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金融大鱷的搜尋結果,共57

  • 不守法別在美上市!金融大鱷警告慎防陸企詐欺

    不守法別在美上市!金融大鱷警告慎防陸企詐欺

    近日傳出美國正考慮讓陸企從美股下市,但遭到白宮否認。美國知名對沖基金大鱷、海曼資本管理公司(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創始人巴斯(Kyle Bass)表示,如果大陸企業不遵守與美國公司相同的標準,就不應該在美國的證券交易所上市。 \n外媒報導,巴斯表示,到2021年,將有大約1兆美元的美國資本流入大陸,而在美上市的陸企價值大約2兆美元。他認為,美國必須打擊美中商業活動中不符合規範的瘋狂舉動。 \n巴斯說:「想像一下這些公司背後有什麼樣的詐欺行為。」「所有流向大陸企業的美國資金,都如同投資了未依法經營的公司。」 \n「不用考慮下市,我們應該註銷這些公司的註冊」,巴斯強調,要讓陸企的標準提高到美企的水準,長遠來看,才能保護美國投資人。 \n針對限制陸企在美上市是「假消息」,CNBC節目主持人克萊默(Jim Cramer)也表示感到失望,他認為政府應該加強限制陸企在美上市,並解釋這不是貿易戰的問題,純粹是為了保護投資者免於侵害。 \n

  • 金融大鱷索羅斯 狙擊港股又吃癟

    金融大鱷索羅斯 狙擊港股又吃癟

     1997年掀起亞洲金融風暴的金融大鱷索羅斯,最近再度對動盪不安的香港出擊,不料歷史再度重演,索羅斯「空襲」香港的如意算盤沒有成功,再遭滑鐵盧。市場傳聞索羅斯這次的損失高達24億港元。 \n 綜合《金融投資報》等陸媒報導,最近香港因反送中事件持續延燒,港股跌跌不休,恆生指數已從高點3萬點一路下挫至17日收盤的2萬6790.24點,跌幅超過2成,投資人可說是損失慘重。 \n 情勢緩解 空單遭血洗 \n 眼看當前香港局勢陷入混亂,索羅斯再度盯上香港。據了解,索羅斯利用港股近來的下跌,開始大舉買入空單放空,預計不低於20萬張。數據顯示,8月13日港交所期貨及期權總成交量和小型恆生指數期貨成交量創新高,與此同時,恆生指數經歷了一輪3000多點的急挫,跌幅逾10%。 \n 8月31日香港居民持續發動抗爭,港府則在9月4日拋出善意要求對話,一度令港股回升。索羅斯發現事與願違後,9月5日開始大手筆拋出期指空單,企圖最後一搏;結果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港交所電子交易系統5日出現嚴重故障,並決定下午2時起暫停衍生產品市場交易。 \n 港股次日恢復交易後,繼續上揚,讓索羅斯吃了悶虧,形同被「關門打狗」般慘遭血洗。有消息指出,索羅斯這次狙擊香港的損失高達24億港元。 \n 橫行亞洲 獨兵敗香港 \n 索羅斯已不是第一次「空襲」香港,上次在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時,索羅斯第一站就是突襲泰國,結果一戰成名,隨後轉頭攻擊印尼、菲律賓、緬甸、馬來西亞等與泰國經濟連帶較深的國家,同樣屢戰屢勝。外界推測,期間,索羅斯狂捲100多億美元,戰果輝煌。 \n 可是幸運之神並沒有站在索羅斯這邊,1998年他挾著勝利之姿盯上亞洲金融中心香港,當時香港才回歸中國大陸,讓他以為有機可趁。 \n 面對索羅斯的狙擊,香港一度十分緊急,所幸香港當局應對得宜,加上背後有大陸的強力支撐,才得以擊退索羅斯,安然度過金融風暴。這是上次索羅斯空襲港股的慘痛經驗,還歷歷在目,不料,他最近又趁著香港動盪的局勢,再度狙擊港股,結果依然敗北收場。

  • 港交所交易故障藏內幕! 趁機關門打「金融大鱷」

    港交所交易故障藏內幕! 趁機關門打「金融大鱷」

    香港局勢動盪,導致日前港股連日下跌,據香港大公報報導,金融大鱷索羅斯趁機買入空單建倉。數據顯示,8月13日港交所期貨及期權總成交量和小型恒生指數期貨成交量創新高。報導指出,「保守估計,1998年索羅斯一夥持有10萬張空單,這次預計不低於20萬張」。 \n報導表示,8月31日香港上街人數大減,政府9月4日又提出四大行動推動對話令港股回升。之後索羅斯於5日開始大手筆拋出期指空單,企圖最後一搏,結果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港交所電子交易系統當日出現嚴重故障,並決定下午2時起暫停衍生產品市場交易。 \n當時港交所解釋,供應商提供的交易系統軟體出現問題。但有消息稱,港交所是趁機打「大鱷」,令索羅斯出貨逃命變成「關門打狗」。翌日恢復交易,港股繼續上揚,宣告索羅斯繼1998年後再度大敗,估計損失達24億港元。

  • 亞洲金融風暴再現? 金融巨鱷又想獵殺這目標

    亞洲金融風暴再現? 金融巨鱷又想獵殺這目標

    金融大鱷索羅斯(George Soros)掀起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陸續獵殺成功泰國、馬來西亞、南韓等國金融市場,但唯一從躲過的經濟體,就屬香港,然而,香港反送中抗爭風暴越演越烈,全球的金融巨鱷們又鎖定這從1997年、2008年金融危機連續躲過的金融市場。 \n \n香港聯繫匯率制度邁入第入36年,這個由1983年10月17日開始實施的匯率制度,目的就是在架構內維持匯率穩定,這也成為港府金融監管單位維護的主要目標之一。 \n \n港幣從8月來持續走貶,示威者也不斷聲稱要發起擠兌潮影響香港的金融市場,港幣匯率持續走貶,雖仍在當局的可控範圍內,但目前已直逼聯繫匯率中7.85港幣兌1美元下限。據外國財經媒體報導,市場已經開始看空港幣,預測在未來1年內,將跌破7.9關卡。 \n \n包括Hayman Capital的 Kyle Bass、Crescat Capital的Kevin Smith以及Trium Capital的Thomas Roderick等,這些金融巨鱷看準香港政局動盪將導致資本外逃,推動利率上升,迫使港府放棄聯繫匯率制度,導致港幣兌換美元的匯率崩盤。 \n \n看空港幣的人士認為,港府如今的金融監管能力不如當年的港英政府,但這種論調也被專家質疑。資產管理機構GAM經理Paul McNamara表示,做空港幣的消息每隔幾年就會出現,過去那年些不賺錢,他懷疑是否這次就能,港幣不會崩盤的有利理由,就是香港有4480億美元外匯存底防備著。

  • 貿易戰難終了 金融大鱷獵殺目標急轉向

    貿易戰難終了 金融大鱷獵殺目標急轉向

    中美貿易談判將登場,不過美國知名對沖基金大鱷、海曼資本(Hayman Capital)創辦人巴斯(Kyle Bass)對於雙方能否達成中美貿易協議並不樂觀,並認為美國聯準會(Fed)在低利率的環境下祭出降息措施,想達成的效果可能有限,如今他把目光轉向至高股息殖利率的跨國大型企業。 \n \n據CNBC報導,巴斯接受專訪時表示,中國大陸從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之後,從未遵守與美國任何一項貿易協議,川普政府勢必得在某個時間點對北京施加壓力,這講演變成一場文化戰爭,因為中國大陸不會項任何可以量化或是強制執行的協議低頭。 \n \n巴斯在談到貨幣政策時,認為現在的利率已經接近零,降息其實對經濟的提振效果相當有限,預估在2020年初,美國經濟就會開始走向疲軟,到時經濟或許會些微衰退,若真是如此,利率會立刻調至零。 \n \n在這樣的情況下,巴斯建議買進耐久的資產,例如公寓、辦公大廈以及長天期債券等,美國高股息的跨國企業也有望超過大盤表現。巴斯曾在2008年金融危機時,成功放空美國房市,從此聲名大噪,巴斯所管理的海曼資本也曾於2016年2月放空人民幣,隔年的投資報酬率超過20%。 \n \n隨著全球人口老化速度增快,加上市場波動大,美國公債成為熱門投資標的,據華爾街日報報導,美國投資公司協會(ICI)數據顯示,2018年持有固定收益資產,包括債券基金、個別公司債的投資年齡中位數落在52歲,高於2007年的49歲。至於散戶,晨星全球投資研究平台(Morningstar Direct)資料顯示,投入到應稅債券型基金(taxable bond funds) 淨資產,在今年前5月攀升3160億美元,成為美國公債今年的買進主力。一名退休主管表示,他不在乎能賺進多少錢,他只在乎在金融市場震盪時,他的資產是否能受到保護。 \n

  • 別高興太早! 金融大鱷揭習川會背後盤算

    別高興太早! 金融大鱷揭習川會背後盤算

    日本大阪G20峰會期間將舉行習川會談,市場期盼陷入談判僵局的中美貿易爭端能夠獲得進展,順利的話更進一步解決從去年就開打的中美貿易戰,然而,美國對沖基金大鱷Kyle Bass認為,本周的習川會談將不會有任何實質進展,川普仍會對大陸3000億美元進口商品加徵關稅。 \n \n據《MarketWatch》報導,美國海曼資本(Hayman Capital)創辦人Kyle Bass受訪表示,他認為本周的中美領導人會談將不會有任何結果,儘管雙方可能同意開啟新一輪中美貿易談判,藉此推升投資人信心,但是Kyle Bass直言川普與習近平其實都無意達成中美貿易協議。 \n \nKyle Bass分析,習近平認為川普連任2020美國總統大位無望,習近平本身不須面對選舉壓力,同時,川普面臨必須簽定一份對美國來說完美的中美貿易協議的壓力,除非北京當局願意妥協,並設立強力的執法機關來執行協議內各個項目,讓這份中美貿易協議具有實質效果,不然,避免達成協議才是川普最大目標。 \n \nKyle Bass認為,中美雙方可能在會談後發表聯合公報,創造出中美貿易談判有進展的假象,藉此換取更多的談判時間。Kyle Bass預測,由於貿易談判不會有任何進展,最終對陸3000億美元進口商品仍會加徵關稅,但他強調,對於這些關稅影響美股以及經濟前景保持樂觀態度。 \n \nKyle Bass提到,美國對陸全部進口商品加徵25%關稅,每年會因此獲得1000至1500億美元的關稅收入,但這跟中美兩國經濟規模相比,顯得微不足道。中美貿易戰開打以來的18個月,儘管衝突不斷,標普500指數上周仍創下歷史高點,道瓊工業指數離去年10月的高點也僅有1%差距。

  • 金融戰隨時失控!專家憂炒家狙擊香港

    金融戰隨時失控!專家憂炒家狙擊香港

    中美世紀角力由加徵貿易關稅開始,逐漸擴展至科技層面,美國率先對華為實施制裁手段。曾帶領香港在亞洲金融風暴擊退國際炒家的香港金管局前總裁、現任行政會議成員任志剛接受香港經濟日報專訪時直言,中美角力隨時升級至金融層面,並警告國際炒家有機會在香港起風作浪,「去到金融層面就不是(美國總統)川普一人可決定,隨時失控」。 \n任志剛坦言,貿易戰與金融戰的最大分別,在於後者發展更難測。「貿易關稅都是可控、有數得計;但去到金融層面未必可控,可引發炒家、投資者、華爾街投行等,利用此機會炒賣,或拋空中國概念資產。」 \n曾於1998年參與擊退國際金融大鱷的他特別提到,香港市場特別多中資概念資產,「會否有國際炒家在港有甚麼動作?是我其中一樣擔心的事」。

  • 工商社論》風聲鶴唳的六月 大陸金融強力維穩

     進入六月,中美貿易衝突對立情勢進一步升高,大陸國務院發布措辭強烈的《關於中美經貿磋商的中方立場》白皮書,批評美方出爾反爾、得寸進尺、干涉中國主權等,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率領人數龐大的軍事將領,在新加坡的香格里拉對話與美國代表唇槍舌劍,絲毫不讓;另外大陸本身強化備戰狀態,各主要城市的夜間娛樂場所全面關閉,電影製作等報批更為嚴格,社會維穩措施已經到滴水不漏的嚴密程度。 \n 爭取國民黨初選的郭台銘示警,提醒世界經濟將會在數月、甚至數周內產生急遽變化,比金融海嘯更大的海嘯即將來臨,呼籲總統蔡英文趕緊召開國安會議。實際上,總統府已經在5月10日為了中美談判惡化開了國安會議,總統府也回應郭台銘的呼籲,指出總統府與經貿財政外交國安基金等各單位,都緊盯中美談判的進展,務必保證台灣經貿與金融穩定。 \n 金融穩定是中美貿易大戰中,最關鍵、卻至今仍然被各界隱而不發的核心議題,郭台銘所說的金融海嘯,蔡英文所保證的金融穩定,川普不斷提及美國股市強勁、以及大陸全力護持的,都是股市、債市與外匯金融市場。特別是大陸,我們可以從人民銀行最近持續出台的重大政策,看到北京政府全力確保金融維穩的決心。 \n 人民銀行與銀行保險監理會在上周宣布接管包商銀行,這是1998年至今,長達20年的期間內,中央金融監理單位首次接管商業銀行,保證人民幣5千萬元以下的存款兌付,個人理財業務不受影響,提供包商銀行流動現金,確保支付系統正常運作。 \n 包商銀行的接管其實與中美貿易衝突沒有關係,這家銀行已經在中央政府的控制下長達兩年半,包商銀行應該是金融大鱷蕭建華案告一段落的前兆。但是,包商銀行以及許多大陸的中小型商業銀行,的確在六月底半年報結帳之前,面臨資金緊俏壓力,根據大陸媒體新浪網的統計,及至五月底至少還有15家城市商業銀行與農村銀行,出現逾期無法申報2018年財報的問題,這些應該在四月底前申報,卻至今無法交付報表的銀行多數存在一定的經營危機。除此之外,大陸基層金融機構存在壞帳升高、資金調度困難的家數較去年明顯增加。 \n 人民銀行對這個現象高度警覺,因此雖然才在今年元月大幅度調降存款準備金率,卻又在5月10日再度宣布「定向降準」,對於中小型商業銀行提供高達人民幣2,800億元的強力貨幣,而且是從五月下旬至六月中旬間逐步發放,主要目的就是引導經營困難的中小型城市商業銀行與農村金融機構,度過六月底季節性的資金緊俏壓力。 \n 另外,去年引發銀行體系資金緊縮的P2P借貸平台連環倒閉的暴雷潮,政府累計凍結將近4百家、超過100億元人民幣的資產,接近六月底,現存的P2P持續傳出倒閉警訊,加上各地的信託平台也陸續傳出違約,例如已經發生多起信託違約的中民投又出現5月28日到期人民幣15億元債務,卻延遲至31日支付的違約事件,人民銀行與銀保監會也要求各省市金融監理機構與國有銀行,緊盯這些信貸違約對金融體系以及社會安全的衝擊。 \n 另外,六月份有巨額的央行中期借貸便利(MLF)到期,6日有人民幣4,630億元、19日有2,000億元,七月份除了13日的1,885億元,還有23日的5,020億元人民幣。這些都是去年央行為了協助銀行度過六月底的資金調度壓力釋放出的資金,今年資金緊俏壓力是否紓解,從這些MLF續作的規模是否大幅擴充,將可以看出央行對於市場資金緊俏的操作態度。 \n 更大的挑戰在沉重的匯率貶值壓力。亞洲貨幣從四月開始進入新的貶值軌道,領頭的韓元在韓國公布令人失望的第一季GDP之後快速貶值,韓元從四月的1130兌1美元起貶,五月最高逼近1200,波段貶值幅度達到5.7%,新台幣等亞洲貨幣也跟著韓元貶值,新台幣貶值也有3%,唯獨人民幣在「保七」的心理壓力下,仍然死守在人民幣6.9元兌換1美元的關卡,相較於亞洲貨幣來說,人民幣貶值幅度最小。 \n 根據本報報導,人民銀行前任行長周小川在5月27日訪問日本時指出,不一定要把7當成匯率的底線,大陸仍然堅持以市場供需為基礎的匯率決定機制。除了周小川的評論之外,各主要銀行的外匯分析師認為,以亞洲貨幣持續對美元貶值的趨勢、大陸經濟逐漸放緩、以及川普加稅25%的大環境下,人民幣適度貶值,對於經濟與出口貿易都是可以考慮的政策工具,因此,人民銀行政策上是否放手,重新設定人民幣的匯率目標區間,甚至讓人民幣在短期內一次貶值到位,將是六月觀察大陸金融安定,最重要的觀察重點。 \n 蔡英文的國安會議、郭台銘的金融海嘯示警、以及大陸中央陸續出台的政策,同步指出金融市場的安定,是貿易大戰進入六月之後的重中之重,貿易戰其實是科技戰與貨幣戰,各方都使盡全力「金融維穩」,我們期望金融市場能夠在高壓中維持穩定,更期盼中美貿易談判能在六月峰迴路轉,重新獲得共識。

  • 港元瀕臨崩潰?謝金河:香港融入大灣區迎3考驗

    港元瀕臨崩潰?謝金河:香港融入大灣區迎3考驗

    北京當局先前公布《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明訂以香港、澳門、廣州、深圳等城市作為區域發展的核心引擎,以加強帶動周邊地區發展。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以「香港無聲的恐慌:港元崩潰說又起」為題在臉書發文指出,表示,香港融入大灣區,不管是政制、稅制、以及港幣的未來都面臨前所未有的考驗。 \n謝金河表示,這兩天港媒以大篇幅報導對沖基金「拋空王」Kyle Bass在沉寂3年後,最新發表的文章:「The Quiet Panic in Hong Kong」(香港無聲的恐慌),警告香港聯繫匯率制度正面臨崩潰,有如坐上史上最大的金融炸彈,Kyle Bass的一席話,引發香港財經界熱烈討論。 \n謝金河指出,這次Kyle Bass是以3論點來挑戰香港,首先,銀行體系總結餘降到零時,貨幣發行局(Currency Board)壓力將會釋放,聯繫匯率將受到衝擊;其次,香港銀行占GDP850%,直逼冰島、賽普勒斯及愛爾蘭發生主權債務危機前1000%的水準;第三,香港政治風險日益升高,「逃犯條款」讓港人危機意識抬頭,最近「占領中環運動」宣判,引發13萬港人上街頭抗爭。 \nKyle Bass強調,香港與美國的息差已達80個基點,資金正源源不絕從香港流出,香港金管局會為了維持港幣穩定,耗盡了銀行體系總結餘,港息會急升,香港聯繫匯率將陷入危機。謝金河說,上述這一席話引起香港金融管理局強烈反駁,認為香港擁有龐大外匯基金,聯繫匯率過去36年來遭到各種狙擊,都能安渡危機,加上香港外匯基金總資產4.1兆港元,流動性充沛,有能力解決問題,回顧1997年金融風暴時,金融巨鱷索羅斯(George Soros)曾狙擊港元沒有得逞。 \n「但現在香港面臨融入大灣區的新考驗,香港的政制、稅制、港幣的未來都面臨前所未有的考驗。」謝金河認為,這一年來,港幣一直都在7.85的貶值下限,看起來資金從香港流出的現象十分顯著。而香港中聯辦對香港的影響力與日俱增,香港的未來似乎有新的變化。 \n \n \n

  • 易憲容》金融海嘯10周年 又埋下未爆彈

    2008年9月15日,華爾街5大投資銀行之一的雷曼兄弟宣布破產,正式揭開了這次美國金融海嘯爆發的序幕,由此開始至今已經有10周年了。當時金融海嘯的爆發也如911事件一樣,讓整個世界愕然。記得當時投資大鱷索羅斯就驚呼這是「百年一遇」的危機,股神巴菲特則以「金融珍珠港」事件來比喻。其震撼之情,溢於言表。10年之後,回顧當時的這些反應,已經證明這些見過大風大浪金融大鱷的反應並非誇張。美國金融海嘯爆發後,它對世界經濟、國際金融市場、投資者行為、企業的經營模式及整個人類社會生活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影響與衝擊。這種影響與衝擊不僅是世紀性的,也是全球性的,甚至於可以說是顛覆性的。 \n \n因此,在美國金融海嘯爆發10周年之際,人類應該對它應該進行全面認真地反思。反思這場「百年一遇」的全球金融危機為何會爆發?當時發達國家各國央行所採取的應對政策是否合適?10年來全球各國金融體系是否比以前更加健康?以及現有的金融體系是否有信心能夠防止再一次爆發這樣的金融危機,如果金融危機爆發是否不用擔心新的經濟大衰退? \n \n在美國金融危機爆發之後,當前討論金融危機原因的文獻蜂擁而來,汗牛充棟。這些討論見仁見智,所得出的結論可能會軒輊相異,但是有一點是毫無疑問的,即人類過度使用現有的金融體系,或各種當事人對信用過度擴張以此貪婪地謀取其利益則是這場金融危機爆發最為主要的根源。 \n \n這場世紀浩劫的罪魁禍首,既不是5大投資銀行之一的雷曼,也不是當時美國財經決策官員判斷的失誤所導致,而是早就遍布現代金融體系每一個角落或每一個毛孔的「道德風險」(moral hazard)所導致。這裡所指的道德風險,是指現代金融體系本質上是一種行為匿名機制或整個社會把現代金融體系當作一種公共品(即這種機制會激勵行為當事人過度使用現代金融體系,從而可以讓其行為的收益歸自己而把其行為的成本讓整個社會來承擔),所以,整個人類社會,無論是政府,還是企業及家庭都希望過度地使用現代金融體系,以讓其利益最大化。 \n \n比如,導致2008年美國金融爆發之前的住房按揭證券化這種金融產品(mortgage securitization),原本是透過讓更多人來分擔潛在風險,避免信貸風險過度集中單一的貸款機構,化解銀行信貸錯配的問題。但在信用過度擴張這種偏好的激勵下,這樣的金融創新則成了金融業獲取暴利的工具。在金融危機爆發之前,這樣一些所謂住房按揭證券化的金融創新不僅讓各類的金融機構賺得盆滿盤滿,也讓當時歐美金融板塊的企業也成了當時全球市值最高公司。 \n \n10年過去了,這種理念及這種格局是否會經過一系列的金融改革已經改變了呢?比如,經過10年來的金融改革與整頓,歐美銀行在資本要求、風險管理、投資產品銷售、企業去槓桿、金融監管,以及防止金融機構自營買賣等方面是有所改善。與2007年相比,銀行業的資本素質得到全面改善。但正如美聯儲前主席保羅.沃爾克(Paul Volcker)所指出的,「幾乎每一次金融危機進行分析時都會說,錯綜複雜的監管制度是金融崩潰的原因之一」,但之後的監管套利還是在一而再再而三的在重演,只不過,這次與上一次的方式不同而已。人類過度使用現代金融體系的這種本質特徵並沒有多少改變。 \n \n我們可以看到,美國金融危機爆發之後,發達國家各國央行推出了過度寬鬆的貨幣政策來救經濟。這就使得全球金融市場過度信用擴張不僅沒有收斂,反之,讓全球各國的過度信用擴張變本加厲。美國金融危機爆發之後,為了救經濟,主要發達國家都採取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並向市場注入海量的流動性,而且這種海量的流動性向市場注入一次比一次多。僅是美國、歐盟、日本、英國等4大央行資產規模,已經從金融危機之前低位擴大到了2017年11多兆美元(或最多增長2.76倍)。國際金融協會8月發表報告指出,2018年首季全球債務已攀升至247兆美元新高,令債務占全球GDP比重上升到了318%,遠超出150%警戒線水準,其中非金融機構債務升至186兆美元。 \n \n在過去10年,全球的負債不跌反升,如發達國家經濟體總債務(包括家庭、企業和政府),由2007年占本國GDP比重由2.42倍升至2.76倍,其中政府負債由71%大幅增加至108.5%。新興市場國家同期的總債務占GDP的比重由120.7%攀升至193.6%,主要是由家庭和企業債務上升所帶動,其中企業負債由占GDP的56.3%升至104.6%。也就是說,這10年來的全球去槓桿,發達國家的高槓桿由企業及家庭轉移到政府及新興市場國家。 \n \n從中國的情況來看,中國加槓桿可能比上述的統計數字更為嚴重。過去10年,由於政府過度強調金融創新、提高競爭力、發展民營金融機構,從而導致了金融市場過度繁榮,國內金融機構、金融市場及整個金融業都出現了膨脹式發展,如互聯網金融爆炸式增長、理財產品氾濫、混合經營過度擴張、衍生工具沒有成熟就發行等,以及中國信用市場的過度擴張。2007年底中國M2和社會融資總規模分別為40.37兆元和32.1兆元,到2017年底分別上升到了167.6兆元和174.6兆元,上升的幅度分別為4.16倍和5.44倍。 \n \n還有,從2012年底到2017年底,股市總市?、保險資產規模分別由23.0兆元和7.4兆元上升到56.7兆元和16.7兆元。資產管理的業務到2016年底達到了102兆。從這些資料可以看到,在過去10年,中國金融市場出現了過度快速發展。這不僅導致了金融服務與實體經濟越來越遠,也造成了中國金融體系系統性風險明顯增加。銀行、證券、保險、基金、信託、互聯網金融等各業的風險明顯上升。 \n \n當全球各國大量的流動性從銀行體系流出後,分別流向股市、樓市等不同的投資市場,全面推高各種資產的價格。美國股市出現了持續10年的大牛市,中國則出現了持續10年房價只漲不跌的房地產市場,以及新興市場經濟國家經濟的大繁榮。也就是說,美國金融危機後的10年,信用過度擴張的方式不僅沒有收斂,反之還在變本加厲,只不過這種信用過度擴張發達國家轉移到了政府身上,轉移到新興市場經濟國家。 \n \n對於一般民眾來說,美國金融危機爆發後的10年,就是各國政府以極端過度的零利率的貨幣政策放出海量的流動性的10年,就是長期維持超過度寬鬆的貨幣政策令股市、樓市、債市等資產價格牛氣沖天的10年。在這10年,無論是企業還是個人,誰能夠過度使用現代金融體系,誰能夠過度地加槓桿,誰就能夠一夜暴富,誰就能夠成為這個的英雄,否則誰不使用現有金融體系,不加槓桿,誰就無法致富或成功。這不僅是一般民眾對這10年金融危機最好的教訓,也成了當今世界最新的「普世價值」。比如,在中國,在這10年中,炒房致富就已經成了國人的一種根深蒂固的信仰。中國居民不僅把國內許多城市的房價炒作得翻天覆地,也炒作海外許多國家的房地產市場價格炒得快速飆升,令當地居民怨聲載道。 \n \n在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爆發之後,發達國家各國而行採取過度寬鬆貨幣政策救經濟,向市場注入了大量的流動性,從而緩解了金融危機對市場及經濟衝擊,但是這種信用過度擴張貨幣政策沒有如貨幣政策當局所預測的那樣刺激經濟增長,也沒有讓全球經濟快速的恢復。再加上美聯儲採取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後,世界不少國家紛紛仿效,各國央行都把背離利率規則當成了一種時尚。這必然導致世界各國央行的貨幣政策處於一種缺乏戰略的混亂無序狀態下,同時也把不少國家的資產泡沫再次全面吹得巨大,整個金融市場風險沒有減弱反之還在增加,一場新的全球金融危機隨時都可能爆發。 \n \n也就是說,這種幾乎連續10年的全球過度信用擴張的貨幣政策,不但對全球資源進行了嚴重的錯誤配置,也為下一次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埋下了定時炸彈,及如果下一次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各國政府可能會束手無策。當然,更為嚴重的是這場金融危機本身及因衍生的「反全球化」及「全球化」的博弈,各國貿易戰衝突四起,全球不少國家異端政治勢力的興起,新興市場國家貨幣危機爆發,地緣政治衝突惡化等問題,都將對人類社會生活帶來前所未有的影響與衝擊。這些都是人類社會所要面對的教訓。(作者為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n

  • 防風險 陸改採強監管去槓桿策略

    防風險 陸改採強監管去槓桿策略

     防範風險已成為大陸近年經濟政策重點,尤其近期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對防風險罕見高調嚴詞示警,瑞穗證券亞洲董事總經理沈建光撰文指出,巨大轉變的背後隱含政策訊號的變化。他認為強監管、去槓桿2大重點,將取代穩增長成為明年經濟主基調,包含收緊房地產、去槓桿、網路金融加強監管等面向都將納入。 \n 沈建光更指出,從人行近日公布的10月M2(廣義貨幣)數據、新增人民幣貸款與社會融資規模都低於市場預期,加上從十九大之後大陸10年期國債收益率大幅走高等情況來看,認為政策收緊的寒意已經出現。 \n 而就大陸的監管收緊趨勢,沈建光認為從近期周小川在包含IMF年會、G30國際銀行業研討會、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統代表團受訪時,多次提及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甚至日前更親自撰文,用字遣詞的嚴厲程度超出預期,更突顯這波警告非比尋常。 \n 分析官方防風險具體有哪些表現?沈建光認為第一是實體經濟、金融甚至連國有企業都將納入去槓桿對象;第二將深入對銀行業的監管如信用風險,且房地產也將面臨收緊,預計信貸將持續緊縮,且涉及房產稅、共有產權房等長效機制也會加快推出 \n 而網路金融的監管也會更加深入,包含P2P、現金貸等高風險領域會加強整頓;針對部分跨市場、跨業態的影子銀行風險,預料也會強化單位之間的協調。避免再出現監管空白地帶的「打擦邊球」。 \n 此外,在周小川提出有少數金融大鱷、握有審批權監管權的「內鬼」實施利益輸送等示警之後,可預料到大陸「金融反腐」行動將持續進行。

  • 金融大鱷索羅斯要被沒收財產? 川普挫咧等!

    金融大鱷索羅斯要被沒收財產? 川普挫咧等!

    美國白宮官網上有12.9萬人聯名請願,要求“法辦” 金融大鱷喬治·索羅斯,將其定爲恐怖分子!並且依據相關法律沒收起全部財產。美國總統川普也對歐巴馬政府時設立的超過10萬人就要處理的規定大傷腦筋,一方面挫咧等,另一方面計劃關閉這一個請願網站。 \n \n這項請願書始於今年8月20日,短短兩個多禮拜內獲得眾人呼朋引伴,吸引了近13萬人,讓人不禁爲索羅斯捏了一把冷汗。 \n \n索羅斯被指控的原因是“持續蓄意破壞美國穩定”,煽動對抗美國及其公民的犯罪行爲,爲此創造並資助了數十個、甚至有可能上百個組織,這些組織煽動並且點燃民粹主義熱情,煽動民衆遊行、抗議、反政府等等。 \n \n索羅斯積極參與政治,他的量子基金多次被控煽動顏色革命,造成多國政權更迭。索羅斯本人也承認,他曾資助烏克蘭2004年的“橙色革命”和2013年的“烏克蘭親歐盟示威”。同時,索羅斯曾以募集大量資金試圖阻止小布希的再次當選總統,此次又押注10億美元支援希拉蕊,這引起了川普的不滿。民主黨失敗,民主黨也怪罪他搞砸了民主黨的選情。弄得索羅斯里外不是人。 \n \n白宮請願計劃由歐巴馬政府在2011年啓動,規定請願人數一月內超過10萬人,白宮要做出回應。川普上臺以來,有數十個達到標準的請願活動並未被回應,其中關注度最高的請願活動是要求川普公佈稅單,超過110萬人請願。不過,據稱川普政府正在考慮關閉這一請願服務。

  • 超過6萬美國人向川普請願 將投資人索羅斯認定為恐怖分子

    美國有聯署制度,超過一定數量民眾針對特定議題連署後,政府即使不同意照做,也要出來回應說明。美國投資大亨索羅斯人稱「金融大鱷」,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時重創東南亞各國,如今美國也有不少民眾受不了他了,超過6萬美國人向川普請願,要求將他認定為恐怖分子。 \n \n俄羅斯衛星通訊社9月1日報導指出,目前請願書簽名人數為63199人。要想得到白宮的回復需要在2017年9月19日前在收集到36801個簽名。 \n \n請願書稱:「喬治•索羅斯蓄意並試圖長期破壞穩定,且對美國及其人民實施了其他的暴力行為」。 \n \n因此,請願書的簽名人認為,「美國聯邦政府和司法部應儘快宣佈喬治•索羅斯,他所屬的公司及其成員為恐怖分子」,「並根據美國民事沒收制度,剝奪其全部財產和資產」。 \n \n喬治•索羅斯是美國金融家和投資人。對其工作的看法也見仁見智:常有人把這位億萬富豪成為金融投機者。索羅斯旗下的量子基金在30年的時間內獲利350億美元,創造了對沖基金的記錄。索羅斯還積極參與政治:他的基金多次被指責參與很多國家的政權更迭。索羅斯本人並不否認他資助烏克蘭2004年的橙色革命和2013年的烏克蘭親歐盟示威。

  • 短評-劉士余戰金融大鱷

     大陸證監會主席劉士余上任18個月,強化監管堪稱雷厲風行,近日又釋出強硬訊號,認為大陸資本市場一線工作在監管職能上做得很不夠,有改進空間。 \n 劉士余接掌證監會時就強調,他有三大任務:監管、監管、監管。上任後不久就直接向投機者宣戰,稱資本市場亂象讓他開了眼界,而且深感震驚。他說,野蠻人、妖精、害人精、大鱷等,往往披著合法的外衣,在市場巧取豪奪,以「天使和魔鬼一念之差」形容金融家和金融大鱷只是半步之遙。 \n 「開了眼界」之後,證監會出手頻頻,包括規範上市公司借殼及重大資產重組、落實下市制度,以及引發市場反彈最大的定增(再融資)新規,甚至近日傳出證監會要求香港股市必須在明年實施實名制,鷹派作風可見一斑。 \n 當然,證券市場求「穩」也要求「進」,證監會在雷厲風行監管之餘,也有例外。中國聯通本月公布了混合改革制方案,廣納BATJS(百度、阿里巴巴、騰訊、京東及蘇寧)投資、並釋出高達35%以上的股權,並不符證監會在定增再融資新規中規定的20%,但因對深化國企改革有先行先試的重大意義,經大陸中央拍板以特案通過。 \n 要擴大開放,但不讓市場成為賭場;要出手整治,但不使市場信心瓦解,困難可想可知。儘管劉士余發言剽悍,常引發市場不同反應,但在嚴控金融風險已推進至一線市場的此時,他發言的時機與意義,應慎重看待,特別是在中國的金融改革已進入深水區的此時。 \n 大陸資本市場未來如何保持「穩」與「進」,市場宜高度關注。

  • 中國新視野-查處「金融大鱷」利在長遠

     近日,中國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布通知,要求各級檢察機關加大懲治和預防金融犯罪和金融領域職務犯罪工作力度,堅決查處那些興風作浪的「金融大鱷」、搞權錢交易和利益輸送的「內鬼」。這有利於金融業健康穩健發展,有利於保護金融消費者權益。下一步,應該抓住重點,提升能力,務求實效;同時,加強制度建設,形成長效機制。 \n 首先,要正確認識查處「金融大鱷」和「內鬼」的目的和意義。第5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強調,要把主動防範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著力防範化解重點領域風險。從根本上看,這將有助於防範和化解金融風險,有利於金融業長遠發展。 \n 這些「大鱷」和「內鬼」往往披著合法的外衣,專鑽制度的漏洞,在金融市場上巧取豪奪,侵蝕著廣大中小投資者的合法權益。加大查處力度,有助於形成公平、公正的市場秩序,更好地維護公眾對金融業的信心,使中小投資者合法權益不受侵害。 \n 其次,查處「金融大鱷」和「內鬼」要抓住重點領域和重點環節。當下,證券期貨行業和互聯網金融領域違法犯罪行為較多,應集中精力重點查處。由於巨大的利益誘惑,資本市場上的金融家和「金融大鱷」只有半步之遙。 \n 近年來,證券期貨行業「大鱷」與「內鬼」並存,欺詐發行股票、債券,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資訊等行為層出不窮;內幕交易、洩露內幕資訊或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操縱證券期貨市場等破壞證券期貨市場秩序等犯罪時有發生,加大查處力度刻不容緩。 \n 而互聯網金融領域近年來也是亂象橫生。一些不具備金融資質和能力的平臺,借助互聯網管道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進行集資詐騙,不但擾亂金融秩序還影響社會穩定,應依法嚴厲打擊。此外,少數「金融大鱷」借道保險業興風作浪,無序舉牌衝擊實體經濟等行為,也應重點關注。 \n 「擒賊先擒王」,查處「金融大鱷」和「內鬼」,重點環節是查辦職務犯罪案件。對金融領域通過利益輸送、權錢交易實施的貪污賄賂犯罪,以及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怠忽職守、濫用職權造成國家財產嚴重損失的瀆職犯罪應嚴肅查處。如果能集中查辦金融領域一批有影響的職務犯罪案件,將更好地對犯罪分子形成威懾效應,遏制金融領域腐敗蔓延。 \n 再次,查處「金融大鱷」和「內鬼」,還要加強能力建設和制度建設。相比一般領域,金融市場專業化程度較高,資訊不對稱現象較多。近年來,各種金融創新與互聯網技術交織發展,不少金融行為跨市場、跨行業,使得金融犯罪的隱蔽性和傳染性更強,增加了司法部門查處的難度。檢察機關要加強對金融專業知識的學習,加強與金融監管部門的協同,提升查處的能力和效率。 \n 「金融大鱷」和「內鬼」之所以有生存空間,原因之一在於權力缺乏制衡、制度存在漏洞。在加大查處力度的同時,還需要加強制度建設,通過完善法律法規和規章制度等措施,補齊監管漏洞。 \n 查處「金融大鱷」和「內鬼」,在集中精力、抓出成效的同時,還要及時總結經驗和教訓,形成長效機制,為促進金融改革發展營造良好的法治環境。(本文摘自經濟參考報)

  • 旺報短評》劉士余戰金融大鱷

    大陸證監會主席劉士余上任18個月,強化監管堪稱雷厲風行,近日又釋出強硬訊號,認為大陸資本市場一線工作在監管職能上做得很不夠,有改進空間。 \n劉士余接掌證監會時就強調,他有三大任務:監管、監管、監管。上任後不久就直接向投機者宣戰,稱資本市場亂象讓他開了眼界,而且深感震驚。他說,野蠻人、妖精、害人精、大鱷等,往往披著合法的外衣,在市場巧取豪奪,以「天使和魔鬼一念之差」形容金融家和金融大鱷只是半步之遙。 \n「開了眼界」之後,證監會出手頻頻,包括規範上市公司借殼及重大資產重組、落實下市制度,以及引發市場反彈最大的定增(再融資)新規,甚至近日傳出證監會要求香港股市必須在明年實施實名制,鷹派作風可見一斑。 \n當然,證券市場求「穩」也要求「進」,證監會在雷厲風行監管之餘,也有例外。中國聯通本月公布了混合改革制方案,廣納BATJS(百度、阿里巴巴、騰訊、京東及蘇寧)投資、並釋出高達35%以上的股權,並不符證監會在定增再融資新規中規定的20%,但因對深化國企改革有先行先試的重大意義,經大陸中央拍板以特案通過。 \n要擴大開放,但不讓市場成為賭場;要出手整治,但不使市場信心瓦解,困難可想可知。儘管劉士余發言剽悍,常引發市場不同反應,但在嚴控金融風險已推進至一線市場的此時,他發言的時機與意義,應慎重看待,特別是在中國的金融改革已進入深水區的此時。 \n大陸資本市場未來如何保持「穩」與「進」,市場宜高度關注。 \n

  • 陸抓金融大鱷 學者籲重點打擊

    陸抓金融大鱷 學者籲重點打擊

     大陸反腐行動從金融面進一步升級。大陸最高人民檢察院近日發布通知,強調將嚴查興風作浪「金融大鱷」與利益輸送「內鬼」。對此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董希淼認為,確實有助防範金融風險,有利金融業長遠發展。他更表示,如果能先集中火力追查一批金融領域內有影響力的犯罪案件,能形成威懾效應,抑制金融貪腐。 \n 但董希淼也指出,從建立長效機制角度來看,司法機構還須提升金融專業與和制度建設,畢竟金融市場專業化程度高、資訊不對稱現象也較多,加上近年金融跨市場、跨行業趨勢,讓犯罪隱蔽性更強,建議檢察機關應加強專業學習,並提升與金融監管部門間的溝通協調。 \n 加大懲治金融犯罪 \n 大陸從2012年十八大以來,包括今年4月落馬的前保監會主席項俊波,至少有54名金融系統的高級官員受到審查與黨紀處分。而這波反金融貪腐風,也從紀委系統吹到司法單位。 \n 大陸最高人民檢察院近日公布《關於認真貫徹落實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精神加強和改進金融檢察工作的通知》要求各級檢察機關追查「金融大鱷」與進行權錢交易、利益輸送的「內鬼」。 \n 具體方向上,該《通知》要求加大懲治、預防金融犯罪力道,鎖定證券期貨項目例如內線交易;互聯網金融的非法吸收存款、集資詐騙等金融詐欺等著手。 \n 董希淼也表示贊同這個方向,認為目前大陸證券期貨、網路金融領域的違法犯罪行為較多,應集中精力進行重點查核。此外,有些金融大鱷也會改道透過保險業來興風作浪,這點也應給予重點關注。 \n 學者建議加強專業 \n 但他也提醒,司法機關應正確認識抓大鱷與內鬼的背後意義,目的在於預防金融領域犯罪,維護金融秩序、金融安全,而非對金融業的打擊和否定。 \n 此外,董希淼也說,近年金融犯罪隱蔽性、傳染性更強,增加司法檢察難度,除建議司法人員加強相關專業與金融監管單位的跨部門溝通外,金融大鱷和內鬼的生存空間也來自於權力缺乏制衡、制度出現漏洞。因此下一步也應該透過改善相關法規制度等措施,形成更有效的市場監管。

  • 陸打擊金融不法 查大鱷與內鬼

     維護金融安全是大陸重要施政目標,大陸最高人民檢察院日前印發《關於認真貫徹落實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精神加強和改進金融檢察工作的通知》(下稱《通知》),要求各級檢察機關加強和改進金融檢察工作,堅決查處那些興風作浪的「金融大鱷」、搞權錢交易和利益輸送的「內鬼」。 \n 《通知》指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的重要講話,為做好經濟發展新常態下金融工作指明了方向。 \n 《通知》強調,各級檢察機關要認真履行檢察職責、加大懲治和預防金融犯罪和金融領域職務犯罪工作力度。特別是要加大證券期貨犯罪打擊力度,嚴厲懲治欺詐發行股票、債券,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操縱證券期貨市場等破壞證券期貨市場秩序的犯罪。積極參與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堅決查處利用互聯網實施的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集資詐騙、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等犯罪,特別是對打著創新旗號大搞「龐氏騙局」等金融欺詐活動的,要依法嚴厲打擊。

  • 陸最高檢 堅決查處「金融大鱷」和「內鬼」

    維護金融安全是大陸重要施政目標,大陸最高人民檢察院日前印發《關於認真貫徹落實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精神加強和改進金融檢察工作的通知》(下稱《通知》),要求各級檢察機關加強和改進金融檢察工作,堅決查處那些興風作浪的「金融大鱷」、搞權錢交易和利益輸送的「內鬼」。 \n \n《通知》指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的重要講話,為做好經濟發展新常態下金融工作指明了方向。 \n \n《通知》強調,各級檢察機關要認真履行檢察職責、加大懲治和預防金融犯罪和金融領域職務犯罪工作力度。特別是要加大證券期貨犯罪打擊力度,嚴厲懲治欺詐發行股票、債券,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操縱證券期貨市場等破壞證券期貨市場秩序的犯罪。積極參與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堅決查處利用互聯網實施的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集資詐騙、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等犯罪,特別是對打著創新旗號大搞「龐氏騙局」等金融欺詐活動的,要依法嚴厲打擊。

  • 旺報觀點-金融風險 19大前最大灰犀牛

     大陸中央召開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落幕以來,「防控金融風險」成了大陸媒體的高頻詞,無獨有偶,美國聖地牙哥大學教授帕特洛伊近日也發出全球金融風暴恐上演「續集」的警告,以大陸金融市場與國際市場聯結日益緊密來看,大陸絕對無法置身事外。這兩件事看似各自獨立,但其實緊扣同一個主題──金融風險正在日益加劇。換句話說,在中共十九大前夕,金融維穩絕對是大陸中央所要面對最重大課題。 \n 從2007年全球金融海嘯的經驗來看,帕特洛伊的擔憂並非杞人憂天,因為不論是官方部門,還是信評機構,對於風險的監控至今依然存在盲點。一位大陸國有銀行高管曾經感嘆,金融業最大的問題在於,歷次重大金融危機的處理經驗無法傳承,導致一旦主事者換人,「掉了傷疤,忘了痛」,過去的歷史便一再重演,且風暴愈搞愈大。金融圈一直有個不成文魔咒,就是金融風暴每十年一爆,今年正逢2007年全球金融海嘯滿十周年。 \n 上述帕特洛伊對於「貸款抵押債券」的擔憂,追根究底,也是緣於此一背景。而之前包括投資大師羅傑斯、金融大鱷索羅斯等均大膽預言此生以來最大的金融風暴,恐在今年爆發,或許也不是危言聳聽。 \n 必須警惕的是,正值十九大前夕,大陸擔不起任何金融失控的風險,這也是為何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以來頻頻出招治理金融風險,畢竟,大陸金融市場現存的問題,有不少是存在已久的痼疾,習近平今年以來不斷耳提面命要求防控「金融風險」,其用意也是在於避免不必要的歷史重演。 \n 在去年的「黑天鵝」事件後,近期各界不斷發出要提防「灰犀牛」事件的呼聲,而各類金融風險隱患絕對是大陸中央不能掉以輕心的「灰犀牛」,尤其大陸市場與國際市場的緊密關聯,其風險傳導更要小心在意,在十九大之前,大陸的挑戰才正要開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