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長照財源的搜尋結果,共347

  • 朱立倫推有薪照顧假、長照保險制度

    新北市前市長朱立倫今(25)天表示,高齡社會已不可逆,政府應該正視照護者不足的問題,從照護者需求出發,建立完善的長照機構與財源制度,並讓長照成為一項完整的產業,才能從根本解決。照護者希望獲得的支持,絕對不是「做功德」就能夠一語帶過。 \n朱立倫「台灣更好」臉書直播,今晚則邀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秘書長陳景寧,與現在是全職照護者的前花旗銀行董事長管國霖,一同探討台灣當前最急迫長照議題。前行政院長張善政也加入觀看直播的行列,留言提到自己的母親失智20多年,讓他非常體會長照的重要性,「小時候她牽著我照顧我,到老年她卻喊不說我的名字,那種痛,為人子女無法言喻」。 \n朱立倫表示,台灣在1993年進入高齡化社會,65歲老年人口已達149萬人;去(2018)年則正式邁入高齡社會,老年人口來到331萬人。2025年,台灣就會進入超高齡社會,屆時老年人口將佔台灣總人口的五分之一。 \n朱立倫說,長照的面向非常多,但照護者的需要卻常常被忽略,因此他的長照政策將從第一線照護者的需求出發,才能理解為何照護者不足的問題核心。長照體系要健全,才能讓更多照護者願意投入,共同讓台灣社福體系更完善,這不是簡單一句當作做功德就可以解決的。 \n朱立倫提到,台灣目前失能人口的照護當中,有近6成是由家人來照護,3成左右是外籍看護,許多人常常因為需照護的家人沒有良好照護環境,只好辭掉工作在家照護。陳景寧則提到,很多照顧者一開始是被家庭指定的,「到最後,都沒有自己了」。管國寧以自身陪伴失能父親,以及十年照護的社會觀察經驗,指出陪伴與照護是完全不同的事情,政府的功能必須要更彰顯。 \n有鑑於此,朱立倫表示,政府需要考量現實情況,研擬「有薪照顧假」,讓有意或暫時需擔任照護者的人,能夠沒有後顧之憂,好好在家照顧親人。甚至必須在未來的保險制度中,將家庭照顧者跟外籍看護者的服務,也都該直接列入給付項目中,對於蔡英文總統堅持以稅收作為主要財源,朱立倫也直言,這樣的方式,「一個老人分不到一袋尿布」。 \n朱立倫認為,完善的長照機構與穩定財源是最終目標。甚至要讓長照成為一項產業,才能長長久久。譬如說,政府在土地活化上應更靈活,過去新北市就釋出社會住宅與閒置空間來投入長照服務;資源的整合也很重要,像是共照家庭、時間銀行等政策,都能讓資源更有效地發揮;共照家庭是讓居住在附近有照護需求的家庭,人力可以互相支援,而時間銀行是指接受計畫的人,照顧他人的時數會被紀錄下來,未來當自己也有需求時,就可提領作為免費服務。

  • 長照2.0彈性不足 好意全白搭

     長照升級為2.0版,缺錢、缺人、城鄉差距問題依然難解,台灣面臨老年人多的高齡化、生育降低的少子化雙重關卡夾擊,也反映出長照制度難以施展,資源匱乏的偏鄉在推動長照上更是捉襟見肘。 \n 長照2.0財源用菸捐挹注,引發癮君子高度不滿,中央政府改弦更張,有意降低菸稅後,卻也讓長照財源難覓,更形雪上加霜。 \n 再者,照顧服務員社會地位不彰、薪資報酬不高,還得吃苦耐勞、具備高度抗壓性,讓許多年輕人即使有熱情,也望之卻步,現有人力多靠中高齡或二度就業婦女撐住,但事繁勞重,長期下來身心不堪負荷重擔、招致職業傷害,留不住專業人才,成為人力流動快速行業。 \n 長照中心據點依人口數密度設點,都市地區人稠地密,通常廣設據點,但山上、沿海因年輕人口大量外流,獨居老人或老老相伴是常態,路途遙遠、交通不便,對老人來說,出門是嚴苛挑戰,但這些人口老化最嚴重、最需要長照服務的偏鄉,只因不符人口密度來開設長照據點的刻板標準,變成長照孤兒,也凸顯政策立意良好,卻無因地制宜彈性作法,徒為口惠實不至的政策口號。

  • 菸稅傳調降 陳時中:政策面沒動搖

    民進黨團傳出有意推動菸稅調降,引發外界對長照財源的擔憂。立委王育敏今於衛環委員會中表示,長照財源以菸稅為主,佔77.8%,除非以長照保險的方式進行接軌,否則不應調降菸稅。衛福部部長陳時中對此表示,政策面目前沒有動搖,會就現有狀況量入為出,進行最正當的使用。 \n \n王育敏表示,長照財源中,菸稅佔77.8%,遺贈稅佔9.8%,其他來源則佔12.4%。去年挹注長照的菸捐共有282.52億。一旦沒了菸稅,長照基金就不足。她進一步表示,若真調降菸稅,應考慮更多財源(如:長照保險),長照才能順利接軌。 \n \n陳時中表示,若長照基金出現狀況,各種可能的財務來源都會被考量。目前衛福部也會就現有狀況,量入為出,進行最正當的使用。

  • 惹爭議篇 不顧長照財源 藍委轟荒謬

     民進黨執政後為籌措長照財源,2017年調漲菸稅,引發民怨;如今傳出民進黨方面有意調降、減收。對此,國民黨立委曾銘宗直言,過去調漲如今又要下調,「不是蔡政府自打臉嗎?」究竟是基於什麼理由、目的想要調降,必須對外講清楚、說明白;國民黨立委李彥秀也認為,這不但是完全「選票考量」的倒退,更是將長照財源穩定當玩笑看待。 \n 對於民進黨方面有意減收菸稅,曾銘宗指出,菸稅作為長照財源,且菸稅適度提高,事實上是可以抑制菸的消費,對於菸害防制、提升民眾健康有幫助。 \n 他質疑,民進黨究竟基於什麼目的想要調降?基礎及理由又是什麼?這些必須對外講清楚、說明白,「為何當時調高,現在又要往下調,不是蔡政府自打臉嗎?」不只是走回頭路,調降的正當性恐怕也非常不夠。 \n 李彥秀也指出,民進黨為了2020大選的選票,在九合一選後不斷修正政策,只要能補貼的、減稅的,就盡量補;如今因為民眾不滿菸稅增加,再加上民進黨可能分析這也是敗選原因之一,所以現在又要調降、減收,顯見民進黨都是「選票思考」,用政策調整來買選票,對政策本身推動一點幫助也沒有。 \n 李彥秀批,反覆長照財源政策,顯示民進黨將長照當兒戲的荒謬心態;當初將菸稅作為長照財源時,在野黨就不停提醒,會有財源不穩定、對吸菸人口二度剝削的問題,如今又傳出政策轉彎,令人擔憂沒有穩定財源,怎麼建立健全的長照制度。

  • 癮君子少了 菸捐挹注長照減7億

    癮君子少了 菸捐挹注長照減7億

     國人吸菸率10年來降了4成,去年菸捐收益創下9年新低、僅281億元,首度跌破300億大關,也較前一年減少約42億元,衛福部重新調整分配菸捐用途,其中運用於政府大力推動的長照分配比率由8%縮減至5.1%,相當於少約7億元,該修正辦法將在4月1日上路。 \n 國人吸菸率 10年降4成 \n 國健署菸害防制組組長羅素英表示,收益降低的原因在於菸害防制奏效,我國成人吸菸率在10年間由21.9%下降至去年的13%,降幅達4成,而國、高中生的吸菸率則由7.8%、14.8%降至2.8%及8%,分別下降6成3及4成5。吸菸率下降直接影響菸捐收益變低,部分單位預算也跟著吃緊,衛福部經通盤檢討後,重新調整菸捐分配比率,期許各單位能達到更好的運作效益。 \n 衛福部日前預告修正「菸品健康福利捐分配及運作辦法」,下修長照分配比率,另將菸捐分配用於罕見疾病、癌症防治、菸害防制及衛生保健費用的比率,由24.2%提高到27.2%;預防醫學與臨床醫學醫療品質、補助醫療資源缺乏地區、辦理生產事故救濟等項目,則由11.8%提升至16.7%;補助經濟困難者的保險費及健保安全準備,由原先各自獨立的5%及50%,合併為50%。 \n 分配重調整 4月起上路 \n 我國菸捐自2002年開始課收,第一年加收5元,2006年再加5元,2009年菸捐課收依據轉至「菸害防制法」,再加收10元,菸捐總計20元;根據國健署統計,自2009年菸價調漲後,收益即在次年衝破300億,其間雖有消長,都保持在300億以上,去年的菸捐收益卻出現9年以來新低,由前年的323億減至281億,少了42億元。 \n 菸稅增加 不影響業務 \n 對於菸捐收益大幅下滑,使得社福長照分配比率縮減,長照司副司長周道君表示,長照菸捐雖縮減了2.9%,但因2017年修正菸酒稅法後,每1000支菸增加1000元稅收,平均一包菸約增加20元菸稅,實收金額達280億元,而這個收入為長照財源之一,遠高於菸捐分配調整後的損失,所以不會對長照業務的推動帶來影響。

  • 長照菸捐分配少7億 不影響業務推動

    長照菸捐分配少7億 不影響業務推動

    去年的菸捐收益創下8年新低,較前一年少了約42億元。衛福部預告修正「菸品健康福利捐分配及運作辦法」,重新調整菸捐分配比率。其中,罕見疾病、癌症防治、菸害防制及衛生保健的費用增加3%;預防醫學與臨床醫學醫療品質、補助醫療資源缺乏地區、辦理生產事故救濟等項目,增加4.8%;社福及長照則縮減2.9%。該修正辦法將在4月1日上路。 \n \n國健署菸害防制組組長羅素英表示,去年的菸捐收益為281億元,較前年323億元減少了42億元,導致罕見疾病、癌症防治、菸害防制、衛生保健、預防醫學與臨床醫學醫療品質的預算吃緊。因此衛福部進行通盤檢討後,將菸捐的分配比率重新調整。 \n \n其中,罕見疾病、癌症防治、菸害防制及衛生保健的費用由24.2%提高到27.2%;預防醫學與臨床醫學醫療品質、補助醫療資源缺乏地區、辦理生產事故救濟等項目,由11.8%提升至16.7%;補助經濟困難者的保險費及健保安全準備,由原先各自獨立的5%及50%, 合併使用50%;社福及長照由則8%縮減至5.1%。 \n \n長照司副司長周道君表示,菸捐分配的調整,將對長照帶來6至7億元的影響。然而2017年修正菸酒稅法後,每1000支菸增加1000元稅收,平均一包菸約增加20元,實收金額共280億元。該收入為長照財源之一,遠高於菸捐分配調整後的損失,不會對長照業務的推動帶來影響。 \n \n羅素英表示,菸捐分配反映了各單位預算所需,會定期進行滾動式的調整,期許達到更好的效益。該修正辦法預計4月1日上路,如對公告內容有修正建議,可至「衛生福利法規檢索系統」或「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臺-眾開講」網頁陳述意見。

  • 白牌菸氾濫 菸業協會:恐影響長照財源

    自2017年6月12日菸稅調漲20元後,台灣菸品市場持續飽受私劣菸品氾濫之苦,除嚴重影響國民健康安全外,也造成每年國庫損失數十億元以上之稅收,中華民國菸業協會認為可能將影響國家長照政策的穩定性。 \n \n菸業協會指出,2018年度全台大規模私劣菸本土實證調查顯示,在現階段相關執法機關更為嚴密的查緝作為下,台灣市場之非法菸品情況,與前兩年相較並無明顯差異,氾濫程度仍然嚴重。 \n \n中華民國菸業協會在2018年的調查中發現,白牌菸品有市場高度集中化的現象,南部地區白牌菸品比例高達全台之67.3%;消費者取得白牌菸品的管道中,儘管非連鎖便利商店之比例仍為最高,但檳榔攤已取代菸酒專賣店成為主要通路之一;此外,2018年未稅菸品充斥市場,也達歷年來最高,比例高達菸品市場的6.4%。 \n \n★中時新聞網關心您:吸菸有害健康!

  • 長照2.0不可行 台大教授:最根本的問題是錢

    長照2.0不可行 台大教授:最根本的問題是錢

    我國扶老比在今年首超扶幼比,人口老化問題嚴重,預計到了2065年,扶老比將由5比1降為1比1,意即1名青年需扶養1名老人。為因應人口老化,政府推出長照2.0,上路後即爭議不斷。台大社會工作學系教授古允文對此表示不樂觀,認為10年計畫若靠稅收,何以有穩定的財源? \n \n衛福部統計,2016年的外籍看護量已達23.7萬,意味著有23.7萬的老人有長照需求。古允文表示,外籍看護的成本一個月平均2萬塊,一年下來需花500多億,但長照2.0的計畫中,衛福部只能撥出100多億的預算,還得透過稅收補至300多億。他感慨,「用300多億去補500多億,怎麼可能?」 \n \n古允文表示,過去政府的規劃是長期照護保險,普及率高,但民進黨2016年執政後,政策大轉彎,將長照採稅收制。目前採稅收制的國家以西方居多,但台灣的稅收只有北歐的一半,而長照2.0新增的遺贈稅和菸稅都屬於機會稅,僅在有錢人過世、有人買菸的狀況下得以收取。長照的財源建立在「死亡」和「抽煙」上,不免顯得矛盾。 \n \n對比東亞國家,一般都採保險制,人人繳錢,涵蓋率高。古允文提到,「繳稅或買保險,哪個錢花起來比較樂意?」。此話一出,即獲得旁人回應:「當然是保險,因為自己用的到」。古允文表示,台灣健保制度已進行多年,若將長照建立在與健保一樣的保險制上,民眾也較易接受。反之,若繳稅給國家,政府卻拿來做前瞻、捐錢給邦交國,誰還會願意? \n \n被譽為長照界三害之一的林萬億政委當年堅決採取稅收制,強調台灣不可能用保險制,也不可能先稅收再保險。古允文表示,即便是林全和賴清德,都從未把話說死,因為林全學過財經,賴清德也當過市長,了解增稅的麻煩。 \n \n古允文表示,長照2.0最根本的問題是錢,用300多億去補500多億的需求,到頭來中產階級只會回去請外勞。而長照資源若只能分給請不起外勞的弱勢族群,服務品質也會大打折扣。

  • 《產業分析》健全政策、穩定財源,打造台灣長照產業

    台灣是亞洲間僅次於日本,最早進入高齡化的社會,台灣長照產業發展備受關注,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審計服務合夥會計師周筱姿指出,台灣的長照體系需透過政府和民間共同合作進行大幅度調整,建議可透過兩大策略打造台灣長照產業優勢:1.健全政策制度,2.穩定長照財源。 \n \n 在健全政策制度方面,與長照機構組織設立與管理有關的「長期照顧服務機構法人條例」已在今年1月底公布。長照機構法人制度的建立除保障現行長照機構可持續營運,更有助於鼓勵更多企業投入,開啟產業轉型契機。在穩定長照財源方面,政府與民間需共同努力,強化長照機構的財務治理和資訊透明度度,使長照資金被有效運用,並能更準確推估預算缺口,即早因應,確保長照體系永續經營。 \n 台灣是亞洲間僅次於日本,最早進入高齡化的社會,全球化的腳步和創新的商業模式推陳出新,不但挑戰傳統的養老產業思維,也為台灣業者帶來商機。如何善用經驗和服務品質的優勢,在有限的資源和人力下,業者可以思考尋求跨產業和跨境整合,引進創新技術、商業模式與各項資源。 \n 跨產業與跨境整合也挑戰本土業者的現有體制和競爭力。在組織體制方面,長照機構法人組織開放營利事業和外資有限制的持股,預期將產生各種多元化的經營策略。 \n 周筱姿建議,業者考量與營利事業或外資合作,須建構具有彈性的組織架構,並規劃長久的合作經營模式,以確保穩定的照護服務。而面對來自跨境和跨產業的新進者,現有業者應思考如何在轉型中確保獨特核心技術與能力,不斷學習國際業者和其他產業的成功經驗,並發展在地化服務模式,以確立優勢的市場地位。 \n \n

  • 更貼近國人需求 長照拼圖缺兩塊

     不久前財政部公布了去年稅收統計,原先被設定為長照重要財源的遺贈稅和菸稅,都比預估的收入低,兩者合計少了約每年180億元,讓各界對長照能否有穩定資金來源的問題起了更多的擔憂。 \n 去年5月政府提高了遺贈稅,預估調高稅率所增加的淨收入將有每年63億可作為長照財源,但到去年底實際只增加了2億,接著去年6月調升菸稅,預估每年可新增233億的稅收,但半年下來只增加56億,雙雙出現不足。 \n 另一則與此幾乎同時露出的新聞,則凸顯了長照另外一個相反方向的問題:即使有錢,地方政府也沒辦法花完。根據報導,高雄市去年編列長照補助繳回5.5億元給中央,執行率為63%。全國來看,地方政府編列來自中央的補助共79億元,但繳回28億元,執行率也僅6成5。 \n 地方政府是長照的實際執行機構,為何眾多地方政府在向中央政府要補助時很大聲,但等到預算實際下來後,又執行不足?如果這個問題不能解決,就算長照財源有了著落,一樣達不到長照政策的原始目標。 \n 預算執行不足的原因不可能是由於民眾的需求不足。我國老年人口從民國100年起就急劇增加,而且在去年已經超過幼年人口。六都中的台北市老年人口達到近17%,非都會區則以嘉義縣接近19%為最多,而且還在升高中。家庭對於照顧長者有急迫的需求,不可能不需要長照服務。 \n 問題的本源應當出在補助的方向和本國人力的不足,而這兩者都有其源遠流長的歷史,有其各自的理念基礎。明言之,從早期長照十年計畫的編訂,一直到現在的長照2.0,都承繼了兩個重要的理念,一是落實在宅及社區老化,二是限定補助本國長照人力。 \n 這兩個理念或理想都沒有不對。在宅老化最符合老人尊嚴,社區老化則最符合老人對地方熟悉度的需求。例如荷蘭的博祖克(Buurtzorg)立下了歐洲居家服務創新的模範;從舊金山華人區開始的老人全包式照護計畫(Program of All-inclusive Care for the Elderly)則在美國寫下了社區照顧新模式的里程碑。 \n 把這些觀念運用到我國,再正確也不過了。歐美過去高度依賴機構照顧,現在開始轉向調整。我們承繼的傳統價值本來就是在家老化,而對機構有排斥。推動在宅老化,輔以日照等社區照顧,符合民情也符合文化。 \n 問題在於,老化、失能和失智是一個連續而長期的過程。對於大多數老者而言,最後或長或短還是會達到非機構不足以照顧的歷程。目前長照2.0只限於居家和社區照顧補助,到了不得不住機構時,反而得不到補助,而必須仰賴其他方法,如低收入補助、健保給付和其他社福補助。在多數狀況,這些補助占機構費用的比例都很有限,絕大多數家庭必須自力負擔每月約3到6萬元的費用。 \n 居家和社區照顧都重要,機構照顧則是晚期階段不得不採取的措施,而且可能是最迫切需求的所在。未來檢討政策時,要不要把機構照顧列為補助的型態之一,應當認真考慮。尤其在財源和人力都不足的情況下,是否甚至應當考慮優先補助有最迫切需求的機構收容者8萬餘人,把資源用在刀口上? \n 第二個理念,長照限定於補助本國人力,出發點也一樣好、一樣正確。但是,擺在我們眼前的殘酷現實是,目前在台外籍看護工(包含機構聘用)超過25萬人,但實際投入長照(包含機構聘用)的國籍照顧服務員只有2萬多人,其中實際從事居家服務的至少還要打對折,不成比例。居家照顧的實際主力是外勞,接近7成,以及家人,約占2成,此二者均非長照補助的對象。 \n 多數家庭不是不想由國籍人員來照顧長者,但在絕大多數狀況下是不可能長住或太貴,不合需求,最後不得不求助於外勞。未來檢討政策時,要不要考慮現實狀況,對外勞不是視而不見,「假裝不存在」,而是認真看待外勞的付出和貢獻。是不是至少把外勞服務的優質化,例如增加其專業訓練,也列為補助的型態之一,政府似乎應當認真思考。 \n 理想固好,現實也必須兼顧。長照需要更多的可靠財源,需要鼓勵更多國籍人力的參與,但是也需要敞開胸襟,勇敢面對國人的實際需求。機構收容者和外籍家庭看護的優質化,應當要納入長照政策規畫的版圖。 \n (作者為台北醫學大學經濟學講座教授)

  • 中時專欄:朱雲鵬》更貼近國人需求 長照拼圖缺兩塊

    中時專欄:朱雲鵬》更貼近國人需求 長照拼圖缺兩塊

    不久前財政部公布了去年稅收統計,原先被設定為長照重要財源的遺贈稅和菸稅,都比預估的收入低,兩者合計少了約每年180億元,讓各界對長照能否有穩定資金來源的問題起了更多的擔憂。 \n 去年5月政府提高了遺贈稅,預估調高稅率所增加的淨收入將有每年63億可作為長照財源,但到去年底實際只增加了2億,接著去年6月調升菸稅,預估每年可新增233億的稅收,但半年下來只增加56億,雙雙出現不足。 \n 另一則與此幾乎同時露出的新聞,則凸顯了長照另外一個相反方向的問題:即使有錢,地方政府也沒辦法花完。根據報導,高雄市去年編列長照補助繳回5.5億元給中央,執行率為63%。全國來看,地方政府編列來自中央的補助共79億元,但繳回28億元,執行率也僅6成5。 \n 地方政府是長照的實際執行機構,為何眾多地方政府在向中央政府要補助時很大聲,但等到預算實際下來後,又執行不足?如果這個問題不能解決,就算長照財源有了著落,一樣達不到長照政策的原始目標。 \n 預算執行不足的原因不可能是由於民眾的需求不足。我國老年人口從民國100年起就急劇增加,而且在去年已經超過幼年人口。六都中的台北市老年人口達到近17%,非都會區則以嘉義縣接近19%為最多,而且還在升高中。家庭對於照顧長者有急迫的需求,不可能不需要長照服務。 \n 問題的本源應當出在補助的方向和本國人力的不足,而這兩者都有其源遠流長的歷史,有其各自的理念基礎。明言之,從早期長照十年計畫的編訂,一直到現在的長照2.0,都承繼了兩個重要的理念,一是落實在宅及社區老化,二是限定補助本國長照人力。 \n 這兩個理念或理想都沒有不對。在宅老化最符合老人尊嚴,社區老化則最符合老人對地方熟悉度的需求。例如荷蘭的博祖克(Buurtzorg)立下了歐洲居家服務創新的模範;從舊金山華人區開始的老人全包式照護計畫(Program of All-inclusive Care for the Elderly)則在美國寫下了社區照顧新模式的里程碑。 \n 把這些觀念運用到我國,再正確也不過了。歐美過去高度依賴機構照顧,現在開始轉向調整。我們承繼的傳統價值本來就是在家老化,而對機構有排斥。推動在宅老化,輔以日照等社區照顧,符合民情也符合文化。 \n 問題在於,老化、失能和失智是一個連續而長期的過程。對於大多數老者而言,最後或長或短還是會達到非機構不足以照顧的歷程。目前長照2.0只限於居家和社區照顧補助,到了不得不住機構時,反而得不到補助,而必須仰賴其他方法,如低收入補助、健保給付和其他社福補助。在多數狀況,這些補助占機構費用的比例都很有限,絕大多數家庭必須自力負擔每月約3到6萬元的費用。 \n 居家和社區照顧都重要,機構照顧則是晚期階段不得不採取的措施,而且可能是最迫切需求的所在。未來檢討政策時,要不要把機構照顧列為補助的型態之一,應當認真考慮。尤其在財源和人力都不足的情況下,是否甚至應當考慮優先補助有最迫切需求的機構收容者8萬餘人,把資源用在刀口上? \n 第二個理念,長照限定於補助本國人力,出發點也一樣好、一樣正確。但是,擺在我們眼前的殘酷現實是,目前在台外籍看護工(包含機構聘用)超過25萬人,但實際投入長照(包含機構聘用)的國籍照顧服務員只有2萬多人,其中實際從事居家服務的至少還要打對折,不成比例。居家照顧的實際主力是外勞,接近7成,以及家人,約占2成,此二者均非長照補助的對象。 \n 多數家庭不是不想由國籍人員來照顧長者,但在絕大多數狀況下是不可能長住或太貴,不合需求,最後不得不求助於外勞。未來檢討政策時,要不要考慮現實狀況,對外勞不是視而不見,「假裝不存在」,而是認真看待外勞的付出和貢獻。是不是至少把外勞服務的優質化,例如增加其專業訓練,也列為補助的型態之一,政府似乎應當認真思考。 \n 理想固好,現實也必須兼顧。長照需要更多的可靠財源,需要鼓勵更多國籍人力的參與,但是也需要敞開胸襟,勇敢面對國人的實際需求。機構收容者和外籍家庭看護的優質化,應當要納入長照政策規畫的版圖。 \n(作者為台北醫學大學經濟學講座教授) \n

  • 長照2.0 缺錢、缺人、受惠少

     蔡政府的長照2.0從民國106年元旦上路至今,實施已超過1年。回顧2016年蔡英文的長照政策主張,洋洋灑灑羅列了馬政府的「八大缺失」,包括「長期照顧服務人力嚴重不足」、「嚴重依賴外籍看護工」、「社區式、居家式服務方案仍然嚴重不足」,及「貿然推動長期照護保險」等,然而,執政後的「長照2.0」是讓問題更加惡化,還是真的升級了?以上述相同的標準來檢視蔡政府的長照政策成績單,更有助於釐清問題的癥結與本質。 \n 首先以預算來看,蔡總統在選前喊出每年330億元的長照預算,不但遠不如馬政府所規畫的1100億元長照保險初期預算,再加上蔡政府採不切實際的「稅收制」,而主要財源又是來自於遺贈稅、菸稅等機會稅,導致每年的經費相當的不穩定。以去年為例,遺贈稅僅有2.07億元,而原本預估每年可挹注長照基金233億元的菸稅,也只有55.6億元。因此,在稅收嚴重不足的情形下,當然造成長照經費短缺。 \n 此外,長照2.0上路前衛福部預估照服員的人力缺口上看12211人,至於護理人員、社工員、職能治療師等專業人力缺額也高達9070人。然而依據媒體報導,106年照服員僅增加3223人,但同時間外籍看護工人數反而成長了1.2萬多人,且截至今年2月底止外籍看護工已突破25萬人。顯然,長照2.0不僅無助於解決「長期照顧服務人力嚴重不足」的難題,甚至還讓「嚴重依賴外籍看護工」的問題更為惡化。 \n 再者,長照服務的使用人數統計,105年為9.4萬人,而106年則為11.3萬人,但以長照2.0所推估的106年服務對象總計73.8萬人來看,意即106年的服務覆蓋率只有15%,如此偏低的覆蓋率,相信正是「長照2.0」缺錢、缺人惡性循環下的結果。 \n 最後,再從財政部「各國賦稅負擔率」統計來看,以2016年為例,我國僅有13%,南韓、日本、德國、荷蘭依序為19.4%、18.6%、23.4%、24%,這些是世界上少數實施長照保險的國家,而瑞典等北歐國家卻高達34.1%,瑞典則是典型的「稅收制」國家,以我國如此低的賦稅負擔率,究竟應採取長照保險或是稅收方式來籌措財源答案已相當清楚。 \n 蔡政府錯誤的長照2.0政策不僅無助於解決兩缺一低的問題,同時,也突顯了當初誇大批評馬政府「八大缺失」的偽善。當前我國人口快速老化,長照的需求勢將倍速成長,政府再不改弦易轍,失能人口的受照顧權恐難以獲得應有的保障。 (作者為前勞動部長)

  • 陳雄文》長照2.0 缺錢、缺人、受惠少

      \n 蔡政府的長照2.0從民國106年元旦上路至今,實施已超過1年。回顧2016年蔡英文的長照政策主張,洋洋灑灑羅列了馬政府的「八大缺失」,包括「長期照顧服務人力嚴重不足」、「嚴重依賴外籍看護工」、「社區式、居家式服務方案仍然嚴重不足」,及「貿然推動長期照護保險」等,然而,執政後的「長照2.0」是讓問題更加惡化,還是真的升級了?以上述相同的標準來檢視蔡政府的長照政策成績單,更有助於釐清問題的癥結與本質。 \n 首先以預算來看,蔡總統在選前喊出每年330億元的長照預算,不但遠不如馬政府所規畫的1100億元長照保險初期預算,再加上蔡政府採不切實際的「稅收制」,而主要財源又是來自於遺贈稅、菸稅等機會稅,導致每年的經費相當的不穩定。以去年為例,遺贈稅僅有2.07億元,而原本預估每年可挹注長照基金233億元的菸稅,也只有55.6億元。因此,在稅收嚴重不足的情形下,當然造成長照經費短缺。 \n 此外,長照2.0上路前衛福部預估照服員的人力缺口上看12211人,至於護理人員、社工員、職能治療師等專業人力缺額也高達9070人。然而依據媒體報導,106年照服員僅增加3223人,但同時間外籍看護工人數反而成長了1.2萬多人,且截至今年2月底止外籍看護工已突破25萬人。顯然,長照2.0不僅無助於解決「長期照顧服務人力嚴重不足」的難題,甚至還讓「嚴重依賴外籍看護工」的問題更為惡化。 \n 再者,長照服務的使用人數統計,105年為9.4萬人,而106年則為11.3萬人,但以長照2.0所推估的106年服務對象總計73.8萬人來看,意即106年的服務覆蓋率只有15%,如此偏低的覆蓋率,相信正是「長照2.0」缺錢、缺人惡性循環下的結果。 \n 最後,再從財政部「各國賦稅負擔率」統計來看,以2016年為例,我國僅有13%,南韓、日本、德國、荷蘭依序為19.4%、18.6%、23.4%、24%,這些是世界上少數實施長照保險的國家,而瑞典等北歐國家卻高達34.1%,瑞典則是典型的「稅收制」國家,以我國如此低的賦稅負擔率,究竟應採取長照保險或是稅收方式來籌措財源答案已相當清楚。 \n 蔡政府錯誤的長照2.0政策不僅無助於解決兩缺一低的問題,同時,也突顯了當初誇大批評馬政府「八大缺失」的偽善。當前我國人口快速老化,長照的需求勢將倍速成長,政府再不改弦易轍,失能人口的受照顧權恐難以獲得應有的保障。  \n(作者為前勞動部長) \n

  • 工商社論》長照2.0計畫的困境及突圍

     台灣社會人口老化問題日益嚴重,自民國82年起正式邁入高齡化社會(65歲以上人口占總人口的7%),今(107)年將進入高齡社會(65歲以上人口占總人口的14%),115年將達到超高齡社會。有鑑於此,為即將邁向超高齡社會準備,政府在105年9月通過「長期照顧十年計畫2.0」(簡稱長照2.0),並於106年1月1日開始實施。長照2.0大幅擴增老年照護服務,放寬適用對象的資格,提高服務彈性化。同時,政府也大幅提高預算,以滿足銀髮族的需求。 \n 長照2.0之新增服務對象,除65歲以上老人,還包括50歲以上失智症者、55歲以上原住民及任何年齡的失能身心障礙者。而新增的服務項目則包括失智照顧、小規模多機能、照顧者服務據點、社區預防照顧,以及居家醫療等服務項目。此外,為提供民眾便利可及的長照服務,各縣市政府強化「長期照顧管理中心」,提供單一窗口,受理申請、需求評估等業務。 \n 在服務彈性化方面,長照2.0將原有的10項長照服務,整合為「照顧及專業服務」、「交通接送服務」、「輔具服務及居家無障礙環境改善」及「喘息服務」等4類給付,民眾可選擇適合自己的服務;將不同種類的長照失能者納入長照服務對象,同時將長照失能等級區分為2至8級,反應不同失能程度的照顧需要,並將過去長照給付額度,由時數計算改為論服務項目,提高長照服務效率。 \n 對比長照1.0與長照2.0,雖然長照2.0大幅度宣傳其擴大照顧的對象適用範圍、並且提高服務量以及使服務更彈性多元。然而,長照2.0是否能夠徹底解決超高齡社會中,失能失智者的照護問題?我們抱持合理的懷疑,因為在長照2.0的擴大的服務背後,仍存在財源不穩定以及長照人力需求不足的隱憂。 \n 而在財源不穩定方面,長照2.0的財源在保險制與稅收制的爭議之下,決定採用稅收制(菸品稅、遺產及贈與稅所調增的稅收)做為長照2.0的財源。然而,稅收制本身便具有稅基不穩定的問題。再者,即使以稅收制來做為長照2.0的財源,但以目前經費的龐大缺口,長期是否足以支應所有的長照服務也有其疑慮。 \n 從長照的人力需求而言,根據衛福部統計,目前台灣長照人力約5萬多人,而長照2.0服務對象為73.8萬人,人力明顯不足,因此目前台灣有很大程度仰賴外籍工人,但許多負責照顧老人的外勞並沒有適當的訓練,難以照顧殘障者或嚴重失智症患者。事實上,欲留下人才,就必須有完整的訓練、合理的薪資與福利、良好的升遷管道、長期的願景以及社會對照顧服務者的尊重與認同。然而,由於社會對照護員之認同不足、薪資福利不佳,而加上政府提供的長照服務項目及時段僵化、缺乏彈性,致使從事這個行業的人數依然不足,在長照2.0計畫中,亦缺少對人力的培養與建置的規劃。 \n 為了追求時效,長照2.0計畫的匆促推出,也衍生了更多問題,尤其是稅收的嚴重不足,無力支持長照人力的合理薪資、訓練及生涯規劃,導致投入長照人力嚴重不足。而長照2.0計畫的不夠周延,缺乏配套,也使社會大眾對政策缺乏信心,形成惡性循環。 \n 尤其是到了2025年,臺灣65歲以上老年人口逼近500萬人,龐大的人口將大量使用長照服務,政府實際上不可能以現在的制度來因應,而必須要借鏡目前醫療院所、公共運輸、甚至零售百貨的產業架構,引導企業、金融業、醫療業、社會福利機構全面進入長照產業,利用產業化的方式來補強政府分配資源的社會福利架構,才能夠滿足長照的需求。 \n 其次,參酌現行全球潮流的「醫養合一」整合照顧趨勢,結合醫療、長期照護、周邊產業(如養生業者、醫療器材業者等)、土地開發業者、機構營運業者(如健康服務、創投業者等),打造可行的營運模式。此一發展模式可能面臨相當阻力,但可以找一、二地區先行先試,試行營運觀其成效,再決定擴大與否。 \n 再者,美國結合醫療照護,並以論人計酬方式運作的前瞻性支付制度,荷蘭透過收取保費、服務使用者支付部分負擔及政府對低收入者補貼的「使用付費制」均值得我國借鏡。 \n 最後,導入新科技,例如結合巨量資料的分析,有助於串聯較佳的商業模式,並降低醫療、全民健保的大量支出,進而促進長期照護產業的永續經營。例如台灣糖尿病患者的大量增加,可能引發的併發症及相關醫療成本大幅增加,如能結合巨量資料的分析,使不同類型的病患能有不同的治療模式(吃藥、運動等),進而有效控制糖尿病患的治療成本,大幅降低長照的支出。

  • 把負擔變引擎 長照是潛力舞台

    把負擔變引擎 長照是潛力舞台

     台北醫學大學事業發展處事業長林俊茂表示,台灣今年開始執行專利連結來保護原廠藥,對一般民眾在使用學名藥上似乎造成影響。乍看之下,推動使用學名藥帶來一些困擾及不便,但以美國狀況作為借鏡,長遠來看執行專利連結會是學名藥廠、原廠藥以及用藥者的三贏狀態。 \n 林俊茂以自身經驗為例,研究申請專利並推動5、6年後,想技轉卻不受業界青睞,最大原因在於目前研究方向並非當前產業所需。研究方向要與產業對接、將產業帶到學校,研發初期就可直接與產界合作,待研發結束可產業化時就能優先技轉,不只與國內產業接觸也要國際接軌。 \n 針對醫療與藥品,除了將藥應用到醫院,也應與長照產業整合。以醫院為核心,提供急、重、難、罕病的病患及時的醫療服務,但是由醫院轉銜出去的病患仍需居家後續的照顧,目前能滿足的比例卻僅有十分之一,在後續沒有足夠醫生及護理人員照料的情況下,使許多病患無法放心出院。台灣目前長照產業較為零散,需要系統性的整合。 \n 林俊茂指出,長照系統整合若完整,也較容易招募到受試者,這是促進臨床試驗進入市場的最後一哩路。長照2.0財源從何來?若能將負擔轉為發展生技的引擎,不僅生醫體系,未來保險公司也可加入提供除現金以外的照護場域和服務,讓民眾有更多樣性且完整的照顧。

  • 拚經濟 小英開提振內需5藥方

    拚經濟 小英開提振內需5藥方

     總統蔡英文昨(31)日宣示,政府將以提振內需做為今年拚經濟的主軸,振內需也將成為今年經濟成長的重要動能、新火車頭。至於提振內需的具體作法上,她力推前瞻、5+2創新產業、能源轉型、都更條例、長照2.0等五大藥方。 \n 為振興震後花蓮觀光,蔡英文總統前(30)日起帶媒體團參訪花蓮兩天一夜。她在回答本報問及台灣經濟景氣相關議題時,做了上述表示。她在現場也同時宣布兩項好消息:第一,是今年國慶煙火將在花蓮施放,可望為花蓮觀光帶來活水;第二,交通部觀光局推出振興花蓮觀光產業計畫,為旅宿業者紓困並協助遊樂園區重建,希望吸引國內外旅客到花蓮觀光。 \n 對於今年的經濟景氣,蔡英文相當有信心的指出將持續正向成長。不過,她特別強調,今年的經濟成長除了靠出口外,不少經濟觀察預估機構都將重心放在台灣的內需市場,內需將成為台灣經濟成長的動能來源,也會是政府今年拚經濟的主軸。 \n 在振內需的具體作為上,蔡英文提出5大藥方。她指出,前瞻基礎計畫今年將進入實質興建階段,還有5+2創新產業,都將成為振內需的重要來源。 \n 蔡英文還提到能源轉型計畫。她說,在這項計畫下,既有能源的發電、輸配電、電網智慧化等「就是非常大的內需工程。」同時,能源轉型要提升再生能源比例、降低燃煤,調整比例的過程中就有很多投資案出現,像太陽光電、離岸風電等都是主要的投資集結點,預估會有很大規模的投資。 \n 此外,總統也希望立院盡快三讀通過都更條例草案,讓老舊建築可盡速更新。目前台灣金聯與八大公股行庫已聯合成立「台灣金融聯合都市更新服務公司」,做為都更的觸媒,可望加快推動內需的腳步。 \n 推動長照2.0也是提振內需的方法之一,她指出,過去兩年來是長照2.0的急行軍時代,解決財源只是第一步,第二步是讓長照人員可以到位,進而轉化國人對長照的觀念,在家庭照護中引入社區機構照服,這也是台灣社會工程的一環。

  • 《財劃法》修正 非六都受益最大!政院把餅做大 新增財源分6成

    《財劃法》修正 非六都受益最大!政院把餅做大 新增財源分6成

     年底大選在即,被視為平衡地方財源的《財政收支劃分法》修正案,列為立院本會期優先法案,行政高層透露,修正案擬透過營業稅、菸酒稅及所得稅等調整,將餅做大,統籌分配款大餅將增加400至500億,非六都將可分得6成,為化解歧見,相關方案將於3月底、4月初邀集地方縣市首長開會協商。 \n 對《財劃法》修正案各地方政府紛紛寄予厚望,賴揆在農曆年前已聽取修正草案報告。據透露,賴揆可能親邀22縣市首長溝通說明,讓法案取得最大共識。 \n 行政高層指出,為把餅做大,即使中央因積極推動前瞻基礎建設、長照等政策支出大增,未來稅收上,中央與地方原來七比三比例仍將調整,地方分得比例將提升,並對過去財政總捉襟見肘、分配資源相對不足的非六都縣市,特別照顧。 \n 現行統籌稅款「先依比例、再依公式」分配,新版《財劃法》則不再依比例分配,採直接套用公式計算,且直轄市與縣市分配公式相同;四大修法重點,包括擴大統籌分配款把餅做大、強化均衡區域發展、設計激勵地方為財政努力的機制,最後是建制強化財政紀律。 \n 「新版《財劃法》精神就是要平衡城鄉差異,一般縣市增加的財源,會比直轄市多很多!」官員透露,基本上,新制上路後,統籌分配款可望提升400至500億,其中6成可望挹注非六都,六都則分到4成上下。 \n 據瞭解,修法後,年稅收約3800億的營業稅,在扣除3%統一發票獎金、1.5%中央政府稽徵成本後,納入統籌分配款比率將由現行40%,提升至100%。 \n 另新增菸酒稅作統籌稅款分配財源,其中扣除依人口比例分成給地方後,其餘的5成納統籌稅款分配,中央保留5成;貨物稅原10%納入統籌稅款,未來則取消。 \n 至於原本檢討打算全數回歸中央的遺贈稅,這次修法傾向維持不動。 \n 現制所得稅的10%須納入統籌分配稅款,據悉,賴揆考量正推動前瞻基礎建設,且長照2.0需以編列預算挹注財源,為避免中央債限瀕臨「破表」,所得稅納入比例可能調降至6%或零,仍有待討論。 \n 爭議較大的土增稅,現制僅縣市收入的20%納入統籌分配稅源,直轄市收入全歸地方,新版決全部留在地方,不再納入統籌稅款分配。

  • 新版財劃法 增400億下放地方

     據悉,新版《財政收支劃分法》修正草案架構出爐,行政院初步拍板,將淨增加逾400億元財源下放地方,其中營業稅納入統籌稅款分配比率由40%調升至100%,並新增菸酒稅納入統籌款財源。地方政府獲分配財源原則「只增不減」,非六都(縣市)增幅大於六都(直轄市),比例為6:4,若依此案通過,有望縮短城鄉差距。 \n 賴揆農曆年前即聽取新版《財劃法》規劃報告,作成列入本會期最優先法案決策。據透露,此為高度政治性財經法案,不排除近期內由賴揆親上火線,邀22縣市首長親自溝通說明,讓法案取得最大共識。。 \n 行政院決定「把餅做大」,釋出更多財源給地方,這次統籌稅款併同一般補助款考慮,統籌稅款總財源增加、一般補助款則減少。 \n 據悉,行政院將選定某特定年度作為地方財政保障基準年,在新法上路後,各縣市分配較特定年度原則「只增不減」,貧窮縣市增幅較大,非六都(縣市)與六都(直轄市)分配比例為6:4。 \n 據了解,新版統籌分配稅款主要財源為國稅的營業稅,納入統籌款比例由現行40%調升為100%;營業稅一年徵收約3,500多億元,扣除3%統一發票獎金與1.5%中央稽徵成本後,納入統籌款分配財源接近3,400億元,較現制增加約2,000億元。 \n 另新增菸酒稅作統籌稅款分配財源,其中扣除依人口比例分成給地方後,其餘的5成納統籌稅款分配,中央保留5成,現貨物稅10%納統籌稅款則取消。 \n 現制所得稅納入統籌分配稅款分配比例為10%,去年林全研商時即有各種腹案,例如降為6%、3%,或全歸中央。據悉,賴揆考量正推動前瞻基礎建設,且長照2.0需以編列預算挹注財源,為避免中央債限瀕臨「破表」,傾向所得稅分配比例降為零,為中央財政「存糧」。 \n 爭議較大的土增稅,現制僅縣市收入的20%由中央拿來作統籌分配稅源,直轄市收入全歸地方,新版決全部歸地方,不再納統籌稅款分配。 \n 也就是說,此次統籌分配稅款財源有加項有減項,併同稅收分成地方及一般補助款合併來看,依106年、105年為基礎計算,這次修法地方獲配財源將淨增加逾400億元,稅收較好版本接近450~500億元。 \n 官員透露,新版財劃法不再依比例分配,改依公式分配,直轄市與縣市分配公式均相同,但納入貧窮縣市指標,且權重較高,獲配財源成長幅度較大。賴揆上任後,調整農地面積比例、污染指數等指標權重,給予貧窮縣市希望。 \n 據指出,新版財劃法分配三大精神是,一、優先彌補地方收支財政差短,二、地方財源保障,三、基本建設需求及財政努力度。另勞健保改由中央負擔,中央一年支出600多億元,地方淨增財源不只400億,中央一年相當釋出1,100億財源。

  • 長照2.0的不確定年代

     隨著2016年的政黨輪替,我國長照制度的規畫也從開辦長照保險變成以稅收方式來支應長照財源。然而,稅收制大部分仍需仰賴如菸稅、遺贈稅等不穩定的機會稅,在稅收不如預期的情形下,政府的「長照2.0」才上路不久,經費就開始捉襟見肘。同時,長照2.0在服務提供與人力招募上也面臨各種不確定的因素。 \n 首先,做為長照2.0主要架構的「ABC社區整體照顧服務模式」實施剛屆滿1年,衛福部就藉總檢討的名義,陣前換將並調整原有社區照顧服務的設計,鬆綁之後的A級單位不需要提供服務,角色轉換為專責擬定照顧計畫、整合照顧資源的「旗艦店」,不但在功能上與現行各地方政府的照管中心疊床架屋,更形同將政府核定個案所需服務、派案予其他服務提供單位等公權力「外包」給民間團體,未來A級單位恐怕淪為各方搶地盤的巧門。 \n 再者,長照2.0上路初期,囿於舊有的招標制核銷程序過於繁瑣,常造成服務提供單位資金周轉的壓力,政府遂向全民健保取經,將原有的委辦、招標模式改為特約制。然而長照2.0的財源並非透過社會保險籌措,也不像全民健保有事權統一的健保局,再加上中央補助款仍需受限於立法院的審查,而各地方政府的財政與自籌能力又不一,因此,拼裝的特約制能否即時提供相關單位足夠的經費仍有待檢驗。 \n 此外,衛福部為了提高照服員的薪資待遇、吸引更多人力投入,除了實施特約制外,還在去年底研擬新的支付制度,重點包括將個案的失能情況分為2~8等級(CMS),再依CMS等級與「照顧及專業服務」等4大類服務,各給予一定金額的個人額度或喘息服務給付額度,並提供照顧服務組合及支付價格,每項組合民眾需部分負擔16%,但超過CMS等級給付額度或不在組合中的服務項目則需完全自費。 \n 衛福部的如意算盤是,如果把過去按時計費的給付方式改為論照顧組合計酬,則大多數照服員的薪水將能明顯提升。未料倉促實施的結果,不但服務提供單位、居服員對新制無所適從,案家也因收費模式改變、費用變相增加而怨聲載道,支付新制在今年上路後反而變成雙輸。 \n 支付新制最大的問題就出在那份只為了迎合服務提供單位,而非以個案需求為主的照顧組合價目表。況且,長照的餅尚未做大,想要提高照服員的待遇有如緣木求魚,再加上照顧組合過於僵化、缺乏彈性,結果在有限的個人額度內,就連失能者的日常基本需求都無法滿足。 \n 政府不該藉支付新制將加薪的成本轉嫁給失能者、增加民眾的負擔,更不需東施效顰般模仿全民健保,早日開辦長照保險、把餅做大,才是根本解決之道。(作者為前勞動部長)

  • 陳雄文》長照2.0的不確定年代

    隨著2016年的政黨輪替,我國長照制度的規畫也從開辦長照保險變成以稅收方式來支應長照財源。然而,稅收制大部分仍需仰賴如菸稅、遺贈稅等不穩定的機會稅,在稅收不如預期的情形下,政府的「長照2.0」才上路不久,經費就開始捉襟見肘。同時,長照2.0在服務提供與人力招募上也面臨各種不確定的因素。 \n 首先,做為長照2.0主要架構的「ABC社區整體照顧服務模式」實施剛屆滿1年,衛福部就藉總檢討的名義,陣前換將並調整原有社區照顧服務的設計,鬆綁之後的A級單位不需要提供服務,角色轉換為專責擬定照顧計畫、整合照顧資源的「旗艦店」,不但在功能上與現行各地方政府的照管中心疊床架屋,更形同將政府核定個案所需服務、派案予其他服務提供單位等公權力「外包」給民間團體,未來A級單位恐怕淪為各方搶地盤的巧門。 \n 再者,長照2.0上路初期,囿於舊有的招標制核銷程序過於繁瑣,常造成服務提供單位資金周轉的壓力,政府遂向全民健保取經,將原有的委辦、招標模式改為特約制。然而長照2.0的財源並非透過社會保險籌措,也不像全民健保有事權統一的健保局,再加上中央補助款仍需受限於立法院的審查,而各地方政府的財政與自籌能力又不一,因此,拼裝的特約制能否即時提供相關單位足夠的經費仍有待檢驗。 \n 此外,衛福部為了提高照服員的薪資待遇、吸引更多人力投入,除了實施特約制外,還在去年底研擬新的支付制度,重點包括將個案的失能情況分為2~8等級(CMS),再依CMS等級與「照顧及專業服務」等4大類服務,各給予一定金額的個人額度或喘息服務給付額度,並提供照顧服務組合及支付價格,每項組合民眾需部分負擔16%,但超過CMS等級給付額度或不在組合中的服務項目則需完全自費。 \n 衛福部的如意算盤是,如果把過去按時計費的給付方式改為論照顧組合計酬,則大多數照服員的薪水將能明顯提升。未料倉促實施的結果,不但服務提供單位、居服員對新制無所適從,案家也因收費模式改變、費用變相增加而怨聲載道,支付新制在今年上路後反而變成雙輸。 \n 支付新制最大的問題就出在那份只為了迎合服務提供單位,而非以個案需求為主的照顧組合價目表。況且,長照的餅尚未做大,想要提高照服員的待遇有如緣木求魚,再加上照顧組合過於僵化、缺乏彈性,結果在有限的個人額度內,就連失能者的日常基本需求都無法滿足。 \n 政府不該藉支付新制將加薪的成本轉嫁給失能者、增加民眾的負擔,更不需東施效顰般模仿全民健保,早日開辦長照保險、把餅做大,才是根本解決之道。 \n(作者為前勞動部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