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鄉代的搜尋結果,共821

  • 焚化爐飛灰將放置鹿野垃圾掩埋場 鄉民反彈

    焚化爐飛灰將放置鹿野垃圾掩埋場 鄉民反彈

    因應台東縣焚化爐重啟年底試運轉作業,台東縣環境保護局有意將飛灰放置於鹿野鄉垃圾掩埋場,引起當地鄉民及民意代表反對;環保局表示會將完整規畫擇日至鹿野開說明會,以解除民眾疑慮。據了解,台東縣垃圾掩埋場陸續飽和,部分垃圾已以互惠機制轉運到高雄仁武垃圾焚化廠處理,但不時發生暫停代燒,垃圾危機逐漸擴大。

  • 鄉代會主席郭茂良發監 郭建清遞補鄉代

    鄉代會主席郭茂良發監 郭建清遞補鄉代

     屏東縣崁頂鄉代會主席郭茂良涉貪案,一、二審都依貪汙治罪條例判處7年8個月,而褫奪公權5年、得易科罰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3年,經上訴最高法院駁回後全案定讞,郭13日發監執行;屏縣府公告前鄉代郭建清遞補空缺。

  • 崁頂鄉代主席涉貪定讞今發監執行 屏縣府公告郭建清遞補鄉代

    崁頂鄉代主席涉貪定讞今發監執行 屏縣府公告郭建清遞補鄉代

    更新內容20:17)崁頂鄉代會主席郭茂良涉貪案,一、二審都依貪污治罪條例判處7年8個月,而褫奪公權5年、得易科罰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3年,經上訴最高法院駁回後全案定讞,郭13日發監執行,對此,屏縣府公告前鄉代郭建清遞補空缺。

  • 守護金門淨土 金寧鄉代會送防疫噴槍替清潔隊打氣

    守護金門淨土 金寧鄉代會送防疫噴槍替清潔隊打氣

    金門是目前唯一零確診的縣市,全島各地環境清消持續作業。金寧鄉代會主席莊振源今偕全體代表致贈防疫噴槍、酒精給清潔隊,感謝他們的努力與奉獻。這份不一樣的端節「禮物」讓長年處於高風險工作環境的隊員感到十分實用和溫馨。 莊振源主席率同鄉代翁明惠、黃文欣、辛愛華、陳孝融、鍾尚志、李琳瑯等人,在鄉長楊忠俊、主任秘書蔡世舜和清潔隊長張寶仁陪同下,赴金寧鄉清潔隊部慰勞隊員們,為大家加油打氣,也提前向大家賀節。 莊振源表示,對抗新冠病毒,全民防疫除佩戴口罩、勤洗手之外,消毒防疫也不可少,站在第一線的清潔隊員更是辛苦,此次特別購置防疫噴槍和酒精,提供大家做為個人清消使用,讓他們在清運垃圾、資源回收分類、打草、清水溝,維護轄區優質環境時,也能多一分安全和健康保障。 鄉長楊忠俊感謝鄉代表會的暖心、愛心行動,讓基層清潔隊員的士氣感受到鼓舞,也提醒鄉親要切實做好防疫,戴口罩、勤洗手、少群聚,保護自己也保護別人,協力防堵病毒傳染擴散。

  • 大哥的美顏

    大哥的美顏

     「小姐,妳要把我們大哥化乎伊水水喔!」  兩個穿黑衣,雙臂露出刺青的「小弟」,操著台語,命令似的要我為他們的「老大」好好「整容」一番。  從事為大體化妝十多年來,見過不少三教九流的人物,而為黑道人物美容,卻是頭一遭──他,據兩個小弟說他原本的「長相」還滿斯文的,很難看出他曾殺人放火、窮凶惡極的殘忍面目。  聽說,以往的社會,第一等聰明的人是當醫生;第二,是賣冰;第三,是開查某間(妓院);而現代社會則是:第一聰明人,要搞政治;第二,要開寺廟;第三,要「做兄弟」。眼前的這個「大哥」可真是「高桿」──三者通包。  聽說,他,以做兄弟「起家」,在賭場、市場以當「保鏢」為由,抽取「保護金」,後來又經營酒廊…有了錢好辦事,他參加鄉民代表選舉,二十八歲就當上代表會主席。哇!有了錢,又有了權,使他的聲勢壯大了,又懂得和有關人士打交道,「選」上了鄉裡最大一座宮廟的主委,一時權傾四方,在鄉內與周遭鄉鎮「喊水會結凍」,黑白兩道沒人敢得罪他…。  只是,人紅遭嫉是非多,那些賭場主持人、傳統市場小販,也不是泛泛之輩,更不是省油的燈,只不過為了避免無謂的紛爭,只得暫時隱忍,但,一旦有機會,他們必然會反撲的;尤其是每次鄉代、宮廟主委選舉,那群候選人、樁腳,還有為數不少的選民,常被他以暴力威脅、恐嚇、毆打、砍斷手腳、放火燒屋的…已然累積了滿腹的怨氣、怒火,正醞釀要除掉他…。  「砰!砰…」一個暗夜,想起了連串的槍聲。  他,被轟了三十九槍──真巧,那正是他的年歲!  聽說,是他為了鄉內一件上億的工程「圍事」,引起另一個角頭的不滿,加上之前許許多多的事物,兩人結怨已深,才種下殺機。  「要怎麼幫他妝扮得又帥又酷呢?」望著他那張被槍擊得幾乎已扭曲的、坑坑洞洞的臉,我忍不住又問那兩個小弟。誰知他們居然吞雲吐霧的,把煙圈一圈圈的往我臉上吐過來:「妳就看著辦吧,我們會給個大紅包的!」  我無法拒絕,只得拿起粉撲,在他近十五個破洞臉上,抹上一層又一層厚厚的白粉來「打底」;接著,我像個畫家,用眉筆在他臉上,先畫出一張「圓臉」的輪廓,再畫上濃眉、大「眼」、落腮鬍…。  「哇!妳把我們老大畫得雖不帥,卻很酷呀!」而後真的開了超出行情價的一張一萬二的即期支票遞給我,我趁機好言相勸:「你們還很年輕,難道不想回頭嗎?」我以為他們不會接受,還會惡言相向,沒想到他們異口同聲的說:「我們當然很想快回頭,不然夜路走多了,總會遇到鬼啊!」  沒錯!世上無真正的鬼,卻有一種比鬼還恐怖的「黑吃黑的『黑心鬼』」,哪一天被「黑吃黑」,還要跟他道謝呢!

  • 嘉縣申建22座風力電機 地方雜音多

    嘉縣申建22座風力電機 地方雜音多

     能源公司業者將在嘉義縣北港溪南岸及朴子溪南北岸申請設置風力發電機,初步規畫申設22座發電機組,因範圍涉及東石鄉7村和六腳鄉2村,地方陸續傳出反彈聲浪,日前縣府召開座談會,出席代表皆要求業者下鄉溝通,聽取民眾心聲,業者則釋出誠意,盼給予說明機會,讓投資案愈來愈好。  首場座談無共識  已興設多場太陽能光電及漁電共生案的雲豹能源公司,計畫在東石、六腳蓋22部風力發電機,近期業者陸續與當地村長、鄉民代表溝通,但消息傳開,反對聲音接連傳出,東石鄉公所與7村村長、選區鄉代開過座談會後,大家一致反對。  日前在縣府建議下,雲豹能源公司特地辦一場座談會,雲豹能源專案管理部協理郭泳欽表示,該案經專業單位評估後,認為選址場域有風力發電潛力,所以才會籌備設置,前期作業已進行約1年,並取得環保署環評核准文件,因將正式進入申請階段,在取得縣府同意許可前,先辦座談會讓與會者了解投資案內容。  該場座談會由即將接任台鹽董事長的副縣長吳容輝親自主持,多位鄉民代表、村長出席,大家皆強調無法代表鄉親,要求廠商多溝通,儘管吳容輝當場說不做任何結論,但有代表、村長散會後私下透露,很多鄉親聽到都反對,更有人態度直接,表示明年要選舉了,此時如強推風力發電,怕節外生枝。  東石鄉公所祕書蔡武憲說,已將地方反對意見呈給縣府,重申公所從頭到尾不預設立場,鄉民支持,公所就樂觀其成,鄉民反對,公所絕對站在民意一方。另,吳容輝也建議六腳鄉比照東石開會,蒐集多數共識反映給業者知道。  業者將持續溝通  郭泳欽重申,開發案時程至少要5年,且興設內容需獲能源局核定,屆時可能會有變動,不過公司絕對想當大家的好厝邊,盡量不要造成村民困擾,透過座談會讓外界知道計畫內容,同時了解各界意見和態度,絕對會持續溝通。

  • 新竹尖石鄉代偽填資料涉圖利 7年徒刑逆轉無罪確定

    新竹尖石鄉代偽填資料涉圖利 7年徒刑逆轉無罪確定

    新竹縣尖石鄉鄉民代表陳沺宇被訴2012年擔任鄉公所機要秘書時,偽填資料,讓農業課課長核發內容不實的朱樟木採運許可證,一審依圖利罪重判7年,更一審認為,無法證明他給予承辦人員建議或指示圖利他人,逆轉改判無罪。檢提上訴,最高法院駁回確定。 檢察官起訴指控,陳沺宇任機要秘書負責襄理鄉長事務,而安柏翰任職尖石鄉公所農業課課員,承辦該鄉原住民保留地申請林產物採運證業務,劉仁德、黃淳仁係尖石鄉公所農業課之檢測員,負責該鄉原住民保留地林產物砍伐申請之會勘業務。 檢方指稱,陳沺宇在2012年為培育牛樟芝販售牟利,他知悉原住民保留地內之牛樟數量稀少,而尖石鄉境內之國有林班地內卻留有大量品質優良之牛樟,近年來,山老鼠竊取牛樟之事頻傳,於是用形式上獲取鄉公所核發之採運許可證為幌,實則以持有許可證掩護非法盜採國有林地內之牛樟。 陳沺宇遭訴,利用機要秘書身分,影響鄉公所承辦人員關於許可證核發業務決定之內容、範圍,使擔任檢測,讓承辦人黃淳仁、劉仁德、安柏翰迫於其勢,,製作內容不實之採運許可證,獲取不法利益。 新竹地院將陳男判刑7年,高院更一審認為,關於採運許可證之申請發放,並非陳男的之職責範圍,不需經他審核,檢察官未舉證以資證明陳男有何利用機要秘書之身分,對非其主管或監督之採運許可證之申請發放之檢測員及承辦人施壓或影響。 更一審認為,陳男既未就該申請案給予檢測員及承辦人員給予任何建議或指示,不能因他安排鄉長行程,因此憑為認定他對於黃淳仁、安柏翰、劉仁德有何欲憑藉職權之實質影響力,使承辦人員就被告申請案之總材積為不實之登載,圖自己及其他私人不法利益。 合議庭表示,一審就被告黃淳仁、安柏翰、劉仁德等3人被訴圖利罪部分,均已無罪確定,圖利的行為人已無罪確定,不知被圖利之對象,要與誰彼此間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檢方舉證不足,判決陳沺宇無罪,檢提上訴,最高法院駁回定讞。

  • 金門鄉親民意大力支持 金寧鄉爭取改制金寧鎮

    金門鄉親民意大力支持 金寧鄉爭取改制金寧鎮

    金門金寧鄉人口數躍居全島第2,轄區不但有金門大學和金門大橋,古寧頭、慈湖等觀光景點也吸引絡繹遊客外,伯玉路特產店和商圈也已成形,整體建設和環境條件讓人耳目一新。金寧鄉公所在鄉親的支持下,全力推動改制「金寧鎮」,期待迎來蓬勃發展的亮麗遠景。 金寧鄉公所今天召開推動改制說明會,希望透過公共政策的討論,完備爭取改制的準備作業,吸引縣、鄉各級民代和村長、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總幹事及鄉親踴躍參加。 鄉長楊忠俊表示,金寧鄉近年各項建設日新月異,轄內新建案如雨後春筍,人口大量移入,在全縣設籍人口14萬餘人中,金寧鄉即占3萬3000餘人,人口數躍居全島第2,加上地理位置緊鄰金城市區,在人口外溢效應下,未來發展成為副都心已指日可待,正是鄉親期待改制為「金寧鎮」的主因之一。 楊忠俊強調,金寧鄉不再是以前的僻壤小鄉,鄉公所曾就推動改制委託銘傳大學,針對20歲以上的設籍鄉民,以電話隨機取樣進行民調,在有效樣本1000份、誤差值3.1%的情況下,結果6項有關改制的核心問題平均獲得52.18%的支持,認為改制可以提升城市競爭力。 鄉公所分析,轄內國立金門大學生活圈不僅改變金寧鄉的人口質量與結構,也帶來社區快速發展的進步動力,導致人口成長以每年3%幅度持續增加。 另外,即將完工通車的金門大橋,也將讓金寧鄉成為大金門端的交通樞紐和觀光重鎮,且加速擴大商業潛力與市場效應的伯玉路兩側,特產店和大型購物中心的陸續進駐,也已形成日益蓬勃的商圈,都是金寧鄉爭取改制的優勢條件。 楊忠俊表示,在歷任鄉長及鄉代會的努力下,金寧鄉推動改制多年,但因法令束縛未能實現,在鄉親熱烈期待和民意的大力支持下,鄉公所仍將堅持下去,繼續向內政部爭取,達到最終改制為鎮的目標。

  • 台糖限期拆屋還地 農民轟鴨霸

    台糖限期拆屋還地 農民轟鴨霸

     數十位台東縣鹿野鄉瑞豐村民7日拉白布條抗議台糖「鴨霸」,75歲村民陳儀隆說,他們家世代在這塊土地上耕作,他從小就住在這裡吃地瓜長大,1甲子以前僅一紙公文,村子裡9成土地全都成為台糖的,如今竟然還要他限期拆屋還地,「簡直是土匪」。  鹿野鄉瑞豐村新豐社區信仰中心聖豐宮前廣場7日聚集數十位村民,他們拉起白布條,要求「解散台糖公司、還地於民」。  老農陳儀隆憤憤不平質疑,他們世代在這裡耕作,從先民迄今都是農民一鋤頭一畚箕開墾出來的,1946年政府來台,僅一紙公文就被登記成為「台糖地」,台糖有出過一點力嗎?有種過一根甘蔗嗎?憑什麼說土地是他們的?  吃肉吸血連骨頭也要吞  他說,以前住的土埆厝倒掉,後來撿漂流木蓋房子,木造房子毀損後,漂流木不能撿,就搭鐵皮屋,現在台糖限他今年6月30日前要拆屋還地,台糖「吃咱的肉、吸咱的血,連骨頭也要吞下,簡直土匪」。  陳儀隆說,他長期以來都是民進黨支持者,無法理解民進黨已經再度執政,卻忘了這些基層農民的「切身之痛」,當年民進黨大力疾呼土地正義,言猶在耳,難道執政後就換了腦袋?  他說,整個社區有9成是台糖土地,1成是國有財產局,呼籲政府要落實土地正義,不要選舉快到時才來談公地放領,當選後就忘記了,甚至坐視不管,他們已經繳了6、70年的租金,台糖要無條件歸還土地所有權狀。  昨天包括縣議員陳宏宗、立委劉櫂豪服務處代表、鹿野鄉代會主席李維順及民眾黨台東縣主委陳品樺均出席聲援,要求台糖依公地放領條例還地。  台糖花東區處允再請示  台糖花東區處表示,他們只是管理單位,當年也未參與土地事宜,如今只是依規定處理,民眾意見會向總公司反映,再由總公司決定如何處理。

  • 嘉邑行善團捐建鹿草3座橋 翁章梁代表縣民說「多謝」

    嘉邑行善團捐建鹿草3座橋 翁章梁代表縣民說「多謝」

    嘉邑行善團捐贈800萬元改建嘉義縣鹿草鄉下潭村無名橋、尾宅橋與鹿草村降真橋,24日動土典禮上;嘉邑行善團理事長徐文志表示,嘉邑行善團是政府立案,募款完完全全經過理監事及主管機關查核,嚴格使用每筆捐款。縣長翁章梁說,嘉邑行善團50多年來幫忙嘉義縣很大的忙,帶給鄉親許多的便利與行的安全,真的要代表縣民說聲:「多謝」。 嘉義檢調日前查獲何明德行善團涉嫌侵占善款,嘉邑行善團間接受到波及。有工作人員表示,近期不少民眾打電話來要求退款,甚至還有人欲退回歷年捐的款項,同仁每天都不斷解釋涉嫌侵占善款的不是嘉邑行善團。 徐文志致詞時也提到,嘉邑行善團與何明德行善團不一樣,嘉邑行善團是政府立案的團體,每筆捐贈、募款經理監事、主管機關查核,嚴格使用每一筆捐款。 徐文志說,像這次是第一次在鹿草鄉造橋,同樣是經過嚴格審核,決定重建降真橋、尾宅橋和無名橋這3座橋梁,未來地方有需要,嘉邑行善團一定盡全力支持與協助。 鹿草鄉降真橋、無名橋及尾宅橋,因年代久遠、使用頻繁及影響排水順暢,改建的總工程經費875萬元,有鑑於地方預算不足,嘉邑行善團挹注800萬元,其他配合款由鄉公所自行負擔,以半年時間重建3座橋。 翁章梁、鹿草鄉長楊秀玉和鄉代會主席施坤霖和各級民代,今日均出席特別向嘉邑行善團致上最高的謝意。

  • 麥寮蓋天然氣接收站 全鄉反到底

    麥寮蓋天然氣接收站 全鄉反到底

     雲林縣麥寮鄉長蔡長昆昨針對麥寮港可能興建天然氣接收站,邀村長、鄉代開會討論,與會人員認為若要替代中油3接,將增180公里天然氣管線潛在危險,另外,工業區石化氣體與油料加上天然氣揮發氣體,會讓工業區「火上加油又加氣」,有如不定時炸彈,全鄉反對到底。  外傳政府有意在麥寮建天然氣接收站,替代桃園觀塘3接方案,蔡長昆說,全鄉13名村長、11名鄉代一致反對,並強調他們詢問許多鄉民意見,沒1個人贊成,這是全鄉共識。  蔡長昆表示,目前六輕發電廠均採燃煤發電,若改燃氣發電,可減少空汙且天然氣儲存量不會太大,大家可接受,但若替代第3接,將增加180公里管線潛在危險,且為供應發電廠與接收站的天然氣,儲存量勢必大增,一旦發生意外後果不堪設想。  鄉民代表吳明宜表示,六輕工業區內目前有麥寮汽電3座發電機組,及公共1、2、3電廠的16座發電機組,都是燃煤發電,2025年麥寮汽電3座發電機組須改燃氣發電,若再加上第3天然氣接收站,天然氣儲存量相當可觀,鄉民們都非常擔心。  家住麥寮鄉的雲林縣議員林建鴻強調,在麥寮港建天然氣接收站,不僅安全引發疑慮,也將限制麥寮港由工業港轉型商港的契機。另,工業區石化氣體與油料加上天然氣的揮發氣體,將讓工業區潛在危險因素大幅上升,非常不利工業港、工業區、麥寮鄉,甚至整個雲林沿海地區開發。  麥寮鄉民說,麥寮鄉因六輕進駐帶來許多就業機會,但也隨時需面對可能的工安意外,若再加上天然氣接收站,等於「火上加油又加氣」,非常可怕,因此堅決反對,將建議公所製作「反第3天然氣接收站」布條懸掛在鄉內,表達鄉民心聲。  雲林縣長張麗善昨也表示,設置天然氣接收站恐增加安全風險,呼籲中央政府能有長遠規畫。

  • 信義老人日照中心進度超前 豐丘、新鄉村設簡易自來水

    信義老人日照中心進度超前 豐丘、新鄉村設簡易自來水

    信義鄉老人活動中心及日照中心正興建中,縣長林明溱指示變更設計,以符合衛福部要求;明德社區活動中心則提報「福利園區整合照顧服務計畫」,讓舊建築取得使用執照;豐丘及新鄉村簡易自來水,將設百噸蓄水池及4.5公里水管。 林明溱16日由立委許淑華,縣府原民局長史強、社會及勞動處長林志忠,縣議員全文才、信義鄉代會主席邱瑞榮、明德村長吳瑞龍、豐丘村長全福盛、新鄉村長田文發、信義鄉鄉老人會理事長胡增祥等人陪同,會勘工程進度。 信義鄉老人活動中心及日照中心新建工程,獲得衛福部補助2200多萬元,加上地方5%配合款,進度已近75%;林明溱對於工程設計未符合長照機構進駐的要求,他認為只要信義鄉公所與建築師研商及變更建築設計,取得使用執照時,就能符合中央要求。 林志忠指出,目前工程名稱為信義鄉老人文康活動中心,只需調整2樓為日間照顧中心,1樓調整為辦公室及老人活動場所,並依據提供失能及失智老人服務的興辦事業目的,正名為信義鄉老人活動中心及日照中心,並在5月竣工後,落實設立長照據點,就不會有補助經費被收回的問題。 林明溱說,豐丘村仍有20戶缺乏簡易自來水,原民局將斥資45萬元興建100噸容量的混凝土造蓄水塔,並接引取水管路;當地土地公廟缺乏聯外道路,也會協助鋪設水泥路。 新鄉村蓄水塔興建完成,接水源的管路長達4.5公里,林明溱實勘後,同意投入92萬元,由原民局施設引水管路;至於從蓄水塔供應到200多戶人家的供水管路,所需經費高達300多萬元,則請信義鄉公所提報供水計畫,爭取水利署補助經費。

  • 宜蘭礁溪明德班 管訓地獄變公園

    宜蘭礁溪明德班 管訓地獄變公園

     宜蘭縣礁溪鄉明德訓練班是管訓嚴重違紀士兵的場所,更被形容為「地獄」,隨明德班搬遷後委託縣府代管,經爭取礁溪之心工程計畫,使原本令人聞之色變的單位,轉型成「跑馬古道公園」,縣長林姿妙15日視察二期工程,宣布公園預計5月中下旬開放。  明德班管理比軍隊嚴格,甚至被外界傳聞是地獄般的存在,國防部1964年3月1日在礁溪成立明德班,2002年間曾發生林姓役男遭幹部要求背負沙包,甚至以紗布、膠帶封嘴,導致休克死亡。  礁溪鄉代會主席游見璋說,有聽過明德班的傳說,但大多是不當管教,未聽過鬼故事。  軍方2015年遷移明德班後由縣府代管,縣府提出「礁溪生活之心工程計畫」爭取前瞻計畫獲3.41億元經費,其中斥資1.9億元興建跑馬古道公園。  明德班雖轉型為跑馬古道公園,但仍保留原本的兵舍、勒戒室等建物與景觀,修繕工程去年10月竣工,縣府再爭取城鎮之心工程提升計畫,獲得5750萬元經費,建置燈光及指標系統,優化公共場域。  原明德班的北營區有執勤室、行政工作室等空間,轉型為公園後,北區將作為藝文展演活動場域與停車空間;南營區有兵舍、勒戒室、講堂等建物,公園南區會成為民眾休閒散步開放空間。  林姿妙表示,工程預計4月中完成、5月中下旬開放,礁溪鄉文化、藝術、觀光都要齊頭並進,礁溪之心等計畫使地方特色讓全國鄉親知道,礁溪是觀光勝地,縣府將持續為觀光加值,提供優質遊憩環境。

  • 彰化永靖農會變天 牽動鄉長、代表會選情

    彰化永靖農會變天 牽動鄉長、代表會選情

     彰化縣基層農會12日將召開理監事會議,選舉理事長、常務監事並遴聘總幹事。永靖鄉農會因「復仇者聯盟」大翻盤,農會三巨頭重新洗牌,加上現任鄉長詹木根將連任屆滿,預料將牽動明年鄉長、代表會選舉布局。  永靖鄉因派系恩怨長年糾葛,每到選舉總是角力不斷,2013年前縣議員葉麗娟聯手前縣政顧問邱方銘與妻子林秀惠,強勢入主理事會,自己當選理事長,硬是拉下掌舵12年的總幹事朱秋報。  不料林秀惠上任後,夫妻倆與葉麗娟不睦,本屆選舉葉因而拉攏前縣府計畫處長謝昌達登記候聘,派系內鬥演變成藍綠對決,葉反慘敗;隨後2018大選,葉麗娟縣議員連任失利、七連霸落空。  永靖鄉代會更因為正副主席選舉賄選案,公所派、農會派兩派人馬大亂鬥,最後演變成2人停職、5人解職,1度僅剩4人問政,離譜至極;重選後原本落選的詹雅婷遲至去年順利當選主席,背後操盤的邱與詹父代表的農會派大獲全勝。  葉麗娟當年與朱秋報因選舉結怨,如今卻能握手言和、組成聯盟,兩人雖未直接參選理監事,但全程合作操盤,最後成功反撲;農會派系大洗牌,加上詹木根明年任期屆滿後續動向未明,預料這次農會選舉後續,將大幅牽動鄉長、代表會選舉布局。  林秀惠未獲續聘後,總幹事職務將由祕書代理,至於參與第二輪遴選作業的總幹事人選仍保密到家,有傳聞指找不到合適人選,也有人點名現任陳姓女職員、朱秋報昔日部屬。

  • 國姓鄉柑林、南港村野溪水患 縣長林明溱會勘改善

    國姓鄉柑林、南港村野溪水患 縣長林明溱會勘改善

    國姓鄉柑林村清德巷年久失修,南港村5鄰雞寮坪及港源1號橋旁野溪水患頻仍,經地方陳情,南投縣長林明溱2日逐一實地會勘,允諾分別由縣府工務處及農業處盡速測設發包改善,所需600萬元經費,全部由縣府籌措支應。 林明溱2日偕同立委馬文君,由縣長特助林儒彬、縣府顧問邱美玲陪同,前往國姓鄉會勘,清德寺住持慧龍法師、鄉代會主席林東漢、前鄉長林福峰、國姓鄉農會理事長胡水發、南港村長洪永鎮都到場反映心聲。 林明溱說,清德巷有許多住家及農民通行,但因道路年久失修,多處路段出現路基下陷、路面龜裂等狀況,大小車輛行經顛簸難行,機車途經彎道更易發生危險,經縣府實地測設,將一次改善20處路面、擋土牆、排水溝、護欄等設施,總經費230萬元。 林明溱隨後轉往南港村,當地147線雞寮坪的野溪,有100多公尺尚未整治,導致溪流氾濫危及下游民宅,甚至曾有土石流直沖屋內,縣府曾報請水土保持局協助改善,但未獲重視;林明溱實地勘查後,決定動支300萬元徹底改善,將施設兩岸各100公尺長、2.5公尺高的護岸、20座固床工及一座靜水池,緩衝瞬間大量流洩的洪流,完工後就能徹底改善當地的水患。 至於港源1號橋旁,兩處匯入北山坑溪的山溝,分別因早期興建的涵管管徑太小,容易造成阻塞溢流,導致豪雨後道路滿布土泥甚至波及山溝旁鹿寮、民宅,另外山溝缺乏護岸也出現兩岸農園遭沖蝕流失的問題,農業處已籌編95萬元,計畫施設護岸、固床工及排漿溝。

  • 魚池鄉農路排水待改善 林明溱會勘

    魚池鄉農路排水待改善 林明溱會勘

     魚池鄉大雁、新城、日月村,都有農路崎嶇及巷道排水闕如安全堪憂,南投縣長林明溱18日實地會勘,確認屬大眾通行且民眾深感憂心與不便,當場核定足額經費,責由工務處道路養護科盡速辦理發包改善。  林明溱會勘行程由特助林儒彬,縣議員王秋淑、謝明謀、石慶龍,及魚池鄉代會主席梁政裕、大雁村長陳秋坤、新城村長沈華儷、日月村長黃益琪等人陪同,並當場反映心聲。  林明溱說,大雁村澀水社區大雁支線農路,除了有住戶更是農園運輸,及在地生態觀光的重要道路,但因年久失修,路面龜裂破損且路基局部下陷,不僅車輛行經顛簸,機車途經更容易打滑摔倒,還曾有農友因此摔傷骨折,實地走過一遍發現確實需要立即改善,將由道路養護科重新鋪設300公尺長、3.5公尺寬的混凝土路面。 林明溱隨後到新城村,會勘文正巷仍未施設排水溝的路段,特助林儒彬拿出當地民眾陳情大雨路面變水路濁水滾滾的照片表示,地方民眾拍了照片向他反映,可見排水溝的重要性,林縣長也當場聽取陳情村民的心聲,並允諾盡速施設長約110公尺的排水溝。  林明溱也走訪新城村通文巷,發現路面塑膠警示桿整排斷損;居民說,曾有人騎機車轉彎不慎就直接衝落大排水溝,十分危險;林明溱說,通文巷將施設紐澤西護欄,長度180公尺,同時也會將另一側的小排水溝,增加彎道路幅,確保大眾行的安全。日月村竹嵩溪上游農路,是賞櫻及螢火蟲步道,也將盡速改善路況。

  • 南澳鄉代涉賄無罪 仍判當選無效

    南澳鄉代涉賄無罪 仍判當選無效

     前宜蘭縣南澳鄉民代表廖俊傑遭檢方起訴涉及賄選罪,台灣高等法院選舉法庭去年初判決當選無效確定,讓他失去鄉代職務。刑事部分,雖然一、二審判刑4年,但高院更一審逆轉改判無罪,最高法院5日駁回檢方上訴,廖無罪定讞。  檢方指控廖男交給高玉珍4000元,2018年11月間高女將錢交給劉姓夫婦,以每票2000元代價,請對方投票給廖男;宜蘭地院及高院都認定廖男涉及賄選,都判刑4年;高女緩刑2年。案經廖提出上訴,最高法院撤銷有罪判決發回更審。  廖男辯稱,他沒有交付現金4000元給高玉珍買票,高女在檢調偵辦時的說法,是受員警誘導所致;劉姓夫婦的證詞也不能作為認定他行賄買票的依據,本件只有高女前後不一的單一指述,欠缺其他相關補強證據,請求判他無罪。  高院更一審認為,無罪推定是普世價值,檢察官就廖男涉買票的舉證不足,也沒有其他積極證據可證明廖確有檢察官所指犯行,因此改判廖男無罪,上訴後,最高法院昨日駁回確定。  不過,檢方提起的民事當選無效訴訟部分,高院維持一審判決,認定幫廖男助選人員都因賄選被法院判決確定,這些人是廖男最信賴及倚重為其進行選務、遂行當選目的之人,廖男必須負責。  高院選舉法庭認為,檢方雖未能舉證買票者是廖男競選團隊成員,不能認為是廖男的行為,但投票行賄已符合選罷法當選無效要件,去年判決廖俊傑當選無效確定,因此失去鄉代資格。

  • 南澳鄉代涉賄選 刑事無罪確定、民事當選無效

    南澳鄉代涉賄選 刑事無罪確定、民事當選無效

    前宜蘭縣南澳鄉民代表廖俊傑遭檢方起訴賄選,宜蘭地方法院及台灣高等法院都依對於有投票權之人交付賄賂,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判刑4年,但高院更一審逆轉無罪,上訴後,最高法院駁回定讞;廖雖無罪但他去年3月,已遭高院民事庭判當選無效確定。 高院民事庭認定,檢方雖未能舉證買票者是廖男競選團隊成員,不能認為是廖男行為,但投票行賄已符合選罷法當選無效要件,宣告廖俊傑當選無效確定,他無法繼續擔任鄉民代表。 本案因檢方指控廖男交給為他助選的高玉珍4000元,由對方幫他買票,2018年11月間高將錢交給劉姓夫婦進行買票,請對方投票給廖俊傑。宜蘭地院及高院都認定廖男共同賄選,判刑4年,高則獲判緩刑2年,廖男提上訴後,最高法院發回更審。 廖男辯稱,沒有交付現金4000元予高玉珍買票,高在檢調所稱是受製作調查筆錄之員警誘導所致,而劉姓夫婦的證司也不得作為認定被告行賄買票之依據,本件僅有共犯高玉珍前後不一之單一指述,欠缺其他相關補強證據,請撤銷原判決判他無罪。 更一審認為,無罪推定是普世之價值,因檢察官就廖男涉買票的舉證不足,也沒有其他積極證據足以證明被告確有檢察官所指犯行,依法不能為被告有罪之判決,改判廖男無罪,上訴後,最高法院駁回確定。 但民事的終局判決認為,幫廖男助選的4人已被法院判決,在選舉中都有違反選罷法的賄選行為,這些人是廖男最信賴及倚重為其進行選務、遂行當選目的之人,廖男必須負責,判他當選無效定讞。

  • 前南澳鄉代遭控買票宣告當選無效 行賄部分卻無罪理由曝光

    前南澳鄉代遭控買票宣告當選無效 行賄部分卻無罪理由曝光

    民意代表可要注意了。別以為自己沒賄選就沒事。因為即使賄選遭判無罪,但卻因為「有人協助」賄選,還是會被判定當選無效。 宜蘭縣南澳鄉民代表廖俊傑遭檢方提起當選無效之訴,高院去年判決,認定檢方雖未能舉證買票者是廖男競選團隊成員,不能認為是廖男行為,但投票行賄已符合選罷法當選無效要件,宣告廖俊傑當選無效確定而被公告解職。不過廖的刑事賄選部分,最高法院今(5日)判決他無罪確定。 在當選無效之訴方面,檢方當年指控廖男的競選總部之總幹事、副總幹事及成員,竟為求上訴人順利當選,在2018年11月12日更以2000元到6000元不等價錢,行賄選民約使其投票給予廖俊傑。 高院認為幫廖男助選的張、駱及高等人經宜蘭地檢署檢察官提起公訴,並經宜蘭地方法院判決有罪且證人證述明確,足認4人在爭選舉中都有選罷法的賄選行為,這些人是廖男最信賴及倚重為其進行選務、遂行當選目的之人,廖男必須負責,判他當選無效定讞。 但刑事賄選部分,廖男一二審均遭判刑4年,經撤銷發回後,更一審於去年9月間,大逆轉改判廖男無罪。檢方不服再度上訴最高法院,最高法院今(5日)駁回,判決廖無罪確定。

  • 南澳鄉代補選 林德富5票之差險勝

    南澳鄉代補選 林德富5票之差險勝

     宜蘭縣南澳鄉民代表林金助在去年12月1日不幸病逝,宜蘭縣選委會依地方制度法規定在30日舉行補選,共有周光雄、林士帆、林德富3人角逐,3方實力相近,最後僅以5票之差分出勝負,由林德富以286票勝選,得票數第三名的也只輸11票。  此次南澳鄉民代表補選,雖然是偏遠原民鄉,且選舉人數僅有1312人,但因三方都有相當實力,最後投票率超過6成。  三位候選人中,周光雄是職業軍人退伍,曾經擔任過情報官、教官,也曾經競選過縣議員;林士帆則是前任鄉民代表、金岳部落會議主席;當選的林德富則是現任碧候村長,三人各據一方,競爭激烈。  根據縣選委會統計,昨天補選最後有效票數842票,無效票數2票,投票率高達64.33%。最後3人票數也接近,林德富拿下286票勝選,林士帆得到281票,以5票之差落敗,排在第3的周光雄拿到275票,僅差11票。  宜蘭縣選舉委員會表示,只有區域立委、直轄市長及縣市長選舉,票數最高與次高的候選人得票數差距在有效票數千分之三以內時,次高票數次高者可在投票日後7日內提出驗票之聲請,至於其他地方民意代表、村里長選舉則沒有這樣的規定,需透過訴訟的方式聲請驗票。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