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釣具行的搜尋結果,共05

  • 30年釣魚老手 誘餌法打造全球第三大

    30年釣魚老手 誘餌法打造全球第三大

    68歲的張良任站在溪裡拉直釣竿,迎風拋出釣線,接著轉動捲線器讓餌停在溪流中,溪水淙淙流過雙腿,他靜靜等。 \n \n「不會釣魚的人誤以為釣魚只需要等待,那是錯的。」他說:「必須看風向才知道怎麼拋線、看懂流速才能判斷釣區在哪。魚不只因為肚子餓才吃餌,可能是因為想攻擊、想繁殖,要準備適合的餌才能有效引誘魚。好的釣魚人,可能是最有彈性的經營者。」 \n \n張良任是寶熊漁具的董事長。寶熊Okuma一年生產350萬個捲線器,以及釣竿、釣線等配件,是全球市占第三大釣具品牌,僅次於日本Shimano以及Daiwa。這兩個日本大廠都創業超過半世紀,寶熊不但晚了40幾年,還是台灣最晚成立的釣具廠,張良任也非釣具專業出身,這個品牌為何能夠後發先至? \n \n他的創業故事,正如海明威筆下《老人與海》,老漁夫隨著千變萬化的海象,與大魚搏鬥的故事: \n \n「他身上一切都老了,除了那雙眼睛,它們像海水一樣藍,愉快而從不肯認輸。」 \n \n走進寶熊的台中潭子廠,組裝線沒有機器的嘈雜聲,只有數十個師傅靜靜坐在工作檯前,將數百個齒輪、軸承、螺絲精密組裝成一顆要價2萬5千元以上的麥坎納捲線器。資歷15年以上的師傅們眼神專注,這裡不像工廠,倒像是瑞士的製錶坊。 \n \n「一點點聲響都可能會嚇跑魚,捲線器必須精密、收線流暢。」張良任很著迷的說:「為了耐海水,機身防鏽蝕要求比電腦零件還更嚴苛,必須通過168小時鹽水浸泡測試、為了跟魚搏鬥,要耐瞬間摩擦300度的高溫。」一顆寬不逾手掌的捲線器,卻有機構設計、機械原理,以及材料科學的講究。 \n \n他的老本行是網版印刷,退伍後就進入印刷這行直到35歲,包括亞洲光學、台灣松下,台灣近8成的釣具代工廠也都是他的客戶,雖然生意不錯卻遇上瓶頸:「網版印刷是做B2B,很被動,客戶有生意你才有,我一直想要轉做B2C的消費產品。」 \n \n1986年,當時台灣最大釣具代工廠達金的4名研發員想自創品牌,找上印刷供應商張良任合夥,深愛釣魚的他,想都沒想就答應了。創業夥伴寶熊技術長廖清柏回憶:「當時很有雄心壯志,把品牌定名成Okuma(日文大熊之意),象徵能夠在惡劣寒冬中求生。」 \n \n當時,台灣早有達金、久揚跟崑金3家釣具代工廠,日本及美國大品牌代工都在他們手上,身為產業後進者的寶熊不要說自有品牌,連代工單都接不到。苦撐了一年,才接到單價最低、極為小量的毛鉤釣代工單。 \n \n「人不是為失敗而生的,一個人可能被毀滅,但不能被打敗。」 \n \n既然美國、日本行不通,他便往歐洲找,找到當時歐洲最大的釣具品牌DAM,代工廠在韓國。他先搶下少量訂單,積極展現開發速度快、產品退貨率較韓國代工廠低的能力,使得DAM越來越依賴寶熊。寶熊也漸漸發展為該品牌最大的海外代工廠,全盛時期每年出口給DAM的釣具總額達600萬美元。 \n \n90年代台灣勞工短缺、製造業成本上漲,同業叫苦連天,他卻看到機會:「這就像新手面對經驗豐富的跑者,終於可以站在同個起跑線了。」他賣掉房子,登陸東莞設廠,拋出「降低15%成本卻維持台灣製造品質」的誘餌,吸引代工客戶。 \n \n但是他心底清楚:到中國,優勢只有5年,接著就會看到價格壓縮,成本上漲。一方面,他把高價、製程複雜的產線留在台灣;另一方面,他運用這些年和德國工程師合作所累積的能力,悄悄放另一根釣線:發展自有品牌Okuma。 \n \n漸漸的,DAM歐洲各地的業務向總公司抱怨,「我們給Okuma那麼多訂單,他們還跟我們競爭。」一次在法國舉辦的歐洲釣具展上,DAM總經理當面要張良任停止品牌,否則抽單。 \n \n長期陪伴寶熊經營品牌的雲林科技大學教授陳振燧說,這是台灣代工廠轉型品牌最常見的難處:若堅持轉,客戶就跑;不轉,又死路一條。 \n \n當時寶熊8成營收來自代工,DAM占其中的一半,張良任以拖待變,另一方面則積極開拓美國、日本的新市場,預防訂單流失。 \n \n後來DAM等不下去,轉單給韓國廠,但是不到4年,該公司兩度轉手後宣告破產,韓國代工廠也跟著倒,Okuma卻因為自有品牌逐漸壯大躲過危機。 \n \n「好運這個東西,是裝扮成好多種模樣來的,沒人一開始就認得出來。」 \n \n1995年寶熊進軍北美市場。「很多釣魚業界的人都警告我,到美國去做自己品牌的沒有人成功,日本的Ryobi、Omori,以及韓國Banax都失敗,自己的品牌都賠上,你一個台灣小廠哪有可能。」但是他覺得美國是釣魚界的指標性戰場,決定親赴美國公司坐陣。 \n \n「要立足美國市場,就要做其他品牌做不到的事,我一定要把產線跟市場拉近,所以我一天上兩個班。」他白天在美國公司上班,聽釣具店反映使用意見,晚上因為時差,他正好可聯絡中國跟台灣廠,遠端監督生產線修改。 \n \n老闆親自督軍,一天當兩天用,客戶需求原本要一個月才能反應到產品,後來只需要72小時。在中國生產成本的優勢下,消費者可用日系品牌7折價買到同等級商品,寶熊還加碼永久免費維修服務,有時為了一張不過幾千美元的訂單,他也不惜血本空運配送。 \n \n「這是跟客戶經營信賴關係。」美國人果然買單。經過5年,Okuma在美國的年營業額,從最初的20萬美元,翻漲50倍到1千萬美元,成為日本廠商之外唯一攻占美國釣具市場的外國品牌。 \n \n「現在不是去想缺少什麼的時候,該想一想憑現有的東西你能做什麼。」 \n \n2005年Okuma在美國的年營收,已達2千萬美元,但品牌發展卻出現新瓶頸:不論日系或美國品牌,都靠著轉移生產陣地降低成本,紛紛降價。 \n \n「大約2007年,我帶中國廠跟台灣廠員工在美國逛釣具連鎖店,我自己看到在同一個連鎖店,Okuma的產品賣23塊(美元), 日本Daiwa賣21塊5(美元)。」他回憶:「品牌沒人家強還賣比較貴,我說,再這樣下去,連我自己都會選Daiwa。」 \n \n張良任開始尋找新活路,他返回台灣尋找品牌再造外援,時任台灣精品品牌協會理事長、明基副董事長王文燦告訴他:「如果經營一個品牌,只能主打『性價比』的優勢,這家公司日後一定會倒閉!」 \n \n這段話像個警鐘,敲醒了他。既然沒有辦法像Shimano一樣走頂級專業路線,也沒有銀彈走Daiwa的時尚精品路線,他開始思考Okuma的品牌定位,想像以他既有的資源能做些什麼。 \n \n這時他想起父親。他在中油上班的父親每到假日就會去釣魚,父親不讓兒子跟、更不准他碰釣具,直到張良任出社會後,有點賭氣的去買釣具,一開始卻不懂得如何入手。 \n \n「不是每個釣魚人都想成為選手。像我,釣魚只是為了休閒,你必須教他怎麼上手、簡單好用。」他將Okuma定位在讓釣魚更好玩、容易上手、十分耐用,而非高深的專業技術。 \n \n「有個『CZB硬頸釣魂』拍影片介紹如何用新台幣2千元買齊釣具,結果很多是Okuma的,哇!好多初學者去釣具店問。」這段影片瀏覽率高達25萬次,啟發寶熊跟網紅積極合作的想法。 \n \n「釣魚的愛好者認同度強,利用社群網站跟釣友聯繫互動非常重要。尤其釣具產品線必須非常在地化,透過社群經營更可以開發出適合當地的新產品。」寶熊行銷協理鄧禮鏹說。在美國,Okuma Fishing USA的粉絲頁擁有25萬粉絲,是美國第二大臉書釣魚社群,在台灣也和釣魚人意見領袖合作。 \n \n「我們要去找出市場上未被滿足的那群人,創造潛在需求,讓更多人覺得用Okuma是有趣的,才能跳脫價格戰。」張良任說。 \n \n「每一次都是新的開始,他絕不會去思考過去的豐功偉績。」 \n \n2018年寶熊收購一家日本業者Zenith成為分公司;2020年,阿根廷代理商業績不佳,他打算自行設分公司。市場瞬息萬變,如同水象般難以捉摸,他說:「釣魚是一個互動搏鬥的過程,沒有絕對成功的釣法,你要鬥智、鬥力,甚至比氣長。」他就像海明威筆下的老漁夫,眼神愉快的笑了。 \n \n水流時時在變,沒人能將釣竿伸進同一條河流兩次,水在變,人也在變。垂竿30多年,沒人比張良任更懂這個道理(編按:以上各引言,均出自海明威《老人與海》)。 \n \n【延伸閱讀】 \n

  • 苑裡老翁漁港撿空桶 切割火花釀氣爆

    苑裡老翁漁港撿空桶 切割火花釀氣爆

    苑裡鎮一間釣具行鄭姓老闆昨晚苑港漁港撿拾一個空桶,打算切割作為器皿使用,今天早上兒子用柴刀怎麼劈都劈不開,鄰居兼老客戶涂姓老翁見狀,就借用電動沙輪機協助切割桶子,疑似因桶內殘留有揮發性物質,電動砂輪機啟動後有火花,造成氣爆,涂姓老翁有19%2度灼傷,傷勢主要集中在上半身,送往苑裡李綜合醫院救治,無生命危險。 \n \n警方表示,苑裡分駐所警員俞東智、何肜駿上午巡邏時獲報市區建國路一戶民宅前有氣爆,現場發現老翁打赤膊蹲在釣具行前,頭臉、胸口及手臂有灼傷痕跡,初步研判應是塑膠桶內殘存氣體釀禍。

  • 台南前里長開槍反遭刺傷 二人送醫急救

    台南前里長開槍反遭刺傷 二人送醫急救

    台南市安平區漁光島一家釣具店30日晚間10時發生槍擊案,前漁光里里長李茂松因租賃問題找上釣具行一名師傅,釣具行黃姓老闆出面緩頰,與李起口角,李回家拿槍再返回店中開槍,黃男左手中彈,忍痛奪槍,反持刀刺殺黃男兩刀,兩人皆受傷送醫急救。 \n \n 前漁光里長李茂松與釣具行老闆黃庭皓原是舊識,李與釣具行內1名釣具師傅有租賃糾紛,30日前往找對方理論,黃男出面力挺員工,與李某當場大吵,李滿懷怒意忿忿而去。 \n \n 李茂松不願就此罷休,回家後拿出一把手槍,再回到釣具店內,對黃男開4槍,黃男左上臂中彈流血,忍痛奪下槍枝,反持刀對李腹部、左胸各刺一刀,李才倒臥血泊。 \n \n 一場混亂後,附近路人報案,警消到場先將李、黃分送成大醫院與奇美醫院,中刀的李男傷勢較重,一度已無呼吸心跳,醫院緊急手術救回,目前生命徵象仍不穩。 \n \n 黃男傷勢無大礙,但對方友人卻亟欲復仇,不少黑衣人在奇美醫院急診室外徘徊,警方為避免兩方人馬再起衝突,已動員警力到醫院戒護中。

  • 釣具行自淘寶買來販售 侵權千萬 山寨潮牌紋身袖套 易過敏不防曬

    釣具行自淘寶買來販售 侵權千萬 山寨潮牌紋身袖套 易過敏不防曬

     澳洲潮牌紋身袖套Original Tattoo Wear遭仿冒,保二刑大偵3隊在台南一間釣具行查獲2000餘件,粗估10個月來已賣出6000多件,侵權市值約1000萬元,因仿品布料粗糙、無法防曬,長期穿戴還有可能引發皮膚過敏、紅腫。 \n 位於台南東區釣具行陳姓老闆(50歲)去年3月起從大陸淘寶買進山寨版袖套,每雙進價新台幣40元,他賣140元,到去年12月被查獲止共賣6000多件,獲利近50萬元,店內及倉庫還有2093件仿品,估計侵權市值約1000萬元。 \n 陳男被偵訊時撇清知道買的是山寨版,因為釣客也有防曬需求才會向淘寶下訂。不過據了解,Original Tattoo Wear在紐、澳、日、星、台等地共有10分店,在潮界及重機界知名度頗高,陳男訊後被依違反著作權法送辦。 \n 身為澳洲華僑的原創者Joey昨受訪表示,去年11月有網友在釣具行臉書發現疑似仿品,向他們公司求證後,確定遭盜版,報警後循線抄獲進貨的釣具行。他說,發現自己的創作被仿冒,第一個反應真的是想「吐血」。 \n 出生台灣的Joey說,他16歲前在澳洲念書,因蟹足腫不能刺青,但以前就喜歡美術,經摸索後,在澳洲做出全球第1件紋身袖套,還在電影《鬥陣俱樂部》中被劇組使用,於2003年正式創立品牌,每雙袖套售價約1200元。 \n Original Tattoo Wear紋身袖套所用布料均經特別挑選,每個商品圖樣全來自Joey自行創作,他表示所繪圖騰他都一一考據,不會有忌諱,迄今已有200多種系列,全球市占超過98%,也獲得多部港片、好萊塢電影青睞。 \n 比較起來,山寨版尺寸較短,不能套滿整隻手臂,顏色淺也不像膚色,並容易起毛球,用魔鬼氈一黏就「牽絲」,手一搓就褪色,還因可能含有甲醛,久戴恐會引起皮膚過敏。Joey指出,因大陸仿冒猖獗,不打算在當地設點。

  • 養子逞凶要錢 勒昏母追殺父

     大園鄉驚傳逆子討錢未果企圖勒斃養父母悲劇!廿七歲的吳振誠十四日要不到錢竟以皮帶勒殺養母,本欲以同樣手法弒養父,吳父逃到附近釣具行求救;吳嫌見事跡敗露反而誣指父親殺母,所幸吳母送醫治療後已清醒並直指是養子所為。傷心不已的老父盼能斷絕親子關係,警方將全案依殺人未遂罪嫌移送。 \n 鄰居表示,六十九歲的阿保伯和六十五歲的阿保嫂沒有生育,年輕時領養一女一子,生活無虞;但幼時乖巧的兒子吳振誠,疑因青春期誤交損友,逐步走向偏途。服完兵役便待業在家,日前債主找上門,阿保伯還幫他償還逾卅萬元債務,並買一部轎車送他,卻被吳男賣掉變現。 \n 吳振誠前天上午八時許沒錢花用,向養母討錢未果,竟持一旁的皮革腰帶緊勒母親脖子,阿保嫂當場窒息昏厥,釣魚返家的阿保伯見鐵門深鎖、叫門又未獲回應,於是攀爬倉庫旁的窗戶進入室內。 \n 吳男竟騙阿保伯說母親昏倒在地,誘他上樓查看,再以相同手法企圖弒父,阿保伯機警以口袋紅包丟地大喊:「我的錢都給你!」轉移吳男注意力後,趁隙掙脫逃往鄰近釣具行求救。 \n 一路尾隨的吳振誠見釣具行聚集數十人,改口直嚷:「你為什麼要殺我媽媽?」想要嫁禍父親,街坊鄰居報警處理後,發現阿保嫂尚有一絲氣息,趕緊送醫治療,目前已清醒無礙,並聲淚俱下地證稱險些被養子謀害。 \n 阿保伯向警方表示,兒子沉默寡言,一開口就是要錢,究竟在外欠下多少債務、生活過得如何都不清楚;他老淚縱橫地拜託警方讓他斷絕認養親屬關係,出嫁的女兒事發後也將父親送離傷心地。 \n 附近鄰居深怕被交友複雜的吳振誠報復,對案情不願多談。 \n 警訊時吳男否認弒母,並要求釣具行提供監視器影帶作證,全案依殺人未遂移送桃園地檢署偵辦,檢方複訊後向法院聲請羈押獲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