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長協礦的搜尋結果,共05

  • 力拓案 20家行賄企業全曝光

    力拓案一直備受各界關注,大陸媒體公布20家行賄力拓的企業名單,除了顯示出大陸中小鋼企內外交困走上行賄一路外,專家更指出,受到賄賂擾亂市場,中國鋼鐵行業在國際上缺乏話語權,導致2009年鐵礦石談判終止,僅首鋼和萊鋼的損失即達10.18億元(人民幣,下同)。 \n大陸媒體揭露的最新名單,除了之前報導過的中化國際、中建材進出口公司,還有規模較大、知名度較高的民營鋼鐵企業日照鋼鐵、天津榮程鋼鐵等,此外絕大部分為中小民營鋼鐵和貿易企業,不難看出大陸鋼企、鋼貿企業目前面臨生存困難的窘境。 \n央企也名列行賄榜 \n名單中以中化國際最為顯眼,該公司為大陸央企中國石化下屬的上市公司。針對此消息,中化國際董事長祕書劉翔表示,在與力拓的業務往來中,無論是自身經營還是與仲介公司簽訂的合同都合法合規。 \n劉翔更指出,在中化國際捲入力拓案消息傳出後,公司對此高度關注,並對公司內部過去的經營行為進行了檢查,迄今為止,所有的行為都合法合規。他同時強調,公司代理鐵礦石進口業務是公司行為,不會牽扯到員工個人。 \n中小鋼企很無奈 \n知情人士透露,在金融危機後,長協礦價格高於現貨礦,力拓銷售團隊讓多家中小鋼鐵企業加入長協序列,以「一船高價長協礦加一船現貨礦」作為加入長協的條件,趁機推銷囤積的鐵礦石。而中小鋼鐵企業考慮到暫時吃點虧,但以後貨源能夠相對穩定,便只能咬牙同意。 \n一位鋼鐵行業分析師表示,民營中小鋼企也很無奈。大陸目前仍缺少鐵礦石資源,但又是全球最大鋼鐵生產國,鐵礦資源就成了最頭疼的問題。 \n到目前為止,大陸鋼企對進口礦的依賴已經達到70%,大量中小鋼企沒有礦山,拿不到國產礦;而在進口礦這一方面又缺乏相應的條件,也拿不到長協礦。因此,如果國外的大型礦山向他們招手,答應給他們一定折扣的鐵礦石,中小鋼企必然會趨之若鶩。 \n相關人士表示,這次在力拓案中扮演中間人的胡士泰等人,在折扣、資質考核等方面,胡士泰他們可能擁有很大權力,可以決定哪家企業得到30%或者40%的折扣,而每家鋼企都想獲得更大的折扣,這就會產生一些違法行為。

  • 內外交迫 陸鋼鐵業勢須漲價

    外有三大鐵礦可能要求鐵礦石提價至少50%的壓力,內有部分鋼鐵廠私下與三大鐵礦簽約,官方又因擔心被冠上保護主義大帽子,而遲未建立進口許可證和採購代理制,大陸的鋼鐵業面臨了不想虧損倒閉,只能將成本轉嫁給下游產品的窘境。 \n中鋼協會長、武鋼集團董事長鄧崎琳認為,大陸政府應加快推進大陸鋼鐵行業鐵礦石進口許可制和代理制,以處理國外礦山公司不顧市場規律和原則,對鐵礦石亂抬價,以及大陸鐵礦石無序進口的問題。 \n他呼籲,「不要擔心被戴上保護主義的帽子,其實保護主義適當有一點沒什麼壞處。」 \n已屬微利 處境更堪憂 \n從今年大陸與三大鐵礦談判啟動之後,礦商對價格的要求就一直在提高,近日甚至傳出要求鐵礦石長協價上漲50%的消息,摩根士丹利則預計上漲將逾60%;路透引用分析師的推估,上漲幅度來到了80%。這使得本處於微利狀態的大陸鋼鐵行業,處境愈發堪憂。 \n鄧崎琳表示,「今年鐵礦石價格談判非常艱難,因雙方對漲價幅度持不同意見,短期內很難有結果。」 \n有鑑於成本日高,鄧崎琳坦承:「如果鐵礦石漲幅超過了50%,將超過中國鋼鐵行業的成本」,「那麼對於中國鋼企只有兩種可能,一是鋼企虧損倒閉,另外是倒逼下游產品漲價。」 \n他給出一組數據:中鋼協統計的72家大中型鋼企銷售利潤率,2007年為7.5%,2008年降到約5%,而去年降到了2.8%。「再跌下去就是負數了,主要原因還是鐵礦石漲價。」 \n鄧崎琳指責礦山公司獲得了暴利,「你們賺的是三倍五倍,我們怎麼連一口水都不能喝呢?一點微利都沒有,這是不公平的,不道德的。」 \n談判始終處於被動 \n大陸鋼鐵業集中度低,鐵礦石需求量大,歷年鐵礦石談判都始終處於被動地位。去年,歷經金融危機,全球鐵礦石需求量下滑,長協價也下調了33%,但由於中鋼協堅持更高的折扣,雙方沒有達成協議價格。由此大陸鋼企轉向現貨市場,或私底下與三大礦山簽署33%折扣的所謂臨時協定價。 \n大陸1000多家大小鋼廠,在面對高度集中的三巨頭時,各自打著小算盤,一邊是寶鋼牽頭、中鋼協統籌的鐵礦石談判小組在談判,一邊是部分鋼企在長協談判還沒有結果的情況下,已和三巨頭訂下合約。「一盤散沙、各顯神通、各自為政」就是大陸鋼鐵業現狀。

  • 3大礦山漫天要價 陸業者壓重

    全球三大礦山之一的必和必拓在與大陸幾家鋼廠談新一年的長協礦供應合約中,提出在去年臨時價格的基礎上,還要加價40%開具信用狀進行結算,否則將取消長協礦的合約。 \n大陸部分鋼廠的長協礦供應新合約是從1月1日開始計算,所以在結算價格上,必和必拓表現出了強硬態度,先按上漲40%的臨時價格,等到談判結果出來後再多退少補。 \n40%漲幅為最低要求 \n有鋼廠人士表示,最後的結果只能是鋼廠給礦山多補而不可能有退。 \n接近鐵礦石談判的權威人士表示,今年的鐵礦石談判,三大礦山方面的要價絕不止上漲40%,這只不過是一個最低要求,三大礦山的目標很明確,就是長期協議礦價格向現貨礦價格看齊。 \n該權威人士表示,如果2010年度鐵礦石價格上漲40%,將比2008年的價格還高3%,上漲50%則比2008年高13%,目前看40%的漲幅都難以滿足三大礦山的胃口,今年的鐵礦石長協價格很有可能創出歷史天價。 \n原料漲 鋼價沒變化 \n2月末,大陸現貨鐵礦石價格達140美元/噸,為2008年9月以來最高點,2個月內漲幅接近15%,焦碳價格上漲8%,而這期間鋼材價格沒有變化。 \n國都證券分析師王招華表示,模擬2月26日澳洲Yandi65%品位的長協礦FOB(離岸價格)+現貨海運費+裝卸費+保險費+增值稅為607元/噸,低於63%品位(礦石的品質評估單位)的澳洲粉礦港口車板價,後者價格為1100元/噸,因此長協礦的價格優勢依然顯著。 \n業內人士認為,按照去年澳洲長協礦離岸價格60美元/噸計算,上漲40%為84美元/噸,上漲70%為102美元/噸,加上海運費及相關費用,與大陸現貨礦價格仍有一定差距。 \n必和必拓CEO也一直在強調鐵礦石的市場價格,因為它與長協礦間存在巨大價差和豐厚利潤。

  • 鐵礦石談判 大陸向礦商投降

    去年,大陸煉鋼業者透過集體議價,向淡水河谷、必和必拓及力拓三大國際鐵礦場施壓,要求降低售價,但隨著世界經濟復甦、鐵礦價格走揚,中方的議價空間已經喪失,幾個主力鋼鐵廠,如寶鋼、武鋼已紛紛向外商低頭,以爭取礦源。 \n由於鐵礦石長協(長期協議)資源緊張,寶鋼、武鋼、河北鋼鐵集團等企業均派高層前往三大礦山要資源,同時修復關係,這些前往礦山示好的鋼企,多為主流大型鋼企,以及中方鐵礦石談判組成員企業。 \n三大礦商 握主控權 \n這是鐵礦石交易市場整肅半年來,最戲劇性的一幕:鋼企們對於統一與三大礦商談判似乎失去了耐心。如此地迫不及待,也讓這個全球鐵礦石需求占一半以上的市場,再次失去定價權。 \n鐵礦石現貨價在09年12月底重新衝上每噸100美元之後,如今繼續飆升至每噸130美元之上。而2009年3月市場曾跌至每噸59.1美元的最低點,不到10個月已經飆漲了一倍多。 \n如果說2009年,因為金融危機,鐵礦石價格頓挫,中國鋼企還有絕佳的機會獲取定價權的話,那麼面對如此殘酷的市場周期,曾經大張旗鼓進行的鐵礦石整肅的策略和目標,需要適時檢討。值得憂慮的是,這還將進一步連累正在進行的鋼企產能過剩整頓格局。 \n現貨飆 鋼廠求長約 \n河北鋼鐵集團表示,其長協礦進口量明顯減少,不得不加大現貨市場採購力度,「我們只有邯鋼和唐鋼有協議礦,以前這兩家的協議礦會剩下來給集團的其他子公司,但目前邯鋼和唐鋼自身都不夠用。」 \n除了河北鋼鐵集團,武鋼、沙鋼、山東鋼鐵集團、太鋼、首鋼等長協礦指標均不足。 \n河北鋼鐵集團人士表示,由於去年鐵礦石談判鬧得很僵,(中國)鋼廠正為此付出代價,「因為去年我們簽的長協量很謹慎,導致現在長協指標早已用完,不得不高價進口更多現貨礦。」 \n2009年現貨礦價格遠低於長協礦,中國鋼企集體未完全執行長協合同,雙方關係一度緊張。由於2009年中方沒有與三大礦商談定正式長協合同,使得後者「有充足理由減少長協礦供應量」。 \n河北鋼鐵集團人士擔心,三大礦商將以減少低價長協礦量進行報復,「公司正在努力爭取更多長協指標。」這位人士透露,公司已經派高層前往主要關係礦商,修復關係。 \n中國價格 笑話一場 \n澳洲第三大礦山FMG創始人安德魯‧弗裏斯特表示,中國有充足理由要求「中國價格」,但中國缺少執行的控制權。 \n2009年,中鋼協提出鐵礦石談判要形成「中國價格」,即中國與三大礦商每年單獨定價。理由是:中國鐵礦石海運量占全球需求一半以上。隨後中方提出的策略是不會跟隨其他國家的價格。 \n彼時市場的力量均衡點正朝著有力於中方的方向移動,三大礦商均在2008年的基礎上降價33%。當時中方提出要降價40%,也就是回到2007年的價格水準。 \n談判由此陷入長時間拉鋸。 \n彼時讓中方鋼企失去鎖定長協價的機會的另一肇因是,2009年現貨價遠低於長協價。這一周期性因素,也讓鋼企突然發現,現貨市場的倒手比執行長協價更為有利可圖。 \n於是,整個市場的情緒突然被「中國價格」裹脅。 \n「全球鐵礦石供大於求是事實,但核心問題是,三大礦商控制資源,主動權在礦商手中」中國冶金工業規畫研究院院長李新創表示,「中國價格將面臨一個必然的無奈結局。」 \n日韓不會與中結盟 \n日本鋼鐵聯盟常務理事安健一孝表示,力拓、必和必拓已與日本鋼鐵企業展開談判。在鐵礦石談判中,三大礦商往往會以日韓鋼企為突破口簽下首發價,而後中國鋼企不得不接受。 \n值得注意的是,與往年不同,今年三大礦商從談判一開始就刻意冷落中國。由是,與日韓鋼企的策略聯盟成為中方談判的準備工作之一。 \n韓國最大鋼鐵公司浦項鋼鐵在今年1月12日宣布,計畫今年生產粗鋼3200萬噸,而2009年粗鋼產量估計不足3000萬噸,目前生產不會有所變化。 \n「但日韓很難與中方達成聯盟,」北京科技大學教授、鋼鐵領域專家許中波表示,日韓很可能今年再次率先與三大礦商達成一個基準價格,因為「日韓鋼鐵業比中國集中幾百倍,利益一致,而且還有礦商的股份,與咱們就不是一個陣營的。」 \n行業整頓 淪為空話 \n自去年以來,配合鐵礦石談判的一項重點工作是整頓鐵礦石貿易秩序。中鋼協秘書長單尚華幾乎在去年的每一次行業會議上都強調,整頓鐵礦石市場迫在眉睫。 \n這場影響深遠至今未結束的整肅,由中鋼協制定的一系列整頓政策組成,包括鐵礦石進口代理制、重新審核貿易商資質、清查鐵礦石市場流向等。 \n但上述政策卻進展緩慢。中鋼協常務副會長羅冰生曾表示,「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且涉及各方利益。」 \n目前,貿易商資質審核工作已基本結束。但許中波表示,該項工作「等於沒做,還是那些資質,還是那些人在做同樣的事情。」 \n但市場已經逆轉。當整個行業把注意力集中在整肅上之後,對已經逆轉的市場的輕忽,以及謀取短期利益的驅動(炒現貨避長協),反過讓這場整肅變得模糊。 \n河北燕鋼的一位採購負責人透露,代理制、進口資質等措施,不能在根本上改變鐵礦石貿易秩序的混亂,辦法只有一個——監管鐵礦石進口稅票。 \n「首先,大家都是一個圈子的,我把進口量集中到一家有資格的公司,要他們來進口,他們既能掙到仲介費,又能粉飾自己的業績。真正能監視鐵礦石市場流向的,只有稅票,因為沒有公司能在稅票上做假。」但中鋼協很難對稅票進行管理,上述人士表示,這又涉及到財政部門的利益。 \n(取自《21世紀經濟報道》)

  • 進口鐵礦石 中國與澳巴印拔河

    中國作為全球最大的鐵礦石進口國,一直是全球3大礦山追逐的市場焦點;除了澳洲力拓日前鬆口可為中國制定一個新的定價機制外,中國中鋼協也積極為鐵礦砂進口談判向3大巨頭爭取「中國特價」。 \n鐵礦石談判如同拔河賽,據中國國家統計局資料顯示,第3季中國粗鋼產量1.53億噸,創歷史新高。雖然目前鋼價仍在低谷徘徊,但邊際利潤存在,中國的鋼廠並未大規模減產。 \n而中國市場表現出的旺盛需求,讓全世界鐵礦石出口3強澳洲、巴西和印度,在正式開啟新一輪談判前,早已紛紛展開熱身行動,澳洲力拓、必和必拓公布的最新產量季報齊創新高,印度、巴西也雙雙傳出正在醞釀提高鐵礦石出口關稅的消息。 \n中國觀察人士認為,3強的行為是為了搶占市場份額,或計畫產品漲價空間,最後的目的都是使自身利益最大化;但結果如何,都將直接左右中國的鐵礦石進口格局。 \n西澳鐵礦石 半數銷中國 \n《國際先驅導報》報導則指出,今年的澳礦絕對是中國市場上的贏家,因為根據中國海關總署的資料顯示,今年前3季中國累計進口澳礦達1.97億噸,同比成長39.5%,占總進口量43%;在鐵礦石3強中,澳礦依然保持領先地位。 \n相較於巴西礦業,澳礦的海運成本低、與印度礦比,澳礦品質高,這樣的優勢使澳礦多年來一直在中國占據最大的市場份額;今年中國市場的旺盛鐵礦石需求,更刺激澳礦的擴產節奏。 \n根據必和必拓公布的2010財年第1季(7至9月)報告顯示,報告期內鐵礦石產量為3010萬噸,同比微增1%、環比則大增11%。 \n力拓公布的2010財年第1季生產情況也顯示,力拓在該季的鐵礦石產量達到創紀錄的4750萬噸,同比成長12%;得到中國資金支援的新興鐵礦石供應商FMG,當季鐵礦石發貨量更勁增19%,高達950萬噸。 \n必和必拓的季報中,肯定中國對鐵礦石需求的確定性,季報指出,「中國的經濟復甦趨勢依然強勁。發達經濟體方面雖有一些復甦跡象,但根基並不牢固,需求波動性大,我們認為起碼要等到2010年中期,才能真正看清其真實需求狀況。」 \n西澳洲州政府駐華商務代表處首席代表莊彬俊也說,目前西澳鐵礦石出口50%依賴中國市場,到2015年,這個數字將超過75%。 \n但莊彬俊認為,澳洲鐵礦石廠商忙於擴產的背後,有更大的野心,西澳鐵礦不但能取代印度對中國的出口,也能取代中國國內的鐵礦石產量。 \n印巴想加稅 商界不認同 \n相較澳礦積極擴產以謀求更大市場份額的舉動相比,印度、巴西卻相繼傳出可能提高鐵礦石出口稅消息,讓中國業界人士充滿疑惑。 \n作為現貨市場上的風向標,印度礦如果提高出口關稅,很可能以漲價化解壓力。但現貨礦漲價往往會給長協礦談判帶來干擾和壓力,這也是中鋼協提出要執行「統一價格」、取消現貨市場的理由之一。 \n由於漲價本身對搶占市場不利,如果因此成為中國整頓市場秩序的目標,對印度礦商並非好消息;今年以來澳礦低價競爭,前3季中國進口印度礦8268萬噸,占總進口量的17%,比以往的20%下滑。 \n事實上,雖然印度政府有意提高出口關稅,但印度廠商恐怕不那麼想,他們想和中國合作。 \n鐵礦換焦煤 印度講雙贏 \n東印度礦業公司業務發展部總裁高希博士表示,「印度擁有豐富的鐵礦石資源,中國擁有豐富的冶金煤和焦碳資源,兩者之間可以實現優勢互補。」相比巴西,印度離中國更近,可大大節省海運時間和成本。 \n另外,中國運送焦煤和焦碳到印度的船隻,也可以從印度運回鐵礦石,大幅提高運輸效率。高希認為,中、印鋼鐵業應該有更密切的合作。 \n至於巴西打算對鐵礦石出口徵稅的消息同樣對淡水河谷造成影響,在最新公布的預算中,2010年淡水河谷計畫投資129億美元,其中近51%計畫用在鐵礦石的開採和運輸上。 \n中國業界人士認為,淡水河谷敢擴產,主要原因就在於中國市場龐大。 \n2009年歐洲鋼鐵業萎靡,淡水河谷在中國市場花費很多心思,以足球明星羅納度的憨厚笑容做標誌的形象廣告在網路隨處可見;但中國業內人士說,如果印巴政府真的提高鐵礦石出口關稅,受益的將是澳洲鐵礦石商。 \n3強爭奪戰 有運作空間 \n在鐵礦石談判成為各方焦點時,中國媒體發現,在出口中國市場時,澳洲、巴西和印度的動作並不一致。中國業內人士認為,鐵礦石談判不僅是中國與全球3大礦山的博奕,也是傳統3強間的爭奪,如何適當利用這一點,是值得中國鋼廠研究的課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