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鋸箭的搜尋結果,共12

  • 英全執政100天》討好特定少數 見樹不見林 鋸箭法處理危機 非治國之道

     蔡英文總統說,別用百天評斷執政成敗。的確,七年之病難求三年之艾;只是,蔡民調下滑關鍵,並非人民急著對她下定論,而是當前整個政府,施政重心過度抓小放大,目光集中在單一事件的危機處理,卻忽略透過政策刨除結構性問題。這種「鋸箭法」的治國方式,或能解燃眉之急,但對蔡個人乃至於國家未來,終究是短多長空。 \n 蔡政府支持度下滑,幾乎所有蔡視為改革的作為,多數人無感,這對蔡必定難以接受。因為過去百日,政府幾乎是以「竭盡所能討好」的低姿態當萬應公,人民何以不埋單? \n 究其關鍵,恐在於遺忘政府角色,不應只是集中資源照顧少數,而是得將有限資源,透過整體規畫與行政作為,讓受益者極大化。否則,對多數人而言,獨厚特定人的牛肉,無疑是另種不公平,不滿怨氣自然而生。 \n 然而,面對國道收費員抗爭、華航罷工,政府對訴求照單全收,表面看似勞工權益獲勝,但背後根本問題卻是,台灣勞工血汗困境,依舊文風不動。因此,為政者該做的,是藉個案擬定政策提升整體勞工權益,而非見樹不見林,這不僅會讓自己陷入「十個鍋、九個蓋」的窘況,更會徒增勞資衝突。 \n 或是,面對張藥房事件,政府該做的不應只是協助張家人變更地目蓋房,而是徹底檢討國家土地徵收程序補破網,避免類似情況再發生。否則,張家人的眼淚若只喚回一棟樓,這對社會整體發展未免也太可惜。 \n 英全百日新政,多數問題幾乎都採「鋸箭法」,以為將箭尾鋸掉,身體裡的箭頭就不存在;治國不應只做危機處理,也不能挖東牆、補西牆,若不儘速調整心態,民調繼續下探恐難避免。

  • 短評-補鍋與鋸箭

     25萬白潮,把軍事審判法修法逼進立法院臨時會的最後議程。半個月前還堅持軍人犯法必須由軍法審理的馬英九,現在急如星火地要求速速檢討軍審制度;上周還推拖阻擋的國民黨團,也一口承諾本周五一定完成修法。 \n 而馬英九原本下令務必在臨時會處理的核四公投,依舊無法自在野黨的肉搏戰中突圍,如今更在萬事莫如洪案急的情況下,怎麼也出不了立院大門。 \n 厚黑學裡有兩種「辦事妙方」。有人中箭,外科醫生只管把露在外面的箭柄鋸斷便算完事,要拔出箭頭得另找內科設法,這是鋸箭法,是馬政府典型的危機處理模式。在1周內完成原本連影子都沒有的軍審法修法,平息洪仲丘案引發的民怨,就是最鮮明的例子。 \n 飯鍋有洞,鐵匠不急著補,反倒先把裂痕敲大,說服主人漏洞難補,不如換個新底;鐵匠多賺了錢,主人得到可用的鍋。這是補鍋,公部門轉移焦點、爭取支持,最佳之道莫過於此。然則馬政府諸公們只學到把洞敲大,卻學不會說服客戶多花錢修鍋,就像提核四公投本想徹底解決問題,如今反而治絲益棼。 \n 修法治軍,是國家傷筋動骨的大事,馬政府立場隨民情擺盪,注定在倉卒中修出一部急就章的法律。核電前途決定人民與政府互信,卻在朝野傾軋中模糊焦點,再開臨會勢必也是一場好打。 \n 馬政府偌大官門,欠缺治世之才也就罷了,連個熟悉厚黑學的官僚也找不到,搞得執政團隊鋸箭補鍋、進退失據,徒然貽笑青史。

  • 旺報觀點-鋸箭式立法 假媒金分離

    旺報觀點-鋸箭式立法 假媒金分離

     《反媒體壟斷法》立法處理媒金分離問題,若是玩真的,就不應把精力放在要不要追溯既往或追溯到何時的無謂爭議,而要認真思索如何訂定落日條款,才是正辦。 \n 因為,金融業不宜經營媒體,若是社會的主流共識,卻拿時間點作切割,允許什麼時間點之前已經營的可以繼續,之後的通通不行,那豈不是變成「保障特許」,排除新加入者,回復到類似「報禁」的作法,比壟斷更糟糕。 \n 與此類似的是,黨政軍不得經營媒體,當年就是在社會共識之下,訂定落日條款,給出兩年緩衝期,限黨政軍兩年內通通退出媒體,以符合法律規定,不存在回溯到何時的問題。同理,金融業若不得經營媒體,那麼立法時就應訂定落日條款,給既存者通通退出時限,而不是光限制不得新加入,這才是公平正確的立法。相關主管機關和立法院不能因為怕處理退出的問題,而便宜行事採鋸箭式立法迴避。

  • 短 評-平衡性別靠鋸箭?

     《厚黑學》一書裡有個有名的故事叫「鋸箭法」。某人腿中了箭,急忙去找醫師處理,外科醫師把腿外的箭給鋸掉了之後,就向病患收錢了,「那裡面的箭怎麼辦?」面對病人的疑問,外科醫師說:「那是內科的事啊。」。埋在腿裡的箭才是核心,沒有取出,那麼這個病人的問題能不能得到真正的解決,不言可知。但表面上看起來,箭沒啦,不是嗎? \n 台大醫院婦產部主治醫師施景中因為接生的男嬰數超過女嬰,引起國健局關切並「約談」,想要了解其原因。施景中在臉書上貼文表示「以後將拒接生男嬰」。這張在虛擬世界裡出現的公告,應該不會真的在現實世界的診間裡出現,但是,這張為了表達醫生心中不滿的貼文,儘管有搞笑意味,卻透露出人民在面對腦袋控固力的政府官員時的苦澀與無奈。 \n 台灣男女嬰比例失衡,有文化因素,如與台灣有相同文化與價值觀背景的大陸即長期居「嬰兒出生性別比」(男嬰與女嬰比例)的世界第一,台灣則是第十名。男、女嬰出生數量比失衡,國健局懷疑是因為有不少女嬰被提前「犧牲」了,因此監測各醫院、各醫師的接生性別比,並約談接生男嬰比例較高的醫師,施景中即是其中之一。 \n 國健局關切台灣出生嬰兒性別比是應該的,畢竟長期性別失衡會造成相當大的社會問題,但找上教學醫院的產科醫生,恐怕是搞錯方向了,畢竟醫師接生已是整個懷孕、生產過程的最後一道程序了,前端的精子分離術或者性別篩檢、墮胎,甚至再更前端的,則是國健局也奈何不了的傳統價值觀。不過,至少就其主管的業務部份,國健局該關切、約談或者宣傳性別平衡政策的對象,再怎麼樣也不會是最後接生的那位醫生吧。 \n 看來,管醫生的人可比醫生更會使用鋸箭法這招呢。

  • 觀念平台-當團體是分母 個人是分子時…

     假設我們把政黨的力量看成一個分數,分母是所有黨員的可能的力量總和,分子是真正熱心貢獻的黨員力量總和。所以此分數的大小,端看其分母和分子的關係。分母大,分子小,則此分數小;反之分母小,分子大,則此分數大。要提高這團體的分數大小和力量,最簡單的鋸箭法就是減少分母(例如排除異議份子),但這絕對比不上鼓勵每位成員都極力貢獻增加分子來得有效。例如以三/五而言,很顯然地四/五大於三/四。 \n 分數最小的情況當然就是分子等於一的時候,而且這個「一」通常沉重地壓著整個分數抬不起頭來,不能往上提升,很不幸地國內的政黨幾乎都有此大「一」存在。所以馬英九必須切割連戰到大陸去大談一個中國,蘇貞昌無法容忍蔡英文趴趴走和談來主導議題。宋楚瑜現在無聲無息,橘營也就如同消失不見。整個政黨的分數就看分子的這個「一」在表演,即使分母很大也沒用。 \n 如果有一些份子在分母看不過去想要抬頭,老大就會威脅利誘讓你閉嘴,甚至逼你離開採用讓分母變小的鋸箭法。觀看過去政黨歷史的發展,屢見不鮮,例如台灣團結聯盟、親民黨和新黨從國民黨中分裂,民進黨的新潮流變舊潮流,大老變孤鳥,正義連線變正「一」連線等等。 \n 不只政黨如此,政府辦事也時常不思增加分子的力量,只想簡單減少分母了事。例如目前行政院組織的修訂,不思如何提升各部會的力量,只思降低部會的個數。又如國內大學過多,教育部因經費不足無法提高各大學的競爭力(增加分子的貢獻),於是要求大學合併甚或退場(減少分母)。 \n 分母是基礎和老本,減一個就永遠少一個,所謂的「再也回不去了。」除了大學退場,台灣農地的減少也是如此。由於開放農地買賣政策不當,宜蘭花蓮和台東一塊塊綠油油的農地,都變成一棟棟的豪華水泥農舍。 \n 當然如果分母已龐大到難以動彈,減少分母的事情還是必須做,否則分子再怎麼努力,整體分數力量的增加還是很慢,尤其在這網路的時代,大象很難跳舞。最好的狀況是分母精簡且分子的力量增加(從四/九到五/八),這樣團體的進步就會很快很可觀,這也就是行政院組織改造的真正目的。 \n 分母有時不是個人力量可以決定的,但每個人都可以盡力貢獻於分子。老子在道德經說:「天下有始,以為天下母。既得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復守其母,歿身不殆。」雖然老子或許不是在講數學,不過我們可以知道要以天道(母)為分母,人道(子)為分子,大家要知其子,即貢獻個人的最大力量於分子,並守其母,來維護整個社會或團體的根基於不墜。 \n (作者為台灣觀光學院校長)

  • 鋸箭分割 林業經營陷困境

     農委會目前正積極推動活化農業的理念,但是除了活化農業,活化林業也非常重要,因為林業也要經營。可惜地是,政府組織再造把農委會林務局納入環資部,林業經營恐將成為封閉式的森林資源,且脫離林業經營的本質與專業。 \n 在先進國家如美國農業部林務署或是日本農林水產省等都有「農林漁牧」一家的概念,但是政府組織再將打破這個概念。成立環資部與農委會升格為農業部組織再造方案,從民進黨執政時期研議至今,國民黨執政並沒有多大改變,目前送進立法院的方案仍是朝「水土林」一體的概念,將林務局納入環資部。 \n 事實上,林業經營並非只要納入環資部成為封閉式的森林資源,那樣單純。林地區分為林木經營區、自然保護區、森林育樂區及國土保安區,每個區塊都互有關聯性;森林生態系經營不能只靠傳統林業人員,需整合各種領域的科技與專業,並積極容納社會與政治的影響力,而公眾參與對森林資源上的期望,目前已成為生態系經營的一項重要指標,林務局推動十年的「社區林業」政策,讓「林業走出去,民眾走進來」即是很好的例子。 \n 而林業系統在組織再造被「四分五裂」,已脫離林業經營的本質與專業,硬要把林業拉到「水土林」一家的境地,有其偏頗與盲點。其次,林務局三千多個員工,從農委會劃歸環資部,新成立的農業部人員已被大砍一半以上,這樣升格為部還有何意義?林務局劃歸環資部,讓農委會在農林漁牧體系中頓失一大要角,因此倉促規畫在農業部成立林產司;但是這個為了產業發展成立的林產司,已脫離林業經營的一環,顯得相當空洞。 \n 更奇怪地是:生態旅遊、森林遊樂也是一種永續經營的產業,卻放在環資部,如此分割政府機構與人力都要增加。目前全國六個大學的森林系主任及農學院長正蘊釀反對政府採取「鋸箭法」,將林務局切割兩半,分屬兩個部會。 \n 依據農業發展條例所指的農業是:「利用自然資源、農用資材及科技,從事農作、森林、水產、畜牧等產製銷及休閒之事業」,由此觀之,林業屬農業範疇;《森林法》第一條:「保育森林資源,發揮森林公益及經濟效用」,都明白指出其永續合理利用的理念,並非納入環資部作封閉性的管理,再說台灣木材自給率僅百分之一,在國際壓力下,未來勢必提高。 \n 森林具有社會性、產業性及公益性之效益,並非僅是環境資源之保護或再生的封閉式,如果林務局行政體系納入環資部,未來將面臨林業經營理念的衝突,以及部會特性與業務性質不符的困境。 \n (作者為佛光大學生態傳播研究中心主任、中華民國自然生態保育協會理事)

  • 鋸箭法 解不開爭議

     八點三十五分,從師大夜市返家,雨中沿路擠滿拿著螢光棒與黃色旗幟的遊客,原來夜市正在發起「關燈祈福活動」。師大夜市在過去兩周,從地方性市政新聞,一躍為全國性議題,全台灣都在看,台北市政府接下來會怎麼做。 \n 台北市政府要繼續用都市計劃法規趕走所有師大店家,乃至其他區域住宅區巷弄內的店家?或者尋求更多的專家學者意見與更完整的市民心聲,作為修改單行法規的參考依據?只要這個「把住宅區內不合法商家逐出」的施政持續下去,郝市府的聲望將繼續下挫,因為這嚴重違反市民的生活經驗。噪音與環保事宜,都有既成的法規可以管理商業行為,豈需要動用這條不合理的都市計畫法規? \n 台北市到底有哪些商業活動頻繁的地段,實際上在都市計畫分區中仍是萬年不變的「住宅區」?台北市有哪些八米以下的巷道,有多少家早餐店、麵店、咖啡店、茶店、小吃店、洗衣店乃至小書店遍布其中,事實上都在「違法營業」?北市府需要給市民一個清楚的答案。過去,台北市的都市分區鮮少因捷運開通而大幅修改,這就是市府的嚴重失職,如今北市府就是未將大多數的捷運站區域更改為商業區。這對整體市民權益,難道是好的嗎? \n 師大周遭,鄰近聚集數所大學與語言中心,常態性將近五六萬名青年學生有用餐與休閒需求,這些最早因應學生飲食購物產生的「夜市」、「商圈」,經過四五十年的變遷,在捷運開通後後的十年內產生了第一波的轉化擴張,既而在最近的三年內,由於大量的民間自發性(加上政府計畫性的)國際宣傳,引進更多的國際觀光人潮,太快太密擴張。過去幾年,北市府屢屢宣傳師大夜市,既然宣傳了,就代表政府承認它存在的正當性,否則,面對同樣仍有大量住宅區商店存在的五分埔商圈、中山商圈、東區、永康商圈、公館商圈……,市府也繼續在各種文宣上為其宣傳,如果一有市民檢舉,是否也要下令該區商家停止營業?施政沒有完整藍圖,也難怪北市府「不告不理」的鋸箭式官僚回應一出,全國皆笑,北市府是把汽油桶往自己身上淋,製造更多糾紛,而非解決問題。 \n 該是時候了!必須檢討這套都市計畫法規,是否能創造一個兼顧活力與安全的未來台灣城市。有論者謂住宅區內開業限制須有八米以上道路的規範,是為了讓失火時消防車輛能順利通過。這其實是說不通的謬論。八米以下的住宅區若一家餐廳或零售店都未開,倘若二樓以上發生火警,消防車輛難道就可以開的進來?若這個理由成立,那乾脆八米以下巷道,二樓以上都不要住人了,有人的地方就會有火災風險。更何況依照消防署統計,火災成因中「電氣設備故障」與「人為縱火」兩者就占了將近一半,「爐火烹調」與「瓦斯漏氣爆炸」加起來還不到百分之六;「獨立住宅」發生火災的次數,甚至是「集合住宅」的兩倍。若擔憂住宅區一樓是餐廳或零售業,會增加火災風險,那做好消防設備安裝、建築工法防火材料檢核,即可管理大部分風險,那住宅區一樓的商家,安全性其實遠勝二樓以上既無強制安裝消防設備、也無強制施工須用防火安全材料的住宅。不從這些管制下手,以道路寬度決定是否能在住宅區開業,就跟為了預防自殺,訂出「買煤炭需要檢查身分證」的舉措,同樣是官僚腦筋急轉彎的荒謬經典。 \n 北市府在師大夜市上的決定,將影響台北市的未來。若北市府繼續以鋸箭法搭配鴕鳥視野進行施政,讓世人知道同一個市長幾年前大力宣傳夜市,幾年後卻下令謀殺夜市,那麼未來幾周,師大夜市會從目前的全國性議題,成為國際矚目的負面新聞。台北市長,請當一個負責任的政治家,而非迅速變臉的政客。(作者為師大區域居民,自由業者)

  • 建教合作 別再鋸箭療傷了

     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正在審議《高級中等學校建教合作法》草案,才又使得如何讓建教生既能受到權益保護又能有所學習成長的問題再度引起社會的關注。 \n 去年四月初的新聞已報導:洋華光電產業工會到教育部門口抗議,揭露洋華光電剝削其建教生,不但讓建教生從事繁重及危險性工作,還要求上大夜班,超時工作,違反現行法令。教育部當時的回應是:將儘快組成專案小組深入調查,如果確認違法屬實,有必要可停辦。但是,這個案子辦的如何,就沒有下聞了。 \n 今勞委會根據教育部接獲的投訴,稽查五十家建教合作廠商發現高職建教合作更多的問題。教育部的回應似曾相似:正根據勞委會稽查結果全面清查與卅家違法廠商教建合作的學校,是否涉及輔導不周。教育部次長林聰明也強調,校方若違反現行建教合作辦法,情節嚴重者,除了明年度減班招生處分以外,更會被扣減明年度補助款。 \n 如此的處理方式,只有學校有責任,使建教生權益受損的業者卻可以置身事外。合理嗎?此次修法也應將業者的責任一併放入條文中,讓跨部會的合作來解決此一久懸的問題。 \n 我國有關技術生的建教合作制度是國內技職教育專家與學者於民國五十八年創立,並透過跨部會的溝通協調,修改相關法律與制度才得以延續至今,並有其功效。其實,很多企業辦理建教合作,能同時解決學生的求學,學校的招生,和使業者獲得穩定又年輕的勞動力的種種問題。透過學校方面的協助與輔導,學生基於學歷的取得,多至少會留任三年,企業的基層人力當然相對的就穩定多了。但是實施的是否為「技術生的建教合作制度」,則少有人在意與弄的清楚。 \n 建教合作法對於學校的權責,已規範甚詳,只欠教育當局的落實與執行而已;該法較欠缺的是對業者的規範。既然企業也是建教合作制度的受益者,若違反規定而剝削弱勢的建教生,理應受比停辦還重的處分才對。我國應該仿照國外相關的規定,除了有罰則外,也該要求違規的企業提出「肯定作為(Affirmative Action)」 的保證,並組成專案小組來審查與監督該企業事後作為與其保證是否落實?另外,政府也應對受剝削的弱勢建教生協助其追討回所蒙受的損失。 \n 當然,此次的主角是高級中等學校建教合作的技術生;其實,也有一些大專院校的雙軌訓練旗艦計畫或產學合作的建教生也一樣有類似的問題,教育當局應一併解決才是。 \n (作者為彰化師範大學人力資源管理研究所教授)

  • 鋸箭法 難挽軍紀頹敗-

    中國時報報導國防部規定,未來女性官兵若自願參與聚餐,在餐敘現場不能超過晚間九點。如此為保護卻失去尊嚴的作法,不僅讓女性官兵在某些資源方面失去分享的機會,更形成對女性的不公平。 \n這樣的本末倒置規定,更發生在不得攜帶照相手機、電腦、數位相機、錄音或資訊儲存媒體(如MP3、隨身碟)進入營區。在資訊產品日新月異的時代,無論你是將領或二兵,是伙房兵還是情資單位,通通一律適用此規定。如此未顧及資訊時代的產品更迭、官兵的職務,只是一昧地禁止再禁止,但真的能禁得了軍紀一再敗壞的問題嗎? \n發生女性官兵被男性長官強迫邀約外出的問題,不要求男性長官的軍紀,卻反過頭來訂定一個約束女性官兵的規定;發生官兵將不雅照片上傳至網路,軍紀醜聞屢屢外爆問題,就規定一律不得攜帶照相手機至營區。國防部如此不近人情、不問是非的作法,真的是出自於建立性別平等規範,及防範軍事機密外洩的考量嗎?能達到效果嗎? \n保護女性官兵不必然靠一紙規定就可防範,相對的防洩密也不能只靠禁用照相手機,保密與軍紀重點是養成教育與嚴肅紀律,若真的不在乎法令規定的,軍紀醜聞仍會不斷上演。筆者認為國防部應該對症下藥,針對問題來解決事情,而非以掩耳盜鈴的鴕鳥心態繼續下去,否則在還沒與敵人對戰之前,我們的官兵早已違法亂紀傷滿身。

  • 鋸箭法 難挽軍紀頹敗-春浪 只要陽光與歌聲

    已邁入第五個年頭的墾丁音樂季,值清明假期在恆春半島開唱,在春天舉辦又在四季如春的墾丁,因此又叫春浪。這國境之南的風景區,它的熱帶風情島嶼氣息,早就名聞遐邇;許多人來這裡秉燭夜遊,因此城開不夜;許多人來此地避寒,因而海灘風景綺麗,恆春半島並非因墾丁音樂季而「浪」得虛名,反倒是春浪的吸毒的陰影及委靡拖累了其純樸的形象。 \n不論在恆春半島貓鼻頭公園或台北縣福隆海灘音樂季,無垠夜空下伴隨海潮聲,音樂會的歌者及舞者辣妹,在觀眾的熱情吶喊下往往會催情而忘我的演出。即便是有人專程來看,各地比基尼辣妹曼妙的身材,都無傷大雅,只要歌舞者盡興觀眾盡歡,一點小脫序添增了音樂季的青春花絮。但如果藉音樂季吸毒、開性轟趴,就汙名化了這美好的盛會。 \n今年春浪未開始即傳出吸毒、飆車傷亡的事件,隨著音樂季的高潮難保不會有其他的憾事。真希望在這美麗的半島,所有參與春浪的人,都只留下美好的歌聲、美麗的倩影,而不是留下警方的筆錄。

  • 鋸箭法 難挽軍紀頹敗-生命教育課的負面示範

    日前有一隻小黑狗在孩子們上體育課時跑進操場,小朋友和狗狗追逐嬉鬧而引來小黑狗吠叫,學校叫校警去驅趕,但無功而返。雖然有老師說小黑狗沒有攻擊性,應該會自己離開,但學校當下的反應還是馬上電請捕犬大隊來學校抓狗。 \n捕犬車很快趕到,拿著長長鐵夾的捕犬人不費力氣就抓住小黑狗,然後把牠拖進捕犬車的鐵籠裡。整個處理過程粗暴且不顧可憐小黑狗的掙扎,引來孩子們群情激憤,甚至圍住捕犬車不准他們帶小黑狗走。最後學校出動老師讓小朋友回教室,捕犬車才揚長而去,可想而知小黑狗的命運會怎樣。 \n對狗狗闖入校園,校方千篇一律的做法就是驅趕,驅趕不成當然就訴諸捕犬隊的「公權力」,看似正當;但捕犬隊用粗魯手段抓狗,然後讓無辜的狗狗可能因此喪失性命,看在孩子的眼中,卻是最負面的做法。 \n學校的生命教育就是教育小朋友如何建立起與動物之間的互動,包括關愛動物、善待牠們和尊重動物的權利。但校園捕狗事件卻是最壞的示範。除捕犬外,可以有更好選擇。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