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長江水庫的搜尋結果,共37

  • 三峽水庫完成2019年175米試驗性蓄水

    三峽水庫完成2019年175米試驗性蓄水

    31日8時,即時水情顯示,三峽水庫壩前水位達到175米,實現2019年試驗性蓄水目標。這意味著三峽水庫連續10年完成175米試驗性蓄水任務,為三峽工程今冬明春發揮發電、航運、生態等綜合效益提供了有力保障。 \n \n按照大陸水利部關於三峽水庫2019年試驗性蓄水實施計畫的批復意見,三峽水庫9月10日啟動2019年175米試驗性蓄水。起蓄水位146.73米,距離175米正常蓄水位28.27米,待蓄庫容約213億立方米。 \n \n與往年相比,2019年三峽水庫175米試驗性蓄水面臨前期來水偏少、流域水庫群整體待蓄水量多、長江中下游水位普遍偏低等問題。水利調度部門在確保防洪安全和中下游供水生態安全的前提下,通過精准預測、加密研判、精細調度,最終實現了蓄水目標。

  • 長江上游連日大雨 陸宣布1號洪水形成

    連日低壓帶襲捲大陸南方省市,大陸水利部今天(7月13日)早上表示,由於受上游幹流及鄱陽湖水系來水影響,長江水量暴增,今天早上5點,長江中游幹流九江水文站水位漲至20公尺,已達到警戒水位,宣布長江1號洪水已在長江中、下游正式形成,且水位上升快速,到了早上10點,九江水位已上升至20.06公尺。 \n有鑑於長江幹流城陵磯段的水位可能超過警戒線,長江水利委員會應湖南省請求,統籌考慮上下游防洪形勢,調度三峽水庫從7月12日起逐漸減小水庫流量,減輕洞庭湖區和長江中下游幹流防洪壓力。

  • 長江三峽水庫向下游補水 超過百億立方公尺

    長江三峽集團網站日前發佈的消息顯示,截至4月1日21時,實測三峽水庫出庫流量達10600立方公尺/秒,水位為165.40公尺。自進入已2019年以來,三峽水庫累計為下游補水達100.2億立方公尺。 \n \n據瞭解,包括三峽水庫在內的長江水庫群在生態供水、魚類繁殖、水華治理等多個生態保護領域,發揮越來越顯著的效益。透過聯合調度長江上中游水庫群,得以有效應對2018年長江上游型較大洪水,防洪效益明顯且功能強大。

  • 黃河進入汛期 小浪底防洪預洩

    黃河本月正式進入汛期,大陸黃河防總表示,為應對近期上中游強降雨形成的洪水過程,黃河小浪底水庫目前已開始實施防洪預洩。 \n \n全長約5464公里的黃河,是大陸僅次於長江的第二長河。根據預報分析,預計7至8月,黃河中游、海河等流域可能發生較大洪水。黃河防總據此已要求各單位各部門全面做好應對強降雨及洪水防禦各項工作。 \n \n針對預報的黃河上中游強降雨情況,黃河防總提出統籌上中游水庫調度,實施龍羊峽 \n、劉家峽水庫聯合防洪調度和中游水庫群聯合防洪調度。自7月3日起,小浪底水庫實施防洪預洩,進一步加大下洩流量,降低水庫水位,騰出防洪庫容,以應對近期上中游強降雨形成的洪水過程。

  • 不喝頭前溪汙水 2020年水庫水直送新竹

    不喝頭前溪汙水 2020年水庫水直送新竹

    新竹地區民生飲用水問題引起關注,自來水公司董事長郭俊銘19日拜會市長林智堅時,允諾即刻將展開北水南送計畫,將興建26.8公里送水幹管,每日從石門水庫調撥20萬噸用水,預計2020年底新竹地區可全面飲用水庫水。 \n \n台水公司表示,行政院已將「2020年北水南送計畫」啟動納入前瞻基礎建設,將投入28.5億進行工程,新建1公尺及1.5公尺送水幹管約26.8公里,進行水源調撥作業。 \n \n台水公司預估,2020年底,每日將能調撥20萬頓石門水庫用水至新竹地區,屆時新竹地區用水將全部來自水庫水,來源包括寶山與寶二水庫、永和山水庫與石門水庫。 \n \n環保局長江盛任指出,市府除重申水源調度、嚴格監測水質訴求,位於頭前溪水系自來水水源水質保護區的工廠,也應設立專管排放汙水,禁止排入頭前溪。

  • 重慶水下遺址博物館 長江下的千年碑林

    中國大陸重慶市有座標榜「世界首座」的水下遺址博物館,民眾可走到長江水下40公尺江心處,透過水下玻璃觀測窗,遠望千年「水下碑林」。 \n 中新網報導,白鶴梁,是位於涪陵城北長江中的一個天然巨型石梁,長約1600公尺。 \n 石樑上刻有自西元763年至1963年間的題刻(題字刻石)165段,3萬餘字,其中涉及水文價值的題刻有108段,記錄長江涪陵段1200餘年間的枯水水文,集文學、書法、繪畫、石刻藝術為一體,為罕見水下奇觀。 \n 白鶴梁題刻本原本每年12月到次年3月長江水枯的時候,才會露出水面。三峽水庫蓄水後,為避免白鶴梁題刻被永遠淹沒於江底,大陸官方2003年起啟動白鶴梁題刻保護工程,2009年博物館建成開放。 \n 白鶴梁奇觀有「世界第一古代水文站」、「世界水文資料寶庫」等美譽。1051007 \n

  • 預防大洪水 三峽水庫提前轉入防汛調度

    長江三峽水利樞紐24日加快騰庫進度,上午8時下泄流量增至約每秒1.4萬立方米,超過上游來水量。 \n \n據新華社報導,自22日晚逐步加大下泄以來,三峽水庫水位消落進度隨之加快。按照長江防總調度,三峽水庫水位將儘快消落至145米防汛限制水位,以應對可能發生的大洪水,這也意味著三峽水庫提前結束生態補水進程,轉入防汛調度。 \n \n三峽樞紐即時水情顯示,三峽水庫自22日晚開始加大下泄,當晚下泄流量增至1.3萬立方米每秒,超過了長江上游1萬立方米每秒左右的來水量,三峽水庫水位持續消落。24日8時,下泄流量進一步增至1.4萬立方米每秒,水位較22日下降了0.4米。 \n \n據中國長江三峽集團公司相關負責人介紹,每年12月至次年4月是三峽生態補水調度期,此時三峽水庫保持穩定下泄流量,為大壩下游鄱陽湖、洞庭湖等流域居民和工農業生產提供豐富的水資源,增強流域的內陸水迴圈。生態補水期間,三峽水庫下泄流量比天然來水平均增加約800立方米每秒。 \n \n按照大陸水利部批復的《長江三峽水利樞紐調度規程》,防洪是三峽樞紐發揮各項綜合效益中的首要任務。今年春汛以來,流域降水偏多,幹支流來水偏大,長江上游來水量遠遠超過了往年平均值。為保障防洪安全,三峽樞紐提前進入防汛調度,加快庫水位消落,為可能發生的大洪水騰出庫容。 \n \n目前三峽水庫水位已降至163.5米,還將繼續消落至145米防汛限制水位。此水位區間約120億立方米的庫容將在不加重大壩下游防洪壓力的情況下平穩釋放。

  •  17年護林有成土石流消失 長江上游綠歸來

    17年護林有成土石流消失 長江上游綠歸來

    蘇迪勒颱風、杜鵑颱風重創了烏來交通,隨著每次颱風必見的土石流與石門水庫大量排砂清淤新聞,也許我們該深深思考是什麼造成土石流與水庫大量淤積,是否該還地於林。大陸《人民網》報導,透過17年「長江上游天然林保護工程」,伐木改為植木,長江上游水土流失狀況得到了明顯改善,原本光禿禿的山頭,也重新綠意盎然,最重要的是造林區土石流幾乎消失無蹤,下大雨也能安心睡覺。 \n \n上個世紀後半時,為了緩解物資短缺,推動工業起步,中國四川成立了28家重點森林工業企業,近10萬名森工職工活躍在廣袤的原始森林中,以砍樹、運木材、為伐木修築公路為業。當時砍掉的木材變成家具、屋樑、鐵軌枕木等,伐木工人深信自己砍掉的每一棵樹,都是在為國家貢獻力量,卻不知自己的行為在嚴重破壞生態。 \n \n從1981年到1994年,伐木工人砍掉了大量的原始森林,生態環境也迅速惡化,1990中期,四川水土流失面積達到近20萬平方公里,年土壤侵蝕量達到9億噸,成為長江上游最大泥沙輸出地,亞洲第一長河長江幾乎變「黃河」。 \n \n1998年長江發生全流域性洪災,夾著大量泥沙的滾滾江水衝向中下流,讓中國政府決定在長江上游、黃河上中游地區全面停止天然林商品性採伐,並要求所有森林工業企業轉為森林保護。1998年,砍了一輩子樹的工人,封起鋸子,改為扛鋤頭上山種樹,青康藏高原的木里林業局工人,每天被要求種下500株冷杉,伐木專家成為植樹專家。 \n \n認識到伐木帶來的生態危害後,伐木工拼命種樹彌補,僅僅3年,木里林業局管轄的57.8萬頃林區沒有地方可再種樹,光禿禿的山頭長出了「頭髮」,木里林業局的工人轉為巡視森林、保護森林,避免有人偷砍樹木,以及防止盜獵。 \n \n17年來,四川森林面積增加了48.3%,天然林保護工程實施後,10萬伐木工轉行當護林植樹人,四川境內森林資源快速增長,森林面積由1.76億畝上升到去年年底的2.61億畝,森林生態功能逐漸恢復,長江上游的水土流失狀況得到了明顯改善,中國沒有再發生1998年那樣大規模的全流域性洪水。 \n \n前身為四川省大渡河木材水運局的四川省大渡河造林局,從運銷木材轉為種樹造林,截至2010年時,該局營造營造森林蓄積量4000多萬立方米,相當於過去40多年運銷木材總量。除了造林,四川各級政府共與200多個天然林保護工程實施單位簽訂責任書,常年有效保護管理2.6億多畝森林。 \n \n此外,天保工程區還發展森林旅遊、林下資源開發等特色林業,帶動天保工程區林農收入增長。除此之外,最大的收穫應該是土石流幾乎消失無蹤,居民下大雨也能睡得安心,據監測,截至2010年底天保工程一期結束,四川境內5萬多平方公里水土流失面積得到有效控制,輸入長江上游的泥沙降低46%。2014年,全省森林生態系統提供保育土壤、涵養水源、固碳釋氧、保護生物多樣性和森林遊憩等生態服務功能價值總計1.48萬億元人民幣。 \n   \n     \n \n \n   \n \n

  • 郵輪倒扣 三峽水庫降水位

    郵輪倒扣 三峽水庫降水位

    為方便長江船難救援工作,長江水利委員會從2日上午起已對三峽水庫進行三次調度,減少出庫流量,降低失事現場水位。不過,由於失事的「東方之星」倒扣江面,加上現場天候不佳、水底視線模糊,搜救困難。 \n \n新華社報導,長江水利委員會防辦副主任陳桂亞說,三峽水庫調度分為三次,第 \n一次從17200立方米每秒減少到10000立方米每秒,第二次從10000立方米每 \n秒減少到8000立方米每秒,第三次從8000立方米每秒減少到7000立方米每秒。 \n \n陳桂亞表示,由於降雨原因,長江水位近日呈上漲趨勢,緊急減少水庫出庫流量可以減緩水位上漲趨勢,為救援創造有利環境。預計2日晚上,調度的影響將達監利江段。 \n \n長江海事局負責人透露,1日晚上事發時船上大多數乘客準備休息,客輪因天候不佳失事,在短短1、2分鐘內傾覆船底向上。因此客輪沒有向外發出任何求救信號,目前已沉入江中,由於客輪呈倒扣狀,給救援工作造成極大困難。據報導,潛水人員在水下能見度不佳,也給搜救工作造成困難。 \n \n \n \n

  • 陸農部:長江特有魚類 瀕滅絕

     中國大陸農業部長江流域漁業資源管理委員會辦公室最近發佈報告指出,長江上游漁業資源嚴重衰退,一些珍稀、特有魚類瀕臨滅絕。更有專家指出,長江生態系統已經崩潰。 \n 燕趙都市報報導,這無疑給這條中華大動脈發出「病危通知書」,為長江生態保護拉響警報。 \n 報導說,曾為蘇東坡、鄭板橋等詩人讚譽「南國絕色之佳」,有「水中西施」之稱的長江鰣魚,現在已很難目睹。 \n 據統計,1968年至1977年的10年間,長江鰣魚年平均產量為49.2萬公斤。從1984年開始,產量急劇下降,1986年僅為1.2萬公斤。如今,江西、湖北、重慶等長江沿岸漁民說,現在基本捕不到鰣魚了。 \n 被列為大陸國家一二級野生保護動物的中華鱘、白鱘、達氏鱘、揚子鱷、江豚、胭脂魚、淞江鱸等種群數量也逐年下降。 \n 今年6月,長江漁業資源辦公室邀集科研人員,首次從濕地生態系統、水生生物多樣性、環境流、水環境四個領域,對長江上游進行綜合診斷。在對玉樹、石鼓和赤水3個取樣點的魚類資源採樣結果分析後發現,整個長江上游魚類資源保護面臨重重威脅。 \n 其中金沙江流域歷史監測到魚類有143種,但由於棲息地的破壞和喪失,這次考察僅發現17種魚類樣本。 \n 前長江流域水資源保護局局長、長江經濟技術學會秘書長翁立達等專家表示,長江生物種群和數量減少,除受水汙染、過度捕撈等因素影響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漫無失序的水電開發。 \n 據指出,自葛洲壩和三峽工程後,長江水電開發進一步向上游發展。據長江流域綜合利用規劃簡要報告,在長江幹流宜賓至重慶河段規劃了石硼、朱楊溪和小南海水電站,規劃總庫容81億立方公尺。 \n 在金沙江,中下游規劃興建梯級電站共12座,裝機總容量為5858萬千瓦,相當於3個三峽工程。 \n 此外,岷江幹流規劃17個電站,大渡河幹流規劃24個電站,雅礱江幹流規劃21個電站,烏江幹流規劃12個電站,嘉陵江幹流規劃17個電站,再加上這些河流的各級支流已存在的電站,整個長江上游水電開發猶如一層層「梯田」。 \n 專家預言,照此下去,未來長江上游將成為一個巨大的水庫群,不再是一條奔騰的河流。 \n 大陸的環保專家指出,目前對水力發電環境影響評估,缺乏綜合評估,中長期可能產生的風險無從得知。至於各支流的小水電站,基本沒有環境影響評估。 \n 中國科學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員曹文宣說,如果長江上游這些水力發電開發全部實施,對長江上游珍稀、特有魚類的繁殖、生長將產生無可挽救的影響。1021020 \n

  • 熱門話題-抗旱 應先解決漏水問題

     今年台灣的降雨量少而全台水庫的蓄水量只有往年的十分之一,行政院長江宜樺表示要立即展開抗旱的行動,積極實施各種節水措施。然而當政府部門都把問題的根源指向降雨量時,多數人卻忽略了管線漏水的問題,同樣也是造成台灣缺水的一大主因。 \n 根據經濟部的統計,台灣每年的漏水量高達八億噸,約是全台兩個月又十六天的用水量。而會造成漏水的主因,就是因為自來水場運輸水的管線過於老舊,而且每年的汰換率不到百分之一,所以漏水的問題才會時常發生,造成水庫每年白白損失六分之一所儲蓄的水。 \n 因此筆者以為,政府面對水源短缺,除了要節約用水、珍惜現有的水資源外,也因當要重視管線老舊引起的大量漏水,加速汰換老舊的管線,降低漏水量,讓水庫能有更多的儲水量,也讓全民能有更豐厚的水資源可以利用。

  • 網友質疑地方政府縱容民眾抗議

     江蘇南通啟東市日前爆發民眾上街抗議,質疑日企王子造紙廠的「南通排海工程」將造成環境汙染;整起事件雖然在啟東市府宣布永久停工後逐漸落幕,但近日有大陸網友發文質疑,此次市民的維權活動遭地方政府利用,且在啟東民眾勝利背後,這間製紙廠的汙水早就排入長江嚴重汙染環境,上海飲用水問題令人堪憂。 \n 這篇以〈啟東事件若干疑點,及可能的真相〉為題,發表在天涯社區網站的文章共提出五點質疑。包括:為何南通汙水要排到啟東;號召民眾上街的帖子提到,排汙會嚴重汙染「青草沙水庫」,但青草沙是取長江淡水並非海水;啟東市府要求市民不要上街,不符過去官方刻意淡化訊息作法;抗議當日,市政為何「放任」民眾衝進政府大樓砸毀;南通快速宣布取消該建設項目,是否早有計畫等等。 \n 對上述疑問,撰文的大陸網民端宏斌認為,啟東民眾反對的是將汙水排放到啟東海邊,而非已在運行中的造紙廠,且該廠早就將大量汙水排放入長江,長期汙染青草沙水源地,該事實卻被有意無意忽略。 \n 據悉,「江蘇王子項目」是日本有史以來對華投資最大工業項目之一,也是王子製紙集團海外最大投資案,項目總投資19.54億美元,日方占90%,中方(南通經濟技術開發區)占10%,企業位置就在長江邊的南通經濟技術開發區。 \n 然而,礙於造紙業是重汙染行業,為說服大陸政府部門同意審批,王子製紙特別配套一個環保項目,即此次被否決的「南通排海工程」,該項目原計畫建造一條110公里長的排汙管道,將南通、海門、啟東沿線所有汙水處理後統一排放,設計能力是每天60萬噸,後降到每天15萬噸。只是,儘管該工程尚未建成,但造紙廠早就將汙水排入長江。 \n 據《中國環境觀察》報告指出,南通經濟技術開發區承載著數百家化工、印染企業,排放工業廢水僅靠2條直徑約0.5公尺的粗鐵管,每天24小時不停地向長江噴吐著經過簡單處理的紅褐色汙水,日排放量達10萬噸甚至更多。在其排汙口形成的巨大紅色汙染帶裡,漂浮著當地環保官員所謂的「被電死」的魚。 \n 有鑑於此,該文認為,不僅啟東民眾不樂見「南通排海工程」,就連啟東政府也不樂意;因此,當得知啟東市民準備上街後,市府不能明目張膽支持,但存在故意縱容成分,甚至幫著打廣告,讓市民「被通知」前往參加抗議,就是希望把事態影響弄大。文章稱,「這次事件,老百姓成了官府的利用工具,官府上演一齣周瑜打黃蓋的好戲。」 \n 該文最後提醒,王子造紙只建成第一期項目,後續還有第二期和第三期,待全部完工,將有巨量汙水直接排入長江,上海人民恐被迫喝下有毒的工業廢水。

  • 陸暴雨奪95命 山洪衝擊大壩

    陸暴雨奪95命 山洪衝擊大壩

     大陸連日暴雨,死亡人數不斷攀升,據大陸民政部昨發布最新統計,這波強降雨已導致全大陸九十五人死亡,四十五人失蹤。長江各處河段水位更是頻頻衝破警戒線,預計今晚三峽大壩將迎來建庫以來最大洪峰。河北多處景區更因道路通訊中斷,至少一‧一萬名遊客和二七○○名村民受困待援。為此,海基會已去函海協會,對陸澇災表達慰問。 \n 此外,颱風韋森特將於今日在廣東湛江一帶登陸,預計廣東、福見及海南將有強風暴雨。 \n 二十日以來,大陸四川盆地至華北地區出現強降雨,各地災情不斷。大陸民政部統計,截至昨中午,北京、河北、山西、內蒙古、河南、重慶、四川、貴州、雲南、陜西、甘肅、新疆等十多省共六二三萬人受災,九十五人死亡,四十五人失蹤,其中以北京災情最慘,死亡人數三十七人最多。 \n 此外,河北省多處知名景區因道路通訊中斷,至少一‧一萬名遊客和兩千七百名村民被困。遊客人數最多的野三坡景區,遭山洪圍困成「孤島」,有近五千名遊客等待紓困。救援人員昨日淩晨向受困民眾空投物資,並出動直升機將六名病重旅客救出,北京鐵路局也緊急加開列車幫助輸送遊客。 \n 受連日強降雨影響,長江上中下游水位更是全面拉警報,出現超保證和超警戒水位洪水。大陸國家防總部昨發布消息指出,長江上游今年以來最大洪峰正形成,三峽大壩今晚恐將迎來建庫以來最大、每秒七萬立方米左右的入庫洪峰流量。 \n 目前,大陸國家防汛指揮部及長江防汛指揮部正加強三峽水庫調度,荊州出動一.八萬多名幹部群眾上堤布防,湖北、湖南兩省也緊急啟動防汛三級應急,嚴陣以待。 \n 海基會昨去函大陸海協會,就北京、四川、陝西、山西等地連日澇災表達慰問之意。海基會發言人馬紹章說,海基會對北京、四川、陝西等地連日來的澇災,造成數十位民眾死亡、失蹤及人民財產損失,感同深受,海基會表達深切的關心與慰問,並希望受災民眾能早日重建家園,生活恢復正常。

  • 中山日報供稿-中山有個龍姓集中村

    中山日報供稿-中山有個龍姓集中村

     美麗的長江村,龍姓族人的聚居地。 \n 東區龍姓人口主要集中在長江三溪社區長江村。長江村算得上是全中山龍姓人口居住最集中的一個自然村,該村有龍姓人口320多(含非戶籍人口),龍姓是該村中的最大姓。 \n 龍姓住民約有320多人 \n 「龍姓村民主要集中在長江1小組、長江2小組、長江3小組和橋頭1組、2組、3組這6個村,95%的人都姓龍。」東區長江經濟聯社社長黎慕平表示,長江村由22個自然村組合而成,全村約有村民600戶,2000多人,有劉、龍、周、黃、區、王、何、黎、萬、陳、練、甘等20多個姓氏。在中山,長江村是龍姓人口最為集中的村,龍姓目前在長江村是最大姓,約有320多人。 \n 黎慕平指著文化廣場對面的橋景街,橋景街是村中長江小組和橋頭小組的分水嶺,街兩側一片區域,就是龍姓居民居住最為集中的地方。 \n 「當年這挨著的9戶人家,都姓龍……」在橋景街上的長景街一巷內,一棟20多公尺長的舊民屋依稀記錄著多年來龍氏大家族聚居的情景。村中老人何國友說,從長江水庫搬來,村裡就統一建起了民居,正是我們所見的老屋,每隔15塊瓦片,便是一家人的房間。長長的老屋,一共有相鄰的9個房間,每間約40平方米。如今,很多人已經重建房屋,老屋變成了出租屋,北側的一個房間已經被拆,僅剩8個房間。 \n 「姓龍的原來幾乎每家都有家譜,遺憾的是,當年搬家過程家譜遺失了。」今年60多歲的龍伯林是長江村上一任黨支部書記。 \n 200年前祖先遷入中山 \n 龍伯林說,儘管龍姓如今是村裡的最大姓,但村內既沒有宗祠,也少有家譜,這都源自1958年的遷徙。當年,從現在長江水庫附近搬到如今長江村所在地,這一過程中,大部分村民家中的族譜都丟失。長江水庫建成後,原本的龍氏宗祠被淹沒了。村中有關家族繁衍的歷史,只有靠老人們口耳相傳。 \n 龍柏林聽父輩們說過,龍氏家族在長江村有200多年的歷史。200多年前,龍姓的叔侄倆從廣東梅州地區的五華縣遷移到中山,走到長江水庫附近時,他們被山水風景所吸引,扎根於此,開荒務農,繁衍生息,這才有了長江村如今的最大姓家族。 \n 有關龍姓的起源,龍伯林僅能從小時候家中的一副對聯中獲取資訊。龍伯林幼時,家中每逢過年便會掛上一副木板做成的對聯,上面寫著「源尋常樂,慶洽武陵」。龍伯林說,上聯中的「常樂」是指五華縣,下聯中的「武陵」應在湖南。老人們說,湖南是龍姓的起源。

  • 三峽大壩不利生態 官員首度認錯

     大陸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防汛抗旱辦公室副巡視員王井泉承認,三峽工程設計時確實沒充分考慮大壩建成後對生態的不利影響。這是大陸水利部官員首次承認三峽建壩未周延考慮生態。不過,另一官員國家防汛抗旱總指揮部督查劉學峰說,如果沒有三峽上億噸水量的補給,長江中下游旱象將更嚴重。 \n 王井泉接受《新民晚報》訪問時表示,三峽工程對洞庭湖、鄱陽湖蓄水確有影響;三峽大壩帶來的生態問題包括,一是對下游水生動物影響,二是對水生植物受到影響,下游湖泊水位太低,會產生富氧化現象。 \n 他說,由於當初對生態方面考慮欠缺,也沒在蓄水前或設計時,對重點區域做生態監測,所以現在拿不出相關的監測資料。儘管如此,他認為,長江中下游今年大旱並非三峽工程之過。 \n 是否是三峽工程之過,多數學者亦持保留態度。中國工程院院士盧耀如表示,將極端天氣全歸因三峽工程,肯定欠科學,也不可能。但他說,長江中游三峽大壩攔腰一截,必然改變原先平衡狀態,使長江流域這一自然系統一分為二,不僅地質作用產生演化,空氣中水氣流動也會有相應變化。但他認為,大旱主要是受全球氣候變化所致。 \n 大陸國家防汛總指揮部督查專員劉學峰認為,如果沒有三峽大壩,長江中下游旱情肯定比現在嚴重。他說,五月迄今,三峽工程每天為下游補充兩億多立方公尺的水量。 \n 對於三峽對生態的影響,劉學峰說,大陸國務院常會已討論通過《三峽後續工作規劃》,「對長江中下游重點受影響地區,要採『工程整治、生態修復、觀測研究和水庫優化相結合』的綜合措施。」而據北京中央氣象台表示,近日華中地區可能迎來中到大雨,對旱象緩解或有助益。

  • 三峽水庫再泄 洞庭鄱陽水位升難解旱

     今年四月以來,因長江中下游地區降雨異常偏少,導致大陸湖北、江蘇等沿江五省出現嚴重旱情。三峽水庫為此加大泄量為旱區補水,使得洞庭和鄱陽兩湖水位回升。但旱象未除,糧價上漲蠢蠢欲動,受災人口達三千四百多萬人,經濟損失近一百五十億元人民幣。 \n 這次旱情歷史少見,直接衝擊湖北、湖南、安徽、江西、江蘇等五省,以洞庭湖受創最深,溼地保護區生態拉警報,只能眼巴巴看著大片大片的魚死在湖床上,湖邊村民束手無策,「活了六十多年,沒遇過這般場景。」吳大爺吐露哀情。 \n 由於旱象持續惡化,大陸官方從本月廿日起至下月十日止提高三峽水庫泄量,以助長江中下游等幹流河道、洞庭湖和鄱陽湖的水位回升。廿八日晚間三峽水庫水位為一五○.九七公尺,比前日下降約一公尺,使受災五省約八百七十萬畝農田受益,但杯水車薪。 \n 江蘇省部分地區旱情出現六十年來最嚴重程度,淮河下游斷流,太湖水位創歷史新低,導致大型電煤船過江受阻,為原本缺電的江蘇電網雪上加霜。 \n 新華社昨稱,這次旱災時間過長,農作物和養殖業損失慘重,而長江中下游糧食產區的旱情未見舒緩,進而加劇市場對糧價上漲的預期心理。 \n 旱象所至,連帶影響沿江的生態環境。據報導,洞庭湖的水體面積已經縮小一半,水下植被幾乎面臨滅絕之災,遷徙鳥類數量明顯下降,湖中魚苗大量死亡。當地漁政部門預估,洞庭湖漁業資源至少要三至五年始能復原,保護和珍稀動物如江豚、麋鹿等面臨生存考驗。 \n 據大陸民政部救災司的最新統計,五省大旱導致三千四百八十多萬人受災,直接經濟損失近一百五十億元人民幣。中央氣象台說,近日災區仍無有效降雨跡象,旱情將持續下去。

  • 三峽水庫半月內恐無水可補

     長江中下遊旱情不斷加劇,三峽水庫為此近日不斷加大洩洪流量,以解長江中下遊各省缺水之苦,不過,三峽樞紐建設運行管理局運行處處長王海日前發出警訊,目前三峽水庫庫容僅剩約五分之一左右,若是短期內沒有大範圍降雨,則三峽水庫將在半個月內面臨無水可補的窘境。 \n 受旱面積達21萬平方公里 \n 根據新華社報導,三峽水庫的水位在5月26日已下降到152公尺附近,依照大陸國家防汛抗旱總指揮部的調度,從5月20日以來,三峽水庫的水位已經由154公尺連續下降2公尺,以每天2億立方公尺的洩水量來看,6天之內三峽水庫已經向長江中下游釋出了12億立方公尺的水量。 \n 儘管三峽水庫在這幾天向長江中下游補水有助舒緩旱情,但王海指出,目前三峽水庫調節庫容已消耗了約五分之四,剩餘的五分之一的庫容也即將在6月10日前消耗完畢,也就是說,若是再沒有大範圍降雨,三峽水庫剩餘的庫容也即將消耗殆盡。截至5月25日,湖北、湖南、江西、江蘇、安徽、浙江等長江中下游地區中度以上氣象乾旱影響面積已達21.1萬平方公里。 \n 大陸氣象局監測顯示,今年1至2月,長江中下游大部分地區降水減少5至8成。特別是3月分以來,長江中下游地區降水異常偏少,平均降水量較常年同期減少50%,為近60年來歷史同期最少。由於降水持續偏少,氣溫偏高,致使上述地區出現嚴重乾旱。 \n 其中,位於淮河上遊的河南省信陽市已有7成以上的水稻田因缺水而無法種植育秧。信陽市農業和水利部門指出,信陽全市水稻田面積680萬畝,目前播種面積僅為240萬畝,其餘的440萬畝因為乾旱至今無法播種。 \n 鄱陽湖成大草原 \n 另外,大陸最大的淡水湖鄱陽湖過去水域面積可達4千平方公里,但如今也因持續乾旱嚴重「瘦身」,據陸媒描述,當地不少民眾所承包的鄱陽湖水塘由於沒有水都乾枯了,而且水草長得非常高,站在裡面就跟站在一個大草原裏面沒有兩樣;大陸第7大淡水湖——洪湖的水面在近期也因缺水減少了108平方公里,該湖原來的總面積廣達370平方公里,如今縮水面積應該在三分之一以上 \n 據大陸氣象部門最新預測,未來一段時間內,長江、淮河流域降雨總體上仍然偏少,加上長江中、上游來水不足,使得淮河斷流的狀況在短期內難以改變,乾旱少雨的氣候還將繼續。

  • 旱情仍劇 農牧損失慘重

     為了抒解長江中下游各省旱情,三峽大壩已連續五日洩洪,但湖北、江西、安徽、江蘇等沿江各省地表依然乾枯。為此,三峽大壩進一步加大洩洪水量,廿五日凌晨起,每秒洩洪一萬三千公噸,相當於每七秒釋出一個水立方的流量。旱災造成農漁牧業嚴重歉收,魚菜價格成倍上漲,通膨已有失控之虞。 \n 連日洩洪,略微提升長江航道水位,但各地旱情未見起色。民眾的焦慮,甚至開始發洩在積極洩洪的三峽大壩上,指責大壩工程誘發長江乾旱的「三峽誘發乾旱論」網路流竄蔓延,讓氣象與水利專家連忙出面澄清。 \n 武漢區域氣象中心主任劉敏澄清,今年的旱情是周期性的氣候現象,三峽工程的長江水利委員會總工程師鄭守仁則強調,若無水庫提早蓄水,因應枯水期的調節釋水,長江中下游的旱情會更加嚴重。 \n 無論如何,成千上萬人無水可用的慘況乃六十年僅見,受旱地區的水產養殖業血本無歸,農業歉收造成蔬果價格成倍上漲,公共衛生條件堪慮。同時,上千水庫不足最低發電水位,部分地區已經實施工業限電。 \n 好消息是,長江上游仍略有進水,廿一日到廿三日間,湖北宜昌地區平均降下了廿一公釐的雨水,農地受旱面積減少了九萬畝,雖還不到宜昌總受旱面積的三%,仍彌足珍貴。

  • 解渴 三峽大壩要連洩洪17天

     長江中下游地區面臨半個世紀以來最大旱災,三峽大壩連續洩洪四天,依舊杯水車薪,因近期解旱無望,大陸國家防總再次加大洩洪量,從今天起到六月十日,將加大洩洪量到每秒一.二萬立方公尺、連洩十七天,以解長江中下游之渴,這也是三峽大壩完工以來,第一次連續放這麼多水。 \n 長江中下游地區現正遭遇五十年來罕見乾旱,據《人民網》報導,自一九六一年以來,同期降水最少,少了四到六成,五月以來,降水略增,但長江中下游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蘇等地,還是比多年同期少二到四成,幾大淡水湖鄱陽湖、洞庭湖、洪湖等水位創歷史新低、甚至告急,第一大湖鄱陽湖,水域面積只有去年同期的十分之一。 \n 這幾天洩洪,三峽水庫水位下降近一公尺,為中下游補水六億多立方公尺,水位已降到一五三.○三公尺,比正常一五六公尺蓄水位低了二.九七公尺。前天江南東部大雷雨,緩不濟急,氣象報告顯示,今起一星期,長江中下游乾旱區又將是晴熱「乾渴」。 \n 為了保障長江中下游地區抗旱用水及航運安全,大陸國家防總加大三峽水庫洩洪流量,從廿到廿四日,三峽水庫按每秒一萬立方公尺洩洪,廿五日到六月十日,洩洪流量將加大到每秒一.一萬至一.二萬立方公尺。隨著三峽水庫補水效益逐步顯現,長江中下游水位連日來出現全線回升態勢。 \n 中國工程院院士盧耀如告訴《南方日報》,長江中下游乾旱和地質災害,不能全部歸咎於三峽大壩,例如,鄱陽湖縮小,主因是人為填湖,地質災害歸因於亂抽地下水。長江流域是一個完整的自然災害鏈,沒有三峽,洪水也會引起滑坡、土石流。

  • 糧食現危機 水庫補水保收

     根據中新社報導,近期在大陸多省區發生的旱情仍在繼續,受旱農田持續增多,引發人們對於糧食生產的憂慮,大陸中央及地方相關部門已採取措施,積極投入抗旱保收。 \n 大陸農業部相關負責人指出,當前早稻生產已進入田間管理的關鍵階段,部分地區旱情仍未緩解,湖北省早稻缺水受旱面積300多萬畝,江西鄱陽湖、湖南洞庭湖以及廣東雷州半島等地,因前期乾旱,江河湖泊蓄水不足,早稻生長可能面臨缺水的威脅。 \n 不過新華社報導,為保障長江中下游地區抗旱用水及航運安全,大陸國家防總決定再次加大三峽水庫洩洪流量,自5月20日至24日,三峽水庫按1萬立方米每秒左右控制洩洪,隨著三峽水庫補水效益的逐步顯現,長江中下游水位連日來出現全線回升,有助於緩減旱情。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