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關說中心的搜尋結果,共11

  • 3+11遭指防疫大破口 范雲現身回一句話

    3+11遭指防疫大破口 范雲現身回一句話

    華航機師染疫衍生諾富特飯店群聚感染事件,釀成台灣防疫大破口,民進黨立委范雲遭指是「元凶」,因她曾召開協調會,討論放寬航空機組員防疫措施。范雲今(31日)上午出席民進黨團大會後表示,這段時間大家防疫優先,這段期間沒跟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聯絡,「指揮中心已經夠忙了」。 范雲4月1日曾召開協調會,討論機組人員檢疫措施,由「5+9」(居家檢疫5天採檢陰性,再自主健康管理9天)調整為「3+11」。4月14日疫情指揮中心就宣布,4月15日起放寬國籍航空機組員返國檢疫措施,沒想到後來正因此一放寬,造成機師染疫破口,至今延燒不停;事後有網友翻出范雲曾召開該協調會,引發不少人批評范雲是此波防疫破口的「元凶」。 范雲今接受媒體聯訪時表示,陳時中部長也表達過沒有任何立委施壓或關說,一切尊重指揮中心,防疫優先,這段時間都沒有跟陳時中聯絡,指揮中心已經夠忙了。 另外,范雲被問及「為何這段時間都沒有更新臉書」時表示,這段期間大家以防疫優先,一切都已指揮中心說明為主,「我想這段時間壓力很大的人很多,那我的部分並不重要」。

  • 疫苗採購 陳時中:沒有立委能介入關說

    疫苗採購 陳時中:沒有立委能介入關說

    衛福部長陳時中3日說,指揮中心在新冠肺炎的疫苗購買上有一套有內部機轉。有法律顧問在這個採購小組內,進行檢測、評估、協調,有任何狀況就會透過疾管署內部系統呈報,「有必要會報告給我」。 陳時中強調,採購小組不會受外部影響,也沒有任何立委可介入疫苗採購,更沒有立委到疾管署關說疫苗採購。 至於傳出指揮中心也有向嬌生、默克、諾瓦瓦克斯三家藥廠接觸,陳時中說,每家廠商在臨床二期後都不錯,台灣都會陸續去接洽,從投資、預採購、真正採購、研究合作等,多方面、多觸角去洽談。

  • 謝明達當初回鍋中衛董座 有人肯定有人認取巧

    曾任台北市議員的中衛發展中心董事長謝明達收賄案昨被最高發院判無罪,但在捲入向包商收錢,關說捷運局人事案之前歷審都被判有罪,小英總統上台後卻還是二度讓他回鍋擔任董座,其實頗有爭議。連經濟部內部都有人直言,敢這麼做只是取巧中衛屬小單位外界不會多注意。    但是熟悉財經的綠營人士很肯定謝明達:「他是非常聰明的人,曾經是政治明星。」。謝是台大經濟系畢業,又有地方從政、政黨組織經驗,當初阿扁時期任用他當中衛中心董事長,完全是基於惜才。之後小英上台讓他二度回鍋,除了有為民進黨培育人才用意,主要也是因為他當過這個機構董事長,業務熟悉,放他回來這個位置比較沒爭議,否則外放其他大單位,世俗大眾又會講話。 這位綠營人士為謝明達極度抱不平,「當時他是明星、政治菁英,如果不是被這件官司纏身,可能會有更好發展。」。現在最高法院判他無罪,等於還他清白,但他人生際遇卻已因這件事大受影響。所以雖然之前謝被判有罪,但尚未定讞,民進黨基於人權理念用他並無不恰當。 但某經濟部人士私下直言,任用謝明達跟它的頂頭上司工業局無關,甚至也跟經濟部長無關,它們都是受命蓋章而已。政黨輪替後他回鍋自然是有黨政人士背後推薦,其實就是政治任命。把他放中衛中心,也跟其資本額僅7000多萬,是一個小單位,外界不太注意有關。

  • 南市佳里第二聯合活動中心BOT案延宕 民代官員互嗆

    南市佳里第二聯合活動中心BOT案延宕 民代官員互嗆

    台南市佳里第二聯合活動中心BOT案延宕多年,無黨籍市議員陳朝來23日進行市政總質詢時,批評市府民政局圖利特定業者,引發局長陳宗彥的不滿,對嗆這是「惡意指控」。陳朝來聞言還一度衝上前拍官員桌飆罵,雙方也互控「背骨」、「惡質」。  陳朝來質詢時,針對佳里第二聯合活動中心案,指有商人關說採OT方式蓋大樓,這讓地方無法接受,他更質疑有圖利特定業者的嫌疑,為何要蓋大樓圖利商人?  陳朝來還說,民政局原本已經發公文要建活動中心,卻突然要改建大樓,「這很明顯」。陳宗彥隨即起身怒嗆,「你隨意指控!」這是對民政局同仁的嚴重汙辱,並回嗆陳朝來「敢不敢放棄言論免責權?」  陳朝來聞言十分不滿,一度走向官員席對陳宗彥拍桌說,「你在兇什麼?」陳宗彥也不甘示弱,大聲回嗆「隨意指控啦!」陳朝來則回嗆「死鴨硬嘴杯」。  主席洪玉鳳數度制止無效,雙方後來更撕破臉互罵,陳宗彥罵陳朝來「背骨!」陳朝來也回罵「你才是背骨!惡質!」雙方唇槍舌劍,互不相讓。  事後,民政局指出,有關興建佳里區第二聯合活動中心案,絕無特定商人關說改採OT方式興建大樓。此案經多次與地方研商,加上預定地又是都市計畫商業區,為考量佳里區未來整體發展,進而帶動佳里區及周邊區域開發,才規畫以活動中心為基礎的BOT開發案,希望讓商業區土地發揮最大效益,並兼顧活動中心的功能。  民政局還強調,此案經2016年2月24日市政會議審議通過,採公開招標設定地上權方式辦理開發,但經提送市議會定期大會審議時,因陳朝來議員反對致駁回未果,讓此案未能進行後續作業;未來仍將持續與議會協調討論,使該開發案能順利通過,帶動佳里區及周邊區域發展。

  • 黃智賢:馬英九被起訴 司法真是蔡英文的血滴子?

    黃智賢:馬英九被起訴 司法真是蔡英文的血滴子?

    台北地檢署偵辦前總統馬英九涉洩密等案,認定馬涉刑法洩密、教唆洩密罪,通訊保障及監察法,以及個人資料保護法三罪,昨依法將馬起訴。政治評論家黃智賢在臉書PO出「馬英九被起訴,司法真是蔡英文的血滴子?」一文,並直言「柯建銘關說案,馬英九到底錯在哪裡 ?」 針對馬英九昨天被起訴,黃智賢表示她並非幫馬英九講話,她常批評馬英九對綠營惡勢力的軟弱,是讓台灣敗壞的原因之一,也常批評他,因為對同志無情,而打壓了藍營,而誤國。「但柯建銘關說案,馬英九到底錯在哪裡?」 黃智賢指出,馬英九和黃世銘要受罰我沒有意見,但用國會威勢關說司法的人,要受什麼罰 ?司法有沒有比例原則 ?台灣有沒有公理 ? 「馬英九是洩密,洩了柯建銘涉及司法關說的秘密!」黃智賢諷刺表示檢察官的起訴書,說來說去,就是說馬英九把柯建銘關說的事告訴羅智強,叫黃世銘向江宜樺報告,是侵害了柯建銘的人權。可是檢察官也知道,也承認馬英九沒有干涉黃世銘辦案。黃世銘本來就要偵結了,一但偵結,全國本來就會知道王金平和柯建銘涉嫌關說司法。但馬英九被起訴,蔡英文可就全贏 ! 黃智賢臉書全文: 馬英九被起訴,司法真是蔡英文的血滴子 ? 今天晚上10點,中天39台,夜問打權,我們談這個 ! 我不是幫馬英九說話。 我常批評馬英九對綠營惡勢力的軟弱,是讓台灣敗壞的原因之一。 我也批評他,因為對同志無情,而打壓了藍營,而誤國。 但柯建銘關說案,馬英九到底錯在哪裡 ? 打個比方,強盜搶劫,警察追強盜,闖了紅綠燈,還紅線違停。 闖紅燈的是黃世銘。 紅線違停的是馬英九。 結果這兩個人都被清算懲治,然後搶劫的嫌犯卻沒事,還洋洋得意,振振有詞 ! 馬英九和黃是銘要受罰我沒有意見,但用國會威勢關說司法的人,要受什麼罰 ? 司法有沒有比例原則 ? 台灣有沒有公理 ? 馬英九是洩密,洩了柯建銘涉及司法關說的秘密 ! 好大一個罪。 檢察官的起訴書,說來說去,就是說馬英九把柯建銘關說的事告訴羅智強,叫黃世明向江宜樺報告,是侵害了柯建銘的人權。 可是檢察官也知道,也承認馬英九沒有干涉黃世銘辦案。 黃世銘本來就要偵結了,一但偵結,全國本來就會知道王金平和柯建銘涉嫌關說司法。 但馬英九被起訴,蔡英文可就全贏 ! 1 獨派爽到不行,於是鞏固領導中心 獨派對陳水扁貪腐被逮到而坐牢,絕不接受 ! 因為只要是獨派,都有台獨這個護體神功,管你貪污腐敗無能謀私,都有正當性,本當無罪。 好大的膽子竟敢判扁有罪 ! 對綠營來說,報復乃是最佳防禦 ! 這樣對手下一次就不敢了。 起訴馬英九,獨派當然要對蔡英文鞏固一下領導中心,蔡英文有這些人是不剁,但有錢聲音又很大的獨派做保皇黨,當然很安心。 2 轉移焦點。 所以執政一塌糊塗,謀權營私這些事,還有誰會注意 ? 清泉崗毒品案,逾其乳瑪琳800頓吃下肚,一例一休哀鴻遍野,。 更不要說陸客減少,內需產業身受重傷,,,。 來一個起訴馬英九,馬上轉移焦點。 好神 ! 3 盤點司法界對綠營效忠的赤膽忠心 保防法和黨產條例要有用,要有司法乖乖聽話,全力配合才行。 不然法律訂出來卻沒有司法嘍囉幫忙起訴定罪,那有什麼用? 所以陳師孟出來罵司法要除垢,說司法敗類是黨國打手。 然後黨產會顧立雄立刻勝訴,馬英九立刻起訴。 時間好巧好方便 ! 4 殲滅反對勢力 不只要殲滅國民黨,更要殲滅所有反對民進黨的勢力。 什麼工具最有用 ? 當然是司法。 台灣還有人不懂嗎 ? 5 威嚇社會和媒體,寒蟬效應發酵。 大家都長了眼睛,大家都會懂這個意思。 民進黨做什麼事都可以。 別人呢? 就千萬都不要有小辮子被逮到。 人民最佳策略就是,對民進黨百依百順,那就包你啥事都沒,平安吃百年。 馬英九對綠營已經是夠軟弱了,可是因為他是藍營最最指標的人物,既然他可以軟土深掘,當然斬他 ,以竟效尤 ! 6 砍頭效應 ! 蔣介石銅像被砍頭,這是一種象徵意義。 砍了馬英九,也是一種象徵意義。 今天晚上10點,中天39台,夜問打權,我們談這個 !

  • 涉及公安A3、A4類違建增長 議員質疑

    涉及公安A3、A4類違建增長 議員質疑

    桃園市長鄭文燦上任後發生新屋火災,後整頓違建喊出「該拆就拆」,但市議員萬美玲、舒翠玲、魯明哲等人指出,違建不減反增,質疑是否政策性緩處理?甚至質疑市府設有「關說中心」,市府秘書長游建華嚴正斥責這種說法,他表示,沒這種單位。

  • 社論-回歸事理 還給馬英九公道

     開宗明義,看來不但台灣的許多政客是用特殊材料做的,某些媒體和部分民眾也不遑多讓,都是沒有原則、不講是非,實在讓人難以理解,台灣豈真能理盲濫情到此地步?若說政治不是絕對的黑白分明或許可以理解,同情弱者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但社會總不能沒有起碼的是非,能夠置原則於完全不顧,只在技術問題上面打轉,如果真是權貴干預司法可以無事,我們未來將何以教忠教孝,如何要求民眾遵守法紀?這樣的國家能有前途實在未之有也!  最近一個多星期以來的政壇紛擾,實在不宜也不能用簡單的政治或權力鬥爭來加以看待,這裡面牽涉到原則和技術的不同層面,也和誰能掌握話語權有關。只要稍微和國際媒體或各國駐華官員談及此事,細看監聽譯文內容,各國涉及類此案件的任何官員都只有自行或被迫引咎下台一途,各位民眾稍微用點起碼的普通常識,大概很少人還能得出這不是干預司法,只是關切而非關說,只是討論通案而非具體個案的結論。當前台灣社會的某些反應只能說明,台灣對政治和民主及法治的認知都還處於初級階段。  這些年來,大家一直對台灣的民主法治引以為傲,篤信司法獨立的原則,任何政黨、個人不能也不敢公然碰觸、違反司法獨立的原則與精神。許多人一再拿此來和中國大陸做區隔對比,嘲笑對方,說要以價值來凸顯兩岸的差距,滿足自我的優越感。結果碰到具體的個案,明顯的司法關說,整個社會、部分民眾及許多的媒體居然能夠把原來站在法理正義的一方批評到體無完膚,只在技術層面多所著墨,這種人情、事理不分的情形實在讓人匪夷所思。難道這就是大家引以為傲的台灣?  仔細觀察這一個星期以來台灣的各種評論和報導,除了極少例外,沒有人敢由原則面出發,對包括王金平在內所有涉案諸人的不當司法個案關說一事表示茍同,大家對立法院已成「喬事中心」頗為不滿,但許多人卻是避重就輕的從技術面出發,批評馬英九不應一下子就將全案定性為司法關說,趁王金平不在國內用偷襲的方式,對付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立法院院長,說他不近人情的作法太過嚴苛,甚至有點莽撞,他不應在考紀會開鍘之前就先下指導棋,明白表示王已不適任院長等等。好像王固然不對,馬則更為差勁。  坦白的說,馬總統怎麼說並不重要,但大家不妨捫心自問,這事若不是關說還是什麼?台灣民眾一方面痛恨關說,但自己一碰到事情,第一個直覺的反應就是要到處找人關說,難道不是?大家都知道司法關說尤其不能容忍,但對這次情事卻可以因為事不關己而濫用同情之心,難道真要等到因為碰到他人關說,自己因而受到不公平的裁判時才要叫哭喊痛?那些國民黨大員、司改會、檢改會和那些素來自以為是,誓言要要追求社會正義的人,這次難道都死光了?還是大家都認為雙重、多重標準,凡事因人而異才是事務應有的本質?  本報絕對不是認為馬英九處理本案一無瑕疵,也不認為程序正義並不重要,如果有所謂的非法監聽也該徹查到底,馬英九不但在戰略上輕忽對手,更犯了戰術上不夠重視對手的錯誤,沒有牢記不打沒有把握的仗,不打輸不起的仗的警語,未待輿論發酵抨擊權貴干預司法,在社會形成共識之前就幾度親上火線,造成缺乏迴旋的戰略縱深、盲動、或至少是策畫不夠精準的結果,把自己搞到幾近滿盤皆輸的窘境,但這些技術性的失誤不能推翻原則的正當性。  外界一直以王金平沒有敵人,馬英九沒有朋友來形容兩人的個性和行事作風,沒有敵人的正面是圓融和諧,負面是沒有原則、專和稀泥;沒有朋友好是潔身自愛,壞是剛愎自用,恃才傲物,兩人都有值得檢討調整之處。於此,我們要強調的是,如果今天的台灣權貴違法,政治人物不當關說、甚至到了干預司法個案仍能網開一面,無法處置,民眾也能甘之如貽,台灣以後也別再自欺欺人的高喊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甘脆就承認人人平等只是個騙人的幌子,有些人就是比一般民眾更平等一些,不然大家還要或還能怎樣?  至於此事對兩岸關係的影響,對台灣政局的衝擊,馬王關係的何去何從,行政、立法部門將來如何互動,民進黨如何處理自己黨鞭的問題,當然也是各界關心的部分重點,但問題癥結還是在要先搞清楚問題的本質,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如今大家都在等著看最後的結果。

  • 綠中國事務會 議論藍鍘王金平

     民進黨今天召開中國事務委員會,立法院長王金平涉關說遭國民黨撤銷黨籍,成為焦點,前黨主席蔡英文等人主張國會議長應中立化。   此外,民進黨發言人林俊憲上午召開記者會,公布民進黨民調中心民調。他說,有70.2%的民眾認為總統馬英九迄今對關說案的處理方式不適當,16.3%的民眾認為適當,並有64.9%的民眾認為特偵組監聽並公布通話內容是違法的。   民進黨主席蘇貞昌取消和馬總統辯論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馬蘇辯破局。但前黨主席謝長廷向馬總統下戰帖,他說,其實電視辯論可以更改題目,辯論這次關說案風波的處理過程是否破壞憲政,以提升民眾的憲法意識,並讓人民了解問題的嚴重性。   中國事務委員會中,因關說案掀起的政治風暴也成為焦點。據轉述,前民進黨秘書長吳乃仁說,監聽的許可程序、實施時間、涉及的犯罪等,至今司法部門還沒提出說法,應讓民眾了解非法監聽的嚴重性。   蔡英文則提到國會自主性,她認為馬總統的做法,違反民主國家議長中立、國會自主等原則;很多國家的國會議長都是超越黨派,不會因政黨內鬥影響職務。   前國安會秘書長邱義仁說,馬總統缺乏政績,若未來立法院戰場形成不斷的焦土對抗,對馬總統來說,是得到政治上的保護傘。   前行政院長游錫(方方土)也提出,應該修立院組織法,明訂議長不會因撤銷黨籍而喪失立委資格,讓立法院長有議長中立性,並追溯自9月1日起實施。1020912

  • 短評-政治莫拉克

     2009年的莫拉克風災對馬政府傷殺力之大,必須靠著撤換閣揆、內閣全面改組的大動作來止血。這次司法關說案猶如「政治莫拉克」,當狂風巨浪來襲,可預見又是一場複合型的超級災難,馬政府要如何抵擋滾滾而來的政治土石流?  即使請託關說是政壇存在多時的陋習,終究仍有一條紅色界線,當立法院長王金平、法務部長曾勇夫涉入司法關說案,不僅跨越那道警戒線,兩人敏感身分,更使案情升高到接近scandal(醜聞)的等級。  從經驗法則,斷尾求生是政治危機處理的開端,曾勇夫請辭是最基本動作,後續的危機控管才是關鍵,隨著政局演變,要不要對王金平黨紀開鍘或移送立院紀律委員會,牽動著敏感的馬王關係,這場「政治莫拉克」逐漸進入颱風眼。  對王金平祭黨紀,政治影響面既深又遠,繼任議長人選能否穩住陣腳仍是未知數,倘若國會生態大亂,執政黨推動諸如核四公投、服貿難度提高,更遑論馬王決裂後,還可能引爆黨內權鬥,明年7合1甚至是2016選舉又要如何鋪排?  倘若執政黨對王金平司法關說刻意冷處理,既不動黨紀、也不送立法院紀律委員會處理,這與勸退曾勇夫豈不是兩套標準?從賽局理論來看,民進黨若先一步黨紀處分柯建銘,執政黨就很難向社會交代,同樣無法過關。  一場司法關說案,釀成馬政府空前的執政危機,馬政府必須緊急開設防災中心,風暴才正要開始。問題是,馬政府想清楚防災救災策略了沒?

  • 利潤中心制 改革油電業

     過去十年來,寬鬆的貨幣政策成為解決金融危機的救火隊,如今我們嘗到百物齊漲的苦果!在這一波的物價狂飆下,即使有經濟成長,也不會就此緩和緊張。畢竟在漲價有理的年代,所得重分配的戲碼還會以各種的型式不斷出現。  節能環保固然好,不過節能環保並不等同於漲價有理;更不能成為政府替人民認賬買單的藉口!在高油價的年代裏,除了分散貨源與改分期購入之外,還要提高產出的附加價值才能降低其影響。  究其實,經濟成長的原動力就是要有突破現狀的決心,發揮有創意的想像,去追求更高層次的生活享玩;而經濟政策則要成為孵育商業構想的溫床,因勢利導民間的資金到位與人才投入;並鼓勵長線思考的行為,好發揮投資綜效,以避免投機與短線操作,坑殺了社會的善意與互信基礎!  馬總統宣誓要建立廉能政府,行政院也說過要革新中油、台電的管理績效。改革油電產業的體質,應當要做到以下的具體事項:  一、打破共犯結構,任用新世代的管理技術人力;二、減少行政指導的權限,公開關說與說項流程;三、爭取企業內部支持,將各廠改為利潤中心制;四、建構技術移轉、訂價與採買議約的競爭機制;五、破除層層轉包,讓工程與監督的層級扁平化;六、進一步要促成外國油商能到台灣的加入競爭。  首先,將發電與煉油廠改為利潤中心制,讓台電公司轉型為集團公司,允許各廠在國際市場上進行議約採買,特別是補足偶發性需求與能源價格波動的避險上;其次,將中油的儲油槽公開招租,讓國外油商的參與改變國內的競爭生態;最後,並能改變國營事業會計科目的定義,讓事業績效的計算指標,能釐清後任與過往決策的責任歸屬,像將冗員的薪資與政策配合的成本資本化,好讓當期的公司收益反映改革與競爭成效。  經濟再成長,靠的並不是增加硬體設備的投資;而要發揮設備效率,激發人心對生活素質的正面期待;更要打破政策長期為特定利益服務的自我設限。而有限的政府預算,則應當用於獎勵創意提案,以增加民間資金的投資綜效;同時要慎重解析各項民生資訊,以減少恐慌預期,和上下其手的空間;更要主動出擊結盟,以參與全球供貨與能源的開發掌握。(作者為台大國際企業系副教授)

  • 耍特權?馬以南要壹週刊澄清

    耍特權?馬以南要壹週刊澄清

     《壹週刊》去年報導總統馬英九的大姊馬以南,涉耍特權施壓教育部讓小叔擔任大學校長,還關說婆婆住進市立安養中心,馬以南憤而向周刊求償,一審判馬勝訴,她十二日親自到高院出庭,強調總統家人沒使用特權,是周刊不實報導,周刊律師則嚴正捍衛媒體的新聞自由,表示記者已善盡查證責任。  馬以南昨天由律師陪同低調現身高院民庭,要求《壹週刊》澄清真相,並為破壞她個人和家人的名譽道歉。她受訪時指出,六十七年來第一次打官司,只因《壹週刊》消費她高齡百歲的婆婆,再三虛構事實壞她名譽。她舉例,自己進出民庭一樣走安檢門,怎麼會耍特權?  《壹週刊》的辯護律師則以大法官解釋文,強調記者只要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就可以報導,且記者當時已善盡查證責任和平衡報導,我國是資訊流通的法治國家,馬總統一向尊重新聞自由,應該要讓每個人都有講話的權利。  高院昨天並傳喚兆如安養中心前院長陳敏雄作證。陳敏雄說自己去年五月即因和董事長不合離職,當時新聞尚未報導。在位期間,他不是第一線人員,也未接到關說。但他強調,依內政部規定,安養中心根本不能有外勞。高院明年元月十六日將再開庭審理。  馬以南控告《壹週刊》求償兩百萬元的民事官司,士林地院去年底判《壹週刊》須賠償一百廿萬元,並在四報頭版刊登半版的道歉啟事,刑事加重誹謗部分仍在士林地院審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