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遺風的搜尋結果,共13

  • 兩岸史話-蒙古族極可能繼承夏王朝遺風

    兩岸史話-蒙古族極可能繼承夏王朝遺風

     如果經過多方努力,能夠找到更加有說服力的依據,那麼,忽必烈以「大元」為國號這件事,恐怕也就不只是崇尚儒學、向中原民族示好那麼簡單的事了,或許其中還有更深層次的傳統源流在起作用。而且,他入主中原的動機與緣由,大概也會讓有識之士重新審視。 \n 但是,由於王位繼承問題而與夏啟發生爭鬥的是「伯益」,所以夏啟比較厭惡「伯」這種稱號,所以才改用了「后」。也就是說「夏后氏」這種說法始於夏啟。根據史書記載,「后」在當時的意思是指「君王」。 \n 遊牧民族維繫農耕 \n 由於讀音相近的原因,匈奴這種稱呼,在歷史上還出現過「獯粥、獯鬻、熏育、葷粥、薰粥、混夷」等書面形式,例如《隋書》「自軒轅以來,獯粥多為邊患」;《毛詩正義》「混夷與周相近,數來犯周」等。 \n 我們比較留意的是「淳維」這種稱呼。雖然按照目前古代音韻學的研究成果,這種稱呼與「匈奴」在古代也具有一定的近音關係,但與其他稱呼相比,它還是顯得比較另類。 \n 淳,《說文解字》的解釋是:淥也。意思就是「灌溉」。而灌溉,毫無疑問是從事農耕的重要措施,是農業社會的產物。根據史料記載,我國早在四千多年前的大禹時代,中原一帶就已經出現了用於灌溉的「溝洫」,例如《論語.泰伯》中稱讚大禹治水功績的「卑宮室而盡力乎溝洫」,還有《詩經.小雅》「泥池北流,浸彼稻田」,意思就是引渭河之水北上灌溉農田。另外,殷商時期中原民眾還創造出一種用於汲水的原始人工機械─桔槔。 \n 維,最初的意思是指繫東西的大繩子,後來則表示把東西繫上這樣的行為動作,而把兩種東西繫在一起,就有了維繫或繼承的意思。 \n 那麼,「淳維」自然也就可以理解為:維繫灌溉這種傳統。 \n 我們不妨想一想,一個遊牧民族,卻要維繫農耕灌溉這種傳統。那他的這種傳統是哪裡來的呢?因此,《史記》所記載的「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這個資訊非常值得重視,更值得多方面探究。 \n 無獨有偶,據《前漢紀》記載:「至匈奴姓攣鞮(讀ㄌㄨㄢˊㄉㄧ)氏。國人稱之曰撐犁孤塗。」「撐犁」在當時匈奴族語中是「天」的意思;「孤塗」是「兒子」,合在一起就是「天之子」。如果加上意思是「廣大」,但一般常常用於表示匈奴首領稱呼的「單于」,就成了「撐犁孤塗單于」,也就是「廣闊天空的偉大兒子」。這與我國歷史上許多帝王稱自己是「天子」的說法簡直如出一轍。 \n 然而,更有意思的是,上面提到的「攣鞮」,我們並沒有查到匈奴語的意思,但是這兩個字在古漢語裡面,「攣」最初的字形表示以手結絲,意思恰巧也是「維繫」;「鞮」指的則是一種「皮鞋」。把兩個字連在一起,具體一些,可以解釋成「把鞋繫上」「維持這種鞋的樣式、傳統」;如果再虛化一點,似乎也可以理解為「維繫某種足跡」。 \n 有識之士重新審視 \n 那麼,我們似乎也有理由自我發問,這裡的「維繫」,是要維繫什麼呢? \n 現在我們再來看看文化和歷史的一面。 \n 根據史書記載,西元前二○○年前後,漢高祖劉邦曾率大軍與冒頓(讀作ㄇㄛˋㄉㄨˊ)單于率領的匈奴兵馬在今天的山西境內發生激戰,結果劉邦因為輕敵,中了誘敵深入之計,被匈奴鐵騎圍困在平城東部的白登山。而四下包圍劉邦的匈奴騎兵,整齊嚴明,據《漢書》《史記.匈奴列傳》等史書記載:「匈奴騎,其西方盡白馬,東方盡青駹(讀音同『忙』)馬,北方盡烏驪馬,南方盡騂馬。」 \n 讀到這裡,我們可能會聯想到傳統的陰陽五行思想中,天地四方與顏色的對應關係,簡單說就是:天玄地黃,東方青,西方白,南方赤,北方黑。這與傳統祭天地四方的「六器」的顏色是完全一致的,例如祭東方的青圭,西方的白琥,南方的赤璋,北方的玄璜。 \n 看起來,匈奴軍隊完全是五行四方之色的實踐者。那麼,我們不禁要問,這種訓練肯定並非一日之功,這究竟是不同民族在傳統方面的巧合,還是民族融合的結果?如果是後一種,那麼,我們就有責任透過各種方式揭開謎底,對民族融合的源流與史實做出科學的說明。 \n 現在,還有學者對一種叫作「冒頓潮爾」的蒙古族樂器進行了考證研究,認為它是我國古代中原地區龠類樂器的一個重要支流,與「夏籥」存在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所以推斷承載這類音樂文化的蒙古族極有可能是繼承了夏王朝的遺風。 \n 因此,綜合匈奴族古代名稱、姓氏以及他們表現在某些方面的文化傳統,我們以為,到元朝忽必烈時代的蒙古族可能已經是一個不同民族的融合體,特別是其中極有可能存在古代中原人的印記。當然,雖然這裡面會有很大比例的主體民族,但是應當承認它並不是純粹的單一民族。 \n 這樣,如果經過多方努力,能夠找到更加有說服力的依據,那麼,忽必烈以「大元」為國號這件事,恐怕也就不止是崇尚儒學、向中原民族示好那麼簡單的事了,或許其中還有更深層次的傳統源流在起作用。而且,他入主中原的動機與緣由,大概也會讓有識之士重新審視。 \n 這也正像歷史上曾經有過一位叫作「赫連勃勃」的南匈奴首領,他於西元五世紀初建立了「大夏國」,而他本人原本就屬於不同民族融合的一支匈奴族裔,而且他自己還宣稱是夏朝皇室的後人,所以也給我們留下了廣闊的探究空間。 \n 另外,一些純粹的語言研究結果,也會讓我們對蒙古族的源流、文化傳統等產生進一步探究的興趣。比如有人研究蒙古語有一種表示死亡的說法,發音近似「嗚呼」,而這個詞在漢語裡面很早就表示同樣的意思了,例如「嗚呼哀哉、一命嗚呼」等。這種現象除了像「沙發」這樣純粹用讀音相近的方法翻譯外來語之外,是否還有辭彙來源相同的問題,這些都非常值得我們探討。 \n 總之,說元朝時期的蒙古族很有可能是帶有遠古中土人基因的融合體,這是一種具有一定依據的推斷,這對於研究我國歷史上民族源流與發展、各民族語言文化的接觸影響等,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與作用。(待續)

  • 《十二個漢字品歷史》——蒙古族極可能繼承夏王朝遺風(九)

    但是,由於王位繼承問題而與夏啟發生爭鬥的是「伯益」,所以夏啟比較厭惡「伯」這種稱號,所以才改用了「后」。也就是說「夏后氏」這種說法始於夏啟。根據史書記載,「后」在當時的意思是指「君王」。 \n遊牧民族維繫農耕 \n \n \n \n由於讀音相近的原因,匈奴這種稱呼,在歷史上還出現過「獯粥、獯鬻、熏育、葷粥、薰粥、混夷」等書面形式,例如《隋書》「自軒轅以來,獯粥多為邊患」;《毛詩正義》「混夷與周相近,數來犯周」等。 \n我們比較留意的是「淳維」這種稱呼。雖然按照目前古代音韻學的研究成果,這種稱呼與「匈奴」在古代也具有一定的近音關係,但與其他稱呼相比,它還是顯得比較另類。 \n淳,《說文解字》的解釋是:淥也。意思就是「灌溉」。而灌溉,毫無疑問是從事農耕的重要措施,是農業社會的產物。根據史料記載,我國早在四千多年前的大禹時代,中原一帶就已經出現了用於灌溉的「溝洫」,例如《論語.泰伯》中稱讚大禹治水功績的「卑宮室而盡力乎溝洫」,還有《詩經.小雅》「泥池北流,浸彼稻田」,意思就是引渭河之水北上灌溉農田。另外,殷商時期中原民眾還創造出一種用於汲水的原始人工機械─桔槔。 \n維,最初的意思是指繫東西的大繩子,後來則表示把東西繫上這樣的行為動作,而把兩種東西繫在一起,就有了維繫或繼承的意思。 \n那麼,「淳維」自然也就可以理解為:維繫灌溉這種傳統。 \n我們不妨想一想,一個遊牧民族,卻要維繫農耕灌溉這種傳統。那他的這種傳統是哪裡來的呢?因此,《史記》所記載的「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這個資訊非常值得重視,更值得多方面探究。 \n無獨有偶,據《前漢紀》記載:「至匈奴姓攣鞮(讀ㄌㄨㄢˊㄉㄧ)氏。國人稱之曰撐犁孤塗。」「撐犁」在當時匈奴族語中是「天」的意思;「孤塗」是「兒子」,合在一起就是「天之子」。如果加上意思是「廣大」,但一般常常用於表示匈奴首領稱呼的「單于」,就成了「撐犁孤塗單于」,也就是「廣闊天空的偉大兒子」。這與我國歷史上許多帝王稱自己是「天子」的說法簡直如出一轍。 \n然而,更有意思的是,上面提到的「攣鞮」,我們並沒有查到匈奴語的意思,但是這兩個字在古漢語裡面,「攣」最初的字形表示以手結絲,意思恰巧也是「維繫」;「鞮」指的則是一種「皮鞋」。把兩個字連在一起,具體一些,可以解釋成「把鞋繫上」「維持這種鞋的樣式、傳統」;如果再虛化一點,似乎也可以理解為「維繫某種足跡」。 \n有識之士重新審視 \n \n \n \n那麼,我們似乎也有理由自我發問,這裡的「維繫」,是要維繫什麼呢? \n現在我們再來看看文化和歷史的一面。 \n根據史書記載,西元前二○○年前後,漢高祖劉邦曾率大軍與冒頓(讀作ㄇㄛˋㄉㄨˊ)單于率領的匈奴兵馬在今天的山西境內發生激戰,結果劉邦因為輕敵,中了誘敵深入之計,被匈奴鐵騎圍困在平城東部的白登山。而四下包圍劉邦的匈奴騎兵,整齊嚴明,據《漢書》《史記.匈奴列傳》等史書記載:「匈奴騎,其西方盡白馬,東方盡青駹(讀音同『忙』)馬,北方盡烏驪馬,南方盡騂馬。」 \n讀到這裡,我們可能會聯想到傳統的陰陽五行思想中,天地四方與顏色的對應關係,簡單說就是:天玄地黃,東方青,西方白,南方赤,北方黑。這與傳統祭天地四方的「六器」的顏色是完全一致的,例如祭東方的青圭,西方的白琥,南方的赤璋,北方的玄璜。 \n看起來,匈奴軍隊完全是五行四方之色的實踐者。那麼,我們不禁要問,這種訓練肯定並非一日之功,這究竟是不同民族在傳統方面的巧合,還是民族融合的結果?如果是後一種,那麼,我們就有責任透過各種方式揭開謎底,對民族融合的源流與史實做出科學的說明。 \n現在,還有學者對一種叫作「冒頓潮爾」的蒙古族樂器進行了考證研究,認為它是我國古代中原地區龠類樂器的一個重要支流,與「夏籥」存在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所以推斷承載這類音樂文化的蒙古族極有可能是繼承了夏王朝的遺風。 \n因此,綜合匈奴族古代名稱、姓氏以及他們表現在某些方面的文化傳統,我們以為,到元朝忽必烈時代的蒙古族可能已經是一個不同民族的融合體,特別是其中極有可能存在古代中原人的印記。當然,雖然這裡面會有很大比例的主體民族,但是應當承認它並不是純粹的單一民族。 \n這樣,如果經過多方努力,能夠找到更加有說服力的依據,那麼,忽必烈以「大元」為國號這件事,恐怕也就不止是崇尚儒學、向中原民族示好那麼簡單的事了,或許其中還有更深層次的傳統源流在起作用。而且,他入主中原的動機與緣由,大概也會讓有識之士重新審視。 \n這也正像歷史上曾經有過一位叫作「赫連勃勃」的南匈奴首領,他於西元五世紀初建立了「大夏國」,而他本人原本就屬於不同民族融合的一支匈奴族裔,而且他自己還宣稱是夏朝皇室的後人,所以也給我們留下了廣闊的探究空間。 \n另外,一些純粹的語言研究結果,也會讓我們對蒙古族的源流、文化傳統等產生進一步探究的興趣。比如有人研究蒙古語有一種表示死亡的說法,發音近似「嗚呼」,而這個詞在漢語裡面很早就表示同樣的意思了,例如「嗚呼哀哉、一命嗚呼」等。這種現象除了像「沙發」這樣純粹用讀音相近的方法翻譯外來語之外,是否還有辭彙來源相同的問題,這些都非常值得我們探討。 \n總之,說元朝時期的蒙古族很有可能是帶有遠古中土人基因的融合體,這是一種具有一定依據的推斷,這對於研究我國歷史上民族源流與發展、各民族語言文化的接觸影響等,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與作用。(待續) \n

  • 蓉城再刮非遺風 十大精彩搶先看

    蓉城再刮非遺風 十大精彩搶先看

     第六屆中國成都國際非物質文化遺產節,6月10日─18日在成都舉辦。今年參與的國家、地區和國際組織達到105個。預計參加活動的國際代表將突破500人,參加交流和展示展演活動代表、傳承人和表演人員達2600餘人,活態或實物展示展演各級代表性非遺項目1100多個。 \n 本屆非遺節以「傳承發展的生動實踐」為主題,以「世界風、中國節、中國戲、中國藝」為主線,將舉辦國際非遺系列大展、國際會議和國際論壇、非遺競技、中國傳統表演藝術進社區等一系列活動,預計有數百萬成都市民參與。 \n 看點1:首辦帶路國家手工藝展 \n 本屆非遺節將首次舉辦「一帶一路」國家手工藝展,邀請義大利、西班牙、法國、泰國、日本、尼泊爾、伊朗、緬甸、斐濟等進行手工藝項目展示展銷。 \n 看點2:首設研培計畫成果展 \n 本次非遺節首次設立「中國傳統工藝設計暨研培計畫成果展」,作品從57家研培參與高校和5家傳統工藝工作站推薦的1500餘套作品中選出,共680餘套。 \n 看點3:首辦非遺項目競技展 \n 主要包括「中國傳統工藝新生代傳承人競技與作品展」、「傳統武術展示展演」、「首屆中國民歌節暨第34屆望叢賽歌會」和「龍舟競技展」等四項子活動。 \n 看點4:展示「二十四節氣」 \n 2016年11月30日,中國申報的「二十四節氣」被正式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 本屆非遺節首次將二十四節氣作爲獨立內容,從6月10日至18日,開展39場活態展演。 \n 看點5:巴蜀工匠非遺精品展 \n 巴蜀工匠非遺精品展最具特色,集結了頂尖級的工藝美術大師和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挑選出以蜀繡、蜀錦、成都漆藝、成都銀絲花製作技藝、渠縣劉氏竹編工藝、綿竹木版年畫等國家級非遺項目為代表的工藝美術精品。 \n 看點6:首次開啟非遺海外推廣 \n 2017年2月,成都文化代表團在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刮起「非遺風」,通過非遺劇碼展演、非遺產品展銷等方式,啟動了第六屆非遺節海外推廣的首站活動。 \n 看點7:各省分活動豐富多彩 \n 非遺節是今年遺產日的主場活動,各省分都將組織豐富多彩的非遺宣傳活動。如上海將在大世界舉辦「百年薪傳承──非遺嘉年華」,河北將聯合北京、天津在廊坊舉辦「第三屆京津冀非物質文化遺產聯展」。 \n 看點8:非遺保護的中國聲音 \n 10日下午,舉行非遺主題論壇《公約的理念、原則與實踐》。11日至13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保護非遺公約》全面成果框架政府間工作組會議也將舉行,將發表體現非遺保護中國聲音的成果檔。 \n 看點9:九大分會場詮釋非遺魅力 \n 本屆非遺節堅持公益性,將組織來自全大陸各地的34支傳統表演藝術隊伍,深入成都22個區(市)縣開展近400場次展演活動,並在全市設立9個分會場,進行集中展演。 \n 看點10:永不落幕的非遺節 \n 本屆非遺節持續時間長,覆蓋範圍廣,是真正意義上的永不落幕的非遺節。從3月25日的第33屆成都彭州牡丹花會到5月25日的新津第25屆龍舟賽,在本屆非遺節主會場活動開始前,各大分會場活動和配套活動已經轟轟烈烈拉開序幕。

  • 兩岸史話-冷戰下金門的千奇百態 戰地政務遺風一時難改(三)

    兩岸史話-冷戰下金門的千奇百態 戰地政務遺風一時難改(三)

     金門滅鼠運動的歷史,也說明了戰地政務時期發展出的一些方法和手段為何在地方自治恢復後仍徘徊不去,直到1995年,金門縣衛生局還用此方法動員群眾滅鼠。 \n 對於衛生不佳會導致疾病,進而造成軍事威脅的說法,金門的居民並不買帳,他們反而認為官方對於衛生運動的重視程度起伏不定,再次說明了戰地政務政策的反覆無常。 \n 「再則每一位新縣長上任,就會有新的作風、新的措施。戰地政務體制下,擔任縣長的都是一些軍人,每一個人的作風又大不相同,上級想到什麼就規定什麼,上山下海你都要設法達成,叫你捕鳥,你就得捕鳥;叫你拍蒼蠅,你就得拍蒼蠅;叫你滅鼠,你就得滅鼠。擔任村里幹部可以說非常的可憐。」 \n 隨意變動的政策 \n 如同部隊一般,當地居民體認到,既然這些運動不知實施到何年何月,他們也不想花太多力氣在捉老鼠上面。1991年,對政策持反對意見的報紙《金門報導》收錄了一篇刻意以幽默口吻寫成的報告,裡頭寫到部隊只殺公老鼠;若抓到母老鼠,最好的做法是切下尾巴然後放了牠,如此一來牠就能繁衍更多後代,確保金門有取之不盡的老鼠來源。於是島上有許多活生生的老鼠跑來跑去,每隻都沒有尾巴,這便是故事最後的結局。 \n 就官方把害蟲問題建構在「居民生活落後、亟需現代化」之上的作法來看,衛生運動本身就含有失敗的因子。動員運動意圖灌輸某些態度或行為,然而運動的執行則牽涉到監控和調節。 \n 1978年,一次針對當時運動召開的會議觀察到:居民也許一直都有在捕殺老鼠,但他們已經不願意配合運動的執行。「民眾生活水準提高,捕鼠後不願割取鼠尾送繳,致工作推行困難」,但這並不代表農村居民已經與「現代」畫上等號。衛生視察團隊仍會針對一些被標記為「落後」的行為來找碴,例如村民讓家禽四處走動、沒有為茅坑加蓋、沒有打掃家門口等等,如此一來就能把政策的失敗怪罪到人的問題上,而非政策本身。 \n 到了1970年代後期,手段和目的已經完全混淆。1970年代中期,為了達到既定目標,村辦公室推行了一種象徵性的獎勵方式:若繳交的老鼠尾巴數量超過規定數額,每條可換得新臺幣一元的獎金。然而在1978年的8月,有個村子沒有繳交半條老鼠尾巴,其他村也沒有達到規定數額,於是負責滅鼠運動的縣委員會召開了特別會議。 \n 當時的狀況在流行病學或軍事上可能導致的結果,並不是主要的議題,該次會議也沒有考慮到數額的減少可能反映了運動的成功,或老鼠的滅除——運動本身反倒成了問題的根源。未能達到規定的繳交數額,表示有許多幹部會受到處罰,為未來做計畫成了不可能的事。 \n 主席提出了一成不變的解決方式:延長繳交期限、調整資金、針對獎勵和動機的平衡進行更深入的研究。這項研究得到以下的結論:若老鼠尾巴的市場價格高於運動提供的獎金,解決方式即是提高獎金。一個曾經牽涉動員大眾的問題,現在又只被當作單純的經濟問題看待。 \n 老鼠問題的解釋,呈現金門政治中軍事與現代化進程的交互作用,農村衛生不佳造成這個問題,但賦予它影響力的則是戰略上的考量。運動形式的動員能夠同時顧及軍事和現代化,在促使當地公民現代化的同時,使金門保有作戰能力。 \n 這項運動以家庭為行動單位,並私下維持非正式的村里關係以確保民眾遵守,因此也深植於政務執行的歷史模式之下。個人與家庭用不同的方式與運動斡旋,規定繳交的害蟲數額有時遭到抗拒,有時被打折扣,也有時被忽略。 \n 滅鼠只流於形式 \n 兩種改變足以說明金門島上動員型現代化的發展:第一,隨著遵守與監控的議題成為最主要的考量,最初訂定的目標卻完全消失,此運動最終成為了自己的目標。第二,運動在嘗試將居民的意識現代化時未果,或與失敗畫上等號,因此變得極易受市場力量左右。有關單位於是開始相信,只要增加財務獎勵,民眾不遵守規定的問題就能解決。最後,對大眾動員的強調以及利用運動來改善環境問題的作法,引發了一些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類似政策的比較,中共於1960年代實施的「除四害運動」常被作為不當政策的例證。 \n 金門滅鼠運動的歷史,也說明了戰地政務時期發展出的一些方法和手段為何在地方自治恢復後仍徘徊不去:1995年,金門縣衛生局宣布老鼠的數量正在增加,縣政府因此下令每位公務員每月必須繳交兩條老鼠尾巴,直到問題解決。 \n (全文完)

  • 冷戰下金門的千奇百態——戰地政務遺風一時難改(三)

    冷戰下金門的千奇百態——戰地政務遺風一時難改(三)

    對於衛生不佳會導致疾病,進而造成軍事威脅的說法,金門的居民並不買帳,他們反而認為官方對於衛生運動的重視程度起伏不定,再次說明了戰地政務政策的反覆無常。 \n「再則每一位新縣長上任,就會有新的作風、新的措施。戰地政務體制下,擔任縣長的都是一些軍人,每一個人的作風又大不相同,上級想到什麼就規定什麼,上山下海你都要設法達成,叫你捕鳥,你就得捕鳥;叫你拍蒼蠅,你就得拍蒼蠅;叫你滅鼠,你就得滅鼠。擔任村里幹部可以說非常的可憐。」 \n \n隨意變動的政策 \n如同部隊一般,當地居民體認到,既然這些運動不知實施到何年何月,他們也不想花太多力氣在捉老鼠上面。1991年,對政策持反對意見的報紙《金門報導》收錄了一篇刻意以幽默口吻寫成的報告,裡頭寫到部隊只殺公老鼠;若抓到母老鼠,最好的做法是切下尾巴然後放了牠,如此一來牠就能繁衍更多後代,確保金門有取之不盡的老鼠來源。於是島上有許多活生生的老鼠跑來跑去,每隻都沒有尾巴,這便是故事最後的結局。 \n就官方把害蟲問題建構在「居民生活落後、亟需現代化」之上的作法來看,衛生運動本身就含有失敗的因子。動員運動意圖灌輸某些態度或行為,然而運動的執行則牽涉到監控和調節。 \n1978年,一次針對當時運動召開的會議觀察到:居民也許一直都有在捕殺老鼠,但他們已經不願意配合運動的執行。「民眾生活水準提高,捕鼠後不願割取鼠尾送繳,致工作推行困難」,但這並不代表農村居民已經與「現代」畫上等號。衛生視察團隊仍會針對一些被標記為「落後」的行為來找碴,例如村民讓家禽四處走動、沒有為茅坑加蓋、沒有打掃家門口等等,如此一來就能把政策的失敗怪罪到人的問題上,而非政策本身。 \n到了1970年代後期,手段和目的已經完全混淆。1970年代中期,為了達到既定目標,村辦公室推行了一種象徵性的獎勵方式:若繳交的老鼠尾巴數量超過規定數額,每條可換得新臺幣一元的獎金。然而在1978年的8月,有個村子沒有繳交半條老鼠尾巴,其他村也沒有達到規定數額,於是負責滅鼠運動的縣委員會召開了特別會議。 \n當時的狀況在流行病學或軍事上可能導致的結果,並不是主要的議題,該次會議也沒有考慮到數額的減少可能反映了運動的成功,或老鼠的滅除——運動本身反倒成了問題的根源。未能達到規定的繳交數額,表示有許多幹部會受到處罰,為未來做計畫成了不可能的事。 \n主席提出了一成不變的解決方式:延長繳交期限、調整資金、針對獎勵和動機的平衡進行更深入的研究。這項研究得到以下的結論:若老鼠尾巴的市場價格高於運動提供的獎金,解決方式即是提高獎金。一個曾經牽涉動員大眾的問題,現在又只被當作單純的經濟問題看待。 \n老鼠問題的解釋,呈現金門政治中軍事與現代化進程的交互作用,農村衛生不佳造成這個問題,但賦予它影響力的則是戰略上的考量。運動形式的動員能夠同時顧及軍事和現代化,在促使當地公民現代化的同時,使金門保有作戰能力。 \n這項運動以家庭為行動單位,並私下維持非正式的村里關係以確保民眾遵守,因此也深植於政務執行的歷史模式之下。個人與家庭用不同的方式與運動斡旋,規定繳交的害蟲數額有時遭到抗拒,有時被打折扣,也有時被忽略。 \n \n滅鼠只流於形式 \n兩種改變足以說明金門島上動員型現代化的發展:第一,隨著遵守與監控的議題成為最主要的考量,最初訂定的目標卻完全消失,此運動最終成為了自己的目標。第二,運動在嘗試將居民的意識現代化時未果,或與失敗畫上等號,因此變得極易受市場力量左右。有關單位於是開始相信,只要增加財務獎勵,民眾不遵守規定的問題就能解決。最後,對大眾動員的強調以及利用運動來改善環境問題的作法,引發了一些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類似政策的比較,中共於1960年代實施的「除四害運動」常被作為不當政策的例證。 \n金門滅鼠運動的歷史,也說明了戰地政務時期發展出的一些方法和手段為何在地方自治恢復後仍徘徊不去:1995年,金門縣衛生局宣布老鼠的數量正在增加,縣政府因此下令每位公務員每月必須繳交兩條老鼠尾巴,直到問題解決。 \n(全文完) \n

  • 王太田心經山水 兩岸稱道

    王太田心經山水 兩岸稱道

     兩岸文化交流日益密切,濤音大師王太田也樂在其中。常常與大陸同仁一道鋪紙提筆,穿越在藝術的山水雲煙之間,近尤為兩岸藝術界稱道的就是「心經山水」創作,總長超過1,000公分,王太田耗時將近5年用真、善、美的藝術修養,用劍道的精、氣、神潛力才把它完成。 \n 王太田多年前師從多位台灣前輩名家,而影響他最深的當屬教授膠彩心法的黃鷗波、嶺南技法的黃磊生、心香筆法的傅狷夫,引導他的詩詞走入禪意逸趣的姚夢穀,以及曉以張大千遺風精髓的孫雲生。他取各師之所長,力求創造出另一種潑墨的意境。 \n 台灣知名藝術評論家張文宗指出,這兩年台灣水墨畫壇被談論最多的就是畫家王太田,他的畫作已被兩岸國畫界、評論界所認同。 \n 「畫山水畫時,自己心中首先要有一幅山水畫,畫作要先感動自己才能感動別人。」50年來,王太田一直恪守奉行。他足跡遍及寶島名勝,蘇花風光、中橫奇景、阿里山雲海、東北角之美,是他最嚮往的寫生作畫題材,幾乎年年前往捕捉山靈海韻。王太田將張大千遺風與心香筆法合而為一,創造出另一種潑墨、破墨意境。

  • 入蜀拜武侯 感受三國遺風

     在我們抵達的幾天前,成都市剛好下過大雨沖淡了熱氣,而接下來還要走訪四大火爐中的兩個城市,可不能在成都就先熱壞,真謂天助我也。到了成都,拜會武侯祠。武侯祠是由三國時期漢昭烈帝劉備與武侯諸葛亮等蜀漢君臣合祀而建,現為大陸的國家一級博物館。 \n 一踏入祠堂,就是一條直通三義廟的石階路,一路上高掛著紅色的燈籠,相當亮眼。沿路向前最先遇到的是兩旁的明碑與唐碑,兩處記載了武侯祠的歷史沿革。繼續往前走會抵達漢昭烈廟,而兩側分別是文臣廊與武臣廊,陳列文武官雕像共計二十八座,長廊上也有後出師表的刻字臨摹供觀光客拜讀。 \n 正殿漢昭烈廟擺放著劉備的雕像,左右東西偏殿則有關羽和張飛的雕像。穿過漢昭烈殿便是武侯祠,所供奉的便是武侯臥龍諸葛亮。正殿門前有四幅對聯:「志見出師表,好為梁父吟」、「三顧頻繁天下計,一番晤對古今情」、「時艱每念出師表,日暮如聞梁父吟」、「兩表酬三顧,一對足千秋」歌頌了孔明對蜀漢的貢獻,也感嘆其出師未捷身先死的悲哀。 \n 武侯祠裡頭比起前面的漢昭烈祠漂亮許多,西廂房外邊還有個小池子,令人賞心悅目。我在孔明像前留影後便繼續向前到達三義廟,因劉關張三位義結金蘭而得名,上方匾額「義重桃園」,十分鏗鏘有力。 \n 三義廟一旁的出口便是錦里商圈,據說這條五百多米長的老街是西蜀最古老也最具商業氣息的街道,裡頭充滿了濃厚的三國氣息與四川傳統文化。隨處可見地道的四川特色小吃以及創意料理,像是傷心涼粉、張飛牛肉、肥腸粉等極具特色,茶吧、酒吧更是座無虛席。繼續往前可以發現也有許多手工坊,賣些民族銀飾或者手工木製梳子。 \n 不過令我較為驚豔的是當地的紡織蜀錦與蜀繡,蜀錦歷史悠久且工藝獨特,風格秀麗,獨具一格,常以花團錦簇及錦鯉游泳作為創作,呈現出一幅安祥和諧的畫面。換個方向來到延熙街,前方一片紅海,一旁有塊大石頭上用小篆寫著「蜀漢銀杏」,算一算至今將近兩千年的歷史了。 \n 拐個彎,又見柳暗花明,是處民俗記憶牆,印入眼簾盡是琳瑯滿目的民俗工藝品,各有千秋,展現出獨特的川西民俗文化。漫步錦里真猶如夢回三國,古樸的樓房建築、青石板的街道與小橋流水,令人陶醉。就在這樣的夢境下,出口的汽機車卻很快地將我拉回了現實,不過夢境中的記憶依舊徘徊腦海,揮之不去。 \n 下午我們包了車來到春熙路步行街,「步行街」大多是指路段較為繁華興盛的行人徒步區,有點像台灣的觀光夜市或者廣場商圈。而春熙路為成都的三大商圈之一,街上人們熙來攘往,商家各個門庭若市,好不熱鬧。四周林立許多大型購物商城及百貨公司,選擇相當多樣,逛起來十分有收穫。 \n 我在這裡買了些衣服,價格相當公道,比起台灣著實有便宜些。街上有家服飾店外頭站著一頭熊貓,活潑可愛且具四川特色,行人們都搶著與他合影,我自然也很動心,想與這隻吉祥物留個回憶。走在春熙路,體會成都慢生活,不如台北人那般庸庸碌碌、急急忙忙,在這裡,舒緩的休閒步調,慢慢欣賞著多元時尚的商品,別有一種生活享受。

  • 習近平整風 似有毛澤東遺風

     中共新任領導人習近平下令胡作非為的黨內幹部擺脫貪污,而且他效法毛澤東的作風,將這個命令總結成簡短的口號,「照照鏡子,洗個澡」。 \n 美聯社報導,中共領導班子有意向心存懷疑的人民展現,當局正進行現代化,且認真對待反腐敗;不過似乎偏好由上而下的思想教育,包括組織學習會、自我批評和宣傳,而非實施真正的權力制衡。 \n 這令許多觀察家憂心,箇中原因不僅在於這些觀察家懷疑,這種作法是否行得通,也因為此一策略似乎是師法毛澤東。 \n 習近平昨天在與各省市領導幹部召開電視電話會議時指出:「人心向背關係黨的生死存亡。」 \n 當習近平在各地大型電視螢幕上露臉發言時,幾乎穿著一式夏季開領白襯衫的與會幹部在電視下方成排而坐,恭敬地研讀手中文件。 \n 國營中央電視台一再播放昨天晚間開始的這項會議畫面,黨報和各網站今天則宣告,習近平將集中解決「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享樂主義和奢靡之風」。 \n 習近平說,他的「整風」運動將集中在自我淨化,以「照鏡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為總要求。在實踐上,縣處級以上領導機關和領導幹部必須反省自己的作風並端正行為。 \n 習近平決定如此高調開展這個運動,使得自己與毛澤東亦步亦趨。觀察家指出,對於期望中共新領導班子考慮推動大幅政治改革並加強法治的人士而言,這不是個令他們鼓舞的跡象。 \n 毛澤東的政策使國家陷入多年飢荒,並導致數千萬人死亡。任教香港中文大學的大陸政治問題專家林和立說:「身為這麼1個大國的領導人,有些令人擔心和震驚的是,習近平顯然確實擁護毛的某些作法。」 \n 習近平本週提出的「自我淨化」呼籲,可能會形成1種整肅。外界普遍認為,這樣的思想運動是新領導人剷除政治對手的手段,這些對手會被指控為拖延,未達成這項運動的目標。 \n 林和立說,習近平「正訴諸以往形而上的政治運動,而以往即已證實,對人民洗腦以扭轉人民世界觀的企圖不會成功」。1020619 \n

  • 神奇古老地 發展文化遊

    神奇古老地 發展文化遊

     針對前段時間在台北故宮展出的《郝郝東周》大型主題展,展出青銅器文物一百餘件,其中有八十多件都是從寶雞出土,寶雞市文物旅遊局長任周方表示,寶雞的周原是當時中國青銅鑄造工藝中心之一。 \n 曾被譽為晚清四大國寶的毛公鼎、大盂鼎、虢季子白盤、散氏盤,就出自寶雞這片神奇而古老的土地。 \n ■山川雄峻 風光絢麗 \n 此外,他認為寶雞是大陸優秀旅遊城市,歷史悠久,文化燦爛,而周、秦王朝在這裡發祥,世界唯一發現的佛祖真身舍利在這裡供奉,地方風情濃郁民間藝術源遠流長。 \n 同時,寶雞山川雄峻,自然風光絢麗多姿,秦嶺南屏,關山北固,滔滔渭河東西橫貫,山光水色,奇景迭出,四季不同,景致各異,構成了寶雞千姿百態的怡人風光。 \n ■遺風古韻 小吃獨特 \n 任周方強調,寶雞深厚的歷史文化薰陶出地方風情濃郁、形式多姿多彩的民間文化和民間工藝製品,流傳至今的西府社火、大型廟會、木版年畫、彩繪泥塑、草編、皮影、焰火等古樸淳厚、富有濃郁的鄉土氣息,始終散發著周秦文化的遺風古韻,深受國內外遊客喜愛。 \n 同時,寶雞風味小吃獨特豐富,令海內外客人大飽口福,流連忘返。近年,為發展民俗,大陸郵政局將寶雞民間工藝品「枕頭豬」、「泥塑馬」、「泥塑羊」當成生肖郵票的圖案。 \n ■旅遊套票 推動觀光 \n 針對寶雞未來如何對外推廣旅遊套票行程,任周方表示將透過以「一核兩軸三大組團」,以都市旅遊核心區,秦嶺自然生態旅遊發展軸、渭河文化旅遊發展軸,東北部歷史與宗教文化旅遊、嶺南太白山水休閒度假旅遊、西北人文生態旅遊強力推動文化旅遊。 \n 預計至2015年,寶雞市旅遊年接待國內外遊客3千萬人次,年旅遊綜合收入三百億元,文化旅遊產業成為第三產業的強大引擎和全市的主導產業。

  • 旅行台灣‧感動100-平凡中見偉大 名人故居緬懷遺風

    旅行台灣‧感動100-平凡中見偉大 名人故居緬懷遺風

     交通部觀光局推動旅行台灣感動100活動,為喜愛文化意涵的遊客特別規劃了一條當代文化之旅,讓國內外遊客體驗台灣所保存精緻文化風情。 \n 文化寶島台灣,人文薈萃,閒步都市中,會發現歷史的座標在巷弄中駐足停止,那融合生活、文化、藝術、建築、時尚的人文美學,由遠古奔馳而來,在眼前敞開智慧之窗。走一趟遊行台灣‧感動100的「當代名人故居」之旅,就可在當代文化歷史的縱深中,遇見平凡中的偉大。 \n 林語堂故居 沐浴文學殿堂 \n 自台北市芝山岩沿仰德大道驅車上陽明山,行走約4公里處左側路邊,「林語堂故居」藍底白字的招牌,十分醒目。這裡是幽默大師、文學家林語堂生前最後10年定居台灣的故居及其安眠之地,於民國55年(西元1966年)興建,由大師親自設計。 \n 藍色的琉璃瓦搭配白色的粉牆,鑲嵌著深紫色的圓角窗櫺,典雅而精緻。從西式拱門步入,穿過迴廊,可見透天中庭,西班牙式螺旋廊柱光影,被夜燈投射拖曳的身影。 \n 語堂先生愛竹、愛石,他刻意在中庭一角,以翠竹、楓香、蒼蕨、藤籮等植物,與造型奇特的石頭,營造出可愛的小魚池,他經常坐在池邊的大理石椅上,享受「持竿觀魚之樂」。 \n 這棟以中國四合院的架構,再結合西班牙式風格,展現出現代感與古典美。晚間倚靠餐廳二樓陽台欄杆,遠眺台北夜景,更加顯出文人雅興。 \n 摩耶精舍 紀念大師張大千 \n 張大千紀念館就在故宮往北車行約1公里右側巷弄中,原稱「摩耶精舍」,是國畫大師張大千先生居所,其逝世後也安葬在精舍後院梅丘立石之下。紀念館目前由故宮代行管理,館內還典藏各式樣張大千畫作與奇石盆栽等。 \n 名畫家韓錦田早年曾受張大千延聘,負責管理摩耶精舍園藝,他說,摩耶精舍曾款待摩納哥王妃葛麗絲‧凱莉等名流,大千食譜更是遠近馳名,而喜愛盆景的張大千,最後更因得知心愛的黃山松枯謝,不久後就撒手西歸。 \n 素書樓 儒宗錢穆故居 \n 素書樓,是一代儒宗錢穆先生隱居之處,位在故宮附近的東吳大學外雙溪校區中。其源於錢先生無錫七房橋五世同堂故居,其母居所為「素書堂」,因此紀念生養之恩而命名。 \n 二樓式建築線條簡雅,採光照明佳。樓內一磚一石、一草一木都出自錢老夫子之手,夾步道而迎的楓樹、房舍後方挺立的竹子,庭園裡的茶花等更是夫人親手植栽。 \n 素書樓的客廳,就是錢穆的講學廳堂,也是薪火相傳的最佳見證。立有朱子像,及朱子所書「立修齊志」、「讀聖賢書」及「靜神養氣」等字軸。 \n 張學良故居 典雅、素樸院落 \n 遠在新竹縣五峰鄉清泉部落的張學良故居,是東北少帥於民國35年自重慶被送至台灣軟禁,長達13年管束幽禁的住所。 \n 原址在河對岸,遭大水沖毀,因此另行改建,屋社本體以檜木打造。在這裡,張學良與與紅粉知己趙一荻,有情人終成眷屬,他鑽研明史,並與妻子一同信主。屋內保存完整的老照片和日記、手稿,而張學良手捧明史苦讀地銅像,以及趙一荻學裁縫生活,兩人種菜蒔花的身影,透露出時代年輪下的平凡和偉大。附近並有名作家三毛故居,可一併參訪。 \n 文化之旅路線 \n 陽明山林語堂故居 → 故宮 → 張大千故居(需於一週前上網預約)→ 錢穆故居 → 新竹五峰張學良故居。 \n 交通資訊 \n 大眾運輸: \n 台鐵、高鐵、客運,轉乘台北捷運、公車。 \n 觀光巴士(參考行程): \n 兩蔣主題遊程(台北出發)、台北市內觀光半日遊。 \n 旅遊服務 \n 交通部觀光局24小時免付費旅遊諮詢熱線:0800-011765 \n 交通部觀光局旅遊服務中心:02-2349-1566 \n 台北車站旅遊服務中心:02-23123256 \n 中壢火車站旅遊服務中心:03-4266216 \n 竹東火車站旅遊服務中心:03-594-3926 \n 張大千先生紀念館 \n 申請導覽參觀網址:http://tech2.npm.gov.tw/signup/frontend/dai/index.html

  • 宣武門天主堂承載悠悠遺風

    宣武門天主堂承載悠悠遺風

    (文接B4版) \n北京璀璨地標 \n西什庫天主教堂的歷史可追溯到1703年(康熙四十二年),兩位耶穌會士洪若軒、劉應治癒康熙皇帝的瘧疾,而獲賜西安門內蠶池口一塊土地建築教堂,這座教堂就是西什庫教堂的前身「救世堂」。清朝中期,反天主教勢力與天主教會不斷發生摩擦;道光七年,清政府沒收救世堂教產。 \n第二次鴉片戰爭之後,清政府歸還救世堂土地;1864年(同治三年),孟振生主教在原址修建一座高大的哥德式教堂。由於蠶池口臨近皇家御苑,教堂鐘樓能夠俯瞰中南海,所以清政府與羅馬教廷、法國政府交涉遷移;最後,教會同意清政府出資三十五萬兩,將教堂遷往西什庫重建,新建築在光緒十四年正式落成。 \n義和團事件爆發時,西什庫教堂成為義和團成員拳民進攻焦點,拳民與清軍圍攻西什庫教堂一個多月,雖然當時教堂內只有四十名法國與義大利士兵,但是義和團還是沒有攻下西什庫教堂。事後,清政府賠償重修損毀的西什庫教堂,形成目前教堂建築。 \n西什庫教堂是一座三層樓哥德式建築,屋頂共有十一座尖塔,最高的塔尖有三十一公尺高,曾經是北京最高的單體建築;建築平面呈十字形,教堂正面門窗都用漢白玉石裝飾,並有三座尖頂拱券大門,拱門之間雕刻有聖若望、聖保祿……等四聖像。正面中央有一扇瑰麗的圓形玫瑰花窗,四周則有八十座大小不一的拼花玻璃窗。西什庫教堂是北京最華麗的教堂,2006年被列入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n石室教堂 散發哥德浪漫氛圍 \n沿著廣州市一德路批發市場走一趟,你一定不會錯過石室教堂!當你看到一個突兀的小廣場,走進去就能看到這座壯麗的教堂。 \n廣州市一德路,自古就是廣州城商賈雲集的繁華地帶,教堂位置就在1859年英法聯軍焚毀的兩廣總督署。 \n第二次鴉片戰爭之後,兩廣教區首任「宗座監牧」明稽章看中被夷為平地的兩廣總督署,要求租給「巴黎外方傳教會」建造教堂,但遭兩廣總督勞崇光拒絕。於是,明稽章找了法軍司令官出面威脅勞崇光,如二十四小時之後不給教會一塊合適土地,將實施全城戒嚴,迫使勞崇光同意。 \n1861年(咸豐十一年),恭親王奕忻與法國政府簽訂附屬協議,確認廣州教堂的建立;同一年,法國皇帝拿破崙三世撥款五十法郎興建的教堂正式動工,奠基儀式在1863年舉行,當時分別從耶路撒冷及羅馬,運來一公斤泥土安置在地基底下,代表天主教「創立於東方之耶路撒冷,興起於西方之羅馬」。今天教堂正面的東側牆角下「Jerusalem 1863」、西側牆角下「Rome 1863」的刻字依舊清晰可見。因為奠基日是天主教「聖心瞻禮節」,所以定名為「聖心堂」。 \n法國教會請來兩位歐洲建築師Vonutrin和Humbert主持,他們模仿巴黎聖克洛蒂亞德大教堂(St. Clotilde cathedral)哥德式風格設計,施工由廣東石匠蔡孝操刀。1888年(光緒十四年)教堂落成,因全用花崗岩砌造,稱為「石室教堂」。

  • 瀏覽老教堂-宣武門天主堂承載悠悠遺風

    瀏覽老教堂-宣武門天主堂承載悠悠遺風

    南堂就在宣武門地鐵站旁邊,古樸內斂的深灰色外觀,讓人難以想像這是北京現存最古老的教堂。 \n宣武門天主堂」通稱「南堂」,原本是明神宗賜給耶穌會傳教士的住宅。1601年,利瑪竇獲准常駐北京傳教時就住在這裡;1605年(明萬曆三十三年),利瑪竇將他改建成一座簡陋的小教堂,名為「聖母無染原罪堂」。 \n華美南堂 典型巴洛克建築 \n1623年,到達北京的德國耶穌會士湯若望(Johann Adam Schall von Bell)也住在南堂;清軍攻入北京時,湯若望因為天文曆法的學識而受到清軍保護。 \n1650年(順治七年),湯若望將這座小教堂改建成一座中國風格教堂;同時在西側建神父住宅、天文台、藏書樓和儀器館。教堂落成時,順治皇帝御筆親書「欽崇天道」匾額;1657年,又御書「通玄佳境」門額和御製天主堂碑銘。湯若望與順治皇帝關係非常密切,據說順治皇帝曾到南堂拜訪湯若望二十四次。 \n湯若望去世之後,比利時耶穌會士南懷仁(Ferdinand Verbiest)繼任。此後,南堂兩次毀於地震:1721年(康熙六十年),葡萄牙國王斐迪南三世第一次出資重建,新建的宣武門天主堂是一座巴洛克風格建築;第二次震毀之後,康熙皇帝賜銀一千兩重建;1775年南堂失火,乾隆皇帝賜銀一萬兩,赦令依照先帝所賜原貌重修;1900年,南堂毀於義和團。今天的南堂是1904年按原貌重建的教堂。 \n聖若瑟堂 華麗夜景吸睛駐留 \n今天的宣武門天主堂大門為中式建築,後方的東跨院是教堂、西跨院是神父宿舍。磚結構教堂的立面是典型巴洛克風格,三座精美磚雕拱門將建築立面裝飾得豪華而莊嚴。教堂建築的室內空間運用穹頂設計,兩側配以五彩拼花玻璃窗,氣氛莊嚴肅穆。1996年,列名大陸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n北京著名的王府井步行街北邊有一座羅馬式教堂,每到華燈初上時,教堂華麗夜景吸引遊人目光,這座教堂就是「聖若瑟堂」(東堂)。 \n明朝末年,利類思、安文思兩位神父在四川一帶傳教,清初被清兵擄至北京肅王府當差;1648年(順治五年)肅王入獄身亡,經湯若望等與朝廷協商,利類思和安文思脫籍成自由人;1655年(順治十二年),順治皇帝賜給他們一所宅院和一塊空地,也就是今天東堂的所在地。他們在空地上建造教堂,成為繼南堂之後北京第二座天主堂。 \n西式東堂 保藏精雕細琢聖像 \n最初的東堂是由民居改建,建築呈現中國傳統建築風格,只是在細節上採用教堂風格裝飾。康熙初年,利類思和安文思重建東堂,將原本的中式建築改建為西式風格。 \n1720年,教堂毀於地震;次年,葡萄牙國王斐迪南三世資助重建,工程由傳教士利博明設計、郎士寧負責繪畫和裝飾,當時堂內聖像大多出自郎士寧手筆,藝術價值極高。 \n1807年的大火,將包括郎士寧手繪聖像在內的大批文物,毀於一旦;災後,清政府趁機沒收東堂房產、拆除教堂建築;直到第二次鴉片戰爭後,才發還東堂教產。 \n1884年(光緒十年),田類思主教向歐洲募款重建的新教堂落成。新建的東堂是磚木結構羅馬式建築,木柱均取自黑龍江赤松、牆體以城磚砌成,建築平面為十字形,正面建有三座圓頂鐘樓。 \n東堂毀於1900年義和團事件;1904年,法國和愛爾蘭用庚子賠款重建東堂,為現存東堂建築;1990年,東堂被列為北京市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文轉B5版)

  • 藝文短波-中華禮樂城陜西 重現周朝禮樂遺風

    陝西寶雞周禮樂團是中國首個以挖掘、整理研究、演奏周樂,弘揚周禮文化為主旨的民族交響樂團。日前為第21屆中國「國際科學與和平周」在人民大會堂以古樂器編鐘、石磬、塤等演出多首曲目,重現周朝禮樂遺風。 \n本場音樂會共演奏6首民族器樂合奏,包括〈伯仲讓賢〉、〈鳳鳴岐山〉和〈周公祈天〉等曲目。〈伯仲讓賢〉根據《史記。周本紀》所記載泰伯、虞仲讓賢的故事譜寫以塤為主奏樂器的民族管弦樂合奏,以二重賦格的形式表現泰伯、虞仲理解父親欲傳位三弟季曆後反覆商量的過程。 \n〈周公祈天〉以西周時期「六禮」祭祀活動為素材的嗩吶協奏曲,表現周公姬旦祈天、垂訓、居東三個事件。樂曲開始,以張弛有度的鼓點奠定全曲的莊重基調。然後,嗩吶獨奏或沈吟或激昂,奏出哀祈的音樂主題。 \n其中中國最古老的民族樂器「磬」,在遠古母系氏族社會曾被稱為「石」和「鳴球」。當時人們以漁獵為生,勞動之後敲擊著石頭,裝扮成各種野獸的形象跳舞娛樂。這種敲擊的石頭逐漸演變為後來的磬。演出最後為寶雞的大型實景樂舞《周頌》「周禮大典」的片段,以鏗鏘激昂的大音長歌,以及金、紅色高貴華美的青銅服裝作結。 \n周禮樂團所演奏的曲目,由中國作曲家張新懷和史學撰稿者張建國,利用西周出土樂器和相關歷史文獻開啟對周禮音樂的想像。也作為寶雞市文化旅遊業開發建設的特色之一,與剛建立不久的周禮樂團和周禮文化主題公園、二十四象陣廣場、八音編鐘長廊等,型塑出陝西「中華禮樂城」的面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