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開山始祖的搜尋結果,共03

  • 我見我思-開山始祖的沒落

     由於逐年來的實質獲利能力與投入營運的規模越加不成比例,曾經被電腦世代認定為開機「首頁」的雅虎,終於撐不過資金市場不斷投下的反對票,決定出售集團核心事業。《紐約時報》以〈一位網站拓荒者向時代告別〉為標題,總結現階段面對全面的匯流營運,網路世界正在進行內部體質的汰換重組與機能的新陳代謝。無論速度、深度跟廣度,都遠超過實體與網路之爭,連開山祖師都難以倖免。 \n 名義上,動態多向的行動平台,取代靜態單向的入口網站,勢難抵擋。規模上,擁有無線通訊優勢的電信公司,組建無線數位行動匯流平台,勢在必行。實質上,成本高昂、經營失策、功能不彰、定位不明、獲利薄弱,但仍具備多角色基礎的網路內容營運商,整併入科技匯流的生態圈,勢所難免。 \n 雅虎不會甘心只被歸類為單純的網路內容營運商,畢竟開枝散葉的事業結構,兼具其他科技功能的多面向產業。照理說近幾年不斷以併購來擴張市占率,綿密規畫多元動態影音內容來擴延品牌價值的雅虎,無論規模、服務類項、機能、使用者接觸率,都符合稱霸網路的必要條件,何以重摔一跤? \n 業界的評論把矛頭都指向雅虎經營匯流版圖的能力與能耐。雅虎規模夠大,有搜尋引擎、社群媒體、影音內容、即時通訊、廣告媒介、商品交易、郵件信箱,但拆開來看,每個品項都自成一格,缺乏產業整合的綜效。自成一格的品項,禁不住新興科技一波波排山倒海的衝擊及功能的替代,流失市場主品牌的動能,逐漸淪為使用者的次要選擇。 \n 網路世界經常把雅虎拿來跟谷歌、蘋果、亞馬遜做比較。龐大的雅虎,竟然拼不出完整的「行動數位生態圈」。亞馬遜、蘋果、谷歌不斷開發科技與內容的整合運用,市值上飆,雅虎則瀕於低空徘迴。谷歌與臉書的行動廣告占有率合計超過全美6成,雅虎還不到4%。當新世代的網路使用者轉向要求平台、內容與服務朝個人、行動、互動與工具的方便整合,雅虎即成為批評者眼中的「呆滯巨人」。 \n 營運無線通訊見長的威瑞森電信,去年併購「美國線上」,今年再取性質相近的雅虎,透過「搜集品牌」的方式急起直追。威瑞森準備針對收購的品牌修枝剪葉整併改造,搭配自家原創的數位內容,建立整合軟硬體的行動數位匯流平台。揮別了網站的時代,曾被網路創業者視為追逐標竿的雅虎,失去戰場,也失掉自主性。未來被併入新東家的行動網路生態圈,有否可能再創新生機,考驗著威瑞森電信營運匯流版圖的能耐與新創的商業模式。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 我見我思:吳戈卿》開山始祖的沒落

    我見我思:吳戈卿》開山始祖的沒落

    由於逐年來的實質獲利能力與投入營運的規模越加不成比例,曾經被電腦世代認定為開機「首頁」的雅虎,終於撐不過資金市場不斷投下的反對票,決定出售集團核心事業。《紐約時報》以〈一位網站拓荒者向時代告別〉為標題,總結現階段面對全面的匯流營運,網路世界正在進行內部體質的汰換重組與機能的新陳代謝。無論速度、深度跟廣度,都遠超過實體與網路之爭,連開山祖師都難以倖免。 \n名義上,動態多向的行動平台,取代靜態單向的入口網站,勢難抵擋。規模上,擁有無線通訊優勢的電信公司,組建無線數位行動匯流平台,勢在必行。實質上,成本高昂、經營失策、功能不彰、定位不明、獲利薄弱,但仍具備多角色基礎的網路內容營運商,整併入科技匯流的生態圈,勢所難免。 \n雅虎不會甘心只被歸類為單純的網路內容營運商,畢竟開枝散葉的事業結構,兼具其他科技功能的多面向產業。照理說近幾年不斷以併購來擴張市占率,綿密規畫多元動態影音內容來擴延品牌價值的雅虎,無論規模、服務類項、機能、使用者接觸率,都符合稱霸網路的必要條件,何以重摔一跤? \n業界的評論把矛頭都指向雅虎經營匯流版圖的能力與能耐。雅虎規模夠大,有搜尋引擎、社群媒體、影音內容、即時通訊、廣告媒介、商品交易、郵件信箱,但拆開來看,每個品項都自成一格,缺乏產業整合的綜效。自成一格的品項,禁不住新興科技一波波排山倒海的衝擊及功能的替代,流失市場主品牌的動能,逐漸淪為使用者的次要選擇。 \n網路世界經常把雅虎拿來跟谷歌、蘋果、亞馬遜做比較。龐大的雅虎,竟然拼不出完整的「行動數位生態圈」。亞馬遜、蘋果、谷歌不斷開發科技與內容的整合運用,市值上飆,雅虎則瀕於低空徘迴。谷歌與臉書的行動廣告占有率合計超過全美6成,雅虎還不到4%。當新世代的網路使用者轉向要求平台、內容與服務朝個人、行動、互動與工具的方便整合,雅虎即成為批評者眼中的「呆滯巨人」。 \n營運無線通訊見長的威瑞森電信,去年併購「美國線上」,今年再取性質相近的雅虎,透過「搜集品牌」的方式急起直追。威瑞森準備針對收購的品牌修枝剪葉整併改造,搭配自家原創的數位內容,建立整合軟硬體的行動數位匯流平台。揮別了網站的時代,曾被網路創業者視為追逐標竿的雅虎,失去戰場,也失掉自主性。未來被併入新東家的行動網路生態圈,有否可能再創新生機,考驗著威瑞森電信營運匯流版圖的能耐與新創的商業模式。 \n(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 兩岸史話-追尋真實的戴笠 中國特工開山始祖(十之一)

    兩岸史話-追尋真實的戴笠 中國特工開山始祖(十之一)

     編者按1946年3月17日,戴笠墜機死於南京郊外江寧縣板橋鎮岱山,明天將屆70周年,至今軍統時期許多檔案仍列為永久機密,作者鍥而不舍,蒐羅史料,從中了解當年這位特務首腦的情報工作狀況、能力與影響,試圖從是神還是鬼的刻板印象中,定位戴笠做為人的角色,還原歷史真相。 \n 戴笠早年生活被扭曲得很嚴重,如果按年分編排的正式檔案,試著了解這位民國傳奇人物一生。也許許多誤傳與誤會就會避免了。 \n 早年國府情報員,聽到「戴先生」會自動立正,一如聽到「領袖蔣公」一般;固然這是威權時代特殊現象,但也說明戴笠在國府情治界崇高地位。 \n 雨農不死大陸不失 \n 戴雨農先生是浙江江山人,名笠,黃埔軍校6期出身。具有組織能力堅強,創造精神旺盛,和辦事方法果決。論者以為他有4大才具:「長才肆應,智勇兼備、料事識機、知人善任。」他為國家立下很多影響深遠功績,能把握事態的重點,防患未然制敵機先,不動聲色出生入死解決最困難的問題,好像天馬神龍樣神祕;所以有人以為他是中國的「希姆來」、「貝利亞」。戴笠死後,章士釗題輓聯:「生為國家,死為國家,平生具俠義風,功罪蓋棺猶未定;名滿天下,謗滿天下,亂世行春秋事,是非留待後人評。」 \n 蔣介石遷台後曾說:「若雨農不死,不至失大陸!」 \n 從史料中可知從,戴先生領導的軍統局,在當時的中國,不但是情報工作,而且也是革命工作;除了必須講求謀略與技術方法以外,更需具備革命精神。所以組織之內,同仁之間,不但在積極方面要肝膽相照,互助互愛;而消極方面也要有嚴整的紀律以互戒互勉。他對此特別重視,視功名利祿如敝屣,而以無名英雄與同志共勉。因此,軍統局的性質既非如德國的褐衫黨,也不同於俄國的格別烏,更不是日本人所形容的藍衣社;而是一個以行仁為職志的革命團體。 \n 其實,戴笠走進特務世界完全是誤打誤撞的結果。 \n 1913年冬,戴笠畢業於江山縣立文溪高小。他在文溪已很活動,為全校學生領袖,組織青年會,提倡婦女天足。1914年夏,到杭州考入浙江省立第一中學,後因開舍監的玩笑,而被開除。這對他的打擊非常重大,從此失學,引為終身遺憾。1916年夏回衢州,和文溪同學姜超嶽等投考衢州府屬公立聯合師範學校,以第2名被錄取。但他並沒有念這個學校,因為他對做一個小學教員,並不感興趣,這一年,他已20歲。 \n 失學後的戴笠,有10年以上時間,浪跡各地,過著坎坷不平的生涯,使他飽受痛苦。同時,亦使他能結交三流九教朋友,深入社會底層,了解各種情態。他得志以後,比別人更通達世故,更為堅忍而有容,沒有驕矜之氣,似皆由於10年困頓,磨練而來。 \n 戴笠早年生活被扭曲得很嚴重,如果按年分編排的正式檔案,試著了解這位民國傳奇人物一生。也許許多誤傳與誤會就會避免了。 \n 據國防部情報局《戴雨農先生年譜》:「戴於民國15(1926)年5月到江山縣城,9月考取黃埔軍校第6期,10月7日入伍。」從江山到廣州,須先到杭州,再到上海,乘輪船到廣州,他到達廣州的時間,大概和第5期前後差不了幾天,蔣校長已於7月9日誓師北伐,離開廣州。 \n 戴笠沒考上第5期,可能是年齡較大的緣故,這時他已30歲,第2次投考,才被錄取,編入第6期入伍生第一團直轄第17連,此時大概已經10月了,年譜所述10月7日,不會錯的。 \n 考取黃埔6期以後,戴笠大改常習,深藏不露,只在清黨時期,略顯其才華。他在軍校只受過10個月訓練,便被編入騎兵營,充任中士,駐防蘇州。不久離營他去,並未畢業。他在蘇州,曾被推為學生代表,首次謁見蔣介石總司令,留下良好印象。 \n 蔣校長當時在前方,感覺在北方平原作戰,需要騎兵,1927年春天,命令校本部,由第6期入伍生挑選300人,成立騎兵營。報名參加挑選的,有500多人,集合在操場跑步,跑在前頭的300人就入選了。戴笠也跑在前頭,遂入騎兵營。 \n 起步晚轉情報工 \n 戴笠根本沒有機會立刻進入蔣的圈子,第1期入伍和第6期入伍,時間上雖然只差兩年,可是在許多地方,吃虧很大,這是戴笠一生最受制的地方。 \n 戴笠一生為蔣介石從事情報工作,其淵源與胡靖安有極大關係。胡靖安是黃埔軍校第2期畢業,北伐時期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參謀,主持密查組,負責在上海聯絡軍校同學蒐集各地軍政情報,呈報總司令蔣介石參考。 \n 1927年7月,戴笠跟隨胡靖安在密查組工作,開始投身於情報工作。同年8月15日蔣介石下野,據曾任密查組副組長蕭烈回憶,蔣介石在離開南京前指示密查組隨同總司令部結束,戴笠經其介紹到上海戒嚴司令部任副官。10月蔣介石由日本回到上海,找回原密查組人員繼續進行情報工作,戴笠才離開戒嚴司令部,回至蔣介石麾下從事情報工作。1928年1月4日,蔣介石返回南京復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並恢復密查組。(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