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金控會主委的搜尋結果,共239

  • 開放金控執照申請 黃天牧鬆口…

     國內是否可能出現第17家金控公司?金管會主委黃天牧26日被問及是否重新開放金控執照申請時,強調成立金控是對的,但金管會不會主動宣布要不要開放新執照,要看市場需求,最後以國家利益及市場發展利益作最後的判斷。

  • 台新提吳澄清任彰銀董事 似無違反金金分離

     彰銀今年董監改選,台新金控提名6席董事名單,其中台新金董事吳澄清亦在名單上,被外界質疑違反金金分離。對此,金管會21日表示「個案不評論」,但若金控公司董事要出任銀行董事,「推定無利益衝突」,不用事先取得金管會核准,但必須說明投資關係及簽署無利益衝突聲明書。

  • 台新金提吳澄清任彰銀董事 似無違反金金分離

    台新金控提名6席董事名單,其中台新金董事吳澄清亦在名單上,被外界質疑違反金金分離。對此,金管會21日表示「個案不評論」,但若金控公司董事要出任銀行董事,「推定無利益衝突」,不用事先取得金管會核准,但必須說明投資關係及簽署無利益衝突聲明書。

  • 府遭駭外流文件 人事精準命中

    府遭駭外流文件 人事精準命中

     政策智庫中華經濟研究院前晚舉行董事會,通過由金管會副主委張傳章出任院長,銜接辭職轉任永豐金控董事長陳思寬的職務。巧合的是,前天下午外洩的總統府會議資料精準命中中經院院長的人事安排,或多或少印證了部分外洩資料的真實性。

  • 不爽遭立委影射!新光大公主開嗆費鴻泰

    不爽遭立委影射!新光大公主開嗆費鴻泰

    新光金控戰火延燒到立法院財委會。新光金控董事長吳東進長女吳欣盈6日在臉書上公開點名立委費鴻泰,對費鴻泰4日在財委會質詢金管會主委顧立雄的內容,有批評新光金公司治理不佳,影射吳欣盈介入,並指新光金是「家天下」等,要求若金管會查證屬實,吳欣盈願意向社會大眾道歉,反之,則要求費鴻泰必須向她公開道歉。

  • 顧立雄證實 杜英宗「被辭職」南山人壽董座

    顧立雄證實 杜英宗「被辭職」南山人壽董座

    南山人壽前董事長杜英宗藉由離開南山,閃躲被金管會停職二年的處份?立委林楚茵4日在財委會質詢時表示,因為是被停職,只要離開原職,例如杜英宗跳槽台新金控,即不受停職二年的限制,對此,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表示,杜英宗若要再出任金融機構董監或負責人,都要金管會審查,消極及積極資格都會考慮。

  • 金控藏鏡人 明年7月全都露

     金管會出招,金控背後「藏鏡人」2020年7月後將全都露。為力推金控家族持股透明化,銀行局25日將正式發布金融機構大股東申報注意事項,要求國內金融機構大股東在向金管會申報持股時,必須揭露其背後「實質受益人」或「最終控制權人」,為了讓各家有調整時間,給予半年緩衝期,預計2020年7月1日上路。 \n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上任後的重要政策就是讓金控「去家族化」,力推金控、銀行股權透明化行動,儘管現在金融機構為了防制洗錢都已經有股權透明化的監理原則,但未來金管會要更清楚知道,誰是「實質受益人」或「最終控制權人」,金控、銀行向金管會申報的表格中都必須列入。 \n 銀行局指出,2020年7月1日正式上路後,若有未申報或申請的持股,將無表決權,且會被金管會要求限期處分,並依銀行法128條第三項開罰200萬元至1千萬元不等的罰鍰。 \n 銀行局指出,此次有三大修正重點。一是主要參考金融機構防制洗錢辦法,增訂同一人、同一關係人或第三人為法人時,將實質受益人或最終控制權人列入申報範圍。 \n 第二是新增除外不需申報的第三方法人身份,從三類增加至七類。除了國內外政府機關及公營事業機構外,新增國外掛牌的上市櫃公司及其子公司;還有金融機構管理之投資工具,如境內基金;三是境外但已符合洗錢防制打擊資恐組織監理標準一致的投資工具。 \n 三是為了讓大股東安心申報,銀行局指出此次還增加「股權、控制權結構圖,作為監理使用,且不必同時副知提供予金融機構」,也就是大股東申報純作為金管會監理之用,金融機構不會知道。

  • 揪金控藏鏡人明年7月上路 最重罰千萬!

    金管會出招,金控背後「藏鏡人」2020年7月後將全都露!為力推金控家族持股透明化,銀行局於2019年12月25日將正式發布金融機構大股東申報注意事項,要求國內金融機構大股東在向金管會申報持股時,必須揭露其背後之「實質受益人」或「最終控制權人」,為了讓各家有調整時間,給予半年緩衝期,預計2020年7月1日正式上路。 \n金管會主委顧立雄上任後的重要政策就是讓金控「去家族化」,力推金控、銀行股權透明化行動,儘管現在金融機構為了防制洗錢都已經有股權透明化的監理原則,但未來金管會要更清楚知道,誰是「實質受益人」或「最終控制權人」,金控、銀行向金管會申報的表格中都必須列入。 \n銀行局指出,2020年7月1日正式上路後,若有未申報或申請的持股,將無表決權,且會被金管會要求限期處分,並依銀行法128條第三項開罰200萬~1,000萬元不等罰鍰。 \n銀行局指出,此次有三大修正重點。一是主要參考金融機構防制洗錢辦法,增訂同一人、同一關係人或第三人為法人時,將實質受益人或最終控制權人列入申報範圍。 \n第二是新增除外不需申報的第三方法人身份,從三類增加至七類。除了國內外政府機關及公營事業機構外,新增一、國外掛牌的上市櫃公司及其子公司;二為我金融機構管理之投資工具,如境內基金;三是境外但已符合洗錢防制打擊資恐組織監理標準一致的投資工具。 \n三是為了讓大股東安心申報,銀行局指出此次還增加「股權、控制權結構圖,作為監理使用,無須同時副知提供予金融機構。」也就是大股東申報純作為金管會監理之用,金融機構不會知道。

  • 限制蔡友才回金融圈? 金管會:看到判決書再說

     是否對前兆豐金控董事長蔡友才「重為行政處分」,即再罰一次,金管會主委顧立雄不說死。最高行政法院13日終極判決確定,維持高等行政法院決定,即不同意金管會撤銷蔡友才董事職務的合理性,金管會是否要再堅持當初裁罰的理由,對蔡友才再次處以限職處分,顧立雄說:「等我收到判決書再說」。 \n 顧立雄強調,最高行政法院並沒有否認法律有賦予金管會維持金融機構健全經營的職權,只是認為對已離職人員,無從作解職處分。因此,未來對於金融業現職人員,仍可處以撤職,且可進一步限制五年不得回任金融機構;但對已離職人員,就不再作解職處分,會採「管制性行政措施」,也就是會依情節輕重,限制一定時間內不得任職金融機構。 \n 顧立雄表示,解任蔡友才是他到任前的裁罰,無從評論,但金管會的處分依據都明確列明在處分書上,即蔡友才對海外分行管理、洗錢防制法令遵循、內部稽核等有重大缺失,要負督導不周的責任等,才會作出解職處分,最高行政法院維持高等法院的判決,即對已離職者無從作解職處分。 \n 金管會未來就會視相關人員是否仍在職,若在職且情節嚴重者,還是可以解職,後續就五年不得回任;但若是已離職者,金管會就視其情節輕重,且考量這個人再任職其他金融機構或原有金融機構的職務,會不會有礙金融機構健全經營,若仍是有必須隔離此人,就會依銀行法61-1條進行「其他必要處分」,限制數月或五年內不得出任金融機構負責人。 \n 由於最高行政法院判決後,金管會對蔡友才的裁罰即不存在,蔡友才可立即回金融圈,但金管會是否重新再作限制回歸的處分?顧立雄強調「目前沒有這樣想法」,等看到判決書內容再說。

  • 限制蔡友才回金融圈?顧立雄:看判決書再說

    是否對前兆豐金控董事長蔡友才「重為行政處份」,即再罰一次,金管會主委顧立雄不說死。最高行政法院13日終極判決確定,維持高等行政法院決定,即不同意金管會撤銷蔡友才董事職務的合理性,金管會是否要再堅持當初裁罰的理由,對蔡友才再次處以限職處份,顧立雄說:「等我收到判決書再說」。 \n顧立雄強調,最高行政法院並沒有否認法律有賦予金管會會維持金融機構健全經營的職權,只是認為對已離職人員,無從作解職處份。因此,未來對於金融業現職人員,仍是可以處以撤職,且可進一步限制5年不得回任金融機構;但對已離職人員,就不再作解職處份,會採「管制性行政措施」,也就是會依情節輕重,直接限制一定時間內不得任職金融機構。 \n立委陳賴素美在財委會質詢時表示,兆豐銀行因洗錢防制疏失被美國重罰1.8億美元,金管會因此案在2016年解任前兆豐銀董事長蔡友才,但此行政裁罰卻被最高行政法院駁回,是否會造成以後金融業從業人員只要事先知道金管會要撤職、解職,就先自己離職,造成監理困難。 \n顧立雄表示,這是他到任前的裁罰,無從評論,但金管會的處份依據都明確列明在處份書上,即蔡友才對海外分行管理、洗錢防制法令遵循、內部稽核等有重大缺失,要負督導不周的責任等,才會作出解職處份,但最高行政法院維持高等法院的判決,即對已離職者無從作解職處份。 \n金管會未來就會視相關人員是否仍在職,若在職且情節嚴重者,還是可以解職,後續就5年不得回任;但若是已離職者,金管會就見視其情節輕重,且考量這個人再任職其他金融機構或原有金融機構的職務,會不會有礙金融機構健全經營,若仍是有必須隔離此人,就會依銀行法61-1條進行「其他必要之處份」,就是直接限制數月或5年內不得出任金融機構負責人。 \n由於最高行政法院判決後,金管會對蔡友才的裁罰即不存在,蔡友才可立即回金融圈,但金管會是否重新再作限制回歸的處份?顧立雄強調「目前沒有這樣的想法」,等看到判決書內容再說,也並未說死看到判決書後是否會有其他想法。

  • 斷金脈 藍營立委要求公股行庫不得輔選、動員

    斷金脈 藍營立委要求公股行庫不得輔選、動員

    先斷對手金流。立法院財委會23日通過藍營立委臨時提案,要求金管會、財政部及所屬公營行庫,在2020年總統及立委選舉時必須「嚴守行政中立」,不得動用政府資源為特定政黨及候選人進行輔選與動員事宜。 \n藍營立委賴士葆、曾銘宗及費鴻泰23日在立法院財委會輪番上陣,詢問公股銀行董總是否會替選舉站台、輔選?替總統蔡英文成立後援會、募款等,出席的公股行庫董總如兆豐金控董事長張兆順、台灣金控董事長呂桔誠等都舉手表示,之前未輔選、站台,未來亦不會輔選、站台。 \n金管會主委顧立雄亦表示,以其金管會主委的身份,並不適宜為任何候選人輔選、站台,而他未來亦不會在選戰中替任何人站台或助選。 \n

  • 三審定讞前仍具吹哨者身分 永豐告張晋源 顧立雄促說明

     永豐金控與永豐銀行大動作對吹哨者張晋源提告,遭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警告」。顧立雄25日表示,將正式去函永豐金,要求說明提告的證據及動作「正當性」。顧立雄說:「我要特別提醒永豐金,因為張晋源還是具有吹哨者身分,所以相關一些不利的處分,還是要注意不能做」。 \n 顧立雄強調,永豐金主張這次對張晋源提告的事由是出售美國子行案,與張晋源吹哨的三寶授信案是不同案件,但只要司法尚未三審定讞、沒有定論前,張晋源就是具備吹哨者身分,永豐金對張晋源的工作權、薪水等都不能作不利處分。 \n 由於永豐金目前要求張晋源停職在家,專心因應司法程序,但薪水照付,對此顧立雄強調,保護吹哨者的範圍,含有保護其工作權、還有薪水,任職單位不能因吹哨者的身分做出不利的處分,所以金管會現在要去「理解」永豐金是不是基於張晋源吹哨者的身分,對其做不利的處分,還是基於其他事由。 \n 顧立雄說,必須請永豐金以書面報告釐清及說明。 \n 但顧立雄也強調,對張晋源提出司法訴訟是永豐金的「權利」,金管會要關心的是「吹哨者保護」,也趁這次的機會釐清吹哨者吹哨某一事件後,是否可因其他事件對吹哨者處分。 \n 顧立雄亦在財委會公開表示,永豐銀前總經理張晋源、前永豐金副總經理王幗英目前都被金管會認定仍具有吹哨者身分,王幗英的部分,金管會也要求永豐金要與其積極協商。

  • 永豐金對張晉源提告 遭顧立雄警告

    永豐金控與永豐銀行大動作對吹哨者張晉源提告,遭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警告」。顧立雄25日表示,將正式去函永豐金,要求說明提告的證據及動作「正當性」,顧立雄說:「我要特別提醒永豐金,因為張先生(張晉源)還是具有吹哨者的身分,所以相關一些不利的處分,還是要注意到不能做。」 \n顧立雄強調,雖然永豐金主張這次對張?源提告的事由,與張晉源吹哨的三寶授信案是不同案件,但只要司法尚未三審定讞、沒有定論之前,張晉源就是具備吹哨者身份,永豐金對張?源的工作權、薪水等都不能作不利處份。 \n由於永豐金目前要求張晉源停職在家,專心因應司法程序,但薪水照付,但顧立雄強調,保護吹哨者的概念,當然意思是含有保護吹哨者工作本身、還有薪水,任職單位不能因為其吹哨者的理由,而做不利的處份,所以金管會現在要去「理解」永豐金是不是基於張晉源吹哨者的身分,對其做不利的處分?還是基於其他事由,做不利的處分,顧立雄說必須請永豐金做釐清及說明。 \n永豐金及永豐銀行以出售美國子行遠東銀行案,控訴當時專案小組負責人、時任永豐金財務長暨永豐銀總經理的張晉源,有諸多不合常理的動作,如未對董事會提醒有5,728萬美元的「遞延所得稅資產備抵」,與1,200萬美元的「備抵壞帳迴轉價值」,合計約合新台幣21.5億元;同時張晉源堅持選在2016年7月8日台灣颱風天時舉行董事會,當天永豐金董事長何壽川及一位獨董未能出席,董事會在資訊不充份的情況下通過此案,造成出售價格可能低估,未能保障股東權益。 \n張晉源要求專案小組過程中都使用外部電郵帳號,未告知永豐金,事後也拒絕提供電郵內容;永豐銀法務長廖順興指出,FENB一開始採競價出售,有另一買家Preferred Bank二輪出價亦「不劣於」買家Cathay,但Preferred總裁7月初來台,在買賣合約未確定前,想見張晉源,但被拒絕等,控訴張晉源未就爭取公司及股東最大利益而努力,依金控法及銀行法告張晉源特別背信。 \n

  • 家族金控藏鏡人 明年Q2全露

     家族金控持股藏鏡人,2020年第二季前要「全都露」。金管會主委顧立雄12日指出,金控及銀行「股東持股透明行動方案」會在2019年8月下旬預告,今年底預告期滿後實施,會有半年申報緩衝期,預計2020年第二季前,若有超過持股比重的,都要向金管會申報完畢,目前沒有因此而新增超過10%的大股東。 \n 顧立雄指出,過去對大、中小型的銀行都有訪談,訪談前這些家族金控股東都有提供家族關係人持股明細。不過,截至目前,都沒有因此而新增超過10%大股東,也沒達到25%或50%需要重新申報門檻。 \n 據金管會的資料顯示,金控持股不到10%大股東僅中信金、開發金、玉山金和台新金;而金管會推動金控家族持股透明化方案後,台新金依此將關係人的投資公司申報後,台新金大股東,吳家已申報握有台新金超過10%,其餘至今尚未有再超過10%者。 \n 顧立雄力推金控、銀行股權透明化行動的目的,主要是要辨識大股東持股結構,促進金融機構股權透明化,現在金融機構防制洗錢都已從所有權、控制權或管理權,去辨識客戶的實質受益人,從金融監理的角度,也應該要了解金控及銀行的股東持股架構,來強化透明度。 \n 顧立雄上任後就把「金控去家族化」列為優先政策,強調會加強監理關係人交易,並曾點名永豐金就有家族化及產金未能分離的問題。 \n 2016年,永豐金陸續爆出鼎興牙材詐貸案、三寶超貸案,爆發出何壽川家族掌控的永豐金旗下租賃公司涉嫌超貸給三寶建設的海外子公司J&R,永豐餘和元太科技同時也認購三寶另家公司Giant Crystal的公司債,金管會最後除了開罰千萬元,還拔除何壽川的永豐金董座職位,檢方並對何壽川求刑12年。 \n 永豐金控前董事長何壽川在2017年6月被金管會解除董事職務後,曾向行政法院提出訴願,行政法院以處分書的解職理由不夠完備,將金管會原處分撤銷。金管會在今年3月時強調「違規事實並無誤」,新處分仍維持解職不變,目前是否再被行政院撤銷,顧立雄12日表示,並未再有接到任何新的通知。

  • 金控前副總挺身揭弊 2年後下場…

    金控前副總挺身揭弊 2年後下場…

    永豐金控風暴過去兩年多了,《揭弊者保護法》草案送進立法院了,台灣公司治理在亞洲12個市場中排名第5;但事實上,我們與惡的距離,仍然沒有拉開。 \n \n永豐金控王姓前副總經理,就是當時在永豐金控多項弊案中,「唯2」具名的揭弊者。因為她勇敢地兩次揭弊,才讓主管機關發現永豐金的弊案。 \n \n但她隨後也因而被永豐金無預警開除,還提起民刑事訴訟,兩年多來被數10封存證信函和輿論攻擊,丈夫為此暴瘦,她自己也因壓力過大,兩度開刀切除腫瘤。「所以很抱歉,這次家人強烈希望我的名字不要再見諸媒體,我不能再讓他們承受更大的壓力了。」 \n \n王前副總在加入永豐金前,曾於瑞銀、花旗等外商銀行擔任財務主管,這些公司非常重視建立員工揭弊觀念,定期提醒及訓練;所以對她來說,揭弊是保護公司、保護股東,做對的事,看到疑似舞弊就去告發遏阻,並沒有想太多。 \n \n沒想到她提出舉發後,對外卻被高層抹黑成「管理高壓,涉人身攻擊、情緒管理不佳並抨擊主管之失當言行」;對內被同仁公審霸凌,向永豐金控獨董揭弊時,獨董沒有積極作為,還在董事會表決時贊成解任她。 \n \n獨董則透過公司表示,有依照內部程序請稽核單位釐清事實,在2017年1月~5月之歷次董事會、審計委員會及薪酬委員會上均有提出積極改進之建言。 \n \n決心奮戰到底 否則以後沒人敢揭弊 \n \n儘管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早已挑明了說,王姓前副總與金控財務長張晉源兩人揭露永豐金相關弊案,確實為「吹哨者」無誤,要求永豐金妥適處理,永豐金也成立了誠信經營委員會,宣稱要加強內稽內控、強化公司治理,但永豐金至今對王前副總的種種申覆仍不受理。 \n \n這兩年來,王前副總的復職請求,永豐金毫無進一步的回應,連當初大動作向王前副總提起的刑事自訴,永豐金也不出庭;雖曾提出和解,但金額卻只有150萬元。對比近日永豐銀行工會抗議的,去年總經理與副總平均年薪高達765萬元,這150萬元對一家銀行、證券財務長來說,更像羞辱。 \n \n更何況,「我要是收了,其他還留在永豐金的揭弊者該怎麼辦?所以我一定要奮戰到底,不能讓他們認為揭弊者的下場都很慘,否則以後都沒人敢揭弊了!」 \n \n得知《揭弊者保護法》送到立法院審理,她備感欣慰,肯定台灣終於把揭弊者保護由內部公司治理層面,提升到外部法律層面,讓吹哨者也較有保障;所以她願意再次站出來,希望透過自身經歷,讓外界更清楚知道揭弊者為什麼需要保護,以下為她的陳述。

  • 《金融》金管會出手,揪金控藏鏡人、治董事會弊病

    《金融》金管會出手,揪金控藏鏡人、治董事會弊病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昨(30)日親自召開記者會,宣布對金控及銀行啟動「股東持股透明行動方案」,分析出5大持股樣態具實質控制力,要求大股東需按此定義申報實質受益人或最終控制權人,預計給予半年緩衝期後於明年正式上路。 \n \n同時,顧立雄也指出少數金控或銀行董事會,存有獨董席次少、專業董事人數及來源欠缺多元性,及開會頻率低、以常董會替代功能等3大弊病。金管會在推動股東持股透明化後,亦將以「個案監理」方式逐步引導,朝強化董事會多元性、專業性方向進行改善。 \n \n顧立雄表示,為確保銀行穩健經營、促進銀行安定及保障存款人權益,金控或銀行大股東及資格條件為金融監理重要事項。他指出,股東持有股份的認定基礎,應著重於事實存在的實質控制力,實務上應將實質利害關係人一併納入授信或其他交易自律性控管。 \n \n因此,金管會規畫推動「股東持股透明行動方案」,要求大股東申報持股時,應同步申報實質受益人或最終控制權人。今年迄今陸續邀請11家金控、7家銀行董事長、總經理或大股東到會徵詢意見,均表示可理解、並願意配合推動。 \n \n顧立雄表示,金管會鼓勵股東主動申報實質受益人或最終控制權人,若有大股東或實質受益人、最終控制權人因新制申報或股權整理,導致合計持股超過10%的審核門檻,將依現行機制予以審核。 \n \n而實質受益人或最終控制權人若原先並未持股、擬申請持股超過10%者,金管會表示應規畫調整持股結構,成為股東之一,並以其主體向金管會申請。若大股東經檢視後發現持股變動超過1%、但累計持股未達10%的審核門檻,則需按新制申報。 \n \n顧立雄表示,未來將配合此行動方案修正申報作業規定及申報表等,為使申報者充分瞭解申報內容及檢視自身股權情形等,將規畫給予至少半年緩衝期。後續亦將修正金控法及銀行法對持有具表決權股份申報應注意事項等規定,對外徵詢各界意見。

  • 抓金控藏鏡人 顧立雄出新招

     金控、銀行藏鏡人2020年現形。金管會主委顧立雄30日宣布,啟動金控及銀行「股東持股透明行動方案」,已分析出五大持股態樣,將在2020年1月1日開始,要求填報五大類持股的「實質受益人」或「最終控制權人」,即要向金管會申報真正影響決策與經營的「話事人」。 \n 顧立雄表示,若因新制度申報、合計持股後,有超過10%者,依現行機制審核;最終控制權人原本表面上沒有持股,要申請持股超過10%,應要調整持股結構,成為股東之一,向金管會申請;若新制合計後持股沒有超過10%,就只要申報即可,顧立雄承諾:「明年1月1日申報、申請者沒有裁罰的問題」。 \n 但若過了明年初的自首期,之後再被金管會抓出「藏鏡人」,則未申報或申請的持股,將無投票權、且會被金管會要求限期處分,並開罰200到1千萬元不等的罰鍰。 \n 顧立雄是訪談11家金控、七家銀行後,抓出目前金控、銀行大股東最常見的五大持股模式,一是自然人直接或接間持有25%,二是透過委任、契約等各種方式行使控制權的自然人,例如大股東透過家臣或經理人去控制金控或銀行;三是表面看不出是前二項的關係,甚至沒有一張持股,但可能透過層層安排後,可控制金控與銀行。 \n 四是透過銀行信託專戶,如員工持股信託、員工福委會之類的,但顧立雄說,誰替員工作最後決策?誰能影響投票決定?金管會也會去了解最終的決定者;五是最常見的透過各式財團法人、信託架構層層持股。 \n 顧立雄表示,當初啟動股權透明化行動是有三大目的,一是要辨識大股東持股結構,促進金融機構股權透明化,現在金融機構防制洗錢都已從所有權、控制權或管理權,去辨識客戶的實質受益人,那麼從金融監理的角度也應該要了解金控及銀行的股東持股架構,來強化透明度。 \n 二是股權透明化,可促進實質利害關係人控制的品質,早在2017年11月9日金管會就已要求金融機構與實質利害關係人授信,要納入內控制度及法令遵循,大股東主動申報實質受益人或最終控制權人有其必要,也有助金融機構納入授信或其他交易自律性控管。 \n 三是強化董事會職能,健全金融機構經營,金管會發現有部分金控或銀行的董事會結構有待強化,而這些具有控制力股東,對董事會影響至為關鍵,必須先找出這些人,才能推動後續的工作。

  • 金管會抓出大股東持股五態樣 要求填報藏鏡人

    金控、銀行藏鏡人2020年現形。金管會主委顧立雄30日宣布,啟動金控及銀行「股東持股透明行動方案」,已分析出五大持股態樣,將在2020年1月1日開始,要求填報五大類持股的「實質受益人」或「最終控制權人」,即要向金管會申報真正影響決策與經營的「話事人」。 \n顧立雄表示,若因新制度申報、合計持股後,有超過10%者,依現行機制審核;最終控制權人原本表面上沒有持股,要申請持股超過10%,應要調整持股結構,成為股東之一,向金管會申請;若新制合計後持股沒有超過10%,就只要申報即可,顧立雄承諾:「明年1月1日申報、申請者沒有裁罰的問題。」 \n但若過了明年初的自首期,之後再被金管會抓出「藏鏡人」,則未申報或申請的持股,將無投票權、且會被金管會要求限期處份,並開罰200萬到1,000萬元不等的罰鍰。 \n顧立雄是訪談11家金控、7家銀行後,抓出目前金控、銀行大股東最常見的五大持股模式,一是自然人直接或接間持有25%,二是透過委任、契約等各種方式行使控制權的自然人,例如大股東透過家臣或經理人去控制金控或銀行;三是表面看不出是前二項的關係,甚至沒有一張持股,但可能透過層層安排後,可控制金控與銀行。 \n四就是透過銀行信託專戶,如員工持股信託、員工福委會之類的,但顧立雄說,誰替員工作最後決策?誰能影響投票決定?金管會也會去了解最終的決定者;五是最常見的透過各式財團法人、信託架構層層持股。 \n顧立雄表示,當初啟動股權透明化行動是有三大目的,一是要辨識大股東持股結構,促進金融機構股權透明化,現在金融機構防制洗錢都已從所有權、控制權或管理權,去辨識客戶的實質受益人,那麼從金融監理的角度也應該要了解金控及銀行的股東持股架構,來強化透明度。 \n二是股權透明化,可促進實質利害關係人控制的品質,早在2017年11月9日金管會就已要求金融機構與實質利害關係人授信,要納入內控制度及法令遵循,大股東主動申報實質受益人或最終控制權人,有其必要,也有助金融機構納入授信或其他交易自律性控管;三是強化董事會職能,健全金融機構經營,金管會發現有部分金控或銀行的董事會結構有待強化,而這些具有控制力股東,對董事會影響至為關鍵,必須先找出這些人,才能推動後續的工作。

  • 金管會應強制台新金釋股?顧立雄首度表態

    金管會應強制台新金釋股?顧立雄首度表態

    台新彰銀併購案糾葛13年,彰銀工會24日主張金管會應貫徹「金金分離」政策,要求台新金控釋出彰銀股權。金管會主委顧立雄28日首度表態,他指出,關於金金分離的疑慮,金管會可研議,但關於「股權」的部份,彰銀是泛公股銀行、主管機是財政部,金管會不宜去介入。 \n顧立雄表示,這要分二個層面,一個是涉及到同時擁有台新、彰銀的董事席次產生的金金分離的疑慮,金管會會來研議,但在釋股的部份,彰銀做為泛公股銀行、它的主管機關是財政部,財政部去跟台新談才適合。 \n顧立雄認為,金管會是站在監理角度談金金分離,若要維持現狀,台新金同時有台新銀、彰銀二家銀行,這部份怎麼做利益衝突的迴避、競業禁止的避免才是我們要探討的。 \n顧立雄表示,一個金控下同時在不同的銀行間有董事席次也不是台新而已,台新不是第一家也不是最後一家,金管會本來就有要求,不要指派內部人到另一家銀行當董事。台新金比較特殊的地方是在某種程度涉及到彰銀的經營權問題,所以同時擁有二家經營權的情況下,過去考量有歷史因素下,要注意避免二家經營有競業禁止的關係產生金金分離的疑慮。 \n那現在台新彰銀有競業禁止的疑慮嗎?顧立雄表示,台新金在彰銀沒有過半的董事席次,如果沒有過半就沒有控制權問題,在沒有控制權的情況下,如何避免競業禁止,要再研議。 \n至於台灣石化董事長吳澄清同時是台新金、彰銀的董事問題,顧立雄表示,他代表的不是台新金,而是台石化,這部份就是單純的插旗問題,過去本來就有原則性的規範,可再審酌,他不像是另一個大股東(彭雪芬)的問題必須立即要求改善,吳澄清可做完任期,但要注意競業禁止的問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