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酒駕的搜尋結果,共6,274

  • 天堂不撤守-從死神手上,救回更多的育嘉

     我是看著育嘉長大的。在我的印象中,育嘉生長在一個和樂融融的家庭,非常有為、上進,任職於一家大型跨國保險公司,也考上了精算師的資格。他對人很有禮貌,已經有了論及婚嫁的女友。每當我碰巧遇見他,都覺得很開心,我的人生旅程已走過了大半,他的前景正要展開。 \n 然而,一位無駕照從KTV酒後駕車的青少年撞上了走在斑馬線上的育嘉,讓他的人生旅途戛然而止。 \n 我把育嘉當自己的子姪看待。聽到育嘉的惡耗,心中的悲痛,很難用言語形容出來。我已有些這樣的感受,育嘉的家人,他們的傷心更是可想而知。 \n 在我服務紅十字會的這段日子裡,經歷過許多的故事,救難的人員是如何跋山涉水、在瓦礫中、在惡水邊,將一條條生命拯救回來。在那些故事中,生命是如何的珍貴,是如此的值得我們拼了命的保護;然而,看到因為社會的約束機制不夠,使得酒駕致死案例層出不窮,甚而感慨社會對生命的保障機制如此脆弱。 \n 今年一到三月,醉駕肇事的死亡人數為一六八人,這樣的比率換算成一年的話,為六七二人,已經超過了八八風災的受難者,是九二一地震的四分之一。換句話說,每一年,酒後駕車都帶來一個莫拉克颱風;每四年,酒後駕車就彷如經歷一次九二一地震。對此,我們能不重視嗎? \n 目前刑法關於酒醉駕車致人於死,並未加重處罰,或獨立為罪,亦即酒醉駕車致人於死,與其他交通事故相同,均僅構成過失致人於死罪,法定刑為二年以下有期徒刑。因法定刑甚低,和解後即有機會獲得緩刑,甚至即使不和解,最高亦僅能處二年有期徒刑,自然助長僥倖心態,無法發揮刑法嚇阻、預防的功能,憾事不僅一再發生,被害人家屬、社會大眾亦常無法理解法律(或法院)為何輕縱這些完全不尊重他人性命的行為人。 \n 事實上,不論對被害人家屬而言,甚至對社會大眾言,酒醉駕車致人於死,就如同在大廈頂樓對著街道丟重物,是對於不特定大多數人都有危害,讓自己處在酒醉狀態駕駛動力交通工具,也同樣會對路上行人造成重大威脅。其造成的損害,其危害社會安全的程度,與故意開車殺人,並無任何差異。酒醉駕車致人於死,此種重大危害社會安全的行為,卻僅以一般過失致死罪論處。而酒醉駕車致死事件一再發生,足可證明目前刑法規定,並無法有效嚇阻酒醉駕車,政府實在不應忽視或蹉跎,應立即透過修法加以解決,亦即於一般過失致死罪以外,就服用毒品、麻醉藥品、酒類或其他相類之物,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而過失致人於死者,應加重其刑度(例如三年以上,七年以下的最低刑度),以發揮刑法嚇阻、預防的功能。 \n 除加重刑度外,民事賠償之相關規定,亦應予以修正,例如被害人家屬不需擔保金即可假扣押財產,此外,賠償義務人應包括任由酩酊大醉客人開車之餐廳業者,例如,美國實施數十年的「Dram Shop Act」,即規定若商店賣酒給青少年或明顯酒醉的人,則其後若發生酒駕肇事,商店亦須負連帶賠償責任。又例如鄰國日本,若乘客明知司機酒駕而未阻止,酒駕肇事時,乘客也須負擔連帶賠償責任。其目的即在於透過賦予特定人阻止酒駕的義務,以減少酒駕的發生。 \n 除法律面的設計外,也要深刻反省社會陋習。當人們在拚酒之時,可能沒意識到,我們正是死神的幫凶。就像在育嘉的悲劇中,奪走育嘉生命的不只是那位酒駕的少年,還包括鼓唆他一起喝酒的朋友、縱溺那少年的父母親、KTV酒店經營者等。而這也要靠政府加強宣導以達到匡正的效果。 \n 對於不認識育嘉的人,育嘉的不幸也許只是一則新聞,多加的一個酒駕致死的數字,但對育嘉來說,卻是他人生的全部,對育嘉的家人親友來說,是永遠的傷痛。雖然育嘉的悲劇,我們已無力挽回,但我們能做的是,透過完善法律、精確執法並打破陋習,去消除酒駕的現象,才能阻止死神,不斷的透過酒駕者之手,奪走下一個育嘉、乃至於無數個育嘉的寶貴生命。(作者為律師,法學教授)

  • 涉關說酒駕案 村長代表被訴

     苗栗頭份警分局大河派出所前所長郭智傑,三灣鄉民代表會副主席邱騰森、代表黃開相及大坪村長饒維明為處理一樁酒後騎車涉嫌關說,廿一日四人被檢方依涉貪汙治罪條例違背職務圖利罪嫌提起公訴。 \n 檢方指出,去年九月十一日深夜,當時擔任大河所長的巡佐郭智傑與警員郭瀅麟執行巡邏勤務,發現男子傅捷宏騎車未戴安全帽而加以盤查並要求酒測。 \n 傅要求喝水後卻拒絕酒測,郭先後四度酒測,傅都未吹氣。不久,邱騰森、黃開相及饒維明陸續抵派出所,輪番要求通融。最後郭智傑採用無酒精反應的測定值,未依規定對傅男酒測開單,任傅離去。郭智傑昨否認對酒駕案放水;民代、村長也否認關說。

  • 都會掃描-機車酒駕卻被吊銷大客車執照

    北市:蔡姓民眾因機車酒駕被逮,卻被吊銷職業大客車執照三年,讓他生計陷入困境,市議員陳建銘昨召開記者會,控訴處理太粗糙。交通事件裁決所表示,的確是吊錯駕照,已發還蔡男大客車駕照及罰金。

  • 酒駕撞死婦 醉友再輾飛屍腿

    酒駕撞死婦 醉友再輾飛屍腿

     男子彭偉明開車撞倒婦人黃惠卿,由於力道強大,黃婦被撞飛後當場喪命。彭的友人張惟勛到場關切,卻疑因酒醉與員警起衝突,竟開車直闖封鎖現場,前後輾過黃婦屍身兩次,黃婦兩腿被輾斷,右小腿還被輾飛出去,張嫌酒測值○‧八一,醉得比肇事的彭嫌還厲害。家屬驗屍時傷心欲絕。 \n 警方指出,昨日凌晨六時許,彭偉明(廿五歲)開車經過台中市文心、陜西路口,不慎撞擊騎單車的黃惠卿(四十七歲),黃婦先撞上汽車前擋風玻璃,因強大反作用力,又被撞飛到汽車前五十公尺處,身體多處骨折與挫傷,鮮血淋漓當場死亡。 \n 連遭兩車衝撞 骨肉分離死狀慘 \n 中市警五分局交通分隊到現場蒐證,封鎖慢車道與機車道蒐證,彭嫌十多名友人聽聞其肇事,都到場關心,其中張惟勛(廿七歲)疑因酒醉,與員警爆發口角,飆髒話嗆聲後,竟趁混亂回頭開車,直闖封鎖現場。 \n 張嫌車子高速猛衝,擦撞警車、三角錐後,又輾過黃婦屍身,讓員警錯愕的是,張嫌竟然又把車子迴轉,又狂飆再次進入封鎖現場,黃婦膝蓋被輾過兩次,幾乎全骨肉分離,右小腿甚至被輾飛至慢車道。 \n 目擊者全被嚇得膽顫心驚,直呼「太誇張了!」警方想逮人,卻只能看著張嫌的車尾燈消失在遠處。 \n 彭偉明酒測值○‧○六,他辯稱在凌晨一時喝了兩碗薑母鴨,並沒有喝酒,他被帶回交通分隊時,張嫌此時竟又走入交通分隊,員警趕緊逮人,張嫌酒測值○‧八一,醉得比肇事的彭嫌還厲害。 \n 檢方偵訊時,彭偉明稱當時黃婦紅燈右轉,才會不小心撞上她,當時真的沒有看到人,對意外感到很抱歉。 \n 醉友闖封鎖現場 飆速罵警肇禍 \n 張惟勛辯稱,起初是想開車離開,沒想到卻闖入封鎖現場,想起要載送朋友,才又迴轉循原路線又走一次;只記得撞到三角錐,沒印象輾到黃婦,不可能蓄意輾過她的屍體,至於被測出喝酒,是離開車禍現場,在前往交通分隊時喝的。檢方後諭令兩人均以五萬元交保。 \n 車禍身亡的婦人黃惠卿,住在離事故不到一公里的陜西東二街。平時和她最親的弟弟表示,三天前,姊弟相約幫母親慶祝母親節和過生日,歡笑容顏還歷歷在目。他不敢跟母親講,怕母親受不了這個打擊。 \n 黃婦弟弟說,姊姊是個善良的人,平時對人相當和氣,朋友很多,昨日就是訪友時發生意外;他們姊弟感情相當好,三天兩頭就會互訪聊天,周日還一起慶祝母親生日,沒想到明年母親節不能一起過了。 \n陳凱勛/台中報導 \n 男子彭偉明開車撞倒婦人黃惠卿,由於力道強大,黃婦被撞飛後當場喪命。彭的友人張惟勛到場關切,卻疑因酒醉與員警起衝突,竟開車直闖封鎖現場,前後輾過黃婦屍身兩次,黃婦兩腿被輾斷,右小腿還被輾飛出去,張嫌酒測值○‧八一,醉得比肇事的彭嫌還厲害。家屬驗屍時傷心欲絕。 \n 警方指出,昨日凌晨六時許,彭偉明(廿五歲)開車經過台中市文心、陜西路口,不慎撞擊騎單車的黃惠卿(四十七歲),黃婦先撞上汽車前擋風玻璃,因強大反作用力,又被撞飛到汽車前五十公尺處,身體多處骨折與挫傷,鮮血淋漓當場死亡。 \n 連遭兩車衝撞 骨肉分離死狀慘 \n 中市警五分局交通分隊到現場蒐證,封鎖慢車道與機車道蒐證,彭嫌十多名友人聽聞其肇事,都到場關心,其中張惟勛(廿七歲)疑因酒醉,與員警爆發口角,飆髒話嗆聲後,竟趁混亂回頭開車,直闖封鎖現場。 \n 張嫌車子高速猛衝,擦撞警車、三角錐後,又輾過黃婦屍身,讓員警錯愕的是,張嫌竟然又把車子迴轉,又狂飆再次進入封鎖現場,黃婦膝蓋被輾過兩次,幾乎全骨肉分離,右小腿甚至被輾飛至慢車道。 \n 目擊者全被嚇得膽顫心驚,直呼「太誇張了!」警方想逮人,卻只能看著張嫌的車尾燈消失在遠處。 \n 彭偉明酒測值○‧○六,他辯稱在凌晨一時喝了兩碗薑母鴨,並沒有喝酒,他被帶回交通分隊時,張嫌此時竟又走入交通分隊,員警趕緊逮人,張嫌酒測值○‧八一,醉得比肇事的彭嫌還厲害。 \n 檢方偵訊時,彭偉明稱當時黃婦紅燈右轉,才會不小心撞上她,當時真的沒有看到人,對意外感到很抱歉。 \n 醉友闖封鎖現場 飆速罵警肇禍 \n 張惟勛辯稱,起初是想開車離開,沒想到卻闖入封鎖現場,想起要載送朋友,才又迴轉循原路線又走一次;只記得撞到三角錐,沒印象輾到黃婦,不可能蓄意輾過她的屍體,至於被測出喝酒,是離開車禍現場,在前往交通分隊時喝的。檢方後諭令兩人均以五萬元交保。 \n 車禍身亡的婦人黃惠卿,住在離事故不到一公里的陜西東二街。平時和她最親的弟弟表示,三天前,姊弟相約幫母親慶祝母親節和過生日,歡笑容顏還歷歷在目。他不敢跟母親講,怕母親受不了這個打擊。 \n 黃婦弟弟說,姊姊是個善良的人,平時對人相當和氣,朋友很多,昨日就是訪友時發生意外;他們姊弟感情相當好,三天兩頭就會互訪聊天,周日還一起慶祝母親生日,沒想到明年母親節不能一起過了。

  • 鄭永金之子 酒駕出車禍

     前新竹縣長鄭永金的四子鄭朝名,九日清晨駕賓士跑車在竹北東興路發生車禍,車子先撞斷路燈再飛衝到前方五十公尺稻田翻滾數圈。鄭朝名跟車上搭載的女友雙雙昏迷,送醫急救後清醒,所幸只有頭、手肘部輕微撕裂傷。鄭某酒測值零點一六毫克。 \n 車禍發生在昨天清晨六點四十分左右,警消救護人員趕抵現場,發現原坐副駕駛座的女子飛出車外、全身沾滿泥巴昏迷躺在稻田中,鄭朝名則卡在翻覆的駕駛座裡,車體嚴重扭曲。 \n 警方研判鄭朝名酒後駕車,精神不濟,所幸車上安全氣囊適時發揮效果救了他一命。警方說,昨天的車禍,相當僥倖,若再往前一百公尺撞上加油站,後果不堪設想。從現場來看,鄭昨天可能車速太快,加上碰到彎道方向盤打不過來,才撞上路燈電桿,再栽進稻田中。

  • 少年無照酒駕 撞死精算師

     十七歲詹姓少年昨天凌晨和友人到KTV飲酒狂歡後,無照又酒駕,載友人行經民權東路三段時,完全沒有煞車,直接撞上過馬路的張育嘉,猛烈的撞擊力道,把張撞飛廿多公尺遠,送醫不治。詹姓少年酒測值達零點七七,得知闖禍後,僅淡淡地說聲:「對不起!」 \n 詹父聞訊趕到警局,不但未責怪兒子,還說知道車子被兒子開出去,警方聽了直搖頭;而死者張育嘉的父親則忍住悲痛,氣憤地質疑:「你為什麼要酒後駕車!」令詹姓少年無言以對。 \n 警方調查,被撞死的張育嘉,卅七歲未婚,在一家人壽公司工作,才剛考上令人欽羡的精算師,凌晨去找女友,沒想到,寶貴的生命和大好前程,都葬送在酒駕肇事少年的輪下,讓家屬難以接受。 \n 警方說,詹沒有駕照,卻開著父親的車子出門,當車子行經松山分局民有派出所前時,詹未看到張正過馬路,完全沒煞車就撞上張某,張整個人被撞飛廿公尺遠,車頭凹陷全毀。張隨後被送醫急救,但到院後不治。

  • 酒駕撞死騎士逃逸

    男子張貴楊(四十二歲)前晚酒後開車逆向行駛,撞到共乘機車的林姓兄弟,造成兄死弟重傷。張清醒後得知撞死的竟是從小看到大的鄰居小孩,受不了良心譴責,案發二小時後向警方投案,被依公共危險及過失致死等罪嫌移送。 \n警方調查,林志鴻(廿四歲)騎機車載弟弟林志憶(廿三歲),在關西鎮正義路一四六號前,被一輛逆向行駛的休旅車撞擊,目擊者說,兩人被撞彈飛廿餘公尺,肇事車輛時速破百公里,事後加速逃逸,林姓兄弟倒地不起。 \n林志鴻頭部受重創送醫不治,醫院抽血驗出他有喝酒,酒精值○.四一毫克;坐後座的弟弟林志憶左小腿開放性骨折,轉送長庚醫院救治。 \n從事殯葬業的關西鎮代劉德樑,在事發現場拾獲林的證件,劉知道做水泥工的張貴楊是死者鄰居,於是打電話給張想問林父電話,告知其兩子被撞的不幸。 \n張貴楊這才知自己撞死鄰居,昨凌晨零時卅分許向警方投案,警方測其酒精值仍高達○.八六毫克。

  • 都會掃描-酒駕惹禍 同車役男殉職

    屏東:消防局萬巒分隊救護車撞電線桿造成替代役男葉俊達死亡,調查肇因,發現消防隊員鄞升茂涉嫌酒後駕駛釀成車禍,縣長曹啟鴻昨獲悉極為震怒,指示對因公殉職的替代役男從優撫卹,並要求嚴懲在辦公室喝酒廢弛職務責任。

  • 曹嫌道歉 但求一死

    男子曹添壽十年前涉嫌性侵殺害基隆陳姓國中女學生,警方十六日依強制性交故意殺人罪嫌,移送基隆地檢署,曹嫌被押解到基檢時,兩度表達「讓我早點死算了」,並向死者和家屬說「對不起」,同時透露還涉及兩、三起性侵案,警方將擴大偵辦。曹經法官訊問後裁准羈押。 \n這起積懸多年的命案能破案,緣自上月五十五歲的曹嫌,被女兒指控涉性侵,南港分局採集他的唾液,和被害人床單比對送驗DNA,起初比對結果不符,讓他逃過一劫。幸好刑事局法醫室存檔昔日舊案再加比對,總算亡羊補牢,讓懸宕十年的命案破案。 \n警方指出,曹嫌嗜酒成性、喜歡喝藥酒,開車前還會喝酒上路,落網後一再表示,喝了酒後就想要發洩犯案,但每次洩慾後,馬上會後悔,根本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行為。因以前酒駕處罰不重,後來列入公共危險罪,警方嚴厲取締,曹酒駕被逮,駕照被吊銷,才無法再繼續以計程車犯案。 \n曹嫌另坦承涉及二、三件性侵案,警方懷疑當初可能是被害人基於顏面未報案,正擴大偵辦。

  • 改名「陳王巧克力」 惹來衰運不斷

    住在新店販售巧克力的陳麗雪,為改運把名字改為「陳王巧克力」,結果從此官司不斷,繼酒駕、網拍詐欺遭逮後,她又涉將電話門號借給詐欺集團使用,十五日遭板檢依詐欺罪嫌起訴。 \n原本販賣薯條、巧克力的陳麗雪,三年前突發奇想,到戶政事務所改名為「陳王巧克力」,希望能讓生意更好。 \n她說,當初在「薯條」與「巧克力」之間思量許久,最後以薯條不好聽而採用巧克力。只不過改名後運勢並未變好,她先酒駕遭逮,接著又欠下百萬卡債,後又因涉及網拍詐欺遭北檢起訴。 \n禍不單行,陳王巧克力又涉嫌申辦行動電話借給詐騙集團使用,詐欺罪行再添一條。 \n除陳王巧克力吃上官司,中文姓名中筆劃最少的「丁一」,昨日也因酒駕起訴。 \n承辦檢察官表示,丁一屢傳不到,檢方還曾指揮員警去他的住處了解,結果在丁家大門上發現掛有一塊「丁一的家」門牌,讓前往了解的警察全都笑彎了腰,檢察官據此認為丁一應該不會落跑,再度傳喚他果然到庭應訊。

  • 醉書記官鬧警局 求刑一年半

    彰化地方法院書記官葉春涼,自己喝了酒,還到交通分隊替酒駕的朋友關說,結果與警方發生衝突而藉酒大鬧;事發後,葉春涼遭到停職,並由公懲會議處中,而刑事部分,彰化地檢署昨日將他依妨害公務罪起訴,並求刑一年六個月。 \n四十歲的葉春涼,原為彰化地院行民事執行處書記官,去年九月十三日半夜一點多,接到親戚電話說是有鄰居因酒駕被警方依現行犯逮捕,請他去幫忙。 \n葉春涼當時也已喝了酒,但隨即趕到田中分局交通分隊,表明書記官身分,一度要將該酒駕鄰居賴男帶走,但為警方所拒後,又以賴男的輔佐人自居,要求員警暫緩製作筆錄,但未被接受,他即拍桌咆哮,把交通隊鬧得人仰馬翻。 \n彰化地檢署昨日將他依妨害公務罪提起公訴,檢察官認為,葉春涼身為書記官,竟擅以職務之勢要求員警違法,嚴破破壞官箴;犯後又曲法任意對員警提告,心存藉此逃避刑責之僥倖之心,在偵查中故意不遵期到庭受訊,在在顯示他根本毫無悔意,因而要求法官從重量刑一年六個月。

  • 酒駕肇禍 同車友人冤死

    男子金長文五日晚間駕駛自用車,載妻兒與台北來的楊姓友人,到花蓮市區用餐,返回鹽寮住處時,經台十一線海洋公園路段,疑因酒駕衝撞民宿,楊姓友人彈飛出車外、傷重不治,金與妻子三人受傷,警方將金某依公共危險等罪嫌移送法辦。 \n警方調查,廿四歲金長文,五日晚間駕車載著鄭姓妻子與六個月大的兒子,到花蓮市區款宴從台北來玩的卅歲友人楊柏楚,席間小酌幾杯,飯後,金男盛邀楊男到家中作客,一行四人便共乘車輛,欲返回金男在壽豐鄉鹽寮的住處。 \n金男五日深夜十一點多,駕車由北而南經台十一線海洋公園路段,疑似不勝酒力,加上車速過快,一路偏離車道,擦撞路樹,直衝撞倒一間民宿圍牆,才停住車輛,金男與妻兒三人都在前座,只受輕微擦傷,幸運逃過一劫;坐在右後座的楊男,則被強大的撞擊力彈出車外,倒地不起。 \n在睡夢中的民宿連姓主人,被巨大的撞擊聲驚醒,趕緊報案,警消趕抵現場,發現肇事車輛嚴重損毀,卡在磚瓦堆中,動彈不得,先將傷重的楊男送醫搶救,惟因傷重不治,另對金男酒測,發現他的酒測值達○.三九。

  • 酒駕累犯被求重刑 恐強制戒酒

    酒後開車被抓,不但要罰錢、坐監,還有可能被送醫療院所強制戒酒,期間最長一年。一名有酒後駕車前科的錢姓男子,三月初再犯,酒測值高達零點八七,超過違法標準值零點五五很多。台北地檢署昨天不但將他起訴,並以他酗酒成癮且有再犯之虞為由,請求法院宣告禁戒處分。 \n錢男在九十六年間就曾被判刑三個月,原因就是酒後駕車,當時法院雖然判他徒刑,但是得易科罰金,他在同年八月十日繳了罰金以後,免了牢獄之災。 \n沒想到今年三月六日凌晨,錢男在台北市辛亥路某處喝完酒以後,還是駕駛自用的小客車上路,同日二點多在信義區莊敬路上被警察查獲,現場測出酒測值高達零點八七。 \n所謂禁戒處分,屬於保安處分的一種,一旦法官判刑確定,並准許禁戒處分,錢男必需在服刑前先到醫療機構等適當處所強制戒酒,然後檢察官才會執行他的刑期。至於強制戒酒的期限,最長可達一年。

  • 酒駕飆速百公里 警16槍逮人

    酒駕飆速百公里 警16槍逮人

    男子黃俊霖廿三日凌晨酒駕,遭警網攔檢竟加速逃逸,還兩度開貨車衝撞警車,沿路百公里時速闖紅燈並逆向行駛,警方追捕數十公里,連開十六槍並射中貨車輪胎,他才乖乖就逮,被依公共危險及妨害公務等罪嫌移送偵辦。 \n「聽到砰聲連連,還真擔心被流彈波及。」警方見廿九歲的黃俊霖既闖紅燈又逆向行車,原本開槍射擊貨車輪胎想制止,但數名路人卻被嚇得趕緊停車閃避,對黃嫌可能連累無辜路人更是感到憤怒不已。 \n苗栗警分局南苗派出所警員鄧文桂、邱耀瑋廿三日凌晨零時卅分許,巡邏經過苗市中正路與經國路口,聽到黃俊霖連按三次喇叭,每次長達十多秒鐘,以為有行車糾紛而上前了解。 \n由於黃男酒後駕車擔心被取締,竟拒絕攔檢還加速衝撞巡邏車逃逸,他為甩開警網,沿途闖紅燈車速飆到約一百公里,在省道台六線與東西向快速道路匝道口,還兜圈子跟警車玩捉迷藏。 \n因黃男高速競飆又闖紅燈,甚至先後在快速道路和外環道逆向行駛,已嚴重危及路人,邱耀瑋先對空鳴二槍想遏阻,但黃未加理會,第二度要衝撞警車,邱先後又在快速道路和省道再朝貨車左側輪胎開了十四槍。 \n黃俊霖因左側前後輪都被子彈射破爆胎,最後在苗栗市維新里就逮。他當時有濃濃酒味,酒測值高達零點八三毫克,根本無法下車,乖乖在駕駛座就逮,被帶回派出所還醜態百出。

  • 墜谷車不見駕駛 疑酒駕肇逃

    一輛休旅車,廿三日晚間在雙溪鄉平林橋附近高速衝入山谷,大批警消趕到現場救人,卻發現駕駛彷彿人間蒸發,警方研判可能是酒駕肇事棄車逃逸,正聯絡車主到案說明,釐清真相。 \n目擊這起離奇車禍民眾指出,這輛休旅車由雙溪鄉平林往平溪方向行駛,經北卅八線十二公里處嗎哪山莊上坡路段,突然衝入深達十五米的山谷內,警消立即出動搶救。 \n搜救人員摸黑到事故現場救人,卻發現車內空無一人,休旅車頭毀損,車子翻了九十度,車上物品散落一地,警消人員持續找駕駛,卻始終不見人影,彷彿人間蒸發,甚至車鑰匙也不見了,警方查出車主是卅四歲住汐止的男子黃丞甫。 \n警方先以電話聯絡黃姓車主,他推說車子是弟弟黃丞祥開的,與自己無關,弟弟黃丞祥則稱車子借給友人張人文使用,雙方說法不同,引起警方懷疑有隱情。 \n據黃丞祥說法,他與哥哥黃丞甫及友人張人文都在雙溪鄉開怪手,晚間回家時開小貨車,自己的車借給張人文開,可能是張人文路況不熟,之後接獲張的來電說車不小心墜入山谷下方,才回頭找人,並將自行脫困的張人文載回五股,張說,車子的事會負責。 \n警方鑑識人員在車上找到酒瓶,懷疑整起事故並不單純,這段路是上坡路非彎道,何以會衝入山谷中?警方進一步調查,發現這對兄弟檔都有酒駕前科,研判極有可能是一起酒駕肇事棄車逃逸的事故,警方正通知當事人到案說明,釐清事故發生原因。

  • 酒駕逆駛國道3公里 撞車2亡

    男子嚴裕翔酒駕上錯交流道,卅一日清晨在國道中山高汐五高架段逆向高速行駛近三公里,沿途來車左閃右躲,最後撞上一部白色小客車,車上兩人送醫不治。一名駕駛說,一開始還以為自己沒睡飽看花了,等回過神,發現兩輛車已撞成一團。 \n這起死亡車禍發生在中山高汐止五股高架南下卅點三公里,靠近五股交流道出口處,因撞擊力道甚大,車身嚴重扭曲變形、機油外洩。消防隊員趕到現場,用破壞剪拆解車體後,才將受困的三人救出,緊急送林口長庚醫院急救。 \n被撞的白色轎車駕駛郭建男(卅九歲)及乘客莊詔慧(四十歲)受重傷,到院前已無生命跡象;肇事的黑色轎車駕駛嚴裕翔(廿八歲),僅額頭、腿部受輕傷,目前還在醫院治療。警方對嚴男進行酒測,酒測值達零點九九。 \n警方調查,嚴裕翔昨日凌晨在中壢和友人喝酒,直到天色微亮,才開車返回桃園家中,因嚴男酒意甚濃,開到北縣才驚覺過頭,便從五股交流道下,打算迴轉上高速公路,往南下方向行駛。 \n在酒精作祟下,嚴男未看清標示,從出口匝道逆向駛入南下車道近三公里,沿途車輛駕駛看見一輛黑色轎車逆向衝來,嚇得急忙閃躲,唯獨一輛銀白色轎車閃避不及,在南下卅點三公里處與嚴男正面對撞。 \n警方表示,無端被撞的郭建男及莊詔慧是同事,兩人正準備前往新竹的公司上班,莊女意外搭上死亡便車。

  • 酒駕未戴安全帽 男大生撞路燈亡

    淡江大學一年級學生洪翊凱,放寒假回台南找同學餐聚喝酒後,昨晨獨自騎機車回家,因沒戴安全帽,衝撞路燈後,頭部重創送醫不治;被通知到場的父母親不敢相信這個事實,悲痛地喃喃自語:「怎麼會發生這種事!」 \n警方調查,去年九月才到北縣淡大讀書的十九歲青年洪翊凱,幾天前才放寒假回台南。前晚被高中同學騎機車載到台南市區一位同學家餐聚,大家都喝了不少酒,也知道酒後不能騎機車,因此留他在住處休息,希望隔天再載他回家。 \n據洪翊凱的說,大約昨天清晨六點多,洪翊凱可能擔心一夜沒回家,會被家長罵,清醒後,看到同學的機車鑰匙放在客廳桌上,他拿起鑰匙就騎上機車,應該是要先回安平家裡。 \n警方調查,洪翊凱並未載安全帽,騎機車從林森路通過大同地下道後,在尚未到達大同時,就衝撞路燈,額頭被燈柱重擊,雖然民眾立刻向一一九報案,救護車趕到現場時,洪某已無生命跡象,還是將他送附近新樓醫院搶救,到院時醫師宣告不治。

  • 阿兵哥酒駕 三人送命兩重傷

    嘉義縣布袋鎮十六日凌晨發生酒駕肇事案件,現役軍人陳信齊駕駛自小客車,疑因酒駕超速行駛,加上濃霧籠罩視線不佳,導致車輛高速衝撞路底護欄,警消獲報後雖迅速前往搶救,但陳信齊、後座乘客蔡明惠及九個月大的女兒朱珈婷仍傷重不治,其餘三人則在嘉義長庚醫院救治中。 \n三名死者是駕駛陳信齊(廿一歲)、友人朱耀宏的太太蔡明惠(廿六歲)、蔡婦懷抱中的朱珈婷;重傷的是區思儀(廿歲)肝臟破裂及朱家四歲女兒朱珈禎顱內出血,在加護病房觀察中,朱耀宏(廿八歲)腿部骨折傷勢較輕;他們均住在布袋鎮。 \n據查,陳信齊駕車、女友區思儀在前乘客座,蔡明惠在駕駛後方的乘客座抱著么女朱珈婷以及長女朱珈禎,朱耀宏在右後座,一車共六人,案發撞擊力道大,朱珈禎從後座彈到前座區女身上。 \n警方調查,昨天凌晨近一時,肇事車行經布袋鎮海港大道時,疑似因濃霧過大加上超速與酒駕,高速撞上路底水泥護欄,車身幾乎全毀變成廢鐵,六人全被卡在車內動彈不得。 \n由於事故現場距海巡署檢查哨僅一百公尺,正在服勤的軍官李應得說「只聽到尖銳的煞車聲,接著就是巨大的撞擊聲響」,第一時間趕到現場,只見駕駛已無反應,後座乘客哀號聲四起。 \n警方調查發現,肇事駕駛陳信齊服役於台南大內鄉陸軍九○八旅,再一個禮拜就退伍,經事後抽血檢驗,酒測值高達○‧七三,且事故發生時當時濃霧,能見度僅廿公尺,加上地上留有近十七公尺煞車痕,種種跡象研判應是酒駕與超速釀禍,然確切肇事原因與責任歸屬,則將進一步調查。

  • 涼亭喝酒 車未熄火 不算酒駕

    已有三次酒後駕車前科的四十九歲男子張群典,去年六月在雲林縣崙背鄉某超商前臨時涼亭喝啤酒,一審法官以推論方式認定張某酒後開車,還意圖狡辯,判七個月徒刑,上訴二審後,台南高分院合議庭認為,檢警拿不出被告開車時飲酒過量數據,遂改判無罪定讞。 \n被告不服上訴台南高分院,合議庭審判長葉居正、受命法官洪碧雀、法官陳欽賢調查後認為,檢警無法舉出被告從家裡開車到超商這段期間,酒測值是否有超過零點五五毫克的證據,不能以推論或證人描述,就認定被告有公共危險之罪,所以將有罪判決撤銷,並改判無罪,而且不得再上訴。

  • 酒駕肇事心慌 逃逸撞死老婦

    住在恆春男子吳澤穎,二日晚間與朋友喝完酒後開車回家,半路從後追撞一輛停紅燈車輛,肇事後加速逃逸;結果又撞上一對正在散步的祖孫,六十九歲的阿嬤當場慘死,二歲孫子則奇蹟似的只有輕微擦傷。吳嫌被送到警局十分懊悔,一直流淚。 \n警方調查,廿七歲吳澤穎二日晚間,與多名朋友在KTV飲酒作樂後,醉醺醺地載著王姓表弟回家,沒想到車子才開沒多久,即在恆春鎮省北路十字路口,從後撞上一輛正在停紅燈車輛,造成朱姓女駕駛頭、頸部受傷,有輕微腦震盪。 \n吳嫌下車查看,朱女表示要報警,他嚇得立刻上車加速逃逸,沒想到因不勝酒力,馬上又撞上路旁正推著嬰兒車,帶孫子散步的老阿嬤葉安珠。因為撞擊力道強大,六十九歲葉安珠嚴重受創,送醫前已無生命跡象。 \n嬰兒車也被撞得稀爛,二歲孫子被撞飛滾落車底,幸運的只有輕微擦傷。肇事車輛則完全沒有剎車,繼續往前撞進路旁的中古車行,撞倒二部機車與四輛自小客車後,才完全停下來。 \n吳嫌原本還想逃,但附近民眾立即上前,將他團團圍住;同車王姓表弟見狀況不對,竟然趁亂一走了之。因為他是關係人,家屬打電話後才到警局問筆錄。 \n吳嫌酒測值高達一.○九,被送到警局時還醉醺醺,等到酒意稍醒,知道自己鑄下大錯,後悔不已不斷流淚。警方訊後,依過失致死、公共危險及毀損等罪,將吳嫌移送法辦。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