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錢雲會的搜尋結果,共14

  • 短評-投資年輕人

     大陸首富、大里巴巴集團創辦人馬雲日前在台演講,宣布以新台幣一百億元設立台灣青年創業基金,支持台灣年輕人把台灣產品透過阿里巴巴系統賣到大陸。 \n 這項作法不僅協助台灣年輕人創業,挖走台灣最好的人才與創意,同時有利阿里巴巴集團的成長,可謂一舉數得。 \n 針對馬雲大手筆向台灣年輕人招手,國家發展委員會發表聲明指出,中國大陸並非創新事業最好的發展環境,呼籲台灣創業者優先利用政府提供的創業資源,此舉頗有互別苗頭的味道。接著,工商協進會表示將成立青年委員會,以企業力量輔導青年創業。 \n 針對馬雲一百億元基金,網路上評價兩極,有人認為大陸市場潛力無窮,台灣年輕人應把握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和沛科技創辦人翟本喬則表示,台灣創業環境其實不缺資金,但有錢人與有創業點子年輕人之間缺乏橋梁。 \n 馬雲強調,這個基金屬於非營利基金,會把所賺的錢繼續投入基金,讓年輕人利用這些錢創造更多好的產品和服務。馬雲同時提供資金、技術與機會,設想得比政府對青年的創業輔導更完整,不但協助台灣年輕人創業,更全面吸收最好的人才,真是高招,也值得肯定。 \n 相對於馬雲跨海來台投資年輕人,我們更希望看到具有寬廣視野與胸襟的台灣企業家也能伸手拉年輕人一把,台灣許多成功的國際級企業,絕對有能力為年輕創業者提供機會與舞台,培養更多年輕創業家。 \n 然而,眼見馬雲來勢洶洶,國發會除了喊話留才之外,更應該正視台灣年輕創業者所面臨問題,提出具體做為,例如,為投資者與創業者之間搭起橋梁,讓年輕創業容易找到資金,開拓行銷通路等,畢竟,一味地喊話效果有限。

  • 陸貧困村舉債數千萬 蓋華廈

     中國大陸湖南省長沙市雲蓋村舉債人民幣逾千萬元,未經審批就蓋了一棟豪華辦公大廈,強調這是為招商引資,但卻引發當地村民的不滿。 \n 大陸湖南省三湘都市報今天報導,年收入僅人民幣10餘萬的中共長沙市岳麓區蓮花鎮雲蓋村村委會,標榜出於招商引資的考量,舉債千萬元,蓋了一棟7層樓高的超豪華辦公大廈。 \n 三湘都市報實地調查發現,此棟辦公大廈未經審批就已建成,屬於違章建築,大陸國土部門曾在大廈修建過程中下了停工通知,並處罰款數萬,卻始終叫不停。 \n 這棟大廈去年6月動工,今年7月使用。一樓規劃有公共服務中心、餐廳、圖書館等;二樓有14間辦公室、一間可容納200餘人的大會議室;三至七樓還未裝修。 \n 這棟大廈每層面積達900多平方公尺,但雲蓋村村委會目前僅有8名工作人員。 \n 不少雲蓋村民對此頗有微詞,「錢都是村委會借的,村里為此背負了上千萬的債務,而村里好些路都還是泥巴路。」 \n 中共雲蓋村村支部書記譚軍武指出,村里在修黃橋大道,導致原村委會辦公樓需拆遷,須重建辦公樓,區財政還下撥20萬元資金,村里也是沒辦法才修建辦公大樓。 \n 他說,村委會借了1200萬元,錢由村里一名建築商老板墊付,村委會將在10年內還清這筆債務。但此舉是為了招商引資、為了村里經濟發展,「並不是要給村委會幹部建安樂窩」。 \n 北京青年報則引述中共湖南省委黨校、湖南行政學院教授王學傑表示,雲蓋村在欠債千萬元情況下,由少數人決定建豪華辦公大廈,主要用於村幹部辦公、休息,「這是一種敗家子行為,應該受到上級組織的查處。」1021025 \n

  • 何卓飛 首任體育署長

     總統府昨天發布多項人事令,包括任命教育部常務次長陳益興為政務次長,人令自明年一月一日生效。同時配合行政院元旦新一波組改上路,包括青輔會主委陳以真、體委會主委戴遐齡、副主委陳雲蓮及錢薇娟四人予以免職。 \n 為因應行政院組織調整,包括青輔會與體委會大部分業務轉至教育部,總統府昨也發布總統令調整人事;青輔會、體委會併入教育部成為青年發展署、體育署,陳揆昨傍晚已經正式批核由教育部參事何卓飛出任體育署長,但首任青年發展署長出現難產,人選尚未最後敲定,由教育部次長陳德華暫代。 \n 據了解,教育部直到本周才將建議人選呈報給行政院,期間還曾抽換人選。除了何卓飛出任體育署長,已知教育部建議國民及學前教育署長由吳清山擔任。 \n 此外,國防部組織改造於元旦同步啟動,國防部將新設政風室,軍事發言人室改稱為軍事新聞處,總政治作戰局改為政治作戰局,拿掉「總」字,代理近兩年的政戰局長王明我,將於元旦真除,國防部長高華柱昨天並主持新編一級幕僚單位主管聯合任職布達及政風室編成典禮。

  • 樂清案證人指遭刑訊逼供

     「上訪村長」錢雲會車禍目擊證人錢成宇代理律師,日前在網路上公開錢成宇自稱被樂清警方毆打的談話錄影,並主張作為錢雲會案關鍵證人,在遭受毆打後,其證詞難以取信,樂清警方所做的測謊亦不具任何價值。 \n 財經網報導,在「上訪村長」錢雲會意外死亡3個月後,隨著新細節披露,「樂清案」的程序正義再受質疑。 \n 去年12月25日,浙江省溫州市樂清蒲岐鎮寨橋村村長錢雲會在村口「意外車禍」死亡,死時胸頸部被車輪輾壓,雙腿拱起呈匍匐狀。錢雲會生前在村民的擁護下,曾不斷舉報村中土地涉嫌被非法侵占問題,數次上訪,時間長達7年,期間3次被判刑。 \n 錢成宇曾被指為案發現場第一目擊人,村民轉述他曾表示,案發時錢雲會被4個穿保安制服的人按倒,之後工程車朝錢雲會身上輾壓。案發當日下午,錢成宇被樂清警方帶走。 \n 錢成宇代理律師張凱指出,會見錢成宇時,錢提到去年12月25日被帶走後,曾遭警方刑訊逼供,「被警察打了5個小時,30個小時都不許睡覺」。 \n 張凱同時指出,公開錄影乃不得已。他曾將會見錄影交由身在北京的好友何楊備份保存,但3月18日,何楊卻突然被警方從家中帶走,電腦亦被拿走。何楊妻子證實,何楊已被帶走5天,至今下落不明,警方稱,「有人把東西放在你這裏。」

  • 上訪村長遭輾斃 司機輕判3年半

     備受爭議的浙江溫州「上訪村長」錢雲會遭工程車輾斃案,昨開庭審理,樂清市人民法院以「交通肇事罪」判處肇事司機費良玉有期徒刑三年六月;庭中還公布錢雲會手表錄製的兩分多鐘畫面,排除錢被謀殺的可能性。不過,對法院判刑結果,許多網民強烈批評,最後包括網易在內的網站評論功能,皆遭關閉。 \n 去年十二月廿五日上午九點多,浙江樂清市蒲岐鎮寨橋村前村委會主任錢雲會,因一直拒絕拆遷徵地,擬上訪請願,豈料接到一通神祕電話後,隨即外出至村口。據目擊者指出,錢雲會突遭多人追打,最後被一輛超載工程車當場輾斃,「村長之死」被認涉及徵地糾紛、選舉等因素,使錢雲會的意外死亡格外敏感。 \n 據新華社報導,法庭經調查並合議後,作出費良玉交通肇事罪名成立,判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對這項判決結果,費良玉當庭表示不服。但費是無照駕駛,且隱瞞自己即肇事者,企圖讓他人頂罪,法院認定構成交通肇事逃逸,鑒於認罪態度良好,本月中,錢家屬與費的代表也簽訂賠償調解書,獲一○五萬元人民幣賠償,酌情從輕處罰。 \n 不過,對法院的判決結果,不少網友高度不滿,新浪博客一篇文章就批評,大陸官方媒體在報導過程中「淺嘗輒止」。文章還稱,此事「掀起這麼大的輿論風暴,是典型的因為群眾上訪遲遲無果並遭到打擊報復而『發酵』造成的結果!」 \n 稍早,同樣因交通肇事罪,且嗆聲「我爸是李剛」,引發大陸社會強烈批評的李啟銘,也獲判有期徒刑六年。自此,去年最受關注的兩起社會案件,皆做出判決。

  • 錢雲會之死 純屬車禍意外

     浙江溫州樂清市蒲岐鎮寨橋村的前村長錢雲會,去年12月25日遭工程車輾斃;由於該村與蒲岐鎮政府、浙能樂清發電廠有徵地糾紛,錢雲會率村民上訪多年,導致「蓄意謀殺」揣測甚囂塵上。日前錢雲會具數位錄影功能手表被找到,事發過程一覽無疑,警方證實是「一起簡單的交通事故。」 \n 《人民日報》報導,錢雲會被輾斃後,第一時間有村民做偽證,加上錢雲會多年上訪的背景,網友認為事件不單純,因而傳出他是被4名大漢推壓在地,再由預停附近的工程車輾壓的陰謀論。 \n 事後,各界組成的公民調查團實地訪查,央視《新聞調查》節目報導,都沒有找到謀殺實證。日前溫州市公安局查獲錢雲會死時配戴的手表,內藏的數位錄影功能全程錄下事發過程,證實這只是一起單純的交通事故。 \n 警方透露,錢雲會被輾死後,村民王立權拿走他的手表,交給妻子陳亞婷,由她轉交陳姓鄰居藏匿;由於警方追查甚緊,王立權自首,陳姓鄰居也主動交出這支表,讓真相大白;至於錢雲會的家人則早已與肇事司機費良玉以105萬元人民幣達成和解協議,事件終於落幕。

  • 懷疑成中國人生活方式

     北京「漂白蘑菇」調查、浙江錢雲會案,種種網路熱點都正在成為地方政府和新聞媒體公信力的一面鏡子。即使有些猜測事後證明是一場謠言,但民眾當初一面倒的懷疑仍透露出些許訊息。 \n 在大陸,一種「不相信」的情緒,正在多數中國人的生活中蔓延:吃飯不相信食品是安全的,上了醫院又擔心醫生為了多賺錢,會給自己多開藥(大陸常有醫生對小病患者開出多種藥物的情形),對司法的公正性更是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冤獄層出不窮),懷疑一切似乎已成為大陸民眾的集體意識。 \n 政府所說 習慣不相信 \n 現在,大陸民眾似乎對什麼都不相信,不相信地方政府的說法,不相信媒體報導,甚至身邊的人,這種懷疑的態度,「已成為多數人的習慣」。 \n 大陸民眾對於許多事物,持懷疑的看法,其來有自。因為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不斷發生,懷疑和警惕已成為中國人生活方式。住,有樓倒倒、樓脆脆、樓歪歪、樓薄薄;吃,得小心假菸、假酒、假雞蛋、假牛奶、地溝油、人造脂肪、美容而成的大米、藥水泡大的豆芽、避孕藥餵肥的王八(鱉)、洗衣粉炸出的油條;出門,要提防推銷的、碰瓷的(北京方言,假車禍真勒索)、釣魚(執法)的;上醫院,我們擔心假藥、無照行醫、被過度治療(中國人去年輸液104億瓶,相當於人均8瓶)。此外,還要面對假票、假證、假中獎、銀行詐騙、假新聞等。 \n 浙江樂清村民錢雲會被重型卡車壓死一案,樂清警方第一時間發布微博澄清案情,但數萬條跟帖絕大部分都抨擊警方撒謊,人們不相信錢雲會之死的背後沒有打擊報復。多數民眾寧願相信,這位因為村莊被徵地而上訪多年的老村長,是死於一場「謀殺」。 \n 在錢雲會死亡之後不到20分鐘,現場的照片已在網路社區、微博等瘋狂轉載。照片中,一台紅色工程車的車輪下,錢雲會趴在地上,露出斷了半根脖頸的血淋淋的頭顱。 \n 官方澄清 網民不買帳 \n 錢雲會屍體被官府「搶」了之後,村民一度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怖氣氛中。一位村民描述:「特警拿著盾牌,牽著狼狗,抓走了錢雲會的弟弟、弟媳和兒子,還抓了上百個村民。」 \n 在錢雲會所住的寨橋村和鄰近鄉村,一些和錢雲會相熟的村民更連夜外逃。村民之間繪聲繪影:「我們的電話都被監聽了,不能上網了,電視也不能看了。」 \n 「真沒想到政府的公信力會受到這麼嚴重的懷疑。」當地一名官員私下抱怨道。而政府內部也有一些不同的聲音出現。一個政府官員指出,之所以搞成民眾不相信政府的調查報告,是因為「土地糾紛問題沒解決好」,並且,在村民「保衛屍體」事件中,「政府部門過於敏感,處理方式簡單粗暴」所致。 \n 另外,在媒體爆出八成火鍋為「化學鍋底」後,中國烹飪協會立即出面闢謠,但網民並不買帳,並「人肉」出協會相關部門主要負責人是某知名火鍋企業老闆。 \n 一時之間,「陰謀論」風行中國互聯網。有時候,愈是被官方或專家澄清的,反而愈遭遇網民質疑。英國《衛報》評論說:「人們對此類事件(浙江樂清案)的猜疑顯示出當局所面臨的信任問題嚴重性。陰謀論在所有國家網上都很盛行,但在中國有著尤為強大的吸引力。」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教授黃亞生表示,不管錢先生之死的真相如何,考慮到輿論偏向,難道不揭示一種危機?如果你是官員,你不該感到焦慮和擔心嗎? \n 需要焦慮和擔心的或許不只是政府官員。今天的中國,讓我們不相信的土壤都相當肥沃。 \n 「綠豆治百病」的張悟本能大行其道,最初是被中國中醫研究院下屬的產業部門聘為養生食療專家,開講座、上電視、賣產品。當張悟本坐鎮的建築被以「違法建築」拆除後,其他利益方的處境卻沒下文。作家謝朝平自費出版紀實文學作品《大遷徙》而遭遇陝西渭南警方赴京拘押,警方在敲開謝朝平租住房前自稱「人口普查的」,後來謝被取保候審。 \n 疑慮已成社會精神病 \n 人們在挖掘黑色幽默展現出無盡的聰明才智。例如「蒜你狠」、「豆你玩」、「糖高宗」、「薑你軍」和「床前明月光,我爸是李剛」。編出《救助老人安全寶典》,在《阿凡達》裏看到野蠻拆遷,從《讓子彈飛》的台詞「步子邁大了容易扯著蛋」讀出政治隱喻。 \n (文轉C3版)

  • 名家-錢雲會 國家維穩邏輯下的無辜百姓

     我依賴土地為生,你來買我的地,我可以不賣;但卻又不能不賣,因為你是以「國家」的名義。 \n 以國家名義強買強賣 \n 你以「國家」的名義建工廠,也是做買賣,但你說你的「買賣」高於我的「買賣」,你要強買強賣;強買強賣也就罷了,你總得給我留條生計,不能你把我的土地強買光了,只付給我一兩年的土地收益,這不等於拿我一輩子的命、乃至我子子孫孫的命,換我一兩年的活命嗎?我就是再傻,再沒有權利,你也不能拿我和我子子孫孫的命來開玩笑? \n 當然,拿我等老百姓的命開玩笑也並不少見,但你總得讓我去告告御狀,碰碰運氣?且不說有現代社會的法理,就是訴諸中國古老的傳統,你也不占理!但你卻都做了,結結實實地做了,判了我一次,又判我了一次,法律和政策全被你當兒戲;或者,你還有祕不示人的另一套政策和法律? \n 你也不是沒有膽怯和心虛。有一次判我時,你用判一緩二來緩解你的尷尬,顧全你的臉面。但你似乎又不是一整個兒的「你」,你在整體中又有莫名其妙的分殊:有的是以「政府」的名義,出於地方政府的集體利益;有的則是陰暗角落裡的一個個自己……我不能不懷疑你是以「國家利益」之公,行損公肥己之私。因為,既然是為「公」,你幹嘛不把老百姓的生計,也作為「公」來一併考慮?可見你是有「私」的,從較大一點的「私」——為國企節省一點資金,為地方政府換來一點面子、關係等等(也可美其名曰「地方整體利益」),到較小一點的「私」——我不能不懷疑其中有權錢交易,不然你幹嘛要拿命來威脅我,害得我躲東藏西? \n 如此錯綜複雜的利益糾結在一起,我們老百姓是看不懂的,只知道有冤就要伸,何況事關我們和子子孫孫的命?我也知道你要幹掉我,我東躲西藏,但我還是被幹掉了,據說是一場偶然的車禍。甲聲稱要幹掉乙,乙就果然被幹掉了,而且甲的小兄弟就在現場,甲掌控的監控錄影恰恰在乙被幹掉的一剎那全失靈啦…… \n 錢雲會車禍啟人疑竇 \n 如此的巧合當然也有例外。即使不是甲幹掉的乙,而是丙的誤傷,你也應該考慮到甲有犯罪企圖,去調查那個「甲」,哪怕他是隱身的。你幹嘛要在疑竇叢生、疑雲密布的當口兒,匆忙宣布在這場有前因有後果的「躲死」和「慘死」事件中,那個「甲」壓根就不存在呢(且連宣布也省了,裝作沒有錢雲會的東躲西藏)?既然你和那個可能的、隱身的「甲」沒有關係,幹嘛還要背起他這個黑鍋,讓人懷疑你呢? \n 你又幹嘛動用公權力,把人家死者的家人、親戚、鄰居不由分說地一併抓走?對外說是「協助調查」,實際卻是變相刑拘,施加暴力,難道人家親人慘死,你連人家懷疑的權利、弔喪的權利也一併剝奪了嗎?你幹嘛又三番五次地出動幾十個、幾百個、乃至兩千個武警搶人家死者的屍體呢? \n 幾十個婦女跪在地上哭天呼地,打不動你;派幹部到恐怖的鄉村中繼續傳播恐怖情緒的,是你;派人驅趕、群毆圍觀網友,把女村民倒提著露出私密內衣,隨時砸壞拍照者手機的,也是你……我知道你有著十分正當的理由:維穩。難道不正是你肇始的前因和你延長的後果,造成了村民痛不欲生,舉國輿情沸騰?難道還有另一個「誰」引發了如此的騷動和不穩定? \n (作者為廣東外語外貿大學中文學院教授)

  • 我們的時代-在冬日,一個上訪村長之死

     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的冬日,一個老人慘死卡車下的血腥照片出現網路,立即被瘋狂轉發,震撼中國。 \n 這張照片不僅為今年一整年中國的不安與暴力劃上悲傷的結尾,其背後的故事以及事件演變更幾乎是理解關於當前中國政治的魔幻之鑰:不論是土地拆遷、上訪打壓、公民調查,還是人民對政府的巨大不信任。 \n 照片中的死者是浙江省溫州市樂清市寨橋村前任村委會主任錢雲會。由於錢雲會是一個不斷為民眾權益上訪的村長,甚至因此在過去六年三次入獄;加上事發現場氣氛緊張,聚集了大批民眾,警察也逮捕數人,包括村民眼中重要的「目擊證人」,所以民眾普遍懷疑這件事並不單純,應該是起謀殺事件。 \n 當地政府只將此定調為一起的「交通肇事案件」,但幾乎無人相信,認為政府又是在掩蓋真相。網民不斷提出各種評論和分析質疑相關疑點;知名維權律師許志永、學者于建嶸和南方週末資深評論家笑蜀和其他不同人士,則分別組織了公民或學者調查團來到這個小鎮進行調查,並且在微博上發出即時訊息。 \n 不過,事情演變至今,似乎還沒人敢確定這是起蓄意謀殺,雖然仍存有許多疑點。 \n 但關鍵已經不只是這個事件的真相,而是這個事件所折射出的民眾情緒矛盾。事實上,整個事件過程正是當前中國政治中關於政治權利、利益集團和新興公民運動之間角力的一個微觀縮影。 \n 首先,當地村民的悲憤與不滿,以及外界民眾的普遍憤愾,是因為這個村子經歷當前中國最主要的社會矛盾:因為開發進行的強制徵地。二○○四年,浙江省為了興建電廠,強制徵用寨橋村土地,損害民眾利益。而錢雲會帶領村民不斷上訪,提出徵地項目種種違規問題;錢雲會甚至在二○○七年前往北京上訪,直到他被樂清市公安「截訪」帶回。 \n 再者,公民的積極性以及網路所扮演的傳播作用也在這次事件更凸顯出來。前兩年的湖北鄧玉嬌事件和雲南「躲貓貓」事件中都曾出現過民間調查團(前者是自發,後者是官方邀請),但這次有更多知名學者和律師參與。另方面,事發第三天,樂清市就在新浪微博註冊ID「平安樂清」,以跟網友溝通,但當然他們的官方回應都遭到嚴厲批評。 \n 樂清事件突顯出的更大問題是民眾對政府的嚴重信任危機。為什麼民眾不願意相信政府的結論,卻相信政府可能謀殺一個上訪者?入口網站網易甚至做了一個專題「我們為何患上迫害妄想症?」 \n 這個迫害妄想症的原因,或許正如知名法學者賀衛方說:「這起疑雲重重的案件,我們看得到的只是政府在發布信息,警方控制證人,真相如何,全憑政府一張嘴。假如政府本身與這起事件的發生有著脫不開的關係,假如相關證人以及受害者家人受到政府控制和威脅,假如政府試圖封殺人們的議論……,假如中立而權威的第三方調查受到阻撓,那麼,我們就可以合理地懷疑,錢雲會之死就很可能是一起謀殺!」 \n 的確,中國民眾太熟悉這個荒誕瘋狂但酸楚地令人落淚的劇碼。如果這真是對上訪者的殘忍謀殺案,他們雖然震驚,但完全可以理解。因為他們一次次不斷看到公權力如何以暴力對抗反對拆遷和強制徵地的農民,以兇殘力量鎮壓和逮捕上訪人士,或者在每一次災難後如何掩蓋事實真相。 \n 事發第一天,中國評論家張曉舟就在新浪微博上說:「每一起恐怖都普及了一個地名,每一個地獄都有一個天堂般的名字,比如:樂清。」他指的其他地名是石首、是巴東、是瓮安、是宜黃;這些人們原本陌生的中國小城地名在被染上了鮮血、暴力和(自焚的)熊熊火光之後,進入這個時代中國人的集體記憶,並讓他們相信這個在冬夜壓過村長的這輛卡車,其輪胎之上負載的是巨大的政治權力和商業利益──即使這個死亡真的是個意外。 \n (作者為專欄作家)

  • 錢雲會事件 韓寒PO文質疑公信力

     溫州樂清市一村長錢雲會慘死一周,網路上討論仍舊沸沸揚揚,昨(3)日上海新銳作家韓寒於個人部落格上發表〈需要真相,還是需要符合需要的真相〉的文章表達個人看法,他認為,姑且不論事件是謀殺還是事故,都值得好好想想,為什麼「說的話那麼多人不相信」。 \n 溫州樂清村長錢雲會慘死一周,當地政府多次召開新聞發布會,強調此事是交通事故,同時公民調查團也已經基本確定與當地公安調查的結果一致,但事件餘波依舊盪漾,網民對於樂清警方「死者為什麼死狀奇特,這並無邏輯可言」仍議論不止。 \n 事有蹊翹 真相非真相 \n 上海作家韓寒3日於個人部落格上發表文章表示,多天來他對此事件遲遲未能下筆,因為他本人也不確定真相。儘管他也需要知道真相,覺得其中必有妖孽,偏向錢村長遭謀殺,但畢竟他覺得「這只是我需要的真相而已,這很可能並不是真相」。 \n 韓寒以自己為例,說自己老家在上海農村,常被大規模低價徵地,1平方米房屋才賠償幾百元人民幣,農民土地被強行低價徵用後,被規畫成化工區,接著汙染嚴重,「爺爺看河就知道是禮拜幾」,空氣中全是氣味,但環境監測部門對著滿河的死魚卻還表示水質正常,他說這也是「並無邏輯可言」。 \n 韓寒認為,大眾對錢村長之死的真相窮追,只因「符合大家內心對這片土地上時常出現的不公正的悲憤的真相」,但真相是什麼,他不知道,也認為很多網友不能夠單憑看圖片進行斷案。 \n 成網民轉載熱文 \n 韓寒指出,整件事情更應令人深思的是,為什麼政府「說的話那麼多人不相信」、「為什麼人們覺得謀殺掉一個老是上訪的人是你們能幹出來的事」、「為什麼那些再有公信力的人和你們調查結果一致就瞬間變成了惡人」,無論是謀殺還是事故,「公信力是那麼的脆弱」。 \n 韓寒一向以言論犀利聞名,日前其文學雜誌《獨唱團》因故無限期遭停刊,成為絕響,這次錢雲會案引起各地媒體關注,韓寒的此篇文章也再度成為網民轉載熱文。

  • 上訪村長之死 凸顯政府危機處理失當

     浙江省溫州市樂清市蒲岐鎮寨橋村的前任村委會主任,日前死於一場離奇的車禍,成為在2010年末中國最著名悲劇事件的主角。一起「交通肇事案」引發軒然大波,問題恐怕不僅是政府的危機應對失當,更傷及政府公信力瓦解。 \n 《新世紀》周刊報導,這場死亡被當地政府定性為一起普通的「交通肇事案件」。事發時間為2010年12月25日上午9時45分左右。一輛滿載填塘渣的工程車碾壓過錢雲會的身體上部,他死時左臉朝上斜對車輪,頸部、左胸腔處血肉模糊。 \n 錢雲會之死經由網路迅即傳播。此後一周內,圍繞死亡真相的爭議,從普通網民到民間「意見領袖」均磅礡而來。人們普遍懷疑,這個因為村莊被徵地而上訪多年的老村長,是死於一場「陰謀」。 \n 不少村民表示,從錢雲會出事不到十分鐘內,虹南大道聚集了寨橋村上百名村民。有人聲稱「是有人把錢雲會弄死了」,甚至有一個村民拿著棍子喊:「為村長報仇!」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錢雲會家屬表示,當時有人告訴他們,「這是一場謀殺。」幾名錢雲會生前的好友並主張:「保護好現場,不能讓人把屍體搶走。」 \n 錢雲會屍體被「搶」之後,寨橋村一度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怖氣氛中。一位錢姓村民這樣描述:「特警拿著盾牌,牽著狼狗,抓走了錢雲會的弟弟、弟媳和兒子,還抓了上百個村民。」 \n 在寨橋村和鄰近鄉村,一些和錢雲會相熟的村民連夜外逃。村民之間口耳相傳:「我們的電話都被監聽了,不能上網了,電視也不能看了。」 \n 在錢雲會死亡之後不到20分鐘,現場的照片已在網路社區、微博等瘋狂轉載。照片中,一台紅色工程車的車輪下,錢雲會趴在地上,露出斷了半根脖頸的血淋淋的頭顱。 \n 而4個月前錢雲會以實名在天涯社區發表名為「寨橋村146公頃農田轉讓始末」的帖子也被聚焦,2天內從零關注被推至天涯社區頭條位置,網友回覆長達217頁。同時,來自北京、上海、廣州、杭州等地的30多家媒體也聚集樂清縣城。 \n 2010年12月25日下午6時42分,當地溫州網發布官方消息稱,「樂清蒲岐鎮今日發生一起交通事故,致一人死亡。」肇事司機已被警方控制,該事件正在調查處置中。 \n 然而,官方倉促做出的「交通事故」認定遭廣泛質疑。12月27日,《中國青年報》發表「上訪村主任『交通事故』致死疑雲重重」一文,引述了網友提出的5大質疑。 \n 「真沒想到政府的公信力受到這麼嚴重的懷疑。」當地一名官員私下抱怨道。而政府內部也有一些不同的聲音出現。一個政府官員指出,之所以「搞成目前這種狀況」,是因為「蒲岐鎮之前對寨橋村的土地糾紛問題沒解決好」,並且,在村民「保衛屍體」事件中,「政府部門過於敏感,處理方式簡單粗暴」所致。

  • 錢雲會被輾斃案 村民集體下跪喊冤

     浙江省溫州樂清市蒲岐鎮寨橋村前村委會主任錢雲會,去年12月25日被工程車輾斃案又有新發展,被警方列為目擊證人之一的黃姓村民,坦承事發時不在現場,是事後有人叫她去警局作證。 \n 由於日前溫州市公安局所公布的案發過程與原因,積極排除「謀殺」,村民不服,30日向前來報導的記者集體下跪喊冤,希望透過輿論的力量制裁真凶及藏在幕後的不法人士。 \n 《京華時報》、《東方早報》、新華社等媒體報導,近年浙江樂清南岳電廠不斷徵占用寨橋村土地,擔任村長的錢雲會對當局的強徵行為提出質疑,認為徵地手續不全,對村民的補償不足,持續6年與村民維權上訪,但事情一直未得到妥善處理。 \n 25日錢雲會被工程車輾斃,村民錢成宇目擊他被卡車壓死,但沒看到有人把他按到地上用車軋。另一位據說是「目擊者」的黃姓婦女,住在鄰村,坦承事發當天沒有到車禍現場,而是到寨橋村看熱鬧時,有人對她說:「現在記者很多,講得好可能有人給錢。」於是她接受了採訪;第2天,錢雲會的女兒找到她,叫她繼續這樣講。但回家告知丈夫後,其夫代為打電話給公安機關,承認說謊做偽證。

  • 樂清輾死案與政府公信力

     12月25日,浙江樂清蒲岐鎮寨橋村前任村主任錢雲會被一輛大型工程車壓斷脖頸致死。當地村民稱,「村主任是被4個人抬起,扔在工程車前輪下壓死」的。 \n 官方的說法是,25日上午9時45分,交通事故死者為寨橋村村民錢雲會。錢雲會撐傘從道路右側往左側橫穿,工程車緊急剎車但仍與死者發生碰撞,造成錢雲會當場死亡。 \n 圓謊維穩真相深埋 \n 一起「事故」,兩種說法,真相何在?錢雲會的死已經在網路上掀起了巨大波瀾。網民們提出了種種疑問,呼籲揭開真相,已經有網友建議邀請網民和社會各界人士參與錢雲會之死的調查,或授權第三方獨立組織調查此疑案。 \n 然而,真相卻有被永遠淹沒的可能。道理很簡單,假如村民所述是真的,這一事件的背後應該隱藏著某種不可告人的陰謀,但由於事關徵地、上訪等敏感問題,官方肯定會千方百計地用謊言圓謊,繼而輔之以各種「維穩」手段,最終使真相越埋越深。 \n 人們越發相信這種可能性:在事件發生後,官方馬上宣布這是一起交通事故,但正是這「致一人死亡」的普通交通事故,卻招來「樂清市相關領導非常重視,第一時間趕赴現場指導處置」的高規格對待。 \n 而接到報警後才到場的有關部門,甫下車就將先期在場的群眾定性為「不明真相」了。雙方衝突,特警到場,村民、家屬被拘,屍體遭搶,路口的監控設備又恰好「只能拍攝,沒有儲存功能」……這些太過熟悉的情節使人們相信:官方在封鎖和壟斷資訊,在有意掩蓋真相。 \n 真相難解公權受疑 \n 相反,假如官方所說確實是真的,但有多少人會相信這一說法?因為公眾早已對權力產生了不信任感,這種不信任感很容易讓人滋生權力迫害的妄想症和陰謀論。 \n 各種猜測和質疑又得不到令人信服的回答,不同的說法在對峙,在爭吵,這時,哪怕官方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公眾也很難相信,真相也會被這種嘈雜的聲音所淹沒,讓人真偽難辨。 \n 一方面,官方在事發後的做法不但不能消除公眾的疑慮,反而使各種疑問進一步加深。另一方面,公信力的缺失使公眾不再相信當地政府。因此,這一事件很容易出現真相被淹沒這種令人悲哀的結局。 \n 死者錢雲會曾因當地政府徵地問題上訪6年,當地政府還涉嫌操縱與控制村裡的選舉,試圖讓其選不上村主任;錢雲會也曾在網上實名揭露當地政府徵地等相關情況。 \n 樂清當地政府也是利益攸關方和矛盾當事人,由其對案件調查、「定性」,「球員兼裁判員」難逃「瓜田李下」之嫌,調查結果自然也就難以服眾。

  • 樂清電廠徵地 疑先上車後買票

     浙江省溫州樂清市蒲岐鎮寨橋村前主任錢雲會命案餘波盪漾,樂清市宣傳部28日晚間提供媒體一份郵件表示,溫州市公安局當天召開案情分析會,警方未發現「謀殺」證據。 \n 《第一財經日報》報導,錢雲會生前率村民上訪的徵地問題,背景是2003年8月,為緩解電荒問題,浙江省政府批准在樂清市南嶽鎮建設浙能樂清電廠,並要求在2003年11月15日前完成電廠徵地、拆遷工作,具備「四通一平」全面進場施工條件。 \n 但工程於2003年11月28日就舉行「四通一平」儀式;且早在大陸國土部批復徵地請求之前的2004年4月8日,寨橋村的「一攬子」徵地協議便已簽訂,土地款在2005年6月30日支付完畢,疑似「先上車後買票」。 \n 傳聞之前被抓的村民於28日獲釋,獲釋者被要求與公安部門簽署一份材料,承認錢雲會死於交通事故。但此消息未能與獲釋者查證。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