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野青眾的搜尋結果,共10

  • 闖台鐵禁區辦趴 「野青眾」等6人遭起訴

    闖台鐵禁區辦趴 「野青眾」等6人遭起訴

    承租北市華山大草原的團體「野青眾」負責人莊奕凡,今年6月間侵入台鐵華山引道,在裡面辦趴,經台灣鐵路管理局提告,台北地檢署偵查後1日將莊奕凡等6人依妨害自由罪章中的侵入建築物罪提起公訴。 \n \n 華山引道是當年台鐵局在進行鐵路地下化第一期工程,地下化工程僅限於台北火車站至華山,還未延伸至南港,鐵路由華山重回地面時的行駛軌道,待後面地下化工程完成至南港部分,改由新建成軌道行駛,原有軌道封閉就成了華山引道。平日並無火車通行,僅作緊急避難及維修使用,引道內放置機車頭、維修工具等。但因仍屬台鐵軌道,一般民眾是禁止進入。 \n \n 華山大草原驚傳分屍命案,連帶在承租華山大草原,再轉租給野居草堂的青年團體野青眾,也成為社會囑目對象,連帶團體負責人莊奕凡因涉嫌帶頭侵入華山引道辦趴,涉及違反鐵路法及侵入國營機構所有建築等。 \n \n 莊奕凡在案後坦承帶人進入華山引道,但不知該地是禁止進入的管制區,北檢偵查後,認定莊奕凡等人侵入台鐵所有的建築物,所以依妨害自由罪起訴莊等6人。

  • 野青眾何辜? 唐湘龍:司法對廢死放任才可惡

    野青眾何辜? 唐湘龍:司法對廢死放任才可惡

    華山大草原分屍命案,「野青眾」意外被爆出許多爭議,對此,資深媒體人唐湘龍投書媒體指出,他雖沒有參加過野青眾,但能理解年輕人「文化撒野」,畢竟誰沒年輕過呢?但政府對於廢死的放任,才讓人覺得可惡。 \n \n唐湘龍在《NOWnews》投書指出,「野青眾」說白了是一塊閒置公地上,一群「耍廢」的年輕人,但因一起分屍案,在媒體的推波助瀾,卻成了一個淫邪、黑暗、髒亂的組織。至於北市府怎麼准的,一點也不重要,覺得反正就是給年輕人一個「文化撒野」的地方就好,既然是「撒野」,怎麼野法才叫做野青眾,其實就不是重點。 \n \n這件事情的問題就在於,柯文哲把事件定調成「情殺」,簡直是美化了未來幾百年的性侵殺人案件,市長當警長,粉飾太平,這比核准野青眾活動,嚴重太多。然而,這次出人命了,卻把野青眾與命案綁在一起,未免太過牽強,這種「青黑」現象,跟年輕人有關的,就黑它,實在不妥。 \n \n唐湘龍表示,事件發生後,「亂世重典」的歸納法又會出現,廢死、反廢死又開始交鋒,牢裡死囚再度緊張,長期推動「廢死」的運動人士以生命關懷當成社會文明指標,若把這件事情政治化,的確,對民進黨政府以及法務部長邱太三有很大壓力。 \n \n唐湘龍強調,以「廢死」為主調的司法,在近年實務上蔚為風氣,法官和被告公然串供,越來越賊,審理過程只是一場串供儀式,與其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追殺野青眾,或是聽文哲與徐國勇講幹話氣得半死,不如想想這種「免殺人犯一死」的廢死運動到底該何去何從,這都是總統蔡英文有責任解開的。

  • 《新聞龍捲風》租公地爆分屍案 做什麼都可野青眾嫌管太多?

    《新聞龍捲風》租公地爆分屍案 做什麼都可野青眾嫌管太多?

    華山草原分屍案野青眾成焦點,附近居民抱怨活動音量都很大,去年跨年還有城市巡迴藝閣,車從社子遶境到華山,藝閣上有穿著清涼的男女舞動身軀,甚至僅穿C字褲,當時警察還替野青眾疏導交通,參與民眾一路狂歡。

  • 野青眾闖華山引道 鐵警查辦

    野青眾闖華山引道 鐵警查辦

     「野青眾」團體在華山藝文特區閒置空間辦活動,昨傳出成員6月中旬擅闖台鐵華山引道地下軌道禁區開電音趴,質疑已危及行車安全。台鐵表示,野青眾沒有提出申請,疑破壞門鎖或攀牆進入,已通報鐵路警察局調查,鐵警局已循線清查主辦人身分,近日將依《鐵路法》傳喚相關人。野青眾則說不便回應。 \n 射箭教練陳伯謙在華山草原自治區犯下分屍案,租借自治區場地的「野青眾」團體也被民眾指控製造噪音、亂丟垃圾,甚至被發現在台鐵停用的華山引道辦活動,該處也是電影「總舖師」拍攝地點之一。台鐵平時封閉入口,未經申請不得進入。 \n 網友在台大批踢踢PO文,截圖「野青眾」當天舉辦電音趴,參與者上傳的照片。網友指出,台鐵台北地下華山東出口平常封閉,參加活動的人卻翻過圍牆或自己開了門走下去,「而且這通道下去之後,會直接連通道台鐵行車的縱貫線,最後會連到台北車站,一直走進去如果不注意會被火車撞」。 \n 台鐵得知後表示,台北段地下整個鐵路區間,只有此段有坡度連接到地面,地點在市民大道及金山北路路口,若需要大型搶救車輛,就只能從此進出。鐵警局也說,該處因交通安全顧慮列為禁區,依《鐵路法》第57條,行人不得在鐵路路線、隧道內行走逗留,可開罰1萬至5萬元。 \n 台鐵表示,之前電影總鋪師曾在華山引道拍攝,當時有提出申請,但野青眾的活動並未提前申請,在此聚會明顯觸法。 \n 鐵警局表示,華山引道華山東出口原本的圍牆較為低矮,民眾可輕易翻入,不排除民眾是以爬牆、破壞門鎖方式非法闖入,再從裡面開緊急通道供其他人進出。目前已在清查活動成員身分,全案依違反《鐵路法》傳喚主辦人。 \n 台鐵未來也會在該處附近加裝蛇籠及警告標示,呼籲民眾不要再隨意進入這個地方。

  • 華山草原求偶季大解放! 野青眾「9男女裸體趴」網瘋傳

    華山草原求偶季大解放! 野青眾「9男女裸體趴」網瘋傳

    華山草原去年11月出借給藝術團體「野青眾」,並於3月起以藝術交流為名,舉辦一系列活動,怎料近日卻發生分屍命案,野青眾也被外界拿出來議論。就有網友在PTT論壇指出,翻出歷年舉辦過的活動,就有一項名為「人類動物園八」派對,只見到照片中的5男4女裸體交纏,網友戲稱「真的搞不懂什麼是藝術」。 \n \n野青眾於臉書粉專「120草原自治區 grassroots」18日發出聲明,本案件犯罪嫌疑人,非團隊人員或主要幹部,是透過創意提案公開徵選的自願參與者,針對「野居草堂」的檢查與管理,當時尚未知悉失蹤事件,該空間屬自主提案所設立之空間,為尊重其隱私,並未進入檢查。野青眾表示,對於此事件深表遺憾,將全力與家屬及警方配合後續相關調查,如有需要任何協助,必定全力配合。 \n \n依粉專上所舉辦過的內容來看,名稱包括10男10女組成的「草原求偶季」、以水果做為性暗示的「植物%%%」等活動。其中, 一名網友在PTT分享「人類動物園八 human zoo 8」的活動照片,只見到圖中的男女裸體交纏,畫面引人遐想,讓網友紛紛留言表示「其實是野__眾」、「假藉藝術之名行猥褻之實」、「假借文青在亂搞,好像很有藝術氣息」、「里長有說他們裸體,看來都是真的」。

  • 台鐵華山引道辦趴 野青眾莊奕凡移送法辦

    台鐵華山引道辦趴 野青眾莊奕凡移送法辦

    負責承租北市華山大草原的團體「野青眾」負責人莊奕凡,因涉嫌糾集成員及不特定人士,侵入台鐵華山引道,在裡面辦趴,在台鐵局正式提告後,鐵路警察局台北分局20日深夜傳喚莊某到案,他坦承帶人進入華山引道,但不知那裡是禁止進入區域,警方詢後將依鐵路法及妨害自由等罪嫌函送檢方偵辦。 \n \n華山大草原驚傳分屍命案,連帶在承租華山大草原,再轉租給野居草堂的青年團體野青眾,也成為社會囑目對象,連帶團體負責人莊奕凡因涉嫌帶頭侵入華山引道辦趴,涉及違反鐵路法及侵入國營機構所有建築等,遭警方傳喚到案。 \n \n據悉,偵辦野居草堂分屍命案的中正一分局,因要釐清5月31日晚間,與死者及嫌犯陳伯謙一起飲酒的在場人士,是否涉入案情或是知悉過程,也將莊奕凡列為關係人,傳喚到分局接受調查,詢後,已排除當天酒宴中莊奕凡有在場,將他請回。但由於莊奕凡另涉華山引道一案,因此,鐵警局台北分局偵查隊幹員隨後將莊帶回辦公室詢問。 \n \n據悉,華山引道是當年台鐵局在進行鐵路地下化第一期工程,地下化工程僅限於台北火車站至華山,還未延伸至南港,鐵路由華山重回地面時的行駛軌道,待後面地下化工程完成至南港部分,改由新建成軌道行駛,原有軌道封閉就成了華山引道。平日並無火車通行,僅作緊急避難使用。但因仍屬台鐵軌道,一般民眾是禁止進入。 \n \n莊奕凡在警詢中坦承帶人進入華山引道,但不知該地是禁止進入的管制區,警方詢後已將莊請回,其餘隨莊奕凡進入華山引道人員,警方將逐一清查後一併函送法辦。

  • 「野青眾」闖台鐵禁區  警方要傳辦

    「野青眾」闖台鐵禁區 警方要傳辦

    射箭教練陳伯謙在華山草原自治區犯下分屍案,租借自治區場地的「野青眾」團體,近來也不斷被居民、網友爆料,指稱他們辦活動製造噪音、亂丟垃圾,近日又被爆出非法闖入台鐵封閉的華山引道及地下軌道,在裡面舉辦聚會。 \n \n鐵路警察局20日表示,經查「野青眾」沒有合法申請,疑似攀牆潛入,已在釐清活動成員身分,近日會依違反鐵路法傳喚主辦人。 \n \n野青眾被發現在台鐵停用的華山引道辦活動,這裡也是電影「總舖師」拍攝地點之一,台鐵平時都將入口封閉,未經申請一般民眾不得進入,民眾質疑野青眾是以爬牆、破壞門鎖方式非法闖入。 \n \n鐵路警察局對此表示,此區為禁區,並有交通安全顧慮,民眾不得擅入,「野青眾」在此聚會已明顯觸法,目前已循線清查主辦人的身分,近日會將在場眾人分批傳喚。 \n \n鐵警局指出,根據鐵路法第57條,行人不得在鐵路路線、隧道內行走逗留,可開罰1萬至5萬元。 \n \n華山引道東山東出口原本的圍牆較為低矮,民眾可以輕易翻入,台鐵未來也會加裝蛇籠及警告標示,呼籲民眾不要再隨意進入這個地方。

  • 「野青眾」擅闖華山地下鐵道開電音趴 台鐵已報警!

    「野青眾」擅闖華山地下鐵道開電音趴 台鐵已報警!

    台北市華山大草原驚傳分屍命案,射箭教練陳伯謙在小木屋「野居草堂」殺害高姓女學員,就有網友爆料,此地自從2個月變身「草原自治區」後,每次辦活動都超大聲,從中午到半夜都不得安寧。如今,再有網友爆料,「野青眾」非法闖入台鐵華山引道地下鐵軌禁區辦活動,台鐵表示,已經通報鐵路警察處理。 \n \n該名住在華山大草原附近的網友指出,野青眾竟在台鐵停用的華山引道「華山東出口」辦活動,此處正是電影「總鋪師」的取景地點,他們擅自翻過圍牆或是開門進去,而且此處連接著台鐵有再使用的軌道,一不小此走錯就會發生危險。網友表示,他上網查了一下,發現有人在這裡辦活動,不只對這附近居民帶來困擾 甚至還對台鐵的行車安全造成威脅,讓他相當憤怒。 \n \n據《蘋果》報導,該活動於6月15日晚間11點左右舉辦,野青眾帶領民眾擅闖華山引道舉辦電音派對。台鐵表示,經調查,野青眾並無提出申請,疑似破壞門鎖或攀牆進入,目前已通報鐵路警察調查。野青眾則表示,目前內部還在釐清狀況,現在不便回應。

  • 野青眾違法闖華山軌道  台鐵報警:疑破壞門鎖或攀牆進入

    野青眾違法闖華山軌道 台鐵報警:疑破壞門鎖或攀牆進入

    「野青眾」團體在華山藝文特區閒置空間辦活動,日前才發生分屍案,今天再傳出6月中旬,野青眾團員擅闖台鐵華山引道地下軌道禁區開電音趴,有網友PO出照片,質疑該引道與台鐵台北車站行車主線相通,危及行車安全。台鐵表示,經查野青眾並無提出申請,疑似破壞門鎖或攀牆進入,已通報鐵路警察調查。野青眾則說目前不便回應。 \n \n有網友在台大批踢踢PO文,截圖「野青眾」當天舉辦電音趴,參與者上傳的照片。網友指出,台鐵台北地下華山東出口平常封閉,參加活動的人卻翻過圍牆或自己開了門走下去,「而且這通道下去之後,會直接連通道台鐵行車的縱貫線,最後會連到台北車站,一直走進去如果不注意會被火車撞」。 \n \n該網友截圖照片顯示,有外國民眾在軌道上行走、並坐在軌道上。PO文指「這似乎是老外,不知道什麼原因,也許是好奇,也許是喝多了,就這樣不顧安全闖了進去」,不管怎樣,如果不是這個活動,根本不會有人沒事去探訪,大部分知道的鐵道迷也不會擅闖,因為這只會造成台鐵困擾,「我想要表達的是,這活動我不管他立意是什麼,他確實對這附近帶來困擾,甚至還對台鐵的行車安全造成威脅,為何這活動盡吸引些奇怪的人來參與?然後出事再推得一乾二淨」。 \n \n台北工務段副段長連建智表示,台鐵台北段地下整個鐵路區間,只有此段有坡度連接到地面,地點在市民大道金山北路的路口,若需要大型搶救車輛,就只能從此進出。根據《鐵路法》57條規定,行人、車輛不得在鐵路路線、橋樑、隧道內及站區內非供公眾通行處所通行,將可依《鐵路法》70條開罰1萬到5萬元,呼籲民眾勿觸法,且擅闖鐵軌可能有生命危險。 \n \n連建智說,研判擅闖民眾是從低矮的圍籬爬進去,可能再從裡面開緊急通道供其他人進出,為了防止民眾進入,後續會做防攀爬的措施,包括將針對低矮圍籬要加高,增設蛇龍,警告標語避免民眾觸法。 \n \n台鐵表示,之前電影《總鋪師》曾在華山引道拍攝,當時有提出申請,但野青眾的活動並未提前申請,已經報警處理。

  • 專訪》留在學校才需要勇氣…他休學走入街頭 號召「野青」大鬧台北

    專訪》留在學校才需要勇氣…他休學走入街頭 號召「野青」大鬧台北

    一群青年,丟去身分包袱,溺在台北的夜色中,專注奏樂、豪邁起舞,或隨興舖個墊子坐在一處,等候陌生人前來,用一杯咖啡換取故事。這群青年不是時下流行的文青、憤青,而是「野青」,他們抹除各種界線,走入街頭,企圖用自己的方式,與龐大卻僵化的文明對話,將想像力與藝術化作顏料,為城市塗上新妝。 \n \n長髮、濃鬍、黑色吊嘎與夾腳拖,22歲的莊奕凡,崇尚自由、不拘小節的流浪性格,在穿著打扮上顯露無遺。他是「一杯咖啡,一個故事」及「野青眾」的發起人,是衝擊城市面貌的挑戰者。 \n \n莊奕凡大學就讀輔大心理系,因厭倦以理論為教育根基的制度,讀1年就決心休學,一邊環島,一邊開啟「一杯咖啡,一個故事」的實驗旅程。他走進街頭,選定合適位置後,就放上木箱子、立起看板,用咖啡當媒介,在各地角落和形形色色的人建立連結,並把一個個故事串起,內化成靈魂素材,拼湊成更完整的自己。 \n \n休學是鼓起勇氣做的決定嗎?莊奕凡答得迅速,「不會,留在學校才需要勇氣,休學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人生不一定要有學歷」,他神情輕鬆,仿佛在回覆今晚吃什麼、想去哪玩等瑣碎話題。體制對他而言,是文明城市中的虛幻架構,學歷呢,也不過是體制產出的一張紙,追求事物本質與初衷,才能創造人生意義。 \n \n「一杯咖啡,一個故事」暫告一段落後,莊奕凡一頭栽進了更大型的實驗活動,「野青眾」應運而生。一群「在野青年」,把音樂、舞蹈、裝置藝術,從音樂廳、美術館等地,搬上城市街頭,他們在橋下、路旁盡情奏樂,激情地舞動身體,衝擊城市人對公共空間的想像,讓人們重新看待這些已看膩的生活場景。 \n \n不過,拉上奇幻帷幕,回歸生活現實面,沒有「野青眾」的莊奕凡,如何規劃自己的人生?他思索片刻,便說不論「野青眾」還是「一杯咖啡,一個故事」,都不會是主業,而是人生歷程的一部分,未來回顧時,就能清楚看見自己某階段的目標與理想。 \n \n他的回答完美呼應「野青眾」的初衷:不是以推翻社會框架為目標,而是讓某些在邊緣的群眾,找出與城市溝通、對話的突破口,再嘗試黏合、接軌。 \n \n現在的莊奕凡,成日浸在策畫下個活動「人類動物園」的疲累中,但他似乎對現狀很是滿意,他說,留長髮、蓄鬍不是為了造型,而是只有如此,才能忠實呈現他的靈魂中,不受體制綁束的「野」,以及對流浪的莫名憧憬。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