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錦州的搜尋結果,共48

  • 蹺家少女 酒店面試前被尋獲

     十五歲詹姓少女自覺被哥哥欺負,寒假期間向網友壽姓男子求助,帶著不到一百塊和簡單行李,跑到錦州街與壽同居,由於壽男沒工作,少女春節時曾到餐廳洗碗,前天她濃粧艷抹,準備到五條通一家酒店面試下海,所幸被萬華警方當街尋獲。 \n 廿三歲的壽姓男子後來得知對方年僅十五歲,驚訝地直說:「她跟我說她滿十八了…」;警方問兩人有無發生關係,壽男臉色大變,發誓說「我們是四個人住一起,我絕對沒機會碰她!」少女也證稱,壽男對她很紳士,警方通知家屬將蹺家三周的少女帶回。由於少女作證沒被侵犯,加上少女是主動蹺家,壽男才未被控和誘罪。 \n 警方調查,詹女常覺得哥哥喜歡捉弄、欺負她,寒假第一天,和在「愛情公寓」網站認識的壽男聯絡,表示「很悶,想要離家出走。」壽男回說會替她想辦法。少女隨後跑到中山區和壽見面,壽男沒工作也沒錢,拜託朋友找到錦州街一間套房,裡面另有一對也在找工作的姐弟,四個人就擠在不到六坪的小空間生活。 \n 過年期間,少女曾到餐廳幫忙洗碗,也聯絡同學告知自己逃家了,同學領到壓歲錢就請她吃飯、上網咖,最近因為開學,朋友紛紛上課沒空幫她,加上經濟壓力,少女決定找工作。 \n 前天中午,少女發現離住處不遠的五條通裡,有一家酒店在徵小姐,先打電話預約面試,佯稱已十八歲,雙方約在店裡碰面,她出門前特別濃粧艷抹,希望可以騙過對方。 \n 由於詹女蹺家後,父親馬上通報失蹤人口,萬華警方透過電腦IP追查,發現她經常上網的熱區,前天下午在錦州街尋人,正巧發現準備到酒店的少女。 詹女的父親和姑姑趕至警局,小女生因不滿爸爸沒替她教訓哥哥,氣得不跟他講話,反而緊抱姑姑大哭一場,警方做完卷證後讓他們離去。

  • 遼東灣北部錦州油田 又見漏油

     渤海蓬萊油田漏油4個月,迄今海面仍有油帶漂浮,沒想到在14日傍晚,遼東灣北部錦州油田附近,也傳出漏油情況。大陸國家海洋局北海分局獲報後,隨即展開因應措施,海監船也趕往事故海域進一步查證。 \n 新華社指出,14日下午5點左右,在遼東灣北部錦州9-3油田WHPB平台附近發現油帶,油污是附近施工船舶起錨作業過程中,撞毀WHPB平台至錦州9-3西油田(中心平台)的海底混輸管線導致漏油。 \n 北海分局獲報後,啟動三級溢油應急響應,「中國海監17」船已趕赴事故海域,並要求附近漁民及其他生產作業者注意漂油影響。正在現場指揮搶修的中海油天津分公司生產負責人戴高輝表示,目前經過搶修,漏油海域已與外界阻斷。 \n 其實,今年6月初發生的渤海蓬萊油田漏油事故,當時被大陸媒體質疑官方隱瞞實情,以及康菲石油公司沒有盡到應有責任,至今附近海域仍發現有油帶漂浮。

  • 錦州街雙屍案 疑似殉情

     兩天前發生的錦州街雙屍案,檢警調查後,發現四十歲的男死者藺志遠經營開鎖店,但卻是有婦之夫,與廿五歲在酒店工作的楊惠婷暗中交往。楊女曾向前男友抱怨「很痛苦」,從現場用布條塞在門縫下,及桌上K盤的燃燒殘渣,研判二人殉情自殺的可能性極高。 \n 檢警昨日訪談死者親友,發現藺男已婚,經營開鎖店,藺妻前往指認時又驚又悲,表示從來不知丈夫在外有女朋友。楊女父親則從雲林趕來,楊父表示女兒騙她在超商工作,不知道在做特種行業。 \n 楊父說,女兒和藺男交往三、四個月後,女兒曾帶藺回雲林老家,家人了解藺已婚,曾勸女兒分手,但她似乎聽不下去,楊女的劉姓前男友,也說死者生前曾傳簡訊,表示自己很痛苦。 \n 由於現場沒有外力入侵,加上塞在門縫的布條,檢警研判自殺的可能性不小,是否因為感情問題,因找不到遺書,不願輕下斷言。

  • 都會掃描-錦州參訪團 拜會朱立倫

    新北市:大陸遼寧省錦州市長魏俊星等十多人參訪團,昨天上午拜會新北市長朱立倫,彼此就太陽能光電、電動車、綠色產業等合作項目進行交流,希望未來雙方能共創低碳經濟的千億商機。

  • 兩岸史話-永遠的外鄉人

     編者按「這群孤臣孽子背後的故事,是一部摧人心肝的悲愴史詩。」50年的風雲變幻,兩代人的命定流離,半生的天涯流轉,還是要到最初的所在,才能為一生回眸。本書由印刻文學生活雜誌出版公司出版。本報取其東北淪陷、共軍進城的段落連載刊登,對當時升斗小民的生活有細膩的描寫。作者陳少聰,祖籍山東,小時曾在浙江住過,在台灣淡水長大。東海大學外文系畢業後赴美學習、工作,在美任心理治療師二十餘年。 \n 在1948年裡,國共在東北、山東一帶的戰鬥激烈地進行著。於2月裡,由林彪和羅榮桓領導的部隊第四次圍攻四平,拿下了四平。在東北此時國民黨軍只剩下少數幾個據點──瀋陽、錦州和長春,遼瀋戰役(遼西會戰)於是展開。 \n 5月裡共軍包圍長春,僅僅包圍,卻故意不打,國民黨軍隊處於被動地位,企圖撤退,卻動彈不得,瀕臨糧盡彈絕的困境。在共軍圍城之計施行下,據日後的估計,曾導致千千萬萬的長春市內的國軍和老百姓因飢餓而死亡。 \n 爸爸(作者父親陳智將軍,黃埔八期,赴美維吉尼亞軍事學院VMI深造)在瀋陽的處境也越來越艱險,瀋陽雖未遭到與長春同樣的命運,卻也危在旦夕。這時廠裡的技工們因吃不飽而沒力氣做工,一個個依牆癱坐在地,爸爸看他們這樣,心中無限酸楚,但也一籌莫展。 \n 爸爸本來也可以一走了之,然而他自知身負重任,怎能棄冑而逃。眼見四周許多的高官們帶著黃金上飛機走了,爸爸堅持不走,因為他不願拋下廠裡的下屬不顧。 \n 節節敗退 \n 1948年的9月,終於連濟南也由共軍占領了,這為國共內戰譜下了決戰序曲,從此,共軍節節進逼,國軍節節敗退。9月裡錦州也遭圍困,國軍第九兵團企圖救錦州之圍,沒成功,將領廖耀湘被虜。 \n 同年11月裡,共軍東北野戰軍終於攻克了瀋陽、營口,占領了整個東北。不過當時媽媽沒讓我們知道爸爸所在的瀋陽也失守了。 \n 接下去,又有徐蚌會戰、平津戰役,國民黨軍都打了敗仗。國民政府的處境一天比一天危急。 \n 不過至此為止,戰火全發生在北方,黃河以北。上海、浙江雖然人心惶惶,卻還沒直接遭到硝煙炮彈的侵襲。 \n 臨海的老百姓,仍一如往常低調地過著日子,但是從大人們的言談之中,已嗅得出「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氣味。(待續)

  • 幼齒銀牌 鄭竹玲難忘苦訓

     「集訓這半年來,我沒有回家,真的沒想過當國手會那麼累,沒有假日。」17歲,中華亞運史最年輕的軟網國手鄭竹玲,極其純真說出當國手以來她心裡許多的不可思議。 \n 如同女網教練黃錦州所言「放妻放子」(台語),中華軟網隊5、6月於高雄國訓中心組訓以來,所有成員沒有假日,甚至沒有午休。剛開始,著實嚇著了鄭竹玲。 \n 逗趣的說,目前就讀斗六高中的鄭竹玲,是在一切的不可思議、苦訓中,磨出原本17歲小女生所沒有,也不太可能出現的異常鬥志。「我記得集訓的某一天,那天我打得很好,突然就出現打亞運金牌戰的夢想,所以也開始習慣『不能回家』了!」 \n 黃錦州看在眼裡:「我在操球時,她連『吭』一聲都不敢,我真的另眼看待,但是我不會安慰她,理由是要她更堅強。」昨日場邊,鄭媽媽切切的喊著,這還是鄭家母女倆半年來難得相聚的日子。 \n 難怪昨日奪銀,鄭竹玲不甘心的淚灑球場時,連兩屆熱血義務擔任心理諮商的台灣體院教授莊豔惠貼心的說:「竹玲的眼淚好美!」 \n 鄭竹玲的老爸是建築工程師,過去她偶會陪著老爸到工地。這些日子少了老爸的摸頭打俏,她悵然若失,但她也知道,只要拚完個人項目的女子雙打賽後,也就是與家人團圓之時。

  • 公安證實劉霞已會劉曉波 告知獲獎訊息

     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昨天引述劉曉波親屬消息指出,被囚禁在遼寧錦州監獄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相信已和妻子劉霞見面,劉霞勢必已將獲獎喜訊告訴了劉曉波。 \n 至於劉曉波反應如何,仍待劉霞透露。信息中心表示,劉霞的哥哥劉彤昨天打電話給陪同劉霞到錦州的弟弟劉暉,電話卻是由陪同兩人到錦州的公安接聽。公安證實兩人已和劉曉波見面。 \n 劉彤認為,在探視劉曉波後,劉霞及劉暉已準備返回北京。信息中心還說,劉霞弟弟曾經向母親表示,當局安排他們昨天上午探望劉曉波,若他向家人透露「一切順利」的訊息,就表示已經和劉曉波見面。而劉暉妻子接到丈夫來電,指自己「一切都好也無事」。 \n 先前曾傳出劉曉波會被安排到另一個祕密地點和家人會面,晚上可能會被押送出監獄,甚至傳出大陸司法部長也可能會到錦州。但因許多信息不明,實際情況依然撲朔迷離。 \n 即使劉霞已離開北京寓所,但保安和便衣人員隨處可見,還有監視車輛,氣氛依然肅殺。 \n 府:求慎重 馬第一時間未呼籲釋放 \n 劉曉波獲獎,外界質疑總統馬英九未在第一時間呼籲中國釋放劉曉波。總統府發言人羅智強表示,總統認為應慎重論述,因此穩健是必要的。 \n 截至昨天為止,包括總統馬英九在內,共有9國元首,都對劉曉波獲獎表示祝賀。歐盟在內的多個國際組織,也對劉曉波獲獎表達肯定。 \n 人本教育基金會等數十個台灣民間團體昨天舉行記者會聯合向國際發聲,要求釋放獲諾貝爾和平獎的中國異議人士劉曉波。 \n 聲明中呼籲中國政府必須無條件釋放劉曉波,並徹底改變打壓民主異議人士的作為;因為自由民主是普世價值,唯有民主化,中國才稱得上是文明國家,中國人民才能過真正有尊嚴的生活;也唯有民主化,中國和台灣才可能發展正常關係,這也是劉曉波獲獎最重要的意義。 \n 參與連署的團體除人本教育基金會,還有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勵馨社會福利專業基金會、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全國社區大學促進會、台灣勞工陣線、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等。 \n (相關評論見C8版)

  • 劉曉波夫婦今晨會面 可能移監

     大陸異議人士劉曉波妻舅劉彤9日指出,在公安監視和安排下,8日晚間離開北京的劉霞和弟弟劉暉,9日早上已到達劉曉波被關押監獄所在的遼寧省錦州。公安要求劉霞不能向任何人透露住所地址。而她已獲安排,10日早上在秘密地點與劉曉波見面。 \n 總部設在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評估,為免錦州監獄其他犯人通過探監,將劉曉波消息外露,當局很可能不久後將他送往秦城監獄服刑。 \n 馬英九籲釋放劉曉波 \n 面對西方國家領袖呼籲中國釋放劉曉波的聲浪,中國官方面臨抉擇,民運人士透露,如果劉曉波無法獲釋,希望劉霞能代夫領獎,甚至不排除委由海外民運人士代領的可能性。 \n 總統馬英九昨天呼籲大陸當局讓劉曉波早日出獄,重獲自由。他在「四海同心聯歡大會」上說,如果劉曉波能獲得自由,相信台灣人民會非常欣賞中國大陸這個舉動。 \n 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由大陸六四民運人士盧四清創辦,中心網站指出,公安8日已阻止記者採訪劉霞北京住所。 \n 錦州當地公安9日說,只有囚犯的親人可以探監,而且每月最多只可探一次。監獄門外有大批公安在把守,並在周圍設置路障封路,當地人指出,從來沒見過保安這個陣容。 \n 公安強押記者離開 \n 公安對於記者的態度十分不友善,不但粗聲粗氣要求離開,還強行刪除記者手機和相機的照片、撕毀記者筆記簿的資料,甚至幾位香港記者還被帶往當地的派出所詢問,隨後公安並登上他們的汽車離開。 \n 劉霞對劉曉波獲獎,指出「這是給所有在中國堅持民主和平者的獎,是給所有獄中良心犯的獎。」她希望可以代表劉曉波前往領獎,不過擔心這個心願不會得到中國當局批准。 \n 劉曉波的弟弟劉曉暄稍早時受訪表示,由於大嫂劉霞和劉暉二人的電話都已關機,無法聯絡上,未知她9日是否能成功與劉曉波見面。他感到十分焦急。 \n 大陸官方的《環球時報》9日發表社評,指諾貝爾委員會先後頒發和平獎給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及劉曉波,和平獎已淪為反華工具,是西方意識形態對中國人的傲慢展示,亦是對中國司法制度的蔑視及挑戰。嚴厲抨擊諾委會頒獎給劉曉波的決定。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