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重慶打黑的搜尋結果,共189

  • 步王立軍後塵 傳重慶公安局何挺長被查

    中國大陸重慶市副市長、公安局長何挺因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調查。何挺在2012年「王立軍事件」後,接替王立軍的重慶市公安局長職務。 星島日報今天報導,何挺在市政府分管重慶的公安、國安、司法、維穩工作。不過,中共紀律檢查委員會官網上尚未公布何挺被調查的消息。 公開資料顯示,他最近一次公開露面是3月16日參加全市禁毒工作電視電話會議。 報導表示,55的何挺是山東榮成人,西南政法學院刑偵系畢業後。 2012年2月,被視為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打黑大將」的前公安局局長王立軍闖進美國駐成都總領館,引爆政治炸彈。 薄熙來隨即宣布免去王立軍的職務,任命關海祥接任公安局黨委書記。 不過,隨著薄熙來落馬,關海祥並沒有正式履職。3月底,時任青海省公安廳長的何挺出任重慶副市長兼市公安局長。 報導指出,相比王立軍,何挺在重慶相當低調,但曾經被網民圖文質疑在不同場合佩戴各種名錶,被戲稱為「新一代表叔」。1060403

  • 習首度考察 推重慶經驗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4日下午至重慶果園港考察,聽取長江上游航運中心建設、鐵路公路水路聯運等情況介紹。這是習近平今年首度國內考察,也是他就任以來首度到訪重慶,重慶徹底擺脫前市委書記薄熙來案的負面影響。  習近平2012年出任中共總書記、2013年任中國國家主席,截至目前為止,仍有黑龍江、西藏、山西、廣西、江西、香港等地未曾踏足,而受薄熙來案影響,重慶自2007年胡錦濤視察之後,時隔9年才盼到了習近平。  據指出,習近平視察了港口設施,並到重慶京東方光電科技公司考察,要求把創新擺在第一位,「把創新搞上去」。  中國官方媒體對習近平此次重慶考察並未深入報導,但刻意指出,18大以來,重慶2014年生產總值比上年增長10.9%,預計2015年的增長率將可達到11%。  評論指出,習近平今年首訪重慶的原因之一,是把重慶視為典範。在大陸整體經濟放緩的大勢下,重慶表現一枝獨秀,更獨特的是產業結構調整良好,三產產值已大於二產,僅房地產投資占比下降。  薄熙來主政重慶時期,重慶成為一個「唱紅打黑」的城市,但在2012年副市長王立軍出走、市委書記薄熙來下台後,重慶少有中國高層官員前往視察。但在中國政府西部大開發的戰略下,重慶經濟發展始終保持成長態勢。  習近平希望在2020年實現小康目標,未來5年必須保住6.5%的經濟增長,這對中國主政者是一個挑戰,在這種情況下,重慶經驗就非常值得北京中央借鑒。

  • 重慶前「打黑功臣」賓館內死亡

    人民網報導,據警方官方微博發佈,4月4日晚,渝中區公安分局經偵支隊支隊長周渝被發現在渝中區一賓館死亡。警方稱,經現場勘查,死因為自殺。 2010年5月,重慶市公安局召開打黑除惡、滅槍治暴表彰大會,渝中區公安分局等10個單位、周渝等20人獲重慶五一勞動獎章。

  • 薄打黑沒入資產 重慶悄歸還

    薄打黑沒入資產 重慶悄歸還

     在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前重慶市副市長兼公安局長王立軍落馬相繼被判刑後,不少因「打黑」名義受害的民營企業主紛紛提出申訴,雖然中共當局不願公開平反薄熙來主政期間「打黑」造成的冤案,但據陸媒披露,重慶當局最近採取低調做法,悄悄地返還部分當初被打為「涉黑」的資產。  據悉,對涉黑資產的處置,重慶政府採取極低調做法,當事各方甚至簽訂保密協議。《中國經營報》報導,隨著薄熙來與王立軍的垮台,重慶低調開始展開糾錯行動,除有一部份警察已獲得平反外,薄王時期被勞教的一些人員也相繼得到糾正,惟打黑期間涉及的千億元(人民幣,下同)涉黑資產處置,卻顯得十分緩慢。  資產歸還 慶隆屋業避談  不過,作為涉黑資產被處置兩年之後,重慶慶隆屋業的南山高爾夫國際社區,日前打出「再塑別墅影響力」廣告,引起當地民眾與媒體注意,銷售人員透露,近期將會推出20棟別墅,起價在280萬元人民幣。  對於有關資產歸還問題,慶隆屋業和代理律師都不願談及此事。事實上,重慶地產大亨、前重慶慶隆屋業董事長彭治民的資產處置,在今年年中開始出現轉機。  據重慶市對外貿易經濟委員會一份文件顯示,5月13日,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下達執行裁定書,載明沒收2011年,因「涉黑」判處無期徒刑的彭治民,將其持有慶隆屋業28.6%股權中的14.3%上繳公庫;彭名下的14.3%股權變更至其妻子陸紓名下。重慶高院另下達通知,將沒收的彭治民名下14.3%的股權變更登記至重慶市財政局。  在重慶高院做出裁決後,重慶市外經委也發文,同意重慶市財政局持有慶隆屋業14.3%的股權,陸紓持有14.3%的股權,公司其餘股東及持股比例保持不變。  解除多家公司股權限制  當局在6月,又依法解除重慶國地資產經營管理有限公司托管慶隆屋業、重慶眾誠物業等8家公司經營權及股權,這些公司的原有管理團隊重新掌握了公司營運權。

  • 薄重慶打黑 涉黑資產悄悄返還

     中共當局迄今仍不願平反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主政期間「打黑」造成的冤假錯案,但今天有報導指,重慶當局最近採低調做法,悄悄地返還部分當初被打為「涉黑」的資產。  中國經營報報導,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對薄熙來受賄、貪汙、濫用職權二審宣判,裁定駁回上訴,維持一審無期徒刑判決。  報導指出,遠在千里之外的重慶,在薄熙來主政時期被打為「涉黑資產」而「被處置」2年多的慶隆南山高爾夫國際社區,最近打出「再塑別墅影響力」廣告,終於返回房地產市場。  對「涉黑資產」的處置,報導說,重慶市採取極為低調的做法,當事各方甚至簽訂保密協議;因此,對相關「涉黑資產」的歸還,慶隆屋業和代理律師都不願談及此事。  據重慶市對外貿易經濟委員會一份文件顯示,早在2013年5月13日,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下達執行裁定書,載明沒收2011年因「涉黑」判處無期徒刑的彭治民持有重慶慶隆屋業發展有限公司(簡稱「慶隆屋業」)28.6%股權中的14.3%,上繳公庫;將彭治民名下另外14.3%的股權變更登記至彭治民妻子陸紓名下。  這份文件還顯示,重慶高院另下達協助執行通知書規定,將沒收的彭治民名下14.3%的股權變更登記至重慶市財政局。  在重慶市高院做出裁決後,重慶市外經委也發文同意重慶市財政局持有慶隆屋業14.3%的股權,陸紓持有慶隆屋業14.3%的股權,公司其餘股東及持股比例保持不變。  根據重慶市政府文件,當局2013年6月8日又依法解除了重慶國地資產經營管理有限公司托管慶隆屋業、重慶眾誠物業等8家公司經營權及股權,這些公司的原有管理團隊重新掌握公司運營權。基於這樣的變化,才有了慶隆高爾夫國際社區重新開盤。1021103

  • 重慶打黑平反 還錢不放人

    重慶打黑平反 還錢不放人

     薄熙來重慶「打黑」,當年不少民營企業家不是逃亡,就是羅織罪名關押判死。港媒昨報導說,重慶有意展開平反,去年底至今,企業家李俊、彭治民已發還部分資產;惟相關判決遲未撤銷。前北京律師李莊痛斥,還錢不放人,荒唐!  歸還李俊家族2億  「法院判決是有效還是無效?」李莊說,平反若全面啟動,須先解決人的問題,「返還了財產,但人還在監獄裡關,能叫平反嗎?」簡直是荒唐、滑稽!  被指已前後歸還2億人民幣(下同)的李俊,是重慶俊峰集團董事長,集團插足酒店、房地產等行業,年收入達10億元人民幣(下同,約48億台幣)。2010年,重慶警方以「涉黑」為由,羈押李俊家族成員與員工等約20人,並處以最高監禁18年。  家族、員工仍監禁  英國廣播公司(BBC)說,李俊疑遭警方屈打成招,支付罰款獲釋後,趁機逃出重慶。李俊說,遭受嚴刑逼供逾40小時,除甩巴掌、腳踢等手段外,甚至不讓進食和如廁。假使回答不符他們意思,便以筆桿子刺我,還曾經被以老虎凳伺候。  薄熙來落馬後,事情似現轉機。《明報》說,俊峰集團管理層表示,去年底他們從警方手中取回2枚公司印鑑後,又先後獲返2億元資金,並解凍2個帳戶,俊峰集團地產業務才重新復業。  資金重創經營困難  不過,相關「涉黑」判決的撤銷卻毫無進展,就連通緝令也未取消。李俊親屬說,近期雖接到法院來電,詢問申訴材料遞交情況,但「申訴材料送過去,既不表態立案受理,也不說不受理」。  除司法判決問題外,當年企業被「黑打」造成停工、資金周轉不足等困境,如今全面浮現。  李俊家屬哭訴,集團旗下其他公司業務仍停擺。此外,由於停工、資金等問題,導致其開發的房地產,交屋時間被迫推延,遭購屋者與建設公司兩面圍剿,今年以來該集團已面臨4、5百個官司,被法院宣判並強制執行的支出高達1.15億元。

  • 重慶打黑遺毒 企資劃歸專戶

    重慶打黑遺毒 企資劃歸專戶

     薄熙來主政重慶時期,轟轟烈烈的打黑行動隨著他下台被判刑,後遺症正浮出檯面,一家被掃的企業,資金全被凍結,現在真相大白,公安去年才返還2億元(人民幣,下同),而公司業務因此延宕所造成的損失達數億元,卻是求助無門。  新華網報導,2010年10月,李俊的重慶俊峰實業發展集團有限公司,多名職工被公安機關以涉黑問題逮捕,2011年12月,俊峰集團及下屬企業中的20人被判刑。  所有開銷均申請  該案因李俊在案發時前往海外,打黑浪潮中備受海內外關注。  「2011年專案組開始接管企業,同時企業主要賬號被凍結,2億元被劃到打黑專用賬戶。」俊峰集團某高層回憶,當時所有開銷均需要向專案組寫申請,比如銀行利息、員工工資等。13份華夏銀行支付專用憑證顯示,2011年6月至2012年7月期間,重慶俊峰置業有限公司先被劃走兩億元資金,之後又被陸續返還。接受這些企業資金的賬戶名顯示為「重慶市沙坪壩區國庫支付中心-打黑專戶」。  黑道大老無人識  可笑的是,被公安定性為黑社會主要人物的集團股東李修武(李俊胞兄),跟所謂黑社會集團的許多人根本不認識。李修武是農民出身,生活還靠李俊接濟。俊峰集團因這個案子,旗下兩個主要房地產項目先停擺再復工,造成建築業者索賠、購房者要求退款,因此又衍生出300多個官司,如果這些官司都輸掉,俊峰集團要賠1.15億元。  今年10月,俊峰集團獲公安返還公章、解凍帳戶、返還部分資金,但該公司對李俊案提出的申訴,無任何進展。「申訴材料送過去,既不表態立案受理,也不說不受理。」李俊親屬對這種情況,感到十分無奈。

  • 沒收民企資產4800億 下落不明

     08年薄熙來在重慶「唱紅打黑」後,被認定「黑社會組織」達500多個,其中大半數是合法民企,從中沒收1000多億(人民幣,下同,約4800億台幣)資產,至今下落不明。大陸地產聞人王石說,知道薄「打黑」違反法治做法時,對企業家造成負面影響,「我也出了一身冷汗。」  薄熙來案一審結束後,已提上訴,雖然李俊陸續收到重慶當局退的2億多元,但上千億眾多遺留資產債務,除部分繳國庫外,其餘如何處置,至今不知所以。  以知名企業家看,除李俊外,「打黑」時被定為「重慶最大黑社會」頭子的江洲實業董事長陳明亮,家屬說今年7月曾返還小部分當年抄家時骨董、豪車等,,但返還的骨董很多被損毀,核心資產「世紀英皇地產專案」至今未還,該地產項目總值數億。  據09年9月21日重慶市公安局出具追繳通知書,陳明亮被沒收資產包括:「位於重慶國際貿易中心住宅6套,和世紀英皇大酒店50%權益,及林寶堅尼轎車(車牌號渝AZ7777)。」最終,陳明亮拒絕簽字,被判死刑並執行。  相對棘手的世紀英皇項目,重慶地產大亨彭治民的資產處置,如今也不明。彭治民家屬說,資產被扣押後增加的債務已成重負,旗下資產產生的債務多達20多億,總負債已逾40億元。  另如龔剛模,曾找李莊為辯護律師,李莊也因此案被捕入獄。其姪龔鵬說,為獲得企業家罪證,當時重慶警方在鐵山坪將龔剛模「吊了8天8夜,大小便失禁」;已被執行死刑的另一企業家樊奇杭曾在生前偷錄一份視頻說,龔因不堪折磨,曾兩次撞牆自殺,咬下舌尖自殘。

  • 打黑沒收財產 重慶部分返還

     香港媒體報導,重慶政府開始部分發還在中共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當政時期遭沒收的私人企業主財產,但仍未撤銷對相關人士的判決。  明報報導,發還對象包括,在「打黑」時,逃亡海外企業家李俊被沒收的人民幣2億元資金及旗下多間公司。  但曾在重慶「打黑」時因替「黑社會頭目」辯護而坐牢的前律師李莊認為,上述舉動不算是全面啟動平反行動,目前許多被冤枉的人還在獄中。  李俊是重慶俊峰集團董事長,集團投資領域包括房地產、加油站、夜總會、金融業和酒店,年收入達10億元。2010年10月,重慶警方以「涉黑」為名羈押李俊的妻子、家族成員和公司員工等約20人,最後被處以最高監禁18年,李俊本人則逃亡海外。  報導說,薄熙來「落馬」後,輿論呼籲複查糾正重慶「打黑」中私人企業權益受侵犯問題,雖然司法程序遲遲未啟動,但包括李俊和彭治民等被「黑打」的企業家,部分財產開始發還。  李俊旗下的俊峰置業管理層表示,去年底,他們從警方手中取回2枚公司印鑑後,又先後獲返還共2億元資金,並解凍公司兩個主要帳戶。至此,俊峰集團的地產業務恢復經營。  但據李俊家屬透露,目前旗下其他各公司業務仍舊停頓。  同時,對李俊發布的通緝令還沒有取消。報導引述李莊表示,平反若要全面啟動,必須把人的問題先解決,「返還了財產但人還在監獄裡關,哪能叫平反嗎?」  不過,李莊認為,相關事情要慢慢來,相信會有一個好結果。1021013

  • 制服嬌點 軍藝10朵花

     大陸各地知名藝校招生如火如荼,一些明星臉考生頻繁躍上新聞版面。陸媒近期又翻出大陸解放軍藝術學院歷年「10大校花」;擁有姣好身材與美貌的正妹,一身軍裝打扮,格外惹人注目。  軍藝「10大校花」阿蘭.達瓦卓瑪、徐冬冬、姚琳娜、饒敏莉、石琳、王琦、翟鋅旭與殷桃、屈揚、亓達吉等,分別畢業於舞蹈系或戲劇系,均在大陸演藝圈闖出名號,部分還是影視雙棲。阿蘭.達瓦卓瑪還成功到日本發展。  重慶打黑案 校花捲入  不過軍藝出身遭大陸當局嚴格檢視,爭議不斷。有E罩杯火辣身材的徐冬冬,出道後就頻繁拍攝大尺度寫真,此舉曾遭軍藝方面要求:其以「軍藝校花」名義進行的個人包裝、炒作,應立即停止並糾正。  出生於重慶的殷桃,則在2009年重慶「打黑案」中,被爆曾遭重慶市公安局前常務副局長文強包養長達3年,網路更流出文強與殷桃的親密照。但解放軍嚴正否認,並揚言要提出告訴。  藏族女孩 唱紅主題曲  另一位聲樂系畢業的阿蘭·達瓦卓瑪,則是藏族女歌手,一度活躍於日本樂壇;中文代表作則有電影《赤壁》主題曲《心戰》,電視劇《步步驚心》主題曲《一念執著》。  軍藝出身的大陸名人其實不少,如近期爆出婚外情的董潔,畢業於該校舞蹈系;與吳奇隆合作演出電視劇《新白髮魔女傳》一炮而紅的馬蘇,也是舞蹈系學生。新科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則就讀該校文學系。(本文全部照片皆取自新華網)  小 靈 通中國人民解放軍藝術學院  簡稱「軍藝」,1960年5月於北京創辦。隸屬大陸解放軍總政治部,是大陸培養軍隊藝術人才的高等藝術院校。現任院長是大陸「第一夫人」、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妻子彭麗媛。(楊慈郁)

  • 孫政才談重慶:經濟成長不只12%

    孫政才談重慶:經濟成長不只12%

     人大會議重慶團昨上午開放媒體採訪,現場湧進一百七十多名中外記者,竟是代表團人數的三倍之多,可見想一探這位直轄市明星一把手風采的全球媒體有多少。  而針對外媒提問薄案何時審判,及外傳薄熙來拒絕配合調查,孫政才(見圖,中新社)只簡單回應,「薄案已移送司法機關,正進行審判階段。」  薄熙來主政重慶期間,「打黑」雷厲風行,造成許多冤錯假案,重慶是否考慮還受害者公道?重慶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張軒表示,根據一審判決,重慶八十三個犯罪組織共一二九七人被判刑,如家屬申訴將依法辦理,「對的就堅持,錯的就糾正。按照法律的要求,依法按程序來處理。」  去年中共十八大後,一九六三年九月出生的孫政才,由吉林省委書記調重慶市委書記,成為大陸直轄市最年輕一把手。不過他上台後,馬上面臨官員不雅視頻事件,孫政才強調,不論涉嫌幹部或勒索者,「一切以事實為依據,依法處理。」  孫政才還說,今年重慶經濟成長率定一二%,但實際可能超過一三%。他為官員設定了工作目標:「低調務實,少說多幹,切實加強法治建設和幹部作風建設,確保中央政令暢通。」

  • 旺報觀點-撥亂反正挽企業家信心

     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會見台港澳人士,是為重慶發展積極對外引資。至於市長黃奇帆有關報告則是強調,在北京處置薄、王後,當前的重慶講法治、重發展,以往運動式的人治作風已一去不復返。  《南方周末》指出,2012年3月,重慶市委主要領導調整前後,重慶企業家的信心降至谷底。三星3月分從重慶撤出了一個70億美元的記憶體晶片專案;當年1至2月,重慶財政收入比2011年同期下降了9.5%,固定資產投資增幅比2011年回落25.4%。  顯然,在王立軍外逃前,薄主導的「唱紅打黑」運動已弄得人心浮動,2012年3月15日薄熙來被解除重慶市委書記職務時,更是人心惶惶。因此,張德江在履新第一個月中,見了至少4位外資企業家,並會見宏碁董事長王振堂。這位「救火隊長」必須安撫人心,穩住重慶GDP及社會安定。  中共十八大後,張德江回北京,孫政才入主重慶後,為受冤的員警平反,民營企業家的權益重獲保障。近日,遭薄、王「存檔」,捲入情色風暴的10官員遭免職,說明當前的重慶主政者正撥亂反正全力掃除山城霧靄。

  • 《2012中國大陸十大新聞-上》2 薄熙來翻船掀巨浪震驚中外

    《2012中國大陸十大新聞-上》2 薄熙來翻船掀巨浪震驚中外

     一樁命案、一記巴掌、一齣叛逃,撼動了世界,也改變了今年中共政壇的布局。今年2月,才剛過完農曆年,前重慶市副市長王立軍就向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扔出一顆震撼彈,逃亡至美國駐成都的總領事館,拉開了薄熙來事件的序幕。最終,薄熙來成為20年來第3位落馬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  薄熙來主政重慶時,最受人矚目的,就是「重慶打黑除惡專項行動」,逮捕涉黑人員多達3000人。  但隨著打黑行動的深入,質疑聲音也開始湧現,抨擊打黑過程中,違反程序正義、罔顧人權等作法,宛如「文革式打黑」。  一樁命案 埋倒台序曲  薄熙來還掀起「唱紅歌、讀經典、講故事、傳箴言」運動,並向各學校指定27首必教必唱的革命歌曲,又發布《毛澤東語錄》等短訊,讓重慶有「西紅市」稱號。  重慶的紅色浪潮,激盪出大陸社會對於左右兩派的爭辯。1992年鄧小平南巡後,大陸鮮少出現對意識形態的爭議。薄熙來的作為,其實未獲得中共層峰的認同。前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和大陸總理溫家寶就從未在薄熙來主政重慶期間,踏上過重慶的土地。  治理重慶時,王立軍一直是薄熙來的得力助手。受薄熙來之妻谷開來賞識,08年6月,王立軍從遼寧調任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深受當時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重用。  自此,王立軍仕途宛如搭上火箭般通暢。於公,王立軍是薄治理重慶倚重的重要左右手。於私,王立軍也是谷開來內務的重要幫手,連薄熙來之子薄瓜瓜在美國的安保也由他負責。  但谷開來毒死英國人海伍德後,卻埋下薄熙來落馬的序曲。去年11月13日,海伍德在谷開來下屬張曉軍的陪同下,被緊急叫到重慶。抵達重慶後,海伍德居住在重慶南山麗景度假酒店內。  谷開來曾請求海伍德幫助其向海外轉移資金,但因海伍德出價過高未獲得谷開來同意。據此,海伍德將停止參與轉移資金案並威脅曝光相關內容。  一記巴掌 薄、王決裂  11月14日,在谷開來的眼前,海伍德被人按倒強行灌入氰化物並因此致死。事發後,重慶官方稱其死因為「飲酒過量」。11月18日,海伍德的屍體被火化。王立軍還告訴谷開來,「(海伍德)化作青煙,駕鶴西去」。  但到12月,谷開來和王立軍的關係急轉直下。新華社報導,王立軍認為,「從12月14日以後,谷對我變臉了,開始防備我」。  去年12月底,谷調換、審查王立軍心腹4人。12月下旬,趁王立軍在京開會,谷以貪腐為由抄了王的辦公室。這讓谷、王矛盾迅速升級。  今年1月28日,王立軍和薄熙來見了面,並向薄熙來控訴谷的四大罪狀:殺死海伍德;動用人員搜查重慶市委祕書長徐鳴的辦公室和家;要王立軍抓其四姐谷望寧;要王立軍抓薄與前妻生的兒子李望知。王告訴薄,這些事情他都壓著。  隔天上午,王立軍又見了薄熙來。結果,薄辱罵王,說王陷害谷開來,又說他忘恩負義,越說越激動,打了王一記耳光,致王立軍嘴唇出血。這一記巴掌,導致王立軍和薄家的矛盾公開化。據新華社報導,2月初,王身邊另外3名工作人員又被非法審查。王感到自身處境危險,遂產生叛逃的想法。  一齣叛逃 拉下薄熙來  2月6日,王立軍以洽談工作為由取消原定的公務安排,奔赴成都,攜帶著指控薄熙來家族的檔案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他稱,因查辦案件人身安全受到威脅,請求美國政府提供庇護。  白宮方面出於對中美關係的影響,以及即將到來的大陸國家副主席習近平訪問的考慮,否決了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的提議。中方同意派出國安人員將王立軍帶回北京,而不是由重慶方面將其進行逮捕。  2月7日,王立軍離開使館。有美國官員稱,大陸國安部高級官員將王立軍帶出總領事館的時候,與守候在外的重慶市長黃奇帆等重慶市領導和市政府祕書長等發生了激烈的爭論,重慶官員希望將王立軍交予他們,最後王立軍仍隨國安部官員前往北京。  王立軍叛逃事件,重創了薄熙來的政治生命。2012年的大陸全國兩會期間,大陸總理溫家寶罕見說出重話稱,「現任重慶市委和市政府必須反思,並認真從王立軍事件中吸取教訓」。他還說:「沒有政治體制改革,文化大革命的歷史悲劇有可能重新發生」。  溫家寶的一字一語,都代表中共高層對薄熙來主政重慶的「唱紅打黑」,有高度的警戒和不滿。3月15日,薄熙來遭到撤換。4月10日,薄熙來被處以停止其擔任的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的「雙停」處分。  9月28日,中共中央決定給予薄熙來開除黨籍、開除公職的「雙開」處分,終止了薄熙來的政治生命。薄熙來也是繼陳希同、陳良宇後,第3位受到違反黨紀國法的政治局委員兼直轄市書記。

  • 平反冤假錯案 渝復核2千件申訴

     身兼重慶市公安局局長的重慶市副市長何挺24日在接受《人民公安報》訪問時公開指稱,「重慶的公安工作、公安隊伍建設,由於前幾年『眾所周知』的原因,一度處於『非正常』的狀態」。為此,他把「警方的隊伍建設」,視為工作頭號任務。  前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時代的打黑運動,導致諸多冤假錯案。連不少重慶員警也被無辜處分,造成「心理遭受嚴重挫傷」,說話做事噤若寒蟬。  何挺上任後,重慶警方啟動內部糾錯機制,何挺抽調20多警員,由一副廳級官員牽頭處理王立軍任內遭遇不公正對待員警。一些在王立軍治下被調整崗位員警已恢復原職。  何挺在受訪時表示,重慶的公安工作、公安隊伍建設,由於前幾年「眾所周知」的原因,應該說一度處於「非正常」的狀態。  他坦言,上級決定他到重慶來擔任副市長兼公安局長,「當時確實感覺到壓力很大」。  為了穩定軍心,何挺把重慶警方的「隊伍建設」,作為重慶工作後「重點抓的一項工作」。他指出,9個多月來,已對前幾年被處理的2000多名民警的申訴進行了復核。  目前,重慶官方已復核並妥善處理1796起申訴,涉及近1800人。經過復核,78%的人撤銷了原來的處分決定,13%的人維持了原來的決定,另外有9%的人變更原來的決定。  何挺說,有的警察恢復職務、補發工資,他們目前的情緒很穩定,在逐漸調整自己的心態投入到繁忙的公安工作中。  何挺認為,當前,重慶員警隊伍是比較穩定的。

  • 打黑拉人背書 王吃官員豆腐

     王立軍在重慶打黑的過程中,不只公民權利和自由受到巨大威脅。連到重慶參訪的中央退休官員,也被王立軍暗自「吃豆腐」,被刻意操作成王立軍打黑工程的背書人。  《齊魯晚報》報導,王立軍在打黑型社會管理方式下,除極少數權力人士外,每個公民的人身權利和自由都受到巨大的威脅。  王立軍甚至恐嚇,打黑期間,若有重慶的銀行行長不提供警方(帳目)單子,將當作妨礙公務,立即拿下。氣勢十分跋扈。  王立軍在重慶打黑的3年內,凡到重慶視察的中共中央官員,都要到市局參觀打黑展覽,節假日期間,來參觀的退休老領導尤其多。重慶市局宣傳處還得將此作為政治任務,要寫稿。  每當有官員來參觀,王立軍都會隨口發揮,形成新版本,據透露,「領導來了他表現欲望特別強,他喜歡戲劇化的東西、高潮迭起」。  截至2011年,參觀打黑展的省部級幹部共有463名,在王立軍的口中,這個資料達到600多名。當解說組組長對此表示疑惑後,王怒稱:「跟我作對,就是跟市委市政府作對」。  2010年12月,有一中共中央領導到重慶市局參觀。有個場景是該領導順著王所指,看打黑展資料,後王授意把照片上的背景抹掉,剩下就是領導順著他所指,看向遠方。  另一退休的中宣部官員參觀過打黑展後,王立軍要求在稿中加入該官員稱讚打黑的內容,並稱這是官員對他的耳語。

  • 重慶打黑 打死了 上面有王立軍

     在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及前重慶公安局長王立軍倒台後,重慶「打黑」黑幕逐一曝光,多名曾在重慶打黑期間被關進「打黑基地」的當事人回憶,基地最出名的刑具之一是「老虎凳」,而雙手在背後交叉吊叫做「蘇秦背劍」。「打死了上面有王立軍」,成了打黑基地警察的口頭禪。  鐵山坪 親歷者說分明  據《瀟湘晨報》報導,重慶2009年開始的「打黑」風暴中,重慶鐵山坪森林公園山頂的民兵訓練基地,在「打黑」期間曾令很多犯罪嫌疑人聞之喪膽。當地只是重慶24個打黑基地中最出名的一個。  鐵山坪曾是「63」案專案組的「外訊」之地。「63」案即拉開重慶打黑風暴序幕的「愛丁堡槍擊案」的代號。「426」和「063」是兩名曾在鐵山坪吃過苦頭的親歷者。  426是第一批被押上鐵山坪受審的63專案嫌犯──他說他最初被逼著承認自己是殺人犯,最終以「涉黑罪」被判3年。063則被定罪涉黑、開賭場。  兩人相繼出獄時,重慶風雲突變。今年4月,鐵山坪這幢3層樓建築煥然一新,成了「重慶市公安局鐵山坪民警戰訓基地」。  063說,在打黑期間,山上都守著武警。雖然現在成了訓練基地,但是上面有嚴格的規定,外人不能進入。426說,從外表看,基地建築最大的變化是嚴實牢靠的鐵窗都換成了玻璃窗。  親歷者表示,基地最出名的刑具之一是「老虎凳」。  老虎凳 最出名的刑具  有人坐在老虎凳上,幾天幾夜不讓睡覺,挨打時也不能躲閃,只能實實在在挨著,坐得太久了,有人最終尾椎坐爛,屁股上長瘡、變爛。  鐵山坪出名,主要是因為當年龔剛模和樊奇航指控警方「刑訊逼供」,並引發包括「李莊偽證案」、著名刑辯律師朱明勇頂著巨大風險在北京公開刑訊錄影等一系列的輿論風暴。  龔剛模講述自己的經歷:吊我在窗欄上,弄得我大小便失禁,臭得讓我自己收拾。沒事就把我們幾個吊起來耍,看哪個聲音叫得大,反正就是侮辱。  重慶員警邊民(化名)表示,比較有名的是鐵山坪和榕湖賓館等。鐵山坪是63專案組外訊基地。榕湖賓館在沙坪壩公園內,曾屬於政府的招待所,後來成為091專案組外訊基地──091意指2009年一號大案,即文強案。文強是中國第一個被執行死刑的正廳局級公安局長。  在沙坪壩區做了30多年員警的伍偉就坐過老虎凳,他最初是以「搶劫、販賣毒品罪」被抓,最終以「受賄2萬元獲判最高刑期3年」後出獄。據伍偉回憶,坐上老虎凳後,雙腳就被很細的鐐銬鎖上,雙手也被銬住,最終,坐的時間太長,兩條腿腫得像大象腿一樣粗,無法走路。  員警被抓 遭戰友刑訊  重慶打黑中,一些被抓的員警,遭遇了「戰友」們殘酷的外訊,在內心留下創傷。  打黑期間,被打黑基地外訊的重慶員警也不少,如王立軍的祕書忻建威就被關了339個日夜。邊民在忻建威出來後去家裡找他,他是從房間裡爬著出來的。  邊民表示,打黑期間,警方還成立過「打黑專業培訓班」,主要是去某個基地演示、培訓。參與打黑的員警,對待被抓起來的同事,「不能心慈手軟」。  包括063等被關押過的人38人 員表示,打黑基地的員警下手往往有恃無恐,「打死了上面有王立軍」,幾乎成了這些員警的口頭禪。

  • 王立軍自戀 攝影團隊逾20人

    王立軍自戀 攝影團隊逾20人

     大陸重慶市前副市長、公安局前局長王立軍落馬後,不為人知的一面被一一揭露。廣州《南方周末》昨日報導,王立軍擁有一組超過20人的攝影團隊,喜歡深夜出門視察,對衣著和食物極為挑剔,且經常髒話連篇。他還特別愛題字,尤其鍾愛繁體字,連名片上的「重慶警察局」字樣都是繁體。  《南方周末》的報導形容「身邊人眼中的王立軍」,不只是「王局長」,還是「王主編」與「王教授」。  據王立軍第三任祕書忻建威透露,王立軍不會打簡訊,「他只會看,不會回。」王立軍酷愛風衣,身邊一群警衛中,其中兩人必須隨時注意他的肩部動作,以接住他抖下的大衣。  最愛欣賞自己照片  專門為王立軍攝影的團隊超過20人,身著藍色夾克的他們特別顯眼,被稱為「藍精靈」。他們抽調自警局宣傳部門、報社、消防等各個部門,任務是拍下王立軍最為動人的時刻。若照片不如他意,就必須立即修圖美化。身邊人說,王立軍有欣賞自己照片的愛好,常常在夜裡看自己的影片。  王立軍也特別喜歡深夜出行,經常讓隨行團隊疲於奔命。「衣服乾洗後存放超過5天的不穿,出行的食物必須自帶。」王立軍對於衣著和食物都極為挑剔。身邊也有不少隨員因此遭王立軍責罵,曾經有人穿西裝沒打領帶,被王立軍在走廊上撞見後立即遭到喝斥,一度要被記過處分。  事實上,王立軍剛到重慶時,經常夜裡加班,對下屬也有好的一面。忻建威說,他母親過70歲生日時,王立軍就曾送來一支鹿茸,令他很感動。但當王立軍在公安局地位穩固後,只要遇到不如意,便處罰身邊的人,不僅是個人,還常常「連坐」。  自比商鞅常罰下屬  王立軍自比商鞅,相信嚴刑峻法出成效。曾任重慶公安局禁毒總隊毒品檢測鑑定中心主任的張繼超回憶道,一次中層幹部會議上麥克風故障,王立軍非常憤怒:「設備花了這麼多錢居然是壞的,這其中有腐敗,肯定有人吃回扣。」他當場下令「給我查」。此後「麥克風恐懼症」圍繞著下屬們,王立軍的隨行團隊還因此多了一名音響設備調試人員。  張英曾是王立軍隨行人員之一,她說,王立軍經常破口大罵,髒話連篇。一個祕書將他辦公室花盆打碎了,王就在眾人面前叫道:有人要謀害我。  「他記憶力很好,口才也不錯,經常『引經據典』。」張英說,但她與同事事後查證,多數都是虛構,「引用是為了增添他的文采」。王立軍也愛題字,尤其鍾愛繁體字。他主持的大小活動布幕甚至公安局內的門牌都改成繁體字,名片上也印著繁體的「重慶警察局」字樣。  辦公安報如個人秀  此外,王立軍2008年7月到重慶公安局後不久,就停辦了原來的《重慶公安報》,另新命名一份《警察文化沙龍》,這份報紙半月一期,每期8個版面。《警察文化沙龍》內部人士說,實際上王立軍自己擔綱主編,總是親自定下選題、圖片,修改語句甚至是細到每個標點符號。此報紙就是王立軍的「個人秀」,充斥著他最喜歡的「聯動戰役」「鋒線」等辭彙。  王立軍曾在「第二屆國際法庭學科大會」上遇過他的偶像刑事鑑識專家李昌鈺。當時報導中有一張他與李昌鈺擁抱的照片,原來命名為《立軍副市長接見李昌鈺博士》,後來卻被王立軍改為「老朋友相見十分高興」。  此報的多數新聞圖片均為PS(photoshop),因為王立軍對自己的照片特別在意。他規定,警務系統使用他的照片必須打報告到市局拷貝,這些照片均由「藍精靈」悉心製作。  在重慶「打黑行動『告一段落後,王立軍又將更多注意力放在「學術」上。他宣稱自己發布多篇學術論文,擁有法庭科學專家、法醫專家、刑偵專家等多個頭銜,諸多報導都稱他為「立軍教授」。  「實際上他並不怎麼懂,他連審訊紀錄都不會看。」一位曾在王立軍身邊的警察說。另一位原《重慶公安報》記者則說,在他接觸眾多警察中,即使得到過王立軍提攜的人也很少說王立軍的好。「那麼多官員,也就他能把權力發揮到極致。」

  • 胡德平批 重慶模式需要清算

    胡德平批 重慶模式需要清算

     中共十八大領導換屆之後,對於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推行的「重慶模式」仍餘波盪漾,改革派的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之子、大陸全國政協常委胡德平日前在一個座談會中,首次公開批評「重慶模式」是文革思維,重慶的錯誤需要清算。不過他的說法,並未見諸大陸媒體。  胡德平日前在《中國改革》月刊與胡耀邦史料資訊網舉辦的「依法治國與重慶教訓」座談會指出,「十八大之後勢頭是好的,能不能繼續下去還要靠大家」。  更多空間給基層自治  在座談會上談及重慶教訓時,胡德平指出,「文革」的模式究竟是什麼?「我覺得是無產階級專政下的『繼續革命』;『重慶模式』是什麼?我覺得就是無產階級專政下的『改革開放』,這些都要打引號,在最漂亮的話下面都有數不盡的冤假錯案發生,讓人民蒙受災難」。  他還說,在新的中央集體領導下,要營造安全的環境,只要守法、誠實經營,就不會有牢獄之災。  他又認為,政府公權力和私權利的位置應該擺好,並主張把更多的空間留給基層自治。  據與會者表示,胡德平在此次座談會上發表觀點認為,重慶的錯誤需要清算,極左思維和有法不依的做法,都需要總結教訓,但他並未點名批評薄熙來。胡德平說,現在的法治環境,比薄熙來倒台之前要好。  胡德平現任大陸全國政協常委,他在十八大前曾經多次發表改革言論,呼籲破除國企壟斷、推進依憲依法治國等。薄熙來下台後,重慶6月舉行了民營經濟座談會,胡德平應邀出席。但胡德平此前從未公開批評「重慶模式」。據先前路透報導,胡德平7月時曾與十八大後中共新任總書記習近平私下會晤,習當時曾表示,中國必須改革。  應貫徹依法治國思想  據多維報導,在重慶「打黑」中被判入獄的律師李莊、為李莊辯護的律師陳有西等都出席該座談會。與會者質問,重慶教訓究竟是個別現象還是普遍現象?沒有薄熙來,中國會不會發生這樣的悲劇?類似的悲劇還有沒有可能重演?  學者指出,一段時期內在重慶出現踐踏法治的行為,在中國其他地方也不同程度存在,因此反思重慶是為貫徹「依法治國」思想。只有準確定位重慶問題,全面、系統地反思重慶教訓,才能防止重慶悲劇擴散和重演。

  • 美媒:薄案引爆新舊醜聞 中共頭疼

     中共在十八大之後新的領導班子已經上任,但是美國媒體指出,新的領導人面臨著棘手的重慶問題,就是如何面對數千名聲稱在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執政4年唱紅打黑當中,受到不公監禁者的申訴。  《華盛頓郵報》報導說,薄熙來留下的重慶就像一個火藥桶,新醜聞和舊冤案一齊爆發出來。  報導說,中共新任總書記習近平在上任第一天承諾解決腐敗和違紀,現在他就面臨考驗,重慶新的頭痛問題:一名當地官員(重慶北碚區黨委書記雷政富)因為5年前被錄製的一份色情錄影帶被曝光而撤職。錄影帶發布這一天,是前農業部長和前吉林省委書記孫政才到重慶擔任市委書記的第一天,希望這個大禮讓新官上任點起三把火。  這個插曲是最近中國公民越來越多人使用互聯網,特別是微博,來曝光腐敗並挑戰中共貪腐的一個例子。共產黨必須對付越來越難以駕馭的洶洶民意,紓解他們對貪腐的憤怒。  還有律師李莊被構陷案,中國法律界說,李莊被構陷,在薄熙來治下的城市即使是名律師也缺乏安全。北京的最高檢察院最近約談李莊,聽取了他的申訴。李莊案是否需要翻案的確考驗著中共新任領導人。  大學生村官任建宇被送進勞教所,因為他在騰訊微博上發布或轉發了一些對薄熙來唱紅打黑的評論。他在關押15個月之後,於11月19日獲釋,重慶新當局決定終止對他的關押。任建宇堅持說,他沒有違反任何法律,他在為洗清名譽而戰鬥,並迫使重慶官員承認他的被關押是錯誤的。  但是任建宇平反自己案件的第一個努力,便被重慶法院拒絕,他們警告任建宇並非是清白的。  《華盛頓郵報》報導說,其他冤案的受害者都在等待新領導層安頓下來,希望他們能為自己平反。

  • 王立軍2年換51祕書 有人頂嘴關300天

     在重慶「黑打」期間受害的北京律師李莊透露,因薄熙來案下台的前重慶副市長、公安局長王立軍,在重慶為官兩年間,前後雇用五十一名祕書,其中任期最短的一天,任期最長(四個月)的一任祕書忻建威,只因頂了一次嘴,即被下獄關押超過三百天,可見王立軍在重慶任事之惡霸。  李莊是在由財新網主辦的《中國改革》月刊與胡耀邦史料資訊網聯合主辦的「依法治國與重慶教訓」座談會上作以上表示。胡耀邦之子、大陸全國政協常委胡德平也出席該座談會。  被薄熙來從遼寧帶到重慶的王立軍,因故與薄熙來鬧翻,兩敗俱傷,王立軍已在九月被判十五年徒刑,薄則正等司法審判。據指出,忻建威在○八年八月至年底任王立軍祕書,負責王立軍生活起居所有雜務。  一次,應王立軍要求,他為王在飯店訂兩天房,但兩天後的中午十二時,已超過退房時間,王立軍又帶朋友刷卡準備進房,門打不開,王立軍就怒罵忻說:「你們重慶都是殘聯的,你是不是殘聯派來的?房間到點了,你不知續房卡?」忻因此離職。  離職還沒關係,不到一個月,忻就遭逮捕,沒經任何法律程序就被關到牢裡,被壓坐老虎蹬,拿拳頭打、電警棍打,打得兩耳出血、臚內出血。忻當時總計被關押十個多月、超過三百天。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