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長江記憶的搜尋結果,共03

  • 台青憶江城  終身武漢魂謝知音

    台青憶江城 終身武漢魂謝知音

    做什麼事,能讓大學生活與眾不同?台青看武漢系列活動絕對是最好的選擇之一。「2018台青看武漢」系列活動於今年暑假舉辦,除了延續去年一星期的「魅力江城隨手拍營隊」,今年更增加為期一個月的「長江日報攝影記者實習」,以及為期一星期的「長江之光大師工坊-城市海報設計營隊」,皆由時際創意傳媒、長江日報、武漢台資企業協會、武漢新聞攝影學會、武漢紡織大學等多方無私的付出與攜手合作。武漢也因這65位熱愛攝影及創作的台灣青年,更加熱情耀眼! \n \n一個月的「長江日報攝影記者實習」藉由長江日報攝影記者擔任指導老師,讓學生深入紀錄武漢風光,彼此更締結濃厚情誼。長江日報田飛主任認為,今年的「攝影記者實習」透過台灣十位實習生的鏡頭深入拍攝,更能紀錄兩岸交流的美好瞬間與情意。而優秀作品公開展示與頒獎,並收錄於攝影集中,透過攝影增進兩岸藝文交流,也讓台灣青年們留下深刻與難忘的記憶! \n \n二等獎由亞洲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系陳文儒為代表領獎,陳文儒認為能參加一個月的「攝影記者實習」是20歲時做過最棒的一件事,跟著與許多厲害的攝影老師交流,例如指導老師雖為李子云老師,但也跟著詹松老師、彭年老師學習,三位老師都用自己的方式讓我更了解武漢,而二等獎《江邊戲水》算是自己心中最美好最快樂的武漢模樣。 \n \n二等獎的代表,台北海洋科大數遊系鄒東良表示,在一個月的「攝影記者實習」學到許多,也充實了美好的暑期時光。作品《課後》是在某天的午後,參觀完武漢第一學府「武漢大學」所拍攝,整條街道美食林立,我想學生們在辛苦學習後,能藉由許多美食填飽肚子,於是在傍晚的街道上捕捉學生與攤販的互動,讓人回憶起學生時期的點滴。實習期間,登上課本中讀到過的「黃鶴樓」及看不清到底多長的「長江」,也認識志同道合的同學們,亦師亦友的長江日報攝影記者許巍巍老師,回台前一天,還熱情邀請台灣學生一起到家中用餐,每個片刻都深深烙印在我記憶裡! \n \n榮獲一等獎的亞洲大學資訊傳播系宋修宇說「唯見長江天際流」,自十五歲去到尼泊爾當海外志工後,一直想紀錄每一刻的感動畫面!在武漢進行一個月的「攝影記者實習」,登上黃鶴樓感受武漢的壯麗與熱情,也從中開闊自己的視野。作品《武漢夜未眠》是即將離開武漢的前幾天拍攝,展現對於這個美好城市的眷戀與無法忘懷!其中,苗劍老師及丁越強老師對我有重大啟發,苗劍老師帶我去採訪武漢正在新建的地鐵,這在台灣是不常有的機會,能拍下這群默默付出的工人,打從心底感到欽佩;而丁越強老師非常有親和力,與學生們打成一片,也在影像呈現上給予許多建議,讓我了解到身為攝影記者,所要背負的態度及責任! \n \n另一位榮獲一等獎的義守大學電影與電視系王偉丞驕傲的說「一日武漢人,終身武漢魂」,在命運的帶領下參加「攝影記者實習」,尤要感謝許巍巍老師、詹松老師、丁越強老師、陳杰老師、林童老師,陪著台灣學生們上山下海,也認真指導的我們的攝影技巧,老師們帶領著各自的學生,捕捉武漢的大小風情,若他們來台灣玩時,為了他們定會成為新北最帥地陪!喜愛攝影又想開闊視野的你,「台青看武漢」系列活動一定是第一選擇! \n \n國立中興大學農藝系曹子育以《一聲鳴槍天下響》榮獲一等獎,在實習期間,每位長江日報的攝影老師皆對台灣學生照顧有加。其中,特別要謝謝詹松老師,老師做為經濟線的記者,每當有特別採訪,總是帶著我一起執行任務,讓我獲益良多。武漢是個高速發展的城市,能親眼見到最真實、最直接的畫面,心中的那份悸動,仍難以忘懷,也深深感受到作為記者身處第一線的感動,有一種「我必須記錄下著一切」的使命感充斥於心。《一聲鳴槍天下響》最為代表,記錄下那份真實的感動,也更讓我以身為攝影記者自豪。 \n \n「武漢」擁有深厚的歷史背景、人文景觀,其道地美食更是令人回味無窮,一個月的「長江日報攝影記者實習」皆讓台灣學生們難以忘懷。「2018台青看武漢攝影展暨城市海報展」收錄兩岸青年的創作,高雄場開幕茶會於12月27日上午11點在國立高雄科技大學文化創意產業系藝術迴廊登場,歡迎大家一起來共襄盛舉! \n

  • 長江新洪峰抵達 南京百年水位柱淹剩5根

    長江新洪峰抵達 南京百年水位柱淹剩5根

    中國南方暴雨天氣持續,今年長江二號洪峰已在中下游形成,威脅華中地區,安徽、湖北等多個省份的河流水位已超越警戒線,至少26個省份受到影響,災情嚴重。南京青奧公園內知名雕塑「長江記憶」,記錄百年來長江水位歷史,每根鋼柱代表某一年的水位高度,如今多被淹沒,僅剩5根的刻度還看得到。 \n \n這組名為「長江記憶」的百年水位柱雕塑共有43根透光LED造型燈柱,分別代表1912年到2016年間水位較高的年份,水位越高深紅色鋼柱部分越長。如今因暴雨的關係,僅剩5個年份刻度露出來,能看清最高的是代表1954年最高水位的10.22米,接下來依次有10.14米和9.66米等。 \n \n針對江蘇省的防汛工作,因江蘇省和安徽省交界處的西蓮村有遭受洪災的可能,再加上高淳南部的水陽江持續高漲,為了安全起見,全村4200人開始分批撤離。 \n \n江蘇省民政廳要求各級部門研判當前水情、雨情和災情。受災地區民政部門要第一時間派出工作組查核災情,及時下撥災害救助資金,調撥救災物資和指導當地開展災害救助工作。

  • 江湖博奕?鄱陽湖擬建大壩自救

     自從有了三峽大壩,長江流域似乎也變了樣。雖然尚未找到直接科學證據,江西省眼看鄱陽湖因大旱縮水一半,生態面臨劫難,數萬漁民生計堪憂,因此研擬在鄱陽湖北端的湖口,興建一座約二點八公里長的大壩,蓄水防泄。這種自力救濟的做法,引發各界辯論,「江湖博奕」一說浮出檯面。 \n 今年三月起,因乾旱使中國最大淡水湖鄱陽湖的水位急劇下降,有些湖床變成無邊的大草原。天氣異常是其一,背後則是「三峽工程從很大程度上改變了『江湖格局』。」三峽水庫蓄水後,湖水大量注入江中,破壞原有的平衡,江西山江湖開發治理委員會辦公室主任王曉鴻如是說。 \n 為保湖蓄水,江西省成立鄱陽湖水利樞紐工程領導小組,規畫在距長江廿七公里處的鄱陽湖北端湖口,修築一座約二點八公里長的混凝土大壩,提高鄱陽湖枯水季節容量,以達供水灌溉、保護濕地生態環境、消滅釘螺,並促進航運、旅遊、發電與水產等綜合效益。 \n 東方早報引述江西省有關人士的話說,由於三峽大壩攔截蓄水,長江水位低於鄱陽湖水位,湖水大量外洩,再不採取行動,「中國最大淡水湖將成為歷史記憶。」建壩規畫由江西省長吳新雄親自領軍。 \n 面對各方質疑,三峽總公司不以為然,指出江西的指責「沒有道理」,鄱陽湖水位的消漲不能簡單歸因於三峽工程。專家稱,這次爭論源於國務院《三峽後續工作規畫》的出台正逢長江大旱,引起外界諸多聯想。 \n 北京著名經濟學者茅于軾透露,三峽工程雖經多方論證,但他當年提出百年或三百年後,三峽大壩報廢時將如何處理?官方並無論證,且工程由政府強力主導,不是很客觀。 \n 同濟大學環境工程與科學學院教授李建華則認為,江西建壩也違背自然規律。不少專家擔心,鄱陽湖築壩將使長江中下游的水資源問題更嚴重,「長江流域幹支流各地搶水加劇,今後武漢、南京等壯闊的江面也許會變成一條水溝。」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