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鄭人榕的搜尋結果,共68

  • 徐國勇:言論自由得來不易 不容外來勢力利用民主反民主

    徐國勇:言論自由得來不易 不容外來勢力利用民主反民主

    今天是言論自由日,內政部與228事件紀念基金會、鄭南榕基金會共同舉辦鄭南榕基金會,內政部長徐國勇致詞時表示,台灣能有現今的言論自由得來不易,尤其在選舉及疫情期間更深深體會,維護言論自由及確保消息正確的重要性,內政部有防範機制,不容外來勢力利用民主反民主。 徐國勇今與鄭南榕遺孀葉菊蘭、鄭南榕基金會董事長許景河,以及二二八紀念基金會董事長薛化元等人,出席「言論自由的路上」系列活動開幕儀式,徐國勇表示,鄭南榕為爭取言論自由殉道,至今已經32周年,台灣歷經多年努力得到現在的自由,很不容易,為紀念鄭南榕的精神,透過影展、講座探討現代社會網路是否濫用言論自由,提醒國人要用所有力量去維護。 徐國勇表示,台灣邁入民主自由國家不容易,不容外來勢力利用民主反民主,如何加深鞏固台灣民主自由是很重要議題,內政部對於假言論自由侵害言論自由有防範機制,提醒民眾在接受網路訊息時,應小心求證,避免觸法,若散播謠言,可依《刑法》最高可處3年的有期徒刑。 徐國勇提到,這次疫情發生,一開始可能從大陸過來,但大陸否認,過程中有個錯誤認知,好像只有威權國家以「不能出門,出門就打斷腿」規範,才能抑制疫情,但台灣告訴全世界,民主自由一樣可以防止疫情擴散。 薛化元也說,台灣言論自由不是1987年宣布解嚴就有,如果解嚴帶給台灣民主化、自由化,就不會發生鄭南榕自焚事件,故總統蔣經國晚年的政治改革只是開端,民主化、自由化都是後續努力爭取而來。

  • 言論自由日 賴清德:團結內部 深化民主

    言論自由日 賴清德:團結內部 深化民主

    今天是言論自由日,副總統賴清德表示,台灣防疫能夠成為全球典範,是因為公開透明的民主體制,保障了民眾的健康安全,對抗了病毒的肆虐襲擊。現在有一股外部力量,濫用台灣的言論自由攻擊台灣的民主體制。他呼籲台灣內部團結,持續深化民主發展,讓言論自由的精神與理念傳遞下去。 賴清德指出,1989年是世界急速改變的一年。蘇聯解體、柏林圍牆倒塌、中國六四天安門事件,都發生在這一年。我們台灣人也有自己的1989年。那一年的今天,鄭南榕用他自己的性命,為我們衝破威權的禁忌,開創了自由的時代。 32年來,台灣改變了很多。他說,現在的年輕人可能很難想像,台灣曾經走過那樣的年代。當年鄭南榕為了捍衛言論自由,拒絕接受執政者給他的叛亂罪名,在國家機器企圖逮捕他時,如他所宣告,在雜誌社裡面自焚而死,向國民黨政權表達最深沉的抗議。 賴清德表示,鄭南榕的殉道激起了波濤壯闊的運動。我們不再怕了,「Nylon幫我們衝在前面。如果我們再卑躬屈膝,我們怎麼對得起他的犧牲」。 鄭南榕的自焚為兩年後廢除刑法100條的運動,撒下了種子。台灣一步一步往民主自由的道路邁進。為了感念他的犧牲,賴清德指出,在2012年在台南市宣佈每年4月7日為台南言論自由日,2016年民進黨再次執政後也正式核定為國定言論自由日。 他認為,Nylon當時所追求的百分百言論自由,讓我們今天腳踩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可以呼吸自由的空氣,也讓我們及早明白,唯有民主自由體制才是對人類發展最好的制度。 過去一年多來全球都在疫情籠罩下,台灣防疫能夠成為全球典範,賴清德強調,這是因為公開透明的民主體制,保障了民眾的健康安全,對抗了病毒的肆虐襲擊。「我們正在向全世界講,台灣雖小,但是我們是好國好民」。 他說,當然,我們的民主自由之路並非全然順遂,現在更有一股外部力量,濫用台灣的言論自由攻擊台灣的民主體制。因此台灣內部必須團結,並持續深化民主發展,才能讓鄭南榕所追求百分之百言論自由的精神與理念傳遞下去。

  • 世界人權日 扁反問:31年過去,我們為鄭南榕做了多少?

    世界人權日 扁反問:31年過去,我們為鄭南榕做了多少?

    今天是12月10日是世界人權日,前總統陳水扁今表示,言論自由則是最基本的人權。鄭南榕堅持100%言論自由,寧死不屈,鄭南榕的遺言是,「剩下就是你們的事了!」31年過去了,「我們又為Nylon(鄭南榕)做了多少事?」 陳水扁今在臉書以「爭取100%自由,寧死不屈的Nylon」為題指出,1984.3.12鄭南榕創辦《自由時代》創刊號發刊,李敖掛名總監,阿扁忝任社長。直至1989.11.11出刊最後一期前後5年8個月共計302期,也創下臺灣出版史上被警總查禁和停刊次數最多的紀錄。 他說,Nylon大學時代因拒修國父思想,無法畢業,就不能擔任發行人,只好跟親友借證書,也一次準備好幾張「出版事業登記證」,為了追求並爭取100%言論自由,「被抓、被殺都不怕,一路奮鬥到底」。 他指出,Nylon堅持打破戒嚴統治的蔣家神話、政治禁忌,進而宣揚自由、人權、民主與臺灣獨立建國的理念;許多記者不敢具名,Nylon在毎期週刊目錄上寫著:「本刊文責一律由總編輯鄭南榕負責」。 他說,《自由時代》記載著80年代風起雲湧的臺灣史,也乘載著前輩們的青春更讓大家看到Nylon作為編輯奮力追求言論自由的一面。不自由毋寧死。 他表示,鄭南榕堅持100%言論自由的理念,拒絕被逮捕,誓言「國民黨只能捉到我的屍體,不能捉到我的人」,1989.1.26起備好汽油自囚於雜誌社辦公室同年4月7日在警總指揮,警方攻堅行動中自焚身亡,519當天數萬人為他舉行「國葬」。他的遺言:「剩下就是你們的事了!」但31年過去了我們又為Nylon做了多少事?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自殺防治專線:1925(依舊愛我)24小時服務 生命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 賴清德:深化民主人權價值,讓世代台灣人能在自由土地生活

    賴清德:深化民主人權價值,讓世代台灣人能在自由土地生活

    曾薏蘋/台北報導 12月10日是美麗島事件41週年,也是國際人權日,副總統賴清德今在臉書表示,「我們一定要持續深化民主和人權價值,讓世代台灣人都能在自由的土地上生活」。 他說,頒發今年全美台灣人權協會「鄭南榕紀念獎」給 #魏德聖 導演,恭喜魏導! 他指出,魏德聖導演,從台灣歷史、文化與人權的角度出發,以台灣人的史觀來拍攝台灣人的歷史,目前也正在籌劃 #台灣三部曲,相當值得期待。 他強調,面對香港嚴峻局勢,今天頒發這個獎項,格外有意義。

  • 政府怕讓你知道的 只有中天敢講

    政府怕讓你知道的 只有中天敢講

     「台灣不能只有一種聲音!」南投縣立委馬文君13日指出,民進黨最推崇鄭南榕,鄭南榕以生命捍衛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民進黨卻要趁著換照,把中天新聞台關掉,豈非獨裁?「只有中天才敢告訴你,政府不敢讓你知道的事情!」  「反關台,挺中天」戶外開講,昨天前進南投縣草屯鎮敦和宮廣場;包括馬文君、東華大學教授施正鋒、國家暨國際事務專家賴岳謙、台南市議員謝龍介、桃園市議員黃敬平、媒體人王又正等人到場共襄盛舉。  馬文君指出,鄭南榕認為「言論自由不是你說我可以說什麼,我才能說什麼,而是我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現在的民進黨對言論自由的想法卻是背道而馳,想利用換照、更改審查規則,把監督政府的第四權關掉!因此,台灣更需要有監督鴨霸政府的媒體,勇於批評執政黨,台灣未來才會更好,人民權利才能確保。  謝龍介說,民進黨對新聞、媒體都要管制、審查,這樣是民主嗎?台灣維持民主制度,必須有言論自由,也就是「我反對台灣獨立,要吵架也沒有關係,但我會用生命保護你『主張』台灣獨立的自由!」  黃敬平指出,民主政治要有言論自由,不能受到政府控制,當年雷震的《自由中國》,被國民黨批成「為匪宣傳」;現在媒體監督政府,就被民進黨批成中共同路人,國家統治變獨裁,就是要把中天掐死!  施正鋒表示,台灣如果獨立建國,卻沒有言論自由,這個國家他不願意待、那個黨他也不要了!因為,維護意見不同的人的言論,才是真正的民主政治。  王又正說,NCC更改評分標準,就像考試已經交卷,才告訴你及格不是60分,而是70分,這樣合理嗎?如果中天沒有了,台灣人就沒有知道真相、聽到真相的平台了!  賴岳謙則表示,中天換照讓NCC和行政院顏面掃地,竟然進而調整評分表,就是要把中天關掉,如果沒有中天,台灣還有什麼媒體會告訴民眾真相?政府不好好做事,卻要把監督政府的媒體關掉,這樣還有公道嗎?

  • 為何要關中天?一篇文千人瘋傳:他們害怕

    為何要關中天?一篇文千人瘋傳:他們害怕

    中天新聞台換照風波引發社會高度矚目,對於為何要關中天?資深韓粉潘恩西近日撰文分析,有些單位除了抹紅以外,拿不出中天「收受中資」的證據,一些親執政黨立場媒體的不實報導也沒少過,「說穿了,這些人心裡還是怕一個人」。 潘恩西近日在臉書撰文表示,一些側翼政黨除了抹紅中天,以外,拿不出中天收受中資的證據,其他指涉的不實報導,一樣沒少過,而且造假、扭曲報導也層出不窮,是否應該秉持一樣的標準開罰,甚至關台。 他分析,「說穿了,他們心裡還是怕一個人,深怕他(韓國瑜)曾經的風起雲湧,擔憂他東山再起,那是民進黨深層的夢魘。潘姓韓粉指出,中天只要播他就有收視率,甚至在總統大選期間,創造遙遙領先各台的收視。關台的背後的動機,當然是趕盡殺絕,深怕春風吹又生。 潘恩西感嘆,看看執政黨每年的哀悼的「言論自由日」,弔念台灣社會運動倡議先驅、政治雜誌出版人鄭南榕,當年1985年4月19日出版的《自由時代雜誌》封底,「爭取百分之百言論自由」,甚至該雜誌新聞理念「All the news without fear or favor 」〔新聞無畏,消息無偏〕。 他坦言,相信「即便這位言論自由鬥士今天尚在,我相信他也會用生命捍衛不一樣的聲音,乃至不同政治立場的新聞電視、雜誌、媒體,民進黨每年在致敬這位民主自由鬥士時,不妨想想你們在幹多少背道而馳的事」。 最後,他強調,「當台灣只容許一種聲音,打壓不同意見的時候,你們沒資格再批評大陸執政當局,因為你們就是『假民主』、『真專制』台灣的言論市場走向統一,也算台灣的民主奇蹟」。貼文一出,就吸引上千位網友按讚,近1千5百多名網友分享。

  • 高源流》王定宇該去參拜鄭南榕

    高源流》王定宇該去參拜鄭南榕

    民進黨立委王定宇等幾個人,看不慣有人公開揮舞大陸五星旗,在立法院提出了《國安法》修正草案,打算立法處罰懸掛、手持、揮舞大陸地區、香港、澳門、境外敵對勢力,或其黨、政、軍代表的旗幟或標誌的行為。王定宇等人這麼做,等同於把「民主進步黨」實質上改名為「台獨專制黨」。 這幾名綠委這麼做,起自於他們主張的所謂「國家認同」思維,也直接牽扯到了「思想及言論自由」的層次,民進黨的掌權者,應該帶領這幾個提案的立委,去他們所謂的言論自由先烈鄭南榕的墳前參拜,看看鄭南榕會不會在半夜託夢,打他們屁股。 講到國家認同,我們國家的國名,從國民政府搬遷到台灣以來,一直都叫「中華民國」,我們的國旗也一直是「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幟。最重要的是,我們奉行的《中華民國憲法》,也一直是一中憲法。據此,無論民進黨怎麼完全執政,如何嘴上硬拗,蔡英文都是中華民國總統。 不過,中華民國在台灣的這幾十年,無論是國民黨一黨專政時期,或者民進黨完全執政的年代,最無法認同這個國家的一向都是民進黨人和他們的同路人。他們一向以台獨建國為目標,認同的國家是虛幻的「台灣國」,從來不曾認同中華民國。很諷刺的,長期來認同中華民國這個國家的,反而都是那些被民進黨指為沒有國家認同的人。 就拿王定宇來說。他在提到為何要立法處罰人民公開懸掛、揮舞大陸五星旗行為的時候,也沒有認同中華民國。他硬是把中華民國國旗,拗成叫「台灣的國旗」。而民進黨政府也一樣,想方設法的要在護照、國內航空公司名稱等等各個方面,用台灣取代中華民國。 但無論蔡英文、王定宇認同的國家是台灣國、中華民國,或者中華民國台灣,這都屬於思想自由的範疇,受到《中華民國憲法》第11條的保障。王定宇或蔡英文如果有所懷疑,不妨去翻翻民進黨先烈鄭南榕的歷史,就可以得到明確的答案。 眾所周知,被民進黨奉為先烈的鄭南榕,當年就是認為單純主張台灣獨立,是思想及言論自由範疇,不應受到刑法第一百條內亂罪的處罰才「以身殉道」。換句話說,鄭南榕和民進黨也就是主張,單純認同台灣國、認同任何什麼國,都是屬於人民思想及言論自由權利,受憲法保障,不能以任何形式的刑律處罰。 可能是受到鄭南榕思想的影響,蔡英文在2016年當選總統時,就曾公開承諾,「台灣人就是自由民主的,只要我當總統一天,我會努力,沒有人需要為他的認同而道歉。」既然蔡英文對於人民選擇國家認同的自由,都能做「不必道歉」的承諾,王定宇等人要立法處罰人民國家認同行為,近的,等於打臉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遠的等同於鞭打鄭南榕,殊不可取。 再就國旗或任何政治旗幟、圖騰的認同來說,長期以來經常毀損、詆毀、不認同中華民國國旗的,也都是民進黨的同路人。他們可以容許台灣人民懸掛、手持及揮舞綠色的台灣國旗,並主張這是言論及思想自由範疇,卻雙重標準的把人民懸掛及揮舞五星旗的行為,視為犯罪。這種我可以、你不行的分裂式思維,充滿封建專制味道,令人厭惡。 民主不能走回頭路。民進黨政府應該體認單純的國家認同、揮舞政治性旗幟,都是人民思想自由的天賦人權,不容王定宇等人以任何形式侵犯,阻止他們提出的國安法修正草案,免得留下歷史罵名。(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 出版諜對諜 鄭南榕動用靈車運雜誌

    出版諜對諜 鄭南榕動用靈車運雜誌

     許多人對鄭南榕的印象是他最後為爭取言論自由自焚,但在那之外,他其實也是位超強出版人。逗點文創結社負責人陳夏民表示,自1984年起,鄭南榕創辦的《自由時代》雜誌在戒嚴時期面臨政府查禁下,堅持用合法方式出版,歷經多次更名,仍每週固定出刊,從未中斷,過程艱辛,甚至曾經動用靈車、市場送菜送肉的貨車偷偷運雜誌,只求順利送到書攤、讀者手上。  《本刊文責一律由總編輯鄭南榕負責》一書中,收錄這本歷經千辛萬苦的《自由時代》雜誌中,鄭南榕為各期雜誌撰寫的「編輯室報告」文章。陳夏民表示,《自由時代》雜誌的目錄頁都有這句「本刊文責一律由總編輯鄭南榕負責,目錄頁恕不詳具作者姓名」,「意思就是說,這本雜誌是我出版的,你要找麻煩,就找我,不要為難我的作者。顯示了他對出版的態度。」  陳夏民表示,逗點和鄭南榕基金會合作出的前三本書,分別是鄭南榕生前關注的綠色和平行動、228事件與新國家運動,從現代人的角度回顧當時的社會運動。但在《本刊文責一律由總編輯鄭南榕負責》一書中,更想呈現的是鄭南榕在這些運動以外,他個人的樣貌。  例如,在雜誌創刊四週年感言〈四年辛苦不尋常〉中,鄭南榕細數做出版的歷程。像是在嚴格查禁下,前四年就被停刊19次,每出版三期,就有兩期只能轉為地下管道販售,但他還是認為,「所有的自由裡,第一個應該爭取的是言論自由,有了言論自由以後,才有可能保住其他的自由。」  陳夏民表示,除了倡議的議題之外,鄭南榕的職業就是一個總編輯,一個出版人,雖然充滿理想,對於出版的實務卻非常務實,「他到處跟大學同學、朋友借畢業證書,登記多張出版執照,萬一被查禁了,立刻用新的執照補上,更換不同刊名,因應數百次的查禁。」  陳夏民表示,整個出版過程有如諜對諜,鄭南榕還會安排不同的印刷廠來印製,讓政府不知道要去哪裡抓。甚至送雜誌給書攤時會給超過原定的數量,若書攤賣的黨外雜誌被查禁,警察離開後還有多的雜誌可賣,「以出版社的角度來看,鄭南榕思考到出版的所有環節,非常厲害。」

  • 本刊文責一律由總編輯鄭南榕負責:《自由時代》雜誌編輯室報告文選

    本刊文責一律由總編輯鄭南榕負責:《自由時代》雜誌編輯室報告文選

     作者/鄭南榕出版社/逗點文創結社  由革命出版人鄭南榕所創辦的《自由時代》雜誌,第一期於1984年3月12日發行,最後一期於1989年11月11日出刊,在鄭南榕過世後仍持續出版,5年8個月的時間裡,出版共計302期,不僅創下台灣出版史上遭國民黨政權查禁次數最多的紀錄,也成為台灣社會萌發本土意識的深刻推力。  本書精選鄭南榕《自由時代》週刊編輯室報告33篇,收錄鄭南榕名言哲思集和《自由時代》週刊改名歷程。呼應現代政治情勢之觀點,展現鄭南榕對於身而為人的尊嚴和信念,也傳遞鄭南榕對於自由、人權、民主思想體系的切片。

  • 高喊百分百言論自由 綠營問心有愧

    高喊百分百言論自由 綠營問心有愧

     4月7日是鄭南榕逝世31周年紀念,鄭南榕生前信仰,一是台灣獨立,一是言論自由,而且是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不是你給我說話的自由,而是我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自由。」現今台灣,只有台獨言論是百分之百自由,反獨和統一的言論受到箝制,鄭南榕若在世,看到政府排除異己聲音,意圖製造意識形態的一言堂,他一定反對,也會挺身維護發表不同意見的自由。  鄭南榕生前辦的雜誌,最早目的是檢視蔣家,寫蔣經國傳的江南,在美國被情報局派人刺殺,鄭南榕就在其雜誌刊登蔣經國傳;江南寫的蔣經國是一己之見,內容真假參差。  鄭南榕的雜誌指蔣家主使江南案,到現在也沒答案,當時威權體制當然不准登刊,但鄭南榕照登,因為他主張言論自由,「我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自由。」  鄭南榕的雜誌最早披露蔣經國的健康狀況及家族內幕,如「蔣經國體檢表」、「群醫會診蔣經國」等,是黨外雜誌裡的權威。蔣經國過世時,當期雜誌剛好報導「蔣經國大限已近,國民黨內鬥加劇」,當年這些都是禁忌,鄭南榕敢於突破不能寫的蔣家尺度。  鄭南榕即使是在他那個時代,也是較激進的知識份子,他主張公開說台獨,雖然這是觸法。他有次質疑,「為什麼只說一句話,就要抓人?」這與他的百分之百言論自由大相違背,因此,他在黨外助講場合公開說出「我是外省人,我主張台灣獨立」。鄭南榕如果活著,看到政府以打假新聞之名扼殺言論自由,看到民進黨網軍躲在鍵盤後面的殺伐行徑,以其當年的批判力,怎會不置一詞,怎會允許當政者如此對待與他政治主張不同的人?  昨天在鄭南榕紀念日,其妻葉菊蘭寫下「新聞無畏、消息無偏」8字,道出鄭南榕言論主張的精義。威權時代政府修改《出版法》,加強行政官署審查出版物,於是有了鄭南榕這樣的人,爭取言論自由及政治主張的自由。在當時戒嚴時期,鄭南榕表現道德勇氣,自是無畏。  若「國無諍臣,官無諍友,民無諍言」,就不得不為國事前途致其慨嘆了。這是鄭南榕逝世紀念日,最值得蔡政府深思與警惕之事。

  • 藍批意見相左 就被扣上假新聞

    藍批意見相左 就被扣上假新聞

     4月7日是社運先驅鄭南榕殉道31周年,蔡英文總統昨表示,有言論自由的社會,才有天然的抗體,才會有對假訊息的集體免疫力,這是鄭南榕用生命為台灣人民留下的遺產。總統府祕書長陳菊也發文追思,「你永遠活在台灣人的心中。」國民黨副祕書長柯志恩則直言,民進黨定義的言論自由是「順他者就是言論自由,不順他者就是假新聞」。  民進黨昨日紛紛發文,紀念《自由時代》雜誌創辦人鄭南榕,蔡英文在臉書和網路社群表示,4月7日是鄭南榕殉道31周年,也是「言論自由日」,相信越民主、越透明的體制,也越能帶給人們戰勝病毒的信心。  順從民進黨 才有言論自由  陳菊也在臉書追思,她稱呼南榕兄,「因為你,讓自由得以不用仰望」,就像希臘神話中從天上奪火給予人類光明的普羅米修斯一樣,31年前,「你以自己的身軀作為柴薪,焚而不毀,為台灣人民爭取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你永遠活在台灣人的心中。」  柯志恩則提醒民進黨應該自省,如今言論自由是否符合當初鄭南榕爭取的言論自由,現在只要有人提出不符合當局所認知的疑問,就被扣上假新聞來箝制。  國民黨革實院副院長游淑慧說,現在立場和政府不同的意見,就時常被視為假訊息,去年台大教授蘇宏達批評故宮政策,遭依違法社維法移送法院裁處,民進黨不要隨便扣上假訊息帽子來壓制言論自由。  網友集體霸凌 不見綠聲援  游淑慧指出,現在的言論自由已由執政者制定標準,例如民眾質疑口罩價格,被網友集體霸凌時,怎不見民進黨出來呼籲要尊重多元聲音,反而動用司法去壓制不同意見的人。  柯志恩直言,言論自由與假新聞的界線已摻雜政治力介入,民眾講話都要非常小心,當查水表等玩笑話成為彼此的問候語,如今的言論自由還能說服大家嗎?

  • 《快評》說好的言論百分之百自由?

    《快評》說好的言論百分之百自由?

    4月7日是鄭南榕逝世31周年紀念,鄭南榕生前信仰,一是台灣獨立,一是言論自由,而且是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不是你給我說話的自由,而是我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自由」。現今台灣,只有台獨言論是百分之百自由,反獨和統一的言論受到箝制,鄭南榕如果還活著,看到政府排除異己聲音,意圖製造意識形態的一言堂,他一定反對,也一定會挺身維護發表不同意見的自由。  鄭南榕生前辦的雜誌,最早目的是檢視蔣家,寫蔣經國傳的江南,在美國被情報局派人刺殺,鄭南榕就在他的雜誌刊登蔣經國傳;江南寫的蔣經國當然是一己之見,內容真假參差。 鄭南榕的雜誌夾敘夾議,指蔣家主使江南案,到現在也沒答案,當時威權體制當然不准登刊,但鄭南榕照做,因為他主張言論自由,「我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自由。」  不過,鄭南榕的雜誌最早寫經國的健康狀況,並報導蔣家家族內幕,如「蔣經國體檢表」、「群醫會診蔣經國」等,是黨外雜誌寫蔣經國病情最權威者。蔣經國過世時,鄭南榕的雜誌剛好報導「蔣經國大限已近,國民黨內鬥加劇」,這些當年都是不准報導的禁忌話題,鄭南榕照做,突破不能寫蔣家的「尺度」。  其實,鄭南榕即使是在他那個時代,也是較激進主張的知識份子,他主張公開說台獨,這是觸法的。他有次質疑「為什麼只說一句話,就要抓人?」這與他的百分之百言論自由大相違背,因此,他在黨外助講場合公開說出「我是外省人,我主張台灣獨立」。鄭南榕如果活著,看到政府以打假新聞之名扼殺言論自由,看到民進黨網軍躲在鍵盤後面的殺伐行徑,以其當年的批判力,怎會不置一詞,怎會允許當政者如此對待與他政治主張不同的人?  葉菊蘭今天在鄭南榕紀念日寫下「新聞無畏 消息無偏」,這句話道出鄭南榕言論主張的精義。威權時代政府修改《出版法》,加強行政官署審查出版物,於是有了鄭南榕這樣的人,爭取言論自由及政治主張的自由。在當時戒嚴時期的威權政治氣氛下,鄭南榕敢於挺身力爭新聞自由,其所表現的道德勇氣自是無畏。  若「國無諍臣,官無諍友,民無諍言」,就不得不為國事前途致其慨嘆了。這是鄭南榕紀念日,最值得蔡政府深思與警惕之事。

  • 言論自由日 卓榮泰:前人用生命鮮血換來的成果

    言論自由日 卓榮泰:前人用生命鮮血換來的成果

    今天是社運先驅鄭南榕殉道31周年,也是言論自由日;民進黨主席卓榮泰今表示,台灣的言論自由得來不易,前人用生命鮮血換來的過程中,還需時時防備那些以言論的不自由試圖摧毀言論自由的民主逆流。 卓榮泰今在臉書指出,時值全球人類跨越藩籬,謀求通力合作與病毒奮戰的此時,我們面臨的不只是防疫抗毒的戰役,更是文明進步的社會制度能否團結朝向正向發展的時代考驗。 他說,歷史殷鑑不遠,台灣的言論自由得來不易,是諸多前人用生命鮮血換來的成果,過程之中,還需時時防備那些以言論的不自由試圖摧毀言論自由的民主逆流。    他表示,「今天,請讓我們緬懷Nylon鄭南榕,也珍視、守護他一絲不苟、堅定捍衛的言論自由。」

  • 鄭南榕基金會自由人權工作坊 首次開放給高中職學生參加

    鄭南榕基金會自由人權工作坊 首次開放給高中職學生參加

    鄭南榕基金會自2016年起,與「哲學與社會民主工作室」合作籌辦自由人權工作坊,採用創新學習的引導方式,緊扣鄭南榕的自由哲學,啟發年輕世代的哲學思辨精神,廣受青年學子好評,今年工作坊在嘉義縣人力發展所舉辦,首次以高中職學生為主,縣長翁章梁3日參加開幕式,他期待學員未來能積極參加校內公共事務。  哲學與社會民主工作室與鄭南榕基金會合作舉辦多次自由人權教育的營隊,今年首次開放給高中職學生參加,共50多位來自各地高中職學生熱情參加,為期5天營隊活動,從2月3日到7日,今天的開幕式現場,鄭南榕遺孀葉菊蘭、縣議會祕書長黃尚文及嘉義縣人力發展所長郭凱迪等人皆到場鼓勵年輕朋友。  翁章梁指出,台灣民主是經過許多人不斷爭取,犧牲很多人,一點一滴累積起來的,他認為,出身於不同世代的人們,需要面對的事情及所背負的使命也不一樣,因此,如何將民主、法制自由落實,以及面對台灣社會未來,都要藉著這群年輕朋友來完成,期待他們未來能積極參加各項公共事務。  葉菊蘭女士表示,在她的世代中,她親眼見證台灣歷史變遷及民主自由,看到台灣民主自由從「無」到「有」,令她非常開心,而這次看到許多青年世代願意到這裡思考台灣社會的發展,她更加開心,期盼未來有更多年輕人,一同齊聚思考台灣未來的發展。

  • 大陸人看台灣》青春之歌與一代人的青春(上)

    大陸人看台灣》青春之歌與一代人的青春(上)

    前幾個月我讀了鄭鴻生《青春之歌》,這本書把我帶回了台灣波譎雲詭的六七十年代。恰巧當時鄭鴻生來學校做講座,我得以近距離地接觸到鄭鴻生和他的青春年代,我也問了鄭鴻生好幾個問題,當時他的夫人瞿宛文在學校做客座教授,講授戰後台灣的經濟,我也去旁聽了幾節。這些人如今已經衰老,往事如雲煙般掠去,上個月十號恰逢美麗島事件五十年,我作為一個在此岸的旁觀者、一個年輕的歷史的閱讀者,也決定寫下我的想法,勾連起過去與現在,勾連起他們的青春與我們的青春。 ▲鄭鴻生與他的「青春」 鄭鴻生這個人在大陸並不知名,在台灣可能現在也知者寥寥。更為知名的是他的同學們和密友們:他的高中同學陳水扁,成了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後的領導人;而他在大學的密友之一,曾經醉心懷海特哲學的左翼青年邱義仁,後來卻成為了阿扁幕後的操盤手,民進黨的元老人物。還有他同系的另一名同學鄭南榕,自焚死後,成為了「台灣主體覺醒」的聖哲。 除了這些人,如果我們稍微瞭解台灣現代的歷史,就能在鄭鴻生的《青春之歌》裡看到一連串熟悉的名字:謝史郎、錢永祥、瞿宛文、邱義仁、鄭南榕、張景森、蘇元良、馬英九、趙少康等等。還有青年老師如陳鼓應與王曉波,更早一輩如殷海光、陳映真、李敖、雷震,這些名字背後,是全然不同的政治背景與思想來源,左與右、本省與外省、北部和南部,但這些名字串聯在一起,展開的是一副波雲詭譎台灣現代思想史,自由中國、文星案、保釣運動、台大哲學系事件、黨外運動,再到最後的美麗島事件,世事倥傯,風雨如晦。 看到台上的鄭鴻生,我回想起台灣的六七十年代,想起今天台灣在政治、經濟與文化上取得的成就,這背後悲情的抗爭歷史,左與右都付出了巨大地代價,在思想上,在政治上已經做了許許多多的努力甚至犧牲,就像侯孝賢《悲情城市》裡,九份飄蕩著的芒花,無處把握,也無處追尋。 如今鄭鴻生心平氣和地坐在台上,講新的研究,講過往的故事,我腦海裡也反覆想起歌曲《絨花》的旋律,那段歷史的弔詭程度絕不亞於荒謬的大陸六七十年代,那也是他們的青春之歌啊。 ●他們都老了 我也曾以交換生的身分就讀於台大哲學系,雖然僅僅是半年,但正好在我去以前,當時台大的系主任苑舉正正大張旗鼓紀念「哲學系事件」,不僅出版了一系列作品,還舉辦了研討會,《哲學系事件報告》一書也成為那一年台大出版社裡最顯著的一本。回到大陸以後,因緣際會,除了這次見到鄭鴻生、瞿宛文以外,還曾見到過其他幾位親歷者,漩渦中心的陳鼓應,還在「哲學系事件」以前擔任過系主任的成中英。 但是他們也和鄭鴻生一樣,高坐在講台上,所談的是「道教哲學」與「中國詮釋學」,成了垂暮的老人,甚至已經很老了,皮膚都耷拉了下來,前呼後擁著「哲學家」的名字,而其他人,趙少康退出了政壇辦起了電視,馬英九和陳水扁都已經如願,所有的美麗島律師們都「榮登大位」,李登輝還不斷被傳出「死訊」,除了「弔詭」,我實在想不到要用怎樣的詞彙來形容這些人和事情。 ●犬儒是新生代人的結局 我們怎能期盼這些人永遠年輕,永遠懷抱理想呢?我們總是這樣去要求他們,自己卻變得犬儒與妥協。沒有人永遠年輕,戰鬥了一輩子、理想了一輩子的李敖大師也離開了。台灣太小了,小的這一篇文章,就能羅列出那個時代,幾個派別的大多數主事者,小到只要他們寫點文章,流點血,就能震撼脆弱的社會,但就如此這般,到今天,台灣社會依舊是個割裂與紛擾的社會,還看不到和解的可能與結局。 從台灣看大陸、從大陸看台灣,這背後隱約形成了一張網絡,這張網絡的縱坐標是1949─2020,橫坐標是台灣社會與大陸社會,大家相互窺探,看到的究竟是什麼?這些人的青春已經落幕,而沒有人接過這一代理想主義的大旗,在消費主義盛行的年代,在破碎的政治社會與經濟社會中,我深感犬儒正在成為我們一代人,甚至好幾代人的結局,無論是在台灣還是在大陸。這樣的結論,是我在讀完《青春之歌》後想到的。從鄭鴻生的時代到現在,我看不到曾經如鄭鴻生那樣狂熱的信心,我也看不到那種赤子般的理想主義。 我記得《青春之歌》結尾有這樣的記錄:「1975年退伍後,我來到松山永吉路與阿束他們道別。我一進門,在瀰漫的煙霧和昏暗的燈光下,只見幾個人圍坐一桌,麻將打得正酣,正是阿束、阿琨和南榕等人。這時哲學系的整肅已經結束,這幾個人都不在系裡了,日子過得頗為落寞。阿叔在開門讓我進來後,回座打牌,幾個人頭也不回,繼續鏖戰方城。最後南榕終於開口問我出國念什麼,而在得知我繼續念哲學時,他頭也不抬說『你出去可要為我們哲學系爭一口氣』,我突然有一種即將拋棄他們的歉疚感,稍坐一會之後,悄然告別。」 而歷史的結局卻是,鄭鴻生遠走海外後改修電腦專業,後來一直投身「技術」,直到現在;反而是問他的鄭南榕後來自焚而死,成為了真正為他自己的「主義」獻身的人。現在看來,那一代人要麼如鄭鴻生急流勇退,要麼如馬英九成為了職業政客,要麼如陳鼓應回到學院著書立說,而說到底真正如鄭南榕者,卻是鮮有。這全書結尾如同《紅樓夢》一般的筆法,也讓人感歎,耶穌所告誡的窄門的確難進,將來有許多人想要進去,卻是不能。 (葉駿/北京清華大學碩士生)

  • 惹到1450?《博恩夜夜秀》主持大開鄭南榕玩笑 下場GG了

    惹到1450?《博恩夜夜秀》主持大開鄭南榕玩笑 下場GG了

    知名網路脫口秀《博恩夜夜秀》主持人曾博恩近日惹出失言風波,被爆出他私下調侃鄭南榕玩過頭,遭製作單位薩泰爾娛樂暫停一切合作,引發網路正反兩極聲浪。 薩泰爾娛樂日前發出聲明,宣布終止與藝人曾博恩之合作,「經觀眾提出,針對本公司藝人『曾博恩』私下於酒吧俱樂部發表對鄭南榕先生言語調侃之指責,適逢節目約滿,曾先生本人正值休假與籌備婚事,本公司仍試圖與當事人進行事實查核與其他相關討論。期間,薩泰爾娛樂除已約定之必須處理事項外,將暫時停止與曾先生一切製作合作,並停止其一切職權。」 而聲明中所提及鄭南榕言語調侃之指責,據悉,為博恩在酒吧俱樂部活動串場時,開玩笑稱我們在陽間燒的東西,在陰間都會出現一份,那陰間是不是有兩個鄭南榕?遭觀眾抗議。 對於博恩開鄭南榕玩笑風波,網友意見不一,有人聲援博恩,「1450可兇的 不准你批評他們的神」、「1450真的可怕,立場不同就批鬥了呢,批評朝廷可是會砍頭的」、「崩潰三小,有必要神格到玩笑都不能開嗎」、「調侃慈湖那位都很ok,鄭南榕不行」,但也有人認為博恩玩笑真的開過頭,「是蠻幽默喇,但是這種不長眼被戰活該」、「這跟神格無關吧,你是任何白恐受害者家屬被這樣調侃實際上都不舒服」。

  • 參加鄭南榕追思會 蔡英文重批假訊息傷害台灣

    參加鄭南榕追思會 蔡英文重批假訊息傷害台灣

    蔡英文總統7日上午前往金寶山鄭南榕自由之翼墓園,参加「鄭南榕殉道30年追思紀念會」,蔡英文致詞時表示,台灣有太多假訊息藉自由之名行傷害言論自由之實,他會秉持鄭南榕捍衛言論自由的精神,全力捍衛台灣自由及民主,讓言論自由成為台灣公民的DNA。 鄭南榕之妻前行政院副院長葉菊蘭及女兒鄭竹梅、總統府祕書長陳菊、民進黨主席卓榮泰、林義雄、鄭南榕基金會蕫事長許景河等人綠營及獨派人士均到場與會,追思會在高師大音樂系主任戴俐文等演奏大提琴平安追想曲、望春風曲目下揭開序幕,蔡英文向鄭南榕靈位獻花致意 蔡英文致詞時表示,她每年都會在4月7號來金寶山參加鄭南榕的追思會,鄭南榕是言論自由的指標,殉道的4月7日是國家言論自由日,提醒著台灣人最珍貴的價值,言論自由不是抽象又遙遠的東西,而是存在於每一個人身邊。 蔡英文表示,促轉會去年陸續撤銷4000多件不當有罪判決,這不僅僅是一只文書,也療癒了受難者家屬的心靈,二二八基金會找出更多可能的受難者名單,新成立的國家人權博物館把轉型正義議題轉化為更多元的展覽及教材,越來越多的二二八及白色恐怖真相攤在陽光下,也代表我們正朝向鄭南榕夢想中的好國好民之路,讓言論自由成為台灣公民的DNA,轉型正義落實在寶島每一個角落,這也是30年後紀念鄭南榕最好的方式。 蔡英文認為,言論自由正遭遇嚴峻的挑戰,來自外部的假訊息,正以自由之名行傷害之實,這兩天有收購臉書粉絲專頁或以金錢利誘、培養特定主張網紅的宣傳,引起社會的不安,社會信任正在瓦解,「自由的秘密是勇氣」,這是德國總理梅克爾面對恐怖主義威脅時曾經引述的一句話,當前的台灣來說,來自外部的假訊息作戰,也正如歐洲面對恐怖主義的挑戰。 蔡英文說,自由從來就不是理所當然,可能遭受威脅或倒退,必要時必須要挺身而出,勇敢捍衛自由,她沒有辦法接受利用言論自由,侵蝕我們所擁有的自由,她相信台灣人民也都不能接受,她身為總統會堅持立場為民主奮,全力捍衛台灣民主,確保言論自由跟轉型正義可以持續走在正確道路上,這就是大家的責任。

  • 淡江公民座談二提鄭南榕 侯友宜:依法執勤問心無愧

    淡江公民座談二提鄭南榕 侯友宜:依法執勤問心無愧

    國民黨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11日晚間到淡江大學參與淡江公民計畫系列講座,分享當年身為刑警時不為人知的故事。會後互動問答時,侯被問如何看待自己當年拘捕鄭南榕等行為?侯友宜除了強調,當年並非戒嚴時期,已是民主法治社會,所有過程皆是依據當時法令執行勤務,對於過程自己問心無愧。 學生提問,當年鄭南榕事件,身為執行警力之一,侯是否有無法抗令的苦衷?侯友宜則澄清,當時的現場指揮官是中山分局分局長,而他是刑事組組長,而當時並非戒嚴時期,已是民主法治的時代,民主法治下每個人都要遵守執行命令,當時高檢署發布對鄭南榕的拘捕令,從警察局到分局到基層派出所,每一層命令報下來每個人都要遵守執行,整個過程都坦蕩蕩。 另名同學隨後又問侯,當時尚未修法,台獨份子仍被列為叛亂份子,若時間能回到當年,是否會基於道德拒絕參與拘捕?侯友宜則再度重申,警察單位只是基層對高院發下來的命令,接收拘票後的執行單位,按民主法治執行,基層警察同仁僅是按照法令執行,很多時候並不深入了解案情。

  • 王之道:賴神打壓言論 愧對鄭南榕

    王之道:賴神打壓言論 愧對鄭南榕

    立法委員李俊俋和行政院長賴清德借立法院總質詢設定好腳本,一搭一唱透露出蔡政府真的要出手打壓言論!一個自稱進步力量,曾矢志擁抱百分百言論自由的政黨,飽嘗權力豐美的滋味,一旦面臨民意與輿論的檢驗,就背叛創黨先人的核心理念,淪落成為「打壓言論自由」的極權政黨! 限縮言論 急不可待 從綠營上下口徑一致痛批「假新聞」,一個走向失敗的政黨已跡象畢露。蔡政府這兩年民調聲望一路下挫不見起色,綠營焦躁地尋找出口。日前日本關西機場事件及謝長廷發言被批的風波,讓他們瞬間尋到浮木:打「假新聞」,全然忘記此一事件最大假新聞的根源是綠媒網站。最讓人驚懼的是,蔡政府心中想的竟然不是如何加強溝通,而是祭出公權力,直接打壓言論! 看看這兩人詢答的腳本:李俊俋大聲疾呼:「行政院必須硬起來,強硬對抗假新聞!」賴清德立即回應說;「假新聞擾亂社會安定,政府一定會盤點法規,確定修法方向!」而且強調「本會期就會提出!」 台灣解除戒嚴、開放報禁已屆30多年了,政黨輪替也都兩回合了,當下早已自由開放的台灣社會,竟這般弱不禁風?幾則假新聞就能擾亂國安了?急迫到必須立法祭出公權力,否則國家就會滅亡?這是怎麼回事!更令人想不到的是,當初打著言論自由起家的民進黨,嘗到權力的滋味後竟然如此快速就背叛創黨先人! 蔡政府早就想藉打壓媒體,轉移執政績效不佳、民調聲望低落的輿論焦點。去年初就有執政黨立委提案修「反滲透法」、《通訊傳播基本法》,輿論大事撻伐後,當時閣揆林全斷然踩煞車。1年後,又有人另起爐灶倡議修《國家安全法》,賴清德一句「一定盤點法規」的保證,看來行政院鐵了心祭出公權力大棒,全力打壓言論自由! 打壓自由 青史留名 若真如所料,蔡英文與賴清德決定聯手打壓言論自由。那麼這個政黨在民主發展史上,將會將會記載著:這是一個曾經反抗威權,為台灣打開言論自由空間的政黨,也是一個重返威權,關閉台灣已經享有的言論自由的政黨! 說句痛心的話,如果民進黨當真在本會期內修法或立法,取得打壓言論自由的執照,這群人每年還要不要舉辦鄭南榕的紀念會?這位曾經在台灣倡議「百分之百言論自由」的先驅,如果他今天仍然在世,會怎麼評價他的這些後輩,是怎樣推翻他所樹立的價值及堅持?說得再直白一點,這群人真的有顏面拿著他們打壓言論自由的成就,去告慰鄭南榕的在天之靈嗎? 民進黨已掌握行政、立法兩權,本應獨立於行政權之外的司法權,蔡總統及民進黨藉人事任命權已享盡「實質影響力」,更不必談中選會、金管會、NCC等獨立機關早已不獨立,民進黨黨工與立委助理早已進駐關鍵職位,貫徹民進黨的意志!如今連批評的言論都容不得,想讓媒體「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更要控制言論,讓批評意見「言不出戶」。那麼,真的只能說,當一個政黨要墮落,一定從價值的墮落先開始;當一個政黨要衰亡,一定從靈魂的消亡先開始! 更多精采內容,詳見最新出刊235期《周刊王》 2121期《時報周刊》。《時報周刊》與《周刊 王》聯姻,一套雙雜誌「旺透價39元」,4大超商和全聯均售。《周刊王》最新235期隨刊附贈 「啦啦隊甜心 巫苡萱」跨頁性感海報,值得珍藏。雜誌內還附超商折價券,幫您激省796元, 粉絲切勿錯過。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