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鉛字的搜尋結果,共19

  • 華星印書局 訴說北港鉛印故事

    華星印書局 訴說北港鉛印故事

     已有80年歷史的雲林縣北港鎮華星印書局,保留鉛字印刷工藝與諸多器材,包括1萬多個鉛字、銅版、木版,印書局第2代蘇明堂為了重現鉛字印刷的故事,將住家打造成「華星印書局故事館」,配合北港朝天宮導覽行程,成為充滿在地故事的亮點。  華星印書局由蘇明堂父親蘇彭創立,當時只有1個小型手動名片印製器,後來才添購2台二手印刷機,由於印刷品質精良,顧客絡繹不絕,成為北港地區最具規模的印書局,1970年蘇明堂接手印書局,2013年退休交棒。  蘇明堂表示,早期印刷以活版鉛字印刷為主流,30年代台灣物資缺乏,印刷品可說是奢侈品,印名片的顧客都是官員仕紳,其他印刷品主要以農會、學校、寺廟等機關社團為主,每天都有接不完的訂單、從早忙到晚。  蘇明堂說,印製寺廟的籤詩最為繁複,因為一般籤詩為60甲子籤,共有60個版,內容引經據典、用字講究,排版時不能有任何錯字,否則便是對神明大不敬,所以每次印刷前都再三檢查,務求完美。  鉛字印刷歷經一段輝煌時代,直到70年代平版印刷崛起,隨後電腦排版出現,鉛字印刷不敵世代技術的更迭,逐漸淡出印刷界,成為歷史的陳跡。  不過蘇明堂認為老兵不死,收藏了上萬個鉛字、銅版、木版,以及各種早期印刷器具,在住家成立「華星印書局故事館」,今年獲選「北港街角藝事館」計畫補助,著手打造街角新亮點。

  • 訴說鉛字印刷的故事 華星印書局成街角亮點

    訴說鉛字印刷的故事 華星印書局成街角亮點

     已有80年歷史的雲林縣北港鎮華星印書局,保留鉛字印刷工藝與諸多器材,包括1萬多個鉛字、銅版、木版,印書局第2代蘇明堂為了訴說鉛字印刷的故事,將住家打造成「華星印書局故事館」,配合北港朝天宮導覽行程,成為充滿在地故事的街角亮點。  華星印書局由蘇明堂父親蘇彭創立,當時只有1個小型手動名片印製器,後來才添購2台二手印刷機,由於印刷品質精良,顧客絡繹不絕,成為北港地區最具規模的印書局,1970年蘇明堂接手印書局,2013年退休交棒給第3代。  蘇明堂表示,早期印刷以活版鉛字印刷為主流,30年代台灣物資缺乏,印刷品可說是奢侈品,印名片的顧客都是官員士紳,其他印刷品主要以農會、學校、寺廟等機關社團為主,每天都有接不完的訂單、從早忙到晚。  蘇明堂說印製寺廟的籤詩最為繁複,因為一般籤詩為60甲子籤,共有60個版,內容引經據典、用字講究,排版時不能有任何錯誤字,否則便是對神明大不敬,所以每次印刷前都再三檢查,務求完美。  鉛字印刷歷經一段輝煌時代,直到70年代平版印刷掘起,隨後電腦排版出現,鉛字印刷不敵世代技術的更迭,逐漸淡出印刷界,成為歷史的陳跡。  不過蘇明堂認為老兵不死,收藏了上萬個鉛字、銅版、木版,以及各種早期印刷器具,在住家成立「華星印書局故事館」,今年獲選「北港街角藝事館」計畫補助,著手打造北港街角新亮點。

  • 找你的名字 重溫鉛字歷史

    找你的名字 重溫鉛字歷史

     「老師,我的名字找不到!」嘉義市政府11日辦百工百業見學活動,帶青年體驗縫紉、活版鉛字印刷的職人工藝,手機世代的8年級生要從數十萬鉛字裡「海撈」自己的名字,每天使用的3個字,怎麼也找不到,向職人師傅求救的呼聲此起彼落。  嘉義市工商發展投資策進會11日舉辦首場「百工見學暨青年領航論壇」,參訪70餘年的嘉義針車行、60多年的豐益印刷廠,針車行第4代負責人吳震泓及游貴瀾夫妻教學員體驗用手一針一線縫製布包拉鏈,印刷廠老闆羅伸茂帶領青年從鉛字盤裡找鉛字。  8年級生是滑世代,電腦及手機取代字典,要從一堵堵牆面般的字盤共約25萬鉛字的字海裡,撈出自己的名字,青年學子著實體驗海裡撈針,頻頻向羅伸茂求助說「老師,找不到我的名字!」,即時救援的羅老闆問「你的名字是…」,場面熱鬧有趣。  嘉義針車行創立於1944年,是嘉義最老的針車行,機器量產快速時尚衣飾,縫紉師傅以修改衣服為主,針車行維修針車的服務案比賣針車的量大,縫紉職人的手藝也式微,男女青年學子跟職人學縫拉鏈,光是穿針引線就考驗眼力和手巧,趣味橫生。  副市長張惠博、工策會總幹事蔡宗穎鼓勵青年透過見學在地的傳統行業、學習職人手藝,認識嘉義的底蘊,進而為轉化為文化創意,為傳產找新活路。

  • 「好漢玩字」走復古風 展出鉛字銅模

    「好漢玩字」走復古風 展出鉛字銅模

    「2017好漢玩字」農曆年前於高雄駁二開展,本屆特別結合台灣僅存的繁體漢字活版印刷術,以新舊對比方式,介紹台灣銅模鑄字的「日星鑄字行」,以及本土研發的新字體「金萱體」,迥異風格卻各有其擁護者。 高市文化局長尹立表示,過去沒有數位印刷,活版印刷需透過鑄字行、排版房、印刷廠、裝訂廠緊密分工,才能印出書籍,但隨著科技進步,有將近50年歷史的日星鑄字行,成為台灣僅存鑄字行,保存最完整的正楷、宋體、黑體鉛字銅模。 他說,經歷數十年反覆使用,這些銅模已逐漸毀損,日星鑄字行老闆張介冠為此發起「字體銅模修復計畫」,高市文化局則希望透過好漢玩字展覽,呼籲民眾正視傳統印刷工藝的保存與傳承。 另方面,造字產業也隨科技演變漸漸轉型,從傳統鉛字凸版印刷,進步到電腦字體設計。例如台灣新世代造字團隊Justfont (就是字),即由一群年輕人組成,也是全球首家中文雲端字型服務。 Justfont去年推出本土新中文字體「金萱體」,推出後引發設計圈迴響,這次在好漢玩字展覽中,與銅模鑄字激盪火花。 「2017好漢玩字」首度結合傳統造字產業,以「木刻」、「剪紙」、「招牌」、「鉛字」及「篆刻」五大類,邀12位造字職人對話,展覽期間並規畫「字造者」講座, 19日下午3時至5時,將邀設計師田修銓本人,分享「日常中的平面設計」,歡迎民眾踴躍參加。

  • 柯贈活版鉛字塊 沙:情義更重

    柯贈活版鉛字塊 沙:情義更重

     台北─上海雙城論壇22日舉行歡迎晚宴,由台北市長柯文哲出面接待上海市委常委、統戰部長沙海林;席間,兩人交換紀念品,北市府贈送「貳零壹陸臺北上海城市論壇」活版印刷組,因活版鉛字塊很重,沙海林接下時妙語回應,「鉛字很重,但情義更重」。上海市則回贈「今日上海」絲綢畫一幅,強調兩岸雙城之友誼,來自過往的信任與共識,期望與台北市再續前緣,共賞今日城市的美好與活力。  晚宴開場前,柯沙兩人除致詞外,沙海林更轉達上海市長楊雄的問候及信函;楊雄在信中表示,雙城論壇自2010年舉辦至今,兩市交流已成為兩岸城市交流典範,由於安排外訪,無法出席論壇,特委派沙海林為市長代表,以示重視。藉此釐清外界對沙海林「層級過低」的質疑。  出席晚宴的民進黨議員童仲彥受訪轉述,柯市長並未在晚宴上提到「一個中國」,僅低頭猛吃飯,酒一杯都沒喝,還嫌上菜太慢,十足「省話一哥」;沙海林則是杯杯見底,每一杯都乾杯。  北市府發言人林鶴明受訪表示,席間,沙海林逐桌向貴賓致意,晚宴結束時也確實有些酒意,但相當盡興,也和台北市議員及北市府大陸小組成員交流,尤其議員們更不分藍綠,大家相互交流,相談甚歡。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喝酒不開車,喝酒過量,有礙健康!

  • 鉛字排版手民

    鉛字排版手民

     他們特恨「手民誤植」的小啟,編輯記者作家犯錯,卻由他們頂罪。他們經常拿起作家的稿子,抖動之:這個喔,我也能寫,你認為?嗯呃嗯。  我進報社,一九七八年初,此後五年左右,手工鉛字排版始逐漸停止,大部分改成機器打字,設小組專司校對。  長寬概約○點三公分,呈方形,高約兩公分;報紙內文使用的鉛字,大小如此。標題鉛字長寬依等比例增加,大號字體有超過兩公分的。但不論何級數,高度皆同,因為必須平面整齊才能印刷。  鉛字架一列列,高有兩公尺多,架上橫豎隔出等面積小格子,每小格中置同一鉛字若干,不可混他字。較常用的字分布於中下段,最上段多是生僻字罕用字。熟練的排字員,真正閉著眼也可以撿出要用的字,因為某字永遠放在某格。  排版流程是這樣的:編輯將記者或作家的原稿黏合成一長條,標明字高(直排一行字數)、字體、級數,交排字房領班,畫記,撕為數小張,分付數名排字員,都撿排完成,鬥版,板框圍住,粗橡皮筋綑綁固定,難尋字往往倒填任一鉛字,以示待補。接下來勻糊油墨於版面,覆蓋一白報紙,持滾筒「壓馬路」,掀起,即校對粗樣。編輯拿到粗樣與原稿,校對之,紅筆標誌錯漏字,線條拉至空白處,書正確字,復交領班。排字房依校稿改正後又壓一次馬路,編輯再校對,無誤,定版,原稿丟垃圾桶。  我早年的手稿,無存,因此。彼時影印機頗稀罕,簡易型傳真機亦尚未面世。物力維艱,讀東吳時,我還常幫教授刻鋼板,今猶保留數張鋼板油印講義。  職調「人間副刊」後,見過許多當時名家的手稿,皆個性分明;聚首,對照字跡,啊呀,果然字如其人。當然,錯愕也有,例如,字體秀氣但英武異乎常人,或字體豪放但舉止斯文含蓄。印象最深是高陽先生的手稿,勉強形容,天馬行空加龍遊鳳戲,然仍不夠傳神;聽說,排字房專派一人撿排他的稿子兼校對,真好本領。另,作家蕭麗紅的長篇小說《千江有水千江月》,我可能是作者以外最早看到手稿並全部讀完的。又另,為了擠進更多字,副刊例須照相縮版,字很小。  不知何故,排字員泰半脾氣不是特別好,有些還特別不是好;他們特恨「手民誤植」的小啟,編輯記者作家犯錯,卻由他們頂罪。他們經常拿起作家的稿子,抖動之:這個喔,我也能寫,你認為?嗯呃嗯。我每遇此輩性地發作,一律回曰肯定肯定。其中一人,獨喜瞵我而言:你的什麼廁所什麼的什麼故事,我也能寫。我皆回曰當然當然。我如今之所以面貌不復昔年猙獰,修養尚可,部分實應歸功諸排字員。瞵,台灣語音同「銀」字,晉左思〈吳都賦〉:鷹瞵鴞視。  排字房隨時須補充鉛字。凡已付印之版,拆開棄集,鑄字廠回收,重新鑄造供應。日日排版,量巨,不可能一字一字拾認再歸位。順便一說,時代嚴肅,橫排字是不行的,因為共匪的報紙都橫排字。「共」與「央」二字形似,必遠隔,避免誤認,若互換,中央變成中共,事非小,難善了。  報社鉛字架何時完全撤除,忘了。離職後偶然會在僻巷街角驚見小型排字印刷店,總要駐足思往事。我現在還清楚記得幾個領班排字員的面容。

  • 鉛字文創化 鑄字行尋新定位

     揭開神秘面紗!全台唯一的日星鑄字行經歷凸版印刷產業更迭,改變以往封閉的經營模式與廿位跨界創意人聯手,一同重新設計活版印刷,讓鑄字踏入每個人生活周遭,為老行業尋找新未來。  日星鑄字行與社會創新實驗室成立「日星又新」工作坊,結合跨界人才,嘗試運用設計、商業及文化手法,扭轉老行業凋零的必然,經過一周獨立創作,昨天在鑄字行地下室舉辦發表會,新點子與陳列著上萬個老鉛字字架形成新舊強烈對比。  「用紙張承載文字!」從事美學研究的林文山說,日星鑄字行就像是一部辭海,每人心中有自己想要的字,他把「文」這個字的故事化為一本書「說文」,外觀看起來是書,實際上為便條紙,用手工紙結合鑄字打印內容,增加鉛字文創性,還在書中附上一只鉛字銅戒。  日星鑄字行老闆張介冠表示,只要有任何一家印刷廠還在,鑄字行會陪伴一直走下去,年輕朋友帶給他很大衝擊,不管是活版印刷開放體驗、文化創意融入或業務改善,從活動中他看見鉛字的未來。

  • 修鉛字銅模 王士儀義助日星

     台灣最後一間鉛字鑄造廠日星鑄字行,負責人張介冠希望能替華人傳承印刷文化,也有許多熱心志工幫忙,但因鉛字銅模修復需要具書法知識技巧,知名書法家文化大學教授王士儀得知後願意協助,十九日兩人初次相見討論合作事宜。  日星保存的鉛字銅模為全世界最久遠的楷書鉛字銅模,張介冠說,這套銅模是由誰寫的已不可考,只知道是某位清朝進士在民國十年左右書寫,並在上海刻印製造。  銅模有使用年限,材質因素用久會壞、但不用也會壞,張介冠擔憂地說最近銅模壞了許多,損壞狀況嚴重讓他想加緊腳步做好銅模修復。因修復銅模需要保持原先書法手寫的行氣,熱心的志工幾乎都無法達到張介冠的要求,因此他十分盼望有一位「明」師,來為他及志工指導書法知識,讓這條遠路出現一絲光明。  王士儀是文化大學國劇系教授,精研戲劇理論,曾留學希臘雅典、英國牛津、法國巴黎、美國紐約等著名大學,他八歲起便學習書法,在書法上的成就與他在戲劇方面一樣非同凡響,他的草書尤其有名,獨具一格被尊稱為「王體」。  王士儀得知張介冠的困境後表示願意助日星傳承文化,他並說將力邀另兩位大師,師大教授張文彬及《中文大辭典》總編輯李殿魁加入,王士儀知道張介冠為印刷文化所做的一切後說:「這是文化部該做的事,只有你一個人實在太辛苦了」。

  • 都會掃描-細說鉛字故事 現場DIY

    台北:中國時報與日星鑄字行將於廿八日(星期四)下午兩點至四點,在本報二樓簡報室舉辦生活講堂活動,細說鉛字的故事,現場並有活動DIY,歡迎讀者報名參加,報名電話:○八○○○三三○八八。

  • 日星鑄字行 細說鉛字故事

    日星鑄字行 細說鉛字故事

     全台灣最後一間鉛字鑄造廠「日星鑄字行」,保存最完整的繁體中文鉛字,不甘於被時代洪流淘汰,老闆張介冠夫婦咬牙撐起店鋪及開設「印刷工藝館」的夢想,十七日將鉛字故事細說從頭,希望喚起更多重視及回響。  每一枚鉛字都是從銅模鑄造而成,日星保存楷書、黑體、宋體、仿宋等書體、七種大小規格的銅模,因日久磨損不堪使用,張介冠約三年前復刻一套卅萬字的銅模,但憑自己單打獨鬥,相當困難。  張介冠說,日星的鉛字售價幾乎是全世界最便宜,低於日本約五、六倍,且隨活字印刷逐漸被電腦排版印刷取代,市場嚴重萎縮,年輕人不願承接,如今他已六十歲,擔心後繼無人,浩繁的銅模復刻工程不知能否完成。  台大建築與城鄉所投入協助,助理教授陳良治說,電腦排版字體完美卻過度僵硬,鉛字活字印刷每一撇一捺都富含飽滿的生命力,老闆希望搭起與設計師的橋樑,讓鉛字印刷更廣泛應用在現代化設計概念中。  昨天工作坊分「空間改造」、「文創商品開發」及「行銷」等組別,因鑄造廠內陳舊昏暗,學員就如何改善空間,讓人樂意親近,並如何開發新商品等集思廣益,盼為老鉛字賦予新商機並打開通路。日星已推出「雙喜」鉛字、玻璃瓶中信等小物,外型討喜,當張老闆一秀出,在場人眼睛均為之一亮。  陳良治感嘆,日星的價值反倒外國人早一步看到,就連歐洲學校都來參訪,以部首陳列的鉛字是最立體教材;反觀文化局始終被動,公部門習慣錦上添花,鮮少主動挹注。  城鄉所宮恩培說,日星肩負傳承使命,盼建立一千坪印刷工藝館,完整保存整條瀕臨沒落的活字印刷產業,但經費粗估二億元,現有的收入和捐款根本杯水車薪。

  • 糖福印刷廠榮退 盼就地保存

     台糖公司福利委員會在全台糖廠唯一設置的新營糖福印刷廠因活字版印刷業務量大幅萎縮,總公司有意將糖福印刷廠部分設備移往高雄橋頭糖業博物館保存,文史界認為移往橋頭無法凸顯印刷廠的文史意涵,且會讓珍貴的鉛字及印刷設備散佚,積極爭取現地保存。  新營社大昨安排學員前往新營中興路糖福印刷廠參觀,另有一整天課程研討糖福印刷廠興衰史及未來何去何從。參觀糖福印刷廠時,廠內保存的鉛字因久未使用已蒙塵,至於印刷機台在退休老員工唐茂長解說及操作下,重現當年印刷興盛時期樣貌。  主管糖福印刷廠的糖福育樂公司新營營業處經理馮吉成說,印刷廠於民國四十三年籌備,四十四年成立於彰化溪洲糖廠,五十八年遷至新營糖廠,全盛時期印刷廠有一百廿多名工人,新營區公司行號、學校、診所等都曾是糖福印刷廠的主要客戶。  不過,隨印刷技術日新月異,尤其高速印刷取代活字版印刷,糖福業務量也逐漸萎縮,馮吉成表示,糖福印刷廠仍在營業中,但以活字版印刷二次加工為主,主要印製台糖超市、加油站折價券、或民間單位小型傳單、學校園遊券等,熟悉活字版印刷的老員工幾乎都已退休,僅剩唐茂長回鍋幫忙。  唐茂長說,全盛時期員工從早上八點上班到晚上十一點,光是撿字員就達卅五人。  馮吉成說,目前糖福印刷廠仍有八百多萬個鉛字,銅模七萬多個,分中、英、日文,文史界則表示,糖福印刷廠目前是台灣保存最多且最完整銅模及鉛字的印刷廠,期盼就地保存,馮吉成認為,就地保存可凸顯該印刷廠的歷史意義,但仍需由台糖總公司作決定。

  • 行銷鉛字 文創業者伸援手

     部分設計者跟日星鑄字行合作,把鉛字印在文創商品上,賦予鉛字新生命,也讓日星能減少虧損。另外,原本被認定沒落的活版印刷業,媒體報導後,鑄字行成觀光景點,但老闆張介冠說,最大心願還是傳承鑄字工藝。  張介冠說,以前鑄字行被認為是夕陽產業,每年虧損上百萬,這兩、三年來,平面設計者在設計裡加入活版印刷,文創公司「阿之寶」就跟日星合作,讓大家一起來「檢字」,挑選自己喜歡的字,也有鉛字禮盒,在台北光點和阿之寶店裡販售。  還有文創公司「最糜」推出鉛字卡片,每張卡片附上一個鉛字,讓民眾感受傳統活版印刷的魅力,目前有福至卡、真讚卡、迎喜卡等,一張卡片販售一五○元。張介冠說,這些卡片在誠品書局販售,商品上還有日星的logo,幫他們行銷鉛字,所得利潤還回饋給他,未來將朝這方向邁進。  另外,日星鑄字行經媒體報導後,每天都有大批遊客前往,把鑄字行當觀光景點,張介冠說,民眾大多都會買點鉛字,增加他們收入、彌補虧損,但他最想做的,還是保留活版工藝,不要讓活版印刷在台灣絕跡。

  • 力保活字印刷日星虧錢苦撐

    力保活字印刷日星虧錢苦撐

     台灣最後一間鉛字鑄造廠日星鑄字行,因肩負文化傳承責任,老闆張介冠(上圖,鄧博仁攝)即使每年虧百萬,仍咬牙苦撐,大陸開出優渥條件向他招手,他仍堅守台北市大同區發跡地,最大希望就是能保存活字印刷文化,並於台北成立印刷工藝館。  張介冠說,日星保存的鉛字銅模為全世界最久遠的楷書鉛字銅模,約民國十年至廿年間在上海生產,有楷書、宋體、黑體共約十五萬字。銅模用久已磨損,他希望能復刻一套共卅萬字的完整銅模,但靠自己生產要花一‧五億,請日本廠商製作則要十倍價格。日星一天約可生產十個銅模,卅萬字要一百年才能完成,六十歲的他非常憂心,在他走後漢字活字印刷就此消失。  這三年來美國、法國、西班牙、日本等國外學者從網路上得知日星,自費跑來台灣參觀,離開時都留下一句「你們的政府在做什麼?」的疑問。日星僅靠張介冠夫婦兩人經營,供應仍使用鉛字的印刷廠,一個月的鉛字收入僅三、五千元,如果將七十坪的工廠租出去,每月反而可收八萬元房租,還不用虧水電費。  上海某單位認為鉛字在文創方面有很大的商機,缺乏技術的他們非常希望張介冠能去幫忙,最好連日星的器具一併帶去,價格好談。台南市也曾熱情邀約日星到孔廟旁設工藝館。但張介冠靦腆笑說:「我還不想輕易放棄台北市,更不想放棄大同區。」  張介冠期待政府能提供一千坪空間設印刷工藝館,並有一‧五億經費復刻銅模。鑄字僅是活字印刷的一個環節,他目前和台大建築與城鄉所研究細節。張說,印刷工藝館如能成立,鉛字文創商品及參觀潮便有可觀收益,但最大意義是保存古老文化。  台北市文化局專委劉得堅表示,提供千坪空間可能有困難,文化局經費不足,會再了解日星的想法,在可能範圍內提供協助。

  • 藍漢傑字的流浪 BenQ真善美首獎

     數位科技不是年輕人的專利,由明基友達基金會、中國時報人間副刊、誠品書店聯合舉辦的「BenQ真善美獎─數位文學創作競賽」,十九日舉行頒獎典禮,首獎由五年級生、旅居德國的文字工作者藍漢傑的作品《字的流浪》獲得。藍漢傑以三組攝於跳蚤市場的鉛字為意象,凸顯數位時代來臨、鉛字時代已死的現況,內容則是描述二戰時期猶太小女孩「安妮」的故事。  藍漢傑昨天在頒獎典禮上,以手機越洋傳來得獎感言及個人近照,並投影在舞台上,為這項數位創意競賽作了完美註腳。藍漢傑表示:「人類思想生態目前正呈現全球暖化現象,真善美的資源則被嚴重消耗,唯有善意的書寫可以像種樹一般,為又熱又平又擠的世界注入氧氣。」  今年大獎以「記,憶」為題,鼓勵民眾創作,留下生命歷程的瞬間感動。中國時報總監、中視董事長林聖芬表示,數位科技讓現今社會處於快速變化的年代,卻讓很多珍貴的事物更容易被忽略、丟棄,如何利用數位科技將圖文結合,共同呈現真善美,留下珍貴記憶,是現代人的最大課題。  明基友達文教基金會執行長陳哲妮表示,數位創作最迷人之處,就是以不同的模式呈現創意,結合數位媒材,讓創作不再限於紙本,而且有更寬闊多元的揮灑空間。她期待台灣的文學創作能持續深耕,並以此開創下一個數位文學年代。  首獎得主藍漢傑畢業於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擁有巴黎第八大學表演藝術碩士學位,曾任DJ、教職、駐法記者等工作,譯有《必然的瘋狂》、《丈夫不見了》、《三個陌生女子》等書。  藍漢傑表示,這組作品是去年在柏林跳蚤市場鉛字攤前所拍攝,老闆和他提起這些德文鉛字的歷史,正好與《安妮的日記》作者安妮法蘭克(Anne Frank)同一時期。這本書描述一位猶太小女孩在二戰時期的見聞,小女孩最後死於集中營,日記於一九四七年發行後,至今仍是全球最暢銷書籍之一。  「安妮可能讀過這些鉛字印出的文字,這些鉛字也可能印過安妮的日記。」藍漢傑表示,鉛字時代已經結束,數位時代取而代之,但無輪是具體的鉛字還是虛擬的數位,其靈魂仍是人的思想,因此他以文字的聽、讀、寫為歷程,呼應安妮法蘭克的故事,借以凸顯書寫工具變遷的戲劇性。  藍漢傑指出,安妮在日記中曾三次提到「從窗口偷偷探望庭院中的栗子樹」,因此這棵樹後來被稱為安妮法蘭克樹,可惜去年卻被一場暴風雨擊倒。所幸過去十多年間,這棵樹的種子已經被有計畫的採集、分送各地,讓猶太屠殺的悲情,化為生生不息的希望。

  • 字的流浪

     得獎人名單及作品  (頒獎典禮2月19日星期六下午3點起,於誠品信義店六樓舉行)  ■首獎(獎金15萬元及獎座)  藍漢傑──字的流浪  ■二獎(每件頒發獎金6萬元及獎座)  josefhsu、姚佳慧──最後夏天,Astroland  郭景捷──違章天堂  ■三獎(每件頒發獎金3萬元及獎座)  朱詠安──重疊  胡原境、陳季蘭──那個牌子的肉燥米粉  李文志──紀錄光影的記憶  ■創意獎(每件頒發獎金1萬元及獎座)  Micro Who──Take Picture, Take Memory  汪彥成──城市記憶  林子群、方凱平──拍海  吳正夫──老宅  吳則蒲──洗不出的底片──記憶中的綠地  李勇志──向它告別  洪妤──而後熙來攘往情景交融的記憶  莊少橙──來時的路?  張威威──被天使掠奪的愛  張燕珍、林慧萍──味道的記憶  黃皮──蟲洞  陸孝文、徐庭瑤──散場  梁敦為、賴亭安──那些你留給我的記憶  鄭雅之──「喂!你還記得我嗎?」  蘇嘉琦──寄憶  (決審會議記錄明日刊出)  ▲作者簡介  自由撰稿人。藝術學院戲劇學士,巴黎第八大學表演藝術碩士。現旅居德國。  ▲創作理念  經過柏林圍牆前Mauerpark的跳蚤市場,窺見一賣鉛字塊的攤位,發現了這些鉛字與字鍵流落到陌生寒冷的版圖。老闆說起這些德文鉛字的歷史,正好與Anne Frank共處過同一時代,她可能讀過這些鉛字印出的文字。甚至,這些鉛字,極可能印過她的日記。在柏林這傷痕累累之都,文字與文字仍有距離,人與人亦然。  字來了。  是聽來的,在黑夜裡,先是從母親的口中,為了哄睡小女孩。  女孩不識字,於是靜靜睡去,沉入遠方的夢境。  字來了。沒有翅膀地降下。  是讀來的,在清晨裡,先是從父親的手中,為了閱讀一篇戰事。  女孩識字了,於是深深尋思,陷進刻印的迷惘。  字來了。  是飄來的,在紅霞裡,先是從路人的腳下,為了踐踏一份宣言。  少女默念著,於是加快腳步,逃向書寫的庇護。  字來了。夾著戰火而來。  是燒來的,日以繼夜,先是從邊界的壁壘,為了假借一條信念。  少女書寫著,於是緩下憂傷,沉潛哲人的思惟。  字來了。  是飛來的,在黎明裡,先是從藍色的天光,為了宣揚一則訊息。  少女注目著,於是輕輕微笑,回到了文字的自己。  字來了。彷彿天使垂目。  字,靜靜躺下,猶如少女的碑文,  她,死於集中營。  字,沒有死。  字,承載著她,溫柔地從日記的手跡,  以鏡子的角度,鉛的份量,印出了她。  字來了。  有人以字承載,有人以字殺戮。  有人以字原諒,有人以字救贖。  東邊的字往西邊逃逸,西邊的字往東邊隱遁。  字,流浪在為分裂而築的圍牆兩面。  字,流浪在為孤獨而寫的人們之間。  字,以鏡子的角度,以鉛的份量,終究成為自己的碑文。  字,安息著,宛如少女的墓碑。  可是,字復活了。  字來了,  以金屬的姿態,時間的光澤,  字,為了記憶,持續幻化,持續流浪……  ──寫給Anne Frank(1929-1945),以及柏林圍牆前的賣鉛字攤。

  • 我見我思-「黑色畫面」的聯想

     諾貝爾頒獎典禮的現場轉播,大陸收視戶都不時看到「黑色畫面」,因為,大陸異議人士劉曉波得到本屆的和平獎。看到這幕,覺得「很溫馨」,因為,想到台灣在二、三十年前,大家也時常看到「黑色畫面」。  在民國六○年代末、七○年代初,台灣仍處於戒嚴、威權體制的時代,黨外異議人士的聲音剛發聲。那個年代,最威風的是警總、新聞局,它們掌控社會的耳目,民眾能看什麼、能聽什麼,都要他們決定。  那個時代,訂國外雜誌的民眾,時常收到雜誌、打開一看,嘿,嘿,有一大片「黑色畫面」,不知是警總、還是新聞局,總之,是一個吃飽沒事幹的單位,他們的業務就是把「不宜觀看」的內容,全部用黑色鉛字筆整篇、整段的塗掉。而且,嗯,用的鉛字筆相當好,你極盡目力也看不出原文是寫些什麼。  接著就是黨外雜誌時代,先是用「黑色畫面」管制,後來發現整本都是大逆不道,乾脆就全部查封。先從書報攤查封,後來乾脆到印刷廠查封。不過,事情總是這樣,越查封越火紅,被查封者就轉到地下流通,而且,賣得更好。許多人大概還記得,那段偷偷摸摸去書報攤買黨外雜誌,跟老闆彼此使個眼色,老闆就從書報底層迅速抽出一本雜誌給你的情景。  為什麼要有「黑色畫面」、查封?聽到政府的理由,你會很感動,真是「愛民如子」。他們說,那些大逆不道的言論,都是共產黨、台獨分子…等幾合一的顛覆分子搞的,為了避免民眾不成熟的心靈受到汙染,不要讓他們挑撥「政府與民眾的感情」,一定要取締根絕。  幸運的是,台灣走過這段歲月了,黨禁、報禁開放了,也解嚴了,言論管制封鎖算是走入歷史。結果黨外雜誌大賣?錯啦,全掛了。因為,資訊管制不再,所有報導、言論、觀點都容易取得,也更要攤在太陽下檢驗,賣小道消息的雜誌反而難以生存。民眾遠比獨裁政權想像的更成熟,更有判斷力。不成熟、不敢面對事實、真理與批判的,恰恰是躲在黑色畫面之後的統治者。  比較好奇的是:當年負責拿鉛字筆、製造黑色畫面的那些米蟲,後來都到哪裡去了?政府讓他們退休?還是「輸出」到其它極權國家,繼續拿鉛字筆、製造黑色畫面?  據說,大陸對這次封鎖諾貝爾獎頒獎典禮新聞已到誇張地步,不僅電視有黑色畫面,連網站上要查詢,輸入一個「劉」字,都很快被刪除。其實,縱然大陸這次封鎖得天衣無縫,但在全世界其它人眼中,這事件都是一個負面印象了。  回頭看看台灣走過的路,以大陸目前走資本主義、經濟對外開放,與世界各國互動頻繁,加上網路帶來的資訊流通,實在是「查不勝查」,投入查封的效益極低。未來,那種「黑色畫面」,最後總會消失。大陸官方終究會發現,投入資源、人力,製造黑色畫面,既無必要又得不償失。

  • 鉛字印刷 嚴韻詩集字字辛苦

    出版詩集不稀奇,要印本書也不難,詩人嚴韻卻捨棄了現代電腦排版的便利,在日新鑄字行負責人張介冠的協助下,以活字印刷出版詩集。經過「字字皆辛苦」的十個月,推出台灣近卅年來的第一本鉛字印刷書《日光夜景》。 嚴韻是譯者,曾引介安潔拉‧卡特小說到台灣,這次出版第一本詩集《日光夜景》,集結了近十三年寫下的八十首詩。嚴韻說:「我從很久以前就想:如果有一天讓我出詩集,我一定要用活字印刷!」她希望透過活字印刷在紙上留下的浮凸紋印,讀者可以用眼、指尖感受字的樣貌與呼吸。 日星鑄字行負責人張介冠為了這本詩集,傾盡心力,不僅全力配合找字、鑄字,更找回以前排版、印刷的老友林金仁、黃保安協助印刷。張介冠說:「還有人願意用這種方式出書,我們很感動很興奮,但也有點心酸,真的是種很複雜的感受。」 回憶自己經手的、上一本以活字印刷出版的書,張介冠搖頭直說:「算起來快卅年囉!」這次的印刷過程,每個環節的重新建整都是難處。儘管日興鑄字行的鉛字保存還算完整,但難免有所缺漏。加以這項產業早已消逝,因此排版時,為了製造行間距離所需的鉛條木條難尋。而能撿字、排版的師傅更是離散各地。 張介冠說,一位有經驗的撿字員一小時可撿一千兩百至一千五百個字,有經驗的排版員,排好一頁需一個半小時。「這本詩集僅有一萬八千多字,但因尋找材料、協調師傅幫忙,很耗工。」 對於這本耗去十個月製作的詩集,嚴韻苦笑,「我沒想到這麼費工。」但也因從頭到尾親身參與,看著自己寫出來的詩一個字一個字被撿取、排版、印刷,「感覺真的像是生了一個孩子。」 看著《日光夜景》的出版,張介冠認為:「這不只是一本詩集,而是一部藝術品!也許,會是復古運動的開始喔。」

  • 文化看板-《日光夜景》新書分享會

    時間:2010.4.4(日) 3:00-4:00pm;地點:北市信義誠品三樓Mini Forum;來賓:詩人嚴韻,日星鑄字行負責人張介冠,行人文化總編輯周易正,現場由日星鑄字行張老闆示範並壓印詩選。另外,《日光夜景》當鉛字遇上詩──鉛字活版展,今年四月至五月,在北市信義誠品3樓文學書區與敦南誠品2樓特展區展出。

  • 書 快 訊

    ●曾翻譯《焚舟紀》(行人)等安潔拉‧卡特系列作品的嚴韻,日前自費出版詩集《日光夜景》,以日星鑄字行的鉛字排版,啟動印刷廠閒置已久的活版印刷機印製完成,整本詩集從排版打樣至印刷過程皆已拍攝成影片,youtube上可看到部分片段。《日光夜景》因書頁間可撫觸到鉛字的痕跡,在文學青年間引起注目,該書目前可在各獨立書店購得,未來預計在誠品書店展覽全書的鉛字印刷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