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重啟大飯核電廠的搜尋結果,共13

  • 日本重啟核電有好處 電費開始下調

    日本重啟核電有好處 電費開始下調

    日本關西電力公司的大飯核電廠3號和4號機組在重新啟動後,使總體發電成本下降,因此公司決定將電價下修5%以上。其實在去年8月,當高濱電廠的3號和4號機組恢復供電時,關電也有下修電費。 \n \n世界核能新聞(world-nuclear-news)報導,關西電力公司於5月28日宣布「電價將從每度電17.37日元(新台幣4.71元)降至每度電16.44日元(新台幣4.46元),降幅為5.36%,這個電價到7月1日為止,之後再視發電成本修正。 \n \n關電公司表示,此次降價主要反映大飯核電廠的3號機、4號機重啟後,發電成本已有效降低,成本是從2017年8月的5,225億日元(新台幣1418億元),下降至4,160億日元(新台幣1129億元)。大飯核電廠3號機是在4月10日達到全功率進入電網,4號機則將於7月初投入營運。 \n \n去年8月,同為關西電力公司所有的福井縣高濱核電廠,其3號和4號機組恢復運轉,發電成本就已經開始下降,目前該公司的核電佔比為22%(高濱電廠的2部機組發電量),隨著大飯核電廠的 3號、4號機重啟後,核電佔比將倍增到48.8%。之後他們還將向日本核管會申請高濱電廠的1、2號機重啟,與美濱電廠的3號機重啟。屆時,光是關西電力公司,就有7部核能機組可以發電。 \n \n然而,關西電力並不是打算重啟全部的核電廠,機組較老的大飯1號機與2號機、美濱電廠的1號機和2號機,就是決定除役,結束40年的運作歲月。 \n \n \n

  • 大飯核電廠重啟3號機組 日本第6座重啟機組

    日本關西電力公司位於福井縣的大飯核電廠3號機組於14日下午5時重啟,預計16日開始發電、送電,4月上旬恢復商轉,為此關電預定調降電費。這是日本第6座重啟的核能發電機組,也是新安檢標準下,發電量逾100萬千瓦的超大型核電機組恢復運轉的首例。 \n \n 關西電力符合新的安檢標準並重新啟動的除了福井縣高濱3、4號機組外,這是第3座,加上九州電力位於鹿兒島縣的川内核電廠1、2號機組、四國電力位於愛媛縣的伊方核電廠3號機組,這是日本第6座重啟的機組。 \n \n 東京電力公司發生福島核災後,日本全國核電廠的機組全面停機。當時的民主黨政權2012年7月以關西電力不足為由,在政治判斷下,重啟大飯核電廠3、4號機組,其後於2013年9月因定期檢查而停機,這次是時隔4年半的重啟。 \n \n 3、4號機組去年5月通過原子能規制委員會的安全審查,11月獲福井縣知事西川一誠批准後完成重啟手續。關電原定今年1月中旬重啟,但因發生神戶製鋼所竄改部分產品數據弊案,兩座機組不得不重新安檢、更換零件等,故延宕了兩個月。原定3月重啟的4號機組則預定5月中旬重啟。 \n \n 大飯3號機組的發電量為118千瓦,是日本現有核電廠中最大型的。關電估算,大飯3、4號機組恢復運轉後,每個月可改善90億日圓(約台幣25億元)的收益。關電社長岩根茂樹表示,確認正式恢復運轉後,將調降電費。

  • 日終結「零核」 川內反應爐今重啟

    日終結「零核」 川內反應爐今重啟

     日本九州電力公司宣布,將於11日上午重啟已停機逾4年,位於鹿兒島的川內核電廠1號機組、為日本擺脫將近2年的零核電窘境。這是自311東日本大震災引起福島核災之後,首座符合日本原子能規制委員會制定的新安全標準的核電廠。 \n 川內核電廠的1號機組在2011年311大震災發生的2個月後,停機接受定期檢查,至今已逾4年。為慎重起見,今年3月起便開始進行重啟核爐前的必要檢查。 \n 九州電力公司向原子能規制委員會正式報告重啟1號核爐機組的日程後,川內核電廠10日上午開始檢查抑制核分裂的控制棒是否正常運作,預定11日上午10時30分將控制棒抽出,核爐機組便可重新啟動。 \n 預估核爐在啟動12個半小時後,即11日晚間11時(台灣時間晚間10時)左右,可達到連續發生核分裂反應的「臨界」狀態,14日即可開始發電、送電,9月上旬開始營業供電。 \n 東京電力公司福島第一核電廠發生核災後,日本所有的核電廠都停止運轉。關西電力公司位於福井縣的大飯核電廠3、4號機曾一度重啟,但2013年9月再度停機。川內核電廠1號機組的重啟,將讓日本擺脫1年11個月的「零核電」時期。 \n 在川內核電廠前,10日一早聚集了約350名抗議群眾,他們吶喊著「停止重啟」。有地方居民拿著麥克風指出,「福島核災之後,至今還有人持續過著避難的生活。重啟核爐的話,難保不發生同樣的事。」 \n 日本民間反核情緒仍然高漲。《每日新聞》8、9日所做的最新民調顯示,反對重啟川內核電廠的占57%,贊成的僅30%。

  • 日法院裁定大飯核電廠不准重啟

     日本關西電力公司大飯核電廠3、4號機組被周邊居民控告安全對策不充分,福井地方法院今天判決不准重啟運轉。這是2011年福島第一核電廠核災後,法官判決核電廠不能運轉首例。 \n 位於福井縣的大飯核電廠3、4號機組在2011年3月福島第一核電廠發生核災之後,前年重啟運轉,但去年9月進入定期檢修,目前處於停止運轉狀態。 \n 這座核電廠周邊189名居民向法院控告,以「抗震設計標準當中對於地震搖晃程度的設定不嚴謹,核反應爐的冷卻方法等安全對策不充分」為由,要求核電廠不能重啟。 \n 對此,關西電力公司反駁說:「安全無虞。」 \n 福井地方法院法官(木通)口英明今天判決指出,原告是住在大飯核電廠方圓250公里內189人當中的166人,法院裁定關西電力公司不准重啟大飯核電廠3、4號機組。 \n 有關包括大飯核電廠在內的日本核電廠是否重啟運轉,日本原子能規制委員會正在進行安全審查。福井地方法院今天的判決預料將對核安討論帶來影響。1030521 \n

  • 日人提告阻核電重啟 遭駁回

     日本近畿253位民眾擔心地震來襲引發核安事故,向法院提出要求大飯核電廠3、4號機不得重啟的假處分,大阪高等法院今天駁回原告的即時抗告。 \n 關西電力公司大飯核電廠3、4號機(福井縣大飯町)去年9月進入定期檢修,目前停止運轉。關西電力公司為了重啟運轉,已向原子能規制委員會提出申請,審查是否符合去年7月實施的新標準。 \n 近畿6府縣及福井、岐阜縣居民共253人向法院提出要求停止重啟核電廠。 \n 去年4月大阪地方法院裁定指出,大飯核電廠應以可能發生核電廠周邊3條活斷層連動的地震為前提,採取安全對策。但同時也指出,即使3條斷層連動,讓核反應爐停止運作的控制棒插入時間不會超過安全值,因此駁回居民的提告。 \n 居民提出即時抗告,並提出大飯核電廠設計的抗震性評估計算方式有刻意低估地震強度的情況等。 \n 關西電力公司反駁說,如果有這些居民所指的事項,原子能規制委員會不可能批准核電廠重啟。 \n 今天大阪高等法院審理這項即時抗告案後,做出裁定指出,在原子能規制委員會做出結論之前,法院不該做出核電廠停機的判斷。 \n 有關核電廠鄰近居民提出的訴訟,2003年名古屋高等法院金澤支部判決指出,快中子滋生反應爐「文殊」(福井縣敦賀市)批准設置是無效的。2006年金澤地方法院判決,志賀核電廠(石川縣志賀町)應停止運轉,但這兩起訴訟都在上級法院審理時判居民敗訴。1030509 \n

  • 日首相官邸前舉行第100次反核電集會

    日首相官邸前舉行第100次反核電集會

    每周五在日本首相官邸和國會周邊的反核抗爭,今天舉行了第100次集會,人群高喊「反對重啟核電廠」、「不要核電廠」的口號。 \n發起集會的「首都圈反核電聯盟」核心成員表示,抗議運動還有力量,希望​​能保持零核電狀態。 \n反核電集會始於東京電力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發生一年後。2012年3月,透過推特和臉書等社交網站,以年輕人為主的參與者愈來愈多。同年6月,在關西電力大飯核電廠(福井縣)重啟前,集會抗議人數達到了20萬人。

  • 張瑞昌專欄-星期五革命在台灣

    張瑞昌專欄-星期五革命在台灣

     一票台灣導演和作家,包括柯一正、吳乙峰、戴立忍和駱以軍等人,上周發起「不要核四,五六運動」。他們在自由廣場前帶領民眾做「反核健康操」,誓言要延續三○九廢核戰線,不達停建核四的目的,絕不終止。 \n 幾個月前,柯導宣布要以人生的餘命感(生命僅剩的最後一口氣)為下一代拚搏時,已向外界預告他會有所行動,他雖是一個老頑童,卻說到做到,被視為去年最夯的流行語「我是人,我反核」,即體現了他的決心。 \n 「不要核四,五六運動」就是行動的具體實踐,而他號召周末下班後的素人反核,讓我想起了日本的「星期五革命」。 \n 「星期五革命」指的是東日本震災屆滿一周年後,每個周末在首相官邸和國會議事堂周邊上演的群眾遊行。(見圖,法新社)最初原本是一些從事照護工作的年輕人,發起用蠟燭包圍國會的示威活動,結果這項具有創意和實驗性質的紀念活動,最後竟演變成定期的群眾聚會,並且以近乎革命之姿,在日本掀起風潮。 \n 每逢周五傍晚,以「首都圈反核電廠聯合會」名義發起的群眾運動,如滾雪球般快速成長,從剛開始的二千多人到七月下旬包圍首相官邸,堂堂邁向十萬人的紀錄;這波「星期五革命」是日本自六○年代安保鬥爭之後,規模最龐大的遊行示威。 \n 日本曾經歷長達二十年以上的失落年代,在此之前,經濟發展所需的穩定壓倒一切,不僅使得左派勢力被壓制,也讓原先朝氣蓬勃的民間社會力漸趨沉寂。日本人對政治向來疏離、冷漠,直到福島核災之後,土地的傷痕和人民的悲痛,重新喚回抗爭精神、激起公民意識。 \n 我不知道台灣的反核運動是否有從東瀛經驗中獲得啟示,但,兩者在運動本質、目標及手段上是有若干異同,日本的「星期五革命」能不能在台北街頭複製,需要更深入的觀察和檢驗。 \n 福島核災曝露了官僚顢頇與東電欺矇,早已左支右絀的民主黨政府,施政滿意度一路下滑,民間聲望慘不忍睹。因反對重啟關西大飯核電廠而匯聚的群眾,某種程度而言,也是對野田內閣的不信任運動。 \n 這是一場自發性的群眾運動,既欠缺組織領導,也沒有資金奧援,遑論政黨介入。然而,每個星期五相約東京街頭的聚會,卻風雨無阻地持續了下來,並且以一種井然有序的運動方式,緩慢而沉著地向前推進。 \n 當時日本媒體曾在觀察一場十多萬人的遊行時描述,「沒有政黨色彩的看板與傳單…,儘管距離首相官邸還很遠,已無法再前進了,但民眾站在原地高喊『反對重啟核電廠』的口號…。在沒有大鼓助陣之下,不斷大聲疾呼近三十分鐘,簡直就像是艱苦的修行哪!」 \n 母親帶著孩子,上班族結伴同行,年輕情侶相偕而來,無論識或不識,他們在周末的東京街頭見。有人抱著要讓核電廠消失的信念,直言要透過抗議遊行催生公民投票制度;也有人認為,只有持續發聲,才能創造一個為大眾自由表達意見的公共平台。 \n 這樣一股看似平淡無奇、實則觸動心底的庶民心聲,讓媒體見識了素人反核力量的強大。對於日益僵化的日本政局,反核團體明瞭,與其期待政治家傾聽民意、等待做出改變,還不如起而行,叫有權力主導決策的人聆聽街頭聲音。 \n 一位社會學者曾以「新日本的起點」讚譽「星期五革命」所帶來的社會意義。但諷刺的是,在民主黨慘敗下台後,起而代之的自民黨,卻一改選前信誓旦旦保證要建立非核家園的態度,安倍政府不僅著手修改「二○三○年實現零核電」目標,也開始評估重啟核電廠的必要性。 \n 街頭革命是否不敵政治現實?倘若安倍推翻了民主黨執政時的零核電承諾,這確實是日本反核團體的一大挫敗。即使是曾經歷像福島核災如此巨大的人間悲劇,即使民間的反核能量是如此驚人,在震災兩年後的今日,經濟掛帥的政治選擇依舊是贏家。 \n 與日本一衣帶水的台灣,能否從這場核電攻防戰中汲取經驗呢?那些似曾相識的遊行場景,可能讓人產生「星期五革命」在台灣重現的錯覺,以為社會參與層面擴大,非核家園指日可待,但真要回歸現實面,才發覺反核的路還很漫長。 \n 不過,對反核者而言,他們並不畏懼拔河,因為台灣這條路已經走了三十年,這一代沒完成的夢想,下一代總會接棒去實現。

  • 零核電破功 日政府下令重啟核電廠

    零核電破功 日政府下令重啟核電廠

     日本政府十六日正式決定重啟關西電力公司大飯核電廠三、四號核子反應爐機組,這是日本自三一一福島核災之後,首次重新啟動停機檢修中的核爐,也暫時終結了五月五日以來的零核電非常時期。兩座核爐將於六月下旬重新啟動,最快七月四日開始發電。 \n 大飯核電廠所在地的福井縣知事西川一誠十六日上午向日本首相野田佳彥表示,為了關西民眾的生活與產業的安定,他決定同意讓核電廠重新啟動。野田隨即在官邸召開相關閣僚會議,正式做出重啟核電廠的決定,並透過經濟產業省指示關西電力著手準備重啟核爐。 \n 大飯核電廠需進行清洗管路等重啟核爐的程序,三號機組最快自七月四日、四號機組最快七月廿日起發電,兩座機組運轉順利的話,七月廿四日可望恢復供電,屆時關西地區應可舒緩今夏供電不足的危機。 \n 福島核災發生後,日本各地的核電廠陸續進行維修檢查,在反核輿論高漲之下遲遲無法重啟。北海道泊核電廠三號機組五月五日停機之後,日本全國五十座商業用核爐全部停機,將日本帶進零核電的非常時期。 \n 對於政府決定重啟核電廠,「經濟團體連合會」等經濟團體都表示支持。「經濟同友會」代表幹事長谷川閑史表示,「安定的供電及抑制電費高漲對國民生活和經濟活動是不可或缺的」。 \n 反核團體則炮聲隆隆!十六日上午,「反對重啟核爐!全國行動」市民團體在首相官邸前集會抗議,四、五百名民眾冒雨拿著「保護孩子的生命」、「不允許重啟核電廠」等布條抗議,並向野田提出要求撤回重啟核電廠決策的請求書。 \n 參加集會的反核人士指出,大飯核電廠沒有採取任何地震、海嘯的對策,野田首相為何能說是安全呢?福島災民則說,福島核電廠事故還沒終結,廢爐的進度也未定,許多受輻射威脅的勞工冒死守護日本,希望不要再將日本國民置於死地。

  • 日相喊話:顧民生 應重啟核電廠

     日本歷經一個月的零核電非常時期後,已準備重啟關西電力公司的大飯核電廠三、四號機組。日本首相野田佳彥八日召開記者會,向全民說明重啟核電廠的必要性時強調,「為了守護國民的生活,應該重啟核電廠,」「重啟核電廠對日本經濟的安定是不可或缺的」,「現在停核電廠,日本社會無法維持下去。」 \n 野田指出,「夏季用電巔峰期將至,當國事有兩極看法時,守護國民生活是絕對唯一的判斷基礎,我相信這是政府一定要盡到的最大責任」。「關西將面臨缺電十五%,突然停電的話,有人會有生命危險,有人會無法工作,也會有人失業。」 \n 有關核電廠安全問題,野田強調,「為了下一代,絕對不讓像福島一樣的核災事故再度發生,即使發生像那樣的地震、海嘯,也已做好預防核災的對策與因應體制。」 \n 針對大阪市長橋下徹等人提出只限夏季重啟核電廠的方案,野田指出,這不光是夏季用電需求的問題,依賴石化燃料若價格高漲,對零售店、中小企業和家庭都會造成影響,社會空洞化加速,就業機會喪失,光是夏季重啟核電廠是無法守護國民生活的。 \n 至於夏季限電,野田表示那將使日常生活和經濟活動造成大混亂,一定要盡全力避免限電。 \n 野田再三向大飯核電廠所在地的福井縣和大飯町表示感謝。野田也是在福井縣知事西川一誠的要求下,出面向民眾說明的。西川將在福井縣的原子能安全委員會確認核電廠安全,並聽取縣議會及大飯町町長時岡忍的意見後,於下周做出最後判斷,可望同意重啟核電廠。 \n 野田將在西川同意後迅速召開相關閣員會議,做出重啟核電廠的最後決斷。 \n 日本政府原本預定四月重啟大飯核電廠,但因地方反核聲浪高而拖延至今。然而關西地區電力嚴重不足,對以商業、工業為主的關西將是致命傷。原本極力反對的橋下市長日前也鬆口表態,將默許暫時重啟核電廠,而減少了一大阻力。

  • 日本擬重啟關西大飯核電廠

    日本擬重啟關西大飯核電廠

     日本政府最快將在六月上旬重啟關西電力公司的大飯核電廠,若能實現,將是福島核災發生後,首度重啟核電廠,也將解除約一個月的零核電非常時期。此外,東京電力公司調漲一般家庭電費,卻計畫調漲員工薪資,勢必引起日本民眾反感。 \n 日本目前有約五十座商業運轉核電廠,五月初北海道泊核電廠三號核子反應爐機組停機進行定期維修後,全國所有反應爐都處於停機狀態。官方預估,今夏各地的供電將不足,關西地區缺電最嚴重,因此政府力促關西電力公司重啟大飯核電廠三、四號反應爐機組,但地方人士及反核團體質疑電廠安全性而不斷抗議。 \n 由大阪府、京都府等七個關西府縣組成的防災組織「關西廣域連合」因考慮缺電對民眾生活及地方經濟的不良影響,反對態度逐漸軟化。五月卅日決定,在「限定期間」附帶條件下,容許重啟大飯核電廠的反應爐。原本反核姿態強硬的大阪市長橋下徹五月卅一日也默許重啟反應爐。 \n 由於重啟反應爐到完全恢復商業發電需約六周時間,日本政府希望趕在今年夏天用電尖峰期之前,讓反應爐恢復供電。核電廠所在的福井縣及大飯町將於下周做出決定,日本政府擬在得到地方的同意後,由首相野田佳彥及相關閣員開會迅速決定重啟反應爐。 \n 此外日媒爆料,福島核電廠所屬的東京電力公司擬調漲員工薪資,明年度起平均每人年收入將增加四十六萬日圓(新台幣十七萬五千元),約五百七十一萬日圓(新台幣二百一十六萬元)。 \n 東電因核災事故而陷入經營困境,日前甫接受日本政府一兆日圓(約新台幣三千七百八十九億元)公資金的支援,今年四月起已調漲企業用電電費,現在還在申請調漲一般家庭電費,此時居然計畫調漲自家員工薪資,日本民眾觀感可想而知。

  • 反對重啟核廠 橋下徹槓政府

     大阪市長、大阪維新會代表橋下徹反對重啟關西電力大飯核電廠,再度槓上日本政府。橋下廿四日到首相官邸向官房長官藤村修提出八項建言,要求日本政府提高重啟核電廠的安全標準。橋下徹還呼籲民眾不要被政府蒙騙,他強調,政治家發表安全宣言真的很荒唐,政府想一手遮天乃國家運營的重大危機。 \n 日本政府擬核准關西電力重啟位於福井縣的大飯核電廠三、四號反應爐機組。橋下與大阪府知事松井一郎廿四日與藤村會談,提出八項建言:建立國民信賴且獨立性高的規範機關、重新制訂核電安全標準、根據新的安全標準進行壓力測驗、建立能因應重大事故的危機管理體制、確保核電廠方圓一百公里內的都道府縣能與電力公司簽署安全協定、確立核廢料的最終處理體制、徹底檢證電力供需情形、建構足以因應核災事故風險機制。 \n 藤村回應表示,日本政府不考慮檢討重啟核電廠的程序,一切乃根據三一一福島核災後的規定程序辦理。日本政府日前預估,若不重啟大飯核電廠就無法度過酷暑,關西電力公司轄區內的電力將不足十六‧三%。

  • 仙谷由人:零核電形同「集體自殺」

     日本執政的民主黨代理政調會長、前官房長官仙谷由人十六日在名古屋市演講時表示,日本所有的核電廠若立即停止運轉,從某種意義上來看,形同「集體自殺」。 \n 日本目前只剩下北海道泊核電廠三號機組的核子反應爐在運轉,此核爐即將於五月五日停機檢查。日本政府原本打算重啟關西電力大飯核電廠的三、四機組反應爐,卻因地方和反核人士的強烈反彈而無法實現。 \n 日本政府原本表示,已確認大飯核電廠的安全性,但日本當前最紅的政治家、大阪市長橋下徹十三日強調,「政治家如何能確認核電廠是安全的?」「絕對不允許這樣的統治,日本國民已經希望民主黨政權被取代。」「我會反對到底」。 \n 在橋下的挑釁之下,經濟產業大臣枝野幸男十五日表示,日本的核電廠從五月六日起將有一瞬間變為零。但「一瞬間」的用詞,讓民眾認為政府早已打算重啟其他核爐而引起軒然大波。 \n 官房長官藤村修為了滅火,十六日在記者會上強調「沒這回事」。但仙谷用「集體自殺」的比喻,可能又無法避免民主黨遭各界抨擊。

  • 用電高峰將至 日擬重啟核電廠

    用電高峰將至 日擬重啟核電廠

     日本首相野田佳彥為首的重啟核反應器「四人小組」,經過六次會議後,十三日晚上確認福井縣大飯核電廠的三、四號機組已符合安全標準。由於夏季用電高峰期將至,重啟核電廠有其必要,因此該小組希望福井縣同意重啟核電廠。 \n 日本經濟產業大臣枝野幸男十四日走訪大飯核電廠所在的福井縣,盼地方同意重啟三、四號核反應器。若得到地方諒解與首肯,大飯將是去年福島核災後首座停機檢修又重啟的核電廠,但若無法重啟的話,關西地區夏季供電可能吃緊。 \n 枝野與福井縣知事西川一誠、大飯町町長時岡忍晤談,希望福井縣能理解,同意核電廠重啟。但他強調,重啟核電廠必須先獲得地方同意,政府才會公告實施。 \n 西川表示,福井縣成立的原子能專門委員會還要確認大飯核電廠的安全性。此外,要彙整電廠所在的大飯町村民意見,福井縣政府才能做出最後決定。 \n 時岡則說,福島第一核電廠發生核災,導致整個安全規範體制受到質疑,希望政府早日成立原子能規制廳(局),努力挽回人民的信賴。日本資源能源廳估計,今夏「關西電力公司」若靠核電以外方式供電,供電缺口可能高達二○%。 \n 日本五十四座核反應器中,目前僅剩北海道電力泊核電廠三號機在運轉,但五月五日該機也將停機進行檢修,若大飯核電廠不重啟,等於所有核電廠都停機,屆時日本將進入「零核電」時代。但由於夏季需電量大,日本政府希望及時讓完成安檢的核電廠重新啟動,才能因應用電需求。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