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邱子容的搜尋結果,共05

  • 當媽皮膚依舊Q彈 錢韋杉美貌不輸小16歲任容萱

    當媽皮膚依舊Q彈 錢韋杉美貌不輸小16歲任容萱

    藝人任容萱最近在花蓮拍新戲,21日她在臉書PO出和劇組演員錢韋杉的合照,不過相差16歲的兩人看起來就像姐妹,錢韋杉凍齡美貌讓她都忍不住大讚:「太犯規了,怎麼美成這樣。」 \n錢韋杉2004年和籃球國手邱宗志結婚,育有2子的她減少演藝工作量,專心在家相夫教子,最近才復出演戲,任容萱21日曬出兩人合照,只見已42歲的錢韋杉皮膚依舊緊緻Q彈,凍齡美貌讓任容萱都誇讚「這位真的是媽媽嗎?太犯規了,怎麼美成這樣!」 \n而遇到同鄉的錢韋杉,讓任容萱有種說不出的溫暖,最近因拍戲而曬黑的她,也笑說「特別是兩人一樣黑的時候,可以一起調美白」,網友看到兩位美女的合影,也忍不住大喊:「我戀愛了」。 \n

  • 父肺腺癌離世 她發願當人道關懷醫師

    北一女學生邱子容透過繁星計畫上陽明醫學系後,為證明自己實力又參加指考,再度拿到足以上台大醫科的好成績。她說,受父親充滿關懷及服務的言行影響甚大,決定當一名可以助人的醫生,且即便父親已因肺腺癌離開人世,她還是會帶著父親的信念,活出具人道關懷的人生態度。 \n \n大考中心今天公布104學年指考成績,其中數乙滿分人數僅47人,比去年滿分人數(1236人)減少逾千人,但北一女仍有3人拿到滿分,另邱子容是北一女三類總分最高。 \n \n邱子容的父母親均從事教職,父親在去年10月出現肺腺癌癥兆後,今年3月28日以49歲的年齡過世,這個日子正是在繁星計畫放榜前。 \n \n回憶父親對抗疾病的過程,因為畢業自陽明醫學系的台大醫師王曼玲悉心照顧與關懷,讓邱子容一家人備感窩心,她與父親因此認為,或許畢業自陽明醫學系的醫生會如王曼玲一樣具有人道關懷的心,決定選讀該系。 \n \n邱子容說,父親生前從事教職,也在輔導室服務,常告訴她與弟弟要具有關懷別人的心,並讓她與弟弟自小學時就參加服務性質的夏令營活動,她今天早上接受採訪前,也到南海路上的康復之家擔任志工。 \n \n她認為,「要成為一名醫生之前,應該先學習當人」,她想在真正當醫生前,花時間關懷例如精神分裂症、醫療弱勢等需備關懷的族群,瞭解其需求,未來有時間就會擔任志工,實踐父親關懷又溫暖的人生態度。

  • 郭子乾:盼韓國法院還他公道

     台灣藝人郭子乾指控來南韓旅遊遭飯店有瑕疵熱水壺燙傷案,初審遭南韓法院駁回。他今天與律師莊秀銘等在首爾舉行記者會,希望韓國法院還他公道,以保障台灣人的尊嚴。 \n 在台灣犯罪被害人人權服務協會理事長趙惟漢、副秘書長邱春容、律師莊秀銘以及韓國CEN TV代表理事姜錫戊等人陪同下,郭子乾在首爾江南區三成洞洲際飯店召開記者會表示,南韓法院初審判決他湮滅證據,將電水壺搗毀後,捏造被有瑕疵熱水壺灼燙傷,企圖誣陷韓國號稱「五星級」的拉瑪達(Ramada)飯店並索賠。 \n 郭子乾說,拉瑪達飯店不僅不願意負責賠償,甚至連道歉也不願意。為求一個公道,他只好透過律師跨海在南韓法院進行訴訟。 \n 他出示當年下榻拉瑪達飯店時拍下的標有年月日時分的照片,強調房間內所放置的電茶壺,其白色塑膠壺身底部已有鋸齒狀裂痕,且白色壺身外側由上而下還貼有透明膠帶(事後才知壺身底蓋已剝落),根本就是有瑕疵的電茶壺。 \n 郭子乾說,「但進行初審的韓國中央地方法院第48法庭卻不問是非,預設立場,對於飯店違反注意義務,提供有瑕疵的電茶壺一事略而不論,更以我的主張並無證據證明,駁回原告之訴。甚至幫飯店推卸責任,自行虛構情節,質疑可能故意造假自己摔壞茶壺而誣陷飯店。」 \n 他反駁道,「燙傷當時,我的小孩及太太就在旁邊等著電茶壺燒開水泡麵吃,若事前已摔壞電茶壺,我有可能置小孩跟太太的安全於不顧、棄當時滿檔的工作檔期於不顧,冒著可能被燙傷而成殘廢的風險,故意以摔壞的電茶壺燒水,讓100度的熱水燙傷自己的大腿,大老遠跑到南韓訛詐飯店嗎?」 \n 郭子乾表示,韓國人如果在台灣受到這樣的委屈,相信台灣法院也會站在保護消費者的立場,如同先前女童購買頂呱呱熱紅茶遭燙傷案,判決企業經營者未盡到注意義務,應負民事損害賠償責任。 \n 郭子乾說,然而韓國法院不僅駁回他的主張,甚至抹黑他誣陷飯店,面對這種完全扭曲事實的判決,為捍衛本身聲譽及維護台灣人的尊嚴,抗議韓國司法不公,他只能挺身站出,委請律師針對韓國法院判決的種種謬誤提起上訴。希望外交部駐韓單位能夠協助他本人,向韓國相關單位提出嚴正的抗議,並要求韓國法院給予台灣人一個公平的審判。 \n 曾率領南韓藝人前往台灣參與寒冬送暖義行活動的韓國CEN TV代表理事姜錫戊表示,對於韓國法院不按常識的判決,實在令人汗顏。如果二審失敗,還可以向韓國國家人權委員會申冤,希望郭子乾能夠在韓國討回一個公道。1030219 \n

  • 吳念真空中對談-為城市保留一片水岸

    吳念真空中對談-為城市保留一片水岸

     火車火車嘟吱吱叫 五點十分就到板橋板橋查某嘟美擱笑 轉來去賣某嘟來給伊招阿來給伊招 \n 提起板橋,導演吳念真馬上唱出這首兒時的歌謠。板橋不僅美女多,還有兩位雞婆媽媽,一位挺著九個月的大肚子,另一位抱著九個月大的嬰兒,為拯救湳仔溪,她們發動連署、上街遊行、拜訪立委、官員,雖然最後徒勞無功,卻因此凝聚了一股公民力量,為打造一個有文化記憶的城市而努力。 \n 本報與紙風車基金會合作的「新故鄉動員令:三六八鄉鎮市區第二哩路」第卅一站來到新北市板橋。枋橋文化協會理事長邱子容與總幹事林秀美,在主持人吳念真訪談下,暢談兩人為拯救湳仔溪,奮不顧身對抗公權力的慘痛經驗。儘管遭遇嚴重挫敗,卻因此催生了「枋橋文化協會」。她們號召板橋人,走出心中的城堡,共同建立枋橋河岸古城藝術生活圈。 \n 坐視故鄉受創 等於是共犯 \n 板橋舊名為「枋橋」(台語),兩百多年前,湳仔溪是枋橋最重要的對外航道。熟悉板橋文史的林秀美指出,昔日湳仔港上岸後,有一條公館溝,先民架起一座二節木板構成的木橋,稱為「二枋橋」,後來演變為「枋橋」。板橋許多地名與河川有關,例如浮洲、埔墘、新埔等,顯示板橋原來有很多河流,但隨著都市的發展,很不幸陸續都被水泥掩蓋了。 \n 湳仔溪原是新北市僅存的一條露天河流。二○○七年底,大觀國中美術老師邱子容有一天上班途中經過湳仔溪,看到兩旁美麗的小葉欖仁不見了,回到家後,非常自責與懊悔,幾乎吃不下飯。當時政府計畫興建台六十五線特二號道路,要在溪上蓋高架橋,她認為「自己如果什麼都不做,等於是共犯。」 \n 寧砸巨資綠化 卻破壞自然 \n 邱子容心急如焚打電話給家住湳仔溪畔的林秀美,兩個媽媽展開一系列連署、抗爭並舉辦公聽會,花了一年多時間,找里長、民代、地方首長、中央政府官員陳情,希望拯救湳仔溪,最後卻碰了一鼻子灰。她忿忿不平地說,「政府寧願花好幾億元做綠化工程,卻在新北市僅存的一條露天河川湳仔溪上興建高架橋,把天然美景完全破壞,這是什麼道理?」 \n 外來人口較多 對土地疏離 \n 「為何我們不能像宜蘭有一條美麗的冬山河?為何板橋人對環境的想像力這麼低?有一條河,只要不臭就好了?」邱子容與林秀美開始反省,搶救湳仔溪活動失敗,主要是板橋人對這個議題非常冷漠,板橋的人口多數來自外縣市,對板橋歷史文化毫無所悉,對土地有極大的疏離感。護溪行動失敗後,為賭一口氣,他們決定成立「枋橋文化協會」,繼續為保存板橋歷史文化而努力。 \n 一百五十多年前,板橋曾經有一座古城,但許多板橋人並不知道。文獻記載,一八五三年,因漳泉械鬥嚴重,台灣五大家族之一的林家從桃園大溪遷移至枋橋。清咸豐五年(一八五五年),為防衛鄉里,板橋林家與地方鄉紳捐款修築枋橋城;明治卅六年(一九○三年),日本人為解決交通瓶頸拆除了古城牆。 \n 林秀美指出,即使古城早已消逝,但捷運站、湳仔溪畔、老街、台北藝術大學、大漢溪濕地等,可以結合成一個有人文藝術與自然特色的生活圈,帶動觀光人潮。她經常帶著孩子騎腳踏車經過這個地區,深深感覺這兒是個寶地,政府為何不好好經營與規畫呢? \n 讓城市變偉大 必須靠文化 \n 「建設使一個城市變大,但文化才能讓一個城市偉大。」邱子容指出,紐約有中央公園,巴黎、倫敦也都有美麗的河川與公園;反觀板橋,房價不斷飆漲,卻沒有一個後花園,綠地也非常少。她希望政府能好好保留一個水岸,讓孩子們了解自己土地的故事,為故鄉感到驕傲。她也要告訴年輕一代,「不能只是認命,要創造土地的命運,開創自己的未來。」 \n ※專訪內容請見本專題官網「台灣368」及「風聲」網路廣播電台。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