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阿哲的搜尋結果,共09

  • 《深夜小狗神祕習題》恐慌症患者阿哲 教孩子理解邊緣人

     28歲「阿哲」是教育工作者,也是精神病患者,這幾年來他不斷從教學上著手,讓學生們了解「跟我們不一樣的人,在過著什麼樣的生活」,試著去理解、認識被汙名化的社會邊緣人。 \n 阿哲坦言,女童命案發生後,「我的害怕是多重的,我害怕自己成為隨機殺人的目標;作為一個教育工作者,我害怕我的孩子們成為受害者,同時我又害怕正常人的眼光,對精神病患的排擠、仇恨、畏懼。」 \n 但也因自身際遇,阿哲更想透過教育,讓孩子們從小就認識這些已在社會邊緣的生命;他曾在課堂上,讓學生們看小說《深夜小狗神祕習題》,描述15歲自閉症數學天才的故事,讓孩子們理解什麼是自閉症,甚至大方跟學生提起自己罹患的恐慌症。 \n 阿哲不諱言,學生們起初對他的坦誠都愣住了,但隨即好奇什麼是恐慌症,他和孩子開始有對話、思考的機會。 \n 阿哲認為,教育讓外界對社會邊緣人生活的想像不再是排他,而是「雖然我們各不相同,但我們仍然可以一起生活。」就像他因罹患恐慌症在火車上一度昏厥時,讓座給他的男人那樣,不帶鄙視與憐憫。 \n 但這樣的教學方式,家長們可以接受嗎?對此阿哲表示,他和家長以及小孩間有足夠的信任關係,他覺得彼此都能接受。至於體制內教學,教育者可以試著提供學生不同的觀點討論,瞭解社會上不相同的人。

  • 張信哲重返索尼 行程滿撇補位《歌手4》

    張信哲重返索尼 行程滿撇補位《歌手4》

     張信哲(阿哲)3月將攻台北小巨蛋,近日傳他擔任《我是歌手》第4季補位歌手,並加盟索尼唱片、近期發片;索尼對此表示:「公司的確與阿哲簽約,因之前合作過〈白月光〉創銷售佳績,彼此默契好且互相信賴,很快達成共識。」雙方以唱片約模式合作,合約細節則不透露。 \n 索尼否認他將循公司另兩位歌手李玟、A-Lin模式,上《歌手4》後乘勢發片,「阿哲最近的確很忙,除了演唱會、新專輯,還有一些既定的商演,根本沒時間上節目錄影。」他新專輯預計上半年發行。 \n 他與索尼緣起1997年,合作8年,首張專輯《直覺》是他歌唱生涯中最喜歡的,隔年他首度參加大陸央視《春節聯歡晚會》,人氣達巔峰,後因公司重組、團隊更換,他才提前解約;再度合作,索尼表示:「公司樂見其成,阿哲也算是『鳳還巢』。」

  • 他躲角落看王心凌「阿哲學長來幫烏龜妹加油」

    他躲角落看王心凌「阿哲學長來幫烏龜妹加油」

    王心凌昨(2日)首度攻蛋,與「前男友」們攜手合唱,曾在偶像劇中合作過的男主角明道、謝坤達、張棟樑、辰亦儒、孫協志擔任嘉賓,接力和她牽手漫步在環狀延伸舞台,而她的「前男友」之一Gino,其實有低調到場支持,躲在角落看王心凌表演,並感性寫下:「10年後阿哲學長有來幫烏龜妹加油」。 \nGino與王心凌在2006年曾合作偶像劇《微笑PASTA》,Gino在劇中飾演阿哲學長,與王心凌在劇中有許多浪漫橋段,他也不忘到場支持王心凌的攻蛋首場演唱會,由於他不喜歡看表演時,還要被注視,且Gino還自爆「因為我太投入看演出時嘴會開開」,於是他選在演唱會的某個角落看表演,並用劇中角色口氣說:「10年後阿哲學長有來幫烏龜妹加油」,更是馬上勾起戲迷的滿滿回憶。

  • 他躲角落看王心凌「阿哲學長來幫烏龜妹加油」

    他躲角落看王心凌「阿哲學長來幫烏龜妹加油」

    王心凌昨(2日)首度攻蛋,與「前男友」們攜手合唱,曾在偶像劇中合作過的男主角明道、謝坤達、張棟樑、辰亦儒、孫協志擔任嘉賓,接力和她牽手漫步在環狀延伸舞台,而她的「前男友」之一Gino,其實有低調到場支持,躲在角落看王心凌表演,並感性寫下:「10年後阿哲學長有來幫烏龜妹加油」。 \nGino與王心凌在2006年曾合作偶像劇《微笑PASTA》,Gino在劇中飾演阿哲學長,與王心凌在劇中有許多浪漫橋段,他也不忘到場支持王心凌的攻蛋首場演唱會,由於他不喜歡看表演時,還要被注視,且Gino還自爆「因為我太投入看演出時嘴會開開」,於是他選在演唱會的某個角落看表演,並用劇中角色口氣說:「10年後阿哲學長有來幫烏龜妹加油」,更是馬上勾起戲迷的滿滿回憶。 \n文章來源:中時電子報/周郁蘋/綜合報導 \n

  • 用愛心交朋友

     「每天20元,就可以幫助一位學童安心地留在校園唸書」,富邦慈善基金會從2002年開始說這句話,說了快10年。 \n 為了讓更多學童可以擁有一份繼續留在校園唸書的「簡單幸福」,約10前開始推動「用愛心交朋友」的活動,「用愛心交朋友」也幾乎成為是富邦基金會從事社會公益的標誌,也幫助全台超過10萬人次的經濟弱勢學生,讓他們的就學之路不中斷。 \n 每個孩子都希望能夠無憂無慮地成長,然而,現實並非事事都能如意,很多家庭因為意外事故而帶來生活的巨大轉變,阿哲與小睿就是其中例子。 \n 阿哲的父母在他很小時就已離異,媽媽從此不曾回來探視過,父親也因為曾經入獄服刑,無法謀得一份穩定的工作,只能以打零工的方式,省吃儉用地讓阿哲溫飽三餐,阿哲與父親住在叔叔留下的廢棄屋裡。 \n 小睿,則因為父親罹患惡性腫瘤,並進行全喉切除,成為重度殘障、無法工作,全家6口都仰賴媽媽的微薄收入過活。 \n 不過,阿哲與小睿在逆境中,都能不喪志的努力生活,每天下課後,阿哲都會一個人將住處打理乾淨,不但清洗衣物,曬好後,還會折疊得整整齊齊的,每日的晚餐,都是阿哲從學校帶回來的中午剩餘的菜飯,他還會把它分成兩碗,一碗是留給工作時間不固定的爸爸。 \n 小睿,每天下課放學後,則是協助重疾的父親進行復健,接著是煮飯菜幫就讀國三的姐姐做便當,再步行幾公里的路程送到學校,讓姐姐安心晚自習、才能一舉考上台中女中;小睿自己也沒有因此荒廢學業,在校成績總是保持前3名。 \n 在近10年「用愛心交朋友」的歲月中,一份份學生的資料,訴說著一個個有來自原住民家庭的孩童,也有低收入、失業家庭的、還有隔代教養或破碎家庭的孩子們不同生活與命運的故事。 \n 就像阿哲與小睿,一個小五生,一個國二生,對現有的生活環境與條件,都有著無法改變的無奈,也對自己沒有能力多幫家裡一些,都懷著難過的情緒;但是,他們也明白,以他們一個小五生,一個國二生,能夠做的就是好好的唸書、幫忙爸爸、媽媽分擔家事,就是對父母的最大幫助。 \n 然而,從每一份資料中,也會看到有些孩子的樂觀與奮鬥的生命力,像阿哲在自傳中提到「將來想當警察,因為可以保護身邊的家人和幫助過他的叔叔、阿姨。」 \n 小睿,在明白貧困家庭及其子女的無奈與需求卜,也希望以後可以當律師、法官或檢察官,為弱勢團體爭取權利與福利;他也自我期許將來能夠幫助其他學生,讓他們也可以安心升學、快樂成長。 \n 受幫助的孩子能夠懂得懷抱感恩之心,是社會最可貴的資產,這也是「用愛心交朋友」近10年來的心得經驗:「拉他們一把,他們的生命將因此而不一樣」。 \n 讓更多需要就學學童,有個平坦與安心學習之路,讓更多的學童也都可以擁有繼續留在校園唸書的「簡單幸福」,也是「用愛心交朋友」的「不簡單的期待」。

  • 台 灣 趴 趴 走-來花蓮入住老屋散個步

    台 灣 趴 趴 走-來花蓮入住老屋散個步

     重逢無意中,相對心如麻…,提起當年事,淚眼笑荒唐,我是真的真的真的愛過你,說時依舊,淚如傾… \n ■日式木造民宿 讓時光倒流 \n 65年歷史的日式木造老屋「說時依舊」在花蓮市尋常社區小巷弄裡,無需言語,沒有造作,這間民宿本身就是風景;推門進去,時光倒流,年輕的小絜把屋子打理得清清爽爽,一室的溫暖。 \n 說時依舊原是作家三毛的詞,林慧萍娓娓唱來,低沈的嗓音使整個曲風帶著淡淡的哀愁。據說三毛當時剛經歷丈夫荷西往生的痛苦,某天,她在文化大學附近巧遇初戀情人,意外重逢,讓已白髮的他們想起青澀往事;那種說時依舊,既甜蜜又帶著痛楚,但愛在,人非,再多的回憶也是枉然。 \n 原本在金融業服務的小絜說,承租老屋是為了和男友一起開餐廳,完成對方的夢想,期間她投下百萬資金裝潢,但男友卻突然說分手,讓她扛責,小絜錢沒了,心裡好慌,找牧師娘聊天,對方一句話點醒她:「做妳能力所及的事!」 \n ■老屋吸引路人眼光 \n 小絜思考後,決定改經營民宿,「我可以把這搶手的房子頂讓出去的,但是我有骨氣,即使窮,也要留住房子,然後靠自己撐起一片天。」那時,好姐妹阿呆陪著她做植栽,前院的紫色金露、鄧伯花,後院的杜鵑、茶花都照顧得很好,原來花藝一竅不通的小絜其實也有一雙「綠手指」呢。 \n 晚上,大夥兒在昏黃的客廳燈光下看書、聽音樂,大片玻璃窗外常有人探頭探腦,偶爾走入小庭園中,詢問老屋歷史,對方像欣賞一件藝術作品般笑得燦爛,離去前回眸,在心裡,在眼裡,留住難得的城市古風。 \n ■離市中心1分鐘 鬧中取靜 \n 從說時依舊步行到市中心的舊鐵道鬧區只要1分鐘,短短的距離,卻是完全不同的風景與氛圍;隱藏在鋼筋水泥建築群中的說時依舊,是那般溫暖寧靜而且獨樹一格,住在這兒像住在50年代的古典中。 \n 「當年這幢房舍是『賴耳鼻喉科』,老醫生已90多歲,目前住隔壁。很多人相中這幢日式木屋,老先生卻租給我,真感謝呢。」小絜不到30歲,卻有個老靈魂,賴家人甚至看面相、手相,覺得小絜是好女孩,她承租後,發生一連串意外,因有感而發,把民宿取名為說時依舊。 \n 某天,小絜躺在客廳發呆,有個人壓低帽沿走進來,是歌手張信哲呢,她好緊張,為喜歡老東西的阿哲介紹環境,「這是電線礙子,這窗戶、骨幹都已65歲了…。」阿哲住了一夜,還一起吃早餐,離去前對她說「加油」。小絜好開心。 \n 逝去的愛情讓小絜成長,其實她值得更好的男生,現在的日式老屋陪伴她快樂生活,打掃、植栽、交友、經營部落格,往事並不如煙,老屋傳奇在年輕的女主人打理下持續著。 \n (更多李安君的旅遊報導,請上http://blog.chinatimes.com/anchun25/)

  • 慢工做好音樂 阿哲相信有人聽

     被喻為「情歌王子」的張信哲,近年出唱片的速度越來越慢,隔2年才發《初專輯》。出道20多年,張信哲不避諱談年紀,表示越來越多人號稱「聽你的歌長大」,這對他來說,可是種讚美。 \n 對曾經1年出3、4張專輯的歌手來說,張信哲2010的新作品拖了2年才出爐,只能用「慢工出細活」來形容,歌迷不斷抱怨「等太久」。接受大陸網易娛樂專訪時,張信哲表示對目前實體唱片市場嚴重萎縮的清況了然於心,也非常清楚問題所在,但他並未對這個產業喪失信心,還樂觀地表示「最壞的時代還未來臨。對我來說,這並不是一件不好的事情,反而讓我有更多時間更仔細地去做好每一個唱片應該有的步驟。」 \n 樂見歌聲伴歌迷成長 \n 對6、7年級生來說,是張信哲唱的情歌陪伴成長、上中學、讀大學乃至進入職場工作、談戀愛、結婚生子。 \n 目前已可列入「資深」歌手之列的張信哲,在兩岸碰到的年輕媒體記者或歌迷,絕大多數都是一見面就會興奮地對他說:「我是聽你的歌長大的。」崇拜之情自然流露,卻又擔心碰觸到一般藝人敏感的「年齡」問題,馬上露出有些尷尬的表情。 \n 張信哲笑著表示,其實每次聽到別人說這樣的話,他都會覺得很開心:「在樂壇這麼長時間,有機會可以唱到這些歌,陪著大家經過這段時間一直到現在,我覺得這不是每一個歌手都能夠有的機會。很多歌手都蠻在意提到年紀,但我覺得對我來說這些是很自然的累積,現在我反而覺得可以很坦然地面對這種讚美。」 \n 別人避諱的年齡問題,對張信哲來說卻是漸進式的成長與改變。他表示,近年發行的這幾張專輯一直嘗試新方向,希望慢慢地做出一些合乎他的年紀,以及過去20年與他一起成長至今、進入人生精華期的歌迷們也還可以聽的東西,而不是隨著現在所謂「流行市場的年輕化」、「泡泡糖式」(膨脹到極限就破掉消失)的東西。 \n 堅持玩音樂做自己 \n 張信哲強調:「這樣的作品需要一些時間創作與累積,也不是八卦媒體認為的『人氣』所在,但我相信這樣的音樂絕對有它的喜愛者,也有值得大家聽的部分。」以2010年的《初》為例,他就發現不僅原來的歌迷能接受,很多年輕的一代也愛,他們並不一定只喜歡很表面、很虛浮的東西,當你給他們一些好的選擇時,還是會有人來聽,因而產生了許多新歌迷。 \n 嘗試新方向與改變,張信哲不諱言是因為整個大環境的關係,實體唱片發行量正在大幅減少中。張信哲表示,剛出道時,正好碰到整個唱片業最蓬勃的時期,1年發行3、4張高品質的新專輯並不是難事,但每個人在工作的過程都被嚴重地壓縮了,包括時間、體力、精神等等,未必是一件好事。 \n 目前是因為科技進步,歌迷聽音樂的方式改變了,張信哲認為:「對唱片公司來說,當他們還沒有辦法整合新的聽音樂的方式時,相對的就只有以減少出片量來整合唱片公司行銷,所以歌手發片的進度也受到嚴重影響。其實這並不是不好的事情,反而讓我有更多時間更仔細地去做好每一個唱片應該有的步驟。」 \n 當然,對以實體發行為主要財源的唱片公司來說,現在已進入末期,大部分都是轉到網路上進行線上發行,只是發行網絡還沒有建立完成,沒辦法從這上面得到應有的收入。 \n 張信哲強調,雖然唱片公司受到的影響很大,但從現在整個大環境來看,聽歌的人沒有變少,需求量反而更多了,所以製作音樂的空間仍然很大,最主要的還是能持續做自己喜歡的工作,玩音樂,還有很多新的、不同的聽音樂的方式值得探討,他並不會對唱片及樂壇灰心,也不會刻意迴避。

  • 中輟生矯正營 傳霸凌迫口交

     台北縣政府針對中輟學生舉辦的寒假矯正營隊,驚傳五名男同學,聯手對弱小男學員「小祥」、「阿哲」霸凌。五名少年不僅勒索「小祥」,還在半夜強迫小祥為阿哲口交。板橋地檢署廿日依妨害性自主、強盜等罪嫌,將五名惡少起訴。 \n 北縣矯正營隊,業已舉辦五年,原本口碑不錯。但據了解,爆出霸凌的寒假營隊,是在今年一月間舉行,成員大多具有中輟、行為偏差的背景。營隊的舉辦,即期待藉由攀岩等團體活動,矯正這些學生的偏差行為,未料卻衍生出集體霸凌性侵案。 \n 板檢調查,簡姓、陳姓、許姓、高姓、羅姓及「阿哲」、「小祥」等少年,都在今年寒假期間,參加在北縣某公立高中舉辦的寒假探索營。但這批惡少卻自忖身材高大,數度在學校宿舍裡對「小祥」、「阿哲」霸凌。 \n 檢方指出,今年一月廿一日晚間七時許,羅姓少年向阿哲恐嚇「如果不給我錢,或是向老師報告,我就要打你」,嚇得阿哲把身上僅有的一百元,乖乖交給羅姓少年。 \n 同日晚間十時許,簡、高兩名少年,則找上「小祥」,恐嚇他「不拿錢出來,就要給你好看」,嚇得小祥把皮夾拿給簡、高二人,兩名惡少也在搜括皮夾裡的三百元後,暫時離去。 \n 一個多小時後簡、高又重回宿舍找到小祥,夥同陳姓、許姓少年等人,把小祥帶到私設刑堂中,以拖鞋、木製棋盤及腳踏車鎖等物品,毆打小祥;接著又起鬨要小祥口交,眾人就把一旁正在睡覺的阿哲叫醒,在眾目睽睽之下,強迫小祥模仿A片情節,為阿哲口交。還被其他惡少,以手機側錄下整個性侵過程。 \n 檢方認為,四名惡少強迫二人口交,全是妨害性自主罪嫌的共同正犯;被迫口交的小祥、阿哲則不涉犯罪未遭起訴。另脅迫小祥、阿哲交錢的羅姓、簡姓、高姓少年,依強盜罪嫌起訴;共同毆打霸凌小祥部分,則因撤回告訴獲檢方處分不起訴。

  • 家長忙工作 把網咖當安親班

     阿哲(化名)是北縣某國小學生,自小父母離異,由父親上班維持生計,暑假期間,家長為省安親班費用,每天上班把阿哲送往附近網咖上網打電動,下班再接回,網咖頓時成為「臨時安親班」,經北縣府「青春專案」聯合查緝小組查獲,目前已交由社工安置後續。 \n 北縣府經發局商業輔導科長何國誠指出,北縣府與議會共同制定的「資訊休閒業管理自治條例」,凡未滿十八歲青少年,全天候禁止進入網咖,今年一到六月稽查一百五十九次,卻有一百三十九次查獲未成年少年,不合格率高達八成七,業者陽奉陰違做法令人憂心。 \n 如今到了暑假「青春專案」期間,類似問題依舊沒有改善,北縣府警察局少年隊長許名輝指出,網咖本身是好的處所,但依法青少年不可進入網咖,執行青春專案兩周以來,已查獲十多起違規業者,依法裁處業者三萬元罰鍰。 \n 許名輝說,違規案例大都是家長放任小孩進入網咖,業者為了賺錢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以國小學童阿哲為例,家長為了節省一天數百元安親班費用,寧可把他送往半天連一百元都不到的網咖,但沒人照顧容易學壞,更嚴重影響青少年身心發展,目前已通報社會局安置。 \n 縣府教育局人員表示,該局為青少年舉辦三百多場次暑期夏令營,也辦理「大手牽小手」的大專學生輔導學生計畫,透過一連串運動夏令營與暑期輔導規畫,緊密串連學校課程與假日休閒活動,不僅收費便宜,更能培養健康的體魄及樂觀的生活態度,提供網咖以外更多元的選擇。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