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阮高祺的搜尋結果,共03

  • 華府看天下-阮高祺走進歷史

     越南前總理阮高祺,上個月二十三日在馬來西亞的首府吉隆坡死了,享年八十歲。 \n 空軍飛行員出身的阮高祺,在南越的將領中,是有名的花花公子,一生結過三次婚,第二任太太是空中小姐,非常美麗,但還是經常拈花惹草,流亡美國加州時,太太一度自殺,是否因為阮有外遇,不得而知。 \n 一九七五年四月底越南淪亡時,阮高祺是最後一位駕著直升機逃離越南、飛往外海的美國軍艦,頗有堅持到底與越南共存亡的味道,但他也是最早(二○○四年)返回越南,並替越共政權說好話的前越南領袖,和他昔日堅決反共判若兩人,所以很多流亡美國反共的越南人,視阮為叛徒。他的情形和上世紀六十年代返回大陸向中共靠攏的李宗仁類似。 \n 六十年代中期阮高祺以總理身分帶著漂亮的太太訪問台灣,在台北期間,曾逛中華商場(現已拆除),招搖過市,路人圍觀如睹,頗為轟動,但好景不常,曾幾何時成為亡國之君。西方新聞報導說,阮氏曾貪汙鉅款,在美國可過闊氣的寓公生活,若觀諸他在加州經營酒舖及在南方路易絲安那州養蝦維生,似乎不像腰纏萬貫,阮高祺自己也說過:「如果我真貪了那麼多錢,大可消遙自在的過著帝王生活,何必辛苦做生意,而且兩次都失敗」。 \n 說到貪汙,南越前總統阮文紹在南越淪亡前夕,搭乘專機飛往台灣,據說飛機上有價值一千五百萬美元的黃金,真相如何,台灣當局應該清楚,因為阮文紹四月二十五日飛抵台灣時,已不是總統(四月二十一日辭職),不再享有元首級的外交禮遇,機上是否攜有大量黃金,台灣海關很容易檢查出來。 \n 蔣介石總統一九七五年四月五日去世後,蔣經國寫有《守父靈一月記》,四月二十六日那天,有如下的記載:「近日聞前越南總統阮文紹氏來台,深有所感,彼為一反共領袖,今在內憂外患之中,不得不出國,吾人自應予同情並以禮遇之,特囑人贈送水果,以示安慰」。 \n 蔣經國明白指出阮文紹是前總統,但說應同情並禮遇,只是不知這禮遇包不包括通關在內,還是只是在台暫居的禮遇。後來阮文紹由台轉往英倫定居,因有一子在英國念書,不過最終還是移民美國,住在波斯頓郊區,二○○一年終老於斯,雖然美國在越南存亡關頭置他於不顧。陳香梅是阮文紹的好友,阮氏由英轉美定居,據說陳曾予協助。 \n 阮高祺和阮文紹是政敵,不過倆人卻是南越亡國前的正副總統,身死異域的結局也同。阮高祺擔任總理時,為展現其鐵腕統治,曾對越南華裔開殺戒,一華裔富商被其以屯積居奇的罪名在西貢鬧市中公開槍決,所以此人手上染有華人的血債。 \n 在阮高祺之前,有南越第一夫人之稱的陳麗春,也在今年四月於羅馬過世,越戰期間這些曾經顯赫的風雲人物,相繼謝世,象徵著那個動亂的時代已經成為後人憑弔的傷心史(《華盛頓郵報》老牌記者卡諾Stanley Karnow著有《越戰史》一書),較為諷刺的是:把南越葬送了的季辛吉依然健在,還意氣風發的著書立說,大談他對美中關係正常化的歷史貢獻,所幸台灣在這個過程中存活下來,沒有成為第二個越南。

  • 林博文專欄-越戰幽靈糾纏美國

    林博文專欄-越戰幽靈糾纏美國

     最近有兩件事又令人想起越戰。 \n 一是做過越南總理、副總統的阮高祺(見圖,美聯社照片)病逝吉隆坡,享年八十歲;二是美國老外交記者馬文.柯爾布(Marvin Kalb)和他的女兒狄波拉.柯爾布(Deboroh Kalb)合寫一本:《陰魂不散的遺產:越戰與美國總統從福特到歐巴馬》(Haunting Legacy),華府布魯金斯研究所出版。 \n 美軍於一九九一年把入侵科威特的海珊軍隊趕回伊拉克之後,老布希總統興奮地喊道:「美國從此把越戰症候群一腳踢開了!」 \n 事實上,美國不但沒有除去越戰症候群,越戰的陰影一直籠罩白宮,從來就沒有消失過,直到今天,歐巴馬還是被越戰的鬼魂牽著鼻子走。儘管他口口聲聲說完全不受越戰所左右,越南淪陷時(一九七五年四月),他還不滿十四歲,但他上台後增兵阿富汗的決策,卻凸顯了他的心中確有越戰的陰影,媒體也就把阿富汗戰事稱之為「歐巴馬的戰爭」。等於當年媒體把歷時十載的越戰稱為「詹森的戰爭」或「麥納瑪拉的戰爭」及「尼克森的戰爭」一樣。那是洗不掉的歷史標籤。 \n 美國從杜魯門時代的韓戰開始就擔任「世界警察」的任務,這場戰爭美國沒有輸也沒贏,但肇始了美國在亞洲的軍事行動,亦為插手越戰揭開了序幕。其結果是五萬八千美國子弟戰死中南半島,越南還是淪陷,西貢被改名為胡志明市,華府多了一個林瓔所設計的越戰紀念碑。當年在CBS和NBC跑外交新聞的柯爾布指出,美國近代外交史上有兩件事一直是歷任國家領導人的歷史負擔,也可說是揮之不去的心頭陰影,第一件是一九四九年蔣介石政府被中共趕出大陸後,右翼的共和黨政客就不停地在質問:「誰失去中國?」意思當然是指民主黨政府把中國丟掉了,民主黨要承擔責任。第二件就是越戰徒勞無功的教訓。柯爾布說,失去中國和越戰打敗,無時無刻不在提醒白宮主人不能重蹈覆轍,否則將會留下歷史臭名。 \n 因此,從福特到歐巴馬,每一個總統都會牢記這兩件大事。有的總統比較小心謹慎,如柯林頓始終不想出兵解體後的南斯拉夫亂局,直至波士尼亞的穆斯林被塞爾維亞人屠殺至血流成河,才勉強出兵。老布希亦算謹慎,一九九一年沒有直搗巴格達,趕走海珊,有人罵他喪失良機,更多的人稱贊他適可而止。他的兒子小布希剛好相反,打阿富汗也許有點道理,侵略伊拉克,則是美國對外關係史上最愚蠢、最沒必要、最具副作用的一場戰爭。小布希越戰時不敢到前線當兵,憑藉關係在德州當航空警備隊,侵伊戰才開始都穿著飛行裝在「艾森豪號」航空母艦甲板上慶祝「任務完成」。鳴呼! \n 美國在甘迺迪總統的時代開始介入越戰,可說是「壞的開始,就是失敗的一半」。在中情局、白宮官員以及駐越大使洛奇的主導下,策動軍人發動兵變推翻吳廷琰總統,越南政局從此即逐步掉進地獄,當權者一蟹不如一蟹。七月二十三日去世的阮高祺就是一個只會吹牛,只會享受而毫無領導才幹與治國能力的下駟!一九六五年八月中旬,留著小鬍子的阮高祺帶著他那位空姐出身的漂亮妻子逛台北中華商場、西門町的鏡頭,筆者印象猶深。他們一票人吃「點心世界」、喝冰鎮酸梅湯、住圓山大飯店,神氣得不得了!打過古寧頭大捷和八二三砲戰的胡璉(伯玉)被派往西貢當大使,蔣介石也許認為這位戰將可以把對付共軍的經驗提供給西貢政府。蔣介石估計錯了,越南將領根本就不需要胡璉的意見,他們根本就沒有鬥志,不想打、不能打也不願打,爭權奪利搜刮巴結才是他們的第一要務,反正有數十萬美軍幫他們賣命。深諳歷史的胡璉一定在內心深處看不起那批越南將領,志不在戰場的越南將領也不會把胡璉放在眼裡。即使是中華民國駐越顧問團團長柯遠芬亦發揮不了作用。 \n 阮高祺逃到加州後,開了一家酒莊,生意欠佳;投資路易斯安那捕蝦,又告破產。在曼谷結第三次婚,七年前跑回越南對越共歌功頌德,公開說目前的越南不適合實行民主政治。這個被歷史所唾棄的「敗軍之將」,最風光的日子就是美國捲入越戰最烈的時代,在戰火中、在美軍的保護下,過著花花太歲的生活。俱往矣!

  • 越南風流前總理阮高祺過世

    越南風流前總理阮高祺過世

     越南前總理阮高祺(見圖,美聯社)廿三日在馬來西亞過世,享年八十歲。 \n 在越戰期間的風雲人物中,阮高祺是其中最特出的一位。他沒有任何出色的政績或戰績,令人矚目是因為他壯年得志、飛揚跋扈,位居總理高位依然不改「花花公子」本色。 \n 人們對於阮高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無論何時,留著帥氣小鬍子,精瘦結實的他,都是一身裁剪合身的戎裝,足登高統馬靴,腰間掛著手槍,繫著紫色領巾,口含煙斗,不可一世。 \n 阮高祺的妻子極其美艷,但阮高祺仍然到處拈花惹草,甚至為了取悅女孩而出動軍方直升機,也常像美國牛仔動輒拔槍顯威風。也因為如此,他成為國際媒體寵兒,越共則把他當作南方貪汙腐敗代表。當年統籌越戰的美國國防部長麥納馬拉,在回憶錄中稱他為吃喝嫖賭全能的「人渣」。不過美國為了自身的利益,還是在背後支撐他。 \n 阮高祺出身空軍,位居要津後仍然喜歡自己駕機飛來飛去,甚至於一九七五年西貢(胡志明市)淪陷當天,他都還是自己駕著直升機,逃往停在外海的美國軍艦。 阮高祺後來流亡美國,定居加州,低調地經營小酒店維生。二○○四年時,阮高祺到訪越南,成為越戰結束以來首位返國的前南越領導人。二○○五年時,阮高祺決定偕妻返越定居。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