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鐘點工的搜尋結果,共07

  • 沒簽勞動契約 鐘點工遭磚砸慘死工頭獲判無罪

    沒簽勞動契約 鐘點工遭磚砸慘死工頭獲判無罪

    工程行負責人林姓男子以鐘點工的方式,僱用裴姓男子到廢墟裡搬運竹鷹架,但未料裴男不幸遭磚柱倒塌擊中而身亡,林姓男子遭檢察官依過失致死罪起訴,但後續法院審理後,認定雙方非「雇主」與「勞工」的關係,並且事故當時林姓男子不在現場,並經認定林姓男子無能力預見死者將以危險的方式進入現場遭砸,因此獲判「無罪」。 \n \n據檢警調查,當事人於去年9月26日時,以鐘點工的方式,雇用死者到基隆市的一個廢墟從事竹架施工架組拆除,疏於未注意提供死者是否有安全設備或護具,造成由通道翻牆進入廢墟時,因磚柱的倒塌而遭擊中死亡,基隆地檢署偵查後,依業務過失致死罪起訴林男。 \n \n但當事人在法院審理時「否認犯行」,並辯稱他只是一名工頭,當天給死者的薪水為新台幣2000元,請他來臨時幫忙,雙方並非真的有簽「勞動契約、僱傭關係」,並且,他原本要陪同死者一起前往現場時,因內急去對面的醫院先上廁所,請死者在原地等他。當事人指出,自己是在大號時,突然有人打電話通知他,回到現場死者已倒臥在血灘中,雖送醫急救,但回天乏術。 \n \n判決書指出,雙方勞動契約並無書面,並且其工作不需具備專業技術,若死者拒絕,當事人也可找人替代,因此推定,兩人應確切不屬於雇主與勞工的關係。另外,法官認為,當事人在事故當時確實不在現場,且這間廢墟所有權並非當事人的,而當事人也無管理、監督能力,無法期望當事人有能力預見死者將以危險的方式,進入廢墟,導致意外發生。法院更表示,這起案件的發生,不能排除是因為死者一時心急,自行攀爬磚牆欲打開大門導致死亡,「依罪證有疑,惟利被告原則」,因此判決當事人無罪,但若有疑慮,全案仍可上訴。

  • 貿然放寬鐘點外勞聘僱 家總憂照護品質

    勞動部擬放寬聘僱鐘點外勞,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秘書長陳景寧表示,放寬聘僱鐘點外勞限制將衝擊照護品質、降低用居家服務員意願,影響長照人力佈局。 \n 勞動部外籍看護工外展服務(俗稱鐘點外勞)擬從現行具有聘僱外勞資格、卻未聘用外勞的家庭,放寬至符合長照10年計劃的對象都可申請,最快下個月上路,預估50萬人以上受惠。 \n 不過,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中華民國老人福利推動聯盟、台灣居家服務策略聯盟、彭婉如文教基金會等民間團體,對勞動部放寬鐘點外勞聘僱資格都有意見。 \n 陳景寧受訪時表示,勞動部過去3年來試辦社福機構直聘、派遣試辦計畫,有4個機構加入,民眾若有鐘點外勞需求,就向機構申請,由機構派遣外勞服務,一名外勞最多可服務5人,打破現行1名外勞服務一個家庭模式,也降低對外籍看護工依賴。 \n 她說,這樣的試辦立意良好,但檢視服務績效發現,各試辦機構良莠不一,沒有看見政策預定「減少對外勞人力依賴」成效。今年3月勞動部找民間團體開會時,團體對試辦計畫持保留態度,要求勞動部要定期檢視成果。 \n 陳景寧表示,勞動部還沒提出檢視,竟自行宣布擴大到所有長照服務適用資格者,先前未與相關部門會商,也未提出配套措施,決策粗糙程度令人驚訝。 \n 她說,擴大鐘點外勞使用衝擊本國照顧人力,可能有家庭認為可以找外勞幫忙,就不用居家服務員,但服務需長時間培養、溝通,沒有配套下也讓照顧品質亮紅燈,也對政府長照人力佈局不利。 \n 民間團體們反對勞動部貿然放寬鐘點外勞政策,且呼籲可能影響長照政策(包括外籍看護工開放、人力培育留用)必須先經「行政院長期照顧推動小組」同意。1050813 \n

  • 放寬鐘點外勞申請對象 逾50萬人受惠

    (中央社記者余曉涵台北10日電)勞動部外籍看護工外展服務(俗稱鐘點外勞),擬從現行具有聘雇外勞資格、卻未聘用外勞的家庭,放寬至符合長照10年計劃的對象都可申請,最快下個月上路,預估50萬人以上受惠。 \n 長照十年對象包括一般65歲以上老人、身障者50歲以上及原住民55歲以上失能者等。 \n 台灣漸漸邁入高齡化社會,長照服務需求也日漸增加,勞動部也擬放寬外籍看護工外展服務(俗稱鐘點外勞)的申請資格。 \n 勞動部表示,目前的鐘點外勞服務僅限具有聘雇外勞資格,卻未進用外籍看護工的重度失能家庭,以及外勞逃跑或外勞返鄉休假空窗期者才可以申請。 \n 未來則規劃只要是符合長照10年計劃的對象,都可以申請鐘點外勞,預計最快下個月上路,將會有50萬人以上受惠。1050810 \n

  • 熱門話題-外勞鐘點服務 趕快試辦!

     報載,勞委會刻正研擬開放非營利機構聘雇外籍看護工,由民眾依按時計費向機構申請外勞到家裡提供鐘點式服務。 \n 筆者的家人生病臥床,不得已聘一位本國籍看護工,每天二千二百元,如果再加上醫療用品的費用,每個月的支出超過十萬元,負擔實在不輕;而且更麻煩的是,讓陌生的看護住到家中,日常生活受到很大的干擾。 \n 未來如果實施外勞鐘點服務,每月的費用約在一萬五千到二萬多元間,雇主的負擔大大減輕,且不必再張羅受僱者住宿,也不必承擔外勞生活照顧、繳納就業安定費、健保費和外勞逃跑等責任,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 全球20大城市時薪 台北不如北京

     大陸官媒的環球網動用旗下各國駐外記者,進行全球20大城市的時薪與物價調查,以北京來說,最低薪資排倒數第3,但生活用品等消費價格也屬中下,若以台北來說,時薪只比約翰尼斯堡、曼谷和新德里高。 \n 各城市的鐘點工的收入極為懸殊,最低像是印度新德里才6元(人民幣,下同)和泰國曼谷的7元,台灣的台北21.28元排倒數第四,而收入最高的城市則超百元,美國紐約非華人的鐘點工1小時的工資收入為345元,德國柏林也高達210元,澳洲雪梨105元排行第三,香港則和倫敦一樣高,比台灣多3倍。 \n 台北水電油價在這些國際大城市中算是相對便宜,然而在教育成本、接觸文化等開銷則不低。 \n 很難想像的,澳洲雪梨的生活成本近幾年節節攀升,10年內油價漲3倍、米價漲4倍,麵包也貴了近1倍,身為全球氣候最好、適合居住的城市之一,也有不少雪梨人選擇搬家到小城市去。 \n 許多人嚮往的美國生活,真的比較划算,因為美國人收入高,錢也「值錢」,收入不高者照樣可以吃牛排和龍蝦,商品如衣服和鞋、包等比大陸便宜。 \n 台灣常拿來比較的新加坡,因為地狹人稠,政府對車輛有嚴格控制,車輛價位高且須購買昂貴的「擁車證」,政府鼓勵民眾多使用公共交通工具,但價格也不便宜;在食品消費方面,菜價偏高,在家做飯成本不低,所以新加坡人大多外食,買奢侈品也只選打折時間。 \n 上述的調查也發現,時薪收入較低的城市大多集中在亞洲,而美國紐約、歐洲等城市的鐘點工收入不菲,有的甚至高於普通白領收入,可看出西方城市對藍領工人的專業與重視程度。 \n 《湖南省企業工資集體協商條例》於今日施行,要求工資集體協商更加制度化和規範;深圳最新宣布的社工月薪甚至漲到4700元,比原本高680元,可見大陸除了要提高藍領薪資外,也愈趨重視內需服務與社會福利工作。

  • 今開學 偏鄉代課教師仍不足

     台北市現職老師「減課再兼課、收入增加」等於回到課稅前的情形,完全沒有做到「精緻國教」;宜蘭、澎湖、蘭嶼等偏鄉則是乏人應徵鐘點代課教師。 \n 今天是中小學開學日,但是配合國中小教師元旦開始課稅、減課,許多偏鄉學校卻還聘不到鐘點代課教師。全國校長協會等教育團體6日呼籲教育部提高正式教師人員編制,降低學校聘用代課教師,並統一全國教師及行政人員的授課節數,解決教師授課時數的城鄉差距。 \n 北市教師教學品質普普 \n 立法院去年三讀通過修正取消軍教免稅,國中小教師今年元旦起課稅並減課,一般教師減課2節,導師減課4節。許多學校把元月應減的節數仍由現職老師來上,並發給加班鐘點費。但是現職老師兼課一年可增加近4萬元收入,等於回到課稅前的情形,「課稅減課、精緻國教」的意義頓失。 \n 周三下學期開學,教育部建議應聘鐘點代課,落實減課。但全國校長協會理事長張榮輝表示,鐘點代課問題一堆,台東縣蘭嶼鄉東清國小有1/4的課是鐘點代課,宜蘭等縣市的鐘點代課教師乏人應徵:「國小代課每小時260元、國中360元,和清潔工不相上下,對專業合格教師完全不具誘因;加上代課老師來來去去,很難保障教育品質。」 \n 張榮輝指出,之前教育部計畫國小每班平均教師數增加至1.7名,台北市已達成目標,國小導師每周只要上19節;但澎湖、宜蘭等縣市只有1.5名教師,每個老師要上21至25節。減課之後,台北市教師平均每周只要上15節,一天只要上3節課,卻沒有增加教學品質。 \n 他建議教育部應統一全國教師和行政人員的授課節數,不足的教師則正式招募,不要再以「2688專案教師(教育部2010年專案,預估進用2688名教師)」或「鐘點教師」上陣來節省經費。 \n 增加正式教師才能治本 \n 全國教師會秘書長吳忠泰也表示,減課是讓教師授課時數合理化,讓教師有時間備課,而人力不足的部分應增加正式教師缺,年輕教師才有機會找到穩定的教職。 \n 前台北縣教育局長劉文通7日投書《中國時報》指出,長期代課師資都具有合格教師證書並通過公開甄試師資,但短期代課師資素質堪慮,如果找不到合格教師代課,可能濫竽充數或流動率偏高,特別是偏鄉小型學校。劉文通認為師資是影響教育品質的關鍵因素,提升國民教育品質,降低國中小代課教師比例與流動率,刻不容緩。 \n 另6日的全國教育局處長會議中,教育部規畫未來兼任、代理代課教師應比照專任教師,課餘時間不能在外補習、兼家教或兼職。但地方教育主管認為恐影響代課教師生計,難以執行。

  • 家庭外勞應納入長照體系

     目前正在立法院審議的行政院《長期照護服務法》草案,對於多達十八萬的家庭外籍看護工,僅規範其應受訓練,我們認為不足以解決目前外籍家庭看護工與長期照顧雙軌制所造成的諸多問題。政府需要更積極地將外籍家庭看護工整合進入長期照顧體系,才足以保障照顧服務品質與外勞的勞動權益。 \n 目前政府規定,使用外籍家庭看護工者不能使用政府補助的長期照顧服務,因此形成雙軌制度,民眾被迫在外籍家庭看護工與國內長期照顧之間做出抉擇。自一九九二年開放外勞以來,因為國內長照服務的不足,外勞成為民眾不得不的選擇,此一「補充性」人力之人數從一九九二年的三○六人一路攀升至二○一一年的十八萬多人。相對地,同時期政府大力發展的本國居家服務使用人數,卻僅及家庭外籍看護工人數的十三%。 \n 相較於以鐘點計算且僅在日間時段提供的居家服務,對許多有職照顧者而言,若下班後還須承擔照顧責任,體力往往不堪負荷,提供二十四小時貼身照顧的外籍監護工,無疑具備服務時間高度彈性的優點。另一方面,須遠離家園與親人、長期被貼上「不孝」汙名的機構式服務,往往成為最後的選項。致使外籍看護工脫胎換骨成為符合我國孝道傳統的在地老化服務模式。 \n 但是,長照政策將雇用外勞家庭排除在國內長照服務之外的效應是,讓家庭與外勞獨自承擔照顧重度失能者的負荷,導致家庭外勞照顧是透過違反相關勞動法規與剝削外籍看護工的形式執行。絕大多數的外籍看護工皆與被看護者同居一室,看護工常難以獲得足夠的休息;外籍看護工在雇主要求下違法從事管路照護或更換的情況更是屢見不鮮。雇主濫用外籍看護工的結果即是照顧品質的下降;例如外籍看護工因身心負荷,致使工作疏忽而致被照顧者跌倒受傷。剝奪外籍看護的勞動權益,實則是間接損害了對被照顧者的照顧品質,也讓台灣人權記錄留下汙點。 \n 我們必須認清一個事實:外籍看護工早已成為我國主要的長期照顧人力。為了改變雙軌分立的長期照顧政策,外籍看護工應被納入長期照顧政策架構下整體考量,《長期照護服務法》不僅不應排除家庭外籍看護工的適用,更應讓本法成為終結雙軌制長期照顧體系的開始。我們建議以下步驟: \n 首先,讓外籍看護工的管理訓練與勞動條件逐漸與本國籍居家服務員趨於一致,落實每工作六天給予一天休假日的勞動條件。其次,應規範人力仲介公司的業務侷限於外籍看護工的人力媒合,外籍看護工進入家庭場域後的管理與指導,應由熟悉家庭內照顧工作的居家服務單位進行,讓國內重度失能者都可一體納入長照體系的管理與支持中。目前雇主繳納的每月兩千元就業安定費,應可勻撥部分成為家庭外勞督導方案的財源,同時不額外增加雇主的負擔,而又能夠確保服務的品質。而看護工休假或返國期間的人力需求亦可透過居家服務單位協助雇主媒合本國居家服務的進入。 \n 最後,我們建議逐步將家庭外勞的聘僱模式由目前的個人聘僱改成居家服務機構聘僱,根本解決家庭外勞勞動權益無法被保障的問題;同時也讓雇用外勞的家庭可以要求機構對外勞的教育訓練與服務品質負起責任。 \n 唯有外籍看護工與本國籍長期照顧體系逐步銜接與配合,才有可能讓外籍看護工的勞動條件獲得保障,如此,方有可能讓雇主與外籍看護工之間的關係,不再是支配與剝削的衝突,而可有機會發展為互賴與互信的伙伴關係,也才能保障被照顧者的品質。(陳正芬為中國文化大學社會福利學系助理教授,王增勇為政治大學社會工作研究所副教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