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重相逢的搜尋結果,共02

  • 兩岸校園超連結-無錫重相逢 感念師生情

     他個頭不高,約莫1米7的樣子,鼻子上架著一副黑色細框眼鏡,印象裡總愛穿一件暗綠色的絨外套,黑眼圈挺重的。第一次見他,是初抵台灣的第二天,因為去的實在太早,學校國交處的助理就帶著我們逛逛校園、熟悉熟悉環境。那天我穿的特別「假掰」(裝模作樣),還破天荒用手提包取代雙肩包顯得正式一些。 \n 學校在百果山的半山腰上,校園實在小的可憐,助理帶著我們逛著逛著就逛到了半山腰上最高的一棟教學樓,也就是後來日日與我相伴的L棟。恰好那天樓前站著幾位提前來校的老師,他就在那群人中。助理熱情地向老師介紹說:這是今年新來的大陸學生。 \n 隨和熱情亦師亦友 \n 他問道:「有視傳的嗎?我是視傳的系主任喔,我姓宋,叫我宋老師就好。」我笑著說,「宋主任,你好,我就讀視傳喔!多多指教!」他看了看我,然後意味深長地說:「大陸學生就是比我們的學生要成熟。」後來與他熟絡起來,再回想那次的初見實在有幾分滑稽,穿得「假掰」、「成熟」的我,和很傻很天真的老宋。 \n 開學典禮那天,散會後老宋把為數不多的幾個陸生領回L棟,帶我們參觀完系辦參觀教室,參觀完教室又參觀器材室,參觀完器材室又參觀了攝影棚、錄音棚。一整天參觀行程實在很累,於是大家就隨意地站在系辦門前侃大山,來來往往的學生和老宋打招呼,就像朋友一樣,也讓我見識到這裡的師生互動。 \n 老宋總是給人一種很忙的感覺,從他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的樣子以及雙眼下的黑眼圈就知道。 \n 每當有人找他幹活,一開口「主任」,他就一臉鬱悶地說「又是森麼四(事)啦,我很忙哎,你看看吼,阿這麼多材料都要我來寫餒,又不知道要寫到什麼時候才能回家啦!今晚又要睡辦公室了耶。」 \n 人好心善不懂拒絕 \n 我總覺得是他人太好心太善,不懂得拒絕,就像他不懂得拒絕系主任這個職務一樣,台灣的系主任實在是個吃力不討好的苦差事,系上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找他。 \n 我只修了老宋一門課,周四早上的類型電影專題課,每周四早上十點上到十二點十分。他是中國文化大學畢業的學究,對理論的研究癡迷到我慚愧的地步。每次開始上課,他一旦打開他理論的話匣子,就會忍不住「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像是北投的溫泉眼一樣不停冒,滿臉陶醉。 \n 我修影視分析的課本來就是半路出家,又沒有求知若渴的精神,所以每周四早上我都睡到自然醒,下樓買個玉米蛋餅加番茄醬,再慢慢吞吞走到教室。他在上面滔滔不絕講著無邊無際的電影理論之時,我在下面慢條斯理享受著美味的玉米蛋餅,和他一樣地陶醉。如果課就這麼不鹹不淡地上著,繼續他講他的理論,我吃我的蛋餅,那他一定不會是我忘不了的台灣人。 \n 與他真正熟絡是因為兩岸微電影的比賽。從見到我們的第一天起,他就不停在跟我們幾個陸生提起這個比賽,鼓勵我們參賽。 \n 參賽就要從組隊開始,於是我們幾個陸生全員出動,又喊上了幾個他信得過的台生一起,大家組了個小劇組。從寫劇本、勘景,再到修劇本、找演員、排片期、畫分鏡、拍攝剪片……全程老宋都一直在。 \n 製作電影投入甚深 \n 拍片沒資金,老宋就自掏腰包贊助大家。勘景要去很遠的縣市,老宋就開著他的車載我們一起去。討論劇本常常弄到很晚,老宋總帶我們出去吃宵夜,北斗肉圓、薑母鴨、快炒店、紅油抄手、麥當勞、意麵……他是請我們吃飯最多的台灣老師。拍攝剪片做後期他樣樣上心,常常陪著導演攝影一剪就是一整夜。 \n 再後來,後來微電影拍完了,我們也結束了四個多月的交換生之旅,離開了台灣。之後的很長的一段時間跟老宋都沒有什麼聯繫,日子在平平淡淡中慢慢過了好久,再沒有那樣的拍片熱情。 \n 時隔半年,得知我們的微電影在兩岸大學生微電影製作比賽中獲獎了,老宋要帶著台灣同學來無錫領獎,而我們幾個陸生也蹭了台生的光,受到了當地台辦的熱情接待。在去無錫之前,因為一些小事情跟老宋有些誤會,睽違一年後在無錫見到老宋那一瞬間,他很大度地給了我個擁抱,一切的誤會都釋然了,人生這麼短,有多少老友、師生能夠久別重逢呢,想想真的不容易。 \n 頒獎那短短兩天時間裡,老宋帶著大家一起走過無錫的大街小巷,白天在市台辦的招待下逛蠡湖,遊運河,晚上老宋請大家喝咖啡聊天,聊起好多過去,也說了很多未來。那時候我正好在學校教育實習,剛考完公務員考試,正準備著教師編制考試,老宋說,吃公飯很適合你,一定要認真準備,拚盡最後一分力。 \n 走出國門世界很大 \n 臨別的最後一頓晚餐,老宋喝多了,對我說了一句至今記憶猶新的話,他說:「你在我教過的學生裡算有點優秀的,一定記得好好努力,不要留遺憾,要活得精彩。如果有機會,務必走出國門看一看,世界很大。」 \n 而如今,畢業後我成了一名普通的小學老師,不知道每天和四十多個小蘿蔔頭鬥智鬥勇的日子算不算另一種精彩,也不知道下一次見到老宋會是什麼時候?

  • 華山圍爐宴 失散20年姐妹淘喜相逢

    華山圍爐宴 失散20年姐妹淘喜相逢

     因緣路,走不斷!華山基金會台東義工阿嬤林仙桃,因為常資助清寒的賣菜阿嬤柯吳嬌,曾是廿年無話不談的姐妹淘,後來兩人失聯廿年,昨天重相逢,一句「好久不見」,這對銀髮阿嬤紅了眼眶,緊緊相擁,約定要再相守廿年。 \n 「真的是妳!」七十六歲華山義工阿嬤林仙桃,日前在翻閱服務獨居老人活動照片時,意外發現一個熟悉的身影,「這不就是與她失聯廿年的姐妹淘阿嬌嗎?」她心中激起陣陣漣漪。 \n 四十年前,住在台東利吉山上的柯吳嬌,經常一人用扁擔挑著自己種的菜到市區販賣,年輕時就熱心助人的林仙桃除是主要客戶,常給予資助以外,如果菜賣得太晚,還會請阿嬌住下來,兩人成為無話不談的姐妹淘。 \n 廿年前,因為林仙桃搬家,兩人失去聯絡,但「因緣路是不會斷的」,林仙桃說,從照片中第一眼就認出是她,「雖然頭髮白了許多,臉型都沒有變」。 \n 現年八十一歲的柯吳嬌一直是獨自一人,沒有子嗣,靠著社福補助維生,林仙桃則已兒孫成群,一年前,林仙桃加入華山義工行列,也註定兩人要再續前緣。 \n 昨天上午,華山準備豐盛年菜,與六位卑南鄉獨居老人圍爐,睽違廿年,林仙桃與柯吳嬌重相逢,兩位老人家緊緊相擁,喜極而泣。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