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鄉土文學家的搜尋結果,共09

  • 南投鄉土文學家王灝 紀念特展登場

    南投鄉土文學家王灝 紀念特展登場

    生前有「埔里的文建會主委」之喻的鄉土文學、藝術家王灝辭世1年,南投縣文化局舉辦紀念特展;副縣長陳正昇推祟王灝對藝文的貢獻,並直言如果他的生命能延續迄今,當文化部長是「恰如其分」。 \n \n 王灝紀念特展在文化局圖書館文學資料館登場,他的至親好友、藝文界人士齊聚懷念「阿萬」,並由立委馬文君、陳正昇等人,為「養韜齋」工作室揭幕;王灝本名「王萬富」,擅長詩、書、畫,更是帶動埔里鎮藝文風潮的靈魂人物。 \n \n 埔里鎮是王灝的畫布,走進山城,到處都是他的書法、詩、畫;王灝專情創作,不求名利,不拘小節,他的生命就是一段藝術史。 \n \n 王灝紀念特展現場,除了播放王灝紀念影片,作家康原、李展平也透過詩作感懷;詩人岩上朗讀王灝作品《台灣百合》,進一步談王灝,想起故人既不捨,又感傷!

  • 隔壁親家 企業邀弱勢孩童看戲

     昇恆昌股份有限公司邀請150位育幼院孩童,欣賞「隔壁親家」音樂劇,由藝人澎恰恰和許效舜領銜主演,與孩童共度周末午後。 \n 「隔壁親家」改編鄉土文學作家廖風德原著,全劇貫穿50年代台灣鄉土生活,由澎恰恰及許效舜領銜主演,詮釋宜蘭農村,兩個情同手足的男孩,因人生際遇的差別,在友情、愛情與親情的衝突下,演出最真實的人生,邁入第五回第45場的演出。 \n 演出後澎恰恰及許效舜現身舞台前,育幼院孩童尖叫聲連連,澎恰恰問小朋友們說,你們看得懂嗎?小朋友支支吾吾的說不出來,直說好看。 \n 許效舜說,音樂劇裡有許多髒話出現,提醒小朋友不要學,要當一個有禮貌的小孩,小朋友大聲的說好。 \n 昇恆昌行政副總江建廷說,希望透過「隔壁親家」音樂劇,讓孩童常懷感恩的心,珍惜重要的人,不做後悔的事。 \n 「隔壁親家」音樂劇11月22日至12月15日在台北市國立台灣藝術教育館南海劇場演出。1021207 \n

  • 2女環島 尋訪5作家的家鄉味

    2女環島 尋訪5作家的家鄉味

     22歲女生「雙寧」陳婕寧和楊寧,因文學相知相惜,今年7月展開一場文學環島之旅,從北到南走訪鍾鐵均、鍾肇政、鍾文音、吳晟、林彧等5名文學家,訪問文學家們對各自家鄉的味道。 \n 「家鄉的味道是茶香!」身長在茶鄉的南投鹿谷文學家林彧,見雙寧走進家中茶行,隨即端出茶席,邊泡茶邊與她們談家鄉的味道,還感動說,沒到真有年輕人會為文學環島。 \n 「年輕人都泡在網路了…」陳婕寧和楊寧說,8年級生早已習慣網路上零碎的文字,忽略文學,以及土地帶來的真實感,因此在文學家余遠炫、林彧協助下,以「味道台灣,文學旅物」為題,決定「走讀」台灣20餘名文學家。 \n 「喝涼涼,吃水果!」緊張到手心冒汗的雙寧,一走進鍾肇政的桃園龍潭家中,就受到鍾老備好冰飲、水果熱情款待,她們沒想到筆鋒細膩、文章給人嚴肅形象的客家文學大老,竟如此平易近人,頓時鬆了一口氣。 \n 高齡88歲鍾肇政見到雙寧為文學前來,興奮拿出創作手稿大方分享,還用國、客、台、日等4種語言進行訪談,氣氛歡樂。 \n 鍾肇政向雙寧說,從小常向家人吵著要喝綠豆湯,每天必喝一碗才願意上床睡覺。他覺得綠豆湯味道,最能代表家鄉味,也代表家人愛護他的親情。 \n 雙寧在這趟文學之旅發現,新北八里文學家鍾文音,認為當地漁村味不在,而被左岸的咖啡味所取代;彰化溪州文學家吳晟則因家鄉被工業汙染,而說不出家鄉味;高雄美濃文學家鍾鐵均,最愛當地名產「油蔥酥」這一味。 \n 陳婕寧和楊寧表示,事前閱讀不少要採訪的文學家作品,希望從創作中更了解他們。實地走訪後,發現並非「文如其人」,作家與其作品,給人感覺截然不同。 \n 陳婕寧和楊寧計畫未來開5場分享會,向喜愛文學的民眾,分享採訪5位文學家的點滴,包含雙方不語、進行筆談的手稿等,更打算集結手稿成書,以保存、延續這些文學家的鄉土記憶。

  • 蘭陽文學獎 「不限宜蘭人」

    蘭陽文學獎 「不限宜蘭人」

     「清水流/濁水流/流到溪州古渡頭…」兩年一次的「蘭陽文學獎」徵選活動五月開跑,宜蘭縣政府文化局昨提前在宜蘭文學館造勢,邀請詩人康濟時吟唱詩歌作品,別具蘭陽情懷的詩句餘音繞樑,讓這棟古色古香的建築更增添人文氣息。 \n 文風鼎盛的宜蘭,曾孕育許多知名的鄉土文學家,為讓更多的蘭陽子弟展露才情,宣揚蘭陽人文特色,縣府每兩年舉辦一次蘭陽文學獎,知名作家吳敏顯、徐惠隆都曾獲殊榮,主辦單位文化局透露,已累積逾七百件作品參與徵選。 \n 文化局圖書資訊科長馬祖瑞表示,文學獎徵稿類別會隨著奇、偶數屆有所更動,今年徵選項目包括散文四千字內,小說六千至一萬字,傳統詩為律、絕、古體詩、竹枝詞、詞、聯或排律等,投稿作品須符合十首以上的詩集型態,以及民間故事四千字內。 \n 他強調,傳統詩與民間故事是奇數屆才有的類別,今年適逢第五屆,距離上次徵選已相隔四年,相當難得,活動收件期間為五月一日至卅一日,參選作品須能展現蘭陽風土民情特色的文學創作,「但不限定宜蘭人才能參賽。」

  • 鍾理和故居 遙想台灣文學巨擘

     大武山微風徐徐吹入屏東縣高樹鄉廣興村客家小村庄,聞得到些許人文氣息,這裡孕育出台灣近代鄉土文學家鍾理和,這位文壇客家菁英,以生命及文字刻劃大時代下的台灣土地與人民情感,留下雋永的詩章,質樸的傳統客家夥房,一如他文筆給人的誠摯感覺。 \n 很多人以為鍾理和是高雄美濃人,其實他出生在屏東縣高樹庄大路關(現今廣興村),在鹽埔公學校、長治公學校高等科求學,十六歲畢業後又進入村中私塾學習漢文,十八歲才隨著父親舉家遷往美濃笠山農場,等於說他的年少時光都是在屏東成長度過。 \n 「我生長在大武山之麓,由小至長無日不和它親近,它那偉姿和傳說,像絹絲一樣把我的童年織得瑰麗,使我充滿了對它的憧憬和嚮往」,鍾理和在作品中如此描述,可見故居生活對他影響至深,也成為日後創作靈感的泉源。 \n 鍾理和故居為典型的客家三合院建築,由於他的伯父為清朝秀才,左橫屋與左外橫屋間建有門樓,象徵鍾氏家族為書香門第。而左橫屋裡間的廂房就是鍾理和出生的房間,自門樓進去右側第一間即其奶奶「假黎婆」的房間。 \n 「假黎婆」是鍾理和祖父的繼室,指的是客語發音的「山地婆」,這位擁有排灣族原住民血統的奶奶待他極好,鍾理和短篇小說「假黎婆」即描述童年時常黏著奶奶撒嬌、喜歡與奶奶一起睡覺,可以感受到這對跨越族群的祖孫情誼。 \n 這座傳統夥房不只誕生鍾理和這位台灣文學巨擘,還有台灣四○至五○年代重要社會主義思想與實踐家鍾浩東(鍾理和的異母兄,於基隆中學事件中不幸喪生),這對兄弟在台灣文學及近代史上分別占有一席之地。 \n 歷經時代變遷及莫拉克風災摧殘損壞,屏東縣政府客家事務處爭取客委會補助,徵得鍾家族人配合,耗費兩年修復,最近才又重現百年老厝的風貌,鍾理和故居完全維持舊時氛圍,窗外百年夜合花及桂樹依然生機盎然,踏入其間,可以遙想鍾理和坐在窗前觀察村落與寫作的情景,猶如穿越時空與文學家對話。

  • 楊逵等作品展 重現台灣文壇史

    楊逵等作品展 重現台灣文壇史

     台北市文化局為回顧日據時期的文學活動,特地在台北市寧夏路大同警分局三樓的台灣新文化運動紀念館籌備處,辦理以人民、語言、土地、書寫為主軸的文史特展,民眾即日起至卅日可來參觀多采多姿的鄉土文學活動歷史。 \n 文化局表示,日據時期台灣鄉土文學特展,透過六十餘件泛黃書籍文獻和前輩文人照片的呈現,帶領觀展者回顧八十幾年前的文學大事,並提供對本土歷史更多元關懷的視角。 \n 此次展覽有三份一九四○年代台灣知名作家,出版小說時的封面手工印製稿與完稿文獻品,分別是楊逵作品《三國志物語》、黃得時作品《水滸傳》及日籍作家中島孤島的作品《改訂西遊記》。另外,一九三○年代以來引領台灣文壇風騷,擁有「壓不扁玫瑰」之稱的名作家楊逵作品也有展出。 \n 此外,收藏家莊永明提供日據時期知名文學家黃得時在一九三六年間簽訂之鄉土民謠〈田家樂〉版權委任狀全文原件,以及與鄉土文學論戰主角廖漢臣的來往書信;更有王詩琅針對台灣本土研究者之現況,所親筆發表的批評文件等,都是過去未曾公布的史料。 \n 十六日在台北市立社教館舉辦「日據時期台灣鄉土文學座談會」,邀請陳芳明、廖咸浩、陳淑容等學者講演及進行鄉土文學觀點對談,意者可上台灣新文化運動紀念館網站下載報名表報名。

  • 法蘭克福書展 甘耀明樹下說書

    法蘭克福書展 甘耀明樹下說書

     全世界最大的德國法蘭克福書展將於十月十二至十六日舉行,書展將以冰島作為主題國,推出冰島新世代文學作品。台灣館方面則邀請小說家甘耀明,以「傳說中的鄉土 愛與生死的故事」為主題演講,重現台灣鄉野傳奇,並以早年常見「大樹下說書」方式呈現箇中趣味。 \n 每年有近廿八萬人次造訪的法蘭克福書展,已邁入第六十三屆。今年以冰島為書展的主題國。其中,最受矚目的是二○一一北歐文學獎得主艾利亞森(Gyrdir Eliasson),將於展場現身。並將展出翻譯成他國語言的冰島文學。自六月起,關於冰島文學、音樂、藝術、電影、攝影等方面主題,也已陸續於法蘭克福博物館、書店和藝文場所展出。 \n 台灣館今年以「出版無疆界」為主題,共有一四○家出版社參展,展示包括黃春明、白先勇、蕭麗紅、舞鶴等近四十位作家作品,甘耀明將在書展以輕鬆幽默的方式,分享他作品《喪禮上的故事》的篇章〈壓力煮輕功〉、〈癲金仔〉,娓娓道出發生台灣鄉野傳奇。甘耀明將與與德國柏林文學協會策畫人東格斯(Thorsten Donges)對談。甘耀明表示,《喪禮上的故事》的〈微笑老妞〉篇章,也將由版權經紀人譚光磊翻譯為英文,在書展上推廣國際版權。

  • 走向社會參與是宿命

     吳明益畢業於輔大大傳系、中央大學中文系博士,科學知識全靠自修補足。他平時大量閱讀、勤走野外。他說:「我的電腦裡有一層層分類界、門、綱、目、科、屬、種的資料夾,所有我認識的生物,我都知道他歸到哪一科。」 \n 吳明益目前在東華大學華文系任教,常帶著學生去踏查山川,每天忙著教書、寫作、抗爭,他幾乎沒時間睡覺,認真的個性,也反映在他堅毅的臉龐上。他坦言參與環境運動需投入大量時間精力,還會得罪人,但他認為自然作家走向社會參與不只是使命,更是宿命。 \n 距離出版第一本小說集《本日公休》已十四年,吳明益默默耕耘,從一個不被注意的新人,成為具深厚內力的作家。他說,很久以前他就知道要寫出像《複眼人》這樣的小說,「但我知道需要十年的時間。」 \n 十年來,他並非不焦慮,因為他不在文壇結盟,拒絕進入彼此吹捧的小圈圈,也不在文學雜誌發表創作,怕被版面與編輯的要求受限,加上他的小說不歷史不城市不鄉土,難以歸類。 \n 但他欣見近年來台灣自然科普書寫日益興盛,像是這兩年包括方偉達的《生態瞬間》、黃一峰的《婆羅洲雨林野瘋狂》、陳添喜的《在龜的國度》、陳楊文《一個潮池的秘密》等作品。 \n 他表示,台灣的自然書寫從八○年代文學家結合鄉土意識的寫作、到九○年代如廖鴻基、夏曼‧藍波安回歸原鄉的追尋,到如今有林黛羚等人寫蓋自然的房子、綠房子、節能減碳的實踐等等,廣泛地討論到人的棲居問題。「我相信科學界出身的人逐漸會成為自然書寫的主力,也許一百年後,台灣也能出現像瑞秋卡森這樣的自然作家。」

  • 鄉土文學 作家不想要的大帽子

     近年來,新世代小說家的創作只要關乎台灣家族、歷史或土地,往往便被冠上「新鄉土」、「後鄉土」,甚至「魔幻鄉土」之名。但不論如何稱呼,這個時代對「鄉土」的界定,勢必與七○年代的鄉土文學大不相同,而此刻,鄉土文學還是一種必要的歸類嗎? \n 在國藝會舉行的「『新』十年小說論壇」上,郭楓、巴代、鍾文音、童偉格、王聰威等五位各世代作家,以各自的寫作經驗,回應關於「鄉土」的提問,並一致反對被貼上「鄉土文學」的標籤。 \n 回顧七○年代鄉土文學興起,是對應當時台灣在國際上被孤立、加上對西方現代主義文學的反叛與覺醒,因此發展出回歸土地、反映社會現實的寫作路線。如學者陳芳明描述,「當時作家書寫的議題觸及農民、勞工、女性、環保,也深入探索外資挾帶而來不公平、不公義的文化。」 \n 但七○年代後的台灣作家在都市中成長,面臨的是鋪天蓋地的全球化浪潮,「鄉土」在他們的筆下往往是一種回歸。鍾文音坦言,她在《短歌行》中描寫南部家鄉,只是「一段往事招魂的再現。」「我做了很多田野功課,但我在意的不是鄉土與地理的標誌,而是時空差距下的人物、故事和情感如何被述說。」 \n 王聰威則幽默表示,年輕時他寫作實驗小說,覺得鄉土小說就像閩南語連續劇一樣「俗」,直到二○○三年他返鄉參加叔叔的葬禮,才發現自己對家族一無所知。之後便分別以父母為主角原型,寫出《複島》及《濱線女兒》兩部家族史小說,「常常不知道寫什麼,就打電話回家問媽媽。」 \n 他認為,「新鄉土」一詞變得熱門,是因為近年小說家對「鄉土」有所反省,但寫法卻各式各樣,「所以這個歸類會被寫入台灣文學史,還是過幾年就會消失,還需要時間淬鍊。」 \n 以《走過》記錄原住民台籍老兵陳清山人生歷程的原住民作家巴代說,這部小說講的是一個時代的故事,更勝於身分認同。他認為「鄉土文學」或「原住民文學」,只是學者便於研究的分類,「對作家來說,應該是先想要說什麼,讓事件去發展、人物去連結,到底是哪邊的鄉?哪邊的土?是讀者而非作者的問題。」 \n 著有《西北雨》的童偉格分析,過去鄉土文學的出現,「是在現代性的夾擊之下,以空間作為延緩對時間追趕焦慮的方法,因為土地總能給人一種抽象的安慰。但想得遠一點,這代表我們還沒克服時間的焦慮。」因此他希望評論者與其去區分鄉土、不鄉土,不如更用心區分每位寫作者的特異。 \n 日前資深作家季季曾撰文批評,許多七年級作家因為不熟悉各地風土人物,寫出了只有刻板鄉土骨架、沒有密實基理與人物特色的「偽鄉土」小說。高齡八十歲的資深作家郭楓說,「難道台北不是台灣土地的一部分嗎?只要寫自己最熟悉的東西,城市也是一種鄉土。」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