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鈕承澤的搜尋結果,共329

  • 怒被公審判死刑 鈕承澤神隱30小時夜奔慢跑

    怒被公審判死刑 鈕承澤神隱30小時夜奔慢跑

    52歲導演鈕承澤(豆導)因捲入性侵女員工疑雲,昨(7日)在律師陪同下現身接受訊問,並在警局門口冒出金句:「鈕承澤已經死了」,氣指遭社會公審。他返家神隱近30小時後,今晚間突然穿著運動外套從家門跑出,直奔國父紀念館稱要跑步,殺得現場守候媒體措手不及,現場一團亂。 \n鈕承澤昨前往大安分局配合性侵風波接受訊問,離開時他有感而發說:「因為進入司法程序,會盡全力配合調查,等待結果,其實在司法外,有一場審判,我已經被判死刑了,鈕承澤已經死了。」隨即快閃,更被拍到甩車門、推記者等火爆動作。 \n昨下午鈕承澤原訂赴北檢複訊,但他突以身體不適為由請假,改為周一接受應訊。自囚在家中將近30小時的鈕承澤,今晚間突然戴著口罩、穿著運動外套、長褲,從家門口奔出衝到國父紀念館內跑步,疑想以運動轉換心情,他一路上只簡單表示:「我去跑步啦!我還會回來」,對其他問題不願多說。

  • 受害女單獨留下鈕承澤稱「好感表達」 呂秋遠打臉

    受害女單獨留下鈕承澤稱「好感表達」 呂秋遠打臉

    導演鈕承澤(豆導)昨(7日)因捲入性侵疑雲接受訊問,不久媒體報導,鈕承澤向警方表示,和受害女正往交往關係發展,更指當晚女方是自行留下,鈕承澤認為是「好感的表達」。對此,律師呂秋遠昨發文回應,看到不少「檢討受害人」的說法太過頭了,不論如何到了最後一刻不想就是不想,「這不是什麼崇高的理想,而是一般人都應該有的尊重」。 \n呂秋遠昨發文說,看到不少人針對性侵案受害者的檢討,有人會說:「如果沒有這個意思,為什麼要去他家?為什麼要留在他家?」似乎只要潔身自愛就不會遇到性侵案,呂秋遠則說:「不論去他家、留在他家,都不代表什麼」,而性別教育就是在教這個,話鋒一轉他提到先前的公投,「我國有七百多萬的民眾支持不要有性別尊重的教育,因為看到同志就想開槍,也不管內容是什麼」。 \n至於為何沒立刻報警?呂秋遠認為和社會缺法性別平等教育有關,被害人遇到事情後往往會先自責、擔憂,甚至出現創傷症候群,有人諷刺是價碼談不攏,呂秋遠反諷說:「我只能祝福你一生平安,永遠不要遇到壞人」。 \n關於這起性侵疑雲,呂秋遠坦言自己也不清楚未來會怎麼發展,但仍列出十點提醒大家關於意願和教育,包括要和不要其實很清楚;既使是配偶沒經過同意就不能發生性行為;潔身自愛才能明哲保身,這樣的社會其實叫做弱肉強食;熟人性侵最可怕;同志教育不是在教人變成同志,而是教大眾成為有禮貌、懂得尊重別人的人;性侵害案件與尊重教育密不可分等。

  • 不是為了懺悔?呂秋遠揭鈕承澤「剃光頭」背後恐怖真相

    不是為了懺悔?呂秋遠揭鈕承澤「剃光頭」背後恐怖真相

    知名導演鈕承澤驚爆性侵醜聞,事件爆發後,神隱36小時,7日一早頂著大光頭前往大安分局接受訊問。面對外界抨擊受害女工作人員「不潔身自愛」,網紅律師呂秋遠提出10點反擊,其中更揭開鈕承澤剃光頭的背後原因,引起網友譁然。 \n \n呂秋遠今(8日)在臉書發文表示,當性侵案發生時,外界許多針對受害者的言語評論都太過火,所有的指控,都指向一種說法:「你如果潔身自愛,性侵害就不會找上你。」 \n \n呂秋遠認為,這樣是不對的,並提出10點提醒關於意願和教育,包括要和不要其實很清楚;既使是配偶沒經過同意就不能發生性行為;潔身自愛才能明哲保身,這樣的社會其實叫做弱肉強食;熟人性侵最可怕;同志教育不是在教人變成同志,而是教大眾成為有禮貌、懂得尊重別人的人;性侵害案件與尊重教育密不可分等。 \n \n另外,對於外界認為鈕承澤剃光頭現身,代表著懺悔,呂秋遠搖頭表示「不要想太多!」犀利指出「理光頭不是為了懺悔,而是為了某件事無法採集頭髮。」讓不少網友驚呼「原來理光頭是這個意思」、「竟然…哇!長知識了」、「理光頭這件事…原來不單純啊」、「要驗毒品的話,的確是頭髮才準,麗絲是內行人」、「真是奸招啊!」

  • 採檢多元逃不掉 下周一將出庭!驚 鈕承澤剃平頭被疑躲驗毒

    採檢多元逃不掉 下周一將出庭!驚 鈕承澤剃平頭被疑躲驗毒

     鈕承澤(豆導)身陷性侵醜聞,警方兩度發出通知書要求到案說明,但他一直躲在家中至7日才到大安分局。這一現身,他的小平頭又引網友及圈內人揣測,「為何要剪髮?是否有其他內幕?」因過去名人吸毒後為規避檢驗,屢次變髮圖強,希望豆導的髮型,只是巧合。而他將在下周一(10日)出庭。 \n 2007年,警方曾懷疑資深藝人黃仲崑吸毒,但尿液及毛髮採樣檢驗沒有毒品反應。檢方在不起訴處分書中指出,掌握他當時在台北市松壽路的ROOM 18 Pub吸食大麻菸的事證,只是因他「毛髮過短」無法採集,改採腋毛仍驗無反應,所以認定無具體證據可證實吸毒。黃仲崑無吸毒,但掀起了蝴蝶效應,影響了之後藝人的髮型。後期染毒藝人包括蕭淑慎、唐志中當時都以短毛現身。 \n 抽血檢測最神準 \n 據毒品檢驗的經驗,尿液可驗出採集前26小時到96小時有無施用毒品,但毛髮則可追溯半年內有無施用毒品。過去藝人被通知採驗時,都以剪髮、剃毛等方法躲避,而檢方也僅用「一般」的調查檢驗,如尿液、毛髮採樣,最終極、也最神準的「抽血」檢驗法並未派上用場。 \n 鈕承澤剪平頭被網友、圈內人牽連到「吸毒」,就是因上述過往藝人的前例所引起。但如今刑事科學進步,即便案主全身剃個精光,檢警仍能讓無毛吸毒者現形。 \n 一般來說,法院對於嫌疑犯刻意染髮、或是剃髮等行為,都會再對身體其他部位體毛進行毛髮檢測,即便全身體毛剃光光,調查局也會從對方的指甲、毛囊來做檢測,一般網路傳言服用某種物品可以改變尿液檢測、毛髮只能保留幾天毒品殘留的說法,都是錯誤訊息,精密的儀器檢視,吸毒與否當下立判。 \n \n★保護自己、遠離毒品 中時電子報與你一起拒絕毒害!

  • 鈕承澤捲性侵案 軍官爆拍片內幕「一直在騙…你什麼咖!」

    鈕承澤捲性侵案 軍官爆拍片內幕「一直在騙…你什麼咖!」

    知名導演鈕承澤(豆導)日前爆出疑似性侵劇組女同事遭控告,事件持續延燒,過往黑歷史也一一被起底,一名曾協助他拍攝《軍中樂園》的軍官發文指稱劇組不但欺騙軍方,甚至違規私帶大陸人士登艦,如今傳出性侵疑雲,該軍官坦言「我一點也不感到意外!」 \n \n鄭姓軍官日前在臉書PO文表示,鈕承澤性醜聞一出,不由得想起當年很嘔的往事。2013年,他在國防部政戰局文宣處服務,《軍中樂園》正是由他負責承辦,他回憶豆導拜訪長官時,「一付高傲不可一世的樣子」,讓一旁協助引薦的他,宛如是豆導的小弟一樣,痛批「我是不知道你豆導是什麼咖,軍中樂園劇組也一直在欺騙我們!」 \n \n他指控,整部電影劇情幾乎都是在講金門831(國防部特約茶室)那段因歷史時代不得已所衍生的過往,但事前卻一直只說那議題僅是輕描淡寫帶過,連給承辦單位的劇本初稿都跟最後播出來的差十萬八千里。 \n \n鄭姓軍官進一步指出,當時包括陸軍司令部、金防部、海軍司令部、憲兵指揮部、聯勤指揮部、後備指揮部等部門承辦人,為了幫忙劇組,還協調支援「八二三砲戰」武器裝備,甚至為了讓電影畫面更寫實盛大,也借調一艘「八二三砲戰」那個年代在服役的「陽字號運輸艦」,由一位艦長率整個單位協助劇組演出「運補搶灘」這個歷史名詞的戲碼。 \n \n沒想到,豆導最後因為偷渡大陸攝影師上軍艦拍照,違反《要塞堡壘地帶法》遭移送,還害海軍司令部承辦人被記過調職,鄭姓軍官也因為要準備擬答稿弄到七晚八晚,「就這樣連續被整了兩個多星期,之前協助業者的前置作業搞了兩個多月也全都是做白工!」 \n \n「光這把事情就讓我對你這個人徹底的瞧不起!」鄭姓軍官認為,才華跟人品是兩回事,「今日看到新聞疑似對女性不尊重的行為,我一點也不感到意外!這只是再次證明你就是個自以為是、個人主義、不懂謙卑、目中無人的傢伙!戲拍的再好有什麼用?終有一天會葬送於你那高高在上、不屑一顧的傲慢心態與行為!」他說,雖然事隔多年,但當時的事仍讓他沒齒難忘,「已經不是罵髒話就可以釋懷的…。」

  • 豆導無助 小學同學跨刀打官司

    豆導無助 小學同學跨刀打官司

     豆導鈕承澤遭控性侵,昨總算出來面對,但這些天來,鈕承澤情緒不穩,據了解,鈕承澤在案情曝光的當下,先打電話找了一名媒體人求助,後來兩人決定由都是靜心小學同學的律師胡原龍 替他打官司,胡前天下午在工作室見到憔悴的鈕承澤,即決定「勇於面對,更不能傷害女生」的原則,也讓神隱的鈕承澤出來面對司法。 \n 據指出,鈕承澤這幾天待在工作室,沒有在住處,所以警方第一次通知時,並沒有收到訊息,而鈕承澤因為酒後犯事,也不敢再碰酒。 \n 據了解,胡原龍和鈕承澤從靜心幼稚園到小學都是同班同學,感情很好,每天一起上下學,是認識40多年的老朋友,就算後來胡念高中、鈕讀劇校,兩人還是有所聯繫,尤其之前胡原龍替藝人王大陸處理合約,讓豆導在第一時間,就想到胡原龍和在媒體的好友。 \n 據指出,5日晚間媒體報導這性侵案時,鈕承澤第一時間打給媒體好友,當下完全不知道發生何事,鈕簡單說一些,對方即說必須要去面對和道歉,並建議最好找律師胡原龍處理,胡隨後接到電話,更是一頭霧水,開電視一看,才知道老同學上社會新聞。 \n 豆導急著問該如何處理,胡則勸他不要著急,並且約到工作室碰面,前天下午2人見面,長談一陣子,鈕承澤情緒明顯不穩,常會突然對電話中大吼大叫,並不斷地抽著電子菸,在雙方溝通及分析檢警態度後,決定勇於面對,所以先由豆導在臉書PO文,再由胡原龍出面到警局向媒體說明一切。 \n 昨天一早,胡告訴老友到警局時,要堅持「四個一定」,就是一定走大門、一定不遮掩、一定被拍到、一定會面對,而豆導也依這樣原則到警局,但因在場媒體太多,仍發生推擠,更沒料到,豆導居然說判他死刑的重話,胡原龍也只能盡力做好辯護人和好友的雙重角色。

  • 道歉後暴走 推記者踹垃圾桶

     鈕承澤爆出疑似性侵劇組女同事遭控告,他7日做完筆錄走出警局面對大批媒體,因為一句話,火爆脾氣克制不住再度爆發。他向在場媒體鞠躬道歉後,有記者為補拍攝畫面問他:「可以再鞠一次躬嗎?」本來已板著臉的他,臉更瞬間垮掉,據知他原本還有話要講,因情緒失控直接轉身走人。 \n 鈕承澤閃離警局當下,怒推在旁的女記者,力道之大把對方甩到後頭去,上車前還生氣踢垃圾桶、甩車門,令人見識到他的脾氣之大。 \n 鈕承澤當眾發飆抓狂不是第一次,曾在記者會上飆罵記者。2007年拍攝《我在墾丁*天氣晴》和張鈞甯傳緋聞,殺青酒上被問此事,突然狂罵記者:「你們可以幹我,我為什麼不可以罵你們,I don’t care!」酒醒後趕緊道歉,才讓事件平息。 \n 鈕承澤涉嫌性侵,亦父亦師的導演侯孝賢是否知情?侯助理表示:「最近幾天沒跟侯導聯絡。」侯是否設法協助或給予建議?助理:「我們不是當事人,無法回答,發生這種事要怎麼幫?」 \n 鈕承澤的好友兼合作夥伴李烈昨以訊息回覆:「看大家這麼辛苦我實在很心疼,但是已進入司法程序,我現在不能多說任何話,真的很抱歉。」 \n 鈕承澤好友齊石傳播負責人Tina表示,雖然鈕個性火爆,但她自有一套應對的方法:「他生氣的時候我就會講道理,大家被他氣跑,我是不會離開留下來講理的那位。」對於鈕陷性侵風波,她僅表示:「旁人無法插手,是他們兩人的事。」 \n 鈕承澤新片《跑馬》目前已停拍,連累到該片男主角任賢,任賢齊去年以《樹大招風》角逐香港金像獎最佳男主角未果,燃起他拿獎慾望,為戲增肥26公斤投入《跑馬》拍攝,如今努力恐將付之一炬。

  • 影》鈕承澤涉「指姦」性侵 律師:最近判例「30秒」判3年6個月

    影》鈕承澤涉「指姦」性侵 律師:最近判例「30秒」判3年6個月

    導演鈕承澤被控性侵,「指姦」女性工作人員。據被害人報案指,當時候被他撲倒、強吻、脫衣襲胸以及用「手指強行侵入」等粗暴動作性侵,有律師指出,鈕可能面臨10年徒刑。 \n \n三立報導,台北地院最近11月有類似判例,北市一名男子日前在臉書社團販賣手機,與女方買家約定面交時,誘拐對方上車討論,買家上車後,賣方就在車上壓住女買家,強吻臉頰、襲胸並以手指伸入她內褲,還把手指插入女子下體約30秒,下車時給了她新臺幣一千元,表示要請她吃飯。律師說上述案例,男子和鈕的供詞相當類似,兩人都表示「沒有強制性交之犯行,被害女子當時都沒有表示拒絕之意思或動作」等陳述,兩者都表達自己沒有違反女子意願。 \n \n但法官判決時指出,「性交」為非基於正當目的所為之性侵入行為,包括以性器官之外的其他身體部位,或器物侵入他人之性器、肛門,或使之接合的行為,如以手指強行插入陰道,都會被認定具備強制性交罪之犯意,法官以強制性交罪判決手機賣方男子3年6個月徒刑。 \n \n律師表示,真正會左右判決的因素除了「手指性侵」的犯行以外,還包括鈕承澤有沒有否認犯行,是否達成和解,並獲得對方諒解及犯後態度等。 \n \n

  • 自爆法外公審「已判死」!豆導打死不認性侵 剃光頭道歉

    自爆法外公審「已判死」!豆導打死不認性侵 剃光頭道歉

     遭控性侵的導演鈕承澤(豆導),昨現身大安分局做筆錄,經2個多小時訊問,鈕向大眾鞠躬致歉並表示:「司法外的公審,鈕承澤已經死了。」檢方原傳喚他下午到案說明,鈕以「被攝影機打到頭」且情緒不穩告假,檢方考量傳喚無急迫性,改要求下周一上午9點半到庭,如無故不到將拘提。 \n 酒後撫摸 狂稱不算強制性交 \n 據鈕友人轉述,鈕當天因喝醉酒,以為女方對他也有好感,才會摟抱撫摸,當對方喊不要時,他就停手,並沒強迫行為,也讓她離去,鈕私下認為這樣應不算強制性交,但說詞立刻遭被害人打臉,指兩人剛認識,更不是所謂朝「男女朋友」發展。 \n 神隱多時的鈕承澤昨早終於從工作室現身,理著大平頭,面容憔悴削瘦,面對媒體包圍多半不發一語,僅說:「我現在要去大安分局」,偶爾露出苦笑、皺眉表情。 \n 才剛認識 被害人打臉交往 \n 到警局後,警方就被害人指述詢問鈕承澤,據了解,鈕態度平靜,精神狀況不佳,面對訊問有時要思考許久才回答,但對事發細節和女方指控一一澄清,也因鈕精神不佳,雖詢問內容不多,卻花2小時。 \n 據指出,鈕曾向友人表示,案發當天,他和一群朋友在住處從下午開始喝酒,女方晚上到場時,他已很有醉意。兩人後來獨處,因雙方都喝酒,在「燈光美、氣氛佳」下,鈕誤認彼此有好感,可朝「男女朋友方向」發展,所以開始坐近並摟抱撫摸,一開始女方沒拒絕。 \n 友人轉述,後來女方突然說「不要!」並出現較激烈的情緒反應,鈕立刻停手,隨即讓女方離開,過程中沒強迫、限制自由,事後也就此事向女方道歉。 \n 周一傳喚 無故不到將被拘提 \n 案發後,鈕為此失眠苦惱1個多禮拜,他表示會配合司法調查,並期待一場公正審判,但他說,司法外有一場公審已在進行,「我被判處死刑,鈕承澤已經死了」。 \n 由於檢方傳喚鈕下午到庭,加上非現行犯,訊後即讓鈕離開,但鈕委任律師胡原龍下午到北檢替鈕請假,檢察官斟酌後決定鈕暫時不到庭,但仍是「傳喚未到案」,須在下周一上午出庭,不排除無故不到逕行拘提,鈕則待在工作室未出門。 \n

  • LINE對話打臉 絕非你情我願

     導演鈕承澤遭女劇組員工指控性侵,昨到警局應訊,外傳鈕稱與被害女子「互有好感」,企圖合理化兩人之間的親密關係,但隨即遭被害女子打臉,公布兩人在案發前後的LINE對話截圖,顯示兩人的確並不熟識,且案發後鈕不斷向她道歉,絕非你情我願。 \n 互動不熟識 企圖合理化 \n 被害女子本月5日向警方報案時,即否認與鈕承澤之間是男女朋友關係,且彼此歲數差很多,並提供兩人LINE對話截圖等證據給警方。原本應是偵查不公開的內容,卻因昨日傳出兩人朝交往方向進行的說法,被害女子遂憤而公布對話內容。 \n 根據兩人的對話紀錄,鈕應該是在11月間才與被害女子互加LINE好友,鈕還說:妳姓X喔,可見兩人不熟或是才剛認識,鈕稱想喝一杯的話可跟他說,但被害女子以明天要早起婉拒。 \n 案發前3天,兩人也是簡短的寒暄,被害女子認為,雙方互動過程根本不足以構成鈕所說的「男女朋友」關係,鈕私下並沒有特別照顧她,在工作人員面前的調侃,也覺得是開玩笑,沒有感覺被追求。 \n 傳訊頻道歉 被害女害怕 \n 11月23日晚間,鈕對被害人性侵後,11月24日凌晨1時許,兩人對話出現變化,似乎關係急轉直下,鈕不僅要被害人到家跟他說一聲,還急切地打電話及道歉,被害女子回答「我現在先不想說話」,鈕至隔天仍不斷留言詢問「妳還好嗎?對不起」。 \n 被害女子2天後向鈕表示,「你的對不起我有收到了,我現在還沒辦法說出原諒這種話,我很害怕」。鈕則回應「真的很對不起,最在乎的是怕妳被傷害」、「你有權利不原諒我,但真的很希望可以跟你聊聊,當面致歉」。 \n 檢祕訊被害人 堅持提告 \n 28日又傳訊息「妳好好休息,有什麼我能做的都請讓我知道,對不起。」但被害女子仍決定本月5日至婦幼隊報案,訴諸法律。 \n 不過,就在訊息曝光後,北檢隨即祕密傳喚被害人及陪同報案2名證人,本打算待原本安排在隔壁偵查庭的鈕承澤到庭後,進行交叉訊問,但因鈕請假,檢察官於是先行就被害人方面的事證,進行調查。 \n 檢方一直詢問到晚間9時才結束庭訊,據指出,被害人及證人將案情全盤向檢察官說明,同時,被害人提告的意願非常堅決,對於鈕方面企圖以「交往」來掩飾犯行感到憤怒,也因本案屬公訴罪,鈕就算和解,也無法逃避刑責。

  • 影》鈕承澤宣判「鈕承澤已死」 火爆脾氣依舊

    影》鈕承澤宣判「鈕承澤已死」 火爆脾氣依舊

    鈕承澤(豆導)惹上性侵風波,今上午8點半進入大安分局做筆錄,在警局做筆錄加上跟律師討論後續,約11點20分才出來面對大批媒體。 \n頂著平頭的豆導面對媒體,僅簡短說:「因為進入司法程序,會盡全力配合調查,等待結果,其實在司法外,有一場審判,我已經被判死刑了,鈕承澤已經死了。」說完ㄧ鞠躬跟律師轉身走人,他被媒體包圍,當下怒推女記者,還生氣踢垃圾桶、甩車門,脾氣火爆。

  • 新受害者出現 驚爆鈕承澤「套路」

    新受害者出現 驚爆鈕承澤「套路」

    知名導演鈕承澤(豆導)捲入性侵風波,5日驚爆疑似性侵《跑馬》劇組女工作人員。今早步入大安分局說明案情,經150分鐘訊問後,鈕承澤步出警局發表「文青式幹話」:「我已經被判處死刑,鈕承澤已經死了。」隨即快步離去,似乎是面對媒體追問惱羞成怒,東打西踹,短短8公尺距離走了1分鐘。據《三立新聞網》報導,近日有位K女在節目上爆料,自己也曾是受害者。 \nK女以剪影方式出現在三立節目《54新觀點》,雖無露臉,但看得出身材姣好,她控訴自己也曾被鈕承澤搭訕帶回家,喝點小酒後,鈕承澤開始對他上下其手,她嚇到無法動彈,女方認為這並不是「愛」而是性,並直言「就只是男人對性的需求」,此外她也曝光鈕承澤的甜蜜「大餅」,表示「不排除未來我們有什麼樣的發展」,但K女認為,從頭到尾似乎都只是為了想發生性關係罷了。

  • 被鈕承澤指是女友 受害女曝對話紀錄反擊

    被鈕承澤指是女友 受害女曝對話紀錄反擊

    知名導演鈕承澤(豆導)2天前驚傳涉及性侵風波,今(7日)上午鈕承澤從住處前往大安分局接受訊問,稍早媒體傳出,鈕承澤向警方供稱和受害女子是「女友」,兩人朝交往方向進行中,不解對方提告,對此,受害女向媒體分享兩人對話紀錄反擊,駁斥鈕承澤所稱是「男女朋友關係」的說法。 \n據《鏡周刊》報導,鈕承澤接受訊問時稱和受害女子是男女朋友關係,對方也知道他有意追求,不明白被提告。據《聯合新聞網》報導,受害女子聽聞後,回應從未感覺被鈕承澤追求或有特別照顧,反駁與鈕承澤正往交往關係前進中。 \n而從Line對話紀錄看來,上月24日凌晨事件發生前,鈕承澤和受害女無太多互動,鈕承澤曾約她喝酒,女方向鈕承澤介紹自己姓氏後,回:「哈哈謝謝導演,我明天還要早起今天不能喝酒啦~」,事件發生後,鈕承澤透過Line向女方道歉並關心對方心情,受害女說:「我到家了,我現在先不想說話...」,2天後再回應鈕承澤:「我不會恨你或討厭你什麼的,但我覺得我暫時沒辦法回去工作」。 \n受害女再向鈕承澤表示,自己需要時間消化情緒,「你的對不起我有收到了,但我現在還沒辦法說出原諒這種話,我很害怕」,鈕承澤則回說:「真的很對不起!最在乎的是怕妳被傷害」、「妳有權利不原諒我,但真的很希望可以跟妳聊聊當面致歉」、「如果妳最後因為這件事而有了無法癒合的傷口...那我自己都沒辦法原諒我自己了!」。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 受害女當晚出現「這動作」 鈕承澤稱「好感的表達」

    受害女當晚出現「這動作」 鈕承澤稱「好感的表達」

    針對2天前傳出捲入性侵女工作人員風波,導演鈕承澤(豆導)今(7日)現身大安分局接受訊問,媒體稍早報導,鈕承澤表示和該名女員工是朝著交往關係發展的男、女朋友,他認為雙方是互有好感的,主因是當晚女員工的主管離開後,女員工是自行留下和他獨處,不清楚對方為何提告。 \n鈕承澤昨打破沉默,在臉書發聲明回應面對排山倒海的聲浪,自己已多日無法入睡,但絕不逃避,「我一定會勇於面對」。據《蘋果日報》報導,鈕承澤稍早在警局還原上月24日在工作室事發經過,透露當天他與一對客人從中午開始聚餐,受害女和女主管約下午5時現身,女主管約在午夜12時先行離開,只留下受害女與鈕承澤。 \n報導指出,鈕承澤認為與受害女子是往男女朋友發展中,互有好感,如果不是,當晚受害女可以先走,但對方卻決定留下來,使鈕承澤主張是「好感的表達」,不清楚是在何時雙方認知有誤差。而鈕承澤稍早從警局做完筆錄後,對媒體表示:「因為進入司法程序,會盡全力配合調查,等待結果,其實在司法外,有一場審判,我已經被判死刑了,鈕承澤已經死了。」之後還傳出推記者等傳聞,可見心情極度之差。 \n鈕承澤先前在拍攝電影《跑馬》時,傳出疑似趁著酒酣耳熱之際對女員工伸出魔爪,導致對方身心崩潰,無法再繼續工作,媒體報導,鈕承澤事後極力想向女方道歉,更向受害女主管表示願支付受害女半年到一年的薪水,約60萬,但女方最後並未答應。

  • 鈕承澤「獵物」包含女記者 住處頂加成「獸慾樂園」

    鈕承澤「獵物」包含女記者 住處頂加成「獸慾樂園」

    導演鈕承澤,傳出性侵劇組女同事遭控告,又遭身材姣好的K女上節目指控曾遭豆導伸狼爪,消息曝光後引發各界震怒,因此傳出他看中的「獵物」包含藝人、同事,就連女記者也在內,此外位在台北東區住處的頂樓加蓋,更被視為「女性禁區」。 \n \n根據《壹週刊》報導,鈕承澤狼爪除了藝人和同事,連女記者也不放過,曾晚上邀請下班的女記者到家裡小酌,而該女記者覺得單槍赴約不妥,便請另一名女記者作陪,到場時鈕承澤不僅狂開紅酒,還不斷拍肩摸手,行為舉止讓女記者想趕緊離開現場,未料鈕承澤竟脫口:「那就睡我的床好了」,這也讓兩名女記者酒只入口幾杯,就藉機奔離他家。 \n \n至於他位於東區忠孝東路216巷住處,七樓是工作室,頂樓加蓋作為安樂窩,根據到過頂加的人描述:「除了陽台,屋內沒有可坐的椅子,只有一張床,還有擺放整齊的數十支紅酒」 ,曾有男同事問為何擺設如此「隨性」,鈕承澤則故做神祕表示:「方便」,後來傳出鈕承澤頂加拍戲發生柯奐如事件,才知道他居心叵測。 \n \n此外根據友人透露,此頂樓是許多女性夢靨,有許多人被他藉酒意強抱強吻,不排除也有得逞的案例,更語重心長表示:「這間華廈是跟他同事過幾位女性的噩夢、結界、禁區,經過一定自動繞道,因為回憶太不堪太髒了」。 \n

  • 影》鈕承澤今早出面說明 律師推測下場可能是這樣.....

    影》鈕承澤今早出面說明 律師推測下場可能是這樣.....

    導演鈕承澤遭女性工作人員指控性侵,在神隱近一天之後,將於今早8時30分主動到大安分局說明案情,並表示:「該承擔的責任,我一定會勇於面對,絕不逃避」,而律師也表示由於鈕承澤是主動到案說明,因此聲押機率不高。 \n \n根據律師表示,鈕承澤用手指性侵被害女子,恐涉犯強制性交罪,依法至少判刑3年以上,最重可判刑10年,今天鈕承澤赴警局接受問訊、做完筆錄後,應會再被移送台北地檢署接受檢察官複訊,而檢察官會視涉案情節,考量直接訊後請回或做交保、限制住居、出境、出海等強制處分,若認為涉有重嫌,並有逃亡、串證、滅證之虞,不排除向法院聲請羈押。 \n \n但鈕承澤將主動到案說明,因此律師認為應無逃亡之虞,聲請羈押機率自然不高,不過強制性交罪屬於重罪,推測鈕承澤應訊後,以交保、限制住居、出境、出海等強制處分可能性較高。 \n

  • 鈕承澤鞠躬後突暴怒推記者 傳被這句話惹毛

    鈕承澤鞠躬後突暴怒推記者 傳被這句話惹毛

    52歲導演鈕承澤(豆導)今(7日)上午前往大安分局,針對遭捲入性侵女員工疑雲接受偵訊,中午鈕承澤訊問完成後,在警局門口表示不滿社會公審,突如其來行鞠躬禮後卻大爆走,不僅推記者還被目擊踹垃圾桶,媒體推估,疑和現場有人當時請他「再鞠躬一次」有關。 \n鈕承澤2天前被爆涉及性侵女員工案,傳他在上月24日凌晨在工作室對女工作人員伸出魔爪,導致女方下體受傷,報警指控被鈕承澤性侵,消息傳開後,關於鈕承澤過往的「黑歷史」也被一一翻出,對此,鈕承澤今在警局門口回應:「因為進入司法程序,會盡全力配合調查,等待結果,其實在司法外,有一場審判,我已經被判死刑了,鈕承澤已經死了。」 \n鈕承澤說完心聲後,隨即鞠躬快閃離開,據《ETtoday星光雲》報導,疑因在場有記者問他:「可以再鞠躬一次嗎?」才使鈕承澤之後暴怒,和媒體引發推擠,行為火爆,至於被目擊踹垃圾桶,可能是因當下踢到SNG線,對此,PTT上網友則說:「怎麼不鞠躬三次,家屬答禮」、「記者也是白目」、「他是道歉你以為是拍電影」。

  • 台灣記協fb談「鈕承澤已死」:發生憾事 誰負責?

    台灣記協fb談「鈕承澤已死」:發生憾事 誰負責?

    鈕承澤(豆導)涉嫌性侵女工作人員一事在演藝圈鬧得沸沸揚揚,他今(7日)頂著大光頭現身大安分局說明,步出警局時更向媒體表示:「我會盡全力做調查,並且相信期待遵守司法審判,但其實司法外已經有一場審判,我已經被判死刑了,鈕承澤已經死了。」台灣記者協會fb早前也發聲強調不是要為鈕承澤說話,但讓鈕承澤說出「我已被判死刑」,是否已對他造成極大心理壓力,萬一發生什麼不幸憾事,請問誰可以負責? \n \n鈕承澤在鏡頭前說出「我已被判死刑」,讓台灣記者協會的小編有感而發,在臉書寫下:「不是要幫鈕承澤說話,但深深覺得,媒體這樣鋪天蓋地的報導,讓鈕承澤說出『我已被判死刑』,是否已對他造成極大心理壓力,萬一發生什麼不幸憾事,請問誰可以負責?」 \n \n同時小編也呼籲鈕承澤身為公眾人物,應要有良好的道德標準,勇於面對事情、面對司法的勇氣,而不是喪氣地說「鈕承澤已經死了」這樣的話語,做錯事情要面對,而不是逃避,更不是用情緒的話語來閃避責任。 \n \n不過小編一席話也引來網友正負兩極意見,「真正不幸的是被性侵的女生」、「所以呢?媒體不需要鋪天蓋地報導,然後最好都沒人討論。好讓那些被性暴力傷害的受害人發生憾事嗎?真是笑死人的發文」、「啊不就好棒棒!替加害者說話前都要加一句:我不是這個意思」。 \n \n

  • 影》鈕承澤涉性侵鞠躬道歉:我已經被判死刑

    影》鈕承澤涉性侵鞠躬道歉:我已經被判死刑

    鈕承澤到大安警分局接受偵訊兩個小後走出警分局,他說,會盡力配合司法調查,以及未來的司法審判。他鞠躬道歉:「我已被判死刑,鈕承澤已死。」隨即搭車離去。 \n \n電影導演鈕承澤(豆導)驚爆性侵女工作人員,昨晚間發表聲明強調 「會勇於面對,絕不逃避」,今(7)日八點半前往大安分局說明。鈕承澤理光頭現身,前往大安分局說明,應訊2個小時後步出警局道歉,道歉鞠躬,稱我已經被判處死刑,「鈕承澤已死」,強調已進司法程序 盡全力配合調查。 \n \n鈕承澤步出警局簡短聲明,「因為已經進入司法程序,現在我只能說,我會盡全力配合調查,靜待調查結果,並且相信、期盼,這是一場公正的審判,但其實在司法之外,有一場公審已經在進行了,我已被判處死刑了,鈕承澤已經死了」,隨後一鞠躬轉身快步離開。

  • 鈕承澤神隱36小時終現身 頂大光頭原因曝光

    鈕承澤神隱36小時終現身 頂大光頭原因曝光

    52歲導演鈕承澤(豆導)被電影《跑馬》女工作人員指控性侵,5日晚上爆發,鈕承澤神隱36小時後,終於在今天早上八點半頂著大光頭現身,他的「新髮型」讓外界都很好奇,是什麼原因讓他剪掉頭髮。 \n \n鈕承澤今早頂著光頭、穿寬鬆衣物走出住家,豆導一現身就吸引媒體搶拍,面對記者提問,鈕承澤只說:「讓我去大安分局吧」,根據《聯合報》報導,鈕承澤日前仍上工時頭髮還是小平頭,而光頭造型是這幾天在家剪的,鈕承澤頂著大光頭看來是象徵抱著「削髮」面對的決心。 \n \n性侵事件從5日爆發後,鈕承澤直到昨傍晚才在臉書發聲明,表示自己精神狀態極差「但我不會逃避。該我承擔的責任,我一定會勇於面對,絕不逃避。」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