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那張紙的搜尋結果,共03

  • 黃品源與前妻蜜兒破鏡重圓 撇再婚「不需要那張紙」

    黃品源與前妻蜜兒破鏡重圓 撇再婚「不需要那張紙」

    黃品源、阿沁、周蕙、符瓊音、呂薔1日出席「愛在角落慈善公益音樂會記者會」。黃品源與前妻蜜兒前年被拍到擁吻,還在演唱會上獻愛,似已破鏡重圓。被問及是否要與蜜兒二度結婚 ,他直說:「那張紙是表象,重要的是責任。」認為不需再婚,家人的緣分是一輩子。 \n \n 他被問與蜜兒是否同居狀態,他頻頻打圓場,直說:「我來去自如!心裡聯繫比住一起重要。」若未來各自遇到新對象?他則開示說:「緣起就微笑接受、緣滅就放下,到時候會祝福。」他更強調離婚並不是世界末日 ,離婚當下是她不愛我,但現今復合後感情比以前更好,他也會告訴孩子:「我們是一家人,任何事情都不會改變。」 \n \n 他曾在演唱會與兒女同台表演,他昨滿臉驕傲:「感恩老婆給我帥氣美麗的兒子女兒!」女兒黃懷萱年僅15歲身高170公分,外貌亮眼,他不會限制兒女的交友,「遇到有緣人,可以互相照顧很好」。過年時全家將一起去北海道滑雪,享受假期。 \n \n 此外,周蕙、呂薔皆表示桃花未到,希望新年能有正緣出現。周蕙的母親高齡77歲,近期身體不佳,加上寒流來襲,已咳嗽一周,她十分擔心母親身體狀況,至於感情,她說:「單身5年,媽媽都放棄了!」門票將於2月3日KKTIX啟售。

  • 畢業前一定要做的四件事 網友:那張紙超重要的啊!

    畢業前一定要做的四件事 網友:那張紙超重要的啊!

    畢業歌聲響起,有那些事是趁還在校園時一定要做的呢?Youtube頻道「靠杯星球 Fun Planet」分享一部影片「畢業前一定要做的事」,各項都讓網友點頭如搗蒜,大笑留言:「那張紙真的很重要!跟退伍令一樣重要!」

  • 華文世界電影小說獎三獎-時心鐘

    華文世界電影小說獎三獎-時心鐘

     故事大綱: 一個個性白目的自由記者,某天醒來時發現桌上放著一張描述「時心鐘」的紙。他不以為意,隨手將紙丟棄。繼續過他放蕩的生活。某天,他經由某些原因發現包括自己在內,所有人都失去了關於一個女孩的記憶。而這女孩可能是他的女友。他從一個一心追求活得快樂的國中生「曾正仁」身上察覺到不對勁,陰陽差錯下和曾正仁一樣成了「時心鐘」的宿主。時心鐘不會害死人,它只是顯示出了宿主的壽命。不過他有一些規則,規則要自己去發掘。 \n 「這個晚上過後。我恐怕就不存在了。」 \n 「那我們來做吧。來過一場愉快的夜晚。」 \n 我把坐在床邊的女孩壓倒。壓根不把她說的玩笑放在心上。 \n 她是個超讚的女孩。身材好。聰明。作息規律。而且在床上很配合。 \n 要不是她常把話題繞在死亡啦、時間啦之類事上轉,把氣氛搞得有夠陰鬱,她真的無可挑剔。 \n 不過誰沒缺點?我有了她還挑剔真的太龜毛。 \n 但是。唉。 \n 可以的話我想試著幫她減輕這種憂慮。 \n 請看看我們可能的未來吧。 \n 我們還年輕呢。 \n ● \n 時心鐘(七十二刻度鐘)的規則: \n 一、指針轉動一圈,即七十二刻度後,宿主會消失或死亡。 \n 二、指針會隨時間逐漸轉動。 \n 三、每個人身上的時心鐘,指針移動速度不見得相同。 \n 四、時間用盡後的消失方式或死法為隨機。 \n 五、消失的人會連同世界關於此人的存在感一同失去。即沒有人會記得與此人曾經有過接觸。 \n 六、接第五點。死亡則否。 \n 七、消失或死亡的人能選擇一位仍生存的人贈送靈魂物品。贈送的物品為隨機。 \n 八、只有時心鐘的擁有者能看到別人的時心鐘,和時心鐘的世界。 \n 九、允許和一般人(無時心鐘者)接觸。 \n 十、允許對一般人以任何方式表達時心鐘和靈魂物品的存在。但該一般人事後記憶會被消除。 \n 十一、殺人不會恢復時間。請思想太過飛躍的宿主不要白費功夫。 \n 十二、某些靈魂物品可忽視上述規則。此類靈魂物品會在一定時間內自動銷毀。 \n ● \n 你可以先不用記上述那一坨字。我只是要告訴你我桌上放著那麼一張紙,上面寫著這一坨拉庫。 \n 另外還有一張紙,粗體字寫著「讓指針倒退的方法:」。不過下面沒有字了。真是太賤。 \n 先說說我自己吧。我是個自由記者。剛從星南大學新聞媒體系畢業。正值年少輕狂的二十三歲。 \n 主要收入來源是拍攝新奇照片,並撰寫新聞稿投給各家報社或主流媒體賺取稿費。有時手頭緊也會在稿件上胡搞一番加深主編印象,增加過稿機會。 \n 所以日前國家媒體撰稿不專業的問題似乎我也有份。但是人家也要生活咩,大家就原諒我唄。啾咪。 \n 現在是早上八點十五分。我目前的所在地是。呃?賓館? \n 通常我為了跑外地取材寫稿,外宿是家常便飯。但我今天還真搞不懂我特地從台北跑到花蓮來住賓館是為了找什麼。 \n 怪哉。我是來玩的不成?都花掉車馬費和住宿費了,總得找點東西當題材吧? \n 我想想。花蓮應該有不少貓不是?拍些貓的照片回去好了。網友都喜歡貓。順便讓一隻貓趴在木瓜上,稿件標題就寫「禁忌之愛?貓王街上公然與木瓜交歡!」。 \n 嘿。這一定有搞頭。 \n 我的背包有夠亂。隔壁老王的媽媽藏在裡面我竟然沒發現。 \n 騙你的。我的背包當然塞不下老王的媽媽。老王的媽媽有夠胖,她只在歐亞板塊上跳一下,台灣就腫起了中央山脈。 \n 我想說的是。我把整個背包的東西倒出來才找到我的數位相機。我還存不夠錢買更高級的攝影器材。但反正主編要的是讀者喜歡的內容,畫素?我從被上帝踹下人間到現在還沒聽過這兩個字。 \n 一台相機、五支筆、一些鈔票、一小疊白紙。我把今天工作預計會用到的東西放進另一個小腰包。再放進一包保險套。以防不時之需。其它重新塞回背包。 \n 塞回去的東西有夠繁瑣。其中竟然有一小本大學的班級畢業紀念冊。跟那種一大本全校一起出現的畢業紀念冊不一樣,這本由我們班獨立製作,裡面出現的當然也只有我們。 \n 封面是班級的全體照,上面用簽字筆寫著「勿忘我」。我隨意撇了一眼,有幾個同學完全沒印象,大概是選修科不同又沒契機接觸所致。其中竟然還有一個正妹,超可惜。 \n 我不自覺盯著那張正妹的照片一段時間。有點模糊地產生一股熟悉的印象。似乎曾經接觸過這個人,且關係非淺似的。 \n 不過想想世界上的正妹通常就那個樣:眼大、鼻小、身材凸。所以我有印象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事。大不了是把其它女人的影子和她重疊了吧? \n 走過床鋪時有一股熟悉不過的洨味。夠扯。 \n 我褲子沒濕,確定不是夢遺。 \n 難道夢遊還會自動打手槍?這比核融合發電還潮。 \n 我會這樣猜測,就是我無論怎麼回想,都肯定自己昨天沒尻。 \n 也罷。反正這是一家賓館。有射在上面才有完成儀式。 \n 話說為什麼我要自己來賓館不可?除了昨天腦袋跳螺絲以外,我還真想不透。 \n 確認鑰匙帶著。出門鎖好。 \n 這家賓館有夠陽春。櫃台只有一個人。 \n 「先生,請確認東西有帶走喔。」櫃檯小妹。標準正妹。咬一口嗲聲嗲氣。 \n 「我只是離開一下。」我確定我定了兩天的房間,夠我逛一陣。住宿貴的要死。單身該乖乖找廉價旅館才對。 \n ● \n 一個上午拍了一百六十七張照片。底片吃屎,數位相機完勝。 \n 我坐在一張掉漆的長椅上暫歇。看一群從學校偷跑出來買午餐的死小孩發瘋。 \n 我也該買點午餐吃。摸摸腰包確認身上的現金時翻出一張我以為是鈔票的紙。 \n 時心鐘(七十二刻度鐘)的規則: \n 下略。 \n 我還以為我將這張紙拋在賓館某個角落了。竟然還在我包包裡。 \n 內容有病。看起來很像某個發病的小說作者會去延伸的題材。 \n 很可惜。我。一個自由記者。要的是真實、噗哧、獨家、具震撼性的報導。小說作者的幻想不在報導範圍。 \n 那張紙被我隨意丟棄。我站起來決定去買碗牛肉麵。 \n 「等等,你怎麼能亂丟垃圾呢?」一個拿著雞排的國中生把我叫住。我看他一眼。滿頭金毛。是剛剛從學校跑出來買午餐的死小孩之一。 \n 不爽吃我的屌啊。 \n 「抱歉。一不注意讓他飛走了沒發現。」我笑笑。轉職成大人的第一件事,把虛偽這技能點滿。大人的世界是不散席的化裝舞會。 \n 我試圖拿回那張紙,但金毛死小孩沒有現在還給我的意思。 \n 他把紙拿給旁邊的同學看,簡稱橘毛孩。 \n 「幹嘛?」橘毛孩被金毛死小孩突然的舉動嚇到。手上的雞排差點掉下去。 \n 「看上面的字。」 \n 「蛤?」橘毛孩瞄了幾眼。 \n 金毛死小孩收起紙。 \n 「上面寫什麼?」 \n 橘毛孩一臉茫然。 \n 「靠,上面寫什麼干我屁事啊!」橘毛孩惱羞。這傢伙國文成績一定不怎樣。 \n 「的確。」金毛死小孩同意,把紙遞到我面前: \n 「以後小心。地球的時間取決於人的環保意識。」 \n 我收回那張紙,不確定該擺什麼表情。 \n 馬的死小孩。他絕對不是真心為地球著想。只是抓到能對大人訓話的機會感覺超爽而已。 \n 「其實我認為,地球無論被汙染到什麼程度都會高高掛在宇宙上。」我微笑。把紙放回腰包。拿回去燒了。 \n 「誰知道呢?我們的時間太短了。有空跟我玩吧。」 \n 金毛死小孩聳肩,對著我拉起衣服拍拍胸口,然後吹聲口哨跟同伴一起大笑著跑回學校。 \n 我拿起相機,往他們背影拍了一張。 \n 標題:「教育問題?學校管教不當!國中生出外私購午餐。」 \n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n 午餐。牛肉麵配麥仔茶。 \n 麵店牆上掛一台電視,播放在一天內無限迴圈的新聞。 \n 在野黨痛罵執政黨。反正不管如何先拉低執政黨的支持率就對了,政策的穩定性才不是重點。 \n 執政黨道歉、道歉、然後藉口、玩語言遊戲。 \n 這家新聞台老闆挺執政黨,主播專注解說在野黨被語言遊戲套招的畫面,並加點戲劇性的說法,暗示在野黨自取其辱。另一家新聞挺在野黨,把執政黨道歉的畫面剪掉,用標題指責執政黨無心悔改,玩語言遊戲戲弄民眾。 \n 媒體萬歲!希特勒萬歲!史達林萬歲!老大哥萬歲! \n 老闆挺什麼黨不干我的事,反正我寫他們喜歡的稿子。然後有錢。爽一波。 \n 下午回去賓館,開筆電寫稿子。把照片匯集成壓縮檔丟給主編的信箱任他們挑。 \n 順帶一題。賓館的網路速度還不賴。 \n 幾十分鐘我掛在網上,去沖個澡唱唱歌。回來時跳出一個臉書聊天室。 \n 莊雅雯:「你在花蓮?」(三分鐘前) \n 莊雅雯。美女主播一位。和我有點小私交。上過兩次床而已。 \n 「對。良好的空氣、稀少的人煙、便宜又美味的食物。只差一個像妳一樣的美女。不然會更舒適。」(兩點十分) \n 文字下顯示她看過了。我知道她在暗爽。然後她正在輸入訊息。 \n 莊雅雯:「剛剛主編把你的信件寄給其它部門。會先放在網路新聞上。」(兩點十一分) \n 「很棒。妳看過照片了?」(兩點十二分) \n 她會知道我在花蓮大概就是從照片判斷的。我可沒成天上臉書打卡,更新動態加自拍照的都市恐怖病。 \n 莊雅雯:「都看過了。貓很可愛。」(兩點十二分) \n 「差妳一截。」(兩點十三分) \n 莊雅雯:「總愛開玩笑。其實我是要問你另一張照片的事。」(兩點十四分) \n 「哪一張?」(兩點十五分) \n 莊雅雯:「有六個國中生離校買午餐的那張。」(兩點十六分) \n 「大姊。調查並試圖搭訕未成年的男童是犯罪喔。」(兩點十七分) \n 她打出一個「生氣耶!」的表情符號。這個我不知道怎麼在word打出來。 \n 莊雅雯:「不鬧啦!主編對這張照片很有興趣。他說他『很重視』國家的教育問題。想要你多深入調查一點。」(兩點二十分) \n 「這個沒問題。不過怎麼會是妳和我說這件事?」(兩點二十一分) \n 莊雅雯:「因為現在我比較有空。而且和你比較熟。」(兩點二十二分) \n 無戲劇性。但很合理的理由。 \n 我和她彼此道別後下線。 \n 看來我要去訪問一下那個金毛死小孩。重新寫一份更詳細的稿件。(1)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