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金光戲的搜尋結果,共22

  • 霹靂仙境館 虛實互動流連武林

    霹靂仙境館 虛實互動流連武林

     到了蟬鳴聲連綿不絕的暑假,霹靂布袋戲又將進駐宜蘭國際童玩藝術節熱血登場,今年的霹靂仙境館將台灣傳統藝術結合互動科技,讓傳統的布袋戲也能活靈活現,館內3大展區分別為「百年童玩掌中風華區」、「琉璃仙境區」、「蝶影王國區」。 \n 百年童玩掌中風華區內有傳統戲台與戲偶,讓遊客回味兒時快樂時光,並且搭配電視影像塑造主題氛圍,走進這個時光隧道,除了傳統的生旦淨末丑之外,還有金光戲戲偶與現代電視劇戲偶,同時也展示戲偶偶頭與雕刻工具,讓民眾可以透過多尊不同年代的戲偶展示,搭配影音與影像呈現,能更加明白每尊戲偶獨特的意義與價值。 \n 再來是霹靂當家男主角素還真的家琉璃仙境區,透過互動投影與科技,打造出虛實奇境,除此之外更與宜蘭當地觀光景點結合,讓你在仙境中也能欣賞宜蘭傳藝中心與伯朗大道,連戰甲青陽子、靜濤君、天道主、馭龍主都現身其中。 \n 蝶影王國藏驚喜 \n 最後是蝶影王國,遊客可以與牆壁上的影像進行互動,只要手一揮牆壁的影像將會馬上做出反應,只要互動到一定的程度,影像將會幻化成各種不同的影像,在投影互動中暗藏許多的驚喜。

  • 金光布袋戲「史豔文特展之神龍再現」台中新光三越登場

    金光布袋戲「史豔文特展之神龍再現」台中新光三越登場

    搶在農曆春節前夕,金光布袋戲「史豔文特展之神龍再現」自今(24)日起,在台中新光三越10樓天空劇場登場,以「神龍再現」為主題,展示「苦海女神龍」、「史豔文」等經典角色,並以嶄新造型重新與觀眾見面,希望帶來耳目一新的全新感受。 \n \n台中市副市長楊瓊瓔表示,市長盧秀燕重視並支持文創,感謝新光三越提供活動場地,即日起展至2月24日,歡迎大家過年期間踴躍前往欣賞。 \n \n楊瓊瓔24日在文化局副局長施純福的陪同下,出席「金光布袋戲史豔文傳奇特展」開幕活動,國寶大師黃俊雄的兒子黃立綱介紹展覽內容,現場除安排戲偶展示,更展出大師黃俊雄的親筆劇本手稿,帶領戲迷朋友一窺70年代風靡萬巷布袋戲明星的風貌。 \n \n楊瓊瓔指出,布袋戲在台灣人民的生活中佔相當重要的角色,她到國外時也很喜歡帶著「素還真」出去,許多國外朋友要學閩南語,她都建議來學布袋戲,就能學到最道地的閩南語。 \n \n楊瓊瓔還表示,布袋戲伴隨許多人生活、成長,大家印象當中的「苦海女神龍」就一個造型,但展覽團隊隨時代潮流設計,以更豐富多元的方式呈現布袋戲;歡迎大家春節期間到台中參觀最美麗的布袋戲,也同時走訪台中世界花卉博覽會。 \n \n黃立綱表示,這次特展的主題非常特別,特別商借黃俊雄絕版的手稿劇本展出,也把劇中的場景帶到現場實體展現,讓民眾可以更了解布袋戲的拍片過程,而道具、布袋戲偶本尊等也都在這次展覽中呈現,拉近大家與布袋戲的距離。 \n \n文化局表示,金光布袋戲繼去年發布電影開拍消息後,積極在各地宣傳,舉辦巡迴展覽,從黃海岱的五洲園、黃俊雄的真五洲掌中劇團,到黃立綱的金光布袋戲,戲偶身形變高、造型變得繁複細緻,但始終不變的是忠孝節義的教化與包容精神,而貫穿時代屹立不搖的傳奇角色正是「史豔文」。 \n \n金光布袋戲「史豔文特展之神龍再現」特展橫跨過年新春期間,自1月24起至2月24日每日11時至22時展出。1月26日下午2時在台中新光三越中港店1樓戶外水舞廣場,將有金光群俠迎新春「角色快閃新春發紅包」活動;2月2日下午2時在10樓天空劇場展區,則有新春戲偶回娘家同樂會;2月9日下午2時在1樓戶外水舞廣場舉辦金光群俠迎新春「角色快閃活動」;2月10在10樓天空劇場展區的金光道具手做教室,則有DIY手作體驗。

  • 「大俠百草翁」 員林衡文宮10日晚再現金光戲風華

    「大俠百草翁」 員林衡文宮10日晚再現金光戲風華

    令人懷念的經典布袋戲重現戲迷眼前!曾以「大俠百草翁」風靡一時的光興閣掌中劇團,第二代傳人鄭成龍2年前一場大病初癒,決定讓金光戲重出江湖,10日晚間將在衡文宮免費演出酬神,讓老布袋戲迷一飽眼福回味當年。 \n 1961年鄭成龍的父親鄭武雄創立劇團,自編自導自演,並引進創新燈光音效的金光戲,在1980年代以中型戲偶在員林市明都戲院、萬華佳樂戲院內台戲巡演,最高曾創下連演四個月,單日票房4萬元的輝煌紀錄。 \n 從小在戲班子出生、成長的鄭成龍,國一起也開始隨團北上演出;隨著國人娛樂習慣改變、傳統戲曲沒落,退伍後他選擇進入傳統產業工作,未繼承衣缽。 \n 鄭成龍說,罹患鼻咽癌期間想起兒時每年中秋父親都會帶戲班到衡文宮演出野台戲,他虔誠向玄天上帝祈求,最後接受35電療、9次化療,歷經9個月終於抗癌成功;為了這次2小時演出,找來劇場式布袋戲金鷹閣陳皇寶擔綱舞台總監,費時逾半年編劇、近三個月更是天天密集操偶練台詞,保證精采可期。 \n 他說,父親7年前過世,留下近千尊中型戲偶,每件華麗戲服都由母親一手設計細細縫製,能重新登台演出,最開心的就是母親。 \n 為了整理父親3千本手稿劇本,鄭成龍重回學校進修,還寫成碩士研究論文,他說父親的演出劇情獨立創作、鮮少重複,故事裡講述許多忠孝節義的傳統價值,是傳統戲曲最可貴之處。

  • 雲林偶戲節 四大布袋戲天王罕見同台

    雲林偶戲節 四大布袋戲天王罕見同台

    全台灣布袋戲團最密集的縣市在哪裡?答案是雲林縣,高達102個布袋戲團,讓每年雲林偶戲節都熱鬧非凡,今年也將在10月登場,特別的是將頒發「偶戲貢獻獎」,包括黃俊雄、鍾任壁、陳錫煌和許王,屆時這4位高齡80多歲、走過布袋戲輝煌年代的藝師,將於開幕晚會罕見同台領獎。 \n \n 今(26)日前記者會現場,鍾任壁與陳錫煌率先出席,兩位相差1歲的老友相見歡,不免逗嘴、拿著戲偶即興比劃一番,也不約而同表達對布袋戲推廣的想法,就是要「與時俱進」。 \n \n 「時代不一樣了,現在都要講求創新,但是這些細部的動作,我還是可以傳達給觀眾欣賞。」現年87歲的陳錫煌是文化部指定人間國寶,他的父親是已故布袋戲大師李天祿,他在現場為觀眾示範小生開扇、揮扇和走路等細部動作,陳錫煌表示,「尪仔(指戲偶)走路一定要像人一樣自然,順順的走即可,不要有太多不自然的擺動,半夜如果睡不著覺,我就會請出尪仔,欣賞他們的身段和姿態。」 \n  \n 鍾任壁現年86歲,他的父親鍾任祥是中部地區布袋戲名家,他在現場為觀眾示範一段「紅孩兒大戰孫悟空」的武打戲,「這個孫悟空和傳統布袋戲裡的孫悟空相比,更為活潑,他跳動和變法的方式,是我自己開發出來的。」 \n \n 這次獲頒偶戲貢獻獎的4位藝師,都是來自家傳的布袋戲人,像是黃俊雄為布袋戲大師黃海岱之子、許王為小西園布袋戲團創辦人許天扶之子,值得一提的是,陳錫煌和鍾任壁,也都在因緣際會下,受惠於對方父親,因而能成為一代大師。 \n \n 陳錫煌表示,年輕時曾因不符合父親李天祿的要求而被趕出家門,一度投靠鍾任祥,因此學會排戲和寫劇本,也觀察出北部、中部兩地操偶的差別,因而統合一手好功夫在手上。 \n  \n 鍾任壁則稱李天祿為「阿祿伯」,他表示父親和李天祿是知己,因而當年連帶和李天祿身旁的排戲大師吳天來有了合作機會,「也因為有吳天來為我排戲,才有後來的金光戲。」 \n \n 雲林偶戲節開幕式將於10月7日舉行,地點在雲林縣虎尾鎮農博生態園區舉行,活動展演至10月14日。

  • 史豔文47週年傳奇特展 傳藝中心登場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即日起到年底,推出「傳奇話世紀、金光耀傳藝」金光布袋戲史豔文47週年傳奇特展,讓戲迷一窺台灣布袋戲的風潮與創新。 \n 從黃海岱的五洲園、黃俊雄的真五洲掌中劇團,到黃立綱的金光布袋戲,戲偶身形除了變高,造型也變得繁複細緻,但始終不變的是忠孝節義的教化與包容精神,而貫穿時代屹立不搖的傳奇角色正是史豔文。 \n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委外經營單位全聯善美的文化藝術基金會說,「傳奇話世紀、金光耀傳藝」金光布袋戲史豔文47週年傳奇特展,會場展出雲林運來的珍貴百年布袋戲戲台、歷代史豔文戲偶、40尊金光布袋戲電視本尊木偶,讓戲迷一窺台灣布袋戲的風潮與創新。 \n 基金會表示,史豔文布袋戲角色陪伴許多台灣人長大,第一代史炎雲只有30公分高,現在第五代史豔文戲偶已有100公分,服裝也融入不同文化元素,造型越趨繁複細緻。這次特展希望讓戲迷從戲偶本身的變化,進一步了解台灣布袋戲表演型態與美學設計的演變。1060401 \n

  • 我見我思-史豔文 不見不散

     日前赴雲林觀賞國際偶戲節的演出,本屆最大噱頭莫過於第一天由83歲的黃俊雄親自演出《史豔文與藏鏡人糾葛的最終回》,果然吸引許多民眾前往觀賞,當黃俊雄以低沉詭異的嗓音將藏鏡人拱上舞台,彷彿也將民眾帶回半世紀前的美好時光。 \n 另一場由85歲國寶級布袋戲大師鍾任壁演出的《孫悟空大戰紅孩兒》,則在虎尾鎮上的偶戲館2樓演出,現場同樣擠滿大人小孩,許多人還席地而坐,當台上20多尊孫悟空與紅孩兒戲偶同時出現,現場觀眾「哇」的一聲,令人動容。布袋戲現場演出的魅力,實在太迷人。 \n 演出前,我帶著家人參觀偶戲館,讓孩子們參與布袋戲製作的DIY活動,竟巧遇前來勘察場地的鍾任壁老先生,便與他閒聊,這位親切的老者一坐下來便開始說故事,說他從娘胎就開始學戲,一出生就開始把玩戲偶,國中以前的教育,白天學日文,晚上跟著家族的戲班學漢文。 \n 鍾任壁也提起這兩個禮拜,法國的製作團隊遠到台灣採訪他及他的太太,希望能完整記錄這項古老藝術的精華,當外國人看到他珍藏的兩千多本手書劇本,以及由他太太親手縫製的上千尊精緻戲偶,感動得都快流下眼淚。 \n 鍾任壁感嘆,外國人都還比台灣更珍惜這些傳統藝術,但身為布袋戲的傳承者,沒有悲觀的權利,還是要不停的創新、改良,賦予布袋戲新生命。 \n 黃俊雄在接受媒體訪問時也同樣提到創新,說布袋戲的娛樂性占6分、教化占4分,但不可能只顧社教,沒有娛樂性觀眾不愛看,有人看才有得演,有賺錢才能維持生活。 \n 我想,在台灣,超過40歲以上的朋友,多少都曾感受過布袋戲的威力。黃俊雄布袋戲風靡全島的高峰,我還在襁褓中,家中老人至今猶記當年還在牙牙學語的我,已能哼唱〈粉紅色的腰帶〉、〈廣東女〉等歌曲,玩具箱裡也有幾尊廉價的塑膠戲偶。 \n 但正式上學時,課堂上已有老師耳提面命,布袋戲不是好東西,不准看,國語課本中也有一篇專門批判布袋戲的文章。 \n 事實上,傳統布袋戲歷經日本時代禁止外台演出、光復後禁說方言政策的影響,的確曾受到嚴重的衝擊,但布袋戲與民間生活息息相關,只要民眾愛看,它便能以嶄新風貌起死回生,金光戲、電視布袋戲在不同時期創造高峰,便是明證,近年霹靂布袋戲積極拓展網及海外市場,成績有目共睹,今年與日本合作推出電視劇《東離劍遊紀》,更是令人振奮。 \n 布袋戲迷們相信,史豔文跟藏鏡人的對抗,永遠都不會有結局,當民眾與史豔文相約不見不散,當布袋戲藝師記得與觀眾大樹下、廟埕前的約定,一項古老藝術的生命就會持續下去。當我們看到兩位80多歲的布袋戲老藝人都還在推陳出新,新一代創作者不斷尋求新的出路,誰說台灣的文化創意沒希望?

  • 8國聯軍尬偶戲 戲迷瘋朝聖

    8國聯軍尬偶戲 戲迷瘋朝聖

     轟動武林、驚動萬教的雲林國際偶戲節震撼開幕,好戲連10天,3日Cosplay同人誌隆重登場,掀起熱潮,全國布偶大會串及偶戲彩繪痛車大展,吸引年輕粉絲,國寶大師黃俊雄晚間首演,匯聚上千戲迷親睹大師風采及精彩偶藝。 \n 縣長李進勇與黃俊雄等人共同擂鼓,宣告今年雲林國際偶戲節正式登場,接著太鼓起藝、創意金光戲、加上Cosplay舞蹈營造視聽震撼拉開序幕。 \n 縣文化處長林源泉說,今年除有黃俊雄、鍾任壁等國內大師經典布袋戲演出,也邀集新加坡、塞爾維亞、泰國、荷蘭、日本、大陸等8國知名偶團來表演,展開多達104場國內外偶戲競技匯演。 \n 除了偶展,痛車展更是年輕人最愛,一群來自全國的愛車族也是偶迷的痛車族,把自己精心改裝的戲偶痛車聚集虎尾街頭亮相,霹靂迷把車子改裝成霹靂布袋戲偶痛車,再搭配震撼的霹靂歌曲,相當拉風。

  • 國際偶戲節 重現大師經典

    國際偶戲節 重現大師經典

     「雲林國際偶戲節」即將登場,25日受邀演出的藝師在虎尾布袋戲館登台暖身,布袋戲大師黃俊雄細說掌中乾坤、Cosplay妖后驚艷全場,吸引上百名民眾先睹為快,炒熱10月2日正式開幕的國際偶戲節。 \n 「國際偶戲節記者會暨敬師謝師禮」活動昨天上午在虎尾布袋戲館舉行,雲林縣長李進勇、縣府文化處長林源泉、虎尾鎮長林文彬與掌中大師黃俊雄等人出席,邀請鄉親作伙來雲林看戲。 \n 活動由布袋戲大師黃俊雄、Cosplay妖后開場,舊庄國小8名藝生扮仙演出,藝生並敬呈藝師束脩六禮與筆,藝師也回贈藝生戲偶,象徵薪傳偶戲技藝。 \n 李進勇表示,國際偶戲節開幕式10月2日晚間在布袋戲館後方停車場舉辦,今年特別規畫創意金光布袋戲及舞者Cosplay演出,營造極具視聽震撼、充滿神奇動感的正邪戰役情節,掀開國際偶藝盛事序幕。 \n 偶戲節為期10天好戲連台,特別規畫「國內掌中大師經典系列演出」,重現布袋戲大師精湛技藝,盡展偶藝之美;另有45個校園植根推廣成果展演、10個國內偶戲團體角逐第9屆金掌獎。 \n 李進勇說,將邀請日本、中國、泰國、荷蘭、新加坡及塞爾維亞等國際專業偶戲團隊,帶來懸絲偶、提線木偶、布偶、杖頭偶、皮影等多樣偶戲演出,帶給民眾耳目一新的偶戲文化饗宴。

  • 潮州戲偶展 凹鼻仙掛帥

    潮州戲偶展 凹鼻仙掛帥

     潮州戲曲故事館周末推出「玩偶嬉遊記」布袋戲偶特展,除展出50年前的戲偶外,請到法力高深的「凹鼻仙」助陣。「凹鼻仙」由霹靂布袋戲首席雕刻師邱明薪親手操刀,其靈感來自於屏東東港鎮在地傳說,光是戲偶頭部就造價新台幣10萬元,首度亮相讓民眾先睹為快。 \n 特展邀請到屏東五大布袋戲團展出各自最具特色的戲偶,其中全樂閣提供40年前在戲院風靡一時的「真珠聖俠傳」金光戲偶,以及以東港故事為元素、預計9月首演的「凹鼻仙」戲偶,看頭十足。 \n 全樂閣掌中劇團第4代傳人鄭俊良說,早期布袋戲劇情多來自杜撰的江湖傳說,或改編自古典小說。如今為推廣地方特色,也嘗試從改編地方軼事著手。「凹鼻仙」就是源自東港、在沿海與妖怪鬥法救村民的傳奇。 \n 屏東縣文化處長吳錦發說,布袋戲是屏東的鑽石,卻一直被當做玻璃看待,無論戲偶、台詞及劇情都是非常重要的文化資產,尤其語言的傳承更富有重要意義。本月23日開始至9月13日,「凹鼻仙」雕刻過程也被拍成記錄片在展場播映,引領民眾進入布袋戲的黃金年代。

  • 國際偶戲節 重量級藝師將齊聚

     早期布袋戲有「十聲呼出喜怒哀樂,十指搖動古今事由」美譽,隨著歲月流逝,大師們也逐漸老去,雲林縣今年國際偶戲節將首度跨出縣界,邀請傳統布袋戲大師們齊聚雲林演出,將是布袋戲舞台最星光熠熠的1次。 \n 雲林縣是布袋戲的故鄉,縣府舉辦國際偶戲節10年來,以邀請國外劇團為重頭戲,布袋戲也以本縣在地戲團為主,今年首度以「向大師致敬」為題,邀請布袋戲界的巨星藝師來雲林尬戲。 \n 文化處表示,已首肯演出的有真五洲園的黃俊雄、新興閣的鍾任璧、小西園的許王,亦宛然的陳錫煌(李天祿長子)仍在邀請中。 \n 黃俊雄締造的史艷文熱潮迄今仍是難以突破的布袋戲紀錄;出身雲林西螺的鍾任璧,16歲首演就與黃海岱同台拚戲,他也是金光布袋戲發揚光大的推手,近年投入布袋戲大學校園教學活動。 \n 4歲就跟在父親身旁學藝的許王,不只會演更會編戲,也是最早擁有粉絲後援會的表演工作者之一,創下「看小西園演出,500人在底」的超級盛況。

  • 老師傅巧手 讓戲偶活靈活現

    老師傅巧手 讓戲偶活靈活現

     武士戲偶帥氣地從刀鞘拔出刀,女子則婀娜多姿地撐起傘,年近八十歲的「彰藝園」掌中戲團第二代師傅陳峰煙,把玩起戲偶活靈活現,讓觀眾嘆為觀止;國立傳統藝術中心,即日起展出「捨『偶』其誰」古典戲偶展,娓娓道來布袋戲演變史。 \n 陳峰煙操著手中戲偶,一會兒溫柔詮釋女子的嬌羞,一會兒操出武士的威風豪氣,還有雙偶打鬥場景,台下觀眾邊喊「好厲害!」雙眼邊盯其一舉一動,就怕漏掉精彩鏡頭。七十八年創立「彰藝坊古典戲偶工作室」的陳羿錫,為劇團第三代,則在一旁細心解說。 \n 陳羿錫表示,布袋戲和人一樣,每個角色有不同的動作與個性,具有教育意義,應該讓小朋友從小接觸,認識台灣傳統文化,「彰藝坊古典戲偶工作室」成立至今,致力於布袋戲偶之製作、研發與再創等工作,就是希望能將文化加以推廣。 \n 傳藝中心傳習所即日起,展出捨「偶」其誰特展:偶「然」與「巧」合,有彰化「巧成真」與「彰藝坊」的布袋戲偶,從傳統布袋戲偶到金光布袋戲偶與分解的戲偶製作等共計廿八組、約一百件展品,展出至九月廿三日。 \n 其中,展品中年代最久遠的展品魁儡戲鍾馗,藝術價值高達九萬元;另有一個古冊戲的偶頭,是清末知名刻偶師江加走的作品,因早期演出後汰舊,後期交由陳羿錫修補蒐藏,已有百歲歷史,十分珍貴。

  • 布袋戲當主角 政令宣導討生活

     布袋戲不只是雲林縣的過去式,三年來文化處推動技藝傳承,已多達一百八十一個社區、國中小、大學習藝,每年有十幾個新布袋戲團誕生,文化處居中牽線政風、稅務宣導以布袋戲寓教於樂,使百年藝術與現代接軌,文建會舉辦的縣市藝文特色PK賽,雲林已蟬連兩年第一名。 \n 雲林縣國際偶戲節已舉辦十二年,三年前推動扎根計畫,邀請優良布袋戲團長進入國中小、高中、大學教學,去年起在社區廟口興學,自編更貼近時代脈動與生活的劇本,竟帶動布袋戲產業的復興。 \n 文化處長李明岳指出,去年新團登記就有十幾團,都是講究精緻、精采的「文化場」,不是小發財車式的一人布袋戲團,該處也積極幫他們找財源活下去,政風、稅務等政令宣導以布袋戲代言,觀眾印象深刻也挹注布袋戲繼續創新的能量。 \n 李明岳說,雲林布袋戲館搜羅全國布袋戲文物定期三個月換展,漸成為戲迷朝聖之地,假日至少都有二、三千人參觀,一家電視布袋戲告訴他現在很缺操偶師。 \n 李明岳表示,今年國際偶戲節開幕將小試身手,七所學校以接力方式演出百年布袋戲史,從古冊戲、劍俠戲、皇民化戲、反共抗俄戲、金光戲、電視電影戲,演到現代的霹靂布袋戲。

  • 農業首都部落格-布袋戲劇院 為雲林圓夢

     今年的雲林國際偶戲節即將登場,偶戲迷除可一飽眼福欣賞精湛的傳統布袋戲外,也可看到來自國外不同味道的偶戲演出,這場年度盛會精彩可期,但更讓我感到欣慰的是,縣府積極籌設的布袋戲傳習中心規畫案終於敲定,縣府將在虎尾興建全世界第一座布袋戲專業劇院。 \n 雲林不但擁有全國數量最多的布袋戲團,國內著名布袋戲大師也幾乎都出自雲林,包括已故的一代宗師黃海岱與其甫獲「人間國寶」殊榮的黃俊雄父子二人、薪傳獎得主鍾任壁、廖文和等人,是雲林的驕傲。 \n 縣府舉辦的國際偶戲節也已成為地方重要的文化活動,今年將於十月八日至十六日在雲林布袋戲館登場,觀眾除可欣賞傳統布袋戲表演外,更可看到來自美國、加拿大、義大利、阿根廷與印尼等外國偶戲團體的演出,感受不同風情的異國偶戲表演。 \n 布袋戲是雲林在地文化的靈魂之一,為發揚這項最具鄉土特色的庶民文化,我上任後即積極推動建立全國的「布袋戲傳習中心」,但因經費籌措不易,整個計畫一直無法付諸實現,唯經縣府持續的努力,總算獲得突破性的成果,縣府已敲定利用位於虎尾的前空軍訓練基地中心營區國有土地,興建一座國家級布袋戲專業劇院。 \n 當這些計畫完成,我相信雲林不僅是布袋戲的故鄉,在推動布袋戲文化的保存與傳承上,雲縣更是唯一的重鎮,對農業首都來言,將更能提昇布袋戲成為「台灣意象」的文化意義。 \n 今年雲林國際偶戲節─金光甲子戲(瘋雲林)活動即將開鑼,身為雲林的大家長,我代表雲林縣民歡迎全國民眾與偶戲迷到雲林來作客,一起來感受布袋戲文化。

  • 掌中舞芭蕾 金光戲傳藝

    掌中舞芭蕾 金光戲傳藝

     宜蘭傳統藝術中心「二○一一傳統表演藝術節」,將以布袋戲為主題,邀請到「極至體能舞蹈團」與「五洲園掌中劇團」共同呈現布袋戲的跨界風貌,並於廿三、廿四日兩天在傳藝中心戲劇館演出「新掌中芭蕾」、「青海之戰」戲碼。 \n 「極至體能舞蹈團」致力開發東方肢體舞蹈的展現,並多次到國外參加交流演出活動,進階創作的「新掌中芭蕾」,也獲美國華文媒體以「前衛舞團」標題盛讚演出內容。 \n 此次由「極至體能舞蹈團」與「五洲園掌中劇團」共同演出的新掌中芭蕾,是以布袋戲戲棚為布景,由舞者腳穿芭蕾硬鞋,手舞布袋戲偶,在北管及電音融合的音樂中多軌穿梭,讓觀眾體驗布袋戲的跨界演出。 \n 除此之外,五洲園也將在傳藝園區中央廣場演出大型金光布袋戲,現任團長黃文郎是國寶級木偶大師黃海岱之長孫,深得其祖、其父黃俊卿的真傳,在全省參與社會公益活動演出。而黃文郎也榮獲全球中華文化藝術薪傳獎,致力推廣使布袋戲能代代薪傳。 \n 五洲園也將在傳藝推出「爭霸天下系列之青海之戰」,為創始金光布袋戲的重要代表作品之一,而本次演出將濃縮其精華劇情,新訂劇名「青海之戰」,加上新科技的融入,使戲劇效果更上一層樓。

  • 戲海女神龍 江賜美真快樂

    戲海女神龍 江賜美真快樂

     舞戲偶的雙手細膩生動,念口白的嗓音中氣十足,幾個猛力的連續踩踏、呼喝聲響,兩尊戲偶就這樣活靈活現地開打了起來!今年七十八歲的真快樂掌中劇團創辦人江賜美,至今寶刀未老,領著一家三代持續演出推廣傳統布袋戲。江賜美說:「這麼多年,四處奔波做戲是為了什麼?就只是因為做戲很快樂,觀眾看戲會很快樂,所以團名才取真快樂啊!」 \n 逢人總是笑瞇了眼的江賜美,是台灣布袋戲界裡難得的第一代「女頭手」,就是俗稱的「主演」,在演出中必須親自掌理大部份的戲偶演出及全場口白。傳統上,因體力與嗓音的限制,加上不成文的演出禁忌像是女性生理期不能觸碰戲偶,也不能進出戲臺等,讓布袋戲的前場主演多半是男性的天下。 \n 江賜美的出現,可說顛覆了傳統,而她細膩又主打感情戲路的風格,更一改了傳統布袋戲總是陽剛味濃厚、打殺不斷的演出樣貌。 \n 中華民俗藝術基金會與新北市政府合作出版的《戲海女神龍-真快樂˙江賜美》自傳,細載了她自小顛沛的生活與從藝過程。 \n 江賜美回憶早年,因為家境清苦,演出場次不穩定,為了維持生活,在演出外,她演過賣藥戲,也曾到五分埔批成衣賣。「就算大著肚子要生產了,戲還是照演,腳還是得用力踏,甚至憋尿也得演下去。」 \n 江賜美的父親原本是位遊走各布袋戲班的後場樂師,她不時跟在父親身旁。過去,因為「四」的發音不吉利,演出台上通常都會站滿五人。她十六歲那年,有個戲班臨時少了一人,什麼都不懂的她被推上台充數,自此開啟了她從藝之路。 \n 江賜美長的好、記憶力強,在戲台旁站久了,不管是故事情節與掌上技巧,都能心領神會,她的父親於是要求她專心學戲。十八歲那年,江賜美第一次主演《狗母記》,講述是忠犬救主的溫馨故事。頂著罕見的「女頭手」身分,加上她細膩柔情的演出,一開始就吸引了不少觀眾。 \n 後來,她也演出紅極一時的金光戲代表劇作《怪俠紅黑巾》,但不同於其他團著重武打與聲光刺激,江賜美讓裡頭的主角多了錯綜複雜、纏綿悱惻的情愛糾葛,自此開創出她特有的風格。她說:「俠骨加上柔情,觀眾才會黏著。」 \n 也許是因為江賜美幾度「即將臨盆也還在演出」,六個孩子中也有四個投身布袋戲。大兒子柯加財目前已接棒擔任真快樂掌中劇團團長,她的兩個孫子柯世宏與柯世華,自小玩著布袋戲偶長大,也都投入了演出。其中卅七歲的柯世宏,從台藝大應用媒體研究所畢業後,前幾年又跑到美國攻讀康乃狄克大攻讀偶戲碩士。一家三代至今仍四處進行傳統布袋戲的演出與推廣。

  • 掌中偶魅力出擊-台灣偶戲「採花賊」國際偶戲節亮相

     台原偶戲團-林柳新紀念偶戲博物館年初所推出新作「採花賊」,登上第五屆土耳其伊斯米爾國際偶戲節重要戲碼。林柳新紀念偶戲博物館館長羅斌帶著專業的典藏人員與劇團演師,於伊斯米爾(Izmir)與呂萊布爾加茲(Luleburgaz)活動場地規畫兩場皮影特展與11場精采的偶戲表演,演出戲碼「採花賊」一劇,是年初為台北花博而新編的小品,內容輕鬆詼諧,為了讓海外首演的版本減少語言隔閡,劇組特別增加較多的動作片段與調整口白段落。 \n 林柳新團隊於去年4月就曾接受土耳其伊斯米爾國際偶戲節創辦人Selcuk Dincer邀請,於伊斯米爾最大的雕塑博物館-伊斯米爾雕塑與藝術博物館(Izmir Art and Sculpture Museum)規畫以台灣偶戲為主題的特展,搭配現場雕刻示範,200多件俗麗野豔的金光戲造型、精巧別致的掌中戲偶雕刻、刺繡,都讓當地媒體及民眾對於台灣偶戲藝術之美嘖嘖稱奇,同樣的熱情邀約在今年加入11場動態的偶戲表演,以吸引更多人對於台灣偶戲的喜好。 \n 伊斯米爾藝術節的表演,從傳統卡拉古斯(Karagoz)皮影、布袋戲、幻影舞、傀儡、麵包偶、紙偶到街頭小丑等傳統與現代的劇碼皆相當完整。邀請團隊除了土耳其境內的4個劇團,亦包含美國company of strangers、法國companie ruee barree、義大利Controluce Teatro D'ombre、德國Second hands puppets各地的優秀偶戲團體,林柳新紀念偶戲博物館的演出團隊台原偶戲團是唯一的亞洲團隊,演出傳統布袋戲形式的新編劇碼「採花賊」,東方人文背景與特殊演出技法讓該劇未演先轟動。

  • 民國99台灣久久-金光閃閃霹靂熱 好像看電影

    民國99台灣久久-金光閃閃霹靂熱 好像看電影

     一九七○年代前後,布袋戲躍上電視螢幕,就此進入新紀元,黃俊雄的招牌名戲「雲州大儒俠—史豔文」一炮而紅,創下百分之九十七的電視收視率,當真是「轟動武林,驚動萬教」,仍讓許多人回味無窮;如今黃強華、黃文擇兄弟推出的霹靂系列,更是成功打入年輕族群。聲光強強滾的「金光戲」引領台灣布袋戲數十年風雲,成為當今布袋戲主流。 \n 內台戲退燒 改發行錄影帶 \n 早期的布袋戲為野台的古典鑼鼓布袋戲,二次大戰後,戲界一片榮景,不少戲班也到戲院登台演出「內台戲」。為了吸引觀眾,布袋戲戲偶越作越大,戲偶造型也更具現代感,舞台重視燈光、音效和特技,並由特定排戲的人編排劇情,出現俗稱的「金光戲」,不僅影響坊間野台戲,尤其進入電視台播映,更是推波助瀾這股潮流。 \n 資深霹靂戲迷吳家銓從小愛看布袋戲,常到廟會看古典布袋戲,還會溜到後台偷看演師操偶,「當時就很羨慕,很想上台」。五十年次的吳家詮,也趕上史豔文的風光時代,等到電視布袋戲沒落,他開始迎向霹靂發行錄影帶的年代。 \n 掌風一催腳一蹬 地就裂開 \n 「大約一九八八年,我退伍後,那時還沒有霹靂頻道。我都是等每周五下午,霹靂的新片一上市,就趕到錄影帶店租回家;我擔心去晚了租不到,還特地周五下午都排休假」,吳家銓承認自己是超級戲迷,「霹靂布袋戲的劇情設計,即使主角人物一樣,約莫每四十集就會有個新單元,會吸引你繼續看下去」。 \n 金光戲為何如此吸引戲迷?吳家銓分析說:「廟會的布袋戲有種真實感,因為你能看見操偶的人。金光布袋戲就像是看電影,主角掌風一催,對手就被震得老遠;腳一蹬,地就會裂開。而且技術越來越進化,以前單機拍攝,現在多種鏡頭角度拍完,再分鏡剪接,視覺上越來越炫。」 \n 大學生編劇 日本動漫造型 \n 霹靂、天宇等金光戲歷久不衰,不僅有霹靂衛星頻道,還推出布袋戲電影版「聖石傳說」,霹靂熱潮也延燒到漫畫、小說、電腦遊戲、小劇場裡,電腦網路上甚至有超過四十個討論霹靂布袋戲的網站。 \n 吳家銓認為,「他們找了一些大學生加入編劇,角色及劇情變得比較細膩,也會有兒女私情,不像以前『殺一殺死光光就算了』,因此能吸引年輕戲迷」。然而,他對於金光布袋戲的發展,並非全盤接受,「戲偶的造型越來越像日本動漫,越來越唯美,已經完全沒有傳統布袋戲的味道」。 \n 五十六年次的施朝陽也是金光戲的老戲迷,小時候就呼朋引伴追逐黃俊雄公演,長大後,除了租錄影帶,集集收看霹靂布袋戲,還加入霹靂後援會,前後也花了十幾萬元購買周邊商品。他曾經放下洗衣店工作,參加霹靂頻道的戲迷問答節目「英雄戰場」,拿過週冠軍,就連劇中主角「劍君十二恨」長達七十二字的出場白,都可以倒背如流,迄今仍引以為傲。 \n 角色變明星 粉絲各有所好 \n 「喜歡布袋戲已經不是看戲,而是享受藝術品,」施朝陽強調,戲迷其實有不同喜好,有的喜歡音樂,有的喜歡劇情,也有喜歡戲偶或兵器,霹靂團隊很懂得經營戲迷,懂得商業化手法,除了不斷開發周邊商品,也為劇中每個角色量身訂作主題音樂、服裝或口白等,不斷推陳出新,打造「布袋戲明星」。 \n 不管是典雅的鑼鼓布袋戲,或是奇幻多變的金光布袋戲,從傳統到創新,見證布袋戲的變遷,也讓不同世代的戲迷度過美好時光。

  • 布袋戲團轉戰電視 展示偶戲史

     在屏東創立近七十年的全樂閣木偶劇團,曾是台灣知名布袋戲演出團體,卻因敵不過時代演進,預計明年轉戰電視圈,趁著籌備攝影棚、音響同時,第四代掌門鄭俊良整理出歷年布袋戲偶進行回顧性展出,吸引不少愛好者爭相目睹。 \n 鄭俊良指出,從大陸傳至台灣的布袋戲,在台灣五、六○年代最為風行,當時農村社會休閒娛樂少、電視也只有三台,大夥總期盼大廟請來布袋戲團,不早點拿椅子出來占位,還可能坐不到好位置。 \n 隨著時代演進,在廟埕前等待觀眾越來越少,加上景氣影響,廟方也減少邀請劇團演出,目前近距離布袋戲表演多藉由政府單位贊助完成。不過,喜愛布袋戲人口卻沒有減少,台灣至少還有幾十萬死忠觀眾,全隱身在電視機後頭。 \n 他表示,無法面對面表演或許覺得可惜,但也打算朝向電視發展,延續將近七十年風光歲月,正在整理戲偶順勢推出回顧展。 \n 鄭俊良解釋,布袋戲最早開發戲偶身型較小且全靠手工木雕,四○至六○年代發展成金光戲,是台灣早期最特殊布袋戲偶,角色塑造多以妖魔鬼怪為造型,以東南派代表正義俠士,西北派代表邪惡集體;至今因應電視演出,不只髮型裝飾更為人性化,連舞台布景搭設也更為講究。

  • 台灣就是三太子

     ■我愛三太子:眾神喧嘩太子幫云游天工作室著,向陽文化公司,300元;文化 \n 繼《金光啟示錄》(發言權)之後,半年不到出版市場又推出《我愛三太子》,實在令人欣喜。兩本台灣文化論述,有異曲同工之處,都透過描述主體(金光布袋戲、電音三太子),進而討論它們所延伸的意涵、衍生的意象,並和台灣社會、民間藝術扣合,讓我們看到本土生命力的發源與發展。 \n 一如《金光啟示錄》以「台灣的一生就像金光戲,在拼裝、變體、錯亂中再生」為定位,來評介台灣庶民文化的金光元素,《我愛三太子》則闡述古典的人性哪吒,如何演進到神格的太子爺,又如何以電音三太子的模式回返人間。王榮裕先生的推薦序,劈頭一句:「三太子的精神其實是很台灣的。」為本書定調。三太子哪吒削骨還父、割肉還母,勇於和過去切割,走自己的路,就和台灣一樣,雖然承襲中華、日本及歐美文化,但經過本土的改造、再生,努力揮別各種羈絆,在認同上找到屬於自己的自信。原創於台灣的電音三太子,所代表的,正是台灣社會文化的特色。 \n 這本書不論是採訪或論述,形式或內容,都十足的三太子。論述部分口語活潑,深入淺出,第二章〈哪吒神話──人人都是三太子〉更是文情並茂的上好散文。另外透過對7個太子幫的報導,讀者不僅瞭解表演團體飛天、機器人、摩托車等大膽的創意源由,更能藉由主其事者訴說對宗教理念、公益理想的堅持,而對廟會文化有新的認知。

  • 金光閃閃的台灣美學符號

     ■金光啟示錄An Apocalypse of Golden Rays Art邱武德著,發言權出版公司,450元;文化 \n 2006年,新聞局舉辦「全民show台灣」台灣意象票選活動,布袋戲獲得13萬多票,擊敗玉山、101大樓、台灣美食及櫻花鉤吻鮭,脫穎而出,可見布袋戲在台灣民眾心目中的地位。 \n 布袋戲作為台灣意象,眾望所歸且實至名歸。更準確地說,這分榮耀應屬金光(又稱「金剛」)布袋戲。布袋戲熱鬧滾滾,並形塑成為台灣特有品種,還得拜金光戲所賜。儘管如此,一般人對金光布袋戲的認識仍很模糊,印象大都來自電視,且多數年輕人只看霹靂戲,上一代但知黃俊雄,對金光布袋戲的傳承、沿革和興衰起合不甚了了,遑論其背後意涵。《金光啟示錄》一書正足以傳道、授業、解惑。 \n 作者邱武德從民間藝術角度來看布袋戲,序言開宗明義,便把布袋戲拉到和美國普普藝術、超人漫畫、達達精神同等位階。一如普普藝術讓美國擺脫歐洲文化附庸,確定自己的藝文主體性,台灣金光布袋戲,以及金光內涵所衍生出來的藝術創作,包括電影、戲劇、美術、歌曲等,則充分表現出台灣「俗擱有力」的特質。 \n 雖然《金光啟示錄》十分之九篇幅以金光布袋戲為主,相關的情節、人物介紹,讓戲迷回味無窮,但書名以及副題「台灣金光藝術的起生」均未出現布袋戲字眼。邱武德視「金光」為近代台灣美學符號,最後一章探討金光浪潮元素所代表的美學意義,才是全書主力所在。以「啟示錄」為書名,用意在此。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