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鑄字行的搜尋結果,共19

  • 「好漢玩字」走復古風 展出鉛字銅模

    「好漢玩字」走復古風 展出鉛字銅模

    「2017好漢玩字」農曆年前於高雄駁二開展,本屆特別結合台灣僅存的繁體漢字活版印刷術,以新舊對比方式,介紹台灣銅模鑄字的「日星鑄字行」,以及本土研發的新字體「金萱體」,迥異風格卻各有其擁護者。 高市文化局長尹立表示,過去沒有數位印刷,活版印刷需透過鑄字行、排版房、印刷廠、裝訂廠緊密分工,才能印出書籍,但隨著科技進步,有將近50年歷史的日星鑄字行,成為台灣僅存鑄字行,保存最完整的正楷、宋體、黑體鉛字銅模。 他說,經歷數十年反覆使用,這些銅模已逐漸毀損,日星鑄字行老闆張介冠為此發起「字體銅模修復計畫」,高市文化局則希望透過好漢玩字展覽,呼籲民眾正視傳統印刷工藝的保存與傳承。 另方面,造字產業也隨科技演變漸漸轉型,從傳統鉛字凸版印刷,進步到電腦字體設計。例如台灣新世代造字團隊Justfont (就是字),即由一群年輕人組成,也是全球首家中文雲端字型服務。 Justfont去年推出本土新中文字體「金萱體」,推出後引發設計圈迴響,這次在好漢玩字展覽中,與銅模鑄字激盪火花。 「2017好漢玩字」首度結合傳統造字產業,以「木刻」、「剪紙」、「招牌」、「鉛字」及「篆刻」五大類,邀12位造字職人對話,展覽期間並規畫「字造者」講座, 19日下午3時至5時,將邀設計師田修銓本人,分享「日常中的平面設計」,歡迎民眾踴躍參加。

  • 日星鑄字行 集資修復字體銅模

    日星鑄字行 集資修復字體銅模

     擁有48年歷史的日星鑄字行,近年吸引許多遊客前往參觀,為了保護鑄字及活版印刷文化,將於1月3日開始為「字體銅模修復計劃」集資,進行3階段修復過程,希望把台灣美麗的鉛字活版技術長久傳承下去。  日星鑄字行為現在全亞洲唯一能做鑄模的店家,也是全台唯一仍在營運的鑄字行,老闆張介冠曾說:「只要台灣還有一家活版印刷廠,日星就會陪他們撐到最後。」他見證流傳千年的活字排版技術,在短短30年間瀕臨消失。為了保存鉛字活版技術,直至今日,張介冠以1天5字的速度修復字型,希望此計劃能在2至5年內重建4500個正楷字型。

  • STORY+、日星鑄字行、林三益筆墨攜手 打造文創新商機

    老物新生創造新商機,STORY ACCESSORY (故事銀飾,縮寫STORY+ )、日星鑄字行、林三益筆墨專家今(1)日宣布攜手合作,推出活版鉛字浮雕畫作、中國四大美人珠寶筆、四大家紀念筆,讓千年文化與百年工藝可以穿越到當代市場,讓活版鉛字、毛筆從實用工具變身為藝術品,拓展贈禮市場。 清流文創執行長馬瑞謙指出,政府與民間團體舉辦許多漢字推廣與復興運動,但隨著活動結束就沒了,如何把活動變成運動,讓活版鉛字、毛筆商品化與量產,貼近現代、融入生活才是重點,所以STORY+與日星鑄字行、林三益這2家擁有深厚底蘊的文化事業合作,將時尚銀飾結合傳統工藝,轉化為有形文創產品的初衷。 林三益公司總經理林昌隆表示,林三益的核心是對毛料的專業,把毛筆從工具變成收藏品,讓產品更精緻、實用,主要是希望讓更多人認識毛筆。 林三益與STORY+的合作,是以獨家製筆技術結合純銀雕刻筆桿,全手工打造中國四大家紀念筆(歐陽詢、顏真卿、柳公權、趙孟頫),具收藏價值。 另針對女性市場,以西施、昭君、貂蟬、貴妃四大美人典故「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作為設計理念,推出小楷珠寶筆,纖細筆身鑲嵌純銀徽飾,搶攻送禮市場,也提升傳統毛筆的應用價值。 STORY+與日星的合作,則是將鉛字引入日常生活,包括集字成文、數大是美的「活版鉛字浮雕畫作」,及以活版鉛字設計的USB,賦予傳統鉛字新的用法與生命。

  • 雙城贈禮 北市送日星鑄字行打造「上海字」

    台北市長柯文哲今晚在北市府餐廳宴請上海參訪團,並和上海市委常委沙海林交換禮物。北市贈送「貳零壹陸臺北上海城市論壇」活版印刷組,是以「上海字」書寫;上海則送上海市景的絲綢畫,展現城市活力。 北市府贈送的活版印刷組由日星鑄字行打造,北市府表示,活版印刷組鉛字使用的字體為楷書,源自為1949年,由商人許鴻璋自上海帶此字型的銅模來台,因此又稱「上海字」。字體以毛筆所寫,較有書法的感覺,特別是點捺勾處的抖擻有力,與當時台灣市面上常看到的印刷楷字有很大的區別,受到台灣市場歡迎。

  • 美麗的鉛鑄漢字 到日星尋寶

    美麗的鉛鑄漢字 到日星尋寶

    報導、攝影/謝禮仲 鑲嵌在台北後火車站的老巷弄內,從外觀上看,不過就是一家老舊的家庭工廠,但它卻是全球惟一保有正體中文活版鉛字,且仍在營運的鑄字行,「日星」第二代經營者張介冠表示:它不僅是私人財,更希望成為台灣的公共財。走進燈光有點昏暗的日星鑄字行,看見幾乎占滿整個空間的字盤,擺放著密密麻麻的鉛字,每個凸起擁有獨特的個性與美感,那是一種充滿溫度的熟悉與悸動,愈來愈多年輕世代,包括來自新馬香港、大陸的華人,乃至日韓、歐洲的外籍人士,也愛上鉛字,來到日星尋寶。電腦排版普及之前,報紙、雜誌、書籍均仰賴活版印刷,它由分工清楚的產業鏈組構,從銅模製造廠、鑄字行、排版印刷廠及最終端的裝訂行,每個環節環環相扣,造就許多「職人」,連「字盤製作」、「檢字員」都是講究精準、效率與速度的專業。 鉛鑄漢字一字一山水漢字銅模字體均源自於書法,具有獨特的手寫筆觸,非電腦字體所能比擬,以銅模鑄造出的鉛字也因而具備該特性,每一個方格中,筆畫如何長、短、肥、瘦,如何保有適度的天與地,形成了「一字一山水」的美感,那樣的「文字詮釋」也影響文字在排版後,整幅篇章的結構行氣。可鑄出數萬顆鉛字的「銅模」,是鑄字行內最寶貴的資產,若說「鉛字之母」的銅模是「肉身」,那麼,擺設鉛字的「字盤」則是「靈魂」。它要擺上最大的初號字至最小的6號字,每號字包括以字典部首排列的2,000枚常用字與罕見字,以及數字、英文字母、常用符號,另外又分楷書、宋體、黑體等字體,如何排列便於快速精準地揀取,字盤的設計便是一門學問。 30復刻建檔戮力留傳承原本分工精細的產業鏈,在1990年代電腦排版出現後,直接被壓縮成一道工序,2001年台灣最大的「中南鑄字行」停業,2012年後,日星成為全台惟一仍在營業的鑄字行。 從小因印刷業環境,張介冠遍讀中國章回小說、西洋翻譯文學、近代文學,談吐不俗,絕非謙稱「只是鑄字從業員」,對於漢字美學與活版印刷的保存,有著外人視為固執的堅持。持續供應老客戶所需的鉛字外,日星轉型朝文創努力,讓人們來此揀選鉛字,成為自用或送禮的特殊收藏;透過活動、講座、參觀導覽、國際交流,盡一切可能推廣鉛鑄漢字之美。面對逐漸磨損的「銅模」,張介冠還發起「活版字體復刻計畫」,讓有志者一起參與字形修護、字體數位保存,儘管進度緩慢、屢見波折,張介冠的熱情不減,希望籌建可操作體驗的「活版印刷工藝館」,而非僅展示舊物的博物館,「成長於這塊土地的技術、資產,一定要讓它能夠留存傳承」。 賣房獨撐事業成志業曾有一位來自法國的博物館人員在參觀後表示:如此珍貴的資產應該是政府傾全力保存,怎會只由個人孤軍奮鬥?2014年底,英國巴斯泉大學(Bath Spa University)副校長來訪,張介冠慨然答應贈送整套1,500字的正體漢字鉛字,讓更多人認識生根於台灣的正體漢字之美。「文化不只是久遠的5,000年,它就在你我的生活裡。」張介冠表示,「文字是一種文化的載體,用心去理解每一個字,可以看見漢字藝術、了解漢民族的中心思想與美學素養,更可以尋得人生哲理。」 明知無法恢復昔日榮景,張介冠賣掉一棟房子也要持續鑄字行的營運,不僅因為那是父親創設的事業,僅存的正體中文活版印刷更是華人文化的重要資產,「儘管時間有限,但我會盡可能讓這些生命價值能被延續」,張介冠說,「它已從事業、家業轉成志業」。 日星鑄字行地址:台北市太原路97巷13號電話:(02)2556-4626。 開放:周一至周五08:30~12:30,14:00~18:00;周六09:30~12:00FB:https://www.facebook.com/rixingtypefoundry/timeline

  • 日星鑄字行特展 互動體驗

     臺北市政府文化局舉辦「日星鑄字行與漢字文學」特展,自5月16日至7月5日於臺北市中山堂3樓迴廊展出,策展規畫以互動體驗為概念,舉辦32場體驗活動,並邀請8家文學相關藝文館所共同協辦,活動皆免費,歡迎民眾踴躍參與。參加和報名比賽辦法請詳閱官方網站:www.2015ccl.com。  此展以活字印刷與鉛字鑄字業的發展歷史為展示軸線,導覽DM特別以傳統鉛字印刷,並讓民眾親自動手體驗,感受鉛字的時間印紋與手感。展出物件除日星鑄字行的珍貴文物外,特別跟相關單位借展珍貴文物。難得一見的珍品包括鑄字的銅模、手搖鑄字機、古騰堡印刷機等。  展出期間與明星咖啡館、林語堂故居、紀州庵文學森林、國立臺灣文學館齊東詩舍、紫藤廬、臺北書院、臺北琴道館、錢穆故居等8家文學館所合作,每周推出一家藝文館所限量500張隱藏版的活字印刷明信片,歡迎民眾索取並體驗印刷DIY活動。體驗活動還有「日星卡讚」FB打卡結緣鉛字、「日星卡讚‧網聚」、「限量文學藝文卡DIY」、「結緣留言牆」、「檢字比賽」、「打字比賽」等活動,比賽優勝者還可以獲得日星文創紀念品。(臺北市政府文化局廣告)

  • 自由行看台灣微網誌-鑄字有日星

    自由行看台灣微網誌-鑄字有日星

    @APlusWedding燁子:日星鑄字行至今已開業四十餘年。日星這個名字似是很美──抬起頭想見日光與星辰。隱身於台北市太原路巷弄中,隱蔽的門面裡面密密麻麻擺滿了成千上萬個鉛字字塊,活脫脫一個活字印刷術博物館。建議先諮詢選字方式,確定字體和字型大小,再讓工作人員幫忙取下鉛字。切勿自行取出觀看哦。

  • 台灣小巨人-拒絕上億人民幣 日星堅守鑄字行

    台灣小巨人-拒絕上億人民幣 日星堅守鑄字行

     隱身在台北市太原路的巷弄裡,有一家華人地區僅存、最老、仍在正常營運的日星鑄字行,幾乎每天都有觀光客慕名前來,還有大陸人看出可「貴」之處,據悉開價數億人民幣,要把日星鑄字行連人帶店整個買走!  僅管大陸方透過許多管道來談條件,卻都遭日星鑄字行老闆張介冠當面回絕,「日星是這塊土地孕育出來的,對台灣的意義不是用價格可以衡量。」他說,即使長期虧錢經營,也從沒有不做、想賣的念頭。  因為張介冠希望,後代子孫讀到中國4大發明時,還有機會看到活版印刷,他更感念早年父親創業獲得客戶協助站穩腳步,「只要台灣還有一家印刷廠要用鉛字,日星就不會熄燈!」  日星鑄字行在民國58年由張介冠父親張錫齡設立,原本計畫開一家中型印刷廠,卻因為印刷機廠商無法按時交貨,便先從銅模鑄字賣鉛字開始,隨著客戶業務穩定,已無法回頭做印刷廠了,「老一輩的人講道義,不會也不能搶客人生意,否則等於要了他的命。」  1家鑄字行守著30家印刷廠  民國60幾年是鑄字行的黃金期,日星整個工廠員工有30多人,一天最少賣掉2、3萬個鉛字,跟現在僅剩張介冠一家四口守著日星,一年賣不到幾千個鉛字,不可同日語。  張介冠表示,早在民國73到75年間就看出活版印刷業出現危機,那時日星已採取遇缺不補、樽節開支的作法因應,只是沒料到衰退來得那麼快,隨著電腦普及,壓縮活版印刷業務,上游鑄字行的生意也從民國75年的100%掉到85年剩1%,民國90年中南鑄字行關門,更讓他驚覺,在台灣這行等同於快滅了。  民國95年起,台北另2家鑄字行也傳出不想做,連張介冠的舅父在台中、高雄開設的鑄字行也不想再繼續營業,張介冠直覺,未來台灣可能只剩下日星一家鑄字行。  那時,張介冠開始有了保留鑄字行的念頭,起初他只想留些物件給子孫紀念,後來想到若沒有傳承技術,後代子孫讀到中國4大發明時,就沒機會一窺整個活版印刷的工藝和技術,他希望成立一個工藝館,從鑄字、檢字、排版、印刷到裝訂,傳承技術與器材應用,讓人們可以感受這門傳統行業。  只是家人沒一個贊成他的想法,主要是財務問題。現有鑄字機7台,都是40、50年以上的老古董,12~15萬個鉛字銅模也有40年以上歷史,張介冠粗估,若要將機器維修翻新、銅模新製,需投入20、30億元。  再來技術傳承,也需要付出體力、時間,張介冠17歲入行,做過車床、工作母機生產師傅,也到印刷廠學過相關技術,日星的機器維修,他全都自己來,因為20年前這類廠商已倒光了。但如今他已是滿頭白髮的62歲歐吉桑,期待至少兩個兒子可以接下棒子。  張介冠說,他與父親從創業第一天就有共同的營業理念:要讓客戶賺錢,儘可能讓客戶滿意,那他們就永遠會是日星的客戶。目前全台僅剩日星一家鑄字行,供應鉛字給全台30家印刷廠,這些印刷廠的師傅少說都60歲以上,做些堅持用活版印表格、卡片等老客戶。  從傳產走向文創、工藝  就在大約5年前,日星看到新的生機,隨國內外媒體陸續報導,愈來愈多人知道日星鑄字行,許多聲音是希望日星可以原址原樣保留,日星也開始對外開放,許多年輕人、觀光客會來這裡買鉛字,順便參觀。  張介冠透露,目前日星鑄字行主要收入來源是觀光客,多於印刷廠業務,有助於改善財務狀況,但長遠看,必須讓鉛字應用走出原有的範疇,開發更寬廣的市場,起碼養活一家鑄字行,才有辦法讓這個傳統產業延續。  日星已完成設備、銅模等建檔,開放社會各界應用。其中,又以7台古董鑄字機,與一套台灣僅有,以民國10年上海老師傅刻出來、38年被廠商帶到台灣的楷書為本的鉛字銅模,是最珍貴的資產。  目前日星與10、20位設計師合作,提供他們鉛字和意見,由他們製造販賣,包括日星與清流文創合作,推出文字寶石配飾;日星與文林堂公司合作,推出「一字千金」系列,讓鉛字藉高質精密金屬載體變身為兼具印章和戴飾功能。  日星也與網頁字型公司Justfont合作,把活版印刷字型數位化變成雲端字型,讓消費者下載,預定於7、8月發表,所得將捐給活版印刷保護協會,做為籌備未來工藝館之用。  「未來日星將走向工藝、文創。」張介冠強調,文字代表文化,台灣繼承漢文化的正統,漢字也承載了5000年中華文化,目前亞洲只剩日星有這個技術和資產,即使有大陸方有意購買日星,國內大企業有意贊助,他都不為所動,因為他認為,為台灣保留華人區最後一家鑄字行,傳承技術和資產更重要,未來希望可以讓社會一起昔字、惜字、習字。

  • 自由行看台灣微網誌-鑄字行有古早味

    自由行看台灣微網誌-鑄字行有古早味

    @Chin9SH1N:之前就聽過台灣有名的這家「日星鑄字行」,曾經生意興旺火紅,現在卻讓人覺得惋惜的一家店,大概我人品沒有好到碰上他們有生意鑄字的時候……但現在的印刷技術這麼發達,想碰上也很難吧。除了中文外還有英文、日文、數字符號什麼的,其實如果要刻平日的那種私章,還不如跑過來這邊挑字買字,會更有復古的獨特感覺。

  • 鑄字行結合文創 把愛說下去

    鑄字行結合文創 把愛說下去

     曾經,全台共有20多家鑄字行。在60至70年代,鑄字行作為印刷廠的上游,書報雜誌乃至公文、考卷……大大小小的印刷物,由都一個個幾厘米見方的鉛字所組成。而今,全台灣僅剩下座落於太原路的「日星鑄字行」,老闆張介冠說:「苦撐至今,是為了對同行的承諾。」  日星鑄字行由張介冠的父親於1969年創立,取名「日星」意為「日日生」,期許日日生產,維持一家生計。「全盛期,父子倆個日夜輪流鑄字,每天要生產10萬字。」剛接到新加坡大學的一批訂單而一上午忙著開機鑄字的張介冠說。「如今,有訂單需求才會鑄字,1個月有時工作時數還不到8小時。」  在索契冬奧閉幕式上,下屆東道主韓國的宣傳影片中,一段金屬活字的影像再度激怒中國網友,認為中國四大發明之一的「活字印刷」不容韓國「剽竊」。張介冠尤其感慨:「說起來,漢字的根在台灣。」  賣房苦撐不放棄  作為目前全球唯一的繁體中文鉛字鑄字行,為了傳承這項傳統工藝,也為了當年全台最大的鑄字廠「中南行」關門時曾許下對同業的承諾:「只要還有印刷廠需要我們,日星就會走下去。」張介冠賣房苦撐,至少已賠進1500萬台幣。  和今日的電腦排版印刷相較,傳統的凸版印刷顏色鮮豔,墨色飽和,尤其在光線較差處仍可輕鬆閱讀,對兒童的視力保健較佳;此外,鉛字是由書法家一筆一畫完成,再由工匠雕刻、鑄模,每個小小的鉛字,都是書法美學與雕刻工藝的體現。近年,許多大陸同行在參觀了「日星」後,也正在中國大陸滿地找昔日的鉛字,張介冠說:「但畢竟最正統、最美的漢字在台灣。」  兄弟接班續傳承  近年,日星鑄字行也開始將鉛字結合設計,開發出文創商品,上門的不再只是印刷同業,而是一些喜歡設計感的消費者。誠品25周年推出的「誠實造字」計畫,就與日星合作,將書法家董陽孜,設計師王志弘、黃子欽、聶永真與插畫家川貝母、鄒駿昇等人的「誠」字創作,鑄成紀念鉛章。  走過45個年頭,看盡台灣印刷產業的物換星移,張介冠說:「過去最常用的中文字是『年』、『月』、『日』、『的』,現在消費者來買字,最喜歡的則是『愛』。」  為了對漢字凸版印刷的愛,張介冠把在上海從事資訊業的大兒子「召回」,目前還在念大四的小兒子也已開始學習,兄弟倆將共同接班。望著一整面庫藏的上千萬個鉛字,張介冠希望將這份紙墨與鉛字共舞的工藝美傳承下去,也讓台灣人把「愛」說下去。

  • 鉛字文創化 鑄字行尋新定位

     揭開神秘面紗!全台唯一的日星鑄字行經歷凸版印刷產業更迭,改變以往封閉的經營模式與廿位跨界創意人聯手,一同重新設計活版印刷,讓鑄字踏入每個人生活周遭,為老行業尋找新未來。  日星鑄字行與社會創新實驗室成立「日星又新」工作坊,結合跨界人才,嘗試運用設計、商業及文化手法,扭轉老行業凋零的必然,經過一周獨立創作,昨天在鑄字行地下室舉辦發表會,新點子與陳列著上萬個老鉛字字架形成新舊強烈對比。  「用紙張承載文字!」從事美學研究的林文山說,日星鑄字行就像是一部辭海,每人心中有自己想要的字,他把「文」這個字的故事化為一本書「說文」,外觀看起來是書,實際上為便條紙,用手工紙結合鑄字打印內容,增加鉛字文創性,還在書中附上一只鉛字銅戒。  日星鑄字行老闆張介冠表示,只要有任何一家印刷廠還在,鑄字行會陪伴一直走下去,年輕朋友帶給他很大衝擊,不管是活版印刷開放體驗、文化創意融入或業務改善,從活動中他看見鉛字的未來。

  • 日星鑄字行 徵銅模復刻志工

    日星鑄字行 徵銅模復刻志工

     台灣最後一間也幾乎是華人區僅剩的鉛字鑄造廠行日星鑄字行,負責人張介冠廿八日下午至旺旺中時生活講堂開講,現場擠爆近一百五十人參與,活動最後利用圓盤印刷機體驗鉛字印刷,可印製六十六個旺字組成的旺字卡,吸引民眾踴躍排隊。  輔大新聞系主任習賢德昨帶領系上六十名學生前來中時大樓聆聽講座,張介冠在講座一開始,先播放輔大新聞系同學於九十九年為日星拍攝的十分鐘紀錄片。  張介冠的願望是復刻一套完整卅萬字的鉛字銅模並成立工藝館,將活字印刷文化完整保留,但靠自己生產要一‧五億元,一天也僅能生產十個銅模,卅萬字須耗時一百年,他笑說:「到時我骨頭都可以打鼓了,還沒有復刻完。」  張介冠說,最重要的是先修復字型,但熱情的志工們只有不到一%可以通過老闆考核。他笑說,刻一套新的銅模,每個字必須要修到乾淨,但學美術的志工喜歡有墨暈的印刷效果,有修跟沒修一樣。他說,最理想狀態是有書法大師為一群有書法底子的志工上課,一起加入修復行列,但他搖搖頭說這是夢想,似乎不敢奢望。

  • 日星鑄字行 細說鉛字故事

    日星鑄字行 細說鉛字故事

     全台灣最後一間鉛字鑄造廠「日星鑄字行」,保存最完整的繁體中文鉛字,不甘於被時代洪流淘汰,老闆張介冠夫婦咬牙撐起店鋪及開設「印刷工藝館」的夢想,十七日將鉛字故事細說從頭,希望喚起更多重視及回響。  每一枚鉛字都是從銅模鑄造而成,日星保存楷書、黑體、宋體、仿宋等書體、七種大小規格的銅模,因日久磨損不堪使用,張介冠約三年前復刻一套卅萬字的銅模,但憑自己單打獨鬥,相當困難。  張介冠說,日星的鉛字售價幾乎是全世界最便宜,低於日本約五、六倍,且隨活字印刷逐漸被電腦排版印刷取代,市場嚴重萎縮,年輕人不願承接,如今他已六十歲,擔心後繼無人,浩繁的銅模復刻工程不知能否完成。  台大建築與城鄉所投入協助,助理教授陳良治說,電腦排版字體完美卻過度僵硬,鉛字活字印刷每一撇一捺都富含飽滿的生命力,老闆希望搭起與設計師的橋樑,讓鉛字印刷更廣泛應用在現代化設計概念中。  昨天工作坊分「空間改造」、「文創商品開發」及「行銷」等組別,因鑄造廠內陳舊昏暗,學員就如何改善空間,讓人樂意親近,並如何開發新商品等集思廣益,盼為老鉛字賦予新商機並打開通路。日星已推出「雙喜」鉛字、玻璃瓶中信等小物,外型討喜,當張老闆一秀出,在場人眼睛均為之一亮。  陳良治感嘆,日星的價值反倒外國人早一步看到,就連歐洲學校都來參訪,以部首陳列的鉛字是最立體教材;反觀文化局始終被動,公部門習慣錦上添花,鮮少主動挹注。  城鄉所宮恩培說,日星肩負傳承使命,盼建立一千坪印刷工藝館,完整保存整條瀕臨沒落的活字印刷產業,但經費粗估二億元,現有的收入和捐款根本杯水車薪。

  • 日星鑄字行廣徵有緣人

    日星鑄字行廣徵有緣人

     「活版印刷是人類文明的重要載具,希望能繼續傳承下去。」日星鑄字行老闆張介冠憂心鑄字傳統工藝失傳,決定廣徵有緣人,他說,只要有人肯學,將不藏私傳授訣竅。日前朗文堂老闆片塩二郎向他學習如何復刻銅模。  日星鑄字行是台灣碩果僅存的鉛字鑄造廠,張介冠的鑄造技術聞名遐邇,曾有美國、西班牙、日本等學者,自費到台灣參觀鑄造行,甚至大陸開高價向他招手,他都無動於衷,想把這項傳統工藝留在台灣。  張介冠說,學習鑄造無法速成,想學習完整的鑄造技術,至少必須花廿年,加上付出與收入不成正比,幾乎沒人想學,擔心技藝失傳,今年開始要求讀大學的兒子利用課餘時間學習,讓兒子從掃地、保養機器做起,在擦拭和保養機器過程中,才能更了解機器的結構。  除要求兒子學習外,張介冠希望廣徵有緣人,他說,鑄字行有兩、三個部門,一個部門至少要有兩年以上的實務經驗,光是熟悉「檢字」環境就要半年到一年,學習過程非常辛苦,開銷也很大,但還是希望把這項傳統工藝傳承下去,「歡迎經濟狀況ok的有緣人找我,我會無私的教導。」  台灣鑄造工藝面臨斷層危機,日本也將面臨同樣情況。張介冠說,日本目前還有五、六百家的活版印刷廠,但活版印刷使用的銅模,使用年限約五到十年,預估五、六年後日本會沒有銅模可使用,活版印刷廠恐怕無法繼續營運。  台北市文化局副局長林慧芬說,鑄字行可申請文化資產保存或傳統藝術保存,還有銅模技術屬古物,也可一併申請,但還是需要經審查,才能確定是否保存下來。此外,若鑄字行辦小型研討會等,文化局也會提供藝文補助,但目前鑄字行尚未跟他們聯繫。

  • 行銷鉛字 文創業者伸援手

     部分設計者跟日星鑄字行合作,把鉛字印在文創商品上,賦予鉛字新生命,也讓日星能減少虧損。另外,原本被認定沒落的活版印刷業,媒體報導後,鑄字行成觀光景點,但老闆張介冠說,最大心願還是傳承鑄字工藝。  張介冠說,以前鑄字行被認為是夕陽產業,每年虧損上百萬,這兩、三年來,平面設計者在設計裡加入活版印刷,文創公司「阿之寶」就跟日星合作,讓大家一起來「檢字」,挑選自己喜歡的字,也有鉛字禮盒,在台北光點和阿之寶店裡販售。  還有文創公司「最糜」推出鉛字卡片,每張卡片附上一個鉛字,讓民眾感受傳統活版印刷的魅力,目前有福至卡、真讚卡、迎喜卡等,一張卡片販售一五○元。張介冠說,這些卡片在誠品書局販售,商品上還有日星的logo,幫他們行銷鉛字,所得利潤還回饋給他,未來將朝這方向邁進。  另外,日星鑄字行經媒體報導後,每天都有大批遊客前往,把鑄字行當觀光景點,張介冠說,民眾大多都會買點鉛字,增加他們收入、彌補虧損,但他最想做的,還是保留活版工藝,不要讓活版印刷在台灣絕跡。

  • 最後的鑄字人 記錄活字印刷之美

     二○○七年台北三家鑄字行中有兩家吹起熄燈號,讓成立於民國五十八年的日星鑄字行,成為台灣最後一家鉛活字印刷鑄字行。導演王明霞以紀錄片《鑄字人》記錄這僅存的打字行及台灣最後一位鑄字人張介冠,以及他如何感動法國志工投入「復刻計畫」,保存父執輩傳承下來的字型,重現文字印刷之美。  王明霞因二○○九年第一次造訪日星鑄字行,就被店內成千上萬的中文字模震撼,展開了她一年半追尋活字印刷的拍攝旅程。這部影片記錄已逝的日星鑄字行創辦人張錫齡早年在《花蓮更生報》當學徒帶回的活字印刷技術,由張介冠傳承。也見證一群志工為了保存活字印刷字型之美,熱情投入鑄字行的「復刻計畫」,他們將鑄字行的中文字模掃瞄進電腦,再以專業軟體修整,將這些活版字體保存下來。一位來自法國的志工魏雋,也特別飄洋過海來加入。  鑄字行吸引了日本媒體採訪,也讓王明霞決定前往日本東京與橫濱,記錄日本尚存的幾家活字店,包括築地活字、佐佐木活字以及有百年歷史的中村活字,看看他們如何轉型成設計客製化活版印刷名片的專門店。《鑄字人》紀錄片將於廿四日晚間十點於公視播出。

  • 三少四壯集-永遠的活字

     除了在這套日星鑄字行楷體傳統、美觀與扎實為特色的基礎上,發現漢字的造形特色外,更希望能夠像民國精刻本一樣,再造活版印刷的精品。  三十幾年前,大三上學期,主編四開大、雙周刊校報。印刷廠位於台北市中山北路二段,中山分局旁邊的巷弄,採用活字排版。彼時繁華市中心附近,有一家能夠為學生服務的活版印刷廠。現在回想起來,真是幸福!  活字排版一個蘿蔔一個坑,相對多餘的內容,比較沒有迴轉的空間。一般活字排版的師傅,面對我們這些初生之犢,既不了解活字排版的原理,又堅持己見,不願意刪除排不進去的內容,往往協調不成,將工作暫停下來。我親自上陣,當場立即處理,每次博得老師傅的稱讚,直說我不用去參加救國團舉辦的編輯研習營,甚至可以教導未入門的編輯,至今仍留下美好的回憶。  中國在乾隆39年(1774),開始大量採用聚珍版,亦即木活字排版印刷。比乾隆更早,一位名叫阿爾卡迪歐‧黃嘉略(在歐洲稱他為Arcadio Huang,本名黃日升)的中國人,旅居於法國。法王請法蘭西學院院士艾堤恩‧傅爾蒙向他學習中文部首的分類編排。黃嘉略於1716年突然去世,傅爾蒙只刻出214個部首的字。彼時的攝政王,奧爾良公爵腓力二世將這些活字,命名為「攝政王的黃楊木活字」。傅爾蒙率領六位鐫刻師,繼續雕刻活字,1742年出版文法辭典《中國官話》。後來拿破崙一世利用這些活字,完成中文、法文和拉丁文對照的辭典《漢字西譯》,於1813年付梓發行;從此奠定歐洲中文活字印刷的基礎。彼時鐫刻的活字,其中的八萬六千字,目前存放在法國國家印刷廠。  同時,17世紀在中國進行傳教活動的耶穌會傳教士,其中法國籍的神父尼古拉‧金尼閣,在1619年首先嘗試以拉丁字母羅馬拼音標記中文字。1834年巴黎著名刻工勒格朗(I. Marcellin-Legrand),在漢學家紀庸‧坡堤耶(Guillaume Pauthier)的指導下,首創疊積漢字。發明將中文形聲字的偏旁,與原字分開,再加以拼接,如「碗」字,以「石」字排旁,與「宛」字結合。從事雕刻鋼模的工序,可以鑄造為活字。  此後勒格朗的疊積漢字,隨著鴉片戰爭、五口通商、美國長老會的新教徒,於1844年傳到澳門「華英校書房」,隔年遷到寧波「華花聖經書房」,成為在中國印刷聖經使用的字體。後來遷移到上海,一方面鐫刻鑄造宋體活字,一方面成立「美華書館」,展開活字印刷事業,以及出版傳教的聖經和辭典等書籍。明治2年(1869),威廉‧姜別利(William Gamble)被聘到長崎,從上海攜帶美華書館的活版印刷機、整套活字字體,將活版印刷術傳到日本。  在今年台北國際書展前,已聽說台灣僅存的日星鑄字行。結果第一天上午,在行人出版社的攤位,買到台灣活版印刷文化保存協會的《昔字‧惜字‧習字》,就像它的副標題:復刻文字的溫度,剎那間使我回到活版印刷廠拼版的感覺。不論日星鑄字行保留的這套初號楷體銅模,是否源自台灣活版印刷界公認最正統的上海風行鑄字社的楷體,而上海風行鑄字社的字體,又是否和美華書館的活字有關。除了在這套日星鑄字行楷體傳統、美觀與扎實為特色的基礎上,發現漢字的造形特色外,更希望像民國初年在西方印刷術的影響下,造成雕版印刷術滅亡後,我們能夠像民國精刻本一樣,再造活版印刷的精品。

  • 鉛字印刷 嚴韻詩集字字辛苦

    出版詩集不稀奇,要印本書也不難,詩人嚴韻卻捨棄了現代電腦排版的便利,在日新鑄字行負責人張介冠的協助下,以活字印刷出版詩集。經過「字字皆辛苦」的十個月,推出台灣近卅年來的第一本鉛字印刷書《日光夜景》。 嚴韻是譯者,曾引介安潔拉‧卡特小說到台灣,這次出版第一本詩集《日光夜景》,集結了近十三年寫下的八十首詩。嚴韻說:「我從很久以前就想:如果有一天讓我出詩集,我一定要用活字印刷!」她希望透過活字印刷在紙上留下的浮凸紋印,讀者可以用眼、指尖感受字的樣貌與呼吸。 日星鑄字行負責人張介冠為了這本詩集,傾盡心力,不僅全力配合找字、鑄字,更找回以前排版、印刷的老友林金仁、黃保安協助印刷。張介冠說:「還有人願意用這種方式出書,我們很感動很興奮,但也有點心酸,真的是種很複雜的感受。」 回憶自己經手的、上一本以活字印刷出版的書,張介冠搖頭直說:「算起來快卅年囉!」這次的印刷過程,每個環節的重新建整都是難處。儘管日興鑄字行的鉛字保存還算完整,但難免有所缺漏。加以這項產業早已消逝,因此排版時,為了製造行間距離所需的鉛條木條難尋。而能撿字、排版的師傅更是離散各地。 張介冠說,一位有經驗的撿字員一小時可撿一千兩百至一千五百個字,有經驗的排版員,排好一頁需一個半小時。「這本詩集僅有一萬八千多字,但因尋找材料、協調師傅幫忙,很耗工。」 對於這本耗去十個月製作的詩集,嚴韻苦笑,「我沒想到這麼費工。」但也因從頭到尾親身參與,看著自己寫出來的詩一個字一個字被撿取、排版、印刷,「感覺真的像是生了一個孩子。」 看著《日光夜景》的出版,張介冠認為:「這不只是一本詩集,而是一部藝術品!也許,會是復古運動的開始喔。」

  • 文化看板-《日光夜景》新書分享會

    時間:2010.4.4(日) 3:00-4:00pm;地點:北市信義誠品三樓Mini Forum;來賓:詩人嚴韻,日星鑄字行負責人張介冠,行人文化總編輯周易正,現場由日星鑄字行張老闆示範並壓印詩選。另外,《日光夜景》當鉛字遇上詩──鉛字活版展,今年四月至五月,在北市信義誠品3樓文學書區與敦南誠品2樓特展區展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