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郵遞員的搜尋結果,共04

  • 外送員趴趴走 憂成防疫破口

    外送員趴趴走 憂成防疫破口

     疫情延燒,許多人買東西改外送、外帶,外送員時常送餐到居家隔離顧客卻不知情,恐成疫情破口。台北市美食外送產業工會昨到疾病管制署陳情,要求政府設立專法,資方也能開啟對話。疫情中心指揮官陳時中表示,外送員及郵遞員確實會面臨接觸病患的風險,但對居家檢疫及隔離者仍有保密必要,將找業者及郵局從業人員一同商議可行方式。  產業工會理事長陳泓瑞表示,防疫關乎民眾健康安全,但從去年迄今,大多數外送公司仍不開窗口與外送員對談,讓傳染風險浮上檯面,而且計程車工會及其他職業工會都有配給口罩,外送公司卻沒有,對政府和資方輕忽懈怠感到十分憤怒,直言是在「耍大牌。」  他指出,送餐時根本不會知道訂餐者的健康狀況,雖然熊貓及Uber Eats等外送公司訂餐App系統有「無接觸送餐」選項,但效果十分有限,許多外送員一直到收錢才被對方告知自己在隔離中,尤其外國人語言不通,更加危險。  王姓外送員就表示,有次送餐上門對方雖戴著口罩,卻一臉病態,關門前還用力咳了一下,嚇得他趕緊下樓問管理員,才知道隔壁有居家隔離者,直呼嚇死人。  弘鼎法律事務所律師陳又新表示,外送員身分模糊,公司想管他時就是僱傭,當要負責口罩和勞健保時就是外接承攬,希望指揮中心可透過特別條例第7條實施必要之應變處置或措施,並在日後訂立外送員相關專法來保障權益,勞動部與地方勞動局也應迅速界定外送員與公司間的關係。  對此,陳時中表示,外送員及郵遞員確實有風險,如何做到不接觸又可以送達、簽收及取款是努力的方向,但仍不考慮對居家檢疫及隔離者做標注。

  • 外送員易接觸居家隔離者成破口? 陳時中:將擬辦法

    台北市美食外送產業工會今(17)日於疾管署前召開記者會,希望政府與資方能夠開始重視外送員可能成為防疫破口,外送員送餐時根本不會知道訂餐者的健康狀況,雖然熊貓及Uber Eats等外送公司訂餐App系統有「無接觸送餐」選項,但因為不是必須選項,許多外送員一直到收錢才被對方告知說自己在居家隔離。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表示外送員、郵遞員確實面臨接觸風險,但因為居家檢疫、居家隔離仍有保密必要,接下來會找相關外送、郵局人員一起談,擬定辦法若可行就會擇日發布。

  • 蘭州唯一步班郵遞員 走出12年郵路

    蘭州唯一步班郵遞員 走出12年郵路

     53歲的唐和順一手拄著木棍,一手拎著快遞包裹,孤零零地站在半山腰的45度斜坡上,胸前交叉背著兩個綠色的小布包,上頭寫著「中國郵政」幾個字。  唐和順是甘肅省蘭州市西固區金溝鄉人,也是全蘭州市唯一的鄉村步班郵遞員。由於當地山大溝深,村莊分散,部分地區車輛無法到達,唐和順便用雙腳在平均海拔2100多公尺的大山間走出了一條「步班郵路」。唐和順最害怕的不是山路,而是沿路的孤獨。唐和順往山頂送件,有時走一整天,不見一個人影,這樣的路,他走了12年,逾11萬公里。  資訊全靠倆弟兄堅守  最近,當地下了一場大雪,在蘭州市民歡暢在雪後美景的喜悅時,唐和順望著窗外的大雪,心裡嘀咕著,「今天送郵件路上得小心點了」。唐和順一邊等待郵政局內分揀的包裹,一邊心裡琢磨規劃當天最近的路線。唐和順翻開布包,規整了下水杯和饃饃,將報紙和信件裝進去後便往山上走。  12年前,唐和順剛從村幹部職位上退下來,堂哥將他介紹到西固郵政局,經過面試後,代替他成為了新一任金溝鄉的鄉村步班郵遞員,也就是人們常說的「郵二代」。在西固郵政局工作了33年的劉克儉說,如果沒有這倆弟兄多年來的堅守,這幾個村子的資訊可能就是空白的。  曾不清楚路況掉進山縫  雪越下越大,路面的積雪沒至腳踝,踩上去「咯吱咯吱」直響。唐和順腳踩藍色運動鞋,在雪地邁著小碎步,小心翼翼地往前挪,儘管如此,還是常不慎滑倒。唐和順重重栽倒在地上,身子在斜坡上滑出去2公尺遠,皺裂的右手上,卻還緊緊抓著包裹。  唐和順清楚地記得,工作的第一年,由於不清楚路況,他失足掉進深約兩公尺的山縫,被卡在中間,膝蓋受傷,動彈不得。「當時想著,這回要死在這兒了。」在人跡罕見的背面山坡上,沒有信號,唐和順無法求救。看了看一旁的包裹,想了想家人,唐和順開始徒手在山體上鑿出一個個小洞,手腳並用爬出了山洞,一瘸一拐地將郵件送達。那天,是唐和順這些年來回家最晚的一次。  送件路上,唐和順遇到過惡劣的雨雪天氣,遇到過塌方、滑坡等事故,還遇到過突然竄出的毒蛇。「一想到大山裡的老鄉眼巴巴等待我的那種表情,還有拿到信件和快遞的那種眼神和喜悅,我又不忍心了,決定堅持下去。」就這樣,12年過去了。未來的路,唐和順還要堅定地走下去。

  • 馬修讀劇本 郵遞員原地苦等5.5hr

    馬修讀劇本 郵遞員原地苦等5.5hr

     隨網路與爆料文化興起,年輕影迷大多失去「進電影院後才發現故事是什麼」的特權,但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擺明想重現這個「不符時代腳步」的悸動,新作《星際效應》下月7日就要上映,大眾對劇情卻一知半解,雖會讓電影宣傳成演員與媒體夢魘,但男主角馬修麥康納說:「有些電影你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但我尊重諾蘭的決定。」  《星際效應》的機密性,由馬修第一次拿到劇本時就非常明顯,他接受《今日美國報》專訪時透露,他當時正在紐奧良拍攝影集《無間警探》,一個郵遞專員神祕地出現在拍攝地點,將裝了劇本的上鎖手提箱、隔著籬笆交給他,然後開始耐心等待,馬修說:「我花5個半小時讀完劇本後,回到原地把手提箱交還給他。」  「這是我首次在電影拍攝時,就有很高得獎期待的作品。」他說,讓自己在奧斯卡封帝的《藥命俱樂部》,開拍前是沒人看好的黑馬作品,只覺得運氣好的話有得獎可能,但《星際效應》是電影公司全力支持的超級大作,以聲勢來說,兩片是截然不同的等級。  雖奧斯卡向來對科幻電影有嚴重小覷的陳腐立場,馬修卻自信滿滿地說:「要是再有爭獎機會,我已做好萬全準備。」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