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錢買不到的東西的搜尋結果,共06

  • 錢買不到的東西

    錢買不到的東西

    \n第一眼見到她的時候,還以為她的職業是空姐,這女人竟然拖著登機箱,穿著一身黑色套裝跑來吃喜酒。 \n \n「您剛下飛機?」半頹廢男人好奇的問她。 \n \n「是啊,剛從上海飛回來,班機大誤點,來不及回家換衣服」她吐著舌頭,一副做錯事的可愛表情。 \n \n內文: \n 一旁的朋友趕忙介紹她,說她是某大企業家的千金,目前在上海負責中國業務。 \n \n 「真巧,10年前我差點去妳爸公司上班。」他忽然對她倍感親切,也想起10年前和那位企業家無所不談的日子。 \n \n 那幾個月,兩個人像連體嬰一樣長時間相處,常常從早餐聊到午餐,又從午餐聊到宵夜。 \n \n 「我們一見面就開始閒聊,從新聞聊到股匯市,從世界大勢聊到私事,就是沒談到任何工作有關的事。」他對她說,這一輩子沒遇到那麼能聊的企業家。 \n \n 後來,企業家向半頹廢男人提出邀請,問他願不願意來當他特助。 \n \n 「再過幾年我這棒子還是要交出去,你來幫我。」企業家當時的口氣像命令。 \n \n 半頹廢男人沒有馬上接受或婉拒他的邀請,只一直推說再想想。 \n \n 因為他不想失去這樣一位忘年之交,經驗告訴他,再好的朋友只要一起工作早晚會翻臉。 \n \n 「想不到他一直追問我,還問我要什麼樣的條件才能答應。」半頹廢男人記得,最後一次攤牌是在企業家的賓士黑頭車上。 \n \n 「我不會再和你談了,待會兒我到家下車之後,這部車和司機都是你的,看你什麼時候來上班。」企業家特別提高音量,像是在交代司機。 \n \n 談起這些往事,半頹廢男人和她都笑了。 \n \n 「這肯定是我老爸會幹的事,他這個人向來視金錢如糞土,也從來不把錢花在自己身上。」她說,就算手上已經有好幾家上市公司,但她爸爸根本沒什麼時間享受財富。特別是對看上眼的人才,他往往一擲千金面不改色,因為人才可以幫他成就事業夢想。 \n「所以,妳和他認識一輩子了,從他的身上學到了什麼?」半頹廢男人問她。 \n \n 「我學到了怎麼用錢。」她說,從小她爸就教她,賺錢不容易,但是花錢更難,而花錢的最高境界,就是用錢去買到那些錢買不到的東西。 \n \n 「什麼是錢買不到的東西?」他認為她這話有語病,任何東西只要能用買的就有價格,有價格的東西怎麼會是錢買不到的? \n \n 她說,問題不在價格,而在於誰來買和怎麼買。她父親一向認為,只要方法對,這世界的一切其實都是有個價格數字可以買到的。 \n \n 她回憶大學時常和父親去打高爾夫球,公司最高階的主管,都跟在他屁股後面一洞一洞地走。 \n \n 「結果,他不小心一球打歪了,竟然有個不長眼的白目在旁邊調侃他。」她說,一開始她老爸為了展現肚量,沒有理那個人,想不到那個白目竟然一直講下去。 \n \n 「我爸後來受不了他,拿起球桿往他背上抽,把球桿都打歪了。」這一抽把全場的人都嚇壞了。 \n \n 回想起來,她爸該是刻意利用這一次的機會來教育她。 \n \n 那位自目高管被打了之後,二話不說就離開球場,表情非常凶狠。 \n 「所以,第二天他還有到公司上班嗎?」半頹廢男人問她。 \n \n 「有,而且一句話都沒說,大家看到他也都當前一天的事沒有發生過。」 \n \n 到底發生了怎麼事? \n \n 她說,那白目被打了離開球場之後,她爸立刻拿起行動電話,要祕書送一千萬現金給那白目的老婆。 \n \n 「所以,那白目回家之後,反而還被他老婆痛罵一頓吧,說他怎麼可以得罪這麼好的老闆。」那一次,她活生生看到錢可以買走一個人的尊嚴。 \n \n 聽到這裡,半頹廢男人很慶幸10年前沒有到企業家的公司去上班。 \n \n「其實,我反而成了最大的受害者。」她說,在學會了她爸的招式之後,她也變成一個喜歡用錢解決問題的人。 \n \n 每一次談戀愛,她都能很精準的用錢來經營好兩人感情,除了把所愛的男人的食衣住行照顧到無微不至,她還很周到的照顧到未來的公婆和小叔小姑,只要一出手都是買最貴最好的。 \n \n 「對於妳這樣的女人,男人該無話可說了吧?」半頹廢男人可以想像一個男人被她照顧時的幸福感。 \n \n 她說,交往過的男人也都說她很好,反而都是她主動提分手的。 \n \n 「總覺得這些愛情其實都是我用錢買來的,但是我需要的是一個沒有條件的愛情,我不想我的愛情是用錢買來的,偏偏我又沒有能力去談這樣的戀愛。」她說,這也是她一直結不了婚的原因。 \n \n 兩人忽然沒話了,只靜靜看著舞台上的新郎和新娘,在音樂和掌聲中展現無可救藥的幸福笑顏。 \n

  • 義與不義 道德在市場中沉淪了嗎

     桑德爾的《正義》、《錢買不到的東西》以深入淺出的筆調,將哲學思考帶入公民議題。《正義》分章從功利主義、市場角色、康德與羅爾斯的自由主義,談到公民意識,他引領讀者用哲學的角度,看華爾街抒困案、同志婚姻合法化、《反哄抬法》等美國社會實例,引導人們進行道德與公共議題的探討、義與不義的思辨。 \n 《錢買不到的東西》就幾乎什麼東西都可以賣的現象,像是代孕服務、排放碳權利等都可出售,重新思考市場與金錢的角色,維持他簡明流暢的筆調,將艱澀哲思化為引人入勝的篇章。 \n 桑德爾表示,這兩本書的主題正是當今世界的兩大挑戰,一是公平與正義,二是市場逐漸掌控我們的生活,當愈來愈多東西,包括政治影響力、更好的醫療、治安良好區域的住宅,都能用錢買到,這不止是貧富差距,更加深不平等造成的痛苦,這也是為何我們必須重新反思市場與道德的關係。 \n 雖然二○○八年金融海嘯,促使大眾開始想反思市場力量,但他坦言,這種反省遭遇到最大的抗拒,就是來自最市場至上的美國。 \n 他說,純粹的自由市場論者反駁他,限制買賣就傷害了個人自由。不過桑德爾以性交易為例,在你情我願的情況下,為什麼我們會質疑買春、代理孕母、或買賣器官的道德性?他反對任何東西都能成為商品,因為當一切都能待價而沽,比如付錢獎勵孩子的好成績,一旦讓生命中某些美好的事物變成商品,它們會沉淪腐化。 \n 在亞洲巡迴演講時,他見到讀者對於這些討論的渴求與熱情,他振奮地說:「民主社會並非不會犯錯,但我們可以透過公開的公民辯論來修正,在不斷的討論中持續修正每一次的決定。如果讓市場做決定,就是掏空公民辯論的空間。」

  • 《貓耳朵寫周記》錢買不到的大師演講

     「有錢人應該多繳稅嗎?代理孕母要合法嗎?小孩可以被拍賣競標嗎?」喵啊~布克貓一連串的追問,害貓一早腦袋就抽筋。還不是因為魅力席捲全球的哈佛教授桑德爾即將駕到,他的《正義》(雅言)、《錢買不到的東西》(圓神)在台灣賣得嚇嚇叫,面對這位擅長引導思辨的學者,我和布克貓當然要好好練習一下,才能跟上他腦筋急轉的節奏啊。 \n 個性一板一眼的布克貓,向來最著迷這種理性論辯的風采。早在3年前,桑德爾在哈佛的上課實錄被放上Youtube、在網路瘋狂流傳時,他就成為鐵桿「桑粉」。其實貓也很愛以哲學體系結合各種社會政治議題,在講台上風采翩翩、幽默引導的這一味啦,所以去年桑德爾的課堂內容精華《正義》出版時,我就興奮得咬著這書繞圈圈。雖然書不如影片有臨場感,但可以讓人反覆地轉腦袋,對遲緩的貓來說剛剛好。 \n 9月才出版的《錢買不到的東西》中譯本照樣熱賣,上周出版社又趁熱推出他談基因科技的第3本著作《反對完美》(博雅)。但這股桑德爾旋風的最高潮,就是本周日大師親自抵台啦。近年他巡迴過東京、上海等地演講都掀起熱潮,這次應文化部邀請來台,龍部長當然要第一個出馬跟他對談。 \n 兩位要談什麼呢?桑德爾會不會使出逼問絕招,直問大咖作家是否就該多拿版稅?還是龍部長要請教桑德爾,買大陸債券究竟合不合法?喵嗚~不管怎樣,貓都不想看到一團和氣的座談,最好是你來我往針鋒相對,否則就太浪費兩位大人物的好腦袋嘛。 \n 據說座談之外,桑德爾下周二的公開演講,也早已一票難求,幸好布克貓動作快,搶到兩貓座位。咪啊,貓耳朵得趕快複習書了,否則演講現場,貓恐怕會被桑德爾的問題逼到腦袋發燙、全身掉毛,那可就太「落漆」了啦。

  • 新書布告-錢買不到的東西

     邁可.桑德爾著,吳四明、姬健梅譯,先覺出版,280元,社會哲學 \n 繼《正義》之後,哈佛大學教授桑德爾鎖定價值被物化的議題,提出深層辯證。無所不在的市場機制主宰了日常生活各面向,從友誼到學問,從健康到正義,金錢可以左右甚至改變既有的價值觀。作者提醒我們思索,如何在市場經濟下守護不能被買賣的基本倫理道德。

  • 南方朔觀點-當人間只剩下買與賣的關係

     最近,哈佛名學者邁可.桑德爾(Michael J.Sandel)剛出了一本力作《錢買不到的東西──金錢與正義的攻防》,不但在美國造成廣泛討論,也在全世界引起迴響。它是廿一世紀迄至現在,對經濟和社會哲學所做的最深刻反省。 \n 該書指出,現在經濟的思想是以效用為中心的市場記憶體掛帥,於是一切關係都變成了金錢關係,用錢買不到的東西愈來愈少。有錢可以買到各種特權,有錢可以買到汙染權,身體器官的租借權,甚至教育權,別人的生命權,自己的醫療權等等。這不只是富人的貪婪自私,而是人類已從市場經濟走向了一切以金錢為標準的市場社會。桑德爾教授指出,當金錢成了唯一的標準,什麼都可以買,人類對公平正義的追求就會被蛀壞,失去了對更好社會追求的能力。 \n 在讀了該書後,我就想到十九世紀末至廿世紀初,德國偉大思想家希穆爾(Georg Simmel)當年所寫的經典巨著《金錢的哲學》;早在一百多年前他就已指出,一個唯金錢的社會,什麼都可以買,什麼都可以賣,買賣關係就會軟化一切。希穆爾在書裡特別提到人把自己的責任良知賣給金錢所造成的貪腐,以及人把親密關係出賣所造成的種種娼妓式行為。 \n 而今天的台灣早已失去了對更好社會的嚮往,於是一切都向錢,有錢就是名流,有錢就是貴婦名媛。於是有錢的人什麼都敢買,由於有買就有賣,許多人遂什麼都敢賣。台灣遂成了一個很畸型的買賣社會。 \n 最近,大官小官把自己的責任良知賣給金錢的事情真是多得難以勝數,相信那些賣得技術高明,沒有被逮到的還有更多。在一個金錢最大的社會,責任感和道德良知這種不值錢的東西,早已失去了意義,提高自己出賣自己的技巧,已成了更好的選擇。當人們把自己賣給金錢已和道德無關,只和賣的技術高低有關,難怪貪腐日益橫行了。 \n 而由近月來台灣那些富一代和富二代誇張的行為,我們則看到什麼都敢去買、什麼都敢拿去賣已到了多麼張狂的程度。當有了錢就可以從小三買到小五,如果沒有鬧出醜聞,保證還可以小六到小十一直買下去。而我更關心的,乃是有買就有賣,那些賣的人的心態。人生在世,自己的身體、尊嚴和對伴侶家庭的親密關係,那都是一個人私人生活裡最核心的部分,但這些最終極的私人價值,早已在金錢前面潰敗。當一個人賣自己,可以賣出帝寶豪宅和鑽戒包包,為什麼還要去努力一生?而且這種買賣,到最後頂多成為一則八卦,說不定很多人還在那裡佩服羨慕,難怪這種買賣日益鼎盛。 \n 而富二代李宗瑞的性八卦就更值得反省了。近年來台灣的富二代興起,而且笑貧羨富的價值成形,於是有錢人的誇張炫耀日益離譜,富二代的千萬名車在街上張揚,富二代的身邊也從不缺少幫閒的豬朋狗友,富二代們已成了一個個小型文化生態圈。他們燈紅酒綠,夜夜春宵。他們用錢買人生的豪放墮落,而他們敢買,當然有人敢賣。這一個富二代的下流生活圈,當然也不缺一大群各有目的的豪放女,有的是追逐虛無快樂,能玩就玩;有的則是等待烏鴉變鳳凰。那是個淫亂的冒險家樂園。 \n 台灣的夜店玩家有一種「撿屍」之說,半夜三更總可以撿到爛醉的「全屍」,或爛醉到只剩一絲理智的「半屍」。夜店的「撿屍」已成了台灣淫亂文化的集大成。當人們在那裡不齒李宗瑞的淫亂時,我更關心的是整個台灣社會的荒淫文化,為什麼有那麼多人把自己最寶貴的青春出賣掉,成了淫蕩之神的祭品! \n 任何社會,公平正義以及人的尊嚴絕對是不能讓金錢可以去買的;不能買的東西和每個人的人生,也絕對不可拿去賣。但今天的台灣,貧富日益不均,金錢的價值已主宰了一切,人際關係也開始亂買亂賣,買賣出了貪腐無能,也買賣出了社會的荒淫無恥。因此我對李宗瑞案並不想指責誰,只是為台灣的買與賣覺得痛心。(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 蘇富比追討中國買家210萬港幣

    日前,蘇富比拍賣公司,在香港對兩名積欠交易款項的中國買家提起訴訟,他們去年10月各拍得五件中國畫和1只古董香爐,共210萬港元(27萬美元)。這些層出不斷的市場糾紛凸顯,國際拍賣公司今後可能得審慎研究與新興中國買家的應對之道。 \n藝術品市場作為收益頗高的市場之一,其漲幅有時堪比投資房產或洋酒名表等資產。近年來,向海外拓展也是中國藏家參與藝術品投資的趨勢之一。據《金融時報》報導,蘇富比曾表示,來自中國買家的業務額在過去三、四年間「輕鬆翻倍」,中國的收藏家尤其在某些拍賣類別中(如中國藝術品)占高達60%的銷售量。 \n「許多人對在海外拍賣會上競拍產生興趣,但他們並不習慣海外的條款及條件。」蘇富比亞洲區首席執行官秦凱文表示。資料顯示,自2006年起,蘇富比被迫在香港提起10年來的首批催款訴訟,雙方最後達成和解。 \n相較國外拍賣行進行的催討訴訟。中國拍賣市場「三角債」的奇怪循環依然盛行──拍品賣出收不到錢,買家買到東西不願結帳,拍賣行寧可墊付也不敢催帳。原因在於藏家通常是「買家」和「賣家」,拍賣行需要徵集藝術品,也需要上拍藝術品,兩邊都不能得罪。且總有買家藉故拖延付款,以減少流動資金,也藉此避免拍賣公司下次不收貨,因此將拍品「寄存」在拍賣公司等待2次上拍,直接獲取利潤。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