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防洪設計標準的搜尋結果,共07

  • 砍掉重練 以新思維重啟治水計畫

     上周中南部暴雨襲擊,讓全台在無颱風侵襲的情況下,許多都市道路變成汪洋、小河,也因此出現僅見的9縣市為暴雨停班停課;展望未來,類似的豪雨、暴雨可能成為常態。因此,我們建議政府,立即暫停所有治水相關預算的執行,重新檢討、審視各計畫,以新思維、新標準推動治水計畫。 \n 這次暴雨帶來嚴重的災害,民眾生命財產受損,許多人交相指責政府,認為95年推動的「8年1160億元」的治水計畫、103年推動的「6年660億元」流域治理計畫全然無效,過去數十年投入數千億元的結果還是各地無法避免淹水。 \n 這次水患是否涉及人謀不臧,在無確切證據下可暫且不論,但以工程設計的眼光看,所有公共設施、建物都有其基本的設計標準要求。以水利設施而言,大致的準則是:台北淡水河防洪標準以200年洪水頻率為標準,中央主管的河川防洪標準為100年,縣市管理為50年,區域排水設施為25年,都市雨水下水道則僅為5到10年的洪水頻率標準。而這次許多地區降雨量確實超過治水設施的設計標準,多處超過500公釐,高雄超過200年洪水頻率,因此未必能歸責於「防洪設施無效」。 \n 但在這次暴雨後,台灣是該深思檢討並修正這些標準了。因為類似這次暴雨,已非單一且獨立事件,而是逐漸成為常態性氣候的「新常態」,只要稍微回顧過去,單是近1年內,各地出現暴雨造成都市積水泛濫就有10多次,例如6月初北部暴雨,新北6區因此停班停課,去年10月也出現過東部、南部豪雨成災。 \n 如果看看國外,也可發現幾乎所有國家都飽受天災之苦。日本7月才發生豪雨成災並導致上百人死亡的悲劇,美國中西部6月洪水泛濫成災,菲律賓8月豪雨造成首都周圍5萬人撤離。這張清單幾乎可以無限延伸,因為全球都受到氣候變遷的影響。 \n 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的報告就指出,氣候變化已經全世界所有的大洋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全球各地熱浪和暴雨等極端氣候日益加劇,未來除非溫室氣體的排放得到控制,否則這一問題很有可能大幅惡化。世界銀行的報告也指出,沒有哪個國家能免受氣候變化的影響。 \n 根據統計,上世紀1950年到1960年,全球極端氣候只出現了13次,但1990年到1998年之間出現72次,進入21世紀後頻率更高。根據歐盟研究中心報告,過去30年,極端氣候每年造成3000人死亡,但到世紀末的2071到2100年,這個數字將暴增至15萬人,顯然極端氣候將會是未來各國都要面對的大問題。 \n 很不幸的是,台灣很可能是氣候風險偏高的地區。去年波昂會議舉行時,國際組織「德國監測」曾發表一份今年的「氣候風險指數報告」。這個報告是根據颱風、暴雨和乾旱等極端氣候造成的死亡人數及財產損失,對全球各國作出風險評估,結果台灣高居第7名。 \n 如果我們不及早思考、因應,未來數十年,台灣各地可能要頻繁的承受極端氣候帶來的傷害。鑑於過去與現在的治水計畫,無一例外的是根據舊思維與舊標準制定,因此我們建議先全面暫停所有治水計畫,重新檢討修正後再推動。 \n 而檢討修正方向,第一點是提高所有治水工程的設計標準,因為面對極端氣候成為新常態的時代來臨,過去標準顯然完全不能適用。第二點、也是最重要與最根本的是:放棄過去惟「工程是王」的治水思維,以新思維思考未來。 \n 台灣過去的治水是以工程為主軸,加高各種堤防、防水設施,但這種方式顯然已窮盡,因為工程一定有設計標準的上限,面對未來不知到什麼程度的極端氣候,再高的堤防也難防治水患。因此應由整個都市計畫甚至區域計畫的眼光著手,從河川滯洪帶到都市內的滯洪池規畫,再到低窪地區建物設計標準的重訂,能吸收短期暴雨並逐漸釋放的「海綿城市」的打造,都該列為治水計畫的重點。這些計畫誠然不可能短期完成,可能要花數十年逐漸改造,但,總要有一個起步。

  • 台南市10年防洪標準 蔡育輝批規劃錯誤

    台南市10年防洪標準 蔡育輝批規劃錯誤

    海棠輕颱一夜大雨讓半個台南市大淹水,台南市議會國民黨團發言人蔡育輝今天指出,中央與地方政府在市長賴清德任內編列的治水經費超過300億元,結果仍是遇大雨就淹水,全因採取24小時累積雨量250毫米的10年防洪設計標準規畫錯誤所致。 \n \n 蔡育輝拿出一份水利局提供民國100年到104年的預算經費資料,指5年內中央和地方就編列216億元左右的治水預算;以每年平均48.1億預算計算,截至今年光是賴清德任內的治水經費就高達300億元左右。如此高的治水經費,卻做出這麼經不起考驗的治水績效,錢到底花到那裡去呢? \n \n 蔡育輝認為,問題的癥結就在市府規畫的10年治水保護標準,居然是24小時的累積降雨量只要不超過250毫米就不會淹水;可是看看近來的氣候,豪大雨一下就破標,台南怎會不到處淹水呢? \n \n 蔡育輝呼籲民進黨政府,正視極端氣候對地小人稠台灣的傷害,真要做前瞻計畫,錢也應該花在刀口上,花在人民真正的需要上;他更建議,前瞻計畫應捨棄輕軌,放在治水上,且是由中央全面進行治水規畫設計與執行,如此民眾才能真正遠離淹水夢魘。

  • 落實疏濬定期維修高捷、過港隧道未淹水

     凡那比颱風的豪雨重創高屏地區,相關縣市首長歸咎於雨量超過防洪標準,但同樣身處災區的高雄捷運、高雄港過港隧道卻因事先有備而安然無恙,去年水淹一層樓高的旗山,這次也因清淤成功而災情大幅降低,足見事在人為,值得借鏡。 \n 高雄市府在九一九水災後,再三對外強調淹水主因係強降雨超過二百年洪水位,但高雄港過港隧道的排水設計也不過是百年洪水位,可是這座海底隧道卻連續通過八八風災及今年凡那比的考驗。據港務局表示,他們沒有任何撇步,就是平常落實疏濬,不讓垃圾擋住排水網,加上定期維修排水設備,如此而已。 \n 港務局表示,九一九當天連續降雨的雨勢大得驚人,過港隧道管理中心非常緊張,緊盯著監控儀表絲毫不敢鬆懈,工作人員隨時清理蓄洪池內的垃圾,絕不能讓泵浦失靈,再加上平常維護及清理工作同樣不馬虎,才能讓排水系統順利發揮預期功能,安然過關。 \n 九年前的七一一水災,高雄捷運檢討了排水系統的防洪設計,將二百年一次暴雨頻率的防洪設計再加高五十公分,結果高雄捷運在通車兩年後,排水防洪設計的高標準,連續通過八八風災及九一九水災考驗。 \n 八八水災,旗美地區災情慘重,水淹一層樓高,今年凡那比颱風來襲,常有水患的旗山鎮僅有零星災情,行政院長吳敦義前日前往視察時,當面稱讚水利署疏濬有成。第七河川局長張良平表示,因為疏濬進度順利,這次旗山溪水僅漲至堤防警戒水位,未如往常一樣溢堤淹進旗山鎮。 \n 他指出,去年莫拉克颱風後,疏濬工程陸續動工,至今旗山溪甲仙至旗山段,已疏濬三四○萬立方,遠超過預定目標,預估未來還有第二次、第三次疏濬。

  • 本和里滯洪池 藍綠較勁焦點

     當初希望能讓淹水延遲發生而設置的高雄市三民區本和里「滯洪池」,在這次凡那比颱風沒有發揮效用,導致本和里淹水一層樓高,而滯洪池意外成為藍綠較勁的場子。 \n 本和里因地勢低窪容易淹水,市府在里內設置可以蓄水量十一萬噸的滯洪池,平常滯洪池就如同一處小公園,風雨來襲時,就是個大池塘。 \n 這次凡那比颱風,滯洪池沒發揮效用,市議會國民黨團成員黃柏霖、梅再興、黃添財、童燕珍及林國正昨天實地前往會勘。 \n 國民黨團指出,本和里滯洪池原設計是八部抽水機組,啟用時卻只裝設五部抽水機,十九日狂風暴雨,卻只有三部抽水機組在運轉,根本來不及抽水才導致本和里淹水。 \n 當天在場的操作員葉賢文則形容有如「一個小杯子一下子灌太多水了」,他說,當天水來得實在太快了。 \n 對此,市府下水道工程處表示,過去的確曾設計本和里滯洪池為五十年防洪標準,即八部抽水機組,後來考量本和里滯洪池以外的地區採廿年防洪標準,才將八部抽水機組減為五組,沒有經費節餘或挪用問題。 \n 民進黨高雄市議會黨團隨後也召開「天災雖可怕,口水更惡毒」記者會反擊對手指控不實。

  • 學者:這場雨若下在北市 照淹

     凡那比颱風挾帶暴雨猛灌南台灣,高高屏成水鄉澤國,高雄市左營和高雄縣岡山更創下當地自民國八十一年設置雨量觀測站以來,最大單日降雨紀錄。台灣大學生物環境系統工程系教授許銘熙指出,高高屏局部地區在凡那比侵台期間,曾連續兩、三個小時出現時雨量超過一百毫米的暴雨,這種雨無論下到那裡都會淹水,以台灣各都會區排水系統現況而言,很難在短期內改善。 \n 許銘熙表示,降雨量超過河川及區域防洪標準,就鐵定會淹水。國內目前區域排水系統最高降雨設計標準,是台北市的每小時七十八.八毫米,凡那比周日中午過後,在高高屏地區引發的暴雨,若下在台北市,也一定會淹。其他縣市排水系統設計標準遠不及台北,這場雨下在哪裡、不管都市或鄉村都會淹水。 \n 「瞬間暴雨造成淹水,不僅僅是台灣的問題,世界各國都面臨相同的問題!」許銘熙強調,「我們不可能架設一套系統,就希望可以高枕無憂,什麼都不用管!」全面提高排水系統降雨設計標準,徹底防範洪水釀災,在新興都市或許行得通,但對既有都市而言,要在現有的設施「架設」更大的排水系統,不但所須經費龐大,工程更浩大,困難度高、且曠日費時,必須以長期規畫逐年改善,並非一蹴可及。 \n 以日本為例,就因應氣候變遷,計畫以廿年到三十年逐步改善都市排水系統。但許銘熙說,從防災的觀點,人做得再好,老天爺要下雨,還是會淹水。以台北市為例,雖然以七十八.八毫米作為防洪設計標準,但還是得勤於疏通下水道,再配合抽水站,才能發揮功能,不然很可能出現時雨量五十毫米的暴雨,就淹水了。 \n 許銘熙強調,如何把即時天氣訊息,在第一時間傳遞出去,讓民眾在暴雨發生之前,提早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甚至是三個小時做好防災準備,也是當務之急。

  • 封面中國-回望三峽

     今年5月起各地頻傳的豪雨和水災,讓中國最自豪的三峽大壩遇到落成以來最嚴重的考驗。7月20日,三峽水庫迎來了流量高達每秒7萬立方公尺的洪峰。當歷史的洪水衝擊著三峽大壩,不僅檢驗了其抗洪的能力,更檢驗了它在整個長江中的角色。《中國新聞周刊》、《瞭望東方周刊》均對此做了特別報導。《南方人物周刊》指出因中國留學潮的增加,相對的造成假文憑買賣這個特殊行業的生意突然火紅起來。《新周刊》指出目前在中國,北京、上海有30%的適婚青年選擇單身,深圳20萬28歲以上的未婚女白領選擇瘦身、享受生活、擴大交際圈,反映出時代轉變的社會面貌。 \n 本期《中國新聞周刊》以「回望三峽」為題,探討三峽大壩是否真如媒體報導在短短5年當中從可擋萬年一遇洪水退化到只防百年一遇洪水。當歷史的洪水衝擊著三峽大壩,不僅檢驗了其抗洪的能力,更檢驗了它在整個長江中的角色。 \n 2010年7月20日,三峽水庫迎來了流量高達每秒7萬立方公尺的洪峰。這是自完工以來,所面臨最嚴峻的考驗。來自外界的聲音,不斷檢驗著三峽大壩到底是不是可防「萬年一遇」。來自三峽集團的員工面對檢驗卻說,「我們特別感謝反對的聲音。」 \n 從2003年至2010年的四條新聞,標題分別為三峽大壩可以抵擋萬年一遇洪水、三峽大壩今年起可防千年一遇洪水、三峽大壩可抵禦百年一遇特大洪水和三峽蓄洪能力有限,勿把希望全寄託在三峽大壩上。 \n 如《中國新聞周刊》所述,這座大壩從來都不缺少反對的聲音。80年代廣泛公開的大論證,讓三峽大壩成為建國以來最透明的世紀工程。2008年,三峽大壩建成,水利部再次掀起了一次針對三峽的內部大檢驗,對三峽的一些問題進行再論證。與會者希望,三峽工程以實踐來回答當年討論中的一些質疑。 \n 按照三峽工程的設計防洪標準是「千年設防,萬年校核」。能抵禦1998年那樣的百年一遇洪水,當洪水到來時能夠攔蓄住洪水,而不用啟用下游的分洪區分洪,大壩設計行洪能力是千年一遇,特大洪水到來時在下游荊江分洪區配合下確保武漢及下游平原不被淹,當萬年一遇罕見大洪水到來時,確保三峽不潰壩。 \n 另外《中國新聞周刊》也特別指出,泥沙的沉積問題會直接影響到防洪的庫容,進而影響到防洪的效果,在24年前對三峽工程的論證中,泥沙組最後給出的結論是「水庫運用100年後,防洪庫容可保留85%」,讓人難免對三峽大壩防洪效果產生質疑。 \n 但這一次,三峽大壩面對的情勢更佳嚴峻,當年在爭議中建成的三峽大壩,能不能順利發揮作用?對於這個世紀工程的檢驗,還遠未停歇,三峽的話題將永遠存在。

  • 特大洪峰來襲 三峽大壩過關

     流量達7萬立方米/秒的大規模洪峰20日上午順利通過三峽大壩。這是三峽水庫建庫以來的最大一次洪峰,也是1981年以來通過宜昌的最大洪峰。三峽水利樞紐工程「牛刀小試」,削減了4成多的洪峰下泄流量,通過考驗。 \n 為保證通航安全,三峽雙線五級船閘已於19日11時全線停航,這是今年以來三峽船閘南北線首次同時停航。 \n 由於攔蓄洪水,三峽水庫水位迅速攀高。19日8時至20日8時,三峽壩前水位由146.93米陡升至149.81米,24小時內上漲了近3米。 \n 防洪標準 通過大考 \n 面對2009年建成後的首次「大考」,三峽工程發揮攔洪、削峰、錯峰功能。7月20日8時,三峽大壩泄洪深孔增開為9個和排漂孔增開為2個泄洪,將洪水出庫流量控制在4萬立方米/秒,相當於三峽工程利用防汛庫容,將7萬立方米/秒的洪水,攔截了3萬立方米/秒的流量,有效緩解特大洪峰對中下游河道的衝擊。 \n 此次洪峰峰值流量超過了1931年、1954年和1998年的特大洪峰。據監測,20日中午,洪峰開始衰減。14時,三峽入庫流量為6.6萬立方米∕秒,預計到21日上午8時大概就降到6萬立方米/秒左右。 \n 中國長江三峽集團公司董事長曹廣晶說,三峽水利樞紐工程設計防洪標準是正常運用情況為千年一遇洪水,峰值流量為9.88萬立方米∕秒,且前兩天壩區已把水庫水位降低到146米附近,騰出了庫容。這場洪水,雖然比1998年、1954年洪水峰值要高,但是持續時間並不長,洪水量並不大,對三峽來講,完全能從容應對。 \n 針對此次歷史最大洪水,長江中下游多處水位告急,有媒體和專家對三峽水庫的防洪能力有所質疑。 \n 對此,中國大壩委員會主席、中國工程院院士陸佑楣表示,以目前的入庫流量來看,不會有問題的。但他也指出,三峽水庫不可能解決所有問題,它畢竟只是個長江防洪的主體工程,還需堤防等配套工程。 \n 如無大壩 災情更慘 \n 中國長江三峽集團公司三峽梯調中心主任袁傑表示,本次洪水過程與1998年夏的最大區別就在於有無三峽工程。如果沒有三峽工程,7萬立方米∕秒的洪峰到來時,位於長江中游的湖北等省市後果將不堪設想。 \n 據了解,三峽工程建成前,長江中下游防洪標準過低,尤其是荊江河段行洪能力不足,洪水常高出兩岸地面數米至十幾米,成為「懸河」,是長江流域洪水災害頻繁而嚴重的地區。1998年夏,長江發生自1954年以來的第二次全流域性大洪水,先後出現8次洪峰,宜昌以下360公里江段和洞庭湖、鄱陽湖的水位,長時間超過歷史最高紀錄,當時曾出動百萬軍民死守抗洪,仍造成重大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