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長榮+快評的搜尋結果,共10

  • 匯豐開第一槍 長榮遭降評

    匯豐開第一槍 長榮遭降評

     匯豐證券指出,貨櫃航運在現貨運價走升、市場共識升級、政府監管與獲利增長動能停滯各因素揉合交錯下,表現極為波動,研判下半年至2022年產業景氣持續強勁,但2023年起風險快速上升,必須擇優投資,首度降評長榮、赫伯羅特兩大全球主要航商。

  • 快評》 真把長榮上萬員工當「塑膠」?

    快評》 真把長榮上萬員工當「塑膠」?

    好久不見的「加料空姐」郭芷嫣復出了,搶在裁決前夕發起聯署活動、採訪通知,想要影響判決的司馬昭之心不言可喻。有立委為了蹭聲量,不問是非地為挺而挺,不只把長榮上萬名員工當「塑膠」,恐也辜負國人對第三勢力的高度期待。 郭芷嫣的爭議不需贅述,但不能雙重標準。像是郭芷嫣不斷強調,那是Line的私人群組發言,不應該被放大檢視,難道連抱怨都不行嗎?正值新冠肺炎疫情當頭,近期不乏許多Line私人群組流竄的不實訊息,是否也可以此當理由,不必負責了? 再者,就算郭芷嫣是玩笑話,但這玩笑話能搞到有150名機師連署,表示不願與她一起執勤,這玩笑話顯然威力十足。當然,郭芷嫣可能不這麼想,但她怎麼想不重要,長榮航空必須面對的是,這「玩笑話」已經造成機師值勤上的壓力。 當然,可以笑機師草莓心,怎麼這樣就怕了。但身為飛機上的乘客,總有權利要求機師在沒有心理壓力下的情況值勤吧!你希望郭芷嫣的存在,造成機師的壓力,間接轉嫁到飛安上嗎?因為機上有了郭芷嫣,乘客搭長榮時必須提心吊膽? 聲援的立委有句話就更有趣了「要求長榮在展現誠意前,不要給長榮任何一毛錢的補助」,這種口吻宛若吳三桂「衝冠一怒為紅顏」的翻版,讓人不禁想問,到底是有怎樣的魔力,可以為了郭芷嫣,不惜犧牲掉長榮航空養的上萬名員工。 特別是新冠肺炎疫情當頭,國內觀光產業面臨海嘯般的經營危機,與其說紓困是救長榮航空,不如說是救整個產業鏈,還有背後上萬名員工家庭。這麼嚴肅的事情,可以拿這當作威脅,輕易地拿來說嘴,只為了幫一人出氣,還像話嗎? 至於那句反問長榮「到底是一個台灣的航空公司,還是中國的航空公司?」員工連講話都不行,這就更逗了。沒有說抱怨公司不行、沒有說幹話不行,但講到上百個機師都不想跟郭芷嫣值勤,這絕對不是單純的垃圾話,立委應該心知肚明。 台灣勞資環境如何,工會是不是弱勢,這都可以討論,但不應該跟郭芷嫣犯下的錯綁在一起,更不該把長年為勞權所做的努力,梭哈在一人身上。至於蹭聲量,不問是非的為挺而挺,疫情當頭,那些講給同溫層聽的鬼話,就免了吧!

  • 快評》「飛安」不該只是長榮的專利

    快評》「飛安」不該只是長榮的專利

    空服員罷工落幕,特別餐與加料爭議卻餘波盪漾,長榮航空火速開除朱姓機師,也把空服員郭芷嫣調地勤,貫徹「飛安絕不妥協」的決心。但「飛安」絕對不是、也不該只是長榮航空的專利,所有航空公司都該如此。 長榮的作法固然是狠,甚至是不近情理,但至少他樹立一個紀律:踩到飛安底線的事,不只不能做、連想都不要想,更何況付諸白紙黑字。身為肩負人命的航空公司,有此不畏社會風評的堅持,確實該給予支持與掌聲。 相較餘長榮的不留情面,華航固然有「人情味」多了,尤其兩次罷工之後,亟欲修補勞資關係,面對工會的強勢更顯得畏首畏尾,除輕放把「加料」寫在臉書上的空服員,讓其繼續擔任飛行勤務,更以「玩笑話」為此作結。 當然,每個公司的文化不同,難以衡量孰好孰壞,但華航必須必須正視的是,機師、空服員該有的職業道德,這不只是民眾對於飛安的最基本要求,也沒有任何一個乘客,必須忍受餐點可能被「加料」的恐懼。 就在朱姓機師被開除後,機師工會說話了,呼籲長榮「能做出合乎比例原則之妥適調整」,這話引爆網友撻伐,灌爆機師工會的粉絲專業,一面倒支持長榮作法。 回想起年初機師罷工時,把「飛安」掛在嘴邊,應該最了解這個職業的嚴肅性,面對朱姓機師如此離譜發言,怎麼好意思談「合乎比例原則」?這絕對是昧於事實的護短。 講更直接點,民眾當時支持機師工會罷工,就是在於認同工會提出的「飛安」訴求。試問,疲勞駕駛會影響飛安,吃了加料的特別餐就不會嗎?飛安有沒有比例原則?如果真的發生飛安事故,會有分比例原則的死傷嗎? 長榮的明快處置,讓工會協商時緊咬的「不秋後算帳」,如今成為難以自圓其說的空包彈,也為長榮加分。只期待「飛安」不只是長榮的專利,華航如此、即將成立的星宇同樣如此,對這類「玩笑話」都能勿枉勿縱。

  • 快評》沒把工會弄死 長榮留了這一步...

    快評》沒把工會弄死 長榮留了這一步...

    為期17天的長榮航空空服員罷工,總算落幕,從原先工會提出的八大訴求,到今天剩下談和平協議,長榮可說是大獲全勝,但最後關頭還是有那麼些婦人之仁,沒把空服工會「弄死」,把面子做給了蔡英文總統。 與過往幾次談判相較,今日談判桌上有勞動部長許銘春、長榮航空董事長林寶水、總經理孫嘉明出席,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是場「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最後談判,取決於長榮航願意給空服工會留下多少的顏面。 與17天前相較,空服工會那「八大訴求」沒了,剩下所謂的「和平協議」。用白話點的說法,空服工會兵敗如山倒,已經不具備任何的喊話權,除了求免責與「如何給會員交代」,就差沒舉白旗投降。 工會當然是慘輸,從預謀式罷工,引爆全民怒火,到耍小手段不讓空服員取回三寶,最後不斷自爆,一連串的謊言與口誤,更讓這場罷工成為一場笑話,勞運史上大概也很難看到,竟可把最美顏值罷工弄成「爹不疼、娘不愛」的鬧劇。 其實蔡英文總統很清楚,三年前華航空服員罷工,是因為華航的官股背景,加上那句「若非忍無可忍,不會罷工」,才讓剛接任華航董事長的何煖軒,簽下完全退讓的條款,進而讓空服工會認為長榮也可以這樣搞,釀成此次罷工。 如果政府零介入,這場勞資對決就是實力論輸贏,長榮大可以要談不談,坐等最後勝利上門,且隨著空服員陸續取回三寶,運力逐步恢復正常,加上工會自亂陣腳,喪失輿論支持,最終一途就是解散退場,顏面全部掃地。 對長榮航來說,雖然可以慢慢耗,但也得思索如何讓這場罷工大戲落幕,在蔡英文總統、交通部長林佳龍喊話後,不管是官話還是場面話,這確實是個好時機,也讓工會有臺階可下。 不管帳面營收損失多少,長榮至少證明那句「長榮不是華航」是玩真的。就看面子做給政府後,政府能拿出怎樣辦法,杜絕外部工會勢力干預民營企業運作,不要只會「收割」。

  • 《快評》蔡英文要勞工自己跟老闆談  長榮空服照做 談到加薪、年終都沒了

    《快評》蔡英文要勞工自己跟老闆談 長榮空服照做 談到加薪、年終都沒了

    長榮空服員罷工持續中,20日長榮反制,針對參與罷工者祭出「三不」「不發年終、不調薪、3年不給優惠票」。回想起2017年1月13日,當媒體記者向蔡英文總統陳情表示希望能享有一例一休時,蔡總統回稱「那你不必跟我說啊,你去跟你老闆說嘛,台灣就是這樣,勞方都不自己去跟資方說,就是來跟政府抗議,政府公親變事主,就變成這樣,你們要自立自強啊」,結果真的有勞工親自跟資方說,下場就是加薪、年終都沒了,聽蔡總統的話,好像沒甚麼好下場。 蔡總統的話,乍聽彷彿有幾分道理,畢竟政府無法直接介入民營公司的薪水待遇等問題,然而這與事實不同,因為政府握有立法權,可以藉由給予勞工更多休假的方式變相提高勞工薪資,但蔡總統卻反其道而行,刪了勞工7天國假,害勞工當天出勤無法多賺到加班費,然後再講的好像政府完全束手無策一樣。 許多人聽到勞工抱怨自己處境不好時,常用兩個反應加以質疑,一是「不喜歡就不要做換一家公司」,二是要求勞工自我提升改做薪水更高的工作。但這兩個說法都是不食人間煙火的論調,因為市場上有許多工作薪水都不高,不是特定公司的問題,而是該行業全數公司都如此,包括媒體業、社工、美髮美容、飲料店、餐飲業、清潔/資源回收人員等,因此換一家公司問題還是無解。 那麼改從事別行工作?且不說重新學習一個領域的專業需要花費多少時間心力,最直接的問題在於,社會上不可能只需要特定高薪的工作,各行各業都需要人,不可能有一個社會不需要有人從事媒體業、社工、美髮美容、飲料店、餐飲業、清潔/資源回收等行業,嗆人家為何不自我提升換工作者,難道覺得社會上可以不需要有清潔/資源回收人員?莫非他有本事自己把家裡製造的垃圾通通處理掉?完全按照市場機制,注定有些行業的全體從業人員薪水都偏低,然後一定有人會從事這些工作,所以政府自然必須介入,確保這些從業者能享有的最低待遇,並藉由多蓋公宅、多蓋公托、公幼的方式降低民眾開銷,無法直接提高薪水,至少降低開銷花費。不僅歐洲國家這樣做,連最資本主義的美國各州也紛紛制定最低工資,而不是一切交由勞資自行協商。 但詭異的是,蔡英文總統雖然是左派大本營的英國倫敦政經學院畢業生,卻彷彿完全沒有學到該校的立校傳統精神,覺得政府不該介入,不曉得她那至今不願公開示人的論文是否就透了她這樣與母校迥然不同的思維,因此不變公諸於世。但讓勞工自己抗爭,就落得被秋後算帳的下場。長榮好歹是有組織工會可以合法罷工的大企業,勞工抗爭尚且會有這樣的下場,一般小企業連工會都無法組織者(依法至少要30名勞工才可組工會,我國中小企業林立,有多少企業勞工人數達標?),靠個人的力量能跟雇主談出甚麼好結果?除了極少數高度受公司倚重者之外,多數勞工自行談的結果勢必徒勞無功,甚至看到長榮這樣的情況,多數人大概會選擇直接不談了。偏偏蔡英文政府不願意介入就算了,還一邊砍勞工假,減少勞工加班費收入;另一幫也不願意多蓋公宅、多蓋公托、公幼的方式降低勞工開銷,在蔡總統如此思維與施政之下,勞工處境想得到改善,實在難如登天。

  • 快評》長榮加速清場 空服員得想好退路

    快評》長榮加速清場 空服員得想好退路

    空服工會罷工進入100小時,長榮航空罕見在股東會後連拋多記殺球,從反控工會製造假新聞、預告公布7月取消航班,到招男性空服員,甚至挑明底線「勞工董事、禁搭便車、日支費調整」統統不讓,已有加速清場的味道。 不知道是湊巧還是無心,624這天是華航罷工三周年,長榮剛好這天也在罷工。股東會迅速開完,在能夠直接對嗆董事長的絕佳場合,工會卻自己「棄權」,某種程度就跟把勞工董事放進協商一樣,自始沒搞清資本市場運作。 協商講的是誠意,但更重要的是實力。工會不管社會眼光,想演出突襲秀,就是認為長榮撐不住這種攻擊,卻忽略了長榮不是華航,很難靠政治力解決,只要股東願意,根本沒有絲毫讓步空間,最後就比誰的拳頭硬。 唯一能動用的,大概就是輿論。相較於機師工會以飛安、過勞當作訴求,空服員的飛安成分低,在爭取日支費等調增時更得更兼顧情理,而非「因為華航給150」,在論述時更要說得出所以然,而非像協商當天,連答都答不出來。 工會確實不夠認真,但不是不清楚弱點,所以在4天後於臉書放上「150怎麼來的」。不放就算了,一放就被打臉,直接被網友打臉中央政府出差標準,應該扣除7成住宿,換言之這說帖根本是豬隊友,只是坐實工會的漫天喊價。 套句長榮航空總經理孫嘉明說的話,「書讀到哪裡去、你們都這麼好騙嗎?」如果工會連150元怎麼來的都說不清楚,為什麼空服員們會傻傻相信,這場罷工能夠成功? 看看工會,如今已陷入自食其果的窮途末路,聽不見忠告,把意見不同的聲音全歸為假新聞,到日支費說明,都被網友轟得體無完膚,如今也只能喊「加油、團結」。 面對長榮「賠不足惜」的態度,甚至後天就要把7月航班取消時間公布,選擇權回到工會,要不乖乖繳械、把帶出來的空服員帶回去上班,要不繼續焦土策略,抗爭下去。 只是隨著長榮已捱過「最慘的72小時」,開始能好整以暇應對後罷工時期的各項難題,如果工會要繼續,看起來除了持續靜坐外,已無制衡武器,這是最殘酷的現實。 工會當然可以激情、可以繼續喊團結,但如同團結晚會上登上3層高的工會代表,宣布要到勞資達到共識才下來,但卻提前降低高度。如何退場是藝術,空服員得想好退路。

  • 快評》只許工會罷工 不許長榮因應?

    快評》只許工會罷工 不許長榮因應?

    這大概是工運史上的最大笑話了!就在空服員工會預謀罷工後,工會大陣仗開記者會,通篇批評長榮「早就對罷工有所準備」,不如把誠意拿來協商。我們想問的是,所以只許工會報復式罷工,長榮不許有所因應? 用比較「江湖味」的說法,當工會對長榮及所有旅客如此不仁,長榮為何要有義? 比較客觀地說,如果華航已經罷工兩次、如果空服工會罷工都喊這麼久,長榮還完全沒有任何因應措施,這就是麻木不仁。對於隨時可能降臨的罷工,做好準備哪裡有錯? 看看工會說詞,有多麼荒腔走板、有多麼自以為是。工會的說法是,在工會宣布罷工後,長榮公司隨即寄發內部信給員工,其中提到罷工期間支援服勤提供額外津貼等,公司其實早就對罷工有所準備。 打從工會揚言罷工那天,長榮就應該、也必須進入備戰狀態,「兵不厭詐、這是戰爭」這句話大家已經聽到爛了,且當工會綁架被洗腦的空服公主們,都已經癱瘓公司、甚至不理性的擋在門口,這樣還能不反擊? 對已殺紅眼的工會,現在只想到要壯大工會勢力的禁搭便車條款,還有可以撫慰心靈的日支費調升,其他人都該被犧牲,對於所有人對輸運所做的努力,都變成「沒誠意」。 當年工會策動空服員請颱風假,成功癱瘓長榮航班,讓法人、股東、甚至是全球航空同業對治軍嚴謹的長榮集團,能否妥適處理外部勢力介入打上問號,長榮當然要雪恥。 說得更露骨些,當空服工會本來就打著要罷工的念頭,沒有誠意協商、甚至連要罷工的布條都準備好、可以立馬變臉宣布罷工,工會難道沒有準備?怎麼不拿鏡子照照自己? 對於誠信破產的工會、對於只想癱瘓長榮航空運作、把旅客當籌碼的行徑,其實真的沒有資格再談誠意。如同半夜吹哨,只是更削弱爭取勞權的正當性,玩掉輿論支持。

  • 快評》每餐要吃1800…長榮空服員很苦?

    快評》每餐要吃1800…長榮空服員很苦?

    華航空服員罷工滿3周年前夕,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再度策動長榮罷工,比較兩次手法,不管是營造「苦情」的久站,還是撂空服員上街壯大聲勢,甚至是利用臉書自圓其說,根本如出一轍,講直接一點,真的沒長進。 就拿「久站」這戲碼來說,3年前華航罷工就已演過,當時還蠻有梗的,但這種把偶一為之當作通則,好像每天都站超過10小時以上,根本就是顛倒是非,為作秀而作秀。何況若要論久站,百貨公司的櫃姐站得更久吧。 可是,櫃姐有空服員領得多嗎? 更何況,除了放大苦勞性質,工會並沒有告訴民眾,「久站班」多久一次?久站班前後休時多久?同業又是如何,國泰香港-札幌也是打來回班,這怎麼不拿出來說? 空服員工會3年前之所以煽動社會輿論得逞,是因為當年沒有罷工前例,社會對航空業工作性質一知半解,所以得以運用資訊不對等性,無限上綱其苦勞程度,博取同情。 但歷經華航兩次罷工,不管訊息是全面的、片段的,總是多點資訊知道航空業在做什麼。如今工會卻故計重施,還要搞愚民那套,這就不只不長進,而是把民眾當白癡了。 好吧,就算身旁沒有空服員朋友,想要知道這行業辛酸有很大難度,但翻翻FB、看看IG,部分(當然不是全部)空服員營造的形象,捫心自問,真的有這麼不堪嗎? 「他在吃麵、你連湯都沒得喝」,你真的挺得下去嗎? 長榮不是華航,長榮空服員更不是華隆女工,要搞「苦情」當然可以,要把自己型塑成爭取權益的底層勞工,也不是不行,但演也要演得像吧!連演都懶得演,這樣對嗎? 當然,工會不是不知道自己弱點,所以避重就輕,這就跟直播一樣,儼然是個照妖鏡。工會到現在不想直播,或是設下條件才直播,原因很簡單,是因不願面對現實。 簡單點,班表攤出來、薪資單亮出來,到底有多苦、拿這樣的薪資合不合理,其實不需要多加解釋。就跟要求日支費比照華航,每餐要吃1,800台幣合理否?社會自有公評。 殘酷的是,當班表、薪資單亮出來,甚至FB、IG帳號都秀給大家看時,還願瞎挺的就是「真愛」來著。這復刻華航空服員當年罷工的苦情大戲何等諷刺,自將曲終人散。

  • 快評》長榮空服罷工大戲演不下去 內幕曝光

    快評》長榮空服罷工大戲演不下去 內幕曝光

    從拒絕與資方協商,到今天主動要長榮航空董事長林寶水重啟協商,空服員工會變臉速度之快,令人嘆為觀止,要說是身段柔軟的亂敵戰術也好,但比較現實的是,這場罷工大戲恐怕演不下去了,因為踢到鐵板了。 很簡單,原因就6個字:長榮不是華航。 先想像接下來的發展,工會釋出善意,端午不罷工,希望長榮資方重回談判桌。當然,長榮資方不能不談,要不然工會又有話說,但這真的是一場「有結果」的協商嗎? 摒除日支費這個議題,工會要勞工董事,這完全違背資本市場運作,一旦長榮同意,全台灣上市上櫃公司恐怕都要挫咧淡。更何況,就算要到勞工董事,請問能允許讓立場與空服不同的地勤出任嗎?地勤也是勞工,空服願意嗎? 再者,就是在3年前華航空服罷工、今年初機師罷工,都被KO,甚至被法院認證違法的「禁搭便車」條款,這根本就不可能順工會的意,因為一旦通過,華航空服、機師可能都要溯及既往,講直接一點,這是「為吵而吵」的假議題。 工會打的算盤很簡單,現在辦罷工投票,硬要端午罷工確實也太趕,搞不好還罷不起來,所以乾脆「意思意思」,當作送長榮跟全民的禮物,好像釋出善意。 背後的算盤可能是,以時間換取空間,類似國共對戰「邊打邊談」的作法,如果長榮資方提出版本不合己意,就可以給對方冠個「欺人太甚」的罪名,然後將時間遞延到暑假前夕罷工,完全複製當年華航空服罷工的翻版。 這當然是理想狀況,但時空背景都不同。華航罷工只要鬧得夠大,就可以換掉董事長,就可以「要求」身兼股東的交通部出面解決。長榮呢?誰有能耐換掉張家大股東? 這也反應資本市場的現實,每場公司的「經營權大戰」,都是從真金白銀買第1張股票開始,任何一席都得來不易,如果空服吵一吵就有董事,那掏錢的小股東是傻子嗎? 空服員工會犯的錯誤不只這樁,相較於機師工會至少還拿「飛安」來說服全民支持,空服員工會迄今說帖,似乎就停留在比照華航待遇,但這對社會大眾毫無說服力。 更何況,社會氛圍也出現明確變化,相較於當年輿論同情華航空服,願意發聲力挺,但在歷經兩次罷工鍛鍊,對航空業罷工已麻木,心態更轉變為認為是貪得無厭。 再講誠實點,關心同婚的都比罷工的多啊! 相當然耳,工會當然想罷工,因為這次若罷不成,恐怕會務前景堪虞。只是這種「為罷而罷」的操作,是為空服員在爭權利,還是有其他盤算,恐怕只有主事者知道。

  • 中時快評》怪怪的長榮天災假

    中時快評》怪怪的長榮天災假

    尼莎颱風來襲,長榮航空500多位空服組員依法申請天災假,由於空服組員報到人數不足,已經取消50個來回航班,上萬名行程受影響的乘客在機場大為跳腳,後續影響程度可能還會增加。 空服組員依法申請天災假,公司必須尊重,旅客行程受影響,抗議之餘也無計可施。畢竟,空服組員是依法請假,且在颱風天風雨正盛時,勞工原來就有權利拒絕不當的危險執勤,外界亦無從挑剔。長榮對外發言亦極度低調地只談取消航班,並對員工依法請假表示尊重。 不過,必須重視的是,台灣每年總有多個颱風侵襲,何以過去未曾發生過類似事件,這次其他航空公司空服組員也都正常到勤,事件因而格外引起外界的矚目與好奇。 到底數百名空服組員請天災假,是確實有需要、且屬個別案例,還是集體聯合?或是受到公司內部管理不當、長榮兄弟經營權爭奪等事件的影響?甚至是否受到去年華航罷工事件「鼓舞」的影響? 這些恐怕都有待釐清。 台灣戰後的經濟奇蹟,是靠著不懼挑戰、一個皮包走遍天下的中小企業主,以及勤奮認真、使命必達的勞工,一起拚出來的天下。 步入中高所得後,勞工權益當然該受到制度性保障,但也切忌淪為不問企業死活、不管消費者權益,只重一己利益,最後必然勞、資、社會一起受到傷害。 這次事件,不論是公司或政府,都該深入了解並做因應。勞工權益固然重要,消費者權益應放到更上位。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