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郗道茂的搜尋結果,共02

  • 三少四壯集-奉對帖

    王獻之篤信道教,臨終的時候,要寫上奏玉皇的表章,懺悔一生過錯,王獻之回答說:不覺有餘事,惟憶與郗家離婚。一直到死,他念念不忘的還是這件痛苦不堪的回憶。 \n王羲之娶了郗鑒的女兒郗璿,王郗兩家結成親家,王羲之因此與郗璿的兩個兄弟郗愔、郗曇都很要好,時常有書信往返,成為王羲之書帖裡主要的人物。 \n郗曇的女兒郗道茂以後就嫁給了王獻之,王郗二家,親上加親,也正是魏晉門閥世族講究門第相當的社會風俗。 \n當時講究門當戶對的門閥觀念,世族豪門之間聯姻,出於富貴權力考量,未必都成就好姻緣。例如謝安的姪女謝道韞嫁給王羲之長子王凝之,因為道韞是有名的才女,幼年時就以「柳絮因風起」詠雪而名揚於世,王凝之卻是才學平庸的男人。結婚以後,謝道韞每次回娘家就大發牢騷,向謝安抱怨,怎麼把她嫁給了這麼笨的王凝之。《世說新語》裡這個記載使人發笑,才女出言刻薄,大大鄙視丈夫,留下「門當戶對」婚姻裡一段可笑又不佳的記錄。 \n郗道茂與王獻之的婚姻卻不同,道茂比王獻之年長一歲,王獻之稱她為「姐」,兩人從小一起長大,表姐表弟,兩人結合建立在情感篤厚的基礎上,應該是美好婚姻。王獻之娶了郗道茂,新婚數年,感情非常好,不料半路卻殺出一件意外的事,棒打鴛鴦,使美滿的婚姻破碎。 \n王獻之是當時士族間有名的才子,他幼年時跟兄長見謝安,就被謝安稱讚,從小寫書法也被父親讚美。他個性狂傲不羈,也常頂撞人,謝安就被他頂撞過兩次。一次是謝安要王獻之為剛建好的宮殿題匾,木匾送來,卻被王獻之叫人丟到門外去,毫不領謝安的情,也以為謝安要求文人名士為宮殿題匾是大污辱。王獻之藝術家個性的孤傲自負十分明顯。另一次謝安要他比較與王羲之的書法高下,這是一個難題,一般人也很難說自己書法比爸爸好,王獻之卻自信地說:「固不同耳!」謝安又被頂撞一次。 \n書法史上有謝安不喜歡王獻之書法的記載。據說王獻之寫信給謝安,謝安看了,在信尾批評數行,原信退回。宋代的米芾就看過這封信,而且認為謝安的字品格比王獻之高(「謝安格在子敬上」),還說了一句尖刻的話──「真宜批帖尾也」。「批帖尾」三個字也就常常被引用來嘲諷王獻之書法,表示字寫得不好,在帖尾被別人批評。 \n米芾書畫論述一向偏激,他是大藝術家,論述上卻常不客觀。其實米芾自己的字最受王獻之影響,「三希堂」之一的王獻之「中秋帖」,根本是米芾臨摹王獻之「十二月帖」裁剪而來。沒有王獻之的狂放變革在前,也不容易有米字的縱逸放肆。書史中的是非論斷有時很主觀,太計較了,往往反而處處都是矛盾,也容易束縛自己的判斷。 \n王獻之在他的時代因為追求變革,追求自我個性的釋放,刻意與父親的書法走不同的路子,因此,當然引起爭議。一直到唐太宗時代,貶抑王獻之的書法,讚揚王羲之,還是書法美學的主流。 \n這樣一位性情孤傲的藝術家,這樣一位不屑世俗庸碌的文人名士,最後被皇室看上,晉孝武帝主動提出,要把妹妹新安公主許配給王獻之。新安公主司馬道福是結過婚的,他的前夫是大權臣桓溫的兒子桓濟。 \n士族豪門也以與名門結親聯姻為榮耀,連皇室都不例外。 \n王獻之因此跟郗道茂離婚,另娶新安公主。《淳化閣帖》裡有「奉對帖」,正是王獻之在離婚後寫給郗道茂的信──「雖奉對積年,可以為盡日之歡。常苦不盡觸類之暢,方欲與姐極當年之足,以之偕老。豈謂乖別至此,諸懷悵塞實深。當復何由日夕見姐耶。俯仰悲咽,實無已已,惟當絕氣耳。」 \n信寫到如此悲慘,王獻之像一個撒賴的弟弟,失去了姐姐,悲哀到不想活下去了。 \n王獻之篤信道教,臨終的時候,要寫上奏玉皇的表章,懺悔一生過錯,王獻之回答說:不覺有餘事,惟憶與郗家離婚。 \n一直到死,他念念不忘的還是這件痛苦不堪的回憶。

  • 三少四壯集-王謝堂前

    東晉世家門閥文化最具代表性的兩個家族,後來糾葛牽連,卻不是一般人想像的那樣一清如水。 \n謝安與王羲之的交往,多見於《世說新語》,也常常表現在王羲之的帖中。 \n「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劉禹錫的詩句大家耳熟能詳,東晉世家門閥文化最具代表性的兩個家族,後來糾葛牽連,卻不是一般人想像的那樣一清如水。 \n《世說》有〈賢媛〉一章,記錄了不少魏晉女性人物的故事,小小的事件裡使人看到門閥間現實的磨擦爭鬥,讀起來特別有趣。 \n王羲之娶郗璿的故事一般人都熟悉。郗璿是當時太尉郗鑒的女兒,郗鑒為女兒找適合的丈夫,為了門當戶對,特別指定要在王導家族的子弟中來選。相親時,王家子侄輩都來了,一個個正襟危坐,很在意會不會被選中,能做太尉的女婿。王羲之卻坐臥在東邊的胡床上,衣衫不整,襟帶散開,坦露出肚腹,談笑自若,一付不在乎的樣子。結果這個「坦腹東床」的年輕人很受郗鑒賞識,大概覺得這個年輕人有自己個性,不同於拘謹流俗,因此王羲之就做了郗鑒的「東床快婿」。 \n上面這段故事也見於《世說新語》,是王羲之生平中流傳很廣的一段典故。 \n王羲之娶到的這位郗璿,在〈賢媛〉一章裡有另一段記載。 \n「王右軍郗夫人謂二弟司空、中郎曰:『王家見二謝,傾筐倒庋。見汝輩來,平平爾。汝可無煩復往。』」 \n王羲之的夫人郗璿跟兩個弟弟郗愔(司空)、郗曇(中郎)抱怨,認為王家的人勢利,見到謝安、謝萬家族的人來,翻箱倒櫃,把一切珍貴的東西都拿出來招待;但是見到郗家兄弟來,卻只是一般對待(平平爾)。郗璿為娘家兩個弟弟受冷淡而感到委屈,跟兩個弟弟說:你們可以不要再去王家了。 \n這故事聽起來像市井小民間雞毛蒜皮的是非,婆家娘家彼此爭寵比較,很沒有東晉所謂「世族」「門閥」的優雅,如果對「世家文化」有嚮往,看到郗夫人這樣小家子氣地計較,大概會頗失望。 \n郗愔、郗曇是常在王羲之的「帖」中出現的人物,「上虞帖」裡講的「重熙旦便西,與別,不可言」,「重熙」就是「郗曇」;「十七帖」裡和王羲之討論「嗑藥」經驗的,也是這個擔任過「北中郎將」的郗曇。跟王羲之情感如此深厚,郗愔、郗曇聽到姊姊這樣挑撥王郗兩家的關係,不知作何感想。而郗夫人說長道短的,也正是自己娘家與夫家的關係,使人對「東床快婿」的故事頓時有了幻滅之感。 \n也許,做為我最喜愛的文學經典之一,《世說新語》的精采,恰好是它有極為真實人性的記錄描寫,一個被「浪漫化」、「完美化」的「王謝世家」,也因為這一段小故事才有了真實、傖俗,也活潑的「市井氣」。 \n郗夫人的抱怨或許不是沒有原因的,郗、王、謝三家,在政治上起落浮沉,長期藉聯姻結成勢力。之後,王羲之最小的兒子王獻之娶了郗曇的女兒郗道茂,王羲之的長子王凝之娶了謝安哥哥謝奕的女兒謝道韞。 \n這個謝道韞是有名的「才女」,《世說‧言語》篇裡大家都熟悉謝安與子侄輩論雪的故事,那個用「柳絮因風起」形容雪花飛舞而傳誦千古的小女孩正是謝道韞。 \n謝道韞長大,嫁給了才學平庸的王凝之,很不像「才子佳人」幸福童話的結局。《世說》裡講到謝道韞嫁到王家後,「大薄凝之」,回娘家的時候,抱怨連連。謝安還安慰她說:王凝之是王羲之的兒子,人也不壞,你怎麼恨成這樣?謝道韞還是氣憤難平,認為自己一家伯叔群從兄弟都如此傑出,「不意天壤之中,乃有王郎!」──從沒想到天地間還有王凝之那麼笨的人。 \n才女的鄙薄人物是很惡毒的,忽然覺得「柳絮因風起」的美麗詩句中也暗藏刻薄。 \n王、謝、郗三族的下一代婚姻都不美滿,王獻之最後也跟郗道茂離了婚。讀著他們留下的「帖」,知道他們也都在人間受苦。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