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鐘擺族的搜尋結果,共03

  • 生活成本高 鐘擺族被迫奔波

     越來越多的大陸人正突破城區界限,他們工作在城裡,生活在郊縣、甚至其他城市。他們常常兩處奔波,使得原有的單一城市生活模式被打破。媒體稱這些人為「鐘擺族」。 \n 《中國青年報》社會調查中心針對2027人進行調查,84.4%確認身邊存在「鐘擺族」,其中23.7%表示「很多」。調查中,59.1%的人認為鐘擺族是「工作在城裡,生活在郊縣」;另有58.9%認為他們「工作、生活在不同城市」。 \n 調查發現,「城市生活成本高」成為「鐘擺族」出現的主因(67.4%);其次是「城市房價高」(60.9%);排名第三的是「城市不斷擴大」(49.3%);44.6%的人認為「交通便利」,促使「鐘擺族」產生;35.5%認為是「年輕人選擇多元化」的結果。 \n 復旦大學社會學系教授于海說,現在已進入超級城市引領全球的時代,上海、北京等都發展為國際都市,有限的城市空間變得更為擁擠,房價、物價隨之上漲,年輕人只能去郊區或其他城市買房或租房。 \n 另一方面,中國進入高鐵時代,高鐵放大了城市空間。比如,上海到南京只需要73分鐘,年輕人覺得「家住南京、到上海上班」,沒什麼差別。 \n 關於「鐘擺族」帶來哪些改變?71.1%受訪者選擇「改變生活方式」,57.5%認為會「轉變就業觀念」,47.4%的人表示有助於「社交網絡拓寬」,47.0%的人主張有利於「城市之間的聯繫加強」。 \n 于海認為,「鐘擺族」的出現,反而說明年輕人選擇的多元化,現在資源主要還是集中在大城市。而且,部分具備專業身分的年輕人,只有高端服務業需要,他們在小城市根本沒有就業機會。

  • 大陸高鐵網開通 鐘擺族崛起

     高速鐵路通車後,因大幅縮短兩地之間的乘車時間,沿線居民的生活型態也隨之改變,在台灣,形成島內「1日生活圈」,在大陸都會與城鄉間,則促使「鐘擺族」崛起。 \n 所謂「鐘擺族」是受都市高房價與高鐵網絡開通等因素影響所形成的新興族群,他們周一到五在甲地上班,周末假日則搭高鐵回乙地,與父母、妻兒團聚生活。新華社報導,「鐘擺族」最早出現在北京、上海、廣州等一線城市,部分民眾因無法負擔在大城市購屋成家的願望,不得不在郊區或外圍衛星城市買房子,像鐘擺一樣往返工作地點與住家之間。 \n 在不同城市工作、生活 \n 近年大陸二、三線城市加強交通建設,高速鐵路路網開通,有助推動城市之間基礎設施共用、公共服務均等化,也為民眾提供「工作在此處、生活在別處」生活型態的無限可能,工作發展機會增多,吸引年輕人回到離家鄉更近的中型城市謀職,「鐘擺族」隨之爆增。 \n 1位剛從北京搬回安徽的28歲青年周傑,說明時下「鐘擺族」的生活方式。周傑在3月辭去北京的工作,回到安徽省六安市和相戀多年的女友結婚。具英語專業和多年外貿經驗的他,在離家百里外的合肥市找到新工作,妻子也不放棄原本在六安市的工作,2人決定先當「週末夫妻」,周傑每周一到五在合肥工作,周五傍晚6點搭上海到武昌的高鐵──動車D3010回到六安,和自己的妻子、父母團聚。 \n 周傑表示,高鐵讓回家的路從1小時30分鐘,縮短為33分鐘,對他的職業發展和家裡的經濟狀況都有好處。 \n 高鐵連起社交生活圈 \n 事實上,中部多個省分都在加快高鐵建設,許多內陸省分城市,如武漢、長沙、太原、南昌等地,近年來有多條城際高速鐵路開通或正在動工興建中,帶給民眾許多不同的生活新觀念;以湖南為例,長株潭(長沙、株洲、湘潭)城市群城際軌道交通路網建設完成後,長株潭核心區的通勤時間將控制在30分鐘內,「半小時生活圈」的概念,讓人們的就業觀、置業觀都在變化中。 \n 社會學家王開玉表示,內陸省分「鐘擺族」的出現,突破原先城市之間界限,他們工作生活雙城化、社交網絡拓寬,就業、置業、生活方式等觀念有一些新變化,原先的單一城市生活工作模式被打破,內陸城市間的聯繫開始增多,未來各城市之間的連通性會更強,這也會產生積極的經濟影響。

  • 時 間換空間 「鐘擺族」樂在通勤

    隨著大陸「四縱四橫」高鐵系統逐步完工,原相隔遙遠兩地的城際生活,因「速度」飆高、時間縮短,未來將出現工作生活「雙城化」、置產「兩地化」、婚姻周末化、社交生活縱橫化等新城市生活樣貌,這是六十年來的新轉變,中產階級的「鐘擺族」專屬生活。 \n交通是左右經濟發展與社會生活的關鍵。以上海-蘇州已通車的動車組為例,原兩地需至少一小時通勤時間,現大幅縮短為卅至四十分鐘,在蘇州置產的上海台商老楊,生活作息改為工作在上海、休閒在蘇州,少了通勤勞累,蘇州的家更常回去了,況未來京滬高鐵通車後,滬蘇間僅需十八分鐘。 \n滬蘇動車組是觀察未來大陸高鐵一日生活圈的絕佳案例,老楊是標準的工作生活「兩地化」個案,工作在上海、但上海房價年年飆漲買不起,老楊粗略盤算後說:「滬蘇兩地房價差價轉為通勤與租屋費用、綽綽有餘,周末還能享受蘇州悠閒生活!」 \n「鐘擺族」是大陸各高鐵完工後,全新的生活方式。當北京-天津、上海-杭州、廣州-深圳這些「雙城模式」確立、城際界線被速度所打破,原單一城市生活方式,在生活品質考量下,勢必出現:固定線路、固定時間、特定方向,周末從工作地出發,度過兩天家庭生活後,周一上班前回到工作地的「鐘擺生活」。 \n高鐵的完工也將對商貿活動帶來改變。「京滬快線」是大陸各航空公司運營北京與上海兩地的航運模式,待京滬高鐵落成、勢將重演「台灣高鐵效應」,「搭飛機省時間,但對公司是不小負擔」,在上海從事貿易的老張指出,「高鐵路網完成後,『打鐵』比搭飛機方便,且高鐵沿線城市都是新的待開發市場」。 \n去年甫通車的武漢-廣州間的「武廣高鐵」,測試時飆出最高速、也帶出西部大開發的新想像。珠三角作為大陸經濟重地,隨著廣東落實「騰籠換鳥」產業升級政策,許多傳統產業面臨外移壓力,加上大陸內需市場的西進擴展,武廣高鐵將成為商務人士的「捷徑」,再搭配上「四縱四橫」路網規畫,大陸高鐵路網所串起的不僅是「珍珠鍊」、而是商機「珍珠網」。 \n大陸高鐵「珍珠網」是中國經濟發展新契機,亦是未來大陸中產階級城市新生活的「再擴大」,高鐵的「高速度」帶來空間與時間大幅縮短,人流、金流與物流沿著珍珠網四散;鐵路為美國大西部開發帶來根本性轉變;在中國,高鐵不僅帶來軌道交通技術提升,中國人生活將因高鐵進入全新領域。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