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鄴城的搜尋結果,共06

  • 面對睥睨天下曹操 劉琮腿軟跪倒

    面對睥睨天下曹操 劉琮腿軟跪倒

     劉琮投降、荊州易幟的消息,近水樓台的劉備反而是最後的知情者。此前,他已撤出新野,堅壁清野,企圖依託荊州地形複雜的深廣腹地,與曹操背水一戰。他得知消息,猶疑不定,派親信渡水,探問虛實。 \n 靈堂的後舍,剛剛掌握荊州最高權力的劉琮,不知所措。蔡氏一黨推出蒯越、傅巽二人,勸說劉琮降曹。劉琮大驚失色:「我想與諸位共有荊州,守先父之基業,進以爭天下,何為不可?」蒯越冷笑:即便劉表在此,也無法抵擋曹操,何況你這乳臭小兒?劉琮有此膽氣,一定是對那位北大門的守門員還存有幻想。 \n 劉表握住劉備的手 \n 傅巽開口:「我們是人臣,曹操挾天子是人主,以臣拒主,不可;主公新有荊州,曹操據有天下,以一州敵天下,不可;劉備逃竄四方,曹操威震華夏,以劉備敵曹操,亦不可。」 \n 眼瞅劉琮還在猶豫,傅巽再接口:「主公自以為比劉備如何?」 \n 劉琮連忙說:「不如。所以我希望讓劉備對抗曹操。」 \n 傅巽說:「以劉備對抗曹操,劉備如果不敵,不如一開始就投降;劉備如果贏了,他會屈居主公之下嗎?請主公不必再猶豫。」 \n 蔡氏、蔡瑁、張允一干人等也力勸劉琮。劉琮無奈,只好同意,取出當年朝廷賜予劉表的一支象徵權力的節,派使者前往曹操軍中獻降書。蔡瑁格外關照:此事目前不可讓劉備知道。 \n 劉備此時已由新野退居樊城,與襄陽僅隔一條漢水。劉備最後一次來襄陽,是劉表病重的時候。當時劉表握住劉備的手,說:「我兒不才,諸將零落。我死之後,卿接管荊州。」這種託孤的場面,劉備早見識過了。十四年前,陶謙就是這樣以徐州相讓。對此,劉備的態度是一貫的:讓。 \n 此讓並非出於禮節,更非出於仁心。劉備深知,此時的荊州並不在荊州牧劉表手中,而在屏風之後的蔡氏一族手中。本土豪強不予支持,劉表的話只是空頭支票。何況劉表此言,也未必不是試探。 \n 但是,劉備深知劉表之死,荊州將會出現新的權力角逐。洗牌之後,自己能夠擴大幾分勢力,全取決於此刻的行動。劉備密切關注曹操的親征,密切關注荊州的形勢。他唯獨沒有料到,早已有荊州來使,穿越自己的轄地,往曹操軍中去了。 \n 曹操已經行軍至宛縣。這是他昔年與張繡激戰的傷心地,那一役他折損一子一侄,還有一員愛將典韋。時隔多年,曹操再度來到此地,感慨萬千。但此時他沒有時間憑弔往昔。 \n 劉琮的使者拿了節杖,獻上降表。曹操目視眾文武,讓他們驗一驗此降的真假。謀士婁圭力排眾議,認為是真。曹操心裡默推一番,覺得有理,便接受了劉琮的投誠。 \n 看來此次出征,遠比演習來得順利啊!劉表已死,劉琮不足為慮,孫權還離得遠。下一個對手,就是劉備了。此人之前已打過多次交道,屢被他逃脫,此次務必生擒活捉。 \n 曹操計議已定,下令盡釋輜重,輕兵急行。一來防止劉琮之降夜長夢多,速抵襄陽接管荊州;二來打劉備一個措手不及。 \n 江夏劉琦企圖禍起蕭牆,江東孫權想要渾水摸魚,荊州劉琮暗獻降書降表,曹操大軍即將兵臨城下。圍繞劉表這場喪禮的陰謀,疑雲漸濃。受困於此的不是死人劉表,而是活人劉備。 \n 武備弛懈 閃擊襄陽 \n 劉琮投降、荊州易幟的消息,近水樓台的劉備反而是最後的知情者。此前,他已撤出新野,堅壁清野,企圖依託荊州地形複雜的深廣腹地,與曹操背水一戰。他得知消息,猶疑不定,派親信渡水,探問虛實。 \n 劉琮乾脆派使者宋忠,去知會劉備,讓他解除武裝、放棄抵抗,以免讓曹操懷疑其投降誠意。宋忠是經學大師,雖在荊州任職,德高望重,但並不管事。劉備得知,勃然大怒,恨不能斬殺來使。但殺宋忠並不管用,即將其罵回。罵街並不能解決問題。劉備早知劉琮無用,但不料,也不信,竟會沒用到這地步。此前的計畫已經全盤打亂,劉備息怒之餘,必須立刻重新調整策略。 \n 他召集部下商議,諸葛亮勸劉備趁劉琮新降,荊州武備弛懈、人心未穩,閃擊襄陽,據以為抗曹的大本營。劉備以多年游擊戰的經驗,否定了這個建議。劉備知道,一來此時不能與劉琮集團妄起戰端,否則腹背受敵;二來坐困孤城只能是死路一條,審配守鄴城就是前車之鑑,不如出沒於南方廣袤的森林湖澤,更能發揮戰力。目前只能採取三十六計的最後一計──走為上。 \n 走去哪裡?荊州的首府是襄陽,但後方重鎮江陵屯有大批糧草軍械。唯有先據江陵,再連絡劉琦、孫權,號令荊州諸將,才能對抗曹操。計議已定,劉備先派大將關羽率領一支數百艘船的水軍,沿漢水南下,他本人攜眾渡江,約定到江陵會合。 \n 來到襄陽城下,劉備駐馬,朝著城頭疾呼劉琮,要他出來對質。劉琮沒臉,躲在城堞的陰影裡。襄陽的官員、百姓,有不甘降曹的,有被曹操此前嗜殺的惡名嚇怕的,此時湧出城來,附在劉備身邊。劉備繼續前行,路過城郊的劉表墓。劉備想到一世雄傑,身後如此,悲從中來,涕泣而去。 \n 劉備一路走到南郡當陽縣,附隨百姓已有十餘萬,拖家帶口、肩挑背扛,跟在劉備身後一路向南,不知前路何在。手下人勸:「目前以龜速前行,早晚必被曹操趕上。不如盡棄輜重人眾,速行保江陵。」劉備正色道:「夫濟大事,必以人為本。今人歸我,我何忍棄去!」「以人為本」今天是一個盡人皆知的口號,當初竟有如此擲地有聲的出處。晉代史學家習鑿齒稱,劉備越是顛沛流離,信義越是昭著,他能夠成大事,絕非僥倖。 \n 劉備走後,劉琮待在襄陽城裡,魂不守舍,坐等曹操的來臨。他此前在蔡氏慫恿下,趕跑兄長,正是為了坐領荊州後一展宏圖,與曹操、孫權共逐鹿。沒想到此時兄長在江夏領兵,即將與曹、孫、劉共同演繹時代的風雲,而自己身為荊州之主,卻早已無拳無勇,任人宰割。 \n 大將王威走來,請示劉琮:「荊州已降,劉備已跑。此時曹操毫無防備,正以少數兵力輕行單進。請授我精兵數千,我必能擒拿曹操。屆時天下震動,再請主公號令四方。」劉琮苦笑。我何嘗不想與你出奇策、定天下?今日之權,豈在我手?王威見計不納,恨恨而去。 \n 此時,手下來報:曹操大軍已抵達襄陽城下,請主公定奪。此時劉琮早已心如死灰,任人擺布。他神志昏沉,只覺得蔡瑁、蒯越之輩往自己手裡塞了荊州牧的印綬,傅巽、張允之流往自己脖子上掛了白練,繼母蔡氏以一塊白帕掩面,哭哭啼啼,扶著自己走出襄陽城。 \n 對面馬上,正是睥睨天下如無物的曹操。蔡氏止住哭聲,一扯袖子,輕聲道:「跪。」劉琮不由自主,雙膝一軟,跪倒在劉表當年單騎取下的這片土地之上。(待續)

  • 河北鄴城「千佛」將遷新居

    河北鄴城「千佛」將遷新居

    石家莊11月26日電,河北臨漳縣正在興建一座佛造像博物館。目前,工作人員已開始陳布展,計畫在明年年初對外開放,屆時數千件佛造像將從鄴城遺址遷居此地。 \n目前該博物館已封頂,考古工作人員正在進行修復和布展。鄴城佛造像專題博物館將仿造佛造像中「四面佛塔」的造型,分為底座、佛龕、頂三部分,建成後將會是建築藝術和佛教文化的完美結合體,真正體現「鄴城佛都」特色。 \n2012年3月,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河北省文物研究所聯合組成的鄴城考古隊,在河北省臨漳縣鄴城遺址東部,搶救發掘一處佛造像埋葬坑遺跡,出土佛造像2895件。專家稱,目前所知,這是大陸1949年後出土數量最多的佛教造像埋葬坑。 \n初步統計,出土造像主要題材有釋迦牟尼、阿彌陀佛、米勒菩薩、彌勒佛、藥師佛、盧梭那佛等,觀世音菩薩的題材也非常豐富。 \n根據造像特徵、題記年代,考古專家將這批佛造像初步斷代為東魏北齊時期,另有個別北魏時期青石造像和個別唐代風格造像。這批佛造像多數為背屏式造像,部分為單體圓雕的佛和菩薩像,有題記的超過百件,其中95%用漢白玉雕刻。 \n多數佛造像還有一個特點為“其體稠疊,而衣服緊窄”,似剛從水中出來,人體的美感更為突出。中國古代文獻記載,這種像叫曹衣出水。 \n同時,本次出土的多數造像保存有較好的彩繪和貼金痕跡。考古專家認為,這些充分顯示了北朝晚期鄴城作為中原北方地區佛學中心和文化藝術中心的歷史地位。 \n

  • 阻城管斬雞 南京女斷人肌腱

    阻城管斬雞 南京女斷人肌腱

     隨著大陸H7N9死亡病例攀升,民間「恐慌」情緒逐漸蔓延,甚至出現不少怪象。如浙江首例H7N9患者洪明死後,門口垃圾無人敢收;疫情數字上升後,南京也發下最後通牒要求全城斬雞,引發一名女子為了給雞留活口,不惜以身護雞,並憤而砍斷城管腿肌腱。 \n 鳳凰網指出,浙江首例感染H7N9病毒的患者洪明,直到去世都不知道自己的真正病因;他先後4次就醫,被醫生認為出問題的臟器分別是肝、膽和肺。最後,他死於呼吸衰竭和多器官功能衰竭。 \n 妻子則是在洪明死後,從浙江省衛生廳發布的通報中發現了丈夫的案例:「該患者為我省首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才得知丈夫死因。 \n 隨後禽流感疫情拉警報,引起當地民眾恐慌,洪明死後,按當地風俗,出殯後要擺宴席,洪家擺了14至15桌,不料親朋好友害怕被傳染,宴席只坐滿了一半。直到現在,洪家的垃圾還堆在門口,沒有人敢收。 \n 同樣為防範疫情,日前南京下令全城殺禽。 \n 1名住在建鄴區的蘇姓女子,12日見到城管上前捕雞,為了給雞留活路,趕緊把3隻雞抱在懷中,並伺機往家中閃躲,在被城管攔住後,不斷辱罵推擠城管,拉扯中蘇姓女子趴倒在地,並憤而揚言「我就要得禽流感,傳染給你們!」 \n 1名參與捕殺行動的城管表示,當他們將其中2隻雞捕殺後,情緒激動的蘇姓女子突然手拎啤酒瓶衝出來,1名童姓城管被碎酒瓶戳中右腳,經醫院診斷,童姓城管2根肌腱斷裂,已入院手術治療。 \n 傷人的蘇姓女子目前已被當地派出所傳喚調查。

  • 南京女拒殺禽 砍斷城管腿肌腱

     中國江蘇網今天報導,為了防止H7N9禽流感擴散,南京下令全城殺禽。不過1名住在建鄴區莫愁湖街道的女子,不讓城管隊員捕殺家禽,用碎酒瓶襲擊城管隊員,城管的腳部肌腱被砍斷兩根。 \n 事發後,接到報警的南湖派出所民警迅速趕到現場調查。 \n 這名傷人中年女子姓蘇,家住湖西村社區內。12日下午2時許,幾名城管參與捕殺散養的3隻雞,蘇姓女子見到城管上前捕雞,趕緊把3隻雞攬入懷中,伺機往家中躲閃,被城管攔住後,辱罵推擠城管。 \n 爭執中蘇姓女子還趴倒在地,用身體護住3隻雞,口中揚言「我就要得禽流感,傳染給你們!」 \n 1名參與捕殺行動的城管表示,當他們將其中的2隻雞抓住捕殺後,情緒激動的蘇姓女子突然跑進自家廚房,拿出1把菜刀,用刀背胡亂地向現場幾名城管揮舞。 \n 南京城管隊員將菜刀奪下後,仍不罷休的蘇某再次進入家中,手拎啤酒瓶衝出來,1名童姓城管在保護同伴時,被碎酒瓶戳中右腳。眼見自己扎傷城管後,蘇姓女子迅速騎車逃離現場。 \n 經醫院診斷,童姓城管兩根肌腱斷裂,已入院手術治療。傷人的蘇姓女子已被南湖派出所傳喚調查。1020413 \n

  • 邯鄲

    邯鄲

     邯鄲是文化名城,是戰國七雄之一的趙國的都城,也是成語典故的故鄉,源於邯鄲的成語達1700多條,占中國成語的四分之一強。 \n 走訪一趟邯鄲,則可以感受到古老的成語典故與文學風雅之氣,其實離當代依然很近! \n 鄴城三台名氣響亮 \n 牡牧的一首《赤壁》:「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生鎖二喬」自古為三國故事留下無限想像與感慨。在邯鄲市東南的臨漳縣,則可見自齊桓公時期開始建設的鄴城,在公元204年曹操擊敗袁紹後,正式成為鄴城的主人,也開啟了銅雀台為首的鄴城三台的故事。 \n 鄴城是曹魏、後趙、冉魏、前燕、東魏、北齊六個王朝的國都,曹操接管鄴城後,開始興建著名的三台,一方面是為了遊樂,另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在平原地形的鄴城建立高台,居高臨下達到軍事防守的功能。三台由南至北依序為金鳳台、銅雀台和冰井台,金鳳台據記載台高八丈,現僅存古台地基,從地基一側的「轉軍洞」則可看出曹操的軍事謀略,此洞為一通往 的秘密通道,可於臨敵時繞於敵後攻其不備,或秘密調兵於此。 \n 三台中的銅雀台名氣最響,當年是曹氏父子宴請賓客的地方,曾在此宴請漢末著名女詩人蔡文姬,加上建安七子登台賦詩,創建了建安文學,至今仍傳為美談。冰井台則為食物儲藏用,曾有冰室與水井,冬天將漳河中的冰運至此供夏日宴飲使用。鄴城三台目前雖僅剩金鳳台的地基隱約可見,但仍可在此遙想曹氏父子、六朝古都的風骨,尤其曹操當年在鄴城採取中軸對襯,將官衙、戚室、平民、商業區都區分開的城市規畫,對後世具有劃時代意義。當地政府近年已報請國家批覆,未來可望在此將古城遺址逐一開挖、復建,在成語典故中與鄴城相關的「河伯娶婦」、「七步成詩」、「文姬歸漢」、「瓜田李下」等,也能睹物發思古幽情。 \n 黃粱夢呂仙祠 \n 被喻為天下第一夢的「黃粱美夢」,就發生在距邯鄲市區約10公里的粱夢呂仙祠盧生殿內,依據唐代傳奇小說《枕中記》而產生的全真教道觀呂仙祠,始建於北宋初期,千百年來無數來到此地朝拜的眾生,也渴望著追尋一場榮華富貴的夢。 \n 呂仙祠內供奉有漢鍾離、呂洞賓和盧生,三人均是師生點化之緣,而全國上千家的道觀中,為書生建廟的只此一家,當年盧生年年落榜而滿腹感慨,在此遇到呂洞賓,作了一場經歷金榜題名、建功立業、奸臣陷害、昭雪平反、出將入相、富貴無常的夢,夢醒時店主人煮的黃粱米飯還未熟,從此跟隨呂洞賓而得道成仙。如今祠中供奉的盧生臥像,當地人留傳著「摸摸盧生頭,什麼都不愁,摸摸盧生手,什麼都會有」的說法,盧生的黃粱美夢,至今仍為眾生所追求。 \n 祠中另有兩個頗具哲理的字碑,啟迪著世人。「夢字碑」是貴州遵義原政協委員陳善禮所寫,在夢字裡以178個小字構成黃粱美夢的故事,又將「夢」字的上半部釋為廿至四十歲的青、中年時期,中間的寶蓋加上一點則有加官進爵之意,下半的「夕」則釋為入黃昏的晚年,以一「夢」字解讀了人的一生。「葫蘆碑」上則有十四字詩文,以從外到內讀法為「天天難過,天天過,想想不通,想想通。」從上到下讀法為「天天想想,想想天天,不通過,難。通過!」藉以鼓舞世人。 \n 紫山趙奢墓 \n 中國人說紫氣東來,但在邯鄲,人們卻說是紫氣西來,與紫山座落於邯鄲之西有關,而紫山除了因為岩間有紫石英,在陽光照射下閃耀紫光而聞名,更是中華民族馬氏宗親始祖-趙奢的墓葬之地。 \n 紫山曾出過「一將、一相、一仙」,一將指趙國大將趙奢,一相是指元朝中書令劉秉忠,一仙是指仙人王喬,自古以來被視為地靈人傑的寶地,而由於趙奢因軍功在此地被封為馬服君,世孫趙興改趙姓為祖父封號馬服為姓,後去服為馬,延續至今。而今趙奢墓成為馬氏宗親的祭祖之地,總統馬英九的父親馬鶴凌就曾於05年率同台灣馬氏宗親會赴紫山祭拜。 \n 成語典故中包括奉公守法、兩鼠鬥穴、武安瓦震、陝路相逢等均與趙奢有關,其子趙括相關的成語也有紙上談兵、甕中捉鱉等。

  • 曹操墓的確認邏輯

    西元645年,唐太宗李世民遠征高句麗,路過鄴城時曾專門前往曹操墓祭奠,並親自寫下祭文一篇。這是歷史記載中對曹操墓最後一次高規格的盛大祭奠。 \n曹操的聲望在唐朝時達到高峰。但唐朝之後,在忠君思想與正統教育的影響下,曹操的形象有了180度的轉彎,演變成為虛偽、奸詐的亂世奸雄。之後「七十二疑塚」的說法也開始訛傳:性格多疑,又善用謀略的曹操,設置多處疑塚,避免後人挖掘。另外加上小說家的演繹,疑塚的位置逐漸有了鄴城、許昌、亳州、漳河河底等多處。於是曾經顯赫、清晰的曹操墓,開始失去了地理座標,消失在漳河兩岸大量的古墓群中。近日在考古學家的考察、挖掘下,循著盜墓者的足跡,確立了曹操墓的位置,也破除「七十二疑塚」的民間傳說。本期《三聯生活周刊》針對考察及推論過程進行詳細的記述,循著探訪的歷程,同時可回顧一段歷史的記憶。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