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遺體化妝師的搜尋結果,共09

  • 地方掃描-吸毒被逮 遺體化妝師不怕鬼怕警察

    台中:擔任遺體化妝師的周女與毒品通緝犯黃男交往,常跟男友哭訴工作壓力大,兩人相約摩鐵吸毒,17日晚間被警方查獲,周女嚇得花容失色,直說「我不怕鬼,怕警察!」警方訊後將兩人依毒品罪嫌移送法辦。

  • 為愛染毒 女大體化妝師毀前程

    為愛染毒 女大體化妝師毀前程

    在臺中市擔任遺體化妝師的周女與毒品案遭通緝的黃男認識交往,常跟男友哭訴工作壓力大,兩人相約摩鐵吸毒,逃亡期間黃仍以販毒為業籌措跑路費,17日晚間警方獲得線報埋伏北屯區一家摩鐵並破門攻堅,周女嚇得花容失色,直說「我不怕鬼怕警察」警方訊後將兩人依毒品罪嫌移送,黃嫌則解送歸案。 \n \n 臺中市刑大偵五隊指出,39歲黃男因毒品案遭判刑10幾年,逃亡期間認識從事殯葬業「遺體化妝師」的31歲周女,兩人一見鍾情、墜入愛河,周女平日工作為逝者化妝美容,讓其面容盡可能恢復到生前模樣,生活單純,認識黃男後開始「跑路」人生,由周女開車,兩人住汽車旅館或以車為家,為愛走天涯。 \n \n 黃擔心被查緝,待在汽車旅館的時間不會超過3小時,警方曾多次前往搜索都無功而返;當天掌握線索,成功查獲房間內黃、周兩人正準備吸毒,起獲分裝好的安非他命11包(19.16公克)、毒咖啡包1包、電子磅秤、分裝袋、吸食器等證物,將毒鴛鴦依法移送。 \n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保護自己、遠離毒品!

  • 她為往生者化妝「被感謝」 驚見臉書好友名單有祂

    她為往生者化妝「被感謝」 驚見臉書好友名單有祂

    過去因迷信緣故,殯葬業地位低落,近年卻因薪資優渥,成為不少年輕人夢想職業!26歲的姚妤潔在殯葬業做遺體化妝師長達10年時間,儘管對這份工作相當熱愛,但期間也遇過不少怪事,還得面對佈滿蛆和蒼蠅的屍體,還有被卡到的風險,「現在一天沒有看見往生者,還會覺得不習慣呢!」 \n根據《壹週刊》報導,姚妤潔自16歲起進入殯葬業,先是從最基本的開始做起,一直到現在的遺體化妝師,她表示當初自己接的第一個案子就是鄰居。 \n「那時候祂走一個多月了,沒人發現,軀體已乾掉、變成巧克力的顏色,那味道不是你能想像的那種味道,是比腐爛還要腐爛的味道,我戴了五層口罩還是覺得臭」此外,屍體身上還爬滿了蛆、蒼蠅等,警方要她把死者裝進屍袋的時候,她非常害怕,「蛆就這樣一直掉下來、掉下來」。 \n不到一個月時間,她又接到了第二個案子,是上吊的往生者,她回憶道,由於已吊掛許久,頭皮分離、眼珠和舌頭都掉了下來,警方還問她:「妳等一下有要進去嗎?妳可以幫我拍照嗎?」讓當時僅有16歲的她印象深刻。 \n姚妤潔坦言,曾在工作時遇見怪事,像是陪往生聊天時,已經沒有生命跡象的往生者竟流下了眼淚,有一次去幫一位車禍往生者修補遺體、化妝,後來去到宮廟時,被師傅說卡到陰,「有一次去宮廟,師父說我被卡了,是一個180幾公分的男生,臉圓圓的、皮膚白白的、車禍過世的,祂想要謝謝妳把祂弄好。」 \n然而離奇的是,突然有一天她打開臉書,忽然發現那位往生者竟然出現在好友名單裡,「但我跟祂沒共同好友,而且祂好友才二十幾個人…」。他說,這些經歷一般人可能會感到害怕,但只要不對往生有不尊敬的想法,其實沒有那麼糟,「死人比活人好多了,沒有心機」。

  • 陸大體化妝師工作到一半 死者突睜眼

    大陸女子小涵、小可大學畢業後就成為大體化妝師,小可有次幫遺體化妝化到一半,死者眼睛突然睜開,有的喉嚨還發出「呵啊」聲。這份工作讓兩人懂得珍惜生命與家人。 \n 南方都市報今天報導,小涵、小可在廣州市殯儀館工作,入行大約100天。兩人工作地點是一間不到10平方公尺的入殮室,等待著她們的,是一具躺在不鏽鋼床上的老年人遺體,她們的一天就此展開。 \n 小涵戴著白色橡膠手套打開化妝箱,拿出一把毛刷準備打粉底,小可則根據死者的臉部情況在一旁調試化妝顏料。大部分時候是肉色、大紅色的油彩混合,前者打底,後者點在雙頰及下巴處。 \n 梳頭、打粉底、打腮紅、描眉和塗口紅,一系列動作在15分鐘內快速完成,遺體面相安詳沉靜。最後把枕頭放到遺體頭下,等候稍後的遺體告別禮。這是這天處理的第一具遺體。 \n 小可受訪時回憶第一次上工的經驗,在擦粉底的過程,死者眼睛突然張開,小可趕緊說對不起,然後輕輕將死者眼部閉合。還有一次,突然聽到死者的喉嚨發出「呵啊」一聲,一口氣從死者口中吐出來。 \n 小可「哇」的一聲,往後退了好幾步,「雖然知道這是正常現象,但還是嚇了一跳,有點手足無措」。 \n 小可說,每一次工作,就是與死者一次無聲的交流。在接到無名屍時,她會想,死者的親人聯繫不到有多著急;接到自殺的死者,小可也會感慨。然而,透過小可的努力,恢復死者生前面貌,讓她相當有成就感。 \n 在殯儀館,每天要面對生離死別,小涵和小可對生命也有了更深刻的體會。小涵說,以前很叛逆,經常嫌父母嘮叨,現在會更加珍惜跟家人在一起的每一天乃至每分每秒,也開始理解嘮叨背後的關心和愛護。1060403 \n

  • 二殯王牌化妝師 疑洩標案內容被起訴

    曾替已故藝人鄧麗君等名人遺體上妝的台北市立第二殯儀館技術員劉素英,被檢舉洩漏標案內容給特定業者,台北地檢署今依瀆職罪嫌起訴劉女。 \n \n檢調接獲檢舉,曾於2015年8月約談劉女,並於同年9月搜索業者,據了解,劉及業者均否認涉及不法。 \n \n據悉,劉素英擔任遺體美容師已30年,是二殯的「王牌」化妝師,經她巧手美妝的往生者人數上看10萬名,包括歌手鄧麗君、前副總統李元簇的夫人等人在內,都在她的巧手美妝下,走完人生最後一程。

  • 拉K被活逮 辣妹送行者稱紓壓

    拉K被活逮 辣妹送行者稱紓壓

     擔任遺體化妝師的23歲許姓女子,遇台北市保安警察大隊臨檢時坦承抽K菸,她透露清洗、化妝遺體月薪逾7萬,表示是因工作壓力大才吸毒;員警私下說,許女裝扮火辣,很難與肅穆的送行者聯想在一起。 \n 台北市保安警察大隊第二中隊員警日前在北市基隆路與汀州路口執行路檢時,發現許女與同車的男友劉男身上都有濃厚K味,調閱資料後發現2人均有毒品前科。員警詢問許女是否有拉K?沒想到許女毫不避諱說:「我們剛有抽K菸,抽完才出門」。 \n 員警請2人下車受檢,並進一步要檢查其包包時,許女才緊張推託,員警從她包包內查獲一包K他命,許女坦承持有,宣稱與男友劉男無關,並不斷催促警方偵辦速度快一點,企圖掩護男友。劉男見女友被抓,也主動從車內交出一包K他命與2顆搖頭丸,2人被帶回警局偵辦。 \n 許女稱她從事送行者已3年多,每月約有7萬收入,但常常晚上要跟救護車出勤,東奔西跑到死亡事故現場接案子,事後還要花2小時以上,幫遺體清洗、整理與化妝,酬勞雖然不差,但工作壓力太大,才會吸毒紓壓,供稱毒品是在酒店購得。 \n 劉男則表示,K他命和搖頭丸是前晚在酒店消費時以2300元購買的,說是因心情不好、工作壓力太大才吸毒。訊後,2人皆被依毒品罪嫌送辦。 \n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吸菸有害健康!

  • 辣妹遺體化妝師吸毒 稱工作壓力大

    辣妹遺體化妝師吸毒 稱工作壓力大

    擔任遺體化妝師的23歲許姓女子,搭乘劉姓男友的車遇到警方臨檢,竟大方坦承:「我們剛剛有抽K菸!」警方隨後查獲這對毒鴛鴦分別持有K他命、搖頭丸等毒品。許女遭逮後還不斷催促員警動作快一點「我們趕時間!」,並稱清洗、化妝遺體的工作壓力大才吸毒,令員警驚訝她的膽子還真大。 \n \n警方說,穿著露肩清涼洋裝的許女,20歲即投入殯葬工作,外表就是個辣妹,很難與形象端莊的送行者聯想在一起。 \n \n14日下午1時許,保安大隊第二中隊員警在基隆路與汀州路口執行路檢勤務時,發現車內的劉男與許女身上都有濃厚的K味,且2人均有毒品前科。員警詢問許女是否有拉K或持有違禁品,沒想到許女竟回答:「我們剛剛有抽K菸,抽完才出門的啊!」,讓員警聽了都不敢置信、嚇了一大跳。 \n \n警方請2人下車受檢,詢問可否檢查其包包時,許女始開始緊張推託,員警從她包包內查獲一包K他命,許女立刻坦承持有,宣稱與男友無關,並不斷要警方偵辦速度快一點,企圖掩護男友。劉男見女友被抓,也主動從車內交出一包K他命與2顆搖頭丸,雙雙被帶回警局偵辦。 \n \n許女供稱,從事殯葬業已3年多,常常晚上要跟著救護車一起出勤,東奔西跑到死亡事故現場去接CASE,若取得家屬同意,她便會將遺體做初步的處理,通知公司做移置等後續工作。此外,她事後還要花2小時以上,幫遺體進行清洗、整理與化妝,酬勞雖然很豐厚,但工作壓力太大,她才會吸毒紓壓,被查獲的毒品是在酒店向小蜜蜂購得。 \n \n從事鑄造業的劉男表示,K他命和搖頭丸是前晚在酒店消費時以2300元購買的,也推說是因心情不好、工作壓力太大才吸毒。訊後,2人皆被依毒品罪嫌移送法辦。

  • 為癌父送終 蔣嘉凱變天堂建築師

    為癌父送終 蔣嘉凱變天堂建築師

     為了親手送癌末父親走完最後一程,年薪百萬的遊戲製作人蔣嘉凱轉行成為遺體修復師,憑著模型專長,引入各種修復骨骼皮膚的新材質,另創立紙紮設計公司,事業成功。近日出版由他口述、張倩華執筆的《天堂建築師》,述說戲劇化人生與看盡的生死場面。 \n 和父親一樣脾氣硬 \n 蔣嘉凱1980年出生,2008年踏入殯葬業,至今「服務」過上百具大體。他頭髮梳理有型,一身熨燙平整的西裝,說話從容溫文,以年輕新貴的形象,揭開「遺體修復師」的神祕面紗。人生峰迴路轉,他卻一句話帶過:「性格決定命運。」 \n 「我的脾氣很硬,想做一件事就做到底,這點跟我爸很像。」蔣嘉凱的父親是個剛烈的黑道大哥,他從小卻被隻身送往新加坡念書,上大學前才回台,與父親長年疏離。 \n 練膽量苦學基本功 \n 直到父親罹癌,他一方面想彌補父子空缺的時光,另一方面要籌錢為父親治療,加上偶然認識擔任遺體修復師的好友,就靠朋友帶領走上這一行。後來他從淨身、修復、化妝到火化一手為父親打理,後事圓滿令他欣慰。 \n 他坦言入行最重要是「膽量」,雖然他第一次見到慘死的大體就狂吐,「但都走到這一步,我想撐過去。」他說,當初從市場買回豬肉苦練,「用刀切、榔頭敲、玻璃割,只要學會縫補這三種傷口,基本功就有了。」 \n 修復客戶美美上路 \n 書中描述他見過或聽過的悽慘死狀,如跳樓現場找不到遺體的頭,禮儀師點完三炷香後,在遺體脖子看到黑色物,一摸是頭髮,一抓,竟把整個頭顱從胸腔裡拉了出來,原來落地時撞擊力道太大,整顆頭被塞進身體了。 \n 還有燒炭自殺,結果起身被爐火活活燙死的,皮膚整個酥碎,內臟掉了滿地。 \n 他感嘆台灣的遺體修復遠不如國外受重視,多靠土法煉鋼,他苦心鑽研各種技術材質,如骨頭怎麼銜接、用什麼作仿真皮膚、尋求眼球最好的替代品等,希望把「客戶」修復美美的上路。 \n 工作時他也習慣對「客戶」說話,如「這一針會痛喔,忍耐一下。」「你這麼帥,怎麼不小心弄成這樣?」 \n 黑色幽默調適自己 \n 經歷過一次次震撼教育,他越來越淡然處之,更佩服許多前輩的豁達,如他笑稱曾有老師傅不以為意地把宵夜羊肉爐,冰在無名女屍的冰櫃旁;某年輕禮儀社老闆常用喜歡的AV女優的名字寫輓聯給自己,希望往生時有眾女優輓聯相送的排場,這種「黑色幽默」也成了他調適的方法。 \n 相對於設計遊戲時看不見玩家,蔣嘉凱認為遺體修復師能第一線面對客戶,他秉著服務業精神,「最大回饋就是看到家屬露出安慰和滿意的表情。」

  • 日畫新娘 夜畫遺容 彩妝師膽大

     北市有名卅歲新娘祕書小雅(化名),白天替喜氣洋洋的美麗新嫁娘畫彩妝,但就在幾個小時前的凌晨,趁天還沒亮時,她卻在殯儀館替往生者化妝。她身兼活人與死人的陰陽彩妝師,不可免地會在同一天內見證別人生命中的兩件大事,但她守口如瓶,表示這是「不能說的祕密!」 \n 小雅回想,有次好友出嫁,她義不容辭幫忙化新娘妝,才進行到一半時,她鼓起勇氣向好友說出這個心底的祕密,沒想到好友當場翻臉,並說:「妳剛畫完屍體,現在又來畫我,真觸霉頭!」小雅體會到,「陰陽彩妝師」連好友都不能接受,一般客戶知道後必會大動肝火,肯定讓她飯碗不保,從此對自己擁有化妝「屍」體專長,再也不敢告訴別人了。 \n 有時「大日」來臨,紅白場湊在一起,小雅忙到焦頭爛額,錯誤便會發生。 \n 有次她替往生者化完妝後,匆匆趕往婚紗店。她打開化妝盒,欲替新娘修眉,就在畫上「第一筆」時,空氣中突然漫出一股「屍味」,原來是她忙中有錯,把專畫往生者的彩妝盒,帶到了婚紗店。由於盒內畫筆、化妝品長期接觸屍體,早就沾染上屍臭味,讓她險些「破功」。她胡扯是因化妝品變質才生出臭味,趕緊重買一套彩妝工具,才讓她安然解套。 \n 另有一次她替一位新娘彩妝時,總覺得她與一位不久前服務的往生者面容相似,當下讓她心頭騷亂,結果是不管怎麼努力,都像是化出了「遺體妝」。後來靜下心來,終於呈現亮麗的新娘妝,但總感覺這個人是「死而復生」,讓她連日心神不寧。 \n 小雅說,彩妝畫活人和死人最大的不同,就是活人要畫得喜氣洋洋,且妝要持久,才可以「撐一整天」。但死人就要視往生者的年紀、死因、屍體狀況綜合評估考量。 \n 譬如因病往生,彩妝就得畫出臉色紅潤的「健康」相。如是老人家,顏色就不能太鮮豔,淡妝、看來安詳即可。最棘手的,通常是車禍、自殺的往生者,外型已經模糊難辨,通常要先「修復」才能上妝;不變的是,這些妝都不需持久,因為告別式一完,往生者就帶著她所化的妝被送入火葬場,畫下人生句點。 \n 小雅不掩飾的說,會擔任「彩妝屍」,完全是錢的考量。殯葬業者陳定宗透露,彩妝一具往生者,通常可賺兩千元,而視屍體狀況價格可能還會更高,政府並未硬性規定遺體化妝師需要證照,所以類似小雅的彩妝師,在經濟考量下,也就接手「彩妝屍」的工作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