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開明國語課本的搜尋結果,共08

  • 兩岸作家看教材 因材施教更重要

    兩岸作家看教材 因材施教更重要

     「世界上沒有一本完全合適的教材」對兩岸知名作家而言,即使對閱讀、對文學有無盡的想法,但對教材卻保持著「安全距離」。  畢飛宇認為,與其在意教材,更應在意的是因材施教,過去他也總會在兒子的課本上看到無法容忍的課文,但他表示:「不會對語文課指手畫腳,畢竟干預太多,對孩子也是不利的。」在教師家庭出生,畢飛宇也要求自己的孩子尊重老師的權威。  曾在大陸造成語文課本熱風潮的《開明國語課本》,編者葉聖陶的孫子,作家葉兆言則建議讀這套書不必「奉為圭臬」。葉兆言的女兒葉子去年開始在南京大學中文系教書,但從小不讓父親管她的語文學習,因為「想管也管不了,學校的語文,讓他那種方式寫作文,分數也給不高。」  現任北京清華大學中文系教授的格非,認為人和教材之間的關係,比較教材本身重要。格非的兒子目前讀高一,學校作文曾寫過一篇文章談豪爾赫·路易斯·博爾赫斯,卻因為老師不知道博爾赫斯是誰,給了他很低的分數。格非對教材的一些看法,雖不直接對兒子說,卻會拐彎抹角讓兒子「接收」。  任教多年的張曼娟認為,語文課本的問題不在於課本,而在於現在連老師的語文程度都不高,她感慨:「如果我們的老師一旦少了補充教材就不會教了,那怎麼期待孩子的語文程度呢!」

  • 另類語文課 兩岸讀者在期待

    另類語文課 兩岸讀者在期待

     作為莫言諸多名篇的文學編輯,大陸《收穫》雜誌編審,作家葉開近年對大陸語文教育的批判引起眾多關注,繼《對抗語文》後,近期他又推出新書《這才是中國最好的語文書》,上市3天,2萬冊便銷售一空。  葉開曾表示:「要以個人的教材對抗語文」,另類地顛覆許多大陸讀者對語文教科的想像,認為它選題不拘一格,內容不刪節,可以讓孩童們愉快閱讀。兩岸都具有高知名度的台灣作家張曼娟,多年來在推動「張曼娟小學堂」,為的也是在課本之外推動古文閱讀,但她強調:「問題的癥結不在教材,而在老師怎麼教。」  另類語文課本 復刻出版  台灣四也童書出版社總編輯許榮哲,也以自己參與教科書編選的經驗指出:「教科書出版商基本上是在做服務業,選文標準難免以迎合老師及評審委員為考量。」在這樣的「潛規則」下,不論是台灣或大陸,語文教科書自然不會受孩童歡迎。  事實上,在另類教材史上,「最好的語文書」並非前無古人,在學校課本之外,民間也曾出現過多個版本的語文書,在讀者中引發過不小的迴響。2010年左右在大陸重印的《開明國語課本》原是出版於1932年,經當時的國民政府教育部定為「第一部經由部審定的小學教科書」,由葉聖陶撰寫,豐子愷手繪,兩位大師級人物的聯手,使得這個版本直到1949年前共再版了40多次。這套老課本,曾在2005年由上海科學技術文獻出版社推出復刻版,而後在2007年、2008年和2010年均陸續加印,曾有評論稱「比現行教材好」。  另類學堂 勢不可擋  張曼娟自2005年開始創辦「張曼娟小學堂」,為了憂心於台灣地區學生的中文能力嚴重低落,她開始以遊戲的方式帶領孩子讀經、讀詩和寫作,她曾指出,全球已超過一億人口在學習漢語,這是一種不可擋的趨勢,而做為一個華人,我們何其幸運擁有漢語的文化底蘊。透過經典和古典詩詞的閱讀,培養孩子對文字的理解力,以及對世事人情的領悟,讓原本視寫作為畏途的孩子,找到創作樂趣,她對此充滿信心表示:「中文力,存在於我們的DNA中。」  另類閱讀 喜歡就好  「北京書展期間,我們的《成語神探》系列,被很多大陸出版社主動詢問,可以發現『成語』是個關鍵字。」許榮哲分析,大陸近年將國語文成績看得比英文還重要,使得「成語」儼然最夯的課外閱讀。  經常巡迴校園演講,與孩子們溝通交流的許榮哲,相較兩岸孩子的閱讀口味,他認為台灣家長仍較為開放,多半以「他喜歡就好」為選擇的標準;而台灣老師們則喜歡推薦有在地色彩的作品,因此《福爾摩沙冒險小說》系列已出到10本,均叫好叫座,還有學校指定為畢業旅行用書,看完了再遊現場,讓孩子在現場兼具史感。

  • 民國範兒熱潮 被批盲目崇拜

     大陸近年來興起一股重溫「民國範兒(氣質、風格)」熱潮,但部分卻是盲目崇拜。如一度賣到缺貨,由葉聖陶編撰、豐子愷繪圖的《開明國語課本》,就遭批評其實內容稍顯貧乏。豐子愷女兒曾坦言,該書並非教材中的經典,葉聖陶的孫子則說,祖父所編的《國文百八課》其實更勝一籌。  課文彷彿小學生作文  財新《新世紀》一篇署名同濟大學文化批評研究所副教授王曉漁的文章指出,大陸民眾這幾年對民國情有獨鍾,所「範」的民國主要是1912至1928年間的北京時期,至於1928年後的南京、重慶時期並無太多可稱許之處。但目前的「民國範兒」經常是對此不加區分,囫圇吞棗。隨此興起的民國老課本熱,就遇到這個問題。  上海科學技術文獻出版社2005年推出《商務國語教科書》《開明國語課本》《世界書局國語讀本》,出版後波瀾不驚,誰知5、6年後又掀起熱潮。民國老課本遠勝後來的課本,這沒有疑義。但1928年後的民國,白話文尚未成熟。1932年出版的《開明國語課本》因是葉聖陶編撰、豐子愷繪圖,受到坊間高度評價,被譽為「後無來者」的「大師之作」,有至少4家出版社重印。  文章說,葉聖陶編撰這套書的過程非常倉促。他曾回憶:「花了整整一年時間,編寫了一部《開明小學國語課本》,初小8冊,高小4冊,一共12冊,400來篇課文。這400來篇課文,形式和內容都很龐雜,大約有一半可以說是創作,另外一半是有所依據的再創作,總之沒有一篇是現成的,是抄來的。」  若非帶著崇拜眼光,翻開《開明國語課本》會發現有些課文彷彿小學生作文。比如《大掃除》最後寫道:「今天,我們坐在教室裡,看著太陽光照著十分乾淨的牆壁和地板,覺得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舒服。」  另一套書或稍勝一籌  豐子愷的女兒豐一吟曾表示:「從我記事起,父親就從來沒有在我面前提起過這套書。」她認為《開明國語課本》並非教材中的經典,提醒讀者不要太盲從。葉聖陶的孫子、作家葉兆言也認為,這套教材中「有一些東西是需要淘汰的」,他認為祖父和夏丏尊合編的《國文百八課》比《開明國語課本》稍勝一籌。  《國文百八課》是由夏丏尊和葉聖陶於1935年至1938年編寫,開明書店出版,2008年由三聯書店重印。文選部分兼收並蓄,同時選入文言和白話,並有少數譯文,白話收錄了胡適、魯迅、周作人、徐志摩、朱自清等作家的文章,與《開明國語課本》全由葉聖陶一人創作和再創作截然不同。

  • EDUCATION-陸調查小學生 提升閱讀、表達力

     大陸意識到,要培養國民閱讀興趣,需從小學教育做起。大陸將探查全國小學生的閱讀現狀、需求,作為日後教育部門改善課用書、教學環境的重要依據。  為提升小學學生的閱讀能力和表達能力,中國教育學會和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近日在北京召開「2011年全國小學生閱讀狀況調查論證會」,會中達成協議,將在3月中對全大陸的小學師生進行問卷調查,深入了解學生閱讀現狀、需求與趨勢。  地毯式調查 改善閱讀弊病  據中新社報導,「2011年全國小學生閱讀狀況調查」方案設計,由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國民閱讀中心規畫,調查時間定為3月19日至4月20日,對大陸所有小學的學生、教師展開調查。  據報導,問卷內容細分為多個大項,包括閱讀學、教育學、心理學等理論科學;另外,在問卷調查結果出來後,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還將針對結果舉辦多場的專家座談會,並邀請教育專家與小學教師進行深度訪談,以全面、深入了解各地小學生的閱讀狀況,確實找出閱讀的弊病並修正,最終調查報告將於6月1日公開發布。  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教授王泉根表示,大陸教材大多內容陳腐、語言枯燥、插圖呆板,孩子們見了就厭煩,哪兒來的學習興趣。王泉根大力推讚在大陸暢銷、有許多學校採用的早年所編《開明國語課本》,他指出,該書之所以受歡迎,在於課本的兒童文學化。  課本教材 朝「文學化」發展  他指出:「常言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教科書就該像《開明國語課本》一樣,才能引發兒童閱讀的興趣。所以,它的暢銷是值得教育界共同關注且思考的問題。」  《開明國語課本》早年由大陸教育家、兒童教育學家葉聖陶編寫、豐子愷繪插圖。內容全部是創作或再創作,以能發展兒童的閱讀能力和表達能力為目標。書中內容以兒童生活為主,表達方式貼近兒童口吻,以適應兒童學習心理。  擺脫「應試教育」提高閱讀力  大陸著名文學兒童作家羅辰生呼籲,應該給學生一個保障閱讀的機制,否則在「應試教育」為核心的教育體制下,仍然難以讓學生盡情閱讀。  專家一致認為,此次調查能夠深入、全面了解小學生閱讀狀況,對日後推動兒童閱讀,及對小學生閱讀的價值和意義的認識程度,有絕對的幫助;也將為教育部門、新聞出版單位、閱讀指導機構等相關部門提供決策依據和理論參考。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是大陸新聞出版行業國家級的研究機構,1999年至2011年連續進行了8次「全國國民閱讀抽樣調查」;研究院於2010年正式掛牌成立「國民閱讀與促進中心」。此次「全國小學生閱讀狀況調查」為該中心2011年重要基礎調查項目之一。

  • 民國老教材 大陸翻紅 賣到斷貨

     一套上世紀30年代由葉聖陶主編、豐子愷插畫的小學教科書《開明國語課本》最近受到大陸家長熱捧,賣到斷貨。出版社每天接到幾十通來自大陸各地的訂購電話,雖加印5000冊仍供不應求。  老課本勾起久遠回憶  《京華時報》報導,引起關注的《開明國語課本》於1932年出版,因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5年前推出「上海圖書館館藏拂塵」系列圖書重新印行,廣受家長學者持續熱捧、媒體熱議。時隔70多年後重新「走紅」,勾起的不僅是人們對久遠年代的回憶,還有對語文學習最本真的一種期待。  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社長趙炬指出,最早發現這本老課本是在上海徐家匯的藏書樓,同時發現另有1917版《商務國語教科書》和1930版的《世界書局國語課本》。這3套共6本「老課本」被收錄進館藏拂塵書目中,每本書各印8000本。  其中,由葉聖陶主文、豐子愷插畫的《開明國語課本》最為著名,這套書在1949年前共印40餘版次。經當時國民政府教育部審定,為「第一部經部審定的小學教科書」。當時教育部的評語:「插圖以墨色深淺分別繪出,在我國小學教科書中創一新例,是為特色。」  初小第1冊第1課只有2行;一行是孩子們的口吻:「先生早!」,另一行是老師的口吻:「小朋友早!」;另外一篇課文〈綠衣郵差上門來〉則為:「薄薄幾張紙,紙上許多黑螞蟻。螞蟻不作聲,事事說得清。」  豐子愷配圖意象優美  「我們看到這本書時也被吸引了」,趙炬說,當時在評選「老課本」時,編輯們曾有過不少爭論,這套書無論從技術,還是內容都獲得一致認可。課本篇目簡單,雖然話不多,卻朗朗上口貼近生活,加上豐子愷的配圖,構成一幅幅意象優美的兒童田園詩。  由於課本使用的是繁體字,為便於現在的孩子理解,再版時除將原來課本用影印方式呈現外,每篇課文都在下面用簡體字做對照。老課本出版後,起初並未引起注意,直到2008年,銷售突然呈現上揚趨勢,尤以《開明國語課本》銷量最火,終於在去年脫銷,趙炬社長坦言,「這是我們完全沒想到的。」  出版社發行部主任王明海表示,來自全國各地要求訂購《開明國語課本》的電話愈來愈多,以江浙滬地區最多,也有安徽、東北等地。有的學校甚至提出要一次訂購幾百本。最近隨著這本書受到媒體廣泛關注,訂貨的電話更多了,每天都能接到幾十通全國各地打來的訂購電話。

  • 現有教材有毒 老書重獲青睞

     民國時代的《開明國語課本》重印熱銷,大陸專家學者歸納其受歡迎原因,除了民眾對現有語文教材的不滿以外,還有就是課文符合兒童閱讀口味,而且書中充滿時下少兒讀物所缺乏傳統禮儀教育。  人大國學院專家李林林指出,中國孩子教材中國學的內容太少,比對中、日、韓3國小學語文教材,中國小學語文教材中國學的內容最少;課本中的國學比重至少應比現有篇目再加4到5倍。  北京15中校長邰亞臣表示,老課本帶給他溫暖的感受。教材中滲透著公平、正義、自由、愛與被愛等社會價值觀,處處體現生命間的微妙關係,展示人與人、人與動物之間的聯繫。  《上海市中小學語文教材》主編徐根榮指出,有些課文讓他品味再三、愛不釋手。書中的寓言、自然故事、生活趣聞、歷史傳說和兒童歌謠,都是符合兒童閱讀口味的妙文佳作。  相對於《開明國語課本》的暢銷,一本名為《救救孩子──小學語文教材批判》的新書也引起注意,此為民間研究團體「第一線教育研究團隊」研究報告,他們痛批現有小學語文教材「有毒」,甚至發出「救救孩子」的吶喊。  「第一線」認為,現有小學語文教材4大缺失:經典的缺失、兒童視角的缺失、快樂的缺失、事實的缺失,課文常捨經典文本而不用,側重說教,極少符合童心童趣,以及許多篇目內容失實,不符合歷史與常識。

  • 投書-民國語文課本為何熱銷?

     近日,由葉聖陶主文、豐子愷插畫的1932年版《開明國語課本》重印本,上市沒多久就買斷了貨,連出版社都沒貨。與此同時,同期重印的老課本系列在網上好評一片。  《開明國語課本》等老教材重印後引發的好評,恐怕不能用懷舊、復古等詞彙解釋,尤其當我們看到學生捧著它樂不可支,冷落現行《語文》課本的時候。  或許有人會拿諸如葉聖陶、豐子愷等大師參與編撰來說事,以致認為這是特定時期,「新文化」萌發以來,開放、開明的社會大環境使然。可是,當我們環顧目下,學生課本不但日益淪為說教的工具,不能不說學生「取捨」間,已然是一種現實的詠歎。  專家指出,現行語文課本存在「四大缺失」,即經典的缺失、兒童視角的缺失、快樂的缺失和事實的缺失。這些「缺失」在還原我們所謂素質教育本來面目的同時,更烘托出功利教育的主流現實。  一定程度上,這種功利的價值取向以致價值觀,不但拒載了課本中的童趣,亦使得很多當代「大師」們無法或不願,參與編撰《語文》課本這樣的基礎教育工作。這一點,或許和眾院校教授「被逼」去給學生上基礎課的怪相,如出一轍。  令人頗為糾結的是,雖然《開明國語課本》等老教材,熱了火了,但最終還是落得個「引為課外讀本」的局面,僅是有限地叩了一下我們功利教育的門板而已。當然,老教材取代現行教材亦非可取,但這70年前的《開明國語課本》著實令人汗顏,自是不容爭辯的事實。

  • 大陸國語課本吹起「民國風」

     大陸國語課教材颳起「民國風」,近來有書商重印民國時期編撰的國語課本,未料竟頗受好評、熱銷斷貨,讀者紛讚內容圖文並茂、淺顯易讀,且選文強調道德培養、著重人與自然關係,頗有今不如昔之慨。  明年是建國一百年,政治上中華民國對大陸而言仍是敏感話題,但社會文化界早已掀起「民國熱」,重新審視這一段長久被誤讀的歷史。  由民國時期著名文人葉盛陶主文、畫家豐子愷插畫於一九三二年出版的《開明國語課本》最近在大陸重印,據《重慶商報》報導,該書上架不久即熱銷斷貨,連出版社都沒貨,而同期重印的民國時期老課本系列,一課一圖的編排方式也都獲得讀者好評。  編排用心是受歡迎主因。以〈綠衣郵差上門來〉課文為例:「薄薄幾張紙,紙上許多黑螞蟻。螞蟻不作聲,事事說得清。」可見選文多強調自然與人、花鳥魚蟲、乃至貓貓狗狗的題材,幾乎構成一幅兒童田園詩,且符合一九二九年課程綱要制訂的「選文要蘊含文學趣味」的要求。  具獨立思考的開放精神亦是特色,例如《新選國語讀本》有篇課文:「先生時常對我們說,進退要守秩序,應對要有禮貌。但也有人說,秩序、禮貌是束縛自由的東西。照你看來,究竟應該怎樣呢?」  另篇邀約踢球的應用文也值得一讀:「敬啟者,會自組織以來,只有兩月,素乏練習,無從觀感。久仰貴會熱心體育,成績卓著…擬邀貴會諸君比賽足球,俾得取法大雅。想諸君亦必樂於贊同也。如荷俯允,請先示復為盼。此上,即頌健安。」此為民國時期小一生需培養的程度,汗顏!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