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閻麗夢的搜尋結果,共09

  • 流亡港科學家淪新冠陰謀論打手 紐時點出幕後指使者

    流亡港科學家淪新冠陰謀論打手 紐時點出幕後指使者

    曾參與新冠病毒研究的香港大學公共衞生學院研究員閻麗夢,自稱遭為了公開「病毒為陸實驗室所為」,先前在網路上公開其研究論文,雖然成為美保守派眼裡的英雄,但其論點不僅遭科學界否定,其受媒體專訪內容也被臉書標記「不實訊息」。對此,《紐約時報》表示,閻麗夢之所以替陰謀論背書,其實是逃亡海外的陸億萬富翁郭文貴,與川普前顧問班農所精心設計。 \n \n報導指出,早在1月時,在香港做研究的閻麗夢就聽到大陸出現新冠病毒,且政府正淡化處理,她並向以批評大陸政府聞名的Youtube節目《路德社》主持人王定剛透露此一消息,他與郭文貴及班農關係密切。 \n \n隨後,在郭文貴及班農安排下,閻麗夢坐上了赴美班機,還為閻麗夢找了住所和律師、訓練她上媒體,還替她連繫了保守派《福斯新聞》多位節目主持人,讓她上節目,藉此宣傳保守派的新冠病毒陰謀論,閻麗夢也成了保守派權威中的英雄。不過,郭文貴也曾向閻麗夢強調「不要讓自己與班農有關係,不要讓自己與郭文貴有關係」,「一旦提到我們,那些極端左派分子就會發起攻擊,說你有政治目的」。 \n \n報導稱,閻麗夢從研究者轉變為吹哨者,是兩個個別團體逐漸結盟合作的產物:一方是數目不大但活躍、試圖推翻中共的海外大陸人;另一方則是在美國影響力極大的極右派人士。這兩個團體都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中看到了推動自己立場的機會,對海外華人而言,閻麗夢的說法對推翻中共提供了利器;而對美極右派而言,不僅能分散川普處理疫情失敗,還可以升溫反華情緒。 \n \n不過報導也強調,大陸政府不願提供訊息、拒絕分享病毒樣本、阻止對病毒來源進行透明、獨立的調查,種種對最初疫情的掩蓋,反而加深人們對病毒來源的猜疑。 \n \n《紐時》指出,當前Youtube頻道與推特充滿了大量迎合海外反共華人的媒體,如《路德社》與,讓這些社群網站成為了錯誤訊息的迴音室;加上沒有可靠的中文新聞對往上的傳聞進行適時查核,謠言很快會被扭曲成事實,美國的極右翼媒體也越來越多地提供和接受海外中文媒體上的謠言。 \n \n即使臉書與推特等社群媒體已加強打擊謠言,但反而助長了這些假訊息媒體的聲勢,如根據SimilarWeb的數據,郭文貴旗下的兩個網站的訪問量,已從去年12月的不到500萬次,激增至上個月的1.35億次;而近期臉書與推特加強事實查核,也引起大批保守派人士轉向Parler等新的社群媒體上。 \n \n至於閻麗夢的新冠病毒為陸實驗室製造,不僅早已有科學家反對,《紐時》也指出閻麗夢確實研究過流感,也曾在全球頂尖的香港大學病毒學實驗室工作過,但據兩名認識她的大學員工說,她在這個領域裡是新手,而在新冠病毒疫情暴發的調查中是一名助理,不是負責人。 \n \n雖然閻麗夢曾在《福斯新聞》上稱如果她在香港說出真相,她將「被消失」、甚至遇害,在與同為科學家的先生大吵一架後,故於4月28日搭機抵美。不過報導指出,曾於2017年與閻麗夢相識的巴黎巴斯德研究所(Pasteur Institute)免疫學退休教授卡瓦永(Jean-Marc Cavaillon)表示,她的家人和朋友因為聯繫不到她很著急,向香港當局提交了失蹤人員報告。 \n \n另外,閻麗夢也在9月見到了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也曾提過「病毒可能是實驗室產物」的傳染病專家盧西(Daniel Lucey)博士,藉此找到一位可信的科學家來支持她的說法,不過盧西向閻麗夢的同行同伴表示「不認為病毒已被武器化」,會面很快結束。 \n \n至於閻麗夢在9月13日於網路上發表的論文,不僅是受到郭文貴資助的兩家非營利組織的支持,其內容也未經過同儕審查,被病毒學家立即駁斥這篇論文是「偽科學」和「基於猜測」。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免疫學家格隆瓦爾(Gigi Kwik Gronvall)表示,「它充滿了各種科學式的術語,亂七八糟地混在一起,看上去讓人印象深刻,但不能證實她的觀點」。 \n \n閻麗夢也在《福斯》節目上稱她的母親被大陸政府逮捕,不過《紐時》在10月通過手機聯繫其母親時,她說自己從未遭到逮捕,非常想和女兒取得聯繫,她已經有幾個月沒有和女兒通話了,並擔心女兒受到「新盟友」操控,稱他們阻止女兒和我們聯繫。 \n

  • 港流亡科學家稱新冠病毒是陸「超限生物戰」 慘遭科學界打臉

    港流亡科學家稱新冠病毒是陸「超限生物戰」 慘遭科學界打臉

    曾稱病毒是陸實驗室人工合成的香港流亡科學家閻麗夢再次發表論文,這次不僅堅持先前新冠病毒是實驗室造出,更稱是中共暗中推動的生化武器,並嗆其他科學期刊與研究者等數個當事方不顧科學而與中共「勾結」,引起大批網友關注。不過,由於此一論文與上篇同樣缺乏同儕審查,多位頂尖科學家也稱閻麗夢的論文缺乏科學根據,讓外媒形容科學界除了找尋對抗新冠疫情之際,還要忙於打擊假訊息。 \n \n發表首篇論文指控病毒是出於實驗室之後,雖然閻麗夢的推特很快遭到關閉,且相關新聞也遭臉書標明「不實訊息」,但她仍推出第2篇論文。據《每日郵報》9日報導,閻麗夢再次透過Zenodo平台發表論文,並稱新冠病毒是北京的「超限生物武器」,其規格已解放軍詳列的生物武器標準,影響不僅已遠遠超越典型生物武器,甚至稱被作為武器的病原體應是蓄意外逸而非意外。 \n \n此外,並對於學術界不重視「病毒人造說」,該論文也嗆這種科學謊言的規模與本質,正凸顯公衛界與學術界的腐化程度。 \n \n不過,《紐約時報》指出,多位科學家仍反控閻麗夢的論文缺乏科學根據。哥倫比亞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感染與免疫中心的美國病毒學家和副研究員拉斯穆森(Angela Rasmussen)就在閻麗夢發表的當日在推特上表示,「閻麗夢的第2篇研究比首篇還要更扯,她堅稱已記錄在基因銀行如RmYN02、RaTG13等新冠病毒都是『假的』,並稱在中共的陰謀下,才讓新冠生冠武器有自然演變的外觀」的說詞,根本是偽裝成科學證據,但實際上只是徹頭徹尾的災難。 \n \n耶魯大學疾病生態學家奧格布努(Brandon Ogbunu)也表示,科學界要想確定這個病毒傳播鏈中到底是哪些動物攜帶了病毒,可能需要相當長的時間,但這不可避免地令病毒起源描述中的某些部分含糊不清,這也給了陰謀論者利用進行仍在調查的問題,借題發揮。 \n \n《紐時》先前報導也指出,閻麗夢所上傳論文的網站「Zenodo」是不需要經過科學界同儕審查,反讓外界加深質疑她的政治動機。而在研究首頁中就指出該報告是受到「法治社會」(Rule of Law Society)以及「法治基金會」(Rule of Law Foundation)支持,兩個組織皆由川普前軍師、極右翼主義者班農(Steve Bannon)與流亡的陸富豪郭文貴所成立。 \n

  • 港流亡科學家稱「新冠病毒是人造」為真?紐時一句話狠打臉

    港流亡科學家稱「新冠病毒是人造」為真?紐時一句話狠打臉

    曾參與新冠病毒研究的香港大學公共衞生學院研究員閻麗夢稱為了公開「病毒為陸實驗室」所為,在逃亡至美後於13日在網路上公開其研究論文,引起各界關注。不過,她的推特帳戶在公布論文2天後就遭關閉,接受福斯新聞台專訪的錄影片段在臉書上也遭標註「不實訊息」,讓《紐約時報》直言,閻麗夢的論文缺乏科學界背書,仍無法證實病毒是出於實驗室。 \n \n報導指出,福斯新聞(Fox News)主持人卡爾森(Tucker Carlson)訪問閻麗夢,她在節目中指出新冠病毒是出於實驗室,且堅稱有「強力證據」,其中指控病毒是在大陸軍事計畫下,在大陸一間實驗實所製造出來,刻意擴散在大陸之外並作為生物戰的一部分,此節目片段後上傳網路後,立即在社群媒體上造成轟動,在影音網站Youtube上不久就有2百萬點閱,在臉書上也有近百萬點閱,吸引許多美國保守派人士轉貼。 \n \n不過,報導指出閻麗夢的說法並未經過科學證據檢視,且先前曾研究新冠病毒的科學家多數同意病毒是如蝙蝠等從動物傳播至人類等自然演變方式。雖然科學家無法排除出自如蝙蝠等實驗室內的研究動物身上所流出,但是藉由基因改造並刻意外流的可能性「幾乎是不可能」。 \n \n報導也引述許多頂尖病毒學家與公衛專家,其中多為駁斥閻麗夢所謂病毒是人為的「可疑」特徵。美國微生物學家貝雷佐(Alex Berezow)在美國科學與健康理事會(ACSH)網站上撰文指出,「最直接的解釋就是,她所謂的「可疑」基因特徵其實就是與其他新冠病毒的自然重組」。 \n \n報導指出,臉書與Instagram等社群媒體開始將卡爾森專訪閻麗夢的訪談貼文標記為「不實訊息」,並稱是在經過多方獨立查證後證明他們的說法是錯誤的。此外,閻麗夢所上傳論文的網站「Zenodo」是不需要經過科學界同儕審查,反讓外界加深質疑她的政治動機。而在研究首頁中就指出該報告是受到「法治社會」(Rule of Law Society)以及「法治基金會」(Rule of Law Foundation)支持,兩個組織皆由川普前軍師、極右翼主義者班農(Steve Bannon)與流亡的陸富豪郭文貴所成立。 \n \n另外,雖然川普與國務卿蓬佩奧也一度聲稱「病毒源自陸實驗室」,不過美情報社群對此並無共識,而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ODNI)4月30日也首次發表聲明指出,「根據廣泛科學界的共識,新冠病毒並非人造或是基因改造」。 \n

  • 稱「新冠病毒是人造」港流亡科學家推特竟遭關 可能原因曝光了

    稱「新冠病毒是人造」港流亡科學家推特竟遭關 可能原因曝光了

    曾參與新冠病毒研究的香港大學公共衞生學院研究員閻麗夢稱為了公開「病毒為陸實驗室」所為,在逃亡至美後首次於13日在網路上公開其研究論文,意圖證實先前說法。不過,他的推特帳號在15日就遭關閉,引起各界關注。雖然推特並未明確說明理由,不過由於閻麗夢的報告不僅是未在學術期刊刊登,也未經過同儕審查,可能違反推特自5月起打擊新冠假訊息的相關規定。 \n \n據《每日郵報》指出,閻麗夢13日加入推特,以@LiMengYAN119為帳號名稱,她隔天在推文中附上發布在資料平台Zenodo的新冠研究論文網站連結,引起大批網友關注與下載。該文指出,造成新冠肺炎大流行並導致全球91萬人死亡的新冠病毒源於自然界的理論雖廣為人們接受,但缺乏實據;反觀病毒還自實驗室的說法卻受到科學期刊的嚴格同儕審查。 \n \n該文稱,研究人員經過研究其基因組、結構性、醫學上及文獻上的證據,綜合研判後認為,這些證據與病毒源出自然的理論相悖;而從證據來看,新冠病毒是以蝙蝠身上的ZC45和ZXC21冠狀病毒作為樣板或基底所改造而來。 \n \n對於部分病毒學家認為「不能完全排除病毒從實驗室外逸的可能性」,該文也指出這種可能性很小;至於且沒有跡象顯示病毒基因組遭人為操控,閻麗夢團隊認為,病毒基因組的棘蛋白基因內確有跡證,顯示病毒基因組應是人工操控的產物。 \n \n不過,閻麗夢的推特帳號於15日就被關閉,雖然推特官方並對關閉她的帳號多做解釋,也不清楚閻麗夢是違反了推特哪一項規定,不過自5月起推特就開始打擊有關新涉及冠病毒的爭議或不實言論。 \n \n對此閻麗夢在接受福斯電視台專訪時表示,推特之所以要關閉他的帳號是因為「他們不想讓世人了解真相」,稱「科學界同時保持沉默...他們與共產黨合作,不希望讓人們了解真相,這就是為何我的帳號遭關閉,我很驚訝我竟然是中共如此希望消失的目標」。 \n \n閻麗夢公開研究論文至今已有一周。報導稱,部分科學家認為她的報告「毫無根據」且「不能給予任何公信力」。對於她認定病毒出於實驗室的說法,位於加州、世界著名的綜合性醫學研究機構斯克里普斯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安德爾森博士表示,從遺傳物質來看,病毒明顯是出於自然起源,「已有大量資料以及證據說明,先前也有諸多案例說明這是從自然演變而來;但關於病毒出於實驗室的說法,我們有的相關資料與證據是零」。 \n \n閻麗夢先前為香港大學公共衞生學院研究員,她於7月接受《福斯新聞》專訪時表示,北京在疫情爆發之初就知道會人傳人,但在通報他的上司、港大醫學院公共衞生學院教授潘烈文刻意忽略她的報告,在不得已之下,4月決定赴美提供證據。赴美後,閻麗夢提出「病毒出於實驗室」說法,並稱很快提出相關報告,也於13日上傳於網路。 \n \n不過,閻麗夢的研究報告也並未出版於科學學術期刊,也並未經過同儕審查,也就是尚未經過同行科學家檢視。報導也指出,閻麗夢的研究報告是在《法治社會》(Rule of Law Society)以及《法治社會》(Rule of Law Foundation),兩個組織皆由川普前軍師、極右翼主義者班農(Steve Bannon)與流亡的陸富豪郭文貴所成立。 \n

  • 閻麗夢 翻版王立強

    閻麗夢 翻版王立強

     美國福斯(FOX)新聞製作「重磅專訪」,自稱為香港大學病毒學研究員的閻麗夢(Li-Meng Yan),向外界披露了她有關新冠肺炎疫情的「真相」,稱大陸當局一早就知道人傳人可能並壓制訊息,又說自己家人遭到當局威脅,因擔心成為「李文亮第二」才赴美國尋求庇護。 \n 在西方媒體的包裝下,這位英文流利、身分真實的港大女研究員,似乎已經變成可以比肩李文亮的「吹哨者」,並且再一次證明只有西方「自由世界」才能容許吹哨者的存在。相信閻麗夢在大陸的親屬肯定會受到更大壓力,而這些又為她做「李文亮第二」積累了不少政治資本。 \n 但是,讓我們冷靜思考、觀察,眼前的這位閻麗夢並不像是「李文亮第二」,反倒和去年同樣由西方媒體「爆料」的那位「中國特工」王立強有幾分相似。首先,閻麗夢也好,王立強也罷,他們的經歷、人脈、任職,都或多或少給人幾分「真實感」。例如,閻麗夢確實在港大相關科系做研究,而王立強與其爆料的「上司」向心夫婦確實有交集,而這就為後續真真假假、虛虛實實的「故事」提供了一定可信度,也讓傳言多了幾分「真實性」。 \n 其次,閻麗夢和王立強所說的,只不過都是把媒體報導、社會傳言或人們基於既有立場所衍生出的一些認知,透過一個「真實的人」或「真實的故事」具象化,以驗證特定立場群體的判斷。譬如,王立強口中的「對台滲透」,民進黨已經當和尚念經,不知念了多少年,但就是因為有這樣一位「中國叛逃特工」在外媒爆料,才能挑起輿論興奮點。 \n 同樣,新冠疫情爆發後,各種陰謀論滿天飛,「李文亮事件」也的確讓大陸官方面臨較大民意壓力,此時閻麗夢的登場,在某些人看來,正應驗了那句網路流行語:「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尤其是網路社群把所有人切割成一個又一個小的同溫層,只要反復丟同一種觀點、同一類訊息,三人成虎的諺語在網路時代更顯威力。 \n 閻麗夢在專訪中並沒有提供所謂「一刀斃命」的證據,港大也證實她和相關研究的核心圈離得很遠。這次疫情突如其來,她作為學界中人,當然能聽到一些耳語,但她將其簡單編織,以自己及其家人的前途做賭注,變成大國鬥爭的工具,實在令人扼腕。 \n 這也道破了「閻麗夢事件」的實質,只是一場意在「出口轉內銷」的政治秀,和「王立強事件」別無二致。閻麗夢的登場,很難不與美方因《香港國安法》發起對中國新一輪攻勢相聯繫。 \n 歷史事件「第一次發生是作為悲劇,第二次則作為鬧劇。」事實究竟如何,走著瞧吧! \n (作者為智庫研究員)

  • 蘇泳霖》閻麗夢 翻版王立強

    蘇泳霖》閻麗夢 翻版王立強

    美國福斯(FOX)新聞製作「重磅專訪」,自稱為香港大學病毒學研究員的閻麗夢(Li-Meng Yan),向外界披露了她有關新冠肺炎疫情的「真相」,稱大陸當局一早就知道人傳人可能並壓制訊息,又說自己家人遭到當局威脅,因擔心成為「李文亮第二」才赴美國尋求庇護。 \n \n在西方媒體的包裝下,這位英文流利、身分真實的港大女研究員,似乎已經變成可以比肩李文亮的「吹哨者」,並且再一次證明只有西方「自由世界」才能容許吹哨者的存在。相信經過是次公開訪問,閻麗夢在大陸的親屬肯定會受到更大壓力,而這些又為她做「李文亮第二」積累了不少政治資本。 \n \n但是,讓我們冷靜思考、觀察,眼前的這位閻麗夢並不像是「李文亮第二」,反倒和去年同樣由西方媒體「爆料」的那位「中國特工」王立強有幾分相似。首先,閻麗夢也好,王立強也罷,都不是完全虛構的人物,他們的經歷、人脈、任職,都或多或少給人幾分「真實感」。例如,閻麗夢確實在港大相關科系做研究,而王立強與其爆料的「上司」向心夫婦確實有交集,而這就為後續真真假假、虛虛實實的「故事」提供了一定可信度,也讓傳言多了幾分「真實性」。 \n \n其次,閻麗夢和王立強所說的,只不過都是把媒體報導、社會傳言或人們基於既有立場所衍生出的一些認知、觀念,透過一個「真實的人」或「真實的故事」具象化,以驗證特定立場群體的判斷。譬如,王立強口中的「對台滲透」,民進黨已經當和尚念經,不知念了多少年,但就是因為有這樣一位「中國叛逃特工」在外媒爆料,才能挑起輿論興奮點。 \n \n同樣,新冠疫情爆發後,各種陰謀論滿天飛,「李文亮事件」也的確讓大陸官方面臨較大民意壓力,此時閻麗夢的登場,在某些人看來,正應驗了那句網路流行語:「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尤其是網路社群把所有人切割成一個又一個小的同溫層,只要反復丟同一種觀點、同一類訊息,三人成虎的諺語在網路時代更顯威力。 \n \n閻麗夢在專訪中並沒有提供所謂「一刀斃命」的證據,而港大方面也證實她和相關研究的核心圈離得很遠。這次疫情突如其來,她作為學界中人,當然能聽到一些耳語,但她將其簡單編織,以自己及其家人的前途做賭注,變成大國鬥爭的工具,實在是令人扼腕。 \n \n新冠病毒溯源問題的確還是個未解之謎。近期各國最新研究發現,阿根廷、西班牙、意大利等地發現新冠病毒樣本的時間,均早於去年12月底武漢首次爆發疫情的時間點。許多科學家也相信,新冠肺炎可能早就悄悄在全球流行,只是當時被誤診為流感,因而沒有引起各方注意。從此次國際輿論反應上看,閻麗夢的「爆料」似乎只是丟入大海的一粒石子,各國對她的說辭似乎並不感興趣。 \n \n這也道破了「閻麗夢事件」的實質,只是一場意在「出口轉內銷」的政治秀而已,和「王立強事件」別無二致。去年底的王立強事件,變相成為《反滲透法》和民進黨勝選的助攻手,但後來事情不了了之,故有人將其與「兩顆子彈」相提並論。而閻麗夢的登場,並未出現在美國發起「新冠溯源論」最強勢的3至4月,反而是在此時,很難不與美方因《港版國安法》發起對中國大陸新一輪攻勢相聯繫。 \n \n歷史事件「第一次發生是作為悲劇,第二次則作為鬧劇。」事實究竟如何,走著瞧吧! \n(作者為智庫研究員)

  • 港大病毒學家逃美爆陸隱瞞疫情 同院外籍院長一句話駁斥

    港大病毒學家逃美爆陸隱瞞疫情 同院外籍院長一句話駁斥

    目前流亡至美、去年底曾參與新冠病毒研究的香港大學公共衞生學院前研究員閻麗夢日前爆料,稱大陸早在1月證實病毒會人傳人之前的去年12月底就已知道此事實,但她的警告竟遭正在秘密研究病毒的上級、港大公衞學院教授潘烈文刻意忽略,甚至要求她保持沉默。對此,港大公衞學院院長福田敬二向透國電子郵件向員工表示,港大並未對新冠病毒進行秘密研究,閻麗夢所指控並不屬實。 \n \n據《南華早報》報導,福田敬二(Keiji Fukuda)表示,關於閻麗夢先前接受美媒《福斯新聞》專訪時對潘烈文以及港大實驗室的聯合主任、臨床及公共衛生病毒學家裴偉士裴偉士(Malik Peiris)等人的相關指控是不實的,這些專家並未參加所謂的「秘密研究」,他們一直致力於與大陸及國際專家團隊合作,力圖突破新冠病毒的相關研究。同時院方也批評前職員閻麗夢的指控,已傷害到前同事們的聲譽。 \n \n曾任世界衛生組織官員的福田敬二,在15日寄給職員們的電子郵件中進一步說明,稱閻麗夢口中稱的「發現」完全是謠言,並指出他之所以寫這封內部郵件給員工們,是出自於關切閻麗夢的推測已傷害最親密的同事們,他們都是在港大內是備受尊重的成員。 \n \n至於閻麗夢聲稱他與上級潘烈文曾秘密參與新冠病毒研究,福田敬二也表示不論是閻麗夢、潘烈文或是裴偉士,他們都不曾參與過祕密或者隱瞞新冠病毒相關研究。他指出,根據慣例,學院內確實有研究員參與對新冠病毒相關緊急研究與公共衛生問題,但非調查謠傳;這些研究是與多名大陸、香港以及國際同僚一同進行,其中大多數都已出版。 \n \n福田敬二進一步說明,在這些研究員的研究生涯中,曾參與SARS、H5N1、伊波拉等病毒造成疫情的相關研究,他們對這些疫情防控做出的貢獻也爲各大國際衛生組織、學術機構所認可。此外,他也警告現在社群媒體上已出現「敵意且誤導」的現象,呼籲他的同事們如果接觸到他人傳來的相關資訊,務必謹慎冷靜。 \n

  • 閻麗夢控陸隱匿疫情 港大駁斥

    閻麗夢控陸隱匿疫情 港大駁斥

     曾任職於香港大學的陸籍病毒學者閻麗夢10日在美國福斯新聞專訪上,指控北京隱瞞新冠疫情,更稱大陸政府早在去年12月就知道病毒會人傳人,引發譁然。港大於11日做出回應,表示閻的發言與校方理解的關鍵事實不同,更指她在去年12月至今年1月間並未進行新冠病毒人傳人的研究;同時提到閻現已離職,因此其觀點不代表港大。 \n 福斯新聞播出閻麗夢的專訪後,引發各界討論。閻麗夢曾任職的香港大學在11日發出聲明進行回應。聲明指出,閻麗夢曾為港大博士後研究員,因此校方尊重其個人表達的自由,但強調其意見並不代表港大,且指她在專訪中陳述的內容與關鍵事實不相符。 \n 港大表示,閻麗夢在去年12月至今年1月期間,從未在港大進行「新冠病毒人傳人研究」,她雖稱自己從大陸學者方得知病毒會人傳人,但並未有相關資料佐證;而她專訪中提到的重點表述與傳言雷同,並沒有科學支持;港大不會就傳言評論,也不會對此事進一步回應。 \n 美國福斯新聞對閻麗夢的專訪節目在美國時間10日晚間播出。閻麗夢在專訪中指控北京掩蓋新冠疫情。且時任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博士後研究員的她還被要求噤聲,不得發布疫情相關消息,否則會踏到「紅線」。 \n 閻麗夢指出,自己在去年12月就接獲香港大學的世衛H5參考實驗室指導員潘烈文的要求,表明希望進行「出現在大陸的不明呼吸道傳染病」研究;然而她向大陸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朋友請求提供更多疫情資訊及上報研究成果時,卻被警告「不要踏紅線」。她擔心自己有性命危險,才在4月底離港赴美。 \n 另一方面,閻麗夢指控港大醫學院公共衛生學院講座教授裴偉士對事件知情,也引來港大醫學院院長梁卓偉的不滿。他表示,港大聲明已清楚交代事件,自己不再另外回應,但只要民眾仔細看過聲明,就會理解更多事件背景。

  • 港大病毒學家逃亡美國 驚爆陸去年底就知病毒「人傳人」

    港大病毒學家逃亡美國 驚爆陸去年底就知病毒「人傳人」

    據美媒《福斯新聞》獨家專訪,曾在去年底參與新冠病毒研究的香港大學公共衞生學院研究員閻麗夢表示,根據與大陸醫生之間的對話群組,顯示去年12底就出現病毒人傳人,他相信大陸官方在1月宣布之前,早已知道此一事實,但他的上司、港大醫學院公共衞生學院教授潘烈文刻意忽略她的研究,要她「保持沉默與謹慎」,在不得已之下,決定赴美提供證據。 \n \n閻麗夢(Li-Meng Yan)在訪談中表示,她所在的香港大學擁有研究新冠病毒的頂尖實驗室,她之所以來到美國是要傳遞關於新冠病毒的真相。她直言,如果她在香港說出真相,她將「被消失」、甚至遇害,故在4月28日搭機抵美,向美國聯邦調查局提供相關證據。 \n \n閻麗夢指出,她是去年12月底時,全球第一批可接觸研究當時武漢爆發新冠病毒的其中一員。當時陸官方於去年12月31日通報,武漢出現類似SARS的不明肺炎後,她的上司、世界衛生組織顧問潘列文暗中請她研究到底在武漢發生了什麼事。 \n \n閻麗夢表示,由於大陸政府拒絕讓包括香港在內的海外專家赴陸調查,故她轉向請在大陸疾控中心的科學家朋友幫忙獲取更多資訊,而友人去年12月31日向閻麗夢表示,根據其他科學家在微信上的群組對話紀錄顯示,武漢當地已出現家庭群聚感染,相信當時病毒早已出現人傳人現象。 \n \n閻麗夢在訪談中,以一個來自大陸全國不同醫院的內科醫生組成的群組對話截圖表示,其中一名醫生詢問「是否有武漢醫生能夠提供更多相關這個類似SARS的病毒」,就有醫師回覆「別問了,這太敏感」,「我們不能討論,但我們都需要戴口罩」。不過,當閻麗夢將這些初步研究向潘列文通報後,他只是點點頭,並要閻麗夢繼續研究。 \n \n閻麗夢指出,1月16日時,她被要求再次與陸方聯絡,當時陸官方也開始提供些許病毒資訊。她在訪中表示,許多當時在武漢人傳人現象變得更惡化,有許多病患及時未能獲得治療與診斷,不論是一般民眾、病患,甚至醫生也沒準備好個人防護設備,政府也不准人們透露相關消息,醫生們都非常害怕,但他們不能說。 \n \n閻麗夢表示,但她將這些現象通報給潘列文時,反而要求她「保持沉默與謹慎」,以及「別碰紅線」,要不然我們都會陷入麻煩中。閻麗夢說,她認為這些資訊十分緊急,應該盡快向大眾揭露,但是潘列文什麼也沒做,即使等待數日後也沒回應,並指出她相信WHO顧問同時也是港大實驗室的聯合主任、臨床及公共衛生病毒學家裴偉士也知道病毒人傳人現象,但也未採取任何行動。 \n \n閻麗夢認為,發生這些雖然令人挫折,但並不意外,「我早已知道這些像WHO的國際組織與大陸政府及中共之間,早有貪腐現象」,「故基本上我也認了,但是我不希望這些誤人資訊向全世界傳播」。 \n \n雖然閻麗夢曾請求同為科學家的先生一起赴美,反惹火他並嗆「這會殺了我們所有人」;她只好在以年假作為掩護下,於4月27日獨自飛往舊金山國際機場,向海關表明她是來告訴美國關於病毒的真相,而在聯邦調查局也將她的手機作為證據後,讓她入境赴美。 \n \n報導指出,目前香港大學已撤下閻麗夢的網頁並撤銷職員網路權限與E-mail,校方並向《福斯新聞》表示,閻麗夢已不再是港大職員;基於對現職與離職員工的尊重,不會透露有關她的訊息。 \n \n另外報導也指出, WHO發言人以E-mail回覆《福斯新聞》表示,「潘列文與裴偉士並未直接替WHO工作,裴偉士是WHO的顧問,但不代表他是WHO的職員,也不代表WHO」。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