,即司長、副司長、局長、廉政專員、審計署署長、警務處處長、入境事務處處長及海關關長。 林鄭月娥強調,注意到社會上有輿論質疑,單以政府官員出任資格審查委員會成員的公信力不足,因此政府稍後會提出修訂,加入若干名社會人士。 林鄭月娥表示,條例草案將修訂《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加入2項新罪行,包括任何人在選舉期間內藉公開活動煽惑他人不投票、投白票或廢票,即屬非法行為;任何人故意妨礙或阻止另一人在選舉中投票,即屬舞弊行為。 為便利年長或有需要的選民投票,投票站主任可在投票站設立優先取票隊伍,包括70歲或以上人士、孕婦、殘疾人士等。

  • 台南漁會理事長選舉 農業局挨批越權

    台南漁會理事長選舉 農業局挨批越權

     台南市區漁會理事長選舉明天舉行,民進黨台南市立委陳亭妃昨表示,有陳情人反映,台南市府農業局逾越職權,直接要求漁會說明選務,不知是「關心過頭」,或有陰謀論,將要求漁業署注意此事,未雨綢繆,避免選舉「黑幕幢幢」。對此,農業局澄清是希望防止選舉舞弊,會尊重出席會員代表的選擇。  陳亭妃指出,陳情人告知,台南市府口頭要求漁會選舉當天,代表領票都要蓋手印,但向來是選舉人沒帶印章,否則不會要求都要蓋手印。她說,最近陸續進行的各區農會理監事選舉,就有1處區農會因為選票有多的印泥,導致被市府農業局認定是廢票,最後變成理事長候選人同票抽籤。  陳亭妃表示,台南市府還口頭要求漁會要「多印選票」,卻不敢發公文,無法了解用意為何,而且萬一選票有爭議,恐怕多的票會被落敗方拿來作文章。  陳亭妃轉述陳情人說法指出,農業局的指導官員,在下班時間直接去電漁會要了解選務傾向採「全連記」、「半連記」的態度,但要採哪種方式,應依《漁會選舉罷免法》第18條規定,這位官員不知道是不是「關心過頭」,還是有陰謀論,她將陳情內容轉交給漁業署注意。漁業署則回應,會再了解並確保選舉公平性。  台南市府農業局漁業科長吳國霖表示,為避免有人拿假印章頂替,才會要求漁會以蓋指紋代替印章,已向漁會解釋,一切依法處理,不一定要蓋指紋。  吳國霖解釋,同仁了解漁會當天將以全連制或半連制進行選務,但因選務方式未定,可能影響選務秩序,為避免出現爭議,希望各方能有共識;對於要求漁會多印選票,則是擔心有突發狀況,例如撕毀選票,可拿出備用選票。當天將與檢調合作,維護漁會選舉公平。

  • 川普復出狂轟拜登 醞釀拚大位

    川普復出狂轟拜登 醞釀拚大位

     美國前總統川普2月28日在「保守派政治行動會議」(CPAC)上發表「復出」演說,暗示自己可能再度問鼎白宮,還稱無意脫離共和黨另組新黨。他並抨擊拜登總統翻轉了他的政策,也扯上中國,又一次使用「中國病毒」這一汙名化說法。分析普遍認為,今年的CPAC彰顯出,卸任後的川普依然對共和黨具有相當控制力。  籲全面選舉改革  CPAC年會於佛州奧蘭多舉行三天,川普卸任以來首次正式公開露面,發表壓軸演說。在一個半小時演說中,他痛批拜登政府在邊境安全、移民政策、能源政策、經貿外交及抗擊疫情等多方面的轉變,包括重返世衛組織(WHO)。  「在現代歷史中,拜登上任的這一個月是最具災難性的。」川普稱,「才短短一個月,我們已經從『美國優先』變成『美國最後』了。」  談及美中關係,川普聲言,共和黨專注於對抗中國,確保美國作為全球領袖的未來地位。「我們相信,勇敢地對抗中國、停止外包、收回我們的工廠和供應鏈,以確保美國,而不是中國,來主導世界的未來。」  此外,川普又重複未經證實的「選舉舞弊論」,稱自己「贏了兩次大選」,也暗示2024年可能再選總統。「誰曉得呢?我或許會決定去第三次擊敗他們。」川普並且呼籲「全面選舉改革」,指「民主黨人以『中國病毒』為藉口,未經各州立法機構批准就改變所有選舉規則,這是非法的。」  無意另組第三黨  川普表示,自己無意脫離共和黨另組第三黨,敦促共和黨依循「川普主義」路線向前行。他特別提及10名眾議員和7名參議員的名字,這些共和黨人曾投票支持彈劾川普煽動在國會大廈發生的「叛亂」。川普呼籲共和黨選民,在2022年期中選舉時「下架」這批人。  本次CPAC宛如向川普致敬的盛會:會場外擺放著一座鍍金的川普雕像,會場裡高喊著「讓美國再次偉大」口號,「川普2024年」口罩和競選旗幟隨處可見,與會嘉賓更是言必稱川普。有意角逐共和黨總統提名的德州聯邦參議員克魯茲,直言「川普不會消失」。極右翼組織「驕傲男孩」領袖泰瑞歐也到場,與支持者合影。  川普發表演說前,大會進行的民調顯示,68%受訪者支持他再選總統,顯示川普的基本盤仍很雄厚。另外,CPAC與會者之間,會在2024年共和黨總統初選中投票給川普的有55%;佛州州長迪尚特支持率第二高,有21%。

  • 緬甸新選委會:軍方已掌權 2020大選無效

    緬甸軍方月初發動政變,聲稱2020大選有舞弊之嫌。軍方指派的選舉委員會今天和多個政黨領袖開會,選委會主席登梭在會上說,由於軍方已掌權,2020年選舉結果自動宣告無效。 緬甸軍方1日發動政變,逮捕國務資政、緬甸實質領袖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與她所屬的「全國民主聯盟」(NLD)多名領袖。 全國民主聯盟在2020年國會大選獲勝,但軍方聲稱有選舉舞弊之嫌,獨立媒體「今日緬甸」(Myanmar Now)報導,選舉委員會今天在首都奈比多(Naypyidaw )和多個主要政黨舉行會議,會中宣布2020大選無效。 全國民主聯盟和撣族民主聯盟(Shan 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都杯葛這場會議,但和軍方關係良好的聯邦團結發展黨(Union Solidarity and Development Party)及多個來自少數民族邦如若開邦(Rakhine)和克欽邦(Kachin)的政黨都參與會議。 緬甸國大黨(National Congress Party)主席光苗塔(Kaung Myat Htut)透露,登梭(Thein Soe)在會議中告訴各政黨領袖,由於軍方已經掌權,2020年的選舉結果就自動宣告無效。 有些政黨領袖在會中表示由於選舉有舞弊,選委會應該要解散全國民主聯盟,並想辦法解決目前全國因為政變而起的示威抗議。光苗塔說,登梭在會中表示會把這些意見傳達給軍政府領袖敏昂萊(Min Aung Hlaing)。 一位不願具名的選委會官員說,登記在案的98個政黨中有53個參加今天的會議。

  • 最高法院判決出爐 川普狠嗆獵巫

    最高法院判決出爐 川普狠嗆獵巫

    美國前總統川普在法律戰上遭遇重大挫敗,不但8宗上訴選舉舞弊的訴訟遭最高法院全部駁回,最高法院還拒絕了川普提出的豁免公開繳稅要求,為調查川普的紐約檢察官萬斯大開綠燈。川普超不滿狠嗆是政治獵巫。美國商業內幕網站披露,川普任總統4年,旗下集團企業至少賺了450到500億台幣。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22日做出判決,拒絕川普提出的豁免提供稅務和財務的要求。紐約州曼哈頓地方檢察官萬斯過去一直要求川普公開稅務和相關財務資料,並調查川普2016年給被媒體稱為暴風女丹妮爾斯的封口費是否涉及不法。萬斯和川普法律顧問過去一直就是否可以公開川普報稅資料和財務情況進行鬥法。最高法院最新的判決將讓萬斯可以取得川普集團的稅務資料。川普對最高法院的判決不滿,發表聲明稱「萬斯代表法西斯一直在政治獵巫,美國人民不會支持他們這樣做」。 萬斯一直追查川普是否涉及刑事犯罪如保險,稅務或偽造商業紀錄。紐約時報分析,一旦萬斯拿到關鍵資料,川普和家人可能會被起訴。此外,過去一直對外宣稱投票系統存在舞弊的挺川大亨也被Dominon投票公司控告毀謗,要求賠償13億美元。

  • 緬甸軍政府領導人:將舉行選舉  政權交給勝選者

    緬甸軍政府領導人:將舉行選舉 政權交給勝選者

    緬甸軍政府領導人敏昂萊今天罕見對全國發表談話,表示軍政府將會重新舉行選舉,並將政權交給勝選者。他重申,去年11月的選舉並不公平。 緬甸軍方本月1日以「選舉舞弊」為由對執政黨「全國民主聯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的民選政府發動政變,包括總統溫敏(Win Myint)、實質領袖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在內多名執政黨高層遭軍方逮捕。 這是武裝部隊總司令敏昂萊(Min Aung Hlaing)在政變後一週來首度發表電視談話,他辯稱,如今的軍政府與以往的軍政府不同,選派了合適的部長,而且外交政策維持不變,也鼓勵外國來緬甸投資。 軍方發動政變後宣布國家進入一年的緊急狀態,承諾為期一年的緊急狀態結束後將重新舉行大選,屆時軍方將把政權交給勝選的政黨。 敏昂萊重申軍方立場,表示軍政府將推行「真正而且有紀律的民主」,與以往的軍事統治不同。 他說,選舉委員會必須改革,因為這個機構在去年選舉時以疫情為藉口,未允許進行公平的競選活動。 軍方政變後,緬甸近日爆發大規模抗議活動。數以萬計民眾今天又在國內各地集結抗議政變,軍方嚴正警告別再有進一步抗議後,宣布第二大城市瓦城(Mandalay)進入戒嚴。(譯者:林治平)1100208

  • 奔騰思潮:温承澤》引燃美國國會山莊暴動背後的法律

    奔騰思潮:温承澤》引燃美國國會山莊暴動背後的法律

    美國時間2021年1月6日,依據美國憲法第12條增修條文規定,時任副總統彭斯(Michael Pence)於國會山莊召開參眾議院聯席會議來唱名各州選舉人團的結果,並正式宣布總統大選贏家。然而在此之前,前總統川普不斷宣稱選舉舞弊並向支持者們堅稱仍有推翻選舉結果之可能。謊言累積的結果是,在該日,國會山莊自1812年英軍攻佔以來首次遭到入侵。但是,川普是基於什麼宣稱選舉結果可能被推翻呢? 答案是美國1887年的《選舉計票法》(Electoral Count Act of 1887)。 依據此法規定,在參眾議院聯席會議上,在會議主持人(副總統)唱名各州選舉人團投票結果時,若參、眾議院各有一位議員主張要挑戰某一州的選舉結果,那麼參眾議員就會各自在參眾議院議事堂內進行最多2小時的辯論並以簡單多數表決是否要推翻被挑戰州選舉人團的結果。綜觀歷史,這樣的唱名與正式公佈贏家的程序多是儀式性的,畢竟選後沒多久媒體即能揭曉真正贏家了。在聯席會議上,國會議員們多是尊重各州選舉人團的結果,鮮少挑戰選舉結果。但是川普卻期盼煽動支持者來施壓共和黨議員,迫使議員們挑戰並推翻選舉結果。 事實上,《選舉計票法》有違背美國聯邦主義(federalism)與權力分立(separation of powers)精神之嫌。美國建國先賢們設計了選舉人團制度,賦予各州權力設計並執行自己選舉總統的方式,藉此來避免讓國會(立法部門)選擇總統(行政部門)。各州人民選出了總統候選人後,各州議會派出代表自己州的選舉人團來投下選舉人團票,最終結果在1/6於國會山莊公佈。然而,《選舉計票法》卻讓國會有權力來干預各州選舉的結果——若參眾議員各有一位在聯席會議上宣稱選舉人團票未被「正常提交」(regularly given)或者未被「合法地核實」(lawfully certified),就可能透過參眾議院各自簡單多數來取消被挑戰州的選舉人團票。 《選舉計票法》之立意或許是擔心各州可能有未被正常提交或未被合法核實的選舉人團結果。但是立該法時是1887年,各州選舉結果提交至國會時還是藉由火車或馬車的年代;但現今選舉結果只要打開電視或手機即可獲知了,也就是說,該法欲解決的問題現今已經幾乎不存在了。或許有人會提到美國所謂的「失信選舉人」(faithless electors)——投下違背該州選舉結果的票的選舉人。但在去年「夏法洛訴華盛頓州案」(Chiafalo v. Washington)中,美國最高法院認定各州議會有權力強制自己的選舉人尊重州選舉結果,投下與州結果相符的票。因此有愈來愈多州立法來確保不會有失信選舉人的出現。 選舉人團可能發生的最壞情況是如果有某州派出了「一個以上」的選舉人團代表,如:假設賓州派出了兩批選舉人團代表,一批投給拜登,一批川普,那國會要核實哪一批選舉人團?有許多專家提出了共和黨州議會可能藉此劇本來偷走拜登的總統寶座。這說明為什麼川普希望關鍵搖擺州的共和黨州議員拒絕核實拜登的勝利,並提出另一批支持自己的選舉人團代表。然而,各州的法律有明文規定:在各州拿下最多票的候選人獲得該州的選舉人團票——這即是為什麼2020年,即便面臨川普的壓力,沒有任何一個州議會推翻了己州的選舉結果。 即使有關於選舉舞弊的任何主張,也該是由司法體系來判定並解決。2000年的大選爭議「布希訴高爾案」(Bush v. Gore)即是由最高法院來化解,但是許多川普支持者或甚至台灣川粉似乎忽略了川普在選舉司法訴訟上已累積超過60敗(1勝),有許多聯邦法官甚至是川普提名的。以6-3保守派佔多數的最高法院也基於缺乏「法律上資格」(legal standing)拒絕受理有關挑戰選舉結果的訴訟。而即便有州提出了兩批選舉人團代表,也會(應)是由最高法院來介入解決,而非國會。 由此可見,國會不該在州選舉人團結果上扮演任何重要的角色,國會的介入只會使此儀式性的集會遭致有心人士的濫用,如此次有過半數的共和黨籍眾議員聯合幾位參議員,在川普與支持者的施壓下,挑戰了亞利桑那州與賓州的選舉結果。此舉又進而深化了川普支持者對此次選舉的不信任,導致民調顯示有過半數的共和黨人不認為拜登是合法當選的總統,最終更是有一群挺川普的暴民們入侵了國會山莊,至今造成7人死亡。 《選舉計票法》違背了聯邦主義與三權分立、給予兩黨投機議員介入選舉結果的理由、向川普選後的謊言提供了貌似合理的基礎、激化了川普支持者推翻選舉結果的熱情、引爆了國會山莊的暴動,差點兒破壞了美國建國245年來引以為傲的和平轉移權力(peaceful transfer of power)傳統。(温承澤 / 國立政治大學外交學系雙主修韓語系、以色列阿巴埃班智庫亞洲政策計畫學人、大九學堂第二屆學員)

  • 緬甸與美國的距離:法治

    緬甸與美國的距離:法治

     原本讓人覺得漸漸走向民主化的緬甸,近日又發生令人震驚的「政變」:軍方指稱選舉舞弊,但未為主管機關所接受,於是就逮捕拘禁翁山蘇姬、緬甸總統溫敏,以及全國民主聯盟多位人士;同時也由軍方宣布國家緊急狀態,由軍方領袖敏昂萊「無奈地」接掌政權。  對比一下不久前才結束的美國大選,其實有些場景是很相似的:前任總統川普很早就到處「預告」選舉將有舞弊,而川普與川粉在投票結束後也不斷宣稱選舉詐欺、舞弊。他們向法院提出許多訴訟,但都因沒有證據而被駁回。川粉與法輪功體系的媒體還說川普會逮捕拜登、歐巴馬等「深層政府」的人。最後,川普以總統之尊,煽動群眾衝撞國會,反而惹起絕大多數人的反感。1月20日,拜登宣誓就職美國總統,川普沒有發動政變,也沒有抱著柱子不走,摸摸鼻子黯然離開白宮。  緬甸與美國,都是掌有軍權的強人在選舉失敗,都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指控選舉舞弊,也都先依循法律程序爭取權益而失敗。雖然美國是公認的民主國家,而緬甸的民主只有一線曙光,然而川普可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民粹狂人,從不把憲政傳統放在眼裡,絕不忌諱利益衝突,執政4年不知「改變」了多少傳統與慣例,他為何還是低頭了?因為美國有堅實的法治!  民主國家不只是靠選舉。因為選舉其實就是一套各種政治勢力的競爭規則,必須在眾人都信任這套規則,也接受最終競爭結果的裁決,選舉才有意義。否則,像川普及緬甸軍方這樣賴皮,輸了不想認帳,只有「我贏才算數」,那選舉也無法建立穩定的民主。  為什麼川普不會動用軍警,不搞政變,不宣告選舉舞弊緊急狀態?他之前可是膽敢宣告緊急狀態來動用經費建築美墨圍牆的。然而,這次攸關政權的大事,他還是只敢上法院以及嘴炮煽動。而在煽動過頭惹禍之後,也知道沒得玩了。  法治的底線,是美國根深蒂固的世俗信仰(civil religion)。遵守法律,維護憲政秩序,而且最終的爭議由法院來裁決。這些基本原理,是絕大多數美國公民覺得天經地義的。法院一再判輸卻還是不認帳,打電話對州務卿施壓叫人家生出1萬票,乃至玩民粹玩到占領國會…,這些行徑都已經踩到了大家的底線。在眾怒之下,川普也知道自己沒得玩了。  有這樣的法治基礎,以及信奉法治的憲政文化,才能讓美國免於變成緬甸。而也因為欠缺被普遍信任的基本遊戲規則,緬甸全國民主聯盟就算選贏也沒用。選票擋不住子彈,此之謂也。  我們相信台灣應該不會搞成緬甸的樣子,但對法治的輕忽,很可能讓民主倒退。尤其是執政者動輒自詡代表(上一次選舉的)民意,卻操縱、變更遊戲規則(例如:先是宣揚公投綁大選,然後公投輸了就把公投和大選脫鉤),又介入理應中立公正的獨立機關(例如:行政院長公然謾罵NCC主委,任命具有高度黨派色彩的中選會主委等),這些都可能讓民眾覺得「裁判、球證、旁證都是我的人,你怎麼跟我鬥」,進而破壞對法治的信任。而司法改革弄了半天,人們看到的卻是總統可以決定最高法院的人事,司法人員不當收禮。這要怎樣讓國民接受「法院說的就是法」?  台灣的法治的基礎剛剛才鋪好,需要非常謹慎細心地呵護。「有錢判生,無錢判死」或是「朕即王法」的傳統錯誤觀念也還在許多人的心中。因此,一點點的偏頗都可能嚴重地戕害司法和法治的地位。欠缺對法治的信仰,即使有選舉,也不要以為我們離緬甸很遠。看看最近的美國,就該了解民主政體隨時都可能崩壞的。(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

  • 中時專欄:廖元豪》緬甸與美國的距離:法治

    中時專欄:廖元豪》緬甸與美國的距離:法治

    原本讓人覺得漸漸走向民主化的緬甸,近日又發生令人震驚的「政變」:軍方指稱選舉舞弊,但未為主管機關所接受,於是就逮捕拘禁翁山蘇姬、緬甸總統溫敏,以及全國民主聯盟多位人士;同時也由軍方宣布國家緊急狀態,由軍方領袖敏昂萊「無奈地」接掌政權。  對比一下不久前才結束的美國大選,其實有些場景是很相似的:前任總統川普很早就到處「預告」選舉將有舞弊,而川普與川粉在投票結束後也不斷宣稱選舉詐欺、舞弊。他們向法院提出許多訴訟,但都因沒有證據而被駁回。川粉與法輪功體系的媒體還說川普會逮捕拜登、歐巴馬等「深層政府」的人。最後,川普以總統之尊,煽動群眾衝撞國會,反而惹起絕大多數人的反感。1月20日,拜登宣誓就職美國總統,川普沒有發動政變,也沒有抱著柱子不走,摸摸鼻子黯然離開白宮。  緬甸與美國,都是掌有軍權的強人在選舉失敗,都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指控選舉舞弊,也都先依循法律程序爭取權益而失敗。雖然美國是公認的民主國家,而緬甸的民主只有一線曙光,然而川普可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民粹狂人,從不把憲政傳統放在眼裡,絕不忌諱利益衝突,執政4年不知「改變」了多少傳統與慣例,他為何還是低頭了?因為美國有堅實的法治!  民主國家不只是靠選舉。因為選舉其實就是一套各種政治勢力的競爭規則,必須在眾人都信任這套規則,也接受最終競爭結果的裁決,選舉才有意義。否則,像川普及緬甸軍方這樣賴皮,輸了不想認帳,只有「我贏才算數」,那選舉也無法建立穩定的民主。  為什麼川普不會動用軍警,不搞政變,不宣告選舉舞弊緊急狀態?他之前可是膽敢宣告緊急狀態來動用經費建築美墨圍牆的。然而,這次攸關政權的大事,他還是只敢上法院以及嘴炮煽動。而在煽動過頭惹禍之後,也知道沒得玩了。  法治的底線,是美國根深蒂固的世俗信仰(civil religion)。遵守法律,維護憲政秩序,而且最終的爭議由法院來裁決。這些基本原理,是絕大多數美國公民覺得天經地義的。法院一再判輸卻還是不認帳,打電話對州務卿施壓叫人家生出1萬票,乃至玩民粹玩到占領國會…,這些行徑都已經踩到了大家的底線。在眾怒之下,川普也知道自己沒得玩了。  有這樣的法治基礎,以及信奉法治的憲政文化,才能讓美國免於變成緬甸。而也因為欠缺被普遍信任的基本遊戲規則,緬甸全國民主聯盟就算選贏也沒用。選票擋不住子彈,此之謂也。  我們相信台灣應該不會搞成緬甸的樣子,但對法治的輕忽,很可能讓民主倒退。尤其是執政者動輒自詡代表(上一次選舉的)民意,卻操縱、變更遊戲規則(例如:先是宣揚公投綁大選,然後公投輸了就把公投和大選脫鉤),又介入理應中立公正的獨立機關(例如:行政院長公然謾罵NCC主委,任命具有高度黨派色彩的中選會主委等),這些都可能讓民眾覺得「裁判、球證、旁證都是我的人,你怎麼跟我鬥」,進而破壞對法治的信任。而司法改革弄了半天,人們看到的卻是總統可以決定最高法院的人事,司法人員不當收禮。這要怎樣讓國民接受「法院說的就是法」?  台灣的法治的基礎剛剛才鋪好,需要非常謹慎細心地呵護。「有錢判生,無錢判死」或是「朕即王法」的傳統錯誤觀念也還在許多人的心中。因此,一點點的偏頗都可能嚴重地戕害司法和法治的地位。欠缺對法治的信仰,即使有選舉,也不要以為我們離緬甸很遠。看看最近的美國,就該了解民主政體隨時都可能崩壞的。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

  • 非關緬甸選舉舞弊 軍方政變大解密

    非關緬甸選舉舞弊 軍方政變大解密

    緬甸軍方在不斷抱怨去年11月大選舞弊後,1日發動政變,扣押身為國務資政的實質領導人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等執政「全國民主聯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黨高層,結束了10年來對民主的調戲。 接著軍方在電視台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1年,期間由武裝部隊總司令敏昂萊(Min Aung Hlaing)掌權。等緊急狀態結束後,緬甸將重新舉行大選。沃克斯(VOX)新聞網1日指出,目前還不清楚,1年後會怎麼樣,但有人懷疑,軍方會繼續掌權。 有些人擔心,支持民眾會為了捍衛翁山蘇姬爆發暴力衝突。全民盟1日在臉書(Facebook)官網上公開了翁山蘇姬的聲明說:「我強烈要求大家不要接受,而要全心全意抗拒軍方的政變。」接著全民盟發言人溫廷(Win Htein)也呼籲支持者,盡可能如翁山蘇姬所呼籲的,以非暴力的方式反對政變。 然而,在全民盟高層領袖被羈押,軍方收回大權的狀況下,不知道緬甸民運人士要如何扭轉一連串最新的發展。康乃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東南亞軍事專家賽爾夫(Darin Self)說,軍方正在為緬甸民主可能的模樣設限。 從1948年起,緬甸一直在民主和軍事統治間掙扎。不過,緬甸國防軍(Tatmadaw)始終掌握了最大的權力。1980年代末,在翁山蘇姬領導下,民主運動才逐漸獲得動能。 然而,執政軍政府也因此於1989年將她軟禁。由於翁山蘇姬長年以非暴力的方式為民主奮鬥,1991年榮獲諾貝爾和平獎肯定。而國際社會不滿緬甸專政,也紛紛採取行動。例如,美國就制裁了緬甸數十年,希望能迫使軍方進行民主改革,並停止侵犯人權。 緬甸軍方高層為了結束經濟與政治孤立,決定採取較民主的制度。他們花了5年起草憲法,並於2008年通過。其中最值得注意的,就是保障軍方在議會中至少享有25%的席次。而這十分重要,因為任何新憲法條款都必須獲得超過75%議員通過才能成立。 事實上,這樣一來軍方就能否決任何改變遊戲規則的嘗試。而這不僅能讓緬甸政府展現民主,也永遠不會危及緬甸國防軍掌權。也因此,軍政府2010年以翁山蘇姬絕不能出任總統為條件,結束了對她的軟禁。然而,緬甸國防軍卻逐漸失去控制權。賽爾夫說,軍方當時可能不了解,全民盟會有多受歡迎。 在2015年公認的緬甸25年來第一次民主選舉中,翁山蘇姬領導全民盟,贏得議會77%的席次。第二年,她獲得量身訂製的「國務資政」頭銜,透過聯盟的總統執政。也因此,美國解除了對緬甸為時20年的制裁。 老實說,翁山蘇姬的領導對軍方未必是壞事。最明顯的,就是2017年緬甸國防軍對羅興亞穆斯林(Rohingya Muslim)展開大屠殺,並輪姦這些少數族裔的婦女,而她不僅力挺軍方,還為相關將領在聯合國國際法院(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說話。 然而,翁山蘇姬不斷拒絕譴責軍方暴行,重傷了她在國際的信譽。儘管她仍保有諾貝爾和平獎,但其他國際組織紛紛撤銷因她推動民主而頒發的獎項。 賽爾夫指出,軍方很可能認為,2008年起草的憲法條文讓他們獲得不公平的待遇。沒錯,他們還是握有大權,但翁山蘇姬和全民盟卻來勢洶洶,危及他們的影響力。而軍方發動政變取回政權,不僅能重新修憲,削弱民主運動,還能鞏固軍方至高無上的角色。他說,軍方像這樣奪回權力,意味他們能以強勢地位重新談判。 另一方面,英國智庫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東南亞專案主任康納利(Aaron Connelly)說,緬甸軍方可能認為,在沒有戒備下受到翁山蘇姬的高人氣威脅,因而採取行動。 緬甸武裝部隊和平民生活在不同的地區,有專屬的學校系統,電視台,甚至醫院。或許直到2020年11月大選,翁山蘇姬領導的全民盟獲得壓倒性勝利後,軍方這才大夢初醒,了解原有的策略並不管用。因此,他們要趁還有機會時,選擇一條新路。 西北大學(Northwestern University)專家布莎特(Sarah Bouchat)認為,緬甸軍方或許是想趁世界各國領袖忙著因應新冠肺炎疫情,還有經濟衰退等危機時,盡可能趁機攫取權力。不過,拜登政府並未因防疫分心,白宮已表態譴責緬甸政變,而拜登也威脅要恢復制裁。

  • 雖面臨二度彈劾 川普靠主打選舉作弊吸金逾3000萬美元

    雖面臨二度彈劾 川普靠主打選舉作弊吸金逾3000萬美元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1日報導,儘管面臨第二度彈劾;但美國前總統川普透過2020年大選後成立的「拯救美國政治行動委員會」(Save America 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以下簡稱拯救美國),主打選舉舞弊,迄今已成功自川粉手上募資逾3,000萬美元(約新臺幣8.58億元),有利於進一步鞏固在共和黨內部的政治力量,更成為川普的政治本錢。 在2020年11月大選失利後,川普旋即成立「拯救美國」,為其「選舉舞弊」的法律戰尋求金源。即使法律戰一一受挫,仍尋川粉持續捐助,以作為「選戰防衛戰」的資金。 根據「拯救美國」釋出的財務報表,隨著熱情川粉贊助不斷,川普於2021年一開局就擁有3110萬美元的存款。不過,與當初強調要花在法庭攻防不同,相關收入多用於與粉絲交流,而非法庭。 CNN分析,川普選後的募款中,首筆也是最大筆資金流入「拯救美國」。這讓該組織成為川普卸任後,推動政治活動的主要舞台。其可利用此金援候選人,也可以差旅費的名義匯款給底下員工。然而,聯邦法規對此卻缺乏規範,恐成為政客的非法基金。 根據聯邦選舉委員會公布的財務報表,在2020年11月24日至12月31日期間,「拯救美國」幾乎沒有花甚麼費用;其中,逾20萬美元用於共和黨募款平台「WinRed」。 此外,「川普讓美國再次偉大委員會」,在2021年初還有超過5,980萬美元的餘款。其中,約75%的資金將轉入「拯救美國」中。「拯救美國」無疑已成為川普最大的政治資本。「拯救美國」自己宣稱,「川普的知名度從未如此高過,現在其背書比過去任何時刻都來的重要」。 不過,雖然「拯救美國」在2020年底成功節撙資金;但隨著參議院展開第2次彈劾案,法律費用肯定快速膨脹。目前川普5名辯護律師在1月30日跳船;時隔1天川普又再度補進2名新血,分別熊恩(David Schoen)及小卡斯托爾(Bruce L. Castor, Jr.)。據估計,川普競選委員會已向20多間的律師事務所,支付逾440萬美元的費用。 最後,聯邦選舉委員會公布的數據,顯示川普用在宣傳選舉舞弊,以爭取支持者的費用,讓競選活動花費相形失色。2020年最後39天,川普選舉陣營用於廣告的費用,包括逾500萬美元用於媒體置入、450萬美元用於線上廣告,以及200萬美元的簡訊廣告。根據CNN統計,從選舉之夜到2021年1月6日,川普共發送逾600封募款電子郵件與逾220條簡訊。

  • 認識美國憲政的韌性系列之三:陳思奕》解讀選舉人、法院、系統性舞弊紛擾

    認識美國憲政的韌性系列之三:陳思奕》解讀選舉人、法院、系統性舞弊紛擾

    美國選舉總統的選舉人制度,是聯邦制與民主制之間的折衷。每個州是一個選舉人團單位,每個州的選舉人數字是該州參議員人數加眾議員人數的總和。在絕大多數州,選舉人投票結果取決於本州投票的簡單多數結果。在選舉人制度下,雖然操作上是一人一票,但實際結果體現的是,不同地區的選民的權重是不一樣的。人口稀少的州和不具有參眾議員代表的華盛頓特區也有至少三個選舉人。 這種選民之間的「不平等」,是民主制與聯邦制之間的折衷帶來的後果。在這個折衷的制度下,有時會發生選舉人投票結果與簡單多數(普選票)投票結果截然不同的情況。例如,2001 年小布希當選及 2016 年川普當選,都是按照選舉人的憲法規定計算。但如果按照簡單多數的原則,他們都不能勝選。 這些投票結果的差別,導致了推動改革選舉人制度的呼聲。但修憲需要獲得三分之二的州同意,而所有人口稀少的州,會從選舉人制度得到更多好處,導致修憲改變現在的選舉人制度很困難。 只要總統的行政令不符合憲法原則,聯邦法庭就有權依照憲法阻止總統令。川普總統發布的總統行政令,多次被法院以總統令違憲為理由,判決在州或全國範圍內不得執行。這是因為,在英美判例法制度下,任何法院對一個全新類型案件做出的第一個判決,就自動成為所有其他法院必須遵循的規則,稱為判例。 在憲政下,總統不僅沒有權力影響法官判案,而且必須尊重法庭的判決。試圖影響法庭、不尊重法庭,都違反憲政原則。例如,在12月初最高法院第二次駁回部分共和黨要求推翻大選結果的訴訟,川普總統發推特表示對最高法院不滿。作為個人,他當然有私下表達個人情緒的言論自由,也有在法律框架下尋求司法解決問題的權利。但以總統的身分,向全國選民發推特,表達對最高法院的不滿,激發公眾情緒,給最高法院施加壓力,嚴格來說,這不符合憲政的基本原則。 與此對比的一個例子是2000年的大選。高爾(Al Gore)在全國選票總數中領先小布希(George W. Bush),但在關鍵決定大選結果佛羅里達州卻些微落後。民主黨和共和黨對技術問題爭執不下,上訴到了最高法院。最高法院最終判決小布希贏得選舉,高爾和民主黨立刻接受了最高法院的判決,向當選總統祝賀。當年兩人在佛州選票差僅有區區537票,而高爾在全國總票數上還領先小布希543,895票。現在面對2020年大選遇到的問題,高爾回顧說,當時我個人並不同意最高法院的判決,但是我必須按憲政規定的去做,尊重最高法院的裁決。高爾是犧牲小我捍衛憲政的英雄。 按照憲政原則,在涉及選舉相關的訴訟時,法院的功能僅限制在保證與選舉相關的所有法律得到執行。法院的所有判斷,只能依靠證據和法律。法院的制度被限制於對上訴和應訴做判斷。而起訴必須提供證據,若沒有合格的證據,或者申訴的理由没有法律依據,法院就不能立案。 此外,法官的決定必須獨立於法官個人的政黨立場。川普在任內任命了三名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即現任最高法院裡面,三分之一的大法官是他任命的。如果考慮大法官的個人政治立場,多數是共和黨立場。不了解憲政原則的人會認為,在此情形下的最高法院在裁決時,自然會傾向共和黨。但在重要原則上的判案上,大法官們的表現並非如此,否則司法獨立就已經被破壞,美國就不再是美國了。 美國大選的選舉和計票都是以州為單位獨立進行的。不存在一個全國統一的選舉和計票系統。每個基層的運作和監督都是獨立的,是非常局部、地區性的操作。任何外來力量,甚至聯邦政府,都不能直接介入地方選舉。在如此的地方自治且兩黨高度動員互相監督的制度裡,不要說操縱全國,就是操縱州的大選都難以想像。 川普總統及各州聲稱舞弊作假的共和黨議員們,發起了超過60起訴訟。這些起訴多選擇在有深厚共和黨基礎的地區,審理案件的法官是共和黨提名、持共和黨立場的。但是,所有有關選舉舞弊的訴訟全部都被法院駁回而不成案或敗訴。駁回或敗訴的理由包括起訴缺少可以立案的證據,或者起訴方提出要挑戰的內容,違反憲政原則。 所有法官們在審理案件的過程中,都只關心證據,只依從法律,而不持黨派立場。美國的司法體系能夠按照憲政的原則正常運作,而不是黨派之爭的工具。一旦法庭變成了政黨的工具,那麼憲政就結束了。 選舉是否存在舞弊?不可否認,任何一個由上億人參與的社會活動,肯定會有紕漏。這從來不排除是民主制度內在的困難之一。但真正重要的問題是,這種紕漏的性質是什麼:是無法避免的隨機事件?是分散的局部事件?還是大規模有組織的系統性舞弊?事實上美國大選至今從未發生過有組織的系統性大規模舞弊事件。雖然美國的金融市場是世界上最大、最完善、效率最高的,它也不能徹底排除所有的欺詐舞弊。金融市場從來不是,也不可能是完美的市場。但是它對產權的保護最可靠、最能維持基本秩序、最能保持整體上的可信。 同理,完美的民主制度從來不存在。在選舉中發現個別舞弊的證據幾乎不可避免,選舉中出現技術失誤更不可避免。關鍵是,出現的問題是系統性的還是隨機性的?如果是隨機性的,數量很少,而且往往會極左、極右互相抵消,無法影響選舉的全局。但是,如果是系統性的舞弊和人為改變選舉結果的行為,那就另外是性質的問題,是監督和制衡體系缺失的問題。而訴訟是否有效最終取決於證據。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把個別錯誤或舞弊現象誇大為系統性舞弊,這既不是事實,本身也違反法治原則。 憲政制度在兩黨競爭、三權分立、司法獨立下,蒙受損失一方的切身利益決定了必定能找到確實存在的陰謀與系統性舞弊。確鑿的證據一定會水落石出,靠舞弊當選者肯定會被制度懲罰。總統會被彈劾,其他人會因犯罪坐牢。 (作者為美國華人學者)

  • 朱利安尼瞞天扯謊 Dominion狀告誹謗並求償13億美元

    朱利安尼瞞天扯謊 Dominion狀告誹謗並求償13億美元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與《紐約時報》等外電報導,由於川普私人律師朱利安尼多次在電視訪臺、個人Podcast,指控Dominion 投票系統(Dominion Voting Systems)在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中舞弊;Dominion投票系統25日具狀向法院控告朱利安尼誹謗罪,並求償13億美元(約新臺幣372.18億元)。 代表Dominion投票系統的律師,已向華盛頓特區法院提起訴訟。其公布的聲明指出,朱利安尼與其盟友瞞天扯謊,指控Dominion竊取川普選票,謊言就像病毒一樣透過推特等社群媒體為人一再轉傳。 聲明強調,僅管有些小謊言,會在社群媒體激起小漣漪,很快地便為下一波謊言所淹沒;瞞天扯謊卻不一樣。由於上百萬人真切的相信朱利安尼所言,故對Dominion生意與商譽的傷害不但無法估計,也無法挽回。 Dominion委任律師所言的瞞天扯謊,是指朱利安尼先前提到,Dominion投票系統採用的Smartmatic軟體,是由委內瑞拉前總統查維茲與2名盟友所合創。由於它廣泛用於南美洲國家選舉作票,故早在於10多年前就遭到美國禁止。孰知如今卻借用Dominion投票系統承包商的身分,重新踏上美國本土。 朱利安尼之前更痛斥,在美國大選中使用Dominion投票系統,等於美國民眾把選票寄到海外,由委內瑞拉與中國大陸計算,這成何體統。 這是Dominion在近幾週內提出的第2起誹謗訴訟,目的在彌補川普於選後狂打選舉舞弊,對該公司造成的損失。該公司日前才控訴川普陣營前律師鮑爾(Sidney Powell)誹謗,鮑爾與朱利安尼一樣,都曾指控Dominion投票系統竊取川普選票。 CNN分析,面對川普在選後狂舞選舉舞弊的大旗,並導致川粉於國會興風作浪,Dominion透過一系列的訴訟手段進行回擊,以挽回自家聲譽。

  • 台美間的法治距離

    台美間的法治距離

     1月6日下午2時許,一大群對於美國總統大選結果不滿的川粉們蜂擁衝進國會大廈。他們一邊怒吼,一邊拿著「川普」的旗子四處晃蕩。有人攻擊並破壞議場設施,迫使國會議員們緊急疏散,記者們趕緊掩蔽。眾議院議長辦公室以及國會議長座椅,都留下了侵入者得意洋洋的「占領」影像。從開始暴衝到控制整個國會議場,為時不到半個小時。  這樣戲劇化的場景,居然出現在一向自詡和平移轉政權,民主憲政體制運作良好的美國,委實令人驚異。對比之下,2014年台灣的太陽花學運「占領立法院」,不也頗為相似嗎?都是有一群人對政府極度不滿(選舉結果或服貿協議之政策),他們也都認為法律程序與結果是錯的(國會要認證選舉結果、立院要通過服貿協議)。同時,兩地占領者都宣稱既有法律制度不值得信任,所以必須以人民之名自力救濟。結果就是都占領了國會,使國會議員無法正常開會。然而,「占領之後」的局面,在美國與台灣,卻是完全不同的。而兩地的差異,凸顯美國與台灣對於「法治」態度的距離有多遠!  美國在國會警察部署失當,荒腔走板地失守之後,4個小時內,動員FBI、華盛頓特區的警力、國民兵等執法武力,聯合將占領國會的群眾驅逐出去,並現場逮捕十餘人。國會在晚上8點恢復辯論。除了總統當選人拜登以外,包括副總統兼參議院議長彭斯、參議員多數黨領袖麥康諾等多位共和黨議員,也嚴厲譴責暴民的行動。執法單位並繼續根據錄影影像,調查追訴當天闖入國會的多名群眾。  除了執法之外,政治、社會各界對於「侵入國會」是一面倒地嚴詞批判。而對煽動此次占領行動的川普,原本還在虛與委蛇、藕斷絲連的共和黨政治人物,也紛紛抨擊、辭職、撇清,並駁斥川普「選舉舞弊」的指控(而沒在撇清的人,很快就黑掉了)。推特、臉書都封鎖了這位多年來為他們增加許多流量的總統。  大多數美國人無法接受川普與川粉,因為這已經踩到法治的紅線了。作為曾經宣示捍衛憲法,並且依憲法該監督全體官員忠實執法的美國總統,不但賴皮否認選舉結果,還施壓州務卿去作票,最後居然煽動群眾走進國會鬧事!這絕對超出了當代美國「正常人」所能想像的底線,更牴觸他們信奉的基本價值。  與台灣相比:我們是由國會議員自己帶外人進去占領,立法院院長呵護他們,警察不敢執行,然後社會上許多人叫好。學界有人發明新穎理論來支持這種占領國會的行為,還會咒罵那些認為「再怎麼生氣也不能占領立院」的學者,甚至連最高法院都接受什麼不成文「抵抗權」的怪論。 最高法院法官們不想想,如果人民自認不滿就可占領國會,那對於最高法院判決確定案件覺得委屈的人民不是更該占領最高法院了嗎?兩相對比,這就看出,「法治」的排序,在美國與台灣,是怎樣的天差地遠!(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