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阿妹的搜尋結果,共874

  • 「偷藥」女孝心感人 將設專戶照顧

     台中市大里區十歲女童「阿妹」,為幫阿嬤治病偷藥案被揭露後,社會處人員昨日前往探視,並承諾年後將開專戶協助照顧此一家人。 \n 一家四代同堂,應是全家團圓和樂,但是對阿妹一家人來說卻是格外艱辛,直到阿妹偷藥被逮,警方送上救急金,今年的除夕年夜飯,阿嬤買了一小盤肉,加上兩份鄰居送的魯肉、青菜等,就是他們最近吃的最豪華的一餐。 \n 大里分駐所所長鍾文獻表示,日前接獲一藥妝店報案,指陳列的退燒藥、頭痛貼片及八仙果等藥品短少,懷疑遭竊;警方過濾影帶追查,發現竊賊是就讀國小四年級的阿妹。 \n 阿妹家四代同堂,有八十歲阿祖、五十三歲阿嬤,剛出獄不久、受雇賣水果的爸爸,和二位同父異母的弟弟,爸爸每月兩萬多薪水用來支付過去欠債都不夠,只靠姑姑每月給三千元、阿祖的三千元老人津貼過日子,付了房租已所剩無幾。 \n 得知拉把長大的阿妹為了她感冒去偷藥,阿嬤十分傷心,房租已欠一年多未付,還被房東告;最近被斷水、斷電、斷瓦斯,全家晚間摸黑點蠟燭過日,只能買便當、白飯配罐頭過日子;現在終於在警方協助下,在小年夜恢復有電的生活。 \n 為讓阿妹一家能過年,警方發動募款,也通報社會處協助,加上區公所送上慰問金,讓他們也能開心的過年,感受到來自社會的溫暖。

  • 偷藥給阿嬤治病 10歲女童孝心感人

    偷藥給阿嬤治病 10歲女童孝心感人

     「我真的沒辦法?雖然很掙扎、緊張,只好偷藥給『阿嬤』治病」。十歲女童「阿妹」因到西藥房偷陳列架上發燒藥品、頭痛貼片及八仙果等,給感冒頭痛、咳到氣喘的阿嬤治病;警方偵辦時才揭露出社會底層孫女孝心感人的故事,警方先募款一萬兩千多元救急,讓一家人先過個溫馨年。 \n 警方日前接獲一家西藥房報案,指陳列在架上的發燒藥品、頭痛貼片及八仙果等藥品及保養品短少,懷疑遭竊報警。台中市警察局霧峰警分局大里分駐所過濾影帶追查,赫然發現竊賊竟是年僅十歲,就讀國小四年級的「阿妹」,偷的是價值才數百元的藥品及保養品。 \n 警察調查,發現「阿妹」的家一貧如洗,她五十三歲的阿嬤哭著說,家裡還有高齡八十歲的老媽媽,孫女「阿妹」是兒子和前妻所生;兒子又和同居人生下兩名分別四歲與兩歲的男孫,全靠她兒子受雇賣水果來扶養。 \n 「阿嬤」噙著淚珠說,兒子年輕時欠不少債務,分期還債不時繳不出房租、管理費、水電費、瓦斯費,房租已欠一年多未付,還被房東告;最近被斷水、斷電、斷瓦斯,全家晚間摸黑過日,沒有辦法煮飯,只能買便當、白飯配罐頭過日子,還靠老媽媽的老人年金應急。 \n 「全都是我的錯、都是我不好,我從小拉拔『阿妹』長大,她很乖、也很貼心,因為我生病才去偷藥被抓,萬一留下不好的紀錄,未來該怎麼辦?」阿嬤拿出「阿妹」的成績單說,「阿妹」雖沒有錢補習,但學期成績不是「優」、就是「甲」,成績單上老師評語都是「待人有禮」、「認真向學」等,她放學回家主動做功課,幫忙照顧同父異母的兩個弟弟。 \n 「阿妹」一家人,住在廿坪大的公寓內,家具十分簡單;談起「阿妹」阿嬤就老淚直流,強忍著淚水卻忍不住如絞的心痛。阿嬤說,她們全家原本住在東勢區,因九二一地震家毀才搬到台中市居住,但因常繳不出房租被趕來趕去,才被迫到處搬家;她長期貧血常會頭痛,常到西藥房買頭痛藥吃。 \n 阿嬤最近因感冒咳到快氣喘,沒有錢去買藥,只好一天、只吃一包藥,「阿妹」捨不得阿嬤生病才去偷藥。「我有去跟老闆道歉,我以後不會再偷東西了」,「阿妹」一邊擦著清秀臉龐落下的淚水說,她知道偷東西不對,也很掙扎、害怕,但一想到阿嬤生病咳不停,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n 阿妹哭著說,她不想告訴老師及好朋友,只想自己去解決。阿妹昨被以竊盜罪嫌函送,「阿妹」忍著淚說,她也擔心留下不好的紀錄,以後她不會再犯了。警方緊急協助申請急難救助,通知相關單位,前天晚間先恢復供電,但仍沒瓦斯、沒水,還須靠買水過日子。 \n 昨天是大年除夕,家戶圍爐吃團圓飯,阿嬤拿著警方的救急金,買了一小盤肉,加上鄰居送的魯肉、青菜等;雖然兒子賣水果還未下班,與老媽媽、事阿嬤至孝的阿妹等,圍坐在破舊的沙發旁吃起除夕團圓飯,這小小桌的除夕團圓飯吃出全家難得的溫馨氣氛,卻令人望之心酸。 \n 警方指出,懂事的阿妹為阿嬤治病偷藥,雖然其情可憫,但依法只好忍痛以偷竊罪嫌函送法辦;警方心疼不已,發動募款一萬兩千多元,並帶數箱泡麵前往救急,讓阿妹一家人先過個溫馨的農曆年。

  • 百大景點花蓮篇-花東豐年祭和阿妹一起馬拉桑

    百大景點花蓮篇-花東豐年祭和阿妹一起馬拉桑

     7、8月份是花東原住民最快樂也是最忙碌的時刻,他們的過年,也就是豐年祭持續百場進行,遊客參與其中歡慶豐收的喜悅與歡樂,並攜手共舞,圍圈唱歌,一起和原住民朋友體驗鬧熱滾滾的豐年祭之後才會懂得什麼叫做暢快淋漓,野性的人生。 \n 台東縣是阿美族、排灣族與卑南族居住的大本營,這3個族群的部落豐年祭和小米收穫祭,場次多而密集,當中又以台東、花蓮的阿美族豐年祭近百場最多,活動時間1~8天不等,型態從傳統海祭、歌舞聯歡到傳統技藝、生活競賽都有,原住民文化的精華,都在豐年祭中展現。

  • 阿妹10公尺高飆歌 彩排腳發軟

    ■張惠妹(阿妹)昨到台北市府廣場前為今晚的跨年晚會彩排,有懼高症的她,唱到第3首歌〈開門見山〉時,舞台會緩緩往上升高10公尺(上圖),為這一段演出,她說,「我嚇瘋了,一晚都怕到睡不著!」彩排時,她雙腿發抖演唱中斷(小圖),但她說,在跨年的氣氛下,應該沒時間害怕,她要拚了!原打算穿單薄衣服演出的她,因天氣冷,昨請造型師換一套厚衣服。

  • 阿妹鯛魚護頭 Lara暖暖蛋禦寒

     張惠妹(阿妹)每周日皆家庭日,26日與家人聚餐,因怕冷,戴上妹夫送的鯛魚帽,還將可愛的魚頭造型發上微博:「這麼冷,誰受得了啊!吃晚餐就開始這樣戴著滴,暖暖暖。」她近來忙著準備台北市政府跨年晚會,除50分鐘表演,也準備暖暖包、薑茶及熱水瓶,因舞台裝輕薄性感,她每次上台前,還要做半小時暖身動作。 \n 梁心頤(Lara)也怕冷,昨出外景拍MV,公司送她一個暖暖蛋,直握在手心。她耶誕節和同事玩交換禮物,抽到名片夾,但藝人沒名片,她無奈說:「只能用來收藏別人的名片。」而活動發起人方文山抽到耳罩、圍巾、手套及厚襪子一組,他興奮說:「太實用了。」他今年限制禮物金額在1千元內,明年考慮「擴大」舉辦。

  • 我們很驕傲! 阿妹領軍 3萬同志大遊行

     「我們是同志,我們很驕傲!」在「彩虹大使」阿妹帶頭高喊下,一年一度的同志大遊行昨頂著細雨在凱道登場,吸引近三萬人參與;今年遊行訴求「投同志政策一票」,要求五都候選人提出具體同志政策,再來爭取同志族群支持。 \n 同志大遊行今年是第八年舉辦,八年前第一次遊行只有五百人上街,到今年已經將近三萬人,堪稱亞洲最大規模的同志遊行活動。今年初因為北市教育局發文要求學校防止社團假借名義誘導學生從事「同志交誼」活動,引發「歧視同志」爭議,今年遊行特別安排高中、大學、老人、原住民、聽障、肢障等各領域同志上台,大聲告訴政府「同志是正常的!」 \n 遊行隊伍綿延超過一公里,隊伍中處處可見穿著前衛的同志展現身體曲線,男同志大方露出結實上半身,還有同志只穿著一條小褲褲在寒風中遊行;許多同志族群不畏外界眼光,大方在隊伍中擁吻,氣氛宛如一場大型Party。由於同志遊行近幾年累積不少人氣,昨也吸引其他民間團體,包括廢死聯盟、民間司改會等加入。 \n 遊行主軸訴求「投同志政策一票」,要求五都候選人端出「同志政策」牛肉,否則休想爭取同志選票;今年大台北地區更出現三位「同志議員」候選人,上台向同志族群拉票。至於日前傳出主辦單位拒絕台北市長候選人蘇貞昌參加遊行,主辦單位表示「歡迎政治人物參加,但不歡迎平常沒有關心同志,要選舉才突然想到要參加的候選人」。 \n 遊行隊伍中也出現「家長」的身影,來自台北的王媽媽,獨生子在廿五歲時「出櫃」,她和丈夫卻「坦然接受」。王媽媽認為「同性戀是正常的」,同志要先瞭解、接受自己,才能應付向父母坦承時的壓力;王媽媽也呼籲,父母的支持對同志來說就像「打電動一下子加很多分」,「不管怎樣,家長一定要勇敢的支持自己的孩子。」 \n 活動今年再度邀請藝人大炳參加,大炳自嘲說,「以前遊行介紹我上台都說我是『同志的好朋友』,後來我和我男友一起吸毒被抓,以後我就不用再演了!」 \n 遊行今年邀請到「彩虹大使」藝人阿妹到場聲援,阿妹還應群眾要求接受女同志獻吻,更欲罷不能熱唱了「彩虹」、「你是我的姊妹」等幾首象徵同志的歌。阿妹說,同志追求自己的幸福需要很多勇氣,呼籲同志的家人給同志更多支持。

  • 家裡田地被騙 阿妹童年自怨自憐

     張惠妹(阿妹)為《ELLE》雜誌擔任10月號封面人物,號召大家關懷《勵馨基金會》弱勢少女,也分享自己故事。她上有3個姊姊、3個哥哥、下有2個妹妹,小時因家裡田地被騙走,經濟狀況不佳,家裡大大小小都必須出門工作賺錢,姊姊也得做童工,她曾自怨自憐過日子。 \n 阿妹從小對音樂有興趣,「我們連吃飯都快吃不飽,媽媽怎麼可能讓我1個月花2000元學琴。那時我很憤怒,心想為何我不是生在別人家裡,不能學很多東西?」姊姊、哥哥開導她,「他們讓我知道要怎麼從沒有資源給妳的世界中,走出自己。」 \n 她在學校合唱團和歌唱比賽中接觸音樂,發現比別人會唱歌,上國中後慢慢可以分擔家計,「每次參加歌唱比賽得名,見爸媽開心的臉,又可以得到1千元獎金或鍋子等獎品,覺得自己可幫到家裡,我就不再抱怨和難過。」

  • 阿妹「犀利妹」上身 圍巾包頭逛世博

     張惠妹(阿妹)27日參觀上海世博台灣館,她俏皮地用圍巾,即興扮成中東女孩造型,「我把整個頭包起來,只露出眼睛。我就是這樣逛世博,所有人都不敢靠近我。」她在微博Po「沙特女孩裝」卻被林志穎虧:「您就是傳說中的犀利妹?」 \n 阿妹造訪台灣館,先去全天域劇場,聽原住民歌手胡德夫唱〈那魯灣〉,肯定台灣館對原住民文化的推廣,再去點燈祈福水台,許願「愛與和平」、「國泰民安」,接著她到城市廣場,聽4名國樂大師唱她的歌〈聽海〉,讓她好感動。最後欣賞電音三太子表演,一起跳台客舞,直說:「台灣好棒。」

  • 童言無忌

     那年頭,爸爸(宋淇)常仗義讓各方好友借宿,於是家裡就像武俠小說的客棧,不時有些三山五嶽的奇人異士出出入入。一九六二年春,我十二歲,一位從美國來香港的阿姨要在我家小住兩個禮拜。父母沒有鄭重地介紹她,我當然也樂得保持安全距離,以免她熱情起來會逗我玩。既然已慷慨讓出臥室,我自問仁至義盡,實在不想多作無謂應酬──想當年我孤僻成性,客人拜年也不出房門招呼,也幸虧父母能體恤頑童,從來沒強迫我。 \n 當然,後來我知道自己是杞人憂天了。論孤僻,原來這阿姨比我有過之而無不及:整天就只神秘兮兮的躲在房間埋頭寫作,即使偶爾同檯食飯,彼此間也靜默得宛如隱修院的院友。她從不挑剔飯菜,胃口也不大,但根據我家老傭人阿妹的暗中觀察,這阿姨大概有胃病,所以自己最常吃的是隔夜麵包。至於外表,她身材高瘦,打扮樸素,阿妹分析說衣服都是她自己裁的,我不肯定是不是,只是印象中沒見過她穿旗袍。 \n 我姊姊記得最清楚的,倒是這阿姨深近視又不戴眼鏡,看東西常要俯前──也許她擔心把我和姊姊混淆了,總避免打招呼,大家連「早安」也懶得敷衍一聲,確實冷淡得像一家人。我們就這樣不瞅不睬的朝夕相對,其後她回去美國,從此我再沒有見過她。 \n 五十年前的瑣事,只因為這阿姨是張愛玲,今天都昇華為傳奇了。

  • 何守正臭臉談阿妹 18字說完

    何守正臭臉談阿妹 18字說完

     張惠妹(阿妹)前男友何守正錄台視《百萬小學堂》,把一向歡樂的錄影氣氛搞砸了!他全程臭臉,也故意裝聾、裝忙,迴避記者提問,記者提問的6道問題,他總共只回了18個字。 \n 再續正妹戀?他無言 \n 他和阿妹分手後,23日為宣傳台啤夏令營活動上節目,在後台時,記者希望拍他獨照,卻換來冷冷一句:「等小哈(哈孝遠)畫好妝再一起拍。」記者繼續問「阿妹金曲入圍10項,有沒有祝福她」?他又冷冷說:「該說的,自己有說了。」與阿妹有無聯絡?他說:「有。」至於新歡是前女友「小可愛」嗎?他澄清:「不是。」再問現在單身嗎?他只給了個「嗯」,顯得不耐煩。 \n 和阿妹會不會「復合」?他沉默5秒,現場工作人員見狀趕緊解圍,故意問他「要不要看一下開場位置」,他露出難得笑容,說「好啊!」藉故離開。至於兩人分手原因,他只說,「不方便說。」 \n 「多說多錯」小哈緩頰 \n 現場有天母籃球隊小朋友,他在受訪的過程中,刻意忙著跟小朋友聊天,故意讓記者吃軟釘子,倒是身旁隊友哈孝遠頻頻轉過頭來,一臉無奈。之後,工作人員刻意安排他躲到布景後面,沒跟其他藝人一起在台下準備。節目中,主持人張小燕從頭到尾都沒提任何有關阿妹的問題,只調侃他身高,虧他長得高,東西比較好拿。 \n 他對記者充滿敵意,哈孝遠幫忙緩頰,「他私下不是這樣的。」還說,「我想他可能覺得你們(記者)有權利這樣採訪他,他也有權利這樣對你們吧!他總覺得大家都會弄他,自己多說多錯。」台啤公關李淑芬緩頰,「他是個大孩子,不至於有敵意,這是他的私事,公司也不會過問,他可能是因為年輕,不知怎麼回應吧。」

  • 阿妹挺小原民 鼓勵打健康棒球

    職棒扯簽賭案,張惠妹(阿妹)21日仍為原住民棒協所主辦的第16屆關懷盃棒球錦標賽選手之夜站台演唱。提到職棒簽賭,她樂觀勉勵小球員要打健康棒球,別再加料,「發生太多事,但好的球員還是很多,小朋友要學會專業態度和蹲好馬步,努力成為職棒選手、打進大聯盟、日本。」她壓軸演唱《掉了》、《一眼瞬間》、《好膽你就來》,熱力掀翻花蓮小巨蛋。 \n該晚會還有戴愛玲、A-Lin、昊恩加加、范逸臣連番演唱。陳致遠是上屆理事長,昨晚交接給張泰山,陳致遠說:「奧運棒球賽45%是原住民,我們不能沒落,這件事(簽賭)會過去,基層教育是很重要的。」他去年就為小球員預約阿妹演唱,阿妹一口答應,她前晚上台後又承諾明年一定出席,再給小小原住民力量。

  • 關懷盃 原民大咖歌手助陣

    中華原住民運動發展協會理事長陳致遠的一通電話,讓今年關懷盃棒球賽頓時星光燦爛。天后阿妹、A-Lin、戴愛玲和金曲歌手昊恩家家等人,將在選手之夜飆歌,送給東部球迷與歌迷,2個半小時視覺與聽覺的超級震撼。 \n「關懷大使」林秀琴透露,她的老公陳致遠猶豫多時,才打電話給阿妹,因為怕阿妹太忙、分身乏術,沒想到人在日本的阿妹,兩天後回電,同意出席這次關懷盃,這番盛情讓夫妻倆感動莫名。 \n中華職棒有半數球員是原住民,許多球員老婆是大歌星,像A-Lin的丈夫是統一獅黃甘霖,Saya的先生是前職棒選手豐偌輝,連阿妹的緋聞男友何守正也是籃球好手,歌星、球星真是一家親。 \n第16屆關懷盃3級棒球錦標賽,今年在體委會主委戴遐齡登高一呼下,企業贊助源源不絕,受矚目程度更勝以往,計有36支球隊參加,締造隊數新猷,從11月20-24日展開5天賽程,桃園龜山國小準備挑戰3連霸,今年若能順利衛冕,將把關懷盃冠軍旗帶回家,不過陳致遠母校北市東園國小今年來踢館,在昨天記者會上,兩隊接受部落長老祈福,以戰舞互別苗頭,更增添賽前的火藥味。 \n龜山國小隊長森柏恩叫興農牛張泰山「舅舅」,搞得張泰山一頭霧水:「我是森林王子,他也姓森,果然是親戚。」張泰山笑說,因為他家族人丁旺盛,分家出去後,走到路上都會有人叫他舅舅。 \n至於東園國小隊長陳理安,是陳致遠的小姪子,在兩校的造勢嗆聲活動中,陳致遠笑稱:「好像在為牛、象明年冠軍賽造勢。」

  • 阿妹助唱大陸全運會 經紀人:無關政治

    張惠妹(阿妹)16日在大陸山東中國全運會開幕式,與陳慧琳、孫楠及古卓文合唱主題曲〈相親相愛〉,遭ptt網友批不顧台灣人情感,她經紀人陳鎮川表示,參加一場有意義的大型活動是好事,能和不同歌手合作也很棒,跟政治無關。 \n歌手赴大陸表演,屢被網友點名不愛台,此次阿妹參加全運會表演,被網友狠批不顧台灣人情感,亦有網友為她說話,指她在八八水災時救災等諸多事證,為她抱不平。 \n9年前,阿妹因國歌事件被大陸封殺,演藝之路受阻,隨兩岸之間來往頻繁,沒想到這次又被罵,陳鎮川說,當初的無妄之災已經過去,就讓她用歌聲征服大家,她接受大陸媒體訪問時,都說私心希望台灣選手有好成績,大家一起加油。

  • 90年代專輯 遊藝90‧玩樂90-方陣熱舞十八春

    九零年代我第一次去「方」,很緊張,還戴了粗框眼鏡掩護,怕被別人認出來,但是我立即愛上酒吧的氣氛與眾多好看的臉孔,從此展開了無窮盡的人際蝴蝶效應,至今不歇。我最愛跳這種方陣熱舞,最酣暢淋漓,還可以大玩「性別表演」。 \n有一次我一個「孽子時代」的老友想要跟我到Funky,看看這個舞廳的模樣。我先進場了,沒想到他忘了帶身分證,怎樣費盡口舌都進不來。我當下感慨大概是時代吧,這樣疏而不漏過濾我們兩個世代。之後他就回到自我放逐的美國鄉下,更不可能到Funky了。 \n「孽子」時代的場景是新公園,但是Funky在九零年代崛起,成為新地標。如果一定要分,我比較是Funky世代,跳舞世代。我是說真正的跳舞,不是搖頭的那種跳舞。 \n搖頭潮之後,警察查得緊,所以Funky一定要帶身分證才進得去。其實Funky搖喀反而少,是舞棍比較多。我不碰藥物,但跳舞就是我的藥,尤其Funky的恰恰熱舞是最讓我high的藥。 \n「方」的傳奇 \n離新公園不遠的Funky,我們簡稱「方」,是一九九一年「二哥」(外號)所開,於該年十一月變身成同志酒吧,此後一直長紅,到今年剛好「十八春」,仍屹立不搖,真是台灣傳奇。 \n「方」的奇特現象很多。如每當天后演唱會結束之後,「方」必定爆滿,因為從中南部上來的同志們難得北上,總是要接著到「方」,熬到三、四點,之後再圖打算。阿妹、王菲開演唱會,當夜「方」就都擠得水洩不通。 \n又如「方陣舞曲」。二哥接受訪問時說,那是「方」於某夜心血來潮播放了七零年代巨星崔苔青、劉文正的舞曲,「霎時,舞池現場每個人簡直像是發了瘋般、不斷尖叫狂舞。雖然說這樣的方式有兩極化的反應,可是相信對於年過三十的客人來說,意義是不同的,他們會陷入青春年少的歲月想像。」 \n原來這「方陣舞曲」一開始就是懷舊的。它並非想回復恰恰時代,而是戲擬一個恰恰時代,誰知卻創出了一個同志能認同的身體空間。此後就一直播放下去,成為「方」的獨門招牌,週末可達一個多小時連續不斷。 \n一般都稱為「恰恰熱舞」,也就是國語舞曲時間,何以我要稱之為「方陣熱舞」?一來剛好酒吧叫「方」,而且那舞池又是一個方形,人們方方正正的排成一排又一排,煞是整齊好看,不是軍隊踏步,卻是煙視媚行,群「芳」歡舞。再說它其實並不是恰恰,而是各種舞曲都擺在一個方陣裏。 \n快舞結束,會來上兩首慢舞,燈光忽暗,雙雙對對靜靜抱在一起。不一定是釣到人,姊妹們也能來上這麼一段。 \n舞曲天后梅豔芳 \n九零年代我第一次去「方」,很緊張,還戴了粗框眼鏡掩護,怕被別人認出來,但是我立即愛上酒吧的氣氛與眾多好看的臉孔,從此展開了無窮盡的人際蝴蝶效應,至今不歇。我最愛跳這種方陣熱舞,最酣暢淋漓,還可以大玩「性別表演」。 \n「方」在當時讓我最有印象的華語舞曲天后,是梅豔芳。梅豔芳挾「胭脂扣」一縷幽魂的氣勢來台叩關,也是台灣同志的女神之一。八零年代後期她最紅,「夢伴」「壞女孩」「烈焰紅唇」的影響力都延續到九零年代,此「方」常放彼「芳」的舞曲。她的「親密愛人」(1991)在「方」很受歡迎,是黑燈擁抱時段的首選慢歌。快歌「放開你的頭腦」則有「Funky! Funk Funk Funky!」的喊叫,很可能真的在呼應Funky。 \n梅豔芳的「夢伴」,改自近藤真彥的「夢絆」。近藤是我更小時期的偶像,當同齡土包子還渾渾噩噩,我跟我的好友傑瑞就在聽日本流行歌、看從日本帶回的綜藝節目錄影帶了。我們一起迷戀在巔峰毅然引退歌壇的山口百惠、和她同期的鄉廣美、然後才是近藤真彥、松田聖子等人。 \n九零年代台灣一直沒有自己的舞曲天后,還要靠日本、香港來轉譯;要到九七年,「壞女孩」才被「壞男孩」取代,阿妹悍然現身。 \n「壞女孩」取代「壞男孩」 \n阿妹在一九九六年年底以「姊妹」出道,這首輕快舞曲就有偷渡同志意味:「你是我的姊妹,你是我的baby」。同志最愛以「姊妹」相稱,既將「兄弟」擺一邊,也表示「我就是娘,怎樣?」阿妹隔年又以「Bad Boy」一曲狂捲全台,正式宣告台灣舞曲天后誕生。台妹狠勁捨我其誰?香港最怕一九九七,舞力退位。阿妹的風起雲湧,其實背後有海浪般的同志在撐,象徵台灣同志運動已到達一個成熟階段。 \n此後阿妹又出了「牽手」「High High High」「Are You Ready」「三天三夜」「站在高崗上」等舞曲,將九零的後半江山奪過來。這些舞曲隔了這麼多年,現在「方」每個週末都還在放,是太紅還是在懷舊?我聽著阿妹與蔡依林蓋來蓋去,一首一首又一首,「舞孃」「看我七十二變」「野蠻遊戲」跟「牽手」「三天三夜」「Bad Boy」交纏拉鋸不休。尤其那些小gay特別愛學Jolin,「舞孃」一來一定比出蓮花指與印度手印,屁股扭來扭去,當然啦,連我也這樣。但阿妹的舞曲卻不會被淹沒,每到「三天三夜,三天三夜,跳舞不會停歇」這段副歌,每個男同志都會像部落慶典般的定點蹦跳歡叫,這是「方」的經典奇景,至今不歇。 \n時移月轉,大約是鄭秀文的「眉飛色舞」「獨一無二」、乃至蔡依林的「舞孃」電音吹襲,維持了十幾年的舞曲方陣也解體了。 \n舞曲越來越快、越碎 \n本來是一前一後,一前一後,自成隊形的華語舞曲,整個舞池形成十多排,這一排進一步,對面排就退一步。一兩個小時,都維持這樣的應對進退,一邊還可以與遠遠近近的帥哥眉來眼去,放電釣人,好不愉快。 \n即使超級快歌,也可以恰恰的舞步來跳,這才是考驗你舞蹈功力的時刻。每換一曲,你就變換一種舞步。甚至不用到半曲,你也可以即興變化。但如果你不會跳舞,那麼你就是簡單的前後擺動,也很OK。這段時間是眾人最有默契,也最有凝聚力的,舞曲女神們引領信徒,形成一個流動國度。 \n猶記得有一年耶誕夜二哥還出來,與他lover一起以華爾滋翩翩開場,一圈又一圈,跳了一段之後,爆滿眾人才湧入舞池跳起恰恰,在擁擠中仍然維持老式的優雅,有陣式,有禮節,就是再不會跳舞的gay,也能在簡單的舞步裡找到方寸。 \n但是在二零零零年之後,舞曲放得越來越快,越來越碎,大概二樓(2nd Floor)、台客爽(teXound)、XD這些電音搖頭吧出現(每月最後一個週末是同志夜),「方」的方寸大亂,國語舞曲就漸漸跳tone了。現在快到有時一首舞曲剛出現八秒就轉成下一首,你以為〈招牌動作〉要來了,誰知前奏一過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當然這樣是難不倒我啦,我會立即變換舞步與表情,但是情緒不完整,就不過癮。 \n舞曲方陣漸漸解體了。不再有人早早排成一排一排的佔位子,而是跟之前的西洋舞曲段落一樣,圍成自己的大圈圈小圈圈,再也沒有排舞的行禮如儀了。 \n當然這也有好處,因為不用被方陣的形式限制,更能隨興而舞,發揮或發明新步法。隨便跳,只要你跳得性感帶勁。或者你不會跳舞,但因為你實在長得很帥很美,那就是你呆呆站在舞池,也會有人想過來跟你跳。 \n顧曲自戀 \n國語舞曲可是「方」的獨門武功,也是只有台北同志才有的招牌。儘管某些同志不喜歡,認為很台什麼的,我也不care,反正我們就是群魔亂舞,跳爽最重要。 \n亂也好,我更能即興自由而舞。唯一的差別是,我的屁股本來只跟後面排某一人的屁股擦碰,現在我的屁股與更多的屁股擦碰。以前是有線上網,現在是四處發射的無線基地台。 \n而且我不用顧影自憐,只要顧曲自戀,盡情扮演天后們的一顰一笑,讓女神附身。上一分鐘我是發嗲發夢的王菲,現在我是阿妹吶喊Yes or No,下一刻我變成蔡依林日不落,我對嘴跟唱,以女神之姿對帥哥迷離放電。但DJ不會就這樣罷手,我還得隨謝金燕練舞功,跟徐懷鈺裝可愛唱有怪獸,有怪獸跟著我,再擺出金瑞瑤飛向你,飛向我的懷舊手勢。裝可愛一直是我們這些怪胎的美德,那我們就會比出無敵美少女的pose,一下子雙手擺翅膀,一下子手指比Y,自噁噁人呢! \n今年最近一次去,我一首也沒放過的跳,好友雖不擅跳舞但也在舞池奉陪到底,這點我可是銘記在心的。我們這樣酣暢淋漓跳到午夜三點半,才戀戀不捨的搭計程車回家,我回家洗完澡立刻睡著,睡得超熟,隔天還微笑著醒來,好像經過了什麼美好激烈性愛,原來對一個舞棍如我,跳舞就有如此的神效啊! \n大約三年前吧,二哥把Funky頂給別人,退休去了。在那不久之前我在店門口碰到他,他感嘆的笑說,「陰毛都白了喔!」 \n十八年來的台北同志地標,老闆悄悄易主,只有我們這種老gay才會從國語舞曲中聽見風流雲散之聲。二哥才退休,維持十多年的舞曲方陣已破,進入新世代。 \nFunky還算乖的呢。更猛的就跑去JUMP,變成搖咖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