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金融市場處的搜尋結果,共83

  • 下半年投資標的 債優於股

    下半年投資標的 債優於股

     渣打銀行近日舉辦2020年下半年全球投資市場展望記者會,面對各國經濟刺激政策齊出下,全球主要經濟體與金融市場將以不同步調走向復甦,並分析市場需面對3大不確定因素,包含新冠肺炎疫情反覆、中美關係與11月美國大選等;同時認為人民幣匯率表現,將會成為中美關係的「溫度計」,並預期美元兌人民幣短期內可能落在6.9至7.2的區間格局。

  • 渣打下半年投資展望 面對中美關係等3大不確定性

    渣打下半年投資展望 面對中美關係等3大不確定性

    渣打銀行2日舉辦第2020年下半年全球投資市場展望記者會,面對各國經濟刺激政策齊出之下,觀察下半年有機會呈現「NIKE」的勾勾型復甦,但分析仍須面對3大不確定因素,包含新冠肺炎疫情反覆、中美關係與11月美國大選等。進一步觀察下半年投資標的上,分析「股優於債」並看好成熟市場高收益債與新興市場美元債。

  • 11年來最慘 4月受僱者減3.5萬

    11年來最慘 4月受僱者減3.5萬

     新冠肺炎衝擊勞動市場,主計總處昨公布4月全體受僱員工人數為792.7萬人,較上月大減3.5萬人,為金融海嘯以來(近11年來)最大單月減幅,亦較去年同期減少4000人,也是金融海嘯以來首次負成長。

  • 瑞銀擬Q3打入陸純網銀

     瑞銀財富管理計畫在中國大陸打入純網銀通路,估計在今年第三季中國官方修改純網銀法規時,就有機會切入,該行亞太區執行長許健洲已在香港確認真有此事,此舉為的是找到客戶規模化的可能。

  • 台新銀行攜士東市場 推防疫優惠券

    國內肺炎疫情逐漸趨於緩和,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將逐步放寬各項防疫管制措施,因應後疫時期安心消費,台新銀行攜手台北市天母士東市場合作推出「防疫優惠券」,鼓勵民眾使用手機支付,士東市場店家可以手機完成收款減少民眾買菜使用鈔票、找零的接觸機會。

  • 避險情緒未退 渣打:美元續強、看好黃金

    避險情緒未退 渣打:美元續強、看好黃金

    渣打銀行發布2020年第2季全球投資市場展望,指出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打亂全球金融市場步調,但各國央行已紛紛祭出降息寬鬆措施,加上政府財政刺激方案,將有助全球經濟在今年下半年回穩,有機會朝向「U 型」復甦。然而短期內仍無法避免經濟停滯,加上市場恐慌情緒尚未消退,在第2季持續看好美元與黃金等避險性資產。

  • 把脈金融趨勢-配置四大軸心策略 防禦為上

    把脈金融趨勢-配置四大軸心策略 防禦為上

     今年以來市場波動加劇,導火線相繼為中東地緣政治衝突、新冠病毒疫情的負面衝擊、產油國再因爭市佔壓抑價重挫等,但真正關鍵在於評價面過貴資產在面臨利空來臨時的脆弱性。 \n 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宏觀投資團隊於2019下半年即開始擔憂市場風險意識不足、投資人過度依賴政府救援的道德風險、零息成本的資金滿溢,導致很多投資資產的相關性都很高,因此希望能建構與市場資金盛宴無關的投資組合。 \n 儘管全球病毒疫情擴散導致供應鏈受阻,衝擊經濟表現。不過,我們更擔憂的是政治和金融所處的局勢。央行過度寬鬆後,造成金融市場評價的扭曲,被動式指數基金大量進場的結果,終將造成流動性問題。 \n 過去十年我們策略重視危機入市機會,當新興市場有遭受賣壓時,若評估價格被嚴重低估即會進場搶反彈。而今策略卻回到像2008年金融海嘯時的防禦配置。整體而言,現階段配置有四大軸心策略: \n 一、轉向日圓、瑞士法郎安全避風港貨幣:以因應如病毒疫情這種意想不到、突然而至的風險發生。想要防禦市場所忽略的風險,或是各項不確定性、評價面調整的風險。 \n 持有現金不會有風險但也不會有收益。然而團隊持有的安全避風港貨幣可以在市場恐慌情境時有獲利機會。再者,有時如經常帳和財政雙盈餘國家的瑞典和挪威貨幣也會相對表現較好。 \n 二、精選部份新興國家資產+貨幣避險:目前全球資金盛宴仍在,需要新興國家公債提供的收益,看好有高流動性及評價面仍被低估的市場。例如墨西哥央行過去幾年積極升息後才轉向降息,雖然已經降息但目前利率仍很高,殖利下滑即可創造債券價格上漲機會。相較於工業國公債普遍低於1%或甚至負利率,新興市場的機會還是比較明朗。 \n 不過,團隊已不是廣泛曝險於新興市場,而是精選持債國,甚至在有些新興國家部位只想獲取殖利率機會,但不要匯率曝險。也就是,做部份避險,隔絕出所願意承擔的風險因子。 \n 三、增持高流動資產:等待市場修正時,有資金可以進場。全球負利率或低利率的資金行情,趨使大量資金流往利差型債市,然而團隊則是退出公司債、銀行貸款、民間信用等擁擠市場,因為不知道當真正下檔利空來襲時,這些市場所受的衝擊為何?因此寧願保有較多的高流動資產如現金,等待市場有修正時的低接機會。 \n 四、美國公債殖利率曲線轉陡的機會:三月上旬美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跌破1%,比金融海嘯時最低的2%還低。當投資人開始在意美國財政赤字過於龐大、印鈔政策導致通膨上揚,公債殖利率曲線將會轉陡,即有利於放空美國長天期公債的策略。然而為順應全球風險加劇趨勢,團隊今年以來,已有縮減放空美國公債的幅度。 \n (國際新聞中心整理)

  • Fintech Taipei月底登場 法國新創初登台插旗

    第二屆台北金融科技展(Fintech Taipei)29日登場,吸引法國公司今年首度插旗,由法國投資管理與法遵科技新創公司Finwedge帶來最新WedgeInvest模組,其專為計算成本與績效所設計,共同創辦人與執行長Delphine Monti重視此次參展機會,並表示「台灣金融市場動能豐富,是未來法遵科技重要的市場與合作夥伴」。 \n在金融科技創新園區和法國在台協會商務處的合作與支持下,Finwedge首開先河、來台參與今年的Fintech Taipei。Finwedge看準另類投資管理的專業性與日益嚴格的監理需求,開發新型態管理軟體,採「瀑布式計算」方式,WedgeFunds解決方案提供使用者即時且可預審的財務資訊與報表,並能將許多後台作業自動化,同時保持最大程度的彈性,以生成監理機構及投資人所需的各式報告。 \nFinwedge耕耘歐洲地區,以法國、英國與愛爾蘭為尤,Delphine Monti表示,「台灣的金融市場動能豐富,在亞洲佔有一席之地,銀行與金融機構也都對於創新科技和資產管理、監理所面對的挑戰相當重視。我們認為,台灣會是未來法遵科技重要的市場與合作夥伴,因此,把握這次參展機會」。 \n法國專注發展金融科技,不僅大型企業追求金融創新,據市場研究機構統計,法國已有超過500家金融科技相關新創公司,主要包含支付相關服務、籌資與募資服務,以及資產管理-理財機器人等領域,保險科技與法遵科技需求也隨之有逐漸增長趨勢。此外,也有許多產業協會與聚落為金融科技發展提供協助與推動國際發展,如Finance Innovation產業群、France Fintech協會等。

  • 胡一天:金融市場動盪 催生數位貨幣

    胡一天:金融市場動盪 催生數位貨幣

     源鉑資本創辦人暨執行長胡一天說,據英國劍橋大學研究,全球區塊鏈行業發展集中在美中兩國,其生態圈包括礦工、交易所及設計軟體定義自動服務公司等,有自成一個「平行宇宙」概念,但在技術及宏觀考量上仍會跟金融市場產生連結,無法完全獨立於金融體系外。 \n 胡一天指出,據全球債券市場發行量與殖利率來看,隱含殖利率創700年新低,不斷採貨幣寬鬆情況,目前全球金融市場處通貨膨脹狀態;現有金融體系交易也不見得安全,才有區塊鏈與數位貨幣出現,穩定幣也是在這樣背景之中發展,類似廣義債權概念,但金融複雜度遠超過科技想像,如何兼顧效益與公平,是各國央行監管主要架構。 \n 由於法規成本考量,部分銀行不願承作貸款業務,改變融資結構,其空缺需求也許可以透過Libra來解決痛點,不過,Libra若採餘額寶模式,又會跟銀行競爭高品質、高流通資產,造成銀行將有無法符合Basel III的可能性。

  • Adobe調查:34%金融業運用AI 加強體驗式行銷力

    Adobe研究顯示,金融服務業在運用人工智慧和聊天機械人,於客戶服務項目領先其他產業。根據《2019年數位趨勢報告》顯示,34%金融服務業品牌已採用人工智慧及聊天機器人,推動行銷活動及優化消費者體驗,較其他產業(22%)明顯高出許多;而金融服務業中也有37%的公司,計畫於2020年加強投資相關科技。 \nAdobe表示,金融服務業在價格競爭層面非常受限,讓客戶體驗成為突破重圍的主要途徑。事實上,近半受訪者(49%)表示,客戶服務、產品創新及強化品質,為金融服務業者脫穎而出的決勝點。 \n花旗銀行亞洲、歐洲、中東及非洲數位體驗總監James Keady描述金融服務產業,如何利用人工智慧強化客戶體驗時表示,由銀行提供數位技術為導向的消費者對話科技,可提升客戶與銀行互動的體驗,傳遞更有效率、即時使用的解決方案。 \nJames Keady指出,客戶與銀行間的溝通,依賴電話等傳統方式進行依然處處受限,目前花旗正持續解析與客戶互動中所產生的訊息,以不受時間及場域限制的優勢,打造更佳的使用者體驗,以面對全球化和流動化的客戶需求。這項目標仍需長時間發展,但人工智慧及對應技術,將在未來為客戶扮演鍵角色。 \n雖然金融服務業在客戶體驗旅程,和聚焦以個人化的資料主導市場行銷的領域中,領先其他產業,但金融服務業中卻有48%受訪者認為自己所處的公司中,客戶體驗的應用未臻成熟。展望未來,56%受訪者認為「資料深入運用於客戶分群和目標精準投放」為首要推動項目,而34%受訪者認為「即時個人化體驗」是最重要的目標。 \nAdobe亞太區數位體驗業務產品行銷策略主管岑兆佳表示,由於消費者已將他們在多種領域的消費體驗進行比較,客戶體驗在金融服務和保險領域變得更加重要。銀行及金融公司應將客戶體驗,視為品牌的關鍵市場區隔要素,吸引新客戶並確保他們的忠誠度。對於以金融服務為基礎的公司,如果沒有透過客戶數據平台的分析與呈現,了解客戶行為模式與規劃精準戰略,他們將無法提供引人注目的個性化體驗。

  • 綠色金融 讓社會永續發展

     綠色金融的發展源自於國際社會開始關注經濟發展對環境、生態的影響,根據2016年G20對綠色金融的定義,在環境可持續發展前提下,為維護環境效益所進行的投資與融資,所以,綠色金融強調金融業在投資與融資過程中要考慮潛在的環境影響,將環境條件相關的潛在的回報、風險和成本,納入金融業的日常活動中,透過對經濟資源的引導,促進社會的可持續發展。 \n 綠色金融的範疇,可從綠色能源金融、氣候變遷相關的金融活動,進一步擴張到碳權、水資源、廢棄物處理及環境保護等領域,表現形式涵蓋綠色信貸、綠色證券、綠色金融發展基金、綠色保險和環境資源類的金融衍生商品交易市場等。 \n 近年來國際上對環境的永續發展,建立發展綠色金融的重要參考原則,諸如,赤道原則(Equator Principles,EPs)、責任投資原則(Principles for Responsible Investment,PRI)及永續保險原則(Principles for Sustainable Insurance,PSI)等,均有助於各國作為發展綠色金融領域的指引。 \n 赤道原則是金融機構自願性的風險管理行為規範,銀行在授信融資時,將環境保護、企業誠信、社會責任等納入借款戶的授信審核條件。赤道原則由世界銀行於2002年10月在國際銀行會議中,提出對環境與社會風險專案融資的架構,並於2003年6月制定,迄今已有超過92家金融機構採用,包含花旗、渣打、荷蘭銀行、巴克萊銀行、匯豐與西德意志銀行等,國內則有國泰、富邦、玉山等銀行簽署。 \n 未來金融機構評估企業大型專案融資時,銀行端可以藉此原則把關,銀行業者也可以透過緊縮額度,或將黑心企業列為拒絕往來戶。 \n 責任投資原則是由聯合國於2005年邀請全球大型機構投資人參與制定,將環境、社會及公司治理(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Governance,ESG)等永續議題納入投資策略中,並在2006 年於紐約證交所發表,以提供機構投資人投資準則,讓環境、社會及公司治理議題融入投資決策當中,據聯合國統計,截至2018年底,已有超過2,000家機構簽署,管理資產規模超過1,600兆美元,顯示永續投資的規模及需求相當龐大,國內上市櫃公司已有350家企業撰寫CSR報告書,足見國內ESG投資已成趨勢。 \n 永續保險原則為2012年由英國的綠色投資銀行(UNEP FI)在聯合國永續發展會議中所發布,為提供保險業者將環境、社會及公司治理議題納入保險活動的一項全球準則。國內投入業者包含國泰人壽及中國人壽,藉由遵循永續保險原則,來提升品牌國際能見度。 \n 「聯合國全球盟約」(UN Global Compact)、「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聯合國責任投資原則」(Principles for Responsible Investment)於2008年共同發起成立「永續證交所倡議組織」(The Sustainable Stock Exchanges Initiative,SSE Initiative),希望可以讓投資人、企業、主管機關及各地的證券交易所善盡企業社會責任,目前全球已有超過79個證券交易所成為SSE的夥伴交易所。 \n SSE並於2017年11月發布證券交易如何協助綠色金融成長的行動計畫報告,由SSE與來自全球28個國家、6個國際組織的70餘位專家學者所共同發展而成,涵蓋證券交易所顧問、資產持有者、資產管理顧問、金融商品發行人、金融服務提供機構、公民代表以及國際間主要的綠色金融專家。此計畫主旨在開展綠色金融行動方案綜效的提升,並確定與證券交易所相關的具體執行項目,以突顯推動綠色金融的關鍵影響領域,進而推升全球綠色金融的發展。 \n 我國綠電憑證市場仍處萌芽期,相關平台工具尚未齊備,須仰賴政策供需媒合,透過綠色金融行動方案綜效提升,並搭配證券交易所相關的具體執行項目,將可突顯推動綠色金融的關鍵影響領域,進而促進我國綠色金融市場發展。 \n 金融產業對推動綠能產業上,扮演關鍵推手角色,有助國家朝綠色低碳經濟的結構轉型,對授信、投資、籌資、人才培育及促進綠色金融商品服務等面向,相關法規的鬆綁與政策指引可協助建立綠色金融體系,促進實體經濟發展及綠色消費,創造金融、實體產業及社會環境三贏。 \n (作者為資策會MIC產業分析師朱師右)

  • 旺報社評》不必和美國打金融戰

    旺報社評》不必和美國打金融戰

    中美貿易戰白熱化,由貿易領域延伸到科技主導地位的爭奪後,似有可能進一步擴散至金融領域。《紐約時報》一篇報導中明白指出,在美股掛牌上市的中國企業,資訊揭露不透明,背後恐有國家力量在主導,美方強硬派敦促川普,應全面限制中國企業進入華爾街,並禁止法人及自然人投資在美股掛牌的中國企業。對中強硬派認為,允許中企在美國籌資,等於提供中資養分,滋養他們與美國對抗,對打贏中美貿易與科技戰爭非常不利。 \n嚴格說來,這種論調既荒謬也不切實際。原因很簡單,金融全球化當下,企業資金往來與結構組成非常複雜,光以在美股上市籌資為例,有多少的資金比例是來自於美國或外國投資人,很難斷定。而且若回歸到證券市場本質,做為一個籌資工具或場所,金融全球化下,企業上市需求彈性相當大,一旦川普拒絕有能力在美股上市的中國企業(通常是體質較佳且發展潛力十足的企業),其他證券市場一定敞臂歡迎,美國只會得不償失。 \n更不用說,金融大戰所帶起的漣漪效應,恐怕會重傷仍處多頭走勢的美股。觀察最近幾波引發美股大幅震盪的因素,可以發現幾乎都與中美貿易戰升溫有關,且當日或當周美股資金都呈現淨流出情況。倘若貿易戰升級到金融戰,市場恐慌效應無疑會讓美股從多頭步入空頭,對喜歡以美股作為晴雨表的川普來說,這絕不樂見。 \n因此,不管是站在美方或中方的立場,金融戰都不應該也不能被列入可能的選項。就如同之前我們在大陸是否應採用貨幣戰(人民幣貶值)來回應美方制裁這個議題上所主張,貨幣戰(金融戰的一環)只能作為談判桌上的籌碼,不能真的付諸實行,因為這是損人且不利己的行為。同樣地,對美國來說,金融戰若開打,首當其衝且傷害最大的可能是美國,而非大陸。 \n金融市場自由化金融危機承受度往往較低,猶記2008年金融海嘯,歐美等金融市場開放地區的受災程度,比大陸及台灣這類資金移動管制較多地區更嚴重。因為管制行為使資金移動沒有那麼方便與迅速,連帶也減低由此而來的金融面衝擊。若川普執意啟動金融戰,難保不會重演2008年金融海嘯,到頭來受傷最嚴重的可能還是美國。 \n相較於美國不會隨意發動金融戰,北京也不能誤判情勢,錯估手中的1.12兆美元公債或主權財富基金持有的2000億美元股票,是反擊美國的金融利器。因為不論是美債或美股,對比整體市場的規模或交易量,大陸持有的比重並不算高,能夠發揮的作用相當有限。實際上,美股一天成交量(只計算紐約與那斯達克兩個主要證交所)大約1500億美元,中國主權財富基金手中握有的2000億美元股票,真要全部拋售,大概不用一個禮拜時間就可以消化光。而美債市場規模高達21兆美元,大陸手中的1.12兆占比也不過只有5%左右,拋售只會引起一丁點漣漪,起不了太大作用。更何況,拋售帶來的短期價格劇烈波動,也會造成大陸外匯儲備的減損,不利自身金融市場的穩定。 \n中美貿易戰發展迄今,為了逼迫對方就範與讓步,腦筋動到金融武器,這顯然不是明智之舉。相較於貿易戰或科技戰,金融戰更不會是零和遊戲,在利弊得失的取捨之間,弊無疑遠大於利。對致力融入全球化體系的大陸來說,面對美國的步步進逼,現階段該做的不是隨著川普起舞,激化雙方的對立,而是更應該積極證明自身維護經貿與金融全球化的決心。 \n從最近幾起事件來看,並非每個國家或企業都認同川普的做法。德國商業銀行(第二大銀行)日前針對2000家德國企業做了一項問卷調查,受訪德企普遍表示,相較於與美國做生意,他們更相信中國是更可靠的貿易夥伴。英國《泰晤士報》也傳出,梅伊與川普碰面,已當面拒絕美國在英國國內5G網路中禁用華為設備的要求。 \n處於經貿與金融全球化的潮流之下,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國家利益,美國也在追求自己的國家利益。長遠來看,大陸還是得堅定金融改革與市場開放的步調,才能厚實自己。只有自身體質健全、制度完善,才不易受制於人,也才有籌碼進行大國博弈。這是北京在中美貿易摩擦激化後,釋出「勿謂言之不預」訊號的同時,必須認真思考的。 \n

  • 工商社論》公有銀行改制的挑戰與新契機

     面對金融科技發展對傳統銀行營運模式所帶來的衝擊和契機,近年來各傳統銀行除了積極導入相關的金融科技之外,金管會更是積極規劃推動開放銀行、純網路銀行等的證照申請。除外,金檢局也於25日公布,有關各銀行辦理客戶購買保單所出現的六大缺失。 \n 而無獨有偶的,除了金融業的行政主管官署金管會展現積極作為之外,相關的金融業者,也沒有閒著,不約而同的各就自身經營所面對的困境,或是對於僵化的法令規定影響業務的推動或人才的進用,分別表達不同的看法。 \n 撇開尚在規劃、建制,尚未實體化運作的純網銀、開放銀行,其方案或遊戲規則是否實在可行,暫且不談。專就針對現有銀行實際運作所浮現的問題來看,其實更值得主管官署和金融業者的正視、三思。 \n 案例之一是具備一定官股銀行性質的台企銀董事長黃博怡,目前針對行政院已經將資本額3,000萬元以下的小微企業融資不足的現象,列為優先處理問題,乃因勢利導的主動跳出來回應,指出當前對中小企業的授信,存有三大盲點必須突破,否則恐將卡住新創事業的發展。 \n 由於台企銀的存在,主要的營運、服務對象,就是以提供中小企業的貸款為主。但是他歸納在第一線的實際執行和觀察所得,發現依照經濟部中小企業處的統計資料,台灣企業光是資本規模在3,000萬元以下的小微企業,總戶數就達143.76萬戶。而統計對中小企業放款前四大銀行的放款總戶數卻僅接近9萬戶,比重還不到全體中小企業的7%。從而導致高達九成三以上的小微企業因為無法爭取到銀行貸款,最後就只能透過「個人信貸」的方式取得資金。甚至更等而次之的,就只好成為被高利貸剝削的受害者了! \n 面對這樣的困境,黃博怡董事長所提的對策,是期盼國發基金能夠注資,將政府對台灣企銀的持股拉高至三成,台企銀就可以承擔更多提供小微企業及新創事業融資的政策使命。 \n 檢析黃博怡董事長的這番訴求,果然印證向來小微企業求貸無門的困境,即使成立了台灣企銀,但績效仍然有限,當然更遑論對新創事業融資,在缺乏相關業績數據下,即使想向台企銀申貸,台企銀也只能是愛莫能助了! \n 案例之二則是隸屬財政部旗下的土地銀行,由於受限於「國銀事業用人費率不得逾近三年平均值」的統一規範,已經壓抑該行進用包括法遵、資訊系統開發等專業人力的機會。從而導致國營銀行在朝金融科技轉型時,卻因為行政院人力資源總處僵化的「用人費率」規定,以致在面對市場競爭時,無法吸納專業人才來分庭抗禮。為此,土銀工會乃於近日正式提案,希望行政院能夠同意調整現行僵化的用人費率規定,改依各國營事業的營收或盈餘做為核定各該事業進用人員的核薪標準。 \n 檢析土銀工會的此一提案,自然是著眼於透過調整用人費率的核定標準,以便可以進用專才,提升與其他民營金融同業之間的競爭能力。 \n 綜觀前面例舉的由下而上的興革建議,基本上還是各自站在台企銀與土銀的本位立場考量。但以提升對小微、新創企業的融貸績效來說,不只日本、韓國等都已有設置相關政策性銀行的實作經驗可資參採。更值得師法的,則是孟加拉由尤努斯倡導創設的「窮人銀行」,經過多年耕耘巳經淬鍊出具可操作性的「社會企業」,尤努斯本人更因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肯定。 \n 相較之下,台企銀只寄望於國發基金能夠增加注資,好讓台企銀能轉型成真正的國營企業,以方便業務的推動,兩者之間是有差別的。 \n 同樣的,土銀工會主張用人費率能夠從近三年的平均值改為依營收值來核算,其實同樣也只是治標而非治本。人力資源總處的用人費率規定,固然是基於防範各國營事業在薪資核定上出現自肥的副作用,但如果真的改依營收核算,則萬一營收不如預期,土銀工會可願接受自主減薪的後果? \n 綜合此兩案例的改革對策評析,充其量只是見樹不見林的治標手法。既然未來在金融領域還會陸續出現純網銀、開放銀行等新樣態,而既有的國營銀行卻又綁手綁腳。此時此際,也許金管會可以考慮擘劃讓具國營事業背景的傳統銀行,透過釋股等不同方式,全面朝民營化轉型。這樣的治本之道,也許才能迎來進入金融科技新世代的營運新契機,而不是陷溺在見樹不見林的改革,最後導致台灣整體金融產業缺乏國際競爭力的不堪下場!

  • Q2投資展望 星展看好新興債

     星展銀行展望第二季資產配置的三大項:美股、新興市場債,以及不包含日本的亞洲股市,星展銀行(台灣)消費金融處財富管理投資顧問部副總裁陳昱嘉表示,即使去年第四季全球股市下跌二成,星展集團今年初仍持續看好美股和亞股,時序進入第二季,挑選部份風險資產,例如把新興市場債券展望上調至看好。 \n 「新興市場債利差在2018年第四季擴大後,價格已經不再偏貴」,陳昱嘉認為,適當的資產配置,買進時機點也需要考量,新興市場債在利差改善下,不再讓投資人難以入手。 \n 星展集團指出,新興市場債在2018年面臨資金淨流出後,2019年資金流向反轉,新興市場債在2018年的表現也較差,因為受到債券殖利率上揚、經濟展望面臨挑戰等多重影響,今年在全球利率政策轉變下,估計新興市場債市表現將優於成熟市場,尤其是新興市場公司債的表現可期,投資組合應分散,信用評級為BBB/BB-,可將平均存續期間設在四年。 \n 陳昱嘉分析,星展第二季上調新興市場債至看好的主要原因,來自美國聯準會態度轉為偏向鴿派,未來政策方向更加以經濟數據為導向,在未來數季將會降低市場對聯準會進一步升息的預期,星展銀行也預估,聯準會在今、明(2020)年不會有升息的決定,有利於新興市場債的中期展望。 \n 另一方面,星展集團也指出,資金流數據的變動也有利新興市場債,2018年從新興市場淨流出的資金達123億美元。但今年資金流向反轉,今年以來淨流入金額達180億美元。以地區而言,星展集團看好新興亞洲表現,會優於歐非中東和拉美,新興亞洲債券的基本面和評價面都具有吸引力。 \n 星展集團認為,今年初正確建議投資人繼續持有亞股和美股,實際上今年第一季全球股市也創下2009年第三季以來最佳單季表現,如今還繼續上漲,「小心市場將呈現多空拉鋸」,陳昱嘉說,在中美貿易協商達成共識前,星展集團認為股市仍無明顯趨勢,交易區間偏大,且呈現高度波動,建議建立「槓鈴式投資」的資產組合,以風險兩端的資產,即較高風險與較低風險,進行資產配置。

  • 不要懷疑! 星展上調黃金買進

    不要懷疑! 星展上調黃金買進

    (星展銀行(台灣)消費金融處財富管理投資顧問部副總裁陳昱嘉。圖:陳碧芬) \n黃金在資產組合中,屬於避險性資產。在全球貿易、生產度過最恐慌的2018年第四季,全球股市應聲重挫了二成,多數投資人來不及調整部位。星展銀行今(10)日提出的2019年第二季投資展望,上調黃金展望至看好的高位。 \n根據StockQ.org平台的黃金價格,黃金期貨10日報價1308美元/盅司,相較2019年來最高價的1344美元/盅司(2019/02/19),已相對走緩。台灣銀行黃金存摺牌價10日為台幣1301元/公克,和2019年來最高價台幣1319元/公克(2月19日),亦呈現同向變動。近半年來黃金的最低價格,是落在2018年11月中旬的1202美元/盅司、台幣1189元/公克。 \n顯然2018年第四季的投資市場恐慌中,黃金也難逃價格下跌的衝擊。星展銀行(台灣)消費金融處財富管理投資顧問部副總裁陳昱嘉表示,當時景氣急凍、似有通縮疑慮,投資人對所有資產都下不了手,才會出現資產價格普遍下跌,從歷史回顧可以明白,黃金是市場高度波動環境下重要的避險性資產。 \n星展集團指出,2001年的科技泡沫、2008年的次貸風暴、2011年的歐債危機的三次金融危機中,衡量市場波動度的VIX指數平均上漲229%,全球股市平均下跌36%,但黃金價格卻平均上漲10%,黃金表現優於股市大盤達46個百分點。 \n「波動度較高的市場環境下,黃金可以證明在投資組合中的防禦性作用」,陳昱嘉表示,在目前政治不確定性以及經濟步入成長週期的末端,在投資組合中增加黃金的部位,能夠提升投資組合在市場下滑時的韌性,如果市場波動更大,金價可以上看1400美元/盅司。 \n資產管理外商SPI Asset Management交易和市場戰略主管Stephen Innes表示,金融市場擔心英國脫歐、歐盟和美國貿易爭端的擴大,黃金投資人卻可以期待政經混亂所創造的金價觸發的下一個突破。

  • 渣打銀喊兩大目標 金融更創新 挺台商全球賺

    渣打銀行總經理林遠棟今(26日)表示,去年該行個金業務、企金業務雙引擎同步增長,繳出稅後淨利雙位數成長佳績,在全亞洲揚眉吐氣。今年,林遠棟與團隊們持續提供數位金融創新服務,力挺台商賺全球財。 \n \n渣打銀行個人金融事業處負責人林素真指出,去年台灣個金業務在房貸、信用卡、個人信貸與高資產客層等多面向業務帶動下,締造兩位數成長佳績,創下近3年來最佳紀錄,擠身全球渣打前3大市場。 \n \n渣打銀行今年最大目標,就是持續推出創新數位金融服務,其中,關於渣打銀行投資5億、參股Line Bank純網銀申請一事,目前包括中華電信國家隊、Link Bank、樂天國票金這三個團隊,都處於「人人有機會,個個沒把握」的階段,媒體莫不關心執照爭取狀況,不過渣打團隊不便透露相關進度和細節,只說,不管Line Bank有沒有順利拿到純網銀執照,渣打銀行本身持續提供數位金融創新服務的目標,也不會改變。 \n \n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渣打銀行今年將擴大企業策略聯盟版圖,林素真指出,該行與中華民國高爾夫球場事業協進會合作,提供全台41個球場、深耕數萬名高資產客戶,希望再創佳績。 \n \n除了個人金融業務,渣打銀行在企業金融部分,2018年渣打銀行為台灣做到第一檔外國政府主權債券,該檔60億美元的卡達國家主權債,也是台灣國際債券市場發行金額最大的案件,今年三月再為卡達發行第二檔國際債券,卡達政府進而成為台灣國際債券市場上最大的發行人。今年以來渣打銀行在台灣國際債券市場發行量成長45%,持續領先。 \n \n渣打銀行企業暨機構金融事業處負責人黃蔚文表示,隨著美中貿易戰開打,台商供應鏈展開全球化佈局與調整,他透露,有一名台商客戶在東南亞、中東、英美、南非等十個國家都有生意,渣打銀行協助該客戶進行跨國資金零時差調度,黃蔚文說,渣打銀行擁有大中華區、東南亞等強大網絡資源,力挺台商賺全球財。

  • 陸金融風險高發 人行:已備對策

    陸金融風險高發 人行:已備對策

     大陸全國人大代表、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穩定局局長王景武7日表示,去年以來,大陸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獲得良好開局,但今年仍可能處於風險高發、易發期,主要有四個風險,對此,王景武也指出,中國人民銀行對各類金融風險都準備好應對方案。 \n 王景武表示,今年仍然可能面臨四個金融風險:第一,一些領域的「灰犀牛」風險仍存在,包括地方政府隱性債務存量規模大、債券市場違約風險上升、房地產市場風險仍顯現並可能傳導至金融機構。 \n 第二,重點存量風險依然突出,包括個別金融控股集團、農村金融機構風險可能暴露、互聯網金融特別是P2P網貸風險仍需關注、非法金融活動仍處高位。 \n 第三,金融市場對外部衝擊敏感度高,金融市場之間的風險交叉傳染可能性加大。 \n 第四,黑天鵝事件不容忽視,世界經濟增速「見頂回落」的可能性增加,主要發達經濟體收縮貨幣政策的外溢效應顯現,部分新興經濟體脆弱性上升,這些都會影響大陸金融的穩定性。 \n 對此,王景武指出,中國人民銀行已經對各種金融風險準備好處置方案和托底預案,具體來看有四個重點,首先,要堅持結構性去槓桿的基本方向,穩住宏觀槓桿率,重點推動國有企業去槓桿,堅決遏制地方政府隱性債務增加,並防止人民槓桿率過快上升。 \n 再來是推動建立市場化、法治化的金融機構處置和退出機制、持續推進互聯網金融整治,配合地方政府和相關部門處置非法金融機構與金融活動。 \n 接著是維持金融市場的穩定運行,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準上的基本穩定,阻斷跨市場、跨區域、跨境風險傳染,防範金融市場異常波動。 \n 除此之外,在宏觀經濟局勢中要把握好穩健的貨幣政策、把握好各領域出台政策的節奏和力度,避免政策疊加及共振。

  • 《金融》今年投資頭尾攻、中間守,標的「重息不重價」

    投資人在農曆年前後應該如何作資金布局以因應仍處波動的金融市場?台新銀行理財商品處副總經理盛季瑩表示,今年市場波動將是常態,建議投資人在操作上應以波動管理、多元布局分散風險為主軸,可加碼債券資產,透過其相對穩定的現金流度過市場的震盪;在各季度的布局可採「攻守策略」,第一、四季為攻,股債配置比例建議各半,第二、三季則是守勢,提升債的比重,而在貨幣配置上,上半年以美元、人民幣、日圓為主,下半年則是看好非美貨幣表現。 \n \n 台新銀行通路營運事業處資深副總經黃培直表示,今年在投資與配置的規劃上,除了長線布局的操作方式之外,因應動盪的市場走勢,可採取短線的「買短不買長」方式波動操作;因盤勢起伏加劇,不追高的「低接逢高賣」策略,修正時逢低接,避免買在高點;今年投資布局可留意有「息」的債券或股票「重息不重價」,黃培直解釋目前美國利率在高峰附近,再調整的空間有限,而高收益債的息或是新興市場債經過先前的修正也已經跌到甜蜜點,投資價值浮現,今年是追逐收息資產最適合的一年,此時進場布局,能在較高的利率水準下,享受一段長期穩健的收益;此外,也可選擇將資金投入銀行推出的優惠利率定存,在變動的市況下,讓資產穩定增值。 \n \n

  • 《金融》美升息循環S&P 500看漲,新興市場仍處投資「甜蜜點」

    匯豐中華投信投資長張靜宜表示,全球雖已不再處於如2017年有利經濟成長的最佳環境,但成長仍相當穩健,只是各國經濟成長及通膨趨勢不再同步,漸行分歧。其中,美國採取財政刺激措施,恐有經濟過熱風險,但FED過去6次升息循環,S&P500指數都漲;而歐洲及日本則漸失成長動力,通膨再度回軟;相較之下,大部分新興市場則繼續處於成長持續及通膨相對偏低的「甜蜜點」。 \n 匯豐中華投信分析,當前無論就股市或債市觀察,亞洲(日本除外)資本市場在主要全球指數中的權重仍偏低,截至5月底來看,亞洲(日本除外)股票佔全球指數權重僅10.3%、債券佔全球指數權重僅3.8%,未來成長性值得投資人持續關注與期待。 \n \n 張靜宜認為,儘管通膨風險及政治風險可能為全球金融市場帶來波動,但良好的經濟成長及低度經濟不確定性將不會導致市場波動幅度劇增,建議投資人可關注「以合理價格提供增長」的市場,同時持續關注美國通膨加速、地緣政治與貿易僵局等潛在風險。 \n 傳統上一般會有升息不利於股票市場的誤解,但從過去歷史來看,股票市場通常不會因升息而受到阻撓;當前經濟穩健成長,獲利成長反而是趨動股市表現的主要動力,因此投資人應該正向看待美國聯準會的升息,而非感到害怕。 \n 分析美國聯準會過去6次升息循環,S&P 500指數在每輪升息期間都呈現上漲,而亞洲(不含日本)股市亦曾經在2004年的升息循環中,創造50.8%的漲幅。而觀察本次升息循環,至今歷經30個月的升息,截至六月底總計升息1.75個百分點,顯示由於整體利率仍在較低水準,且升息速度較和緩,搭配經濟的穩定成長,提供了支撐股市表現的環境。 \n 匯豐亞太(不含日本)多元資產入息平衡基金經理人連伯瑋表示,儘管亞洲市場在歷經一年淩厲漲勢後近期稍作喘息,但亞洲國家內需動能強勁,同時海外營收佔比高之企業,其股價多已反映外部風險,伴隨今年企業獲利可望持續成長趨勢,因此面臨保護主義抬頭、美元升值等風險,亞洲新興市場更有能力抵禦外來衝擊。 \n 但亞洲企業營收多來自區域內,且今年企業獲利可望持續成長趨勢,因此面臨保護主義抬頭、美元升值等風險,亞洲新興市場更有能力抵禦外來衝擊。 \n \n

  • 易憲容》用市場力量 治理金融亂象

    據報導,4月20日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開會稱,為了打好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將進行全面決策部署,希望從根本上、源頭上遏制金融亂象;堅持強監管嚴處罰的執法導向,提高監管能力;以罰促改、懲前毖後,切實維護市場秩序,保障金融穩定。比如,今年第一季度,中銀保監委員會針對公司治理不健全、違反宏觀調控政策、交叉性金融產品違規套利、侵害金融消費者權益、編制提供虛假保險資料等亂象開展治理工作;對違規機構和責任人員進行了"雙罰",及迅速處置重大風險,嚴格依法查處金融領域重大案件等。不過,加強監管和採取經濟手段來治理金融亂象符合市場法則,也是一種趨勢,但這些或只是金融亂象的結果,或金融亂象的表像,還沒有觸及金融亂象的根本及實質。 \n \n那麼,中國金融亂象的根本和本源又在哪裡呢?一般來說,所有的金融風險和金融危機,其根源都在於信用過度擴張(或信用擴張超過了其可能性邊界),無論是世界各國股市、銀行、信託、影子銀行等危機,還是近期中國出現的互聯金融危機都是如此。只要存在信用過度擴張,金融風險無論如何防範,所聚集的金融風險到最後沒有不爆發金融危機的。2008年的美國金融危機和上個世紀90年代日本的房地產泡沫等等都是如此。而新中國前幾十年之所以沒有金融危機爆發,就在於計劃經濟下不是信用經濟,也不存在信用過度擴張。在這種情況下,當然不會沒有金融風險也不會爆發金融危機,但是從1978年中國改革開放之後,中國開始走上市場化經濟之路,信用也開始進入經濟生活。2008年之後,中國的信用擴張出現了加速度趨勢,其信用過度擴張的程度很快超過了發達國家的水準。尤其是這幾年,中國的信用過度擴張更是在加速度增長。比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最近指出,目前全球任務總額高達164兆美元,以相當於當前全球整體GDP比率225%,比2009年美國金融危機爆發前還高12%,而中國是推升全球債務上漲的主要力量,特別是國內居民的債務自金融危機以來累計上升了75%。 \n \n也就是說,信用過度擴張已經成了當前中國的政府、企業及居民最大的偏好,每一個人都希望過度使用當前中國的金融市場來謀取利益。政府不僅極力推出各種有利於信用過度擴張的政策,而且只要感覺到經濟增長有壓力,信用擴張就是政府最拿手的一招。比如,全球主要發達國家央行都開始貨幣政策正常化,中國央行反其道而行之,降准讓信用擴張的速度加快。可以說,即使目前中國政府要採取嚴厲的金融監管或所謂的穿透式金融監管,但這種信用過度擴張的態勢根本上就沒有改變,只是所使用的方式不同罷了。如果中國政府對此沒有清楚的思路,不能夠真正採取制度安排來約束當前這種信用過度擴張,那麼肯定會金融亂象叢生,在這種情況下要防系統性風險是不可能的。 \n \n現在的問題是,信用經濟出現以來,為何全球各國無論是國家還是企業及個人都有信用過度擴張的強烈動機,並能夠讓這種信用過度擴張得以實現?這既與現代金融市場基本特性、風險定價機制及政府政策取向有關,也與現代人的過度驅利性的行為方式有關。首先,從現代金融市場的基本特性來看,任何一個單個金融機構(特別是大型的金融機構)所採取的行動都會產生巨大溢出效應或存在經濟行為的外在性,這種外在性會影響其他金融機構的利益。在這種情況下,金融體系穩定性便具有公共產品的性質。它與其他公共品一樣,當市場失靈時,往往會導致公共產品的供給缺乏效率。在這種情況下,每一個金融機構行為看上去是合理正常的,但實際可能導致整個金融市場的無效率。這就如美國生態學家哈丁所指出的"公地悲劇"的問題。既然現代金融市場體系是一種公共品,那麼金融市場的每一個當事人會都有可能過度地使用這個金融體系的資源,直至這個金融體系的資源耗盡為止,因為在這種情況下,使用者可把使用的收益歸自己而讓使用的成本讓整個社會來承擔。 \n \n還有,以現代金融理論衍生出的數量化的風險管理模式,看上去是科學客觀,但實際上是一種客觀依據不足、錯誤的匿名定價機制。這種定價機制不僅無法顯示未來不確定性的風險,反之是在把現有的金融風險轉移給他人。即所謂的風險分散,實際上則是每一個當事人都希望設計一種金融產品讓該產品的風險讓他人來承擔。因為,這種匿名定價機制通過所謂的金融產品創新把個人身份與責任從個人的行為中分離開,然後對這些金融產品進行風險定價,從而形成了一系列鏈條過長的委託代理關係,這自然容易催生出嚴重的道德風險,即代理人嚴重濫用委託人的權利而不對這種行為負責。在這種情況下,代理人一定會過度地使用金融市場,達到其利益最大化,信用過度擴張也就不可避免。比如,當前金融市場上的不少金融衍生品,尤其是美國次級貸款的證券化都是一個個鮮活的例子。比如,按揭貸款公司把款貸出之時,根本不會考慮借款人的信用好壞、今後還款能力如何,因為這些貸款公司貸款之後,只賺取一定服務費而把貸款合同賣給投資公司,後者又再把貸款打包以證券化賣給投資者等。這樣,委託代理鏈上的每一方都可以不負責任,所有的風險都由最終投資者來承擔。而這些最終的投資者又離前面的直接放貸者、投資公司隔著幾層委託代理關係,沒法行使太多的監管。不僅每一個環節代理人都會信用過度擴張,而且金融風險及金融危機也會在這過程中日積月累。 \n \n同時,我們也會看到,不僅企業及個人的信用無限擴張或過度使用金融體系則成這些主體行為常態,而且這也是現代政府用來調整社會分配等關係的手段。因為,過度使用現有的金融體系不僅方式與工具多元,使用十分便利。因為,就金融產品的本性來說,金融投資收益是當時性及顯性化的,而成本及風險則是未來性及潛在性,甚至隱蔽性的。這不僅為現代政府過度使用現有金融體系提供了便利,也降低了來自社會各方的阻力。表面上看,這種政府過度信用擴張的方式可以通過政府政策來拉平不同的企業之間、不同群體之間、不同階層之間等財富與收入關係,但事實上它則可能成為成本最高的再分配方式。這不僅危及了接受者的利益,也犧牲了納稅人的利益。因為這種過度使用金融體系的風險最後還是要整個社會來承擔。比如,美國次貸危機通過信用過度擴張讓低收入甚至於沒有支付能力的居民購買住房,表面上化解了居民居住困難的問題,促進了當時美國的經濟繁榮,但所並造成證券化市場過度繁榮,最後導致美國金融危機爆發及整個金融體系的崩塌,其成本則是讓整個社會來承擔。目前中國房地產市場持續繁榮也許是美國次貸危機典型的翻版。同樣是通過銀行過度信貸擴張鼓勵居民湧入房地產,特別是鼓勵低收入的居民湧入房地產市場,從而使得國內房地產市場炒風四起,房地產市場泡沫吹得巨大。當前中國房地產市場比當前美國次貸危機肯定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在這種情況下,一定會金融亂象叢生。 \n \n同時,中國金融體系信用過度擴張的表現,不僅會顯示出發達國家市場的一般特徵,更是顯示出中國金融市場的特殊性。這與中國金融市場沒有真正走上市場化之路、政府對金融市場的過度參與和主導有關。比如,由於中國金融市場是由計劃經濟轉軌而來,市場化的信用無法立即生成,所以中國金融市場的信用只能由政府完全的顯性或隱性擔保。由於中國金融市場的信用是由政府完全擔保,這就使得中國金融市場的當事人都有信用過度擴張或過度使用現有的金融市場的強烈動機。因為,在這種情況下,中國金融市場當事人可以把信用使用的收益歸於自己,而把信用使用的成本讓整個社會來承擔。特別是當過度使用信用的風險越高,其所獲得的收益越大時,其金融市場當事人信用過度擴張的動機則越是強烈。這就是為何中國金融市場過度的高槓桿和投機炒作盛行的根源所在。 \n \n還有,既然中國金融市場的信用完全由政府擔保,政府對金融市場過度參與及完全主導也是必然。在這種情況下,價格機制失效。市場利率很大程度上是政府管制下的利率,利率市場化機制不確立,政府權力則成了金融資源配置最為重要的工具。這時,政府的權力不僅會成為尋租設租的工具,也成了信用過度擴張的動力。這時,一些與政府權力較近者就容易突破現有的制度規則進行信用過度擴張以便套利,甚至於相關監管部門為這種投資者設立制度安排來套利。現有的法律法規在這些投資者那裏都會形同虛設。比如說,早些時候銀行理財產品盛行和影子銀行氾濫,就是政府對銀行利率過度管制的結果。如果沒有這種對銀行利率過度管制,完全是由市場來確定利率,商業銀行就不需要用理財產品來規避這種管制的風險。可以說,如果不減弱政府對金融市場主導與管制,金融市場的信用過度擴張就會無所不在。 \n \n所以,治理中國的金融亂象,就得通過有效的價格機制,讓信用創造或信用擴張約束在合理的邊界內,減少政府對市場的參與和干預,這樣強化金融監管才能事半功倍,金融亂象真正得到治理。否則,要達到治理金融亂象和防範系統性風險的目標是不容易的。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