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釉彩的搜尋結果,共05

  • 這組最限量的花釉彩妍盒全球只有500套、台灣only搶到55組!能買到它的人真的很幸運!

    這組最限量的花釉彩妍盒全球只有500套、台灣only搶到55組!能買到它的人真的很幸運!

    花釉香粧盒—2018限量版以金屬入絲工藝,於內斂低調的黑色木紋表面運用奢華純金絲線雕繪栩栩如生的白鹿、松樹與永生草,盡顯華麗尊貴。打開粉盒盒蓋,會看到細緻粉體上錯落有致的永生草雕花壓紋;此次的粉體添加了「高麗人蔘花精萃」與「梅花精萃」,不但能強化肌膚防禦修護力、有效隔絕外界傷害,同時還可賦予肌膚花瓣般柔嫩細緻的膚觸,綻放如白玉般的青春光彩。 花釉彩妍盒—2018限量版則是以閃耀低調光澤的銀絲線雕繪經典圖騰,更加雋永優雅。粉盒內淺粉紅與蜜桃色的頰彩色選,蘊含天然植物精萃粉體融合珍珠母貝粉末,可以凸顯肌膚明亮度與粉嫩蘋果光感,不論想作為腮紅或局部打亮都OK。 雪花秀今年還特別與「愛茉莉太平洋集團makeup your Life 妝典生命每一天公益活動」聯名,推出限量臻顏逆玲氣墊粉霜─2018節慶限量版;凡購買臻顏逆齡氣墊粉霜─2018節慶限量版,愛茉莉太平洋集團即會捐出50%銷售所得予癌症希望基金會,讓妳外在變美的同時也能透過做好事讓內在跟著一起變美。呼應精品彩妝系列,臻顏逆齡氣墊粉霜─2018節慶限量版是以金箔裝飾工藝打造而成,黑色粉盒上以金色繪製鹿與永生草,外包裝紙盒則以燙金藝術打造永生花立體圖騰,不僅彰顯尊貴奢華,更賦予長壽福氣寓意,小編覺得拿來送給長輩好適合。 除了上面這幾款限量美妝產品之外,在歲末節慶來臨之際,雪花秀更首度推出潤燥精華EX節慶限量香氛禮盒!運用了木、花、潤、果、本5種天然香氣,汲取天地自然之美,開啟一場舒心香氛旅程。木質調的潤燥精華EX節慶限量版─微曦之光,前調是柑橘氣息與帶有東方氣息的辛香調,可為心靈帶來深層的寧靜;潤燥精華EX節慶限量版─梅雪之綻,結合綠茶與果香的淡雅香氣,梅花、茉莉、玫瑰交織而成的清甜氣息;潤燥精華EX節慶限量版─潤燥之香,草本柑橘的清雅融合天竺葵與伊蘭伊蘭的馥郁花香、松木的沉著木質,由內而外喚醒心靈感知。潤燥精華EX節慶限量版─活力之源,高麗紅莓與杏桃酸甜果香,融合晚香玉、茉莉的一縷幽香,為心靈注入朝氣活力;潤燥精華EX節慶限量版─靜心之韻,清麗的柑橘引領溫潤的生薑與人蔘氣息、沉穩的琥珀麝香,優雅香氣滋養身心。這5款各有不同身心靈療癒效果的草本香氛潤燥精華EX,妳可以依照自己的喜好或是當天的心情來使用,小巧的尺寸更是方便妳隨身攜帶,是出國旅行時的好幫手。

  • 釉彩魔法師王修功陶藝領航者 倡導「陶藝應為獨立的藝術顯學」理念

    釉彩魔法師王修功陶藝領航者 倡導「陶藝應為獨立的藝術顯學」理念

     時序倒退到1929年,正值台灣被日本統治時期,一位出生於甘肅省正寧縣,注定為後世陶藝界帶來巨大變革的大師王修功,開始走上他不平凡的道路。  台灣早期的陶瓷幾乎無藝術價值可言,日常可見之瓷罐皆停留在生活用品的階段,當時的王修功不忍看到這項從古代傳承技藝就這樣埋沒於人世間,在他的心中漸漸泛起了一波波的漣漪,想要改變這個世界。他認為「陶器」是門藝術,必須不斷地創新,就像筆墨之於宣紙、油彩之於畫布,陶瓷與土釉之於火,都是表達藝術的媒體。所以陶瓷藝術與水墨畫、油畫、乃至其他如雕塑藝術,都是獨立的學問,只是表達的媒介不同,但對藝術創作和審美的追求是不變的。因此,王修功一直倡導「陶瓷是藝術,陶藝應為一門獨立的藝術顯學」的理念。1960年他獨創使用水墨寫意韻味為瓷畫裝飾的「高溫釉下彩」技術,並克服了以往釉上彩裝飾花紋容易磨損的缺點,讓他被譽為台灣陶藝的拓荒者,震撼整個陶藝界。  獨創高溫釉下彩 領先世代驚人成就  陶瓷器物的形體是由陶土所構成,而其表面的釉彩則是形體外表的美麗外衣。事實上,陶瓷創作可說比任何一門藝術更需要技藝兼備,它的範疇涵蓋了美學、化學、熱力和機具的運用。資深陶藝家范振金表示,王修功採用原礦配置基礎生釉,與氧化金屬混合運用,讓釉在窯火高溫鍛燒過程中,與空氣中的氧接觸,產生釉彩。范振金說.在釉彩熔融成液體狀時,不同比重之元素產生分相作用,造成釉面不同質感,再加上同時使用多種不同配方的釉掛上坯體,讓釉相互擴散、流動、重疊,造成三度空間釉色,這種技法在70年代是前所未有的創舉。  除陶瓷本體外,釉藥也是頗深的學問。配釉藥是需要長久的經驗與耐心的考驗,加上謹慎的態度和精確的手法。台藝大工藝設計系教授劉鎮洲表示,影響釉藥成敗的因素很多,材料的成分、產地各有差異,在燒製上除需兼顧氧化還原的調控及升、降溫外,還需考慮坯體呈色與收縮度的調整,以及各種施釉法的運用。劉鎮洲說,王修功在作品上所安排的彩釉色塊,並不是隨機呈現的,而是在燒製前就已經經過精巧的計算與安排。運用噴槍噴出釉層的厚薄而形成濃淡的釉彩色塊,不同色塊的交疊也造成不同的釉層厚度差異,因此入窯燒製後釉彩色塊間便產生層次感。而不同釉彩的相互交疊,也常因釉料成分的差異而出現不同的光澤與質感,甚至產生斑駁顆粒或細微條紋,王修功則運用這點,透過其表面質感的變幻,為陶瓷創造出具有色彩層次與空間感的鮮活畫面。  作品結合具象抽象 走出創新之路  台灣從事陶藝創作的人數眾多,但堅持以釉彩為表現主軸的陶藝家不多,王修功就是其中最傑出的一位。1948年暑假,王修功在學校聽了一場足以影響他一生創作之路的演講。當時的講者提到,藝術要反映時代的特色,但繪畫背負過重的傳統包袱,根本無法做到這點,因此,在繪畫紮實的傳統下,我們必須用新的眼光去看待藝術這件事。這個理論當時深深撼動了王修功的內心,使他在往後的創作歷程中,不斷的去思考要如何才能突破傳統,找到新方向。在中國瓷器公司時,王修功從簡單的石膏模具與拉坯開始,一路研發生產出擁有傳統東方之美的瓷器,並以此為本,再加上其特別的繪製技巧,巧妙的結合了西方陶藝思想,為台灣後代陶藝界刮起了一股旋風,當時《中外雜誌》更形容其陶瓷:「有的清新脫俗,有的古意盎然,給未來的陶瓷開拓了一條新的途徑。」  知名台灣古物鑑定家楚戈曾在《藝術陶瓷的拓荒者》中表示,王修功的高溫多彩釉,豐富了陶瓷的層面,並改進了唐宋三彩釉的吸水和易碎性,使三彩釉色有實用的可能。陶藝家葉文表示:「陶藝不斷地前進,奔馳在傳統與現代,實用與非實用,寫實與抽象之間。當下,現代陶藝的價值,不是作陶與陶作而已。」從古代的唐宋三彩中學習經驗,再到現代的釉彩,不難看出王修功對於陶藝的專注和熱情。王修功充滿熱情的創新,也反應在作品的價值上。2012年金仕發台北秋拍中,王修功的作品《多彩釉盤》最後以新台幣300萬落槌。縱然擁有這般高的身價,王修功的日常生活卻是相當勤儉。他的女兒王曉蘭表示,父親從不追逐名利,也不吹捧自己的作品。王曉蘭說,父親在家多數是沉默的,那是因為「燒陶總會遭遇無數次失敗。」這讓我們看到王修功篤實誠樸的另一面。  大型陶藝個展 本月在台南登場  本月在台南有場名為「釉彩魔法師-2016王修功陶藝個展」的大型陶藝展覽,並邀請台南市長賴清德擔任開幕嘉賓,主辦單位祥閎集團董事長李文誠表示,本次王修功的藝術作品能在皇鼎建設的「格里昂」接待中心展出,最重要的意義是,現代建築技術精進,每棟大樓都可以是藝術的代名詞。在充滿藝術氛圍的建築物裡展出王修功大師的作品,更可說是相得益彰。李文誠也廣邀台南的民眾欣賞現場21件,總價值逾億的王修功多彩釉精品。  陶瓷經過幾千年的演化,代代都有不同的特色。知名收藏家、陶藝後援會會長洪一倉認為,陶瓷藝術雖然是土、釉與火的創作結晶,更融會了繪畫雕塑與科技藝術,現代陶瓷藝術絕不遜於骨董陶瓷,假以時日,藝術價值的空間必定更大。藝評家宋龍飛曾經形容王修功是「台灣陶藝界的瑰寶」,他說用彩釉縱情地揮灑在陶板、陶盤、陶瓶陶罐以及不同形式現代造型陶藝創作上的是他!從傳統中結合西方具象與抽象藝術風格,並走出來一條創新陶藝新路的人也是他!不拘泥於古今而又能數十年堅持自己一貫的創作想法的人是他!陶藝作品能廣受陶藝界、藝術界、學術界推崇的人也是他!能受到各個藝評家如此的讚譽,王修功台灣陶瓷藝術領航者的尊稱,應無愧哉。

  • 王修功台灣陶藝拓荒者 多彩釉作品釉彩幻千 超越古代三彩釉面變化乃帶領藝術陶瓷跳出仿古、走向現代化的重要推手

    王修功台灣陶藝拓荒者 多彩釉作品釉彩幻千 超越古代三彩釉面變化乃帶領藝術陶瓷跳出仿古、走向現代化的重要推手

     陶瓷器分成坯與釉二部分,形成骨與肉的主幹部分稱為坯,外表如皮膚顯現光澤的部分稱為釉。坯體是利用黏土特有的可塑性,製成各種形狀而後燒成,但光靠黏土是無法創造絕美的精製陶瓷,所以坯體中會加入其他原料以達所需的性能,如石英可增加坯體的透明性及減少可塑性,長石可降低燒成溫度等。  而釉彩則是形體外表亮麗的外衣,是陶瓷能否成為大器的關鍵,其內容更是多元,有鉛釉、硼釉、長石釉、石灰釉等。遠從殷商製出灰釉伊始,開展了華夏燦爛的陶瓷工藝史,包括漢代唐三彩為低溫鉛釉,釉色多變、華麗炫目;宋代多用長石釉,釉面溫潤,有莫測高深之感;清代進展成石灰釉,清澈玲瓏,使釉下花色更明晰。  台灣陶瓷藝術在工業技術精進及西風東漸下,不斷發展創新,也造就出不少陶瓷大家。論台灣當代陶瓷藝術家,王修功絕對是在浪頭上領導風騷的代表性人物,今年第二屆新北市陶藝獎,王修功就在眾望所歸下獲得最高榮譽的「陶藝成就獎」。1946年,一位對藝術滿懷憧憬的17歲少年,從甘肅跋涉千里至浙江就讀當時中國的最高藝術學府─杭州藝專,未想這位南方古城的年輕人卻趕上了大時代的轉折與驚天動地的時局變化,也讓這位大師在遠離老家數千里的蕞爾小島上,以數十年的光陰挹注、燃燒上天給予的天份,創造出風華蓋世的不朽鉅作及成就一代陶瓷的藝術偉業。  陶瓷的裝飾向以彩繪為主,概分為釉下彩繪(高溫)及釉上彩繪(低溫),由於彩繪原料多為重金屬氧化物,不耐高溫燒製,故可做釉下彩繪的顏色種類較少,但其優點是直接施繪於坯體表面上,經噴釉及高溫一次燒製後,釉層表面透明化後即能看出亮麗彩繪。此種技術在70年代的台灣是不存在的,有陶藝拓荒者美譽的王修功在不同釉色多次燒製的年代裡,以先驅者之勢研發出以原礦配置基礎生釉,再與氧化金屬混合使用,使釉在窯火燒製中與氧接觸產生釉彩。同時,在釉彩融成液體狀時,利用不同比重產生分相作用,形成釉面的不同質感,創造出中國陶瓷界嶄新的一頁。知名陶藝家范振金指出:「王修功老師是近五十年促進台灣陶瓷發展最具貢獻者之一,也是台灣藝術陶瓷跳出仿古,走向現代化藝術的重要推手。他的作品有自己的思想情感,淋漓盡致的多彩釉,超越古代三彩釉面的變化。」  成功燒製「高溫釉下彩」創舉備受中外媒體關注  王修功曾說:「現代陶瓷是以現代藝術理念與陶瓷科技相結合的新生代,猶如水墨畫之筆墨與宣紙,油畫之專用顏料、筆、與畫布,而陶瓷則是經由土、釉,再通過火,來表達陶瓷藝術。所以陶藝和水墨畫、油畫、雕塑等其他藝術一樣,是一門獨特的藝術,只是表達的媒介及方式各有不同而已,其對藝術創作的概念及審美理論的追求並無二致。」這樣的理念,王修功不僅言傳,更身體力行。  1956年時任外交部長的葉公超、廖未林等成立「中國陶器公司」,隔年委請王修功擔任廠長,並由陶瓷化工專家李紹白指導,開啟漫長艱苦的釉藥實驗工程。1958年王修功加入「中華藝術陶藝公司」鑽研陶藝設計與繪飾技術。此時期的王修功除發展出不同於全然仿製中國古代官窯形制與品味的陶瓷器物之仿古路線,掀起一股收藏風潮外,其企圖突破及創新的基本釉彩也相繼成功,還增加許多暗花刻繪的裝飾手法,而王修功最以為傲的「高溫釉下彩」也燒製成功,克服傳統低溫彩繪易磨損的缺點,將需至少三次燒製的低溫彩以1200度高溫一次燒成。這項劃時代的創舉吸引中外媒體的強烈關注,《亞洲書報》將「中華藝術陶藝公司」的陶瓷產品比美景德鎮;而《中外雜誌》則形容:「有的新奇脫俗、有的古意盎然,給未來的台灣陶瓷藝術發展開拓新的途徑。」1960年王修功成立「龍門陶藝公司」,並把前二次的經驗總結,希望能更朝向藝術層次的發展。而龍門也不負他的期待,在開業第三個月於台北中山堂首展,這場著眼於東西方風格的仿古作品雅緻中帶有新意,釉色華美而絢麗,短短的六天展期吸引數萬人觀展。  《沉黑流釉扁腹帶耳瓶》 讓他正式走上國際舞台  短暫沉潛後王修功在1970年前後復出主持「唐窯陶瓷公司」,求新求變的他企圖解放仿古的窠臼,讓藝術家能自由的創作,於是在中山堂舉辦「當代名畫家陶瓷展」,將繪畫與陶瓷二項藝術充份結合、相互輝映。這是王修功個人陶藝創作萌芽期的尾聲,而這段萌芽期的過程直可與台灣陶藝發展劃上等號而不為過。1972年王修功以《沉黑流釉扁腹帶耳瓶》入選義大利「法思札當代國際陶藝展」正式走向國際舞台,但其首次大型個展直到1982年才在「春之藝廊」舉辦,不過短短十年陸續在「春之藝廊」舉辦五次個展,轟動台灣陶藝界,也慢慢走向個人創作藝術的巔峰。  王修功的「多彩釉」是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楚戈曾以:「出乎自然,非由造作」形容之。台藝大教授劉鎮國曾撰文指出:「王修功從中國水墨畫中潑墨效果得到靈感,並運用現代的噴槍工具作筆畫,讓釉彩色塊的外緣輪廓呈現漸層淡化,不同色塊間形成柔和的色彩融合與轉化,在視覺上產生朦朧縹緲的效果,令人墜入一片虛無空靈的彩雲之中。」其實,王修功不僅僅在中國山水畫中取得靈感,他更取經於西方的抽象意境,其至兼具「幾何抽象」與「抒情抽象」的特徵,繼而將它們充份融入於多彩釉創作的元素。  英國名收藏家安思遠曾說他的收藏心得是:「買了它,30年後再把它賣掉。」台灣陶藝界著名的「陶藝後援會」會長洪一倉就是這樣的人物,成立三十餘年的「陶藝後援會」資助逾百位陶藝家,王修功和洪一倉就合作長達三十年。洪一倉表示:「從蘇富比、佳士得拍賣資料來看,中國的陶瓷藝品一點都不輸給字畫,所以他三十年的文物收藏特別鍾情於陶瓷。然而要有好的作品就必須支持藝術家,讓他們不會因生活壓力而將創作向商業化靠攏。王修功充滿熱情、毅力、創新、與突破的陶藝創作,是華人陶藝家乃至於國際陶瓷界罕見的極品。」洪一倉強調:「王修功的陶藝創作是偉大的,目前在國際拍場的價格已近400萬,且逐年的拍價都在創新高,反應出藝術市場會還給創作者應有的價值。」毫無疑問的,王修功的藝術地位及成就是崇高的、難以超越的,也是中國當代陶藝家中無可取代的先行者。

  • 揮灑陶瓷釉彩 孫超陶版畫開展

    揮灑陶瓷釉彩 孫超陶版畫開展

    孫超現於中華文化總會舉辦「窯火中的交響詩:孫超陶版畫創作展」,展出近10餘幅陶版畫作。一般以陶瓷釉彩作為畫作原料相當少見,在其噴、刷、淋、灑兼用的技法當中,是一種解放,大膽且自由的表達繪畫上的創作空間,加以結晶釉之晶瑩靈動,成為畫作中點睛之處,打破陶瓷的傳統個性,帶往現代工藝新境界。 孫超1929年生於中國徐州,經歷過中日戰爭、國共內戰,投身行伍16年,1949年輾轉來台,退伍後進入國立藝專美術科,主修雕塑。1969年進入故宮器物處工作,負責保管陶瓷和玉器,而後進入科技室,進行古陶瓷復原研究,在毫無化學基礎的情形下,自國中化學課本讀起,竟將中國歷代釉方一一重現,毅力驚人。 1974年孫超毅然離開故宮成立個人陶藝工作室,歷經多年實驗終於掌握結晶釉的表現,1981年於中日陶藝展中展出台灣第一個結晶釉成品,震驚陶藝界。隨後前往義大利、法國等地參加國際陶藝展。1990年於巴黎受到藝術家Frantisek Kupka追求多元畫風的啟示,自器型的創作轉向平面陶版畫發展,克服陶版的尺寸、平整度、燒製等技術困難,以多元上釉手法及運用自如的技巧,表現點、線、面空間變化與釉色,建構出墨彩釉畫的寫意詩情。1996年創作出台灣最大的陶版畫《天啟》(670×138㎝),氣勢磅礡。 2001年出版《窯火中的創造》一書,孫超公開30年來研究的釉方火表及機械設計供後學研究,希望讓後學者有所遵循,繼而將陶瓷藝術推向更高的境界,不要如他一般無知的摸索,曠廢時光。「窯火中的交響詩」於中華文化總會文化空間展至4月13日。

  • 蘇正立《金彩藍釉瓶》 在日奪獎

     陶藝家蘇正立的創作《金彩藍釉瓶》(見圖,蘇正立提供),四十三公分高瓶身以寶藍色為基底、金黃釉彩潑灑出豐富層次感,日前奪得日本第十五屆藝術未來國際展「特選賞」,並在日本國立新美術館展出,以台灣優異的陶瓷工藝,向國際發聲。  日本藝術未來國際展分為繪畫、雕刻、工藝三類,共十八國藝術家參賽,《金彩藍釉瓶》從二九九件作品中脫穎而出,奪下特選賞,為台灣參賽者奪得最高榮譽,另位台灣陶藝家葉雙華則以《青花蓮》抱回秀作賞。  蘇正立生長於陶瓷世家,十六年前自己創立窯場,開業製陶,現擔任中華民國陶藝協會理事長;近年來,他專注於釉彩的變化和搭配。他嘗試過上千種釉彩。蘇正立表示,《金彩藍釉瓶》外型是流行於宋朝的「梅瓶」,鈷藍打底,著上金彩釉層次,搭配流線瓶身,從構思到燒成花了半年。  蘇正立說,陶藝最迷人之處,在於每次打開窯,作品總和想像中「差很大」。他本以為金彩釉色有固定規律,沒想到成品呈現不規則漸層,幸好層次非常自然,「恐怕這就是得獎主因吧。」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