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防衛過當的搜尋結果,共27

  • 啟動私刑正義 過當仍有責

    啟動私刑正義 過當仍有責

     面對侵門踏戶的盜賊,許多人被迫自衛反抗,但只有在不得已、反制手段又不過當的情況下,才能主張正當防衛及緊急避難,免除刑罰追究,一旦防衛或避難過當,造成侵害者受傷,甚至弄出人命,仍須負應有的法律責任,但可視個案狀況減輕刑責。

  • 女持藍波刀砍死友人 法院因這理由一二審都判無罪

    女持藍波刀砍死友人 法院因這理由一二審都判無罪

    一名陳姓女子與販毒的鄭姓男友人有金錢糾紛,鄭男懷疑陳女洩密害他被警方逮獲,2017年間透過友人約出陳女,兩人在車上發生肢體衝突時,陳女為求自保隨手拿起藍波刀朝其狂砍,造成鄭男頸部出血致死,陳女因殺人罪遭起訴,一審因正當防衛判無罪,案經上訴,高等法院再度判無罪。可上訴。 檢方起訴指出,陳女與鄭男為朋友關係且兩人有金錢糾紛,鄭男懷疑是陳女向警察告發他,於2017年7月間透過不知情的另名友人約出陳女,陳女過程中察覺不妙,趁鄭男在停車場廁所洗手時欲駕車逃離,不料被鄭男發現。 檢方調查指出,當時鄭男手持鐵鎚跳上該車引擎蓋,並自副駕駛座的車窗闖入車內,兩人遂在車內爆出激烈肢體衝突,陳女則拿起車內的藍波刀,朝鄭男的頸部、胸前猛砍,至其出血過多不治,依殺人罪將陳女起訴。 一審期間,新北地院認定陳女為正當防衛,因此判處無罪,經檢方不服上訴二審。高等法院審理期間,陳女辯稱,事發前鄭男約她到汽車旅館,不僅拿刀刺她大腿、拿汽油潑她、拿椅子砸她頭、用拳頭打她、拿膠帶綁她的嘴與手甚至還強迫她施打毒品,她要駕車逃離時,鄭男卻持鐵鎚進入車內,她是為了保護自己才隨手拿起藍波刀,她並不知道刀套何時被拔開,過程中只是本能的激烈抵抗,是正當防衛。 高院認定,陳女是因生命受到鄭男侵害,雖然過程中鄭男因被刺重要害而身亡,但考量陳女有喪命危險,是為了保護自己才防衛,是屬於正當防衛行為,並無防衛過當的行為,判定檢方上訴無理,予駁回,維持無罪判決。可上訴。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保護自己、遠離毒品!

  • 女子遭擄逼餵毒性侵 持刀反擊刺死惡徒判無罪

    女子遭擄逼餵毒性侵 持刀反擊刺死惡徒判無罪

    4年前陳姓女子遭鄭姓男子擄走後,強迫注射毒品,鄭男並脫掉她衣服企圖性侵,她搶奪藍波刀後殺死鄭男,檢方依殺人罪起訴,台灣高等法院維持一審判決,認定陳女適當、必要且合宜的防衛手段,判無罪。檢可上訴。 檢方指控,鄭男因與陳女有金錢糾紛,及懷疑先前涉嫌之毒品案件是遭陳女向警員告發查獲,,他在2017年7月22日晚間將陳女約到汽車旅館內,向她稱「錢沒跟他處理好又報警抓他」,並開車載陳女。 隔天凌晨,陳女利用鄭在加油站廁所洗手之際,自行駕駛汽車離去,後來她在某停車場出口處遭鄭發現,鄭持棍棒跳上引擎蓋後,自駕駛座旁車窗進入車內,2人發生拉扯;陳女拿車內的藍波刀刺向鄭的頸部、胸部, 鄭男受傷後,從停車場搭載陳女,她打開副駕駛座車門,跑向對面馬路,並跳上一民眾所騎乘之機車後座,鄭發現後,又開車衝向該機車,機車倒地後,鄭男開車離去並將汽車停在路邊,警方據報到場,鄭男出血休克死亡。 檢方將陳女依殺人罪起訴,她說鄭男在旅館先用藍波刀刺她大腿、拿汽油潑她、拿椅子砸她,強迫她施用甲基安非他命和海洛因,後來鄭男把她丟到車輛後車廂,載到虎頭山上,強迫注射海洛因在她左手臂、把她上衣脫掉要跟他發生關係。 她解釋,案發當時,鄭男突然出現並持鐵棍進入車內後,他伸手摸向他原本放置藍波刀、槍枝的地方,她當時要拿東西保護自己,就隨手拿到藍波刀防衛,爭執過程彼此都有受傷,否認殺人;新北地方法院判她無罪,檢上訴。 高院認為,鄭男在停車場出口處攔住陳女,再持鐵棍攻擊她並進入車內,她的身體、生命亦有遭受侵害之危險,她拿出藍波刀並與鄭互相拉扯、搶奪藍波刀之行為,為適當、必要、且合宜之防衛手段,並無防衛過當之情形,仍判無罪。

  • 撞死舉槍擋車男 正當防衛無罪

    撞死舉槍擋車男 正當防衛無罪

     陳姓男子前年開車載與他人有毒品交易糾紛的吳姓女友人,前往基隆市南靈宮前停車場,與劉姓男子談判。劉掏出手槍作勢朝車內開槍,嚇得陳要開車逃離現場,卻不慎撞死劉,檢方認為防衛過當依殺人罪嫌起訴,但基隆地院審理,認定陳的行為屬「正當防衛」,昨判決無罪。  毒品債務糾紛陪友談判  判決書指出,2019年5月9日晚間,42歲劉姓男子與吳女因有毒品交易糾紛相約談判,22歲陳男開車載吳女共4人前往,劉到場後徒手敲打副駕駛座的車窗玻璃,示意要吳女下車。  陳男擔心自己和車內友人安全,決定開車離開現場,先沿南靈宮左側行駛,但因路幅狹小無法離去,遂倒車改往右離開,此時劉站在車前擋住去路,雙手還持手槍指向車內,作勢開槍威嚇。  陳嚇得踩油門逃離,當場把站在車前的劉撞趴在引擎蓋上,車子也一直前進至邊坡草叢才停下,但被輾進車底、卡在左前輪的劉早已身亡。  陳等4人見狀馬上棄車逃逸,事後均被警方逮捕。檢方去年偵結認為,陳撞到人後可煞車,卻還向前開了15公尺,直到撞上邊坡才停,屬防衛過當,依殺人罪嫌起訴。  基隆地院法官勘驗現場監視器,以現場欄杆位置推算,案發時陳車速僅17公里,並非猛踩油門衝撞,相信陳只是要逃離現場、以為劉男會閃開的說詞為真,難以認定有殺人犯意;加上雙方不相識、無仇恨糾紛,也無致人於死的動機。  判決進一步指出,陳開車離開時,劉站在車前雙手舉槍朝向車內,舉槍位置向前延伸約落在車輛前擋風玻璃中央,當時陳身處生死之際,情急下為躲避攻擊、逃離現場,才會往前開車。  為保安全反擊手段適當  法官認為,陳應屬傷害致人於死,但他的反擊手段是在確保自己與車上友人性命安全,客觀上適當且必要,符合正當防衛,並未過當,判他無罪。基隆地檢署表示,收到判決書後再決定是否上訴。  偵辦本案的員警說,劉的槍枝鑑定後具殺傷力,若陳當時下車可能會被開槍打死;另停車場空間小,目測只能停30輛車,案發時已有20輛車,要倒車有困難。  警方推測,陳當時只是想把劉撞開,但劉不慎摔入後方水溝被壓死,車輛也卡在水溝動彈不得,最後找吊車才移開;這起死亡車禍,肇因確實是因毒品債務糾紛,但陳是否有殺人犯意又是另一回事,尊重法官判決。

  • 毒品糾紛開車撞死對方 法官認定正當防衛判無罪

    毒品糾紛開車撞死對方 法官認定正當防衛判無罪

    基隆一名陳姓男子為替吳姓友人出氣,2019年開車前往仁愛區南靈宮前停車場與劉姓男子談判,陳見劉持槍托擊破車窗,嚇得開車逃離,不慎撞死劉,警方依涉犯殺人罪嫌將陳男送辦。基隆地院近日審結,法官認定,陳男行為屬正當防衛,判決無罪。 判決指出,劉男與吳女有毒品交易糾紛,雙方相約在仁愛區南靈宮前停車場談判,陳男載著吳到相約地,劉男先是用右手肘敲擊副駕駛座車窗玻璃,陳為保護自己及車內友人安全,隨即駕車逃離現場,原先欲沿南靈宮左側駛離,但因路幅狹小無法離去,立即倒車改往右側離開,但劉站立在車前擋住去路,並雙手舉起手槍指向車內。 陳男見狀緊急轉向逃離,劉男不慎被撞上引擎蓋,但車輛持續前進至邊坡草叢缺口才停下,劉臥倒在左前輪身亡,吳、陳等4人隨即棄車逃逸,檢方去年偵結,依殺人罪嫌起訴,認為陳男可以煞車,卻向前行駛15公尺,直到撞上邊坡才停車,屬防衛過當。 基隆地院近日審結,法官勘驗現場監視器後,以現場欄杆位置推算陳當時車輛時速僅17公里,並非猛踩油門衝撞,認定陳在偵辦時,辯稱只是要逃離現場,以為劉男會閃開等話,確實有據,因此,難以認定有殺人犯意,加上陳、留雙方並未相識無仇恨糾紛,沒有致人於死地的動機。 法官進一步說明,陳駕車離開時,劉站在車前,並雙手舉槍朝向車內,舉槍位置向前延伸約落在車輛前擋風玻璃中央一帶,當時陳處在生死之際,情急之下才往前行駛,只為躲避攻擊與逃離現場,但疏於注意才發生憾事。 法官認為,陳男應屬傷害致人於死,但其反擊手段,是在確保自己與車上友人生命、身體安全,由客觀上審察,屬適當且必要,符合正當防衛要件,並未過當,因此判決無罪。基隆地檢署表示,收到判決書後再決定是否上訴。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保護自己、遠離毒品!

  • 路人纏住:我想抽菸 男不爽怒推一把 竟頭撞地慘死

    路人纏住:我想抽菸 男不爽怒推一把 竟頭撞地慘死

    控制怒氣與學會冷靜非常重要,新北市一名楊姓男子,與家人出門買晚餐,路上遇到一名58歲朱姓男子不斷跟他要香菸,楊男不爽被朱男不斷騷擾,抓住對方衣領將他推到在地,結果朱男後腦撞擊地面昏倒,搶救兩天仍身亡,楊男遭判刑7年4月,日前上訴二審被駁回。 2018年12月28日下午大約5點多,25歲的楊男與家人到汐止區一間小吃店買晚餐,路途中遇到朱男不斷騷擾,一直要香菸抽,朱男此舉惹怒楊男,他一把抓住朱男衣領,兩人爆發拉扯,結果朱男被推倒,後腦直接撞擊地面,倒地不起。 附近店家見狀趕緊報案送醫,朱男因為頭部外傷、顱骨骨折及顱內出血、顱腦損傷,搶救兩天仍不治。楊男到案後,否認有推倒朱男,是兩人起衝突時朱男腳勾到,才會往後倒;且當下朱男說要對家人不利,自己一時激才會穩動手,此舉應屬於防衛過當。 不過法官勘驗監視器,兩人起衝突時雙腳沒有交纏,且楊男當下已用警告方式,要朱男別騷擾家人,難認正當防衛,且楊男年輕力壯,朱男身形瘦弱,卻因一時衝動,導致朱男死亡;審酌楊男至今未坦承犯行,與朱家人和解,依傷害致人於死罪,去年遭判刑7年4月。楊男上訴二審,經高院審理後,日前駁回上訴,維持一審決,可上訴。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吸菸有害健康!

  • 男持刀搶超市 慘被店員用啤酒瓶10秒爆頭9次 網大樂:正能量!

    男持刀搶超市 慘被店員用啤酒瓶10秒爆頭9次 網大樂:正能量!

    近日,一段男子持刀搶劫,反而被店員用啤酒瓶「爆頭」狂打的監視影片,在大陸社群媒體間瘋傳,只見店員在10秒內,用啤酒瓶狂打搶匪頭部至少9下,讓網友們看得大呼過癮,盛讚:「真解恨!」、「擴散正能量」。 綜合大陸媒體報導,這段影片來自大連市一間超市的監視畫面,只見搶匪持刀進入店內,隨即與店員展開搏鬥,店員拿起整箱放在一旁的啤酒瓶,連續快速攻擊,對著搶匪頭部猛攻,10秒內至少K頭9次,打爛6個啤酒瓶,歹徒企圖逃跑,最後暈倒在櫃臺前。 大連市公安局西岡分局針對此事發佈通報,表示6月17日1時34分許,33歲劉姓犯嫌持刀搶劫,店員手部被劃傷後,持酒瓶進行「正當防衛」。劉男隨後遭到逮捕,目前遭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對於店員「快手」爆打搶匪的英勇行為,大陸網友盛讚「真解恨!」、「擴散正能量」。就連PTT鄉民看了也大讚:「速度快到無法好好截圖」、「這樣居然沒被打死那瓶子也太...」、「好佩服 手速超快超順暢」、「鐵頭功」、「如果是在台灣 恐怕要因防衛過當 被重判了」、「這在台灣真的會坐牢」。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中時新聞網提醒您: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 壯漢推倒瘦男 沒「奪棒」有罪得賠200萬 宅神酸爆法官

    壯漢推倒瘦男 沒「奪棒」有罪得賠200萬 宅神酸爆法官

    桃園一名身材高壯男子,與身材較瘦小男子發生衝突,瘦小男拿出鋁棒攻擊,壯漢揮手防衛,瘦小男倒地撞頭重傷。法官認為,雙方體型差距很大,壯漢「適時奪棒」即可,顯然防衛過當,判處1年有期徒刑,緩刑5年,還得賠償200萬元。對於這項判決,「宅神」朱學恒在臉書諷刺發文:「該組奪棒好棒棒國家隊」、「法官如果你是葉問迷,開庭前先說嘛!」。 身高178公分、體重約122公斤的吳男,2014年9月在好市多南崁店停車場,與167公分、體重約62公斤的林男發生糾紛,林男從車中拿出鋁棒揮舞嗆聲,吳男推了林一把,林男倒地撞到頭,造成顱骨骨折、顱內出血,最後甚至喪失嗅覺。 桃園地院判決,若要防止繼續被毆打,吳男只要能「適時奪下」鋁棒即可,超過了正當必要的防衛,依傷害人之身體致重傷罪,判處吳男1年4個月徒刑;案件上訴到高院,審理期間林男和吳男達成和解,吳男同意賠償林男200萬元,高院改判他1年徒刑、緩刑5年。 對此,宅神諷刺說,「你可以拿鋁棒打我威脅我妻小,但還手推人就是不行!應該要不被打死一邊奪棒才行!不是法官如果你是葉問迷認為每個人都懂空手奪白棒你要開庭前先說嘛!仔細想想或許他是一拳超人S級排名第十四的金屬球棒的支持者!球棒萬歲!」。 有網友搞笑回應:「請朱大批準我跟法官單挑」,宅神回:「你要先買棒」;另名網友更歪:「等等!這麼說的話,要防止被性侵也是適時奪下棒子即可!!?」,宅神:「把棒子扯下是重傷害」。 更多網友感慨:「現在的法官真是讓人覺得莫名奇妙」、「在歹徒開槍時適時空中奪子彈即可」、「改天小偷闖空門造成受傷;失主還得賠小偷的時代快來了」、「所以現在要當法官前,不只要做精神鑑定還要先檢測莒拳道啊!」。

  • 市場臨時工互毆1人遭刺傷  兇嫌防衛過當遭判2年8月

    市場臨時工互毆1人遭刺傷 兇嫌防衛過當遭判2年8月

    新北市汐止區楊姓男子與廖姓男子素有怨懟,去年11月16日上午楊在中正傳統市場內遇到廖,先以言語辱罵並毆擊,不料拉扯過程,廖持水果刀反抗,劃傷楊的頸部又猛刺胸口2下,楊當場昏迷送醫急救撿回一命,廖遭控殺人未遂,士林地院審結,依防衛過當予以減刑,判處有期徒刑2年8月,可上訴。 52歲賣水果的廖姓男子與賣魚的楊姓男子都是市場內臨時工,兩人本來就互看不順眼,案發當天早上9點2分,在市場內狹路相逢,楊先動手並將廖推倒在地,用手抓著廖胸口衣服,廖即以隨身水果刀防衛,朝楊頸部、胸口攻擊,導致楊頸部12公分刀傷,胸部2處穿刺傷,廖見狀立刻逃逸,經路旁民眾報警送醫,楊昏迷指數3,經急救倖免於死。 廖辯稱,楊指責他對外亂講話,先辱罵後朝他眼睛、身體毆擊,並將他壓制在地上,他反擊不小心割傷,並無殺害他的想法。 判決指出,廖為了阻止對方繼續毆打他,可以持刀朝抓住胸口的手臂刺擊,足以使楊放手、後退,沒有必要持刀近距離朝頸部、胸部猛力劃、刺傷,已經超越防衛的必要程度,應屬防衛過當。 廖男持刀朝人體重要部位攻擊,並未導致死亡的結果,涉犯殺人未遂罪,並以防衛過當予以減輕其刑,判處有期徒刑2年8月,可上訴。

  • 漢朝一法令清朝沒了 美國卻還在用

    漢朝一法令清朝沒了 美國卻還在用

    從古早時期就有法律減少犯罪和保護人民,但古代法律多半嚴格又以重刑為主,因此到了現代普遍早已跟當時有落差;不過,漢朝有一條法律在清朝被終止,但美國如今仍有一條法律與其雷同,讓人直呼不可思議。 漢朝的法律叫做《漢律九章》,也被稱做《九章律》,內容是當朝成像蕭何根據秦朝律法修改,後來經過朝代更迭,很多內容都被修改甚至終止;其中有一條規定,「私人財產不可侵犯,只要是私闖民宅,不管是謀財還是害命,主人皆有權力將其處死,而且不用承擔法律承認」,但這規定早已在清朝就廢除。 不過,特別的是,如今美國有一條法律與漢律卻雷同,「持有槍械在一些州是法律允許,而未經屋主同意闖民宅被打死,很大機率不會被判刑」;雖然大多數國家法律有正當防衛,但被害者防衛過當,依然會遭到法律制裁。

  • 按摩妹遭男客摸胸怒甩巴掌 被判防衛過當拘役

    按摩妹遭男客摸胸怒甩巴掌 被判防衛過當拘役

    北市林森北路某SPA紓壓會館的盧姓女按摩師,不滿孫姓男客摸她胸部,還嗆「你們小姐不能摸是不是!」,氣得賞孫男耳光,雙方爆發肢體衝突鬧上法院。台北地院認為盧女「防衛過當」,依傷害罪判拘役10日,得易科罰金1萬元,可上訴。 孫男指控,他當天看到「按摩店做半套」廣告上門消費,說好以3400元價碼做50分鐘半套服務,但2名小姐拒絕,反而推銷6000元的「做S」,他生氣起身要離開,盧女卻以被摸胸為由,打了他一巴掌,雙方爆發肢體衝突,印象中陳女也有動手,還穿高跟鞋踹他。 2女則否認犯行,盧女辯稱孫男得知她們不提供半套服務,還要求「給妳3000元讓我上」,並摸她胸部,才伸手把孫男手揮掉,沒有打巴掌,反而是被孫男壓到牆角打;陳女則說,服務客人時都是穿制服、拖鞋,不可能穿高跟鞋,她也沒有腳踹孫男。 法官勘驗店內監視器及雙方驗傷報告後,認定盧女防衛過當,依傷害罪判拘役10日,得易科罰金1萬元;另考量按摩小姐不太可能穿高跟鞋工作,現場為木質地板,有拖鞋散落,又無陳女動手的證據,遂依罪證不足判陳女無罪。 至於孫男涉犯性騷擾及傷害罪部分,另案遭北院判拘役30日,得易科罰金3萬元。

  • 刺眼! 不滿後車一路開遠燈 男急煞逼停車挨罰1萬8千

    花姓男子去年2月晚間行駛在台76線快速道路上,因不滿後車一路開遠光燈,多次開啟車霧燈提醒無效後,突然減速並暫停在路中央,遭後車檢舉後,國道警方重罰18000元;花男不服提起行政訴訟,仍遭彰化地院駁回。  根據判決書,去年2月25日晚間7點多,花男行經台76線東向21.5至21.7公里處,突然減速並直接停在路中央:事後遭國道公路警察第三大隊中興分隊依違反道路交通管理條例「非遇突發狀況,在行駛途中任意驟然減速及於車道中暫停」舉發,遭裁罰新台幣18000元、記違規點數3點並應參加道路交通安全講習,且吊扣汽車牌照3個月。  花男主張,後方車輛一路開遠燈讓他忍無可忍才會急煞急停,想要制止後車駕駛行為;他因同時觸犯公共危險與強制罪,經彰檢諭知緩起訴一年並已繳交1000字悔過書,主張行政裁罰不應將其視為惡意行為採最重罰則,有違比例原則。  花男還打比方,有人從背後用手指戳你一下,雖不會讓人受傷、卻會感到不舒服,如果連續戳了100甚至1000下,屢勸不聽,會不會因此動怒而出手制止,強調自己是正當防衛但防衛過當,主張兩次急煞急停行為應分別依「無故驟然減速」、「無故於車道上停車或臨時停車」各罰款3000元、6000元。  彰化地院法官檢視國道警方提供之採證光碟影片後,不採信男子的說詞,認定花男在前方行車順暢情況下突然停在路中央,確實有警方與監理單位認定之違規事實;雖然檢舉人確實有開啟遠光燈行為,但法官認為發生行車糾紛應循合法蒐證或報警處理,花男大可減速讓後車先行通過事後再通報警方追緝開罰,違法的制止行為非屬防衛行為,故予以駁回。

  • 醋男跳上車教訓「小王」 反挨3拳KO在地

    台中市謝姓男子開車載簡姓女子外出.被自稱簡女丈夫的黃姓男子攔截,跳上謝男的車猛踹,又拉他出車外猛打,謝男出拳猛擊反將黃男打趴,雙方都互告傷害,台中地院審理後認為是黃男先動手,但謝男防衛過當,考量黃男僅受輕傷判免刑;黃男被控強制、傷害及毀損等罪,另案審結。 判決書指出,黃男與簡女曾辦結婚登記,但婚姻是否有效還在打官司中。去年2月5日黃男到簡女位於后里區住處要找她,正巧遇上謝男開車載簡女外出,他不明究理以為簡女另結新歡,立即開車尾隨半途攔車,隨即跳上謝男車子引擎蓋,一陣猛踹至擋風玻璃破裂。 黃男怒氣難消,又將謝男拉出車外連續出拳打他,謝男莫名被打,氣得連出3拳將黃男打趴在地。 雙方互告傷害,謝男主張遭毆打、正當防衛,法官認為謝男所為已逾越正當防衛必要手段,但審酌黃男傷害不嚴重,左眼臉挫傷、四肢謝男,即使防衛過當也情有可原,判處免刑。黃男被控強制、傷害及毀損等罪,另案審結。

  • 不滿遭撒尿踹死人 逃亡9年後被判囚8年定讞

    台北市陳姓男子12年前到三溫暖休息室睡覺,卻遭喝醉的羅姓男子在身上撒尿,他憤而踹踢對方胸、腹等處致死,陳男犯後逃亡大陸前年才返台投案,最高法院考量終能自動歸案面對刑責,但尚未與死者家屬達成和解,依傷害致死罪將他判刑8年確定。 37歲的陳男在2006年11月19日清晨4點左右,在北市中山區一家三溫暖消費休息時,無故遭酒醉的羅男在他身上撒尿,他驚醒質問對方雙方起爭執,他憤而揮拳打人,先是毆打羅男背部3、4拳,見對方倒地後,再上前踹踢羅男胸腹部5、6腳。 三溫暖的服務人員發現後,將羅男送醫救治,羅因肝挫傷出血致腹血,中毒性及出血性休克死亡,陳男知道自己闖下大禍後,立刻逃往大陸躲藏,前年3月24日才返台投案;他辯稱因對方在他身上撒尿還嗆聲並揮拳,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才出手還擊是正當防衛。 歷審都認為,案發時陳男身高177公分、體重130公斤,遭羅男攻擊時,能將對方的手推開,足以排除不法侵害,他卻繼續還擊,甚至踹踢已倒地的羅男,雖無殺人犯意,但顯然是出於怒氣的故意傷害行為,已非正當防衛或防衛過當。 合議庭指出,陳男不以理性解決紛爭,反而暴力相向、致人於死,沒有值得同情之處,且犯後沒有與死者家屬和解,但考量他自動歸案面對刑責,依傷害致死罪將他判刑8年,案經上訴,最高法院駁回定讞。

  • 後院遭侵入 屋主毆傷鄰居屬防衛過當

    居住在台北市吳姓男子住家後院遭張姓鄰居侵入,兩人互相叫罵毆打,造成張的顴骨兩頰紅腫,士林地院判決,吳姓屋主防衛已經逾越必要程度,欠缺「權益均衡」之相當性,判決吳男拘役25日,得易科2萬5000元。 去年6月16日下午2點多,吳姓男子發現張侵入後院,立刻要求太太報警,自己跑到後院找鄰居理論,雙方一言不合互相拉扯,結果張的左右顴骨各有5公分、6公分長寬的紅腫傷,但吳辯稱,當時很緊張,時間很短,沒有互毆,可能是張逃離現場時,不小心弄傷自己。 受傷的張男則說,當時要拍攝照片,證明吳家的圍牆已經超過界線,為了拍照才入進入吳的院子。法官認為,張可以請求司法機關依法取證,私自侵入,已經觸犯法令,但因張已經死亡,檢察官作出不起訴處分。 判決指出,住宅附近的院子,僅以圍牆與外界相隔,鄰居都能看到後院內發生的情形,相較於住宅內部遭侵入,兩者有所不同。若因鄰居侵入後院,就傷害他人身體,防衛的行為欠缺權益均衡,屬於防衛過當,判決拘役25日。

  • 短評-打死小偷無罪?

     北市男子何柏翰為保護孕妻,扣頸壓制入侵小偷,沒想到竊賊窒息不治。高院認定防衛過當,判2月徒刑,得易科罰金定讞,引發網友熱議,一面倒認應判無罪,凸顯判決法理雖沒錯,卻背離人民情感。  勇夫護孕妻失手打死竊賊被判有罪,還可能得面臨民事求償,情理上沒人會認同。但為何無法獲判無罪?原因在法官認定何柏翰前半段的反制是正當防衛,後半段小偷已呼吸困難仍予壓制,已防衛過當。  正當防衛必須是針對「現在」的不法侵害,何柏翰已制伏宵小,依法不能再壓制已呼吸困難的小偷。但法官並未審酌何柏翰後半段壓制防衛行為,有無注意履行義務之不可期待性?因情急危險狀態下,任誰都難判斷小偷有無暗藏凶器、呼吸困難是否偽裝俟機反撲?  這也是為何有刑法學者主張正當防衛是「以正對不正」的對抗權,防衛手段不須考量「衡平性」,否則不法侵害者將永遠立於不敗之地。因此正當防衛只受適當性與必要性限制,不必考量衡平性或權利濫用之禁止。  這派學說符合社會民情,卻是少數說。法官在判決時通常謹慎遵循通說及實務見解,於法認定何柏翰防衛過當予輕判,情理上也給予免牢獄之災,以免遭法界及輿情更大反彈。  類似案件有可能發生你我家中,一家之主為保護家人安全,就如同何柏翰受訪所說,事件重來還是會這樣做。因此這樣的判決究竟是維持法秩序的一致性,還是傷害人民對司法的信賴?司法界需有態度!

  • 勒死小偷被判刑太重?台大教授:法官夠委婉了

    台北市31歲男子何柏翰海軍陸戰隊退伍,前年10月與當時懷有8個月身孕的妻子返家,驚見47歲張姓男子躲在浴室,何男看見對方手持有兇器,深怕孕妻出事,於是上前阻擋並將其扣頸壓制在地,未料張男最後卻因窒息不幸過世,何男事後被依過失致死遭判刑,昨(6日)二審重新被判2月、得易科罰金6萬元、緩刑2年,引發網友痛批。 除此之外,死者張男家屬則指控何男下手兇殘,認為即使是小偷也不至於要被勒死,怒向其求償數百萬元。讓不少網友為他叫屈,大罵「恐龍法官」、「鬼島法律」,還有人向法官喊話說「你他X最好家裡都不要遭小偷」。就在評論一面倒向何男之時,台大法律系教授李茂生則反批,「法官已經夠委婉了」,又引發論戰。 李茂生表示,「正當防衛一點都沒問題,出問題的是侵入者已經失去反抗能力後的行為」,他還說,如果這是考題,標準答案或許是未必故意的殺人,「一方面絞首,一方面向警察說「他快死了」,這句話就是個完整的自白。法官已經夠委婉了。」李茂生還解釋了「防衛成功後的過剩防衛」問題,他表示,「既然是防衛成功後的過剩防衛,那麼民法149的「但已逾越必要程度者,仍應負相當賠償之責」就會發生效果,此際所謂的「相當賠償」當然會考慮與有過失問題。」 李茂生認為「不是法律不夠白話,更不是恐龍當法官,而是就是有人不用大腦」,反批砲轟法官的網友,他還舉例說明何謂叫做「防衛過當」,說:「有個頑童上課不聽話,恣意妨礙秩序,受老師罰站後,已經安靜下來,此際老師仍舊在盛怒之下,過去打了頑童一巴掌。試問這位老師的行徑對不對?」 李茂生的發言引發部分網友共鳴,回應說:「台灣需要法律嗎?判決不符合大眾期待就是恐龍法官嘛!」、「白癡酸酸們真的很智障,法理根本不懂想戰專家。」、「鄉民個個都是鍵盤大法官。」不過仍有人痛批李茂生舉的例子不恰當,說:「爛例子!頑童幾歲能有什麼能力?」、「一個歹徒你制服他後,他會乖乖聽話說,我不會跑你叫警察抓我吧!用用腦吧!」、「依正妹被強姦踹犯人老二,犯人因此死亡,要不要也算。」

  • 中時快評》護妻打死賊有罪 標準在哪?

    中時快評》護妻打死賊有罪 標準在哪?

    北市男子何柏翰為保護孕妻,扣頸壓制入侵小偷,沒想到竊賊窒息不治。高院認定防衛過當,判2月徒刑,得易科罰金、緩刑2年定讞。這判決引發網友熱議,一面倒認應判無罪,凸顯判決法理雖沒錯,卻背離人民情感。 「勇夫護孕妻失手打死竊賊」被判有罪,還可能得面臨小偷親屬民事求償,情理上沒人會認同。但為何一審判3月徒刑、二審只減輕改判2月徒刑,就是無法獲判無罪?原因在法官認定何柏翰前半段的反制是正當防衛,後半段小偷已呼吸困難仍予壓制,已防衛過當。 正當防衛必須是針對「現在」的不法侵害,何柏翰已制伏宵小,依法不能再壓制已呼吸困難的小偷。但遺憾的是,法官並未審酌何柏翰後半段壓制防衛行為,有無注意履行義務之不可期待性?因情急危險狀態下,任誰都難判斷小偷有無暗藏凶器、呼吸困難是否偽裝俟機反撲? 這也是為何有刑法學者主張正當防衛是「以正對不正」的對抗權,防衛手段不須考量「衡平性」,否則不法侵害者將永遠立於不敗之地。因此正當防衛只受適當性與必要性限制,不必考量衡平性或權利濫用之禁止。 這派學說符合社會民情,卻是少數說。法官在判決時通常謹慎遵循通說及實務見解,於法認定何柏翰防衛過當再予輕判,情理上也給予免牢獄之災「恩惠」,以免遭法界及輿情更大反彈,等同買了「雙保險」。 類似案件有可能發生你我家中,一家之主為保護家園與家人安全,防衛作為就如同何柏翰受訪所說,事件重來還是會這樣做。因此這樣的判決究竟是維持法秩序的一致性、還是傷害人民對司法的信賴?值得深思!

  • 勒死悍賊護孕妻遭判刑3月 何男上訴庭堅稱無罪

    勒死悍賊護孕妻遭判刑3月 何男上訴庭堅稱無罪

    海軍陸戰隊退伍的31歲男子何柏翰,前年回家發現張姓竊賊躲在浴室裡,他為了保護孕妻,緊扣對方脖子壓制,造成張男窒息死亡。 一審認定何男防衛過當,依過失致死罪將他判刑3月、緩刑2年,案經上訴,高院今日傳訊何男出庭,他仍主張自己是正當防衛,堅稱無罪。

  • 勒死竊賊遭判刑 法官:超越防衛行為之必要程度

    勒死竊賊遭判刑 法官:超越防衛行為之必要程度

    慣竊張俊卿前年10月25日晚間8時許,侵入何柏翰位在北市石牌路住家,當何姓屋主與懷孕妻子回家,赫然發現廁所躲藏一名竊嫌,竊嫌還說:「我只是偷東西,不會傷害你們」,但學習過柔道的何與張發生扭打,何反向拉住竊賊衣領,將他壓制在廁所直到警方到場,竊賊受傷送醫,但隔天仍回天乏術。屋主主張「正當防衛」,但士林地方法院認依最高法院判例,認為防衛過當,判決依過失致死,處有期徒刑3月,得易科罰金9萬,緩刑2年。 何主張,他並不知道侵入住宅的竊賊有心臟病,而且警察到場時,他還有氣息,勒住脖子是擔心他衝出浴室,會撞到懷孕的妻子,導致家人受傷。 判決指出,慣竊被壓制在浴室後,臉色發黑、全身癱軟,最後因動脈硬化心臟病,導致大腦缺氧併發多重器官衰竭死亡。經法醫解剖屍體,發現死者氣管、頸部肌肉旁的軟組織,已經有明顯出血,代表死前有掙扎,何摀住竊賊口鼻,與死亡有相當因果關係,與心臟病無關。 屋主聲稱竊賊送醫前腳還會一直踹,手一直抓他,法官勘驗警察、消防人員蒐證畫面,發現有所出入,屋主說法不足採信。 對於何使出柔道招數,反向拉緊衣領的防衛手段,法官認為,非有效手段中造成損害最小,認定超越防衛行為之必要程度,因而判決過失致死。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