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防火長城的搜尋結果,共11

  • 防火長城小檔案-監控國際閘道器通訊

    防火長城小檔案-監控國際閘道器通訊

     防火長城,英文為Great Firewall of China,常用簡稱:GFW,大陸民眾俗稱防火牆、功夫網、GFW等,是對中國政府在其網際網路邊界審查系統,及相關行政審查系統的統稱。  網友所說的「被牆」即指被防火長城所遮蔽,「翻牆」則是透過軟體跳脫網路屏蔽。防火長城的作用主要是監控國際閘道器上的通訊,對認為不符合中共官方要求的傳輸內容,進行干擾、阻斷、遮蔽。

  • 中美網戰升級 防火長城成貿易壁壘

    中美網戰升級 防火長城成貿易壁壘

     中美之間的網路戰火持續延燒,現已升級為貿易戰。美媒報導,美國貿易官員首次將中國的網路過濾和攔截系統,即所謂的「防火長城」列入貿易障礙年度清單,此舉恐將進一步激化中美關係。  針對美方的指控,中國大陸外交部發言人洪磊回應,中國網路蓬勃發展,為各國企業提供了廣闊發展空間。中國吸引外資的政策不會變,保護在陸外企各方面合法權益的政策不會變,為外企在中國創造良好經營環境的政策也不會變。  他說,中方希望各國尊重其他國家自主選擇的網路發展道路、管理模式、公共政策及參與國際網路治理的權利。  《紐約時報》中文網8日報導,貿易障礙年度清單的相關條目表明,過去10年,中國對網路的限制,給外國供應商帶來巨大負擔,遭受損失的除了既有網站,也包括需要使用這些網站開展業務的用戶。  封鎖現象似有惡化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發布的報告指出,在過去一年裡,「網站被徹底封鎖的現象似乎有所惡化」,全球25個人氣最高的網站中,有8個在中國遭到封鎖。  文章指出,即使看上去完全沒有惡意的網站,也可能遭到防火長城封鎖,即便網站內容根本無涉政治、人權或新聞。  而網路巨頭就更不用說了,例如谷歌(Google)、臉書(Facebook)和推特(Twitter)等,都是中國封鎖的對象。封鎖可能會削弱外國公司在中國開展業務的能力,不論是通過封鎖網站本身,還是讓人在工作場所無法瀏覽谷歌的Gmail電子郵件服務。此外,中國還封鎖越來越多的境外新聞媒體,其中包括《紐約時報》的網站。  凸顯中美想法鴻溝  近年來,中國和美國在科技、貿易領域發生的衝突,連美國總統歐巴馬都非常重視。去年,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至美國進行國事訪問,歐巴馬就當面向習近平提出中國的網路駭客攻擊,竊取政府及商業機密。  一些美國企業對中國若干有關網路的法律不滿,美國也努力說服中國減少網路審查,但可能無功而返。報導說,中國政府認為,對網上交流的嚴密控制,事關國家安全,因為網路可以組織抗議活動、散播異見。結果是北京一直在審查問題上沒有顯出什麼彈性,往往封鎖當局覺得無法完全控制的任何網路媒體。  美國國際戰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學者甘思德說,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這個舉動凸顯中美想法的鴻溝:一是中國嚴控網路的態度,另方面是美國希望中國網路更開放的態度,「比起美國,中國極不願意把商業和國家安全問題分割開來」。

  • 陸網路審查加劇 削弱美企業競爭力 美首將防火長城列貿易障礙

    陸網路審查加劇 削弱美企業競爭力 美首將防火長城列貿易障礙

     《紐約時報》報導,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日前發布年度《貿易評估報告》,首次將大陸互聯網過濾及攔截系統(防火長城),列入中美貿易障礙清單,認為網路審查政策削弱美國企業在大陸市場競爭力。  上述貿易報告在3月31日發布;報告相關條目表明,過去10年,這種限制「給外國供應商帶來了巨大負擔,遭受損失的既有網站本身,也包括往往需要使用這些網站開展業務的用戶」。  「網站被遭屏蔽的現象似乎有所惡化」,報告指出,在過去一年裡,全球25個人氣最高網站中,有8個在大陸遭到屏蔽。  《紐約時報》還以谷歌、臉書和推特為例,強調網路審查通過屏蔽網站,或讓在大陸境內無法使用Gmail,削弱上述公司在大陸開展業務的能力。就連許多境外媒體也難逃審查,其中就包括《紐約時報》官網。  事實上,美國貿易官員過去就曾對「防火長城」進行過審視。2011年,美國貿易辦公室指明,大陸這些過濾機制屬於商業障礙,損害美國小企業利益;不過,這類呼籲大陸減少互聯網審查的努力,大都無功而返。  國際戰略研究中心費和中國研究項目學者甘思德認為,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的舉動,凸顯中美對網路審查的鴻溝。「比起美國,中國極不願意把商業和國家安全問題分割開來」;「無論美國對這議題怎麼強調,這種處理手法的不同都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消失。」  針對上述報告,大陸商務部、外交部及最高級別互聯網監管機構的官員,仍未有任何回應。

  • 美國把中國防火長城列為貿易壁壘

    外媒報導,美國政府首次將大陸的「防火長城」列入貿易障礙,稱過去10年,這種限制「給外國供應商帶來了巨大負擔,遭受損失的既有網站本身,也包括需要使用這些網站開展業務的用戶」。 紐約時報中文版報導,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的貿易障礙報告稱,在過去一年裡,大陸網路過濾和攔截系統(防火長城)「徹底屏蔽網站的現象似乎有所惡化」,全球25個人氣最高的網站中,有8個遭到屏蔽。 報導指出大陸屏蔽了一些網路巨頭的服務,比如谷歌(Google)、Facebook和Twitter。大陸還屏蔽了愈來愈多的境外新聞媒體,其中就包括紐時的網站。 USTR的「貿易評估報告」(NTE)指出,「很多屏蔽案例顯得相當隨意,例如,一家知名的美國裝潢網站,看上去完全沒有惡意,卻是可能遭防火長城封鎖的典型對象」。 不過,防火長城開發者、前北京郵電大學校長方濱興日前也因防火長城出了糗。在一個公開會議上,為了展示南韓網站,卻因防火長城封鎖,方濱興不得不當場使用翻牆軟體。 近年來,中國和美國在科技業貿易領域發生過衝突。不過,美國說服中國減少網路審查的努力可能無功而返。中方認為,網上交流的嚴密控制事關國家安全,主要是因為網路可以幫助人們組織抗議活動、散播異見。1050408

  • 大陸網路封鎖政策 似現鬆動

    大陸網友28日凌晨一度不必「翻牆」就可瀏覽海外網站。中共黨媒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深夜在微博上發表「慢慢讓防火長城形同虛設」的短文,雖然文章被刪但附上截圖的轉發文依然引起熱議。 中國大陸以網路防火長城封閉境外網站,特別是某些政治敏感網站。大陸網友如果需要瀏覽海外網站,都需要免費或付費取得翻牆軟體,透過海外IP轉接。 胡錫進當天的微博稱,大陸網路防火牆的出現有其必然性,也發揮了實際的正面作用。但防火牆應是臨時性措施,也應被看成一種應急手段。沒必要推動它的長期化和不斷強化。 他說,網路治理不應建立在對防火牆日益離不開的依賴上,那樣的話會形成有害訊息的堰塞湖效應,逐漸損失中國社會對於它們的承受力和免疫力。 他認為,防火長城不需要不斷加固,而過去1年多的情況則是防火長城在不斷加固,甚至發展出了進攻性的「網絡大炮」。 胡錫進說,防火牆不需不斷加固,應允許它出些漏洞,甚至慢慢「形同虛設」,這將是中國社會百毒不侵、精神上更加強大的過程。 但相對於此,華爾街日報報導,大陸工業和信息化部正在起草「互聯網域名管理辦法」修正案,計劃禁止大陸網路服務商為在海外註冊的域名提供接入服務。違規者最高可罰人民幣3萬元。 中國政法大學網路專家朱巍受訪時表示,儘管大陸已經在網路上封鎖外國內容或整個網站,但大陸國家和意識形態安全所面臨威脅的擔憂不斷升溫,特別是恐怖主義和非社會主義意識形態。1050330

  • 網站遭政府封鎖? 最新網路錯誤代碼451啟用

    網站遭政府封鎖? 最新網路錯誤代碼451啟用

    網際網路管理機構最近核准一項新的HTTP錯誤代碼451,代碼意指該網站因政治或法律因素無法訪問。選用451這個數字源自於美國科幻作家布萊伯利(Ray Bradbury)的小說,書中描述不准人們閱讀與擁有書籍的思想控制社會。一般認為,此一代碼的推出顯然是針對大量屏蔽敏感信息網站的中國大陸而來。 近日網際網路工程指導小組(IESG ,Internet Engineering Steering Group)核准通過HTTP錯誤狀態代碼451使用,以說明「被政府部門以法律因素為由拒絕存取」,網際網路工程任務小組(IETF ,Internet Engineering Task Force)主席諾丁瀚(Mark Nottingham)也在推特上發文道賀。 XML語言共同發起人布瑞(Tim Bray)3年前提出此案時呼籲提升網路透明度,藉此提醒網友某些網站無法造訪是來自政府的封鎖。目前網站無法訪問時會出現4字頭的錯誤代碼有「404 Not Found」(無法顯示)、「403 Forbidden」(拒絕訪問),大多屬於技術因素,而451則表明該網站是因非技術性的政治與法律因素而遭「封鎖」。代碼451啟用後,IESG還建議官方在網頁上寫明是何人何機構阻止訪問此網頁。 在此之前,當網站被官方阻止訪問時,錯誤代碼通常為403。諾丁瀚對新的錯誤代碼451的引入表示歡迎,並說「現在就可以使用」。但他補充說,IESG無法保證所有網路服務提供者在遇到法律原因時都會使用該代碼,因為封鎖網站的人可能想掩飾他們所的事。 選用451這個數字作為代碼還有一個很浪漫的因素。美國著名科幻作家布萊伯利於於1953年出版《華氏451度》(Fahrenheit 451)的小說,書中描述不准人們擁有及閱讀書籍的未來社會,故事主人翁是負責焚書的消防員。華氏451度(即攝氏233度),正是紙張的燃點。 現在全中國大陸有超過6億的網民,日前大陸官方還風光地在浙江省烏鎮召開第二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也在會上宣布中國已經是「互聯網大國」。但是,由中國官方所設置的「防火長城」(Great Firewall of China)卻仍封鎖大量的外國網站,其中包括臉書、外國新聞網站,與其他所謂敏感訊息如藏獨、疆獨、法輪功及其他被中國視為非法的網站。外界不斷呼籲中國開放網路,但近來其官方的作為似乎愈發堅定其網站審查政策。

  • 中國「防火長城」 一舉兩得

    據DW報導,大多數西方網路社交媒體平台在中國遭禁的原因,不只是北京擔心人民可以藉由這些聯絡工具造反。另一個讓中國政府非常重視的是,其國內巨大的軟體及互聯網市場利益。 報導分析,臉書(Facebook)的市值目前是1000億美金,比大衆汽車集團的價值還要高。推特的預估市值是160億美金,可以和阿迪達斯以及能源業巨頭RWE相媲美。此外,Whatsapp也已經收到並回絕了好幾個超過十幾億美元的收購意願。 看準這龐大的市場,中國的國有企業支持推出自己的産品。中國版Facebook叫做QQ,它有大約8億用戶。這意味著,QQ僅在一個國家的用戶就已經和祖伯克(Mark Zuckerberg)手下的原版臉書在全世界的用戶一樣多。中國版推特--微博有5億用戶。Whatsapp的變身-- 微信,已經被安裝在超過3億中國用戶的智慧手機上。 報導認為,中國版的社交網路也讓審查變得更加輕鬆。和美國國家安全局(NSA)在西方國家網路中的做法不同,中國的審查人員不僅僅能夠竊取資訊,而且還能立即刪除批評政府的資訊。 在這種審查力度下,中國的社交網路平台還能如此受歡迎的原因是,中國人不僅僅是照抄了西方軟體,而且還在此基礎上巧妙的展開了新研發。據報導,微信推出語音通訊的時間比Whatsapp早了一年,這個功能得到了中國用戶的喜愛。 不久前有消息指稱,中國正在開發自己的作業系統。這個叫做國產作業系統COS(China Operating System)的專案首先會推出智慧手機操作平台,隨後將延展至其他硬體平台。 報導指出,掌握著安卓的Google以及蘋果公司肯定不願意看到這種情況。 蘋果在中國市場的佔有率只有大約6%,而其韓國競爭者三星的佔有率爲17%。北京方面一定會想辦法打破這種局面。其目的非常明確:一家中國公司應該在自家市場上分得最大的那塊蛋糕。

  • 紐時中文網上線 不畏「防火長城」

     美國老牌大報《紐約時報》昨日推出中文版網站(見圖,摘自紐約時報),正式宣告走入中文世界。紐約時報發布聲明表示,希望能夠吸引「越來越多受過教育、生活富裕的中國公民」,為他們提供有關世界大事、商業和文化的高品質新聞報導,希望中國政府官員能接受該網站,但強調「不會為了中國政府要求修改網站」。  《紐約時報》聲明,「新網站將特別為中國大陸讀者編輯,提供紐時得獎報導中最佳作品的翻譯,也會有中文作者提供的原創報導。」《紐約時報》媒體部落格指出,中文網站每天將主打約三十篇有關全球新聞和社論的文章。  近來北京當局與在中國營運的外國媒體關係日趨緊張,半島電視台記者成為一九九八年以來首名遭中國驅逐的外國記者,此外,也會定期中斷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和英國廣播公司(BBC)等外國媒體的廣播。  大陸擁有號稱「防火長城」的巨大網路控制和新聞檢查系統,負責刪除被認為對政府具有威脅的資訊或評論。《紐約時報》發言人表示,並未針對中文網站內容和中方有任何協議,網站的內容將由紐時自行決定,「不會為了因應中國政府的要求而修改網站內容」。  不過他也說:「我們知道中國讀者偶爾不能看到其他外國媒體的某些文章,我們或許也必須忍受這點,但希望不會。」《紐約時報》部落格指出,紐約時報公司很清楚可能出現的新聞審查問題,但中文網站將遵照紐時的新聞工作規範,且伺服器設在中國之外,絕不會成為中國大陸官方的媒體夥伴。

  • 防火長城之父 方濱興再現微博關評論

     北京郵電大學校長,長城防火牆GFW之父方濱興相隔近一年再次開啟微博帳戶,引發網民關注,但方濱興的帳戶卻關閉評論。有網民稱他已經注定成為一個歷史罪人。  方濱興是中國防火長城(GFW)主要部分的設計師,網路長城防火牆封鎖了境外網站,而大陸網路封鎖還在加劇。近期用戶用以瀏覽境外封鎖網站的付費代理也遭多次遮罩,也有獨立博客作者的用戶伺服器再次遭到攔截,多款免費的「翻牆」軟體近期也不斷失效,大陸用戶瀏覽被封鎖網站越來越艱辛。youtube,facebook,twitter等全球主流網站在大陸還未能正常登入。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一直被大陸網民視為天敵的網路長城防火牆GFW之父的方濱興,星期四再次在新浪微博開了帳戶。  新浪也對該帳戶進行了認證,認證欄中稱「北京郵電大學校長」方濱興,並發表了一條微博,「關於網資訊安全的《五四法則》」。  此微博轉發6千多次,但卻沒有一條評論,記者隨即嘗試留言:「請問你是GFW之父嗎?」但發布時卻提示「由於用戶設置,你無法進行評論。」  方濱興就網路安全問題提出自己看法,並稱為「五四法則」,其中概括了所謂網路主權:包括獨立權、平等權、自衛權及管轄權。  對此,網路技術專家亞倫表示:「這個理論和中國政府所實施的做法是矛盾的,從字面逐條分析的話,平等權首先就不存在,中國網民所上的網站和外國網民所上的網站本身就不一樣,在中國登入不了很多網站,所以這是不平等的。」  對這次方濱興重開微博,亞倫表示:「我注意到方濱興現在有一萬多個關注,還是有一定影響力的,但也不見得大家都同意他,另外他也沒有允許大家對他評論,所有人都看不到負面的評論,這是比較單一的宣傳渠道,也可能是他最近擔任了人大代表有關。」

  • 希拉蕊直指大陸箝制網路自由

     美國國務卿希拉蕊15日就網路自由發表年度演說,強調網路如同言論、集會、結社,人民擁有自由權是普世價值。希拉蕊說,美國今年將撥款2500萬美元來突破諸如中國「防火長城」等網絡隔絕軟體。  希拉蕊周二在華府的喬治.華盛頓大學以「網際網路的權利與錯誤:網路世界的選擇與挑戰」為題發表演說,這是她第2次就網路自由表態。她說,唯有網路自由,國家才能永續發展。  演說以埃及民主革命為開頭,她說,穆巴拉克政府切斷網路、行動電話等所有移動通信訊號,企圖阻絕示威群眾相互聯繫的管道,仍無法挫敗埃及人民追求民主自由的強烈意志。她還指出中國的內容審查與網路管制、緬甸的新聞箝制、古巴的網路隔絕,以及越南對部落客的逮捕與濫刑等戕害網路自由的實例。  希拉蕊表示,美國國務院繼推出與中東人民溝通的阿拉伯文及波斯文推特(Twitter)後,還會推出中文、俄文及印度文版的推特。  希拉蕊宣布,今年美國將投入逾2500萬美元,更新多元移動通訊設備,以突破專制國家的阻擋軟體。她表示,西方國家企圖以不同網路通訊管道,將訊息傳入中國等專制國家,但類似「防火長城」的阻擋軟體相當有效,而且可以不斷強化阻絕功能,美國必須強化相關科技能力。

  • 觀念平台-大陸防火長城遭到網民翻越

     二○○二年,新聞網站Newsmax,刊出了記者史密斯(C. R. Smith)的文章〈中國防火長城〉("The Great Firewall of China"),報導中國如何控制網路傳播、迫害在網路上發表異議者,以及美國思科公司,加拿大北電網路提供技術與設備協助中國建立這個防火長城。  從此GFW三個字母成了中國網路管制系統的代名詞。至今少有人清楚這個系統的全貌,外界較瞭解的只是中國公安部的「金盾工程」。  一九九八年,公安部決定實施「金盾工程」,進行公安業務電子化,由公安部科學技術委員會主任李潤森負責。二○○三年發改委批准了計畫與預算,第一期投資規模達三十七億人民幣。這項被列入「電子政務建設十二大業務系統」之一的計畫。第一期工程從○三年九月進行到○六年十一月。之後兩年又展開二期工程,趕在北京奧運前完工。  「金盾工程」一項重要使命就是網路監控。加拿大人權與民主發展國際中心的渥爾頓(Greg Walton)的報告中提到,二○○○年在北京舉行的「國際安防展」,宣傳資料指出,金盾工程業務包括「出入口監控、反駭客入侵、通信安全、電子電腦配件和軟體、解密和加密、電子商業安全、外聯網和內聯網保安、防火牆、網路通訊、網路安全和管理、安全操作、智慧卡保安、系統安全、病毒察覺、資訊科技有關服務以及其他」。  「金盾工程」不全然等於GFW,因為網路管制只是公安電子化業務的一部分,而且其他單位,例如國安部,也在進行網路監控。被稱為「GFW之父」的中國工程院院士方濱興,就曾負責建構「國家網路安全監控平台」,這個平台並不等於「金盾」。官方對此平台不像對「金盾工程」一樣公開宣傳,至今外界所知有限。  防火長城封鎖了中國網民許多對外連繫通道,但是網民們不甘於被困在長城內,想用各種方法「翻牆」,迴避國家監控。是誰幫助被困在長城裡的中國網民找到翻牆之道?很多資通玩家都每天和中共網路警察鬥法,嘗試各種翻牆的方法。其中,兩個最受歡迎的翻牆軟體是UltraSurf和Freegate。前者被哈佛大學的貝克曼網路與社會中心評為最佳的翻牆軟體。  這兩個軟體是誰設計的?答案是中共最討厭的法輪功成員。十一月份著名科技雜誌Wired,訪問了這兩個軟體的設計者,黃雲(Alan Huang)和田大衛(David Tian)。他們背景很類似,經歷八九民運洗禮,之後都學法輪功健身。黃雲原本在矽谷任工程師,二○○二年,中國官方正啟動網路監控工程之際,他結集了一群法輪功團體的資訊工程師,著手研發翻牆軟體。大約也在同時,任職太空總署(NASA)的田大衛也召集另一批法輪功的科技專家進行相同工作。  這兩群人利用下班時間研究如何打破中國網路管制,最後黃雲團隊設計出UltraSurf,而田大衛等人研發出Freegate。二○○六年這兩組人馬共同成立了「全球網路自由協會」(GIFC)。GIFC的軟體成了被關在長城內的中國網民之「自由門」,也廣為其他專制國家的網民使用─○九年伊朗「推特革命」風潮,GIFC的軟體就是幕後大功臣。  如今,田大衛還在NASA工作,而黃雲早為了專心與中國網路管制奮戰,離開矽谷令人羡慕的職務,也把舒適的房子賣了。他對Wired說:「有時候我會開笑玩說,法輪功也許不會成為一種宗教,但對我而言,網路自由已經成了信仰。」  北京當局或許沒想到,被他們視為怪力亂神的「邪教徒」,卻用科學力量給了一記強力回擊。  (作者為專欄作家)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