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重返國際刑警組織的搜尋結果,共05

  • 加入跨國打擊犯罪 美日多次臂助

     台灣警察有能力為國際合作打擊犯罪貢獻心力,無奈因政治外交情勢,無法重返國際刑警組織,長期僅能透過友好的日本,間接傳遞分享國際犯罪情資。事實上,近年美日等國均支持我方以觀察員身分參加該組織活動,但最後總因大國間的競合關係,無法如願。 \n 2015年起,美國參、眾兩議院均分別通過法案,支持我國以觀察員身分參與國際刑警組織。2016年,美國聯邦參議院於3月以「一致同意」方式通過第2426號法案,要求美國國務卿提出發展策略,協助台灣取得國際刑警組織觀察員身分。但2016年我重新叩關,該組織仍如同鐵板一塊,敲門未果。 \n 今年,我在跨國打擊犯罪上,與各國合作成績表現亮眼,加上上月我國盛大舉辦的國際共打研討會,與會諸國都認同我方的打擊犯罪能力,彼此互動融洽,私下都鼓勵我方提出申請。 \n 不過,刑事局官警坦言不敢樂觀,雖大陸現無主席之位,但只要關鍵時刻發揮影響力,我方最終可能還是碰壁。 \n 官警指出,跨國打擊犯罪是相對低度的政治性議題,希望彼此都能摒棄意識型態對立,以人民的安全、福祉為優先,畢竟從近年的一銀盜領案、韓籍慣竊來台犯案,若能重返國際刑警組織,在預先預防和事後追緝,都能有絕大助益。

  • 陸掌國際刑警組織 台處境更艱難

    陸掌國際刑警組織 台處境更艱難

     第85屆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大會昨日於印尼峇里島閉幕,會中大陸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當選新一任國際刑警組織主席,明年大會也確定移師北京舉行,此次台灣申請參與叩關失敗,未來的處境恐怕更艱難。 \n 國際刑警組織萌芽於1914年,現總部位於法國里昂,共有190個會員國和地區,是僅次於聯合國的第2大國際政府組織,建立全球警用通訊系統,協助成員國透過資料庫分享情報和刑事資料,並跨國發布要犯通報,協助打擊國際犯罪。台灣曾於1961年加入,1984年在大陸申請加入時因「一中政策」,拒絕改名為「中國台灣」而退出。 \n 今年3月,美國總統歐巴馬簽署第S.2426號法案,支持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參與國際刑警組織相關活動,台灣外交部亦積極推動我方重返今年國際刑警組織大會,但於會前收到法國總部回函拒絕,當時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就表示,打擊犯罪無國界之分,對於國際刑警組織的決定深感遺憾及不滿。 \n 此次大陸代表孟宏偉當選新一任主席,任期4年,將強化陸方在國際刑警組織中的話語權,在目前兩岸關係急凍之下,若當前局勢不變,台灣將無法即時取得情資,隨國際間恐怖組織活動頻繁、跨國金融犯罪屢見不鮮,警方面臨的處境將更加被動。

  • 沒有九二共識,就是不「刑」

     我國無法參加7日起在峇里島舉行的國際刑警組織年會,消息傳出,沒有意外! \n 去年11月美國聯邦眾議院以392票贊成、無人反對的壓倒性票數,通過支持台灣參加國際刑警組織,法案經美國總統歐巴馬今年3月簽署生效,要求美國國務卿應制定策略,協助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參與包括國際刑警組織在內的適當組織。當時國內輿論以此作為蔡英文勝選後,美國以實際行動支持新政府的佐證,並視為外交一大利多。當時筆者即表示:要重回國際刑警組織之鑰握在中國手上,美國行政、立法部門的支持看似光鮮,其實於事無補。因為國際刑警組織是聯合國附屬組織,嚴格遵守聯合國政策,當然包括一個中國政策。 \n 國際刑警組織目前有190個會員,都是聯合國的會員國,成立宗旨在保證和促進各成員國刑事警察部門在預防和打擊刑事犯罪方面的合作。我國於1961年加入成為會員國,也配合在刑事警察局成立中央局與其他會員國積極合作。 \n 1971年我國退出聯合國之後,安理會第2758號決議:「大陸是唯一的代表權」為聯合國體系下其他機構和組織立下了政治指導原則,在不利的國際環境下,台灣陸續被迫退出許多國際組織,其中就包括1984年退出國際刑警組織。 \n 然而由於犯罪無國界的特性,在退出國際刑警組織後,我國刑事局仍與各會員國保持實質的連繫,往來的電報、信函多以協助偵辦案件、調查犯罪證據及提供犯罪情資為主,並仍接收總部發出的電報或傳真。但自從國際刑警組織於2003年全面使用「I-24/7全球通訊系統」之後,國際刑警組織已不再寄送紙本紅色通報予我國,這對我國在跨國合作打擊犯罪及國境安全上產生重大影響。 \n 過去在馬英九執政時期,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框架下,兩岸簽署共同打擊犯罪協議後,我方重返國際刑警組織曾出現一線曙光。筆者曾經倡議:台灣重返國際刑警組織有助於保障大陸的國土安全,因為當時兩岸直航航班每周有800多班次,台灣如果成為國際刑警組織反恐情報網唯一的漏洞,直接威脅的自是大陸內地的安全。這個說法其實頗為大陸公安高層接受,討論過循WHA模式讓台灣以觀察員名義重返。只可惜,功虧一簣,在新政府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下,一切自然免談。 \n (作者為亞洲警察學會祕書長)

  • 葉毓蘭》沒有九二共識,就是不「刑」

    葉毓蘭》沒有九二共識,就是不「刑」

    我國無法參加7日起在峇里島舉行的國際刑警組織年會,消息傳出,沒有意外! \n 去年11月美國聯邦眾議院以392票贊成、無人反對的壓倒性票數,通過支持台灣參加國際刑警組織,法案經美國總統歐巴馬今年3月簽署生效,要求美國國務卿應制定策略,協助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參與包括國際刑警組織在內的適當組織。當時國內輿論以此作為蔡英文勝選後,美國以實際行動支持新政府的佐證,並視為外交一大利多。當時筆者即表示:要重回國際刑警組織之鑰握在中國手上,美國行政、立法部門的支持看似光鮮,其實於事無補。因為國際刑警組織是聯合國附屬組織,嚴格遵守聯合國政策,當然包括一個中國政策。 \n 國際刑警組織目前有190個會員,都是聯合國的會員國,成立宗旨在保證和促進各成員國刑事警察部門在預防和打擊刑事犯罪方面的合作。我國於1961年加入成為會員國,也配合在刑事警察局成立中央局與其他會員國積極合作。 \n 1971年我國退出聯合國之後,安理會第2758號決議:「大陸是唯一的代表權」為聯合國體系下其他機構和組織立下了政治指導原則,在不利的國際環境下,台灣陸續被迫退出許多國際組織,其中就包括1984年退出國際刑警組織。 \n 然而由於犯罪無國界的特性,在退出國際刑警組織後,我國刑事局仍與各會員國保持實質的連繫,往來的電報、信函多以協助偵辦案件、調查犯罪證據及提供犯罪情資為主,並仍接收總部發出的電報或傳真。但自從國際刑警組織於2003年全面使用「I-24/7全球通訊系統」之後,國際刑警組織已不再寄送紙本紅色通報予我國,這對我國在跨國合作打擊犯罪及國境安全上產生重大影響。 \n 過去在馬英九執政時期,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框架下,兩岸簽署共同打擊犯罪協議後,我方重返國際刑警組織曾出現一線曙光。筆者曾經倡議:台灣重返國際刑警組織有助於保障大陸的國土安全,因為當時兩岸直航航班每周有800多班次,台灣如果成為國際刑警組織反恐情報網唯一的漏洞,直接威脅的自是大陸內地的安全。這個說法其實頗為大陸公安高層接受,討論過循WHA模式讓台灣以觀察員名義重返。只可惜,功虧一簣,在新政府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下,一切自然免談。 \n(作者為亞洲警察學會祕書長)

  • 美首表態 挺台重返國際刑警組織

    美首表態 挺台重返國際刑警組織

     美國政府23日表示,美國強力支持台灣參與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這是美國行政部門在這件事上首次公開表態。在此同時,美國國會也出現跨黨派提案,要求美國總統以具體行動號召國際,共同支持台灣在國際刑警組織取得觀察員資格。 \n 主管亞太事務的助理國務卿羅素(Daniel Russel)在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的「亞洲再平衡在東亞,2016年預算優先項目」聽證會上回答議員質詢時,清楚表明美國立場。 \n 羅素指出,美國「強力支持也一直積極協助」台灣擴展國際空間,要使台灣活躍於適當的國際組織,包括國際刑警組織。他說,美方希望台灣加入無須以國家為會員資格之組織,適切的與各組織互動,並受益於組織中的各種技術計畫。「台灣對國際執法工作所做的正面貢獻,我們完全同意;(我們)也期待在這個基礎上更進一步」。 \n 主持聽證會的亞太小組主席邵建隆(Matt Salmon)在上周偕同眾院外委會主席羅伊斯(Ed Royce)等人提出H.R. 1853號法案,要求美國總統訂定策略以支持台灣參與國際刑警組織。法案要求美國出面為台灣申請,也要求美國積極敦促其他會員國與美國一道行動。 \n 提案案由指出,台灣目前無法取得國際刑警組織成員間的犯罪資料,只能仰賴美國等國提供二手訊息;台灣如果成為觀察員,可與各方建立更佳聯繫,不但使台灣人民及外國旅客獲得更佳的保障,亦有助於國際合作反恐。 \n 這項法案具有法定約束力,如果在眾議院、參議院都通過,美國行政部門必須執行。法案要求行政部門就各項進展向國會報告。 \n 羅伊斯稍早發布新聞稿指出,他會全力協調兩黨議員共同支持這項提案。他說,台灣是美國第10大貿易夥伴,也是全球第20大經濟體,每天有大量旅客與商品進出台灣;不論台灣居民或外國旅客,都應享有國際安全與執法機構提供的保障。 \n 中華民國在1961年以正式國號加入國際刑警組織。 \n 1984年,中國大陸申請入會,並要求台北當局改名「中國台灣」(Taiwan,China)。中華民國不接受,被迫不再出席此一組織之活動。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