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鄭氏家廟的搜尋結果,共04

  • 台南原住民市議員:莫造神歌頌鄭成功

    台南市長賴清德今天在鄭成功祖廟主持鄭成功秋季祝壽大典,原住民市議員谷暮.哈就表示,莫再造神歌訟鄭成功這樣的爭議人物,中樞祭典也要改變,由鄭氏家廟紀念就行。 \n 鄭成功祖廟今天舉行鄭成功392歲秋祭祝壽大典,廟前鄭成功銅像一併揭幕,到場主持的賴清德說,鄭成功祭典是國家大事,希望鄭氏宗親和台南原住民溝通對話,大家彼此了解。 \n 就在賴清德主持鄭成功秋季祝壽大典的同時,谷暮.哈就在台南市議會召開記者會表示,應把錯誤的族群教育翻轉過來,教科書要明白正確教導台灣人民,鄭成功及其政權對原住民族的壓迫殘害,及侵占廣大土地的事實。 \n 谷暮.哈就認為,應把錯誤的鄭成功英雄塑像請回廟裡,解構威權空間不是只停留在1945年後的政權威權人物,也應把殘害原住民的鄭成功列入檢討,他們沒有要破壞鄭成功塑像,只要求追求族群和諧、還原歷史真相,不要再造神歌頌鄭成功這樣的爭議人物。 \n 谷暮.哈就說,應改變中樞紀念鄭成功的形式,不應再大張旗鼓地舉辦,由鄭氏家廟紀念先祖,這樣他們便無從置喙,也尊重了彼此的情感。1050816 \n

  • 謝介石子孫 回新竹尋根

    謝介石子孫 回新竹尋根

     《台灣人在滿洲國》講述一九三○年代日治時期,一群台灣菁英前往東北滿洲國打拚的故事。當時,出身新竹的謝介石,是踏入滿洲國發展的「台灣第一人」,曾任滿洲國外交部總長。他在大陸的孫子謝輝、外孫謝同生,廿七日回到謝介石故鄉新竹,進行一場尋根之旅。 \n 《台灣人在滿洲國》片中談及謝介石在滿洲國功成名就後回台的風光事跡。謝介石五十七歲時返鄉,受到國賓級高規格接待,他也藉機替二兒子謝喆生找到台灣媳婦,親家是當時新竹首富鄭肇基。「謝鄭聯姻」的世紀婚禮轟動當時,喜宴就辦在淨業院(齋堂)。 \n 昨天,來自瀋陽的謝輝及來自北京的謝同生,參觀新竹關帝廟、城隍廟、鄭氏家廟、淨業院,兩人聆聽文史工作人員溫文龍的介紹,還以DV記錄所見。新竹關帝廟就座落謝介石出生的南門街上;城隍廟曾收藏溥儀委交謝介石帶回的「正直」、「聰明」四字牌匾,無奈後來原牌匾散失,拓印件也遭偷竊。鄭氏家廟、淨業院則為鄭肇基家族後代所有。 \n 謝輝及謝同生也拜會新竹市長,並與文史工作者張德南、中研院台史所研究員許雪姬等人座談。張德南表示,他第一次留意到謝介石這人,是在新竹市辦的字畫展上,發現不少字畫都有謝介石題字,卻鮮有史料提及。當他開始研究謝介石找資料,還遭到異樣眼光,就算找到零星報導,內容卻多半聚焦謝介石妻子、當時大稻埕的藝旦王香禪,且多為負面評論。 \n 研究謝介石廿年的許雪姬說,不論歷史上對謝介石的定位為何,多數待過滿洲國的台灣人都表示,當初就是因為東北有個謝介石,他們才去滿洲國的。

  • 都會時評-不該混為一談

     新竹市歷史最悠久的北門大街,其中十一戶最近拆除,建商準備蓋商業大樓,引起地方一群文史專家學者的不滿,抨擊市府官員不作為,使得歷史建築消失,造成的傷害不亞於台北市的文林苑事件。 \n 文林苑是都更案,北門大街歷史雖然悠久,卻只是歷史街道,未被指定為歷史建築並保護。其次,文林苑都更案,有多數地主贊成,少數反對;但北門大街卻是十一戶地主全部同意,況且老街屋是私人資產,文化局請專家鑑定後,發現老街建築結構老舊有倒榻危險,基於安全考量,沒理由不同意建商拆除。 \n 新竹市政府作為是否消極,導致北門大街老街屋一棟棟消失?以最有名的鄭氏家廟來說吧,市府好不容易將鄭氏家廟列為古蹟保護對象,卻引發鄭家後代子孫的不滿。因為每個人對歷史建築與古蹟的認定不同,北門大街有百餘戶老街屋,要一一說服地主同意,談何容易?引發的民怨又要由誰來消弭? \n 政府保護人民的私有財產,天經地義,而維護歷史街道等有形無形的文化資產,也必須在公益與私利之間反覆權衡,避免傷害人民的感情,這之間的折衝與拉距,永遠都是都市發展的新課題,每一個功課都不一樣。既然不一樣,就無須把不一樣的事件混為一談。

  • 大陸人看台灣-失散六代的親人

     2010年5月,我隨「福建省兩岸宗親交流團」飛赴台南市,參加「兩岸宗親交流暨姓氏族譜展」。實際上,在我之前,已有成千上萬名宗親透過族譜相認,追本溯源。 \n 展廳設在台南市吳園公會堂,掛滿了姓氏燈籠,琳琅滿目,展出明、清兩朝珍貴族譜117部205冊,近代族譜37部64冊。兩岸族譜年代各異,涵蓋閩台共同淵源的眾多姓氏,見證著兩岸的興替遷徙,以及生生不息的家族發展史。 \n 赴台之前,我在廈門網海峽博客上傳〈話說金嶝族譜〉一文及有關照片。沒想到,很快就有了回應。苗栗鄭滄濱在我博客上留言:「我是台灣鄭氏30世,世居苗粟,開台先祖是23世蘭字排行,不知宗長到台灣哪裡參展?我手上有一本資料殘缺的族譜,很想看看《金嶝鄭氏族譜》原稿。」我驚喜萬分,立馬在網上答覆:「5月9日在台南吳園恭候,並送一套族譜給你。」於是,我將鄭氏族譜上、中、下3卷共351頁,一一翻拍,裝訂成冊,帶到台灣。 \n 小時候常聽老前輩講赴台謀生的故事:大嶝島小家窮,從23世蘭字輩起,就有人冒險越海赴台謀生,大家送到海邊,抱頭痛哭,只說一句:「要回來。」24世、25世再赴台,大家依舊送到海邊,也只說一句話:「要回來!」此情此景,一代傳一代耳熟能詳。家父86歲高齡時,還交待以族譜認親人。 \n 在鄭氏族譜展台前,當我見到苗栗鄭滄濱、台南鄭大明時,直覺就是親人。當鄭滄濱拿出台灣鄭氏族譜,顯示入閩一世祖系鄭忠惠。23世以前,兩岸鄭氏族譜一模一樣。查閱合族排行:我28世,他30世,鄭滄濱叫我一聲「叔公」,讓我無限欣慰。想起先輩們心願:要找到他們,要他們回家,沒想到我古稀之年,在台灣找到了失散六代之久的親人。我抱起他的兒子,把「福建省兩岸宗親交流團」胸牌送給他。鄭滄濱一再表示,此生有機會要回去謁祖。 \n 日前台中市鄭氏宗親會,組團返鄉尋根謁祖。當他們在300多平方米的鄭氏家廟,真真切切看到老祖宗的老房子,看到「四獸環四物」之靈穴風水寶地,看到功名顯赫的榮匾高懸,木雕、石雕栩栩如生,看到熱情洋溢的鄉親們,面對面、手拉手,實實在在地感受到族譜上的一家人。一本鄭氏族譜,讓我見到了自己在台灣的親人,激動得老淚縱橫。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