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鍾國華的搜尋結果,共08

  • 前友昱科技董座炒股賺8357萬 入監前落跑北檢將通緝

    前友昱科技董座炒股賺8357萬 入監前落跑北檢將通緝

    前友昱科技公司董事長、股市作手鍾瑋驛,被控於2011年因康聯公司股價上市後,股價大跌,藉公司派拉抬股價機會炒作康聯,買進賣出股票逾33億元,不法獲利8357萬7804元,去年底被判刑5年定讞,但鍾早已落跑,台北地檢署聲請沒收他100萬元保證金,近日將發布通緝。 本名鍾國華、英文名WILLY的鍾瑋驛,風光時曾與前藝人吳仲凡交往,鍾瑋驛涉及多起炒股案,除了康聯炒股案外,他另於2011年炒作上櫃公司泰谷光電股票,去年被判刑3年6月定讞,台中地檢署去年7月聲請沒收50萬元保證金,並發布通緝;鍾男另被控於2013年涉炒作上櫃公司富驛股票,最高法院今年1月駁回鍾上訴,判刑4年定讞,預料北檢將一併通緝。。 北檢調查,鍾男在2011年康聯公司初次發行股票(IPO)時,即以每股(含手續費)89至90元價格,透過金主提供之人頭戶圈購康聯公司股票,在康聯股票上市後,股價大跌遭受損失,心有不甘,於是透過承銷券商與康聯公司之公司派聯繫,希望對方設法「穩定操作」股價。 康聯公司派為免股價繼續下跌,市值縮水,指示投資長尋求市場投資人進場買賣康聯公司股票,避免恐慌性賣壓導致股價再度重挫,俾以穩定康聯公司股價,鍾男於是與對方合作,用不法操縱、拉抬方式,破壞股票市場競價自由。 鍾男向不知情金主借款及人頭提供證券帳戶,誘使友人以自有資金依他指示下單操作,買進康聯股票共33億8243萬9100元,賣出金額為33億8970萬4400元,犯罪所得達8357萬7804元。

  • 法院應謹守分際

    法院應謹守分際

     台北地方法院日前裁定選任7名臨時董事代行張榮發基金會董事會職權,由於該7名臨時董事均為張榮發基金會前任董事長鍾德美所推薦,而鍾德美又全力支持張榮發大房長子張國華,故媒體一面倒的報導「張國華大獲全勝,將掌控整個長榮集團」。  本件裁定,法院僅讓利害關係人之一方提供臨時董事遴選人選,或為無心之舉,但此偏頗作為恐對長榮經營權造成重大影響,原基金會董事張國明等6人已提起抗告,合議庭應作更妥適之處理,以維司法的公正。  長榮集團經營權之爭,近年來屢經媒體報導,已是眾所周知;張榮發基金會因持有長榮集團控股公司長榮國際公司股權達28.86%,成為兩派爭奪焦點。由於該董事會屆期改選已延宕1年有餘,依財團法人法第40條規定,當董事改選發生難產時,行政主管機關教育部可以限期改選,逾期不改選者,全體董事當然解任,教育部再依同法第47條規定,聲請法院選任臨時董事以代行董事會職權。法院選任臨時董事時,依非訟事件法第64條第2項規定,得徵詢主管機關、檢察官或角逐經營權的各方之意見。  但本件聲請卻非主管行政機關教育部,而是由理當已被解任的前董事長鍾德美所聲請,北院既然依財團法人法第47條第2項,據以為相對人之基金會選任7名臨時董事,卻未說明鍾德美為何具備聲請「適格主體」,即具「利害關係人」的地位?法院就此已有理由不備之違誤。 除了聲請人的適格性疑義,法院所選任的7名臨時董事,全數來自支持張國華的鍾德美一方所推薦之人選,而未讓與聲請人角逐經營權之對立方也推薦人選,顯然未能踐行公正、公平之正當法律程序原則;依此而為之裁定結果,當然難獲另一方同意,並質疑法院淪為爭權工具。  張榮發基金會屬民間捐助之財團法人,行政主管機關本即採低密度監督,司法更應採較為寬鬆之審查標準,尤其在本件董事改選難產之情況,立法者已於財團法人法第45條第4項授權行政主管機關裁量是否改用普通決議,似尚無司法機關介入之餘地,故而,法院所為本件裁定,不無僭越教育部行政權而違反權力分立原則之虞。  法院受理非訟事件應恪遵正當法律程序原則,然而,法院是項裁定既有重大法律疑義,故而最後的結果如何?尚難定論。在本件聲請尚未作成終審裁定前,張榮發文教基金會臨時董事會的7位董事,當此社會各界矚目的經營權之爭事件,理應恪守善良管理人之責,以維聲譽。(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 王健聖》法院應謹守分際

    王健聖》法院應謹守分際

     台北地方法院日前裁定選任7名臨時董事代行張榮發基金會董事會職權,由於該7名臨時董事均為張榮發基金會前任董事長鍾德美所推薦人選,而鍾德美又全力支持張榮發大房長子張國華,故媒體一面倒的報導「張國華大獲全勝,將掌控整個長榮集團」。本件裁定,法院僅讓利害關係人之一方提供臨時董事遴選人選,或為無心之舉,但此偏頗作為恐對長榮經營權造成重大影響,原基金會董事張國明等6人已提起抗告,合議庭應作更妥適之處理,以維司法的公正。  長榮集團大房經營權之爭,近年來屢經媒體報導,已是眾所周知;張榮發基金會因持有長榮集團控股公司長榮國際公司股權達28.86%,想當然耳成為兩派爭奪焦點,都抱持勢在必得的決心。由於該董事會屆期改選已延宕1年有餘,依財團法人法第40條規定,當董事改選發生難產時,行政主管機關教育部可以限期改選,逾期不改選者,全體董事當然解任,教育部再依同法第47條規定,聲請法院選任臨時董事以代行董事會職權。法院選任臨時董事時,依非訟事件法第64條第2項規定,得徵詢主管機關、檢察官或角逐經營權的各方之意見。  但本件聲請卻非主管行政機關教育部,而是由理當已被解任的前董事長鍾德美所聲請,北院既然依財團法人法第47條第2項,據以為相對人之基金會選任7名臨時董事,卻未說明鍾德美為何具備聲請「適格主體」,即具「利害關係人」的地位?法院就此已有理由不備之違誤;另,鍾德美與基金會雖為不同之人格,但其既為基金會之代表人,與基金會實質上等同是同一人,又何需法院裁定?  除了聲請人的適格性疑義,法院所選任的7名臨時董事,全數來自支持張國華的鍾德美一方所推薦之人選,而未讓與聲請人角逐經營權之對立方也推薦人選,顯然未能踐行公正、公平之正當法律程序原則;依此而為之裁定結果,當然難獲另一方同意,並質疑法院淪為爭權工具。  張榮發基金會屬民間捐助之財團法人,行政主管機關本即採低密度監督,司法更應採較為寬鬆之審查標準,尤其在本件董事改選難產之情況,立法者已於財團法人法第45條第4項授權行政主管機關裁量是否改用普通決議,似尚無司法機關介入之餘地,故而,法院所為本件裁定,不無僭越教育部行政權而違反權力分立原則之虞。  法院受理非訟事件應恪遵正當法律程序原則,然而,法院是項裁定既有重大法律疑義,故而最後的結果如何?尚難定論。在本件聲請尚未作成終審裁定前,張榮發文教基金會臨時董事會的7位董事,當此社會各界矚目的經營權之爭事件,理應恪守善良管理人之責,以維聲譽。(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 法院裁定出爐 長榮家鬥將落幕

    法院裁定出爐 長榮家鬥將落幕

     長榮集團經營權之爭可望落幕,台北地院民事庭裁定,指派高雄科技大學副校長俞克維等7人為臨時董事,接管長榮集團最大股東張榮發(文教)基金會,由於這7席均為長子張國華陣營的基金會原董事長鍾德美所推薦,應會傾向挺張國華,家族鬥爭結果大勢底定。  長榮集團則回應,尊重法院裁定,也尊重每位新任臨時董事獨立行使職權。另外,針對長榮集團高級主管被謝國獻等人唆使黑道恐嚇案件,目前已進入司法審理中,相信法院會做出最公正的判決。  張榮發基金會是長榮集團最上層的控股公司,掌握基金會等於主導集團營運,原本的15席董事,在么子張國煒辭任後,形成「大哥派」7席比「弟弟派」7席的僵局,延宕近2年無法完成改選,最後聲請由法院指派接管。  7席臨時董事分別是高雄科技大學副校長俞克維、台北藝術大學音樂學院院長蘇顯達、雲林樟湖生態中小學校長陳清圳、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營運長林天來、台灣海洋大學教育研究所教授吳靖國、佛光山佛陀紀念館顧問張譽騰,以及誠致教育基金會董事長方新舟,均是教育界、宗教界及文教界的重量級人士。  長榮集團經營權之爭,起於創辦人張榮發過世後,張國華純粹當大股東、交由專業經理人打理的模式不獲兩位弟弟張國明、張國政接受,於是聯手反擊,張國政連襟謝國獻甚至與黑道聯手,讓長榮內部黑影幢幢。  檢警也查出,謝國獻為奪取經營權,還成立營業項目包含航空及造船業的「法威國際顧問公司」,意在取代原本經營團隊,還計畫收購老二張國明持股,策動其出面召開記者會控訴對手濫權,並逼迫主管機關介入。  相關人士透露,法院指派的7名臨時董事對於黑道介入經營權之爭都很反感,加上張國政陣營提出的13大訴訟,已有10件敗訴收場,謝國獻更因找黑道介入遭到起訴,應會傾向支持張國華提出的專業經理人治理理念。

  • 前友昱科董座鍾瑋驛涉炒股判刑5年

    前友昱科技公司董事長鍾瑋驛,被控勾結股市炒手,在2011年至2013年間,利用人頭戶炒作三陽、F-富驛、F-康聯等3檔股票,不法獲利數千萬元。案經台北地院審理後,合議庭依違反證交法操縱證券交易價格罪,判鍾某有期徒刑5年;同案被告李欣、黃麗蓉、鄭清棋、王子元4人,則分別判刑1年到1年6月不等,但李、黃、鄭3人,獲宣告緩刑2年。本案可上訴。 曾與藝人吳仲凡交往的鍾瑋驛,原名鍾國華,先前曾因涉及掏空案更一審被判刑6年2月,目前上訴最高法院。檢調起訴他,利用市場派資金向丙種金主墊款保證金,籌得數億元炒股資金,並以上百個人頭戶炒作三陽等三當股票,獲利數千萬元。

  • 炒作三陽股票 友昱前董座鍾偉驛遭訴

    前友昱科技公司董事長鍾偉驛,被控藉由三陽公司市場派人士欲入主三陽公司,與三陽黃家爭奪三陽經營權的利多訊息,自2012年12月至2013年3月間利用人頭戶炒作三陽股票,獲利超過8000萬元;台北地檢署今依違反證交法起訴鍾偉驛、鍾的助理王子元等13人。其中7名人頭戶因繳回1000多萬所得,檢方請求減輕其刑。 原名鍾國華的鍾偉驛,曾因掏空公司資產在高院更一審被判刑6年2月,鍾還曾與女藝人吳仲凡交往,鍾另因被控炒作F-富驛、F-康聯,檢調仍在偵辦中。 檢調查出,涉及假交易案目前在押的揚華公司負責人詹世雄,在2012年間找上鍾,以吳姓市埸人士欲入主三陽公司,與三陽黃家爭奪三陽公司經營權,詹、吳提供資金請託鍾操盤,請鍾大量買進三陽股票或委託書,以利在2013年3月三陽召開股東會前,股票停止過戶前,讓吳能掌握大批三陽股票,順利入主三陽公司。 但鍾偉驛以三陽公司派、市場派爭奪經營權期間,預期將使三陽股價上漲,認為有利可圖,即與助理王子元等人,找來大批人頭戶,以交割款金額7%作為佣金,透過人頭戶炒作三陽股票。 鍾自2012年12月至2013年3月間利用人頭戶炒作三陽股票,將三陽股價由每股17元炒至27元,獲利超過8000萬元。鍾到案後否認炒作,辯稱只是套利,但檢方不採信,依法起訴。

  • 友昱前董座 涉炒股獲利6700萬

     前友昱科技公司董事長鍾偉驛,涉嫌勾結股市炒手,利用人頭戶炒作三陽、F-富驛、F-康聯等3檔股票,獲利超過6700萬元;調查局北機站與新北市調處昨日同步搜索22個處所,約談鍾偉驛等40餘人釐清案情,訊後依違反證券交易法移送台北地檢署偵辦。  原名鍾國華的鍾偉驛,曾因掏空公司資產在高院更一審被判刑6年2月,鍾還曾與女藝人吳仲凡交往,檢調發現,鍾炒作股票動用上百人頭戶,其中之一就是由吳女提供;檢調昨還約談知名股市炒手王子元、前康聯投資長鄭清棋、丙種金主與證券營業員等多人。  調查局指出,三陽公司某市場派人士為了在102年股東會前取得大量委託書,於101年間經人輾轉介紹結識鍾偉驛,並提供9600萬元供鍾操盤,約定102年3月底停止過戶後,提供委託書幫助市場派人士入主三陽公司。  詎料,鍾偉驛除以女友吳仲凡等人頭炒股,還利用市場派人士資金向丙種金主墊款保證金,籌得數億元炒股資金及上百人頭戶,靠著巨額資金與帳戶優勢,將三陽股價從每股17元拉抬至27元,不法獲利達5000萬元。  檢調也查出,股本僅新臺幣3億元的富驛,去年爆發王子元、簡怡青、廖葉等3名投資人違約交割金額高達1億餘元事件後,股價連殺4支跌停板,股價由原先每股60幾元一路下跌至40幾元,幕後操盤手正是鍾偉驛,在違約交割前炒高富驛股價。  此外,鍾偉驛100年間另涉勾結鄭清棋,先由鄭提供部分自有資金,及由鍾出面向市場金主墊款,再以王子元等人頭帳戶名義相互委託買賣,藉以拉抬康聯控股公司股價,以吸引一般散戶進場投資套利,合計操作F-富驛、F-康聯二檔股票不法獲利1700餘萬元,全案由檢調偵辦中。

  • 友昱前董座鍾國華涉掏空 判賠5800萬

    記憶卡代工廠友昱科技公司前董事長鍾國華涉嫌掏空公司資產,友昱科技更名詠嘉科技後,提出民事訴訟求償。台北地院審理後,認為鍾的行為只涉及侵占5800萬元,判他應返還5800萬元。 友昱是在民國96年爆發董事長掏空弊案,當時引起社會注目的不僅是鍾國華的犯罪行為,還包括他與女藝人吳仲凡交往同時,劈腿兩名張姓女子,加上他坐擁北市信義、松山區3棟市值近兩億元的豪宅,代步工具是保時捷Cayenne S休旅車和BMW 760轎車。兩名張姓女子,還在不知情狀況下,充當他設立空殼公司,或洗錢帳戶的人頭。 刑事責任部分,鍾國華已被高院更一審,依違反證券交易法等罪名,判刑6年2月,目前上訴最高法院審理中。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