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的搜尋結果,共3,055

  • 邵翔表現帥氣男人風

    邵翔表現帥氣男人風

     每年新春漢米爾頓都會發表新作,今年發表以復刻30至40年代為風格的酒桶形柏登手上鏈Boulton Mechanical系列,這是自復刻鮑型表殼後再發表的酒桶型作品,這款全新發表的柏登手上鏈是以過去Ardmore、Piping Rock與Boulton三款系列作品融合而生,相當具有時代感。

  • 觀念平台-保護勞工,切勿以企業之營業祕密為代價

     美中貿易戰方酣,智慧財產權保護已成為雙方角力焦點,尤其是營業祕密竊取或技術移轉更是重中之重。台灣身為研發技術重鎮,高科技廠商面臨中國、韓國等競爭者惡意挖角或竊取營業祕密等嚴重威脅。因此,近年來加強對營業祕密之保護已成共識,營業祕密法在民國102年大修新增刑責,去年12月31日也三讀通過修正案,強化刑事偵查中保密令之程序。然而,在營業祕密之民事訴訟中,恐因勞動事件法之施行而產生疑慮,應及時補救,否則恐使營業祕密之保護功虧一簣!

  • 蔡英文嗆以武止統

    蔡英文嗆以武止統

     2020大選,蔡英文高票當選,得票817萬張是歷史之最,是有她的得意、驕傲之處。但一旦冷靜下來開始長考深思,還是有她內心的憂慮之處。

  • 邵宗海專欄》蔡英文嗆以武止統

    邵宗海專欄》蔡英文嗆以武止統

    2020大選,蔡英文高票當選,得票817萬張是歷史之最,是有她的得意、驕傲之處。但一旦冷靜下來開始長考深思,還是有她內心的憂慮之處。

  • 韓國瑜逆轉勝的關鍵變數

    韓國瑜逆轉勝的關鍵變數

     2020年大選選舉結果,將在本周六就會揭曉!雖然說,只剩下3天時間,勝負應有定論。但是如果選情不是完全一面倒的情況,而且競爭者的彼此之間,或會讓選民警覺到有意外事件的突然發生,導致最後選情的丕變,那麼這篇文章在這個時間點上發表,還是讓讀者有參考價值。

  • 邵宗海專欄》韓國瑜逆轉勝的關鍵變數

    邵宗海專欄》韓國瑜逆轉勝的關鍵變數

    2020年大選選舉結果,將在本周六就會揭曉!雖然說,只剩下3天時間,勝負應有定論。但是如果選情不是完全一面倒的情況,而且競爭者的彼此之間,或會讓選民警覺到有意外事件的突然發生,導致最後選情的丕變,那麼這篇文章在這個時間點上發表,還是讓讀者有參考價值。

  • 胡志強挺黃馨慧進國會 為大家爭一口好空氣

    胡志強挺黃馨慧進國會 為大家爭一口好空氣

    前台中市長胡志強、邵曉鈴伉儷,6日到台中市西屯區大石里活動中心為立委第四選區國民黨候選人黃馨慧助選,胡志強說,黃馨慧推動反酒駕、反空汙,重視親子教育,這三大訴求雖然已經到最後幾天,黃馨慧還是不打口水戰,撥亂反正,大家要支持她進入立法院,為大家爭一口好空氣。

  • 總統元旦談話 令人民恐懼

    總統元旦談話 令人民恐懼

     不管在地球任何一個角落,或是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在元旦新年的第一天,聽到來自領導人的新年賀詞,都應該是充滿了「祝福」與「讓人期待」的言語。然而蔡英文總統在這一天的談話裡,雖然不是完全沒有獻上給人民「祝福」與「讓人期待」的說法,但整篇讀下來,卻是「恐懼」大於所有能夠形容的感受。

  • 邵宗海專欄》總統元旦談話 令人民恐懼

    邵宗海專欄》總統元旦談話 令人民恐懼

    不管在地球任何一個角落,或是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在元旦新年的第一天,聽到來自領導人的新年賀詞,都應該是充滿了「祝福」與「讓人期待」的言語。然而蔡英文總統在這一天的談話裡,雖然不是完全沒有獻上給人民「祝福」與「讓人期待」的說法,但整篇讀下來,卻是「恐懼」大於所有能夠形容的感受。

  • 胡志強:韓國瑜當選總統 中華民國才有希望

    胡志強:韓國瑜當選總統 中華民國才有希望

    前台中市長胡志強今晚與妻子邵曉鈴在「國政領航.台灣富強─韓國瑜大台中勝選晚會」站台時表示,不管別人怎麼罵、怎麼黑韓國瑜,大家一定要支持韓國瑜,下一屆總統選韓國瑜,中華民國才有希望。 \n \n 胡志強看到全場熱情韓國瑜支持者,感動的表示,風雨故人來,風雨生信心,國民黨一定要贏2020總統、立委大選。 \n \n 「總統要選頭髮少的人!」胡志強以胡氏幽默表示,韓國瑜和他一樣頭髮少,但有能力有操守,大家一定要支持韓國瑜。  \n \n 胡志強說,太太邵曉鈴也是「韓粉」,和來自其他來自全台各地的支持者一樣,不管從高雄來從台北來,還是來不及趕到場,他的心和我們在一起。 \n \n 他表示,有的人還在趕來,不管台北、高雄,台灣人這個晚上站在一起,太太邵曉鈴也拜託大家支持韓國瑜,不管民進黨怎麼罵,鐵定支持韓國瑜,下一屆韓國瑜當總統,中華民國才有希望。 \n \n 邵曉鈴大聲疾呼,要大家支持韓國瑜,這個國家和社會好像永遠在對立,為了台灣好,呼籲不要對立、不要吵架,要以中庸之道相互幫忙,中庸之道就是你擁有我,我擁有你,相互幫忙,這一次選舉是中華民國存亡關頭,一枝草一點露,讓大家投下韓國瑜一票,支持韓國瑜當總統,隨後,胡志強與邵曉鈴伉儷與全場高喊「韓國瑜凍蒜!」掀起高昂氣勢。

  • 國民黨的脆弱心防

    國民黨的脆弱心防

     正當2020總統大選選情正走向熾熱之際,中國國民黨在12月24日深夜突然發表一項聲明,重申國民黨兩岸關係的原則是「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以及反對台獨,不接受一國兩制。 \n 抹紅技倆不得不防 \n 之所以會引發「重申立場」的動機,主要是指三立電視政論節目、刻意抹紅並曲解國民黨兩岸立場,因此需要再度說明。而聲明中也說,「這項原則早已載明於黨綱之中,從未改變」。既然早已載明於黨綱之中,從未改變,已表示國民黨的兩岸立場是始終-貫,也就沒有必要為了一個電視台政論節目的其中一段「抹紅」,而需大費周章的予以澄清。 \n 這樣的做法固然是呈現了本次大選的「抹紅技倆」不得不防,但另方面也說明了國民黨的脆弱心防,在大陸政策的這一塊,始終是「一路走來、戰戰競競」,不敢越池一步,對於外面的「抹紅」,只作表白與澄清。 \n 不過,值得國民黨自省的,是12月24日國民黨的聲明文本裡,當重申它兩岸關係的原則是「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以及反對台獨,不接受一國兩制時,可能沒注意到的是,它所有的引述,是否明確的列在黨綱裡。特別有趣的是,在聲明文本裡,「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原則是有引號的,但「反對台獨,不接受一國兩制」的原則是沒有加引號。而且還特別強調「這項原則早已載明於黨綱之中,從未改變」。 \n 至於說「這項原則早已載明於黨綱之中,從未改變」這段話,是只提「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呢?還是說,也應涵蓋「反對台獨,不接受一國兩制」在內?可能這也是在國民黨重申兩岸關係的原則時,很需要讓台灣這個社會支持國民黨的民眾,能更清楚的了解這個政黨的走向是否符合他們的期待。 \n 針對「九二共識、一中各表」這項原則,在國民黨2017年8月20日修訂過的黨綱「政策綱領」裡,確有提到「2008年本黨重返執政以來,馬英九總統8年主政期間,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維持不統、不獨、不武的現狀,並且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基礎上,確保兩岸和平穩定發展,推動兩岸交流,恢復兩岸制度化協商,擴大交流層面」。 \n 但是針對「反對台獨,不接受一國兩制」,「政策綱領」中只提及「本黨堅決反對台獨」這段話,並沒有說到「不接受一國兩制」,這或許是國民黨在24日聲明中沒有加用引號的原因所在。 \n 既然是在選前重申國民黨兩岸關係的原則,當「不接受一國兩制」這個立場,正好是現任黨主席吳敦義、也是該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的政治立場時,基於是否要遵守「以誠對民」的基本原則,就需慎重思考。 \n 「政策綱領」上沒有明文載定的,譬如說「不接受一國兩制」,是不是就不要與其他已清楚列入黨綱的說法,混合並列在黨的重要聲明或文件中,避免導致不必要的混淆。 \n 應堅守黨綱立場 \n 其實,國民黨在2016年9月4日召開19全會時,曾通過新黨綱決議案,確認將把「和平協議」納入黨綱一部分,但和平政綱全文對外曝露時,只見有提到「九二共識」,卻未出現「一中各表」,而「一中各表」只有出現在「和平政綱」的總論之中,這樣說法曾引起了國民黨內部分不同意見。當時尚在擔任副總統吳敦義曾經回應:「九二共識一定跟一中各表聯合」,而也是該年代表國民黨競選總統的朱立倫,在出席全會時也認為:「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就是基礎。這個引發爭議給我們的啟示就是:國民黨歷來一直非常重視任何文件上所說的,就應該與黨綱上的立場是一致的。(作者為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

  • 邵宗海專欄》國民黨的脆弱心防

    邵宗海專欄》國民黨的脆弱心防

    正當2020總統大選選情正走向熾熱之際,中國國民黨在12月24日深夜突然發表一項聲明,重申國民黨兩岸關係的原則是「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以及反對台獨,不接受一國兩制。 \n \n抹紅技倆不得不防 \n之所以會引發「重申立場」的動機,主要是指三立電視政論節目、刻意抹紅並曲解國民黨兩岸立場,因此需要再度說明。而聲明中也說,「這項原則早已載明於黨綱之中,從未改變」。既然早已載明於黨綱之中,從未改變,已表示國民黨的兩岸立場是始終-貫,也就沒有必要為了一個電視台政論節目的其中一段「抹紅」,而需大費周章的予以澄清。 \n這樣的做法固然是呈現了本次大選的「抹紅技倆」不得不防,但另方面也說明了國民黨的脆弱心防,在大陸政策的這一塊,始終是「一路走來、戰戰競競」,不敢越池一步,對於外面的「抹紅」,只作表白與澄清。 \n不過,值得國民黨自省的,是12月24日國民黨的聲明文本裡,當重申它兩岸關係的原則是「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以及反對台獨,不接受一國兩制時,可能沒注意到的是,它所有的引述,是否明確的列在黨綱裡。特別有趣的是,在聲明文本裡,「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原則是有引號的,但「反對台獨,不接受一國兩制」的原則是沒有加引號。而且還特別強調「這項原則早已載明於黨綱之中,從未改變」。 \n至於說「這項原則早已載明於黨綱之中,從未改變」這段話,是只提「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呢?還是說,也應涵蓋「反對台獨,不接受一國兩制」在內?可能這也是在國民黨重申兩岸關係的原則時,很需要讓台灣這個社會支持國民黨的民眾,能更清楚的了解這個政黨的走向是否符合他們的期待。 \n針對「九二共識、一中各表」這項原則,在國民黨2017年8月20日修訂過的黨綱「政策綱領」裡,確有提到「2008年本黨重返執政以來,馬英九總統8年主政期間,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維持不統、不獨、不武的現狀,並且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基礎上,確保兩岸和平穩定發展,推動兩岸交流,恢復兩岸制度化協商,擴大交流層面」。 \n但是針對「反對台獨,不接受一國兩制」,「政策綱領」中只提及「本黨堅決反對台獨」這段話,並沒有說到「不接受一國兩制」,這或許是國民黨在24日聲明中沒有加用引號的原因所在。 \n既然是在選前重申國民黨兩岸關係的原則,當「不接受一國兩制」這個立場,正好是現任黨主席吳敦義、也是該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的政治立場時,基於是否要遵守「以誠對民」的基本原則,就需慎重思考。 \n「政策綱領」上沒有明文載定的,譬如說「不接受一國兩制」,是不是就不要與其他已清楚列入黨綱的說法,混合並列在黨的重要聲明或文件中,避免導致不必要的混淆。 \n \n應堅守黨綱立場 \n其實,國民黨在2016年9月4日召開19全會時,曾通過新黨綱決議案,確認將把「和平協議」納入黨綱一部分,但和平政綱全文對外曝露時,只見有提到「九二共識」,卻未出現「一中各表」,而「一中各表」只有出現在「和平政綱」的總論之中,這樣說法曾引起了國民黨內部分不同意見。當時尚在擔任副總統吳敦義曾經回應:「九二共識一定跟一中各表聯合」,而也是該年代表國民黨競選總統的朱立倫,在出席全會時也認為:「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就是基礎。這個引發爭議給我們的啟示就是:國民黨歷來一直非常重視任何文件上所說的,就應該與黨綱上的立場是一致的。 \n(作者為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 \n

  • 邵雨薇曾沛慈陳綺貞 聲挺Women

    邵雨薇曾沛慈陳綺貞 聲挺Women

     第2屆「我們’s Women」演唱會明年2月22日將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TICC)盛大舉辦,由6組女聲輪番獻唱,陣容包括陳綺貞、曾沛慈、邵雨薇、「Vast & Hazy」、「白目樂隊」及「有感覺」,以歌聲訴說屬於這個世代女性的力量。其中擔任壓軸的陳綺貞直言,生活的難度遠遠超過任何一場演出,希望大家當天能盡情享受,暫離現實生活的人群,與她沉浸在音樂的想像空間裡。 \n 相隔不到半年將再度唱回TICC的曾沛慈表示,這次演出壓力雖不比個人演唱會大,但能跟其他優秀女聲同台演出,讓她感到相當榮幸,非常期待這次合作,相信會擦出不一樣的火花;而日前剛結束戲劇拍攝的邵雨薇,對於連續2年參與「我們’s Women」演唱會,感到既緊張又興奮!邵雨薇表示,今年參與演出的卡司令自己又驚又喜,將盡可能放鬆、全心投入排練,希望讓大家聽見她的努力。 \n 音樂呈現喜怒哀樂 \n 同樣也是第2次參與演出的「有感覺」,希望透過音樂,把女性的不同面貌傳遞給大家,「這些性格跟故事,我們會用喜、怒、哀、樂4種類型的音樂呈現給大家,請大家拭目以待!」「我們’s Women」演唱會購票洽寬宏售票系統。

  • 反滲透法 隔開兩岸之牆

    反滲透法 隔開兩岸之牆

     立院民進黨團執意要在31日會期最後一天完成《反滲透法》立法。外界對於《反滲透法》的疑慮,可歸納為定義不清,選舉操作、違反程序正義、阻撓民間交流等四大面向。加上該法草案事先未舉行充分公聽會、也沒經過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充分協商,應是法案在立法院的歷史紀錄裡,最為「粗暴」的一次。 \n 史上最粗暴的立法 \n 《反滲透法》影響太廣,台灣民眾、特別是與中國大陸交往比較密切的台胞、台商、台生、以及經常會前往對岸去探親或旅遊的台灣民眾,甚至從事學術研究的台灣學者,都有可能在該法一旦通過後,會承受到「被滲透」的懷疑與被指控的莫名之痛。 \n 《反滲透法》草案全文共12條,第3條至第8條,幾乎全是「任何人不得受滲透來源之指示、委託或資助」,進行任何法案中所明列各種活動,違反前項規定者,處一定期間的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台幣1至5百萬元、或更高罰金的罰則。 \n 所謂「進行任何法案中所明列各種活動」,是說任何人若接受「滲透來源」之指示、委託或資助,來從事公民投票案;來為《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第四十三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四十五條各款行為之相關活動;來進行《遊說法》第二條所定之遊說行為之相關活動;以強暴、脅迫或其他非法方法擾亂社會秩序,或妨害合法舉行之集會、遊行之相關活動;犯《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第五章、《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五章或公民投票法第五章之罪者的相關活動。值得注意的是,這些條文的文字內容,別說一般沒有法律素養的平民恐怕都很難弄懂,即使具有法律常識的專家,在沒有特別刻意去細讀一些相關法案條文的前提之下,往往在無意之中就涉及了條例中的禁忌。 \n 而原因最重要的,就是對「滲透來源」一詞所下的定義不清。如果再把「境外敵對勢力」明白的指定就是對岸中國大陸,那麼任何人與它有關的往來,就會觸犯到《反滲透法》所規範的一些違法行為。 \n 而根據法案草案,「滲透來源」的定義共計有三項:1、境外敵對勢力之政府及所屬組織、機構或其派遣之人;2、境外敵對勢力之政黨或其他訴求政治目的之組織、團體或其派遣之人;3、前二款各組織、機構、團體所設立、監督管理或實質控制之各類組織、機構、團體或其派遣之人。 \n 這其中,最難釋疑的就是「境外敵對勢力之政府或政黨,它們所屬的組織、機構或其派遣之人」,幾乎99%可涵蓋目前跟台灣民眾有所往來的人。例如,大陸幾乎99%高校與智庫就是「境外敵對勢力之政府或政黨」的所屬。試想,台灣學者如果參加一項研討會拿到1000元的論文發表費後,會不會被歸類是「接受『滲透來源』之指示、委託或資助」? \n 抓主張兩岸交流者 \n 蔡英文自信可贏得2020大選,或許已在思考選後,有必要尋求一個「她既可以主動掌控的兩岸情勢發展、又不會招致美國對她政策走向的疑慮」的政策。 \n 而《反滲透法》的運用能導致這個轉變,正好就是她希望有「防中」的實質、也有「反中」的作用、更是一道既合法也合理來「隔開兩岸」的無形之牆。 \n 只是,匆忙修法,強行過關,會不會是名為「反滲透」,反而變質成「想抓兩岸交流的主張者」? \n (作者為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

  • 邵宗海專欄》反滲透法 隔開兩岸之牆

    邵宗海專欄》反滲透法 隔開兩岸之牆

    立院民進黨團執意要在31日會期最後一天完成《反滲透法》立法。外界對於《反滲透法》的疑慮,可歸納為定義不清,選舉操作、違反程序正義、阻撓民間交流等四大面向。加上該法草案事先未舉行充分公聽會、也沒經過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充分協商,應是法案在立法院的歷史紀錄裡,最為「粗暴」的一次。 \n \n史上最粗暴的立法 \n《反滲透法》影響太廣,台灣民眾、特別是與中國大陸交往比較密切的台胞、台商、台生、以及經常會前往對岸去探親或旅遊的台灣民眾,甚至從事學術研究的台灣學者,都有可能在該法一旦通過後,會承受到「被滲透」的懷疑與被指控的莫名之痛。 \n《反滲透法》草案全文共12條,第3條至第8條,幾乎全是「任何人不得受滲透來源之指示、委託或資助」,進行任何法案中所明列各種活動,違反前項規定者,處一定期間的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台幣1至5百萬元、或更高罰金的罰則。 \n所謂「進行任何法案中所明列各種活動」,是說任何人若接受「滲透來源」之指示、委託或資助,來從事公民投票案;來為《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第四十三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四十五條各款行為之相關活動;來進行《遊說法》第二條所定之遊說行為之相關活動;以強暴、脅迫或其他非法方法擾亂社會秩序,或妨害合法舉行之集會、遊行之相關活動;犯《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第五章、《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五章或公民投票法第五章之罪者的相關活動。值得注意的是,這些條文的文字內容,別說一般沒有法律素養的平民恐怕都很難弄懂,即使具有法律常識的專家,在沒有特別刻意去細讀一些相關法案條文的前提之下,往往在無意之中就涉及了條例中的禁忌。 \n而原因最重要的,就是對「滲透來源」一詞所下的定義不清。如果再把「境外敵對勢力」明白的指定就是對岸中國大陸,那麼任何人與它有關的往來,就會觸犯到《反滲透法》所規範的一些違法行為。 \n而根據法案草案,「滲透來源」的定義共計有三項:1、境外敵對勢力之政府及所屬組織、機構或其派遣之人;2、境外敵對勢力之政黨或其他訴求政治目的之組織、團體或其派遣之人;3、前二款各組織、機構、團體所設立、監督管理或實質控制之各類組織、機構、團體或其派遣之人。 \n這其中,最難釋疑的就是「境外敵對勢力之政府或政黨,它們所屬的組織、機構或其派遣之人」,幾乎99%可涵蓋目前跟台灣民眾有所往來的人。例如,大陸幾乎99%高校與智庫就是「境外敵對勢力之政府或政黨」的所屬。試想,台灣學者如果參加一項研討會拿到1000元的論文發表費後,會不會被歸類是「接受『滲透來源』之指示、委託或資助」? \n \n抓主張兩岸交流者 \n蔡英文自信可贏得2020大選,或許已在思考選後,有必要尋求一個「她既可以主動掌控的兩岸情勢發展、又不會招致美國對她政策走向的疑慮」的政策。 \n而《反滲透法》的運用能導致這個轉變,正好就是她希望有「防中」的實質、也有「反中」的作用、更是一道既合法也合理來「隔開兩岸」的無形之牆。 \n只是,匆忙修法,強行過關,會不會是名為「反滲透」,反而變質成「想抓兩岸交流的主張者」? \n(作者為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 \n

  • 捷航空創辦人阮世芳邵 入圍全球最具有影響力百大女性

    捷航空創辦人阮世芳邵 入圍全球最具有影響力百大女性

    《富比士》雜誌近日公佈全球最具有影響力百大女性榜單,繼先前入榜亞洲最有影響力女性之一的越捷航空創辦人暨執行長阮世芳邵,今年再次成為越南唯一一位代表上榜,並連續三年榮獲此項殊榮。 \n根據《富比士》雜誌報導,截止至2019年12月13日,越捷航空創辦人暨執行長阮世芳邵女士個人淨資產估計為27億美元(約新台幣810億元),為《富比士》雜誌全球億萬富豪排行榜中唯一一位越南女性代表;同時,她也任職於越南Sovico集團、胡志明市開發商業股份銀行(HDBank)及多家房地產公司代表之主席。 \n身為越南國內領導航空公司,越捷航空積極拓展其海外事業及國際飛行版圖,連結越南至台灣、日本、韓國、中國、新加坡、泰國、馬來西亞、印尼、緬甸、柬埔寨、香港及印度等。 \n《富比士》全球最具有影響力百大女性榜單入圍者來自商業、金融、科技、媒體、政治,以及慈善公益機構等,其排名根據多項分類指標,包括個人淨資產值、媒體曝光度、國際及地區影響力程度進行年度排行。 \n今年榜單第一名為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後續名次依序為IM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拉加德(ChristineLagarde)、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及梅琳達·蓋茲(Melinda Gates)等。 \n越捷航空,其經營模式具有創新及革命性,為業界首屈一指的航空公司,專注於良好的成本控管能力及高效率經營方式,提供優惠票價、多元產品及服務來滿足消費者需求。 \n越捷獲得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授予的IATA作業安全查核認證,成為協會正式會員。越捷航空2018及2019連續兩年榮獲全球知名航空評鑑網站AirlineRatings.com 「最佳超低廉航空」之獎項,並獲得飛航安全評比7顆星。越捷於2018 年及2019年獲選為《航空金融》(Airfinance Journal)雜誌全球前50大航空公司。此外,越捷曾獲頒「最佳低成本航空」公司,並受到各大知名組織如Skytrax、亞太航空中心(CAPA)、AirlineRatings等肯定。 \n擁有平均機齡2.7年的年輕機隊,越捷秉持「安全」、「準時」、「優惠機票」及「歡樂」的服務精神,每日營運超過400航班,包含從越南國內,連接至日本、泰國、新加坡、南韓、台灣、香港、中國、馬來西亞、印尼、緬甸、柬埔寨等國際航線,已載運近1億人次。

  • 兩岸史話-面對「狄克推多」只能依,不能異

    兩岸史話-面對「狄克推多」只能依,不能異

     寫二十世紀思想史繞不過胡魯,但卻不會有人想到徐志摩。這不奇怪,但這位詩公子在二○年代《晨報》時期,其表現於當時思想界可謂「驚豔一槍」。更瀟灑的是,《晨報》過後,詩人華麗轉身,「不帶走一片雲彩」,過他的詩、情生活去了。 \n 「狄克推多」( dictator)是二十世紀二、三十年代對「專政」、「獨裁」一詞的音譯。這裡會審的是那個年代三位知識人對它尤其是對蘇俄專政的看法。這三人,兩個是文化重鎮,一個是詩人。前者是胡適和魯迅,後者是徐志摩。在「狄克推多」的歷史三岔口,他們的表述呈現出不同的思想形狀並淺深。如果可以把會審結果提前,那麼,徐志摩是反專制的,正如魯迅是支持。胡適一度在這兩者間徘徊,最後走向反專制。 \n 支持專政不談民主 \n 這裡不妨以他們自己的話語為呈堂。 \n 一九三○年代,一位記者採訪魯迅時說:蘇聯是無產階級專政的,智識階級就要餓死。魯迅回答:「無產階級專政,不是為了將來的無階級社會麼?只要你不去謀害它,自然成功就早,階級的消滅也就早,那時就誰也不會『餓死』了。」魯迅當然難以逆料幾十年後無產階級專政大面積餓死人的情形,但,被號稱思想家的他對專政的信任和表述如此簡陋,也只好讓人笑歎。《解放了的堂.吉訶德》是象徵蘇俄革命的一出話劇,劇中的革命者有一段道白,不啻是專政的宣言:「是的,我們是專制魔王,我們是專政的。你看這把劍─看見罷?─它和貴族的劍一樣,殺起人來是很準的;不過他們的劍是為著奴隸制度去殺人,我們的劍是為著自由去殺人。……現在,我們在這個短期間是壓迫者,……因為我們的壓迫,是為著要叫這個世界上很快就沒有人能夠壓迫。」為自由可以去殺人,用壓迫可以取消壓迫,如此弔詭,魯迅讚譽為「這是解剖得十分明白的」。 \n 魯迅支持專政卻從不談民主;與此不同,胡適一生力推民主─當然是英美制度框架中的民主,但在專政問題上,卻首鼠兩端,有過一個認知上的誤區。誤區發生在莫斯科,一九二六年胡適去過那裡三天。在那兒,他輕易接受了一位美國左派和一位蘇俄外交官員的誘導。那位「美左」這樣忽悠他:「向來作dictator(獨裁者)的,總想愚民以自固權力。此間一切設施,尤其是教育的設施,都注意在實地造成一輩新國民,……此一輩新國民造成之日,即是 Dictatorship可以終止之時。」這樣的表述和上面一樣,壓迫是為了取消壓迫,專政是為了終止專政。看來一個美好的「為了」不啻一貼蒙汗藥,它讓人只迷惑目標,卻罔顧它的實現方式及後果。以至為了明天的美好,今天可以行使罪惡。可是,人們從來都活在今天而非明天,沒有為明天就要拿今天作犧牲的道理。但吃虧再多,人類因其固有的弱點,怕都難以擺脫「目的倫理」的道德魅力。 \n 那位蘇俄官員倒「坦誠」,他對胡適說:「你不必對於我們的Dictatorship(專政)懷疑,英美等國名為尊崇自由,實是戴假面具,到了微嗅得一點危險時即將假面具撕去了。……他們也是一種 Dictatorship,只是不肯老實承認。蘇俄卻是言行一致,自認為無產階級專政。」這一席似是而非的話居然讓胡適點頭稱是,認為「此言甚是有理」。可見,學理層面上的自由主義,是胡適的薄弱環節,這個問題直到他晚年才解決。其實,即使在事實上,留美七年的胡適既然知道美國有反對黨的存在,並且是兩黨輪值,這就不存在某一政黨「專政」的可能。 \n 沒有選擇的權利 \n 於是,人在國外的胡適幾乎向國內複製了那位「美左」的觀點:「狄克推多向來是不肯放棄已得之權力的,故其下的政體總是趨向愚民政策。蘇俄雖是狄克推多,但他們卻真是用力辦教育,努力想造成一個社會主義的新時代。依此趨勢認真做去,將來可以由狄克推多過渡到社會主義的民治制度。」胡適的看法立即遭到徐志摩等人的批評。雖然胡適後來反戈,說:「『狄克推多』制之下,只有順逆,沒有是非」。又說:「獨裁政治之下的阿斗,天天自以為專政,然而他們只能畫『諾』而不能畫『No』。」但,對專政的看法,胡適留下了他認知上的「前科」。 \n 寫二十世紀思想史繞不過胡魯,但卻不會有人想到徐志摩。這不奇怪,但這位詩公子在二○年代《晨報》時期,其表現於當時思想界可謂「驚豔一槍」。更瀟灑的是,《晨報》過後,詩人華麗轉身,「不帶走一片雲彩」,過他的詩、情生活去了。思想史當然可以不眷顧他,但,今天卻必要提及他在那兩三年中的思想言動。針對胡適,徐志摩認為:「由『愚民政策』過渡到『社會主義的民治制度』這不是等於說由俄國式共產主義過渡到英國的工黨,或是由列寧過渡到麥克唐諾爾德嗎?」這兩者間的不可能性徐志摩遠比胡適看得清楚。這是功夫。在自由主義學理上,胡適功夫不深;或許天份,徐志摩不下工夫卻不淺。 \n 徐志摩分明看出「一黨完全專制治下」,是「你沒有選擇的權利」,「只能依,不能異」。因此,他的推論是:「即使一黨的狄克推多,尤其是一階級的狄克推多,的確是改造社會最有捷效的一個路子,但單只開闢這條路,我怕再沒有更血腥的工作了。」這是他比胡魯高明的地方,不是為了明天,今天就可以流血。他更看重如何避免今天的血腥─這是「責任倫理」的表述。專制的血腥在於:「除了你『宗教化』你的黨的目標(絕對的信服,不懷疑教主或教義),武力化你的黨的手段,你就不能期望蘇俄革命的效果。」思想上的「宗教化」和手段上的「武力化」,是徐志摩概括出的蘇俄專政的兩個特點,這純然是一副思想家的手筆。詩人僭越,它決難出於思想家的魯迅。 \n 不妨注意一下這個繞有意味的時間表,徐志摩批蘇俄專政在前(一九二○年代),魯迅擁戴蘇俄專政在後(一九三○年代)。就中國知識人對蘇俄式的「無產階級專政」的認知譜系而言,魯迅是徐志摩的倒退和反動。(系列完)

  • 民主錯局百年──面對「狄克推多」只能依,不能異(四)

    民主錯局百年──面對「狄克推多」只能依,不能異(四)

    「狄克推多」( dictator)是二十世紀二、三十年代對「專政」、「獨裁」一詞的音譯。這裡會審的是那個年代三位知識人對它尤其是對蘇俄專政的看法。這三人,兩個是文化重鎮,一個是詩人。前者是胡適和魯迅,後者是徐志摩。在「狄克推多」的歷史三岔口,他們的表述呈現出不同的思想形狀並淺深。如果可以把會審結果提前,那麼,徐志摩是反專制的,正如魯迅是支持。胡適一度在這兩者間徘徊,最後走向反專制。 \n \n支持專政不談民主 \n \n這裡不妨以他們自己的話語為呈堂。 \n一九三○年代,一位記者採訪魯迅時說:蘇聯是無產階級專政的,智識階級就要餓死。魯迅回答:「無產階級專政,不是為了將來的無階級社會麼?只要你不去謀害它,自然成功就早,階級的消滅也就早,那時就誰也不會『餓死』了。」魯迅當然難以逆料幾十年後無產階級專政大面積餓死人的情形,但,被號稱思想家的他對專政的信任和表述如此簡陋,也只好讓人笑歎。《解放了的堂.吉訶德》是象徵蘇俄革命的一出話劇,劇中的革命者有一段道白,不啻是專政的宣言:「是的,我們是專制魔王,我們是專政的。你看這把劍─看見罷?─它和貴族的劍一樣,殺起人來是很準的;不過他們的劍是為著奴隸制度去殺人,我們的劍是為著自由去殺人。……現在,我們在這個短期間是壓迫者,……因為我們的壓迫,是為著要叫這個世界上很快就沒有人能夠壓迫。」為自由可以去殺人,用壓迫可以取消壓迫,如此弔詭,魯迅讚譽為「這是解剖得十分明白的」。 \n魯迅支持專政卻從不談民主;與此不同,胡適一生力推民主─當然是英美制度框架中的民主,但在專政問題上,卻首鼠兩端,有過一個認知上的誤區。誤區發生在莫斯科,一九二六年胡適去過那裡三天。在那兒,他輕易接受了一位美國左派和一位蘇俄外交官員的誘導。那位「美左」這樣忽悠他:「向來作dictator(獨裁者)的,總想愚民以自固權力。此間一切設施,尤其是教育的設施,都注意在實地造成一輩新國民,……此一輩新國民造成之日,即是 Dictatorship可以終止之時。」這樣的表述和上面一樣,壓迫是為了取消壓迫,專政是為了終止專政。看來一個美好的「為了」不啻一貼蒙汗藥,它讓人只迷惑目標,卻罔顧它的實現方式及後果。以至為了明天的美好,今天可以行使罪惡。可是,人們從來都活在今天而非明天,沒有為明天就要拿今天作犧牲的道理。但吃虧再多,人類因其固有的弱點,怕都難以擺脫「目的倫理」的道德魅力。 \n那位蘇俄官員倒「坦誠」,他對胡適說:「你不必對於我們的Dictatorship(專政)懷疑,英美等國名為尊崇自由,實是戴假面具,到了微嗅得一點危險時即將假面具撕去了。……他們也是一種 Dictatorship,只是不肯老實承認。蘇俄卻是言行一致,自認為無產階級專政。」這一席似是而非的話居然讓胡適點頭稱是,認為「此言甚是有理」。可見,學理層面上的自由主義,是胡適的薄弱環節,這個問題直到他晚年才解決。其實,即使在事實上,留美七年的胡適既然知道美國有反對黨的存在,並且是兩黨輪值,這就不存在某一政黨「專政」的可能。 \n \n沒有選擇的權利 \n \n於是,人在國外的胡適幾乎向國內複製了那位「美左」的觀點:「狄克推多向來是不肯放棄已得之權力的,故其下的政體總是趨向愚民政策。蘇俄雖是狄克推多,但他們卻真是用力辦教育,努力想造成一個社會主義的新時代。依此趨勢認真做去,將來可以由狄克推多過渡到社會主義的民治制度。」胡適的看法立即遭到徐志摩等人的批評。雖然胡適後來反戈,說:「『狄克推多』制之下,只有順逆,沒有是非」。又說:「獨裁政治之下的阿斗,天天自以為專政,然而他們只能畫『諾』而不能畫『No』。」但,對專政的看法,胡適留下了他認知上的「前科」。 \n寫二十世紀思想史繞不過胡魯,但卻不會有人想到徐志摩。這不奇怪,但這位詩公子在二○年代《晨報》時期,其表現於當時思想界可謂「驚豔一槍」。更瀟灑的是,《晨報》過後,詩人華麗轉身,「不帶走一片雲彩」,過他的詩、情生活去了。思想史當然可以不眷顧他,但,今天卻必要提及他在那兩三年中的思想言動。針對胡適,徐志摩認為:「由『愚民政策』過渡到『社會主義的民治制度』這不是等於說由俄國式共產主義過渡到英國的工黨,或是由列寧過渡到麥克唐諾爾德嗎?」這兩者間的不可能性徐志摩遠比胡適看得清楚。這是功夫。在自由主義學理上,胡適功夫不深;或許天份,徐志摩不下工夫卻不淺。 \n徐志摩分明看出「一黨完全專制治下」,是「你沒有選擇的權利」,「只能依,不能異」。因此,他的推論是:「即使一黨的狄克推多,尤其是一階級的狄克推多,的確是改造社會最有捷效的一個路子,但單只開闢這條路,我怕再沒有更血腥的工作了。」這是他比胡魯高明的地方,不是為了明天,今天就可以流血。他更看重如何避免今天的血腥─這是「責任倫理」的表述。專制的血腥在於:「除了你『宗教化』你的黨的目標(絕對的信服,不懷疑教主或教義),武力化你的黨的手段,你就不能期望蘇俄革命的效果。」思想上的「宗教化」和手段上的「武力化」,是徐志摩概括出的蘇俄專政的兩個特點,這純然是一副思想家的手筆。詩人僭越,它決難出於思想家的魯迅。 \n不妨注意一下這個繞有意味的時間表,徐志摩批蘇俄專政在前(一九二○年代),魯迅擁戴蘇俄專政在後(一九三○年代)。就中國知識人對蘇俄式的「無產階級專政」的認知譜系而言,魯迅是徐志摩的倒退和反動。 (系列完) \n

  • 兩岸史話-一語刺穿蘇俄「新教育」真相

    兩岸史話-一語刺穿蘇俄「新教育」真相

     「當然」,徐志摩筆鋒一轉,在蘇俄的統治下,「你可以得到不少的自由。正如在中世紀教皇治下,你也得到不少的自由;但你的唯一的自由 ─思想的自由 ─不再是你的了。」徐志摩這個人不出文章出句子,這最後一句委實精彩。 \n 1926年9月18日,徐志摩收到署名張象鼎寫於當天的一份信稿,稿子的內容應該引起了徐志摩的嚴重注意,以至使他漏夜不眠捉筆回應。次日,張徐兩稿發排上版,二十日的《晨報》副刊上,便有了一次通欄為「關於黨化教育的討論」。這個讓徐志摩與之討論的張象鼎,是後來貴為中共著名法學家的張友漁。 \n 觀察上手眼俱高 \n 討論因胡適而起。胡適在莫斯科僅三天,便寫信認同蘇聯政府的新教育:「蘇俄雖是狄克推多(即「專政」的音譯),但他們卻真是用力辦新教育,努力想造成一個社會主義的新時代。依此趨勢認真做去,將來可以由狄克推多過渡到社會主義的民治制度。」在胡適之前也去過蘇俄的徐志摩深諳蘇俄教育底蘊,為清讀者耳目,他在發表胡信的同時,特地作了篇「按語」。指出:胡適眼中的蘇俄新教育「幾乎完全是所謂『主義教育』,或是『黨化教育』」。「拿馬克思與列寧來替代耶穌,拿資本論一類書來替代聖經」。並譏諷:「這也許是適之先生所謂世界最新教育學說的一部吧。」黨化教育或主義教育流被整個二十世紀,也許我陋寡,在我接觸的資料中,最早言及這個概念或談論這個問題的,就是徐志摩。 \n 徐胡的文字都刊載在《晨報》上,張象鼎讀了後,為胡適打抱不平,於是便有了上面他給徐志摩的信。張其時政治身分是國民黨,一九二七年始入中共,一九二八年改名張友漁。這是他日後的自述:我的思想是由孔孟而康梁,由康梁、胡適而社會主義。此刻,張為胡適辯護時的胡適,剛離開莫斯科一個多月,其思想也正受染於蘇俄社會主義,當然是在一定程度上。 \n 不過,胡適是不會認同黨化教育的,只是容易花眼的他沒如徐志摩眼尖,一語便能刺穿蘇俄教育的真相。張與其是為胡辯,不如是在表達自己。 \n 他的觀點是:「『黨化教育』便是最新的教育」,「便是新時代的新教育」,「蘇俄能實行『黨化教育』,蘇俄的教育,便是新教育。」「如果你贊成『政黨制度』,贊成凡一政黨,都應該確信本黨的政策為好政策,而努力其實現,那你便不能不贊成『黨化教育』!」 \n 徐志摩一生短暫,以詩人名世。他遇難後,有那麼多朋友在《新月》上紀念他,誇他的詩歌、戲劇、小說、散文,包括他的人。 \n 正如溢美之詞難免,遺漏卻也驚人。怎麼沒人誇他在《晨報》副刊上的作為呢,怎麼沒人誇他在思想的觀察上手眼俱高呢。他的這一面被誇他風流的那些朋友「不著一字」了。這些繆托知己的浮朋,以至讓我等到了今天。 \n 一九二五年接手「晨副」時,徐志摩痛感自己「不能制止我看了這時候國內思想界萎癟現象的憤懣與羞惡,我要一把抓住這時代的腦袋,問他要一點真思想的精神給我看看。」他其實是把他的真思想通過「晨副」給那個時代看了。蘇俄教育所以觸動他,不僅在於他深感當時流行的思想都是從蘇俄那裡「借來的稅來的冒來的描來的」,(同前)更在於他認為蘇俄黨化教育的結果便是思想自由的消失。所以徐志摩也並非是要回應張象鼎,而是借此重申前此按語中未能盡申之意。 \n 思想自由不再是你的 \n 徐志摩眼裡,歷史上的黨化教育有兩例,一例是中世紀,一例就是蘇俄(如果再往前,徐志摩還提到了古希臘的斯巴達)。因此,胡適眼中的蘇俄教育到徐志摩眼裡談不上新,包括它的政治,不過是「中世紀的一個返(反)響」。 \n 下面,徐志摩開始現代蘇俄和古典中世紀的比較。「有觀察力的人到過俄國的,都覺得俄國的新政治是一種新宗教;不論他們在事實上怎樣的排斥宗教,他們的政治,包括目的與手段,不但是宗教性,而且是中世紀的教會性的。」至於和這種政治配套的教育,亦即黨化教育或主義教育,徐志摩認為只是「『劃一人生觀』的訓練,說什麼教育。」「它有幾個前提是不容你辯難,不容你疑問的:天主教的上帝與聖母,共產主義的階級說;你沒有選擇的權利,你只能依,不能異。」「當然」,徐志摩筆鋒一轉,在蘇俄的統治下,「你可以得到不少的自由。正如在中世紀教皇治下,你也得到不少的自由;但你的唯一的自由 ─思想的自由 ─不再是你的了。」徐志摩這個人不出文章出句子,這最後一句委實精彩。 \n 徐志摩之外,當時新從美國留學回來的瞿菊農也不贊成胡適,他的分析是:「我總以為狄克推多與民治主義是根本不相容的。狄克推多是以一人的意志,壓迫大多數人的意志,侵犯大多數人的自由。凡個人都應當看本身有無限價值,不應當看做工具。狄克推多是以他人做工具的。假如他們『努力辦新教育』,辦得不得當,最可怕的是為少數人造就新工具。民治主義的一個根本原則,用倫理的話說,是確認個人的價值,用法律哲學的話,是確認各個人都有不可侵犯的『權分』。」(注:該段落引自當時《晨報》副刊,注釋丟失,特說明) \n 歷史不幸。胡適所迷惑的蘇俄新教育,很快就在中國兌了現。北伐成功後的國民黨逐步開始推行蘇俄性質的黨化教育。 \n 尤其是一九二九年胡適發起「人權論戰」,鋒芒直指國民黨一黨專政。國民黨除了打壓胡適,它的中央委員會第四十四次常委會還特地通過「因警誡胡適而引起之《各級學校教職員研究黨義暫行條例》」。該條例要求全國各級學校都必須研究孫中山的三民主義,並規定「平均每日至少須有半小時之自修研究,每週至少須有一次之集合研究」。後者便是中國「政治學習」制度的開始,它「暫行」了一個世紀。 \n 案:到底什麼是「黨化教育」?一九三二年,胡適的好友任鴻雋在《獨立評論》上面對國民黨推行的黨化教育,概括出這樣兩點:「一、把黨的主義或主張,融合在教課中間,使它漸漸的浸灌到學生腦筋裡去。二、教育的事業,由黨的機關或人才去主持,使它完全受黨指揮」…… (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